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白善烨

    白善烨(朝鲜语:백선엽,1920年11月23日—— ),韩国军人、外交官、企业家。韩国第一位陆军上将,朝鲜战争的活化石。生于朝鲜平安南道,1941年伪满洲国军官学校毕业,镇压过抗日活动,日本战败后先逃回平壤,接着又逃到南方,经过美军英语班的培训后,成为精通英语和汉语的特殊人才,朝鲜战争中历任师长和军长,由于身先士众和良好的沟通能力,地位迅速上升,最后官至陆军参谋长,晋升上将,眼看着韩国军队从一支警察部队扩张成为多达20个师的现代化部队,成为韩国陆军成长的标志性人物,1960年李承晚垮台后退役,当了10年大使,短暂的入阁当交通部长后,最后成为许多商社的领导。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白善烨 英文名: Paik Sun Yap
    出生地: 平安南道江西郡 国籍: 韩国
    职业: 军事 将领

    目录

    人物生平/白善烨 编辑

    白善烨白善烨

    白善烨(Paik Sun Yap),韩国陆军参谋总长,上将。1920年11月23日出生于日本统治下的朝鲜平安南道江西郡(今属朝鲜),这个地方离平壤只有2公里,接受基督教文化比较早,很重视教育,出现过安昌浩和曹晚植等名人;他的父亲叫白润相、母亲叫方考烈,有一个姐姐白福烨、一个弟弟白仁烨。父亲在他7岁那年去世,母亲带着他们姐弟三人到平壤去讨生活,经常吃了上顿没小顿,日子过不下去了,母亲准备带着他们姐弟三人一齐去跳大同江,比他大五岁的姐姐哭到:“妈妈,小树生根还要三年呢,我们搬到平壤才一年啊?如果三年后生活还是这样,我们全家再一齐跳江行不行。”第二年,有一家橡胶厂招女工,母亲和姐姐当了工人,他才有钱去读了4年小学,然后是1939年平壤师范学校毕业。

    在朋友李相烈的鼓动下,投考伪满洲国奉天军官学校,1941年12月30日学校毕业,后转到佳木斯的新兵训练部队任小队长,在长白山的鸭绿江、图们江上游一带,围剿中国共产党主导的中国人、朝鲜人的抗日游击队,后晋升满洲国军上尉中队长。1944年秋天,回到平壤家乡与卢仁淑结婚。1945年8月9日,在长白山下的明月沟,被出兵东北的苏联红军解除武装。他问随军的朝鲜族红军翻译,局势如何发展,翻译告诉他,朝鲜即将获得独立,而他们却会被当走战俘送到西伯利亚做苦力,赶快跑吧。他立即翻山越岭,徒步逃跑,历时一月跑回平壤的家中,当时发现,苏联红军早已经到了平壤,而随红军回来的金日成掌握了大权。

    当时他有一个在亲戚在民族派指导者曹晩植那里当秘书长,经介绍,白善烨到了平安南道人民政治委员会工作。1946年1月,金日成在苏联的帮助下解散了曹晩植的警备队,白善烨与担任警备队队长弟弟白仁烨、好友丁一权、金灿圭(后改名金白一)、崔楠根于1945年12月24日离开平壤,12月27日越过三八线南逃至汉城,1946年春在平壤的妻子和母亲也南下会合。

    1945年底加入韩国国防警备队;1946年驻朝美军军政厅军事英语学校毕业;1947年任第三旅参谋长;1948年任国防警备队总司令部情报局局长;1949年任第五师师长;7月任第1师上校师长。

    1950年6月25日战争朝鲜战争爆发后,他是第一线的4个师长之一,他果断放弃了开城,把90公里长的战线缩短到30公里,对抗金雄指挥的北朝鲜第一军团一翼2个师的猛攻,死守临津江阵地4天之后,由于友邻刘载兴指挥的第7师的崩溃而不得不撤退,28日1万多人的一个师渡过汉江后收容起来的不过2000人,在得到美军参战的消息后,打了强心剂的韩军决定坚守汉江防线,他的第一师虽然编入金弘一的第一军,但人员装备严重不足,和第5师合并以后才有5000人,只能边打边退,在历时一个月300公里的后撤途中,由于给前进的朝鲜人民军第15师造成了一系列麻烦,他在28日晋升为准将。

