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白彦虎

    白彦虎(东干语:Бай Яньху,1830年2月8日-1882年7月26日),小名白素,经名穆罕默德·阿尤布,陕西泾阳人(一说他是大荔人)。是清代同治年间陕甘回变的回军领袖之一,1862年起事,善于设伏,多次击败清军,沿途常对汉民村庄烧杀抢掠,在陕西、甘肃造成极大破坏,后在多隆阿、左宗棠打击下,白彦虎的部队不断西撤,在新疆与阿古柏合流,最终被左宗棠击败。后率余部逃入俄国统治的中亚境内,成为东干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姓名: 白彦虎 性别:
    别称: 穆罕默德·阿尤布· 白素 民族族群: 回族
    出生地: 陕西泾阳 出生日期: 1840年5月25日
    去世日期: 1882年7月26日 主要成就: 沉重打击了腐朽没落的满清政府,为太平天国余部西北捻军一部
    外文名: Бай Яньху 职业: 清末西北捻回联军元帅
    信仰: 伊斯兰教

    目录

    人物简历/白彦虎 编辑

    白彦虎小名白素,经名穆罕默德·阿尤布。他确切出生年月应该是1840年5月25日,去世的日子是1882年7月26日。他出生的日期是由白彦虎第2个孙子白彦虎·黑牙支那里提供的,他去世的日期及去世的病因在俄国外交部历史档案里有记载。由于长年征战,过度疲劳,加上身上的枪伤(在青海、新疆与清军交战中白彦虎身上至少有5处较重的枪伤),还有过境后不久东干移民出现分裂,晚年白彦虎身体一直不好。从1882年4月起,白彦虎就一直在比什凯克养病,直至去世。到1882年7月,他的身体状况急剧恶化,最后是肺炎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去世时,白彦虎年仅42岁,正值壮年。

    关于白彦虎的出生地与籍贯争论最多,说法不一。1956年至1957年,西北大学马长寿先生曾带领助手,对陕甘两省十余县市回族各界人士进行调查。在他们的调查资料中,有关白彦虎籍贯及出身的说法很多:1956年2月24日,西安回民、59岁的惠登鳌说,白彦虎是长安首帕掌的农民;3月25日,西安洒金桥回民马实轩讲,白彦虎是长安叶护壕家的农民;1957年7月6日,平凉回民马长有对调查人讲,白彦虎是咸阳人;平凉回民苏梅轩讲,白彦虎是彬州白吉原人,农民出身;平凉拜长清认为白彦虎是西安人,屠户出身;甘肃径源县吴德正老人(时年96岁)提出白彦虎是西安自家湾人;径源另一回族吴姓老人又提出白彦虎是长安碌靖堰人,18岁就挂了帅。从上述材料中我们可以看出,在马长寿先生的调查中,多数意见肯定白彦虎是西安人,农民家庭出身。这是四十年前有识之士及时实际调查出的宝贵见解及史料。

    人物生平/白彦虎 编辑

    早年生涯

    白彦虎在起事前的生平缺乏记载。据中亚东干人口述,白彦虎的父亲是官府小吏,兄长白彦龙考中武举人,白彦虎的青少年时代是在北京度过的。1849年,白彦虎被选为北京一个大区的宗教主管。后来白彦虎返回陕西家乡,1861年参加清军。1862年太平天国扶王陈得才将入陕西,清政府阻止“回勇”进行围堵,后来这些回勇不遣自散,白彦虎也脱离了清军。

    甘陕起义

    同治元年(1862年)五月,泾阳县官府纵容地主团练残酷压榨当地回族百姓,激起了泾阳、三原两县回民群众的愤怒。趁中央政府平定地方叛乱地方空虚之机,陕西回民发动武装起事。他们围攻两县县城。白彦虎参加了起义军,与清军周旋转战于省城一带,参加了围攻泾阳县城和攻打西安金胜寺等战斗。

    同治二年(1863年)九月,回军在咸阳苏家沟(今属咸阳市渭城区)的据点被清军占领后,白彦虎率领一部分义军经礼泉、乾州(今乾县)、邠州(今彬县),到长武县的白吉塬,打败了清军陕西提督雷正绾部。次年,清王朝派大批清军进行围剿,起义军被迫退至甘肃东部的董志塬,这时各路回军开始联合作战。

