• 正在加载中...
  • 白兔记

    《白兔记》又称《刘知远白兔记》,元代南戏作品,永嘉书会才人编,写刘知远与李三娘悲欢离合的故事。与《荆钗记》、《杀狗记》、《拜月亭记》并称”四大南戏“。今有沪剧等剧种演绎。二十九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白兔记 别名: 刘智远白兔记
    腔调: 浙江新昌 起源: 元代南戏

    目录

    南曲戏文/白兔记 编辑

    南曲

    中国北宋末至元末明初,即12~14世纪200年间在中国南方最早兴起的戏曲剧种,中国戏剧的最早成熟形式之一。南戏有多种异名,南方称之为戏文,又有温州杂剧﹑永嘉杂剧﹑鹘伶声嗽﹑南曲戏文等名称,明清间亦称为传奇,就其音乐──南曲来说,则是一种重要的戏曲声腔系统。

    内容简介

    白兔记 白兔记

    刘知远是五代后汉的开国皇帝,他从一个流浪汉而登上帝位,他的传奇经历 为民间所乐道。此剧写他因赌博败家,落魄流浪,被财主李文奎收留,在李家充当佣工。李文奎见他睡时有蛇穿其七窍,断定他日后必定大贵,于是将女儿李三娘许配给他。李文奎死后,三娘哥嫂以分家为由,将有瓜精作祟的瓜园分与刘知远去看守瓜园,欲加害之。李三娘知计,力阻刘知远守园。刘知远一身武艺,抢棍而去。知远战胜了瓜精,得到了兵书和宝剑,便告别了三娘,去汾州投军。

    刘知远因屡立战功,受到数次提拔,官至九州安抚,娶岳氏为妻。三娘在家受尽折磨,因劳累过度,在磨房产下一子,因无剪刀,用嘴咬断脐带,故取名“咬脐郎”。又托窦公将儿子送给知远抚养。十五年后,刘知远命儿子回村探母。咬脐郎一天出外打猎,因追赶一只白兔,与正在井边汲水的母亲相遇。咬脐郎回去报知父亲。刘知远带兵回沙陀,与李三娘团聚。

    故事梗概/白兔记 编辑

    五代时,沙陀人刘知远幼年丧父,随母改嫁,将继父家业花费至尽,被继父逐出家中,流落荒庙,后被同村富室李大公收留。李大公见刘知远有帝王之相,便将女儿李三娘嫁与刘知远,而李三娘的兄长李洪一及其妻子却嫌贫爱富,坚决反对招赘刘知远。李大公不听,还是招赘了刘知远。不久李大公夫妻相继去世,李洪一夫妻便百般虐待刘知远及李三娘。

    两人设计,令知远去看瓜园,让瓜园中的瓜精害死知远。而知远战胜了瓜精,并得到了兵书和宝剑。知远知道家中已待不下去了,便告别了三娘,去汾州当兵。初在岳节度使麾下做一更夫,后岳也看出知远有帝王之相,便招赘知远为婿。

    后刘知远屡立战功,进职九州安抚使。而三娘在家受兄、嫂折磨,白天到进边汲水,晚上在磨房挨磨。因劳累过度,在磨房产下一子,因无剪刀,只好用嘴咬断脐带,故取名咬脐郎。兄嫂欲害死咬脐郎,将咬脐郎抛入荷池中,幸被家人窦公救起。

    三娘为了逃避哥嫂的迫害,便托窦公将咬脐郎送到知远处抚养。十五年后,咬脐郎长大成人,刘知远命咬脐郎率兵回沙陀探望生母。咬脐郎屯兵开元寺,一天出外打猎,因追赶一只白兔,与正在井边汲水的李三娘相遇。咬脐郎知道李三娘便是自己的生母后,便回去报知父亲。刘知远遂带领兵马回到沙陀村,与三娘团聚。

    特色/白兔记 编辑

    白兔记 白兔记

    《白兔记》富有民间文学特色,文字上质朴通俗,好保存着一些古代农村风俗和情趣。

    《赛愿》(又名《闹鸡》) 《六十种曲》本第四出《祭赛》。刘知远为躲避风雪,来到马鸣王庙中。李员外带着李太婆、女儿李三娘来到庙中祭神还愿。刘知远因偷吃福鸡,被庙祝殴打,李员外见了,便将他收留,带回家去。

    《养子》 《六十种曲》本第十九出《挨磨》与第二十出《分娩》合成。刘知远去并州投军后,李三娘在家中受到哥嫂的虐待,虽已有孕在身,但仍叫她挨磨汲水。分娩时,因无剪刀,只好用嘴将胎儿脐带咬断。