    洛东江战役开始后,8月1日整编完成的第1师在沃尔顿·沃克的美第8集团军投入战斗,奉命坚守一块宽41公里的开阔地,他的左翼是霍巴特·盖伊少将指挥的美军第一骑兵师,右翼是金钟五指挥的韩国第6师。1950年8月12日战争到了高潮阶段,朝鲜负责主攻的第3师(李英镐)突破美军第24师防线后,和翻越鸟岭和梨花岭的第15师(朴成哲)、第13师(崔庸缜)会合,形成向大丘的合围之势。向美韩军的最后防线进攻,在战线即将被突破的时候,美空军16日中午以98架轰战机进行地毯式轰炸,投弹900吨,将5.6公里宽,12公里长的地段炸成平地,稳住了战线。接下来的半个月内,在美军两个团的增援下,完全击退了朝鲜人民军的进攻,这就是韩军战史上的多富洞大捷。

    仁川登陆后,北朝鲜军败退,韩军也跟着北上,在突破三八线后,他得知美军制定的攻击平壤计划中完全没有韩军的份,跑到美一军军长弗兰克·米尔本(绰号大虾)那里去请战,还把日军1894年攻击平壤的战役拿出来作为战例,在得到同意后,他坐着借来的坦克,模仿这巴顿的装甲突击战术,和美军骑一师赛跑,第一个突入了防守薄弱的平壤,成功的实现了衣锦还乡的愿望。

    在向鸭绿江进军途中,他意外的捉到了一名中国战俘,广东人,他所在的部队师长是他在伪满洲国长官王家善,这让他大吃一惊。在著名的志愿军第一次战役中,他在云山遭到攻击,虽然他靠着强大的火力突围,但增援他的美第一骑兵师第8团却遭到重创。第二次战役中,他跑的很快。但第三次战役他的自认为久经战场的坚强之师的防御阵地在一个晚上就被完全突破,这让他完全无法理解,他大叫着要战死在阵地上,还是美国顾问强行把他带走才没如他所愿。接着他陷入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忧郁期,害怕美国撤兵不管,害怕国家灭亡。

    李奇微对中国志愿军发动反攻的第四次战役开始后,他的师有一个团配合美军行动,其他两个团在后方休整。在攻占汉城的行动中,他的师充当诱饵在正面佯动,但当美军即将截断汉城守军后路时,他又跳出来第一个突入汉城。他看到的汉城完全可以用荒凉来形容,在炮击和空袭之下,完全找不到一栋完整的房屋,完全成为一片废墟,这个战前150万人口的大城市现只剩下20万人,断了电的电线和有轨电车的架空电线交缠在一起垂落在地面上,让人感觉如同困在蜘蛛网里。南大门也损坏了,看上去一片凄凉。

    1951年4月7日接替因飞机事故死亡的金白一出任韩国第一军军长。12日,在麦克阿瑟被解职的第二天,李承晚在青瓦台给白善烨亲自别上少将肩章。奉命指挥首都师和第11师在东部战役对抗志愿军第五次战役,在战役的第二阶段,由于中部的刘载兴的韩国第三军被击溃,他奉第8集团军司令詹姆斯·奥尔沃德·范佛里特之命,和美军第三师东西对进,赶在志愿军前面堵住战役缺口,在计算了志愿军的肩上后勤能力后,他感觉完全有能力抢在志愿军前赶到大关岭,下达命令后2个小时,他得知首都师师长宋尧赞还没有行动,又过了2个小时,再也忍不住的他全副武装的冲进首都师师部,对着不久前还和他一样是师长的宋尧赞威胁性的吼道:”宋师长,你是准备执行命令,还是要拒绝服从?“,感觉气氛不妙的宋尧赞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白军长,对不起,我执行你的命令。“部队立即出发了,提前一个小时赶在志愿军前达到大关岭。据他说,在大关岭战役获得全胜,光是首都师的第一团就以战死12人的代价毙伤1180人,取得了1:100的战果

    。他战役结束后的5月28日,李奇微宣布撤销韩国第三军(当时韩国只有2个军10个师)和取消韩国陆军司令部对部队的指挥权后,他成了能指挥韩国军队的最高军官(手下有首都师、第11师和第3师)。

    1951年7月朝鲜停战谈判开始,由于他熟悉汉语,因此被美军点名参加会谈,朝中代表有朝鲜人民军参谋长南日大将、前线司令部参谋长李相朝少将和第一军团参谋长张平山少将,以及中国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参谋长解方。”联合国军“代表为美国远东海军司令乔伊中将、参谋长勃克少将、第八集团军副参谋长霍迪斯少将、远东空军副司令克雷奇少将,以及韩国第一军团长白善烨少将——可见白善烨在韩战中的分量。在谈判中,白善烨感到面带着微笑的解方才是谈判的中心人物,美军代表本想着就地停战的,但朝鲜首席代表南日提出美军退回三八线以南的主张,不想停战的白善烨趁机以胜利者的口吻提出要把停战线划到平壤、元山一线的主张,这让美国人很恼火,2个月后,不想打仗的美国人找个借口把他这个干涉政治的将军踢回前线去了。