    1866年各路回军按营地整编为十八大营,由于白彦虎作战机智勇敢,善用伏兵,被推举为十八大营元帅之一。1867年,乘驻陕清军主力东渡黄河追剿西捻军之机,白彦虎等率回军杀回陕西。1869年三月回军首领在董志塬聚会,改十八大营为四大营,白彦虎仍为元帅之一。不久,清军攻陷董志塬,白彦虎等人率50万回民军北上宁夏金积堡,依附哲合忍耶教主马化龙,且返回陕西战场发动攻势。1870年冬,白彦虎率部撤至甘肃河州,后转赴西宁与清军激战,并联络当地回族、撒拉族和卡力岗藏族军队继续奋战。

    西入新疆

    1873年初,白彦虎率余部2000余人遂出嘉峪关进抵新疆,以游击战术同地方清军与团练武装周旋作战达3年之久。据东干族学者姆·苏尚洛记载,1874年初,西北回军实际上只留下白彦虎一支部队了。当时,左宗棠向朝廷报告:肃州大捷之后,在西安、敦煌、玉门、疏勒河一带只逃脱7000名回军。

    1876年初,左宗棠集结西北各路清军150个营,约7万兵力,从凉州兰州海州哈密四个方向追剿回军。次年四月,清军进攻吐鲁番,在清军重兵追击下,白彦虎率部且战且退,一直退到喀什噶尔。

    逃入俄国

    终因寡不敌众,于1877年11月率余部和眷属翻越雪山避居于俄国托克马克(今属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境内)一带。圣彼得堡国立历史档案库里现珍藏着东干人李科库写的几篇日记,详细记述了当年东干人翻越雪山的情况。李科库是当年白彦虎队伍中的一位秀才,他写的日记被译为俄文,收于《东干起义后记》一书中。他写道:“1877年12月初,我们的队伍到达恰克马克山口,这时,大批清军已经追上来了。山口很小,没有退路。”“1877年冬季特别寒冷。这一年,中亚许多地方都遭受暴风雪袭击,牛羊冻死不少。”“山上的雪齐腰深,几乎每天都有暴风雪。有些深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许多人掉下去再也不可能上来了。”多数带孩子的妇女、老人及伤病员都没有翻过此山。“过山后95%的人手脚都冻坏了,一些老人手脚指头都冻掉了。”波雅尔科夫在谈到这点时说:“东干人翻越雪山时,许多人都无法坚持下去了。但是出于对自己领袖白彦虎精神及意志的崇拜与尊敬,人们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走向了困境。”“白彦虎经常出现在最困难的时刻、最危险的地段。他一出现,人们都感到力量倍增。”“白彦虎胸襟开阔,处事果断。他每次都先考虑妇女、儿童及老人们的安危。东干人很尊敬他,都愿听他的指挥。他是这批起义军余部的精神支柱及领袖。”

    过境后,中亚人都称赞东干人过雪山是一次英雄的壮举,称赞白彦虎是纳伦英雄。当年曾经见过白彦虎的波雅尔科夫这样描述白彦虎:“他是个中等个子,宽肩膀,身体十分健壮,目光炯炯,反应机敏。他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他的脸上有几道伤疤,好几处伤疤互相交错着。这些伤疤不但没有影响他的美观,反而使他更加威武。”“白彦虎穿的是亮黄色丝绸衣衫,属地道的中国款式。他的体形、他的步伐反映出他很有自信心。”“他的目光透出了一种智慧,他的整个外表是典型的中国汉子。他的脸型也很有特点。”

    病故异乡

    白彦虎及其余部在流亡期间,沙俄政府对其实行就地“严加看管”。此后数年,清廷曾通过多种途径,要求俄方将白彦虎解返中国,均遭沙俄拒绝。光绪八年六月十一日(1882年7月26日)白彦虎病故异乡,埋葬于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马三青镇(营盘)。白彦虎去世前,叮嘱后人:若有一天,故乡重见天日,你们回家乡,一定要到西安府的西城门,把城门使劲地叩响,让我听,那时,我就和你们一起回到了家乡!