    《上路》 富春堂本第二十九折,《六十种曲》本无。李洪一夫妇将咬脐郎撇在荷花池内,被窦公救起。为了逃避李洪一夫妇的迫害,李三娘托窦公将咬脐郎送到并州刘知远处。

    《窦公送子》 《六十种曲》本第二十二出。窦公一路辛勤,将刘咬脐送到并州太原,交给刘知远。

    《出猎》 《六十种曲》本第三十出《诉猎》。咬脐郎带着军士出郊外打猎,为追赶一只白兔,来到沙陀村外,在井边与生母李三娘相遇。

    《回猎》 《六十种曲》本第三十一出《忆母》。咬脐郎打猎回来后,将在沙陀村遇到生母李三娘的事告诉了刘知远,刘知远便决定带兵回去接取李三娘。

    《麻地》 《六十种曲》本第三十二出《私会》之前半出。刘知远率领军马来到沙陀村开元寺后,先独自一人,来到磨房,与李三娘相会。

    《相会》 《六十种曲》本第三十二出《私会》之后半出。刘知远与李三娘相会后,相互叙述别后情景。正在这时,李洪一夫妇赶来要打刘知远,被刘知远打跑。

    越剧剧目/白兔记 编辑

    概述

    顾颂恩1998年根据古典南戏《刘知远白兔记》改编。

    剧情简介

    白兔记 白兔记

    写五代十国,战乱岁月,来自沙陀国的牧马人刘知远入赘李家为婿。妻子李三娘以聪慧的眼光、善良的秉性和坚韧的意志,关爱着这位一时失意的丈夫。当李三娘的父亲一去世,刘知远立即 遭到自私贪婪的李家兄嫂的煎逼,被迫投军出走。从此,李三娘跌入痛苦的深渊,因不愿改嫁,受到非人的遭遇。分娩之夜,三娘孤身在磨房里咬断脐带,产下爱子。狠心的兄嫂趁她昏迷之际,竟将婴儿扔进鱼塘,幸被一位善良的老人暗中救起。三娘含泪给孩儿取名“咬脐郎”,又将丈夫留下的玉兔信物挂在孩儿身上,托老人千里送子,寻找在军旅中的刘知远。老人不幸中途身亡。孩子辗转送到知远手中。正值两军交锋之际,身负重伤的知远托人去探望三娘,兄长谎称三娘已改嫁远走。从此一别16年。三娘在兄嫂严监下日担水,夜推磨,靠着希望和信念支撑着苦难的岁月。一个风雪天,三娘在井台边,偶然发现一只带着箭伤的白兔,进而遇到一位围猎的少年将军刘承佑。母子井台相会,各自不知对方身份。刘承佑无限同情三娘,愿为她传信寻夫。临行之际,承佑解下身边玉兔,命人送给三娘,以补无米之炊。三娘见到玉兔,百感交集,期盼亲人早日团聚。大元帅刘知远收读李三娘一封情意深长的亲笔书信,犹如晴空霹雳,此时他已娶了患难与共的岳氏为妻,悲喜交迸,进退无路。刘承佑无法面对这一切。幸深明大义的岳氏为三娘的精神所动,要求丈夫以最高礼仪迎回三娘。然而,重病中的三娘在风雪天已被兄嫂赶走。满腔热望的刘知远赶至李家,只见一座为三娘虚设的灵位。绝望中见跌落在雪地上的玉兔,指点了三娘的行踪。三娘蹒跚在风雪弥漫的茫茫苍原,忽然寂静的山野传来震撼人心的马蹄声,无数火把,照亮夜空,照亮迎面走来的李三娘。阔别的夫妻、母子终于团圆。

    演出历史

    1985年静安越剧团演出。导演金风,席与荣,主演朱祝芬,杨文蔚,丁莲芳,作曲贺孝忠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于1998年。杨小青导演,顾达昌陈国良作曲,舞美设计何礼培。何炯华饰李三娘,董柯娣饰刘知远,蔡浙飞刘承佑洪瑛饰岳氏,孔立萍饰窦老,俞会珍饰张丑奴,陈伊娜饰李洪信。曾赴上海演出,董柯娣获“白玉兰”奖。由杭州大自然音像制品发行有限公司、浙江小百花团电视部、浙江京昆艺术剧院电视部拍摄成戏曲电视剧,导演杨小青、赵雪海。2000年,剧本经修改后由温州市越剧团在南戏研讨会上展演,舒锦霞(饰李三娘)、郑曼莉(饰刘知远)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评剧剧目/白兔记 编辑


    《井台会》,它又名《咬脐郎打围》、《李三娘打水》、《刘智远投亲》。故事源出:民间传说(南戏)《白兔记》。是评剧的传统剧目。编剧:成兆才。为著名演员筱麻红、花莲舫、鲜灵霞、筱俊亭以及新生代评剧演员王筱萍的代表剧目。

    王筱萍出演的《李三娘打水》剧照 王筱萍出演的《李三娘打水》剧照

    剧情简介


      