    回到东线战场后,他加紧巩固了这个多山靠海的阵地。1951年11月,他将第一军交给李亨根少将,以”白氏野战司令部“的名义率领首都师(宋尧赞少将)与第8师(崔荣喜准将)围剿智异山的“南部军”游击队(南韩共产军部队,前身为丽水起义中的原韩国军第14团与第4团一部);经过5个月的围剿,散发992万张传单,并争取民心(他亲自去一个被韩军烧掉的村庄下跪谢罪,并将一个师的军饷3000万拿出来搞重建),终于将这个游击区打垮,俘虏数千人,他也顺利的成为韩国军队的第二个中将(第一个是丁一权)。

    1952年4任重建的第二军团长(韩国第二军团在第二次战役被打垮后番号一直空缺),辖第3师(白南权)、首都师和第6师(他的弟弟白仁烨),部署在中部战线。如果说当初他指挥的第一军每个师只有一个师属105mm榴弹炮营的话(和中国驻印军一样的装备),而此时的第二军有10个155榴弹炮炮营,不但火力强大了三倍以上。而且军官都经过范佛里特的军官学校的培训,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1952年7月22日,陆军参谋长李钟瓒因李承晚为再次当选总统强行改变宪法引起的釜山政治风波而下台,32岁的白善烨继任陆军参谋总长兼戒严司令;他向范佛里特告别并听了他的忠告后,见到了李承晚,李承晚拉着他的手意味深长的说:”参谋长是要听总统的话的!“

    在当时,韩国陆军参谋长对前线的10个韩国师是没有指挥权的,只是负责进行训练和补给,他视察釜山战俘营时,发现韩国士兵吃的连战俘都不如(战俘口粮是美国供应的,吃的是美军最低一级的C级口粮,白善烨贵为参谋长,自认工资只够养活自己一个人,连家都养不活,可想而知下级军官只好克扣士兵的粮饷),他马上开始学习美军的公开采购军需制度来改革黑暗的韩国军需。在参观伤兵营时,如果不是宪兵拦着,他很可能被漫天飞舞的拐棍打成猪头,这些半死不活的伤兵每个人眼中都是冷冷的杀气,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认识的士兵后,才建立起沟通渠道,答应解决提出的一切条件,包括伙食差的无法入口,卫生条件差、帐篷里满是虱子和跳蚤,没有被子的夜里冷的无法入睡。事后,立即紧急调集了两万条军毯和医疗用品,开设国家报勋处·····

    当美国当选总统艾森豪威尔宣言结束战争而访问韩国时,李承晚得知对方的会谈客人中竟然没有他时大发雷霆,经白善烨的协调协调后双方才进行了40分钟的礼节性会谈。他得知美军即将撤军,为了以后的安全,他向美国申诉,韩国一个师的消费只有美军一个师消费的三分之一,战斗力现起码有一半以上,为什么不大力扩充韩军,结果达成到1953年7月扩成为16个师,1953年底扩充为20个师的计划。他还在访问美国的时候,提出了和美国达成了《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的计划蓝本。

    1953年1月31日白善烨晋升上将;按当时美军的规矩,20万人才有一个上将。李承晚笑眯眯的说:”小子,以前只有国王才能是上将,臣子是做不到这个地位的,现在是共和国了,所以你才有机会升为上将。“这话引起了哄堂大笑。

    1953年6月18日,为了对抗停战谈判,李承晚下令释放反共战俘,这引起了美国和中朝方的一致咒骂。7月13日中方发起金城战役,向战线中部的韩国第二军发动猛攻,一夜间在21个地点突破了战线,他打电话给第8集团军司令马克斯韦尔·泰勒上将,问需要他帮什么忙,泰勒说还在分析战报,让白善烨等通知。傍晚,泰勒打来电话:”白将军,恐怕需要你去帮助指挥一下第二军,飞机马上就到。“赶到第二军军部后,发着高烧的丁一权军长面容憔悴的来迎接他:”兄弟,对不起,我丢了不少阵地······“他安慰了一下对方马上投入指挥,经过分析发现志愿军没有远距离攻击的能力,因而迅速组织部队展开反复争夺,经过三天激战,没有美军增援就稳住了阵脚,只是31公里宽的金城突出部被夺去了九公里。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将军韩国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8-13 15:11:29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