    跟随白彦虎出境的陕甘回民,经过100多年的繁衍生息,已形成一支人口数十万、对当地经济文化发展起着重要作用的东干族。他们一直思念祖国,一代代保留并传承着中国的传统文化。

    人物资料/白彦虎 编辑

    有一份资料十分可贵,即波雅尔科夫写的《东干起义后记》。该书出版年代大早,1901年在阿拉木图出版,已无法找到原著作了;但可喜的是该书手稿现珍藏于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国立历史档案库中。白彦虎第6个孙子几经周折,才获得了这部宝贵手稿的复印件。手稿16开本,共计53页。尽管手稿中错字很多,有些地方也不清楚,但其价值却十分难得。因为波雅尔科夫是当年回族移民定居地七河省省长,他对东干人的历史及习俗十分感兴趣。当年东干人不识俄文,汉字也不会写,故波雅尔科夫的著作就是最早纪录东干人历史的最珍贵的文献史料了。

    该手稿第10页上第三部分专讲自彦虎。关于白彦虎出生地点,他这样写道:“还没有充分的资料来确定白彦虎的出生地。一部分东干人说他出生在北京,一些东干人说他出生在西安府王集村。第三部分东干人说他出生在陕西的城固县,因为他的父亲曾在城固当过官。”“有趣的是白彦虎的儿子也说不清其父亲的籍贯。”

    根据波雅尔科夫的文字资料以及笔者对白彦虎几个后人的调查,白彦虎出生地就是西安府的王曲村。他的爷爷是农民,他的父亲不是农民,而是一个小官吏。白彦虎的父亲在北京、城固县及西安府都做过官,这可以从白彦虎的青少年经历中了解到一点线索。而且,白彦虎兄长白彦龙曾做过清朝的武举人,年轻时白彦虎也曾在清军中当过兵,这都与他们的家庭背景有关系。我与白彦虎几个孙子交谈时,他们只记得老人讲,他们老庄子在一条小河旁,河上有座小桥,他们故乡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塔。一百多年了,他们根本说不清白家的籍贯。白彦虎·六娃到西安来过两次,他只有到别人说的径阳去寻根了。关于白彦虎青少年时代的史料很少。波雅尔科夫讲,白彦虎小时候在北京上过几年宗教学校,但识字不多。还有的东干老人讲,白彦虎根本就不识字,因为他小时候只爱习武,不爱读书。看来第2种说法有问题,因为他总归还是念了几年书,有材料证实,进入俄境之后,白彦虎还带着一些汉字书籍。

    据查,白彦虎青少年时代是在北京度过的。1859年,19岁的白彦虎被选为北京一个大区的宗教主管。据白彦虎儿子回忆,当时白彦虎是以全票当选的,这足以证明他从青年时代起就在穆斯林中享有很高威望。在该区宗教活动中,他已显示出极强的组织才干。众人评价他办事公正,精力过人。他忠于自己的民族,很少考虑个人。他家常救济穷人。

    1861年,白彦虎被征入伍。这时,清军已对反帝反封建的太平军实行残酷的镇压,白彦虎为自己这段历史悔恨不已。60年代一份《苏联回民报》曾刊登一份资料,讲述了白彦虎这段经历。文中讲:白彦虎过俄境后,曾多次向人讲过他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但在清军中干得时间不长,他就返回故地西安府,正好碰上陕甘回族反清起义,他毫不犹豫地投入到这场斗争之中,并坚持战斗到最后,成为同治年间陕甘回民起义中最坚定的分子及优秀的代表人物。起义时他年仅22岁。直到1882年去世,他的后半生都贡献给了这场反封建的斗争了。

    叛军败亡/白彦虎 编辑

    关于白彦虎在国内战斗与生活的情况,史学界已有一些记述,但涉及到过境前后白彦虎情况的资料十分少见。这个时期是白彦虎一生的重要阶段,国内对白彦虎进入新疆之后的情况记述很少,清王朝官方纪录又很片面。我们在下边引用的俄文资料与我们实地考察获得的口碑史料将会弥补这方面的不足。

    据东干族学者姆·苏尚洛记载,1874年初,陕甘回族起义军实际上只留下白彦虎一支部队了。当时,左宗棠向北京报告:肃州大捷之后,在西安、敦煌、玉门、疏勒河一带只逃脱7000名回民义军。据俄国另一学者讲:“在肃州(今甘肃酒泉)8个月围困中,清军共杀害回民两万人,在西宁杀了9千人,在金积堡杀害国民5万人。”现存新疆图书馆的《伊米德史》上册第86页上讲:“回历1292年(公历1876年),有消息讲从兰州方向串来了大虎、小虎两名赫赫有名的东干(回民)。他们率领三万名骁勇的东干巴图鲁(英雄),进入吐