    李三娘奉父命嫁与穷汉刘知远,父死后,兄嫂逼迫刘知远休妻,无奈刘知远只得离家投军。李三娘在家,兄嫂逼其改嫁有钱人家,被拒之,兄嫂恼怒之下,罚李三娘白天担水夜推磨,一日晚李三娘磨房分娩无人接生,只得用牙咬断脐带,生下咬脐郎,也就是后来长大成人的刘承佑。狠心的兄嫂又要加害咬脐郎,幸被义仆窦成相救,并将婴孩送往刘知远投军处。刘知远投军后娶了将军之女, 官越做越大,前妻李三娘之事隐瞒不提。十六年后,刘承佑长大成人,一日带兵围猎,追赶野兔与生母李三娘井边相遇,方知真相,刘承佑坚决催促做了皇位的刘知远接生母团圆。该剧为中国评剧院演出剧目之一。


      
    此外,《白兔记》还被很多地方剧中改变上演。

    潮剧/白兔记 编辑

    剧本

    刘智远与三娘成婚不久,刘被迫赴山西投军。三娘在家遭受兄嫂虐待,于磨房产下一子,取名脐。其兄狠素,将咬脐抛下鱼池,被老仆人窦通所救。三娘怕兄嫂再次寻隙生非,托窦公送子于太原。时刘已入赘岳府,不敢收留其子,窦通痛切三娘之苦,感动了贤惠的岳秀英,她自愿承担养子义务。

    事隔十六年后,三娘被迫井边吸水,疲乏假寐,于生母素不相识的刘咬脐率众出猎,射白兔追至井边,俩人对话,得知三娘即其生母。咬脐三娘血书急赶回家,顿足捶胸地大闹一场,紧紧追问其父,智远以实答之,并微行相会三娘,一家得以团聚。

    [考释]全剧由、《进边会》、《回书》、《磨房会》三折组成。1996年,汕头旅游潮剧艺术团演出。

    电影本

    白兔记 白兔记

    (电影本) 落魄书生刘智远,幼答怙恃,贫无立锥,为人牧,及长,气宇魁梧,膂力过人,沙陀村李员外奇人,知非池中物,赘之为婿。李员外生一子一女,子李信,娶妻张氏,悍妇也。驯骂李信如羔羊女名三娘,美而贤,自赘知远,克尽妇道,无如张氏嫌其贫,恐将来夺产,视如眼中钉。

    白兔记 白兔记

    无何,李员外病笃,临终嘱李信善视三娘及知远,李信唯唯,迨至李殃后,张氏即逼知远耕种。但知远已探知太原岳元帅招兵御契丹,知远立志投军,前往效力,张氏以眼中钉既欲远去,佯嘉许之,时三娘已身怀六甲,临别知远嘱善自保重而去。知远去后,张氏逼三娘改嫁,否则须 操作,三娘自甘入磨房,不愿改嫁。知远杳无信息,而三娘将临盆,史嫂俱置之不理,且责藉词偷懒,绝其饮食,李信不忍,偷送残羹冷饭,不幸为张氏瞥见,怒夺之倾于猪槽内。

    白兔记 白兔记

    风雨之夜,婴儿呱呱堕地,脐带久不下,三娘忍痛咬断脐带。母子得平安,张氏突至,强夺婴儿出,遇老仆窦伯,张氏将婴交窦,嘱其投于鱼塘中,许以重赏。窦佯许之,待张氏去后,入告三娘,窦愿负责将婴儿送至太原投知远。临行,三娘谓儿名为咬脐,以志不忘。时知远因勇敢善战,积军功曜升为先锋,且为岳元帅所倚重。窦伯受风雪雨露之苦, 跋涉千里至太原见知远,知远闻知情形,急遣人带银信至沙铊村欲迎三娘,银信误入张氏手,张氏伪称三娘产生失调,以致身亡,知远闻报哭恸不已。

    岳元帅临阵受重创,临终受命脉知远代掌帅印,并以女妻之,此后知远面征北讨,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北方因是大定,知远亦位居平辽王矣。时咬脐郎年已十六岁,英勇有父风,随父出镇潼关。

    某日,咬脐郎请于父,谓欲往行猎,知远命家将九成等随往,为追逃兔,竟追至沙陀村外,见一冒风雪于古井旁汲水,奈天寒地冻,点滴毫无,正深悲叹,忽见咬脐郎貌似知远,正注视间,咬脐郎亦觉心有所触。互相询问下,咬脐郎知妇人乃其生母,但以堂上有母焉可随意相认,盖自幼即以岳夫人为母也,乃托词愿代觅乃夫及子使其团聚。三娘乃撕下罗裙,咬指血书付与,咬脐郎归见父,呈血书,事闻于岳夫人,旋命驾往迎。

    车驾至沙陀,李信夫妇闻报失色,三娘苦尽甘来,念在同胞之谊亦赦其既往,十八载之悲欢离合,至于复庆团圆。

    备注

    [考释]故事源流见《井边会》条。

    编:姚香雪。60年代,万声影业公司摄制。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3 10: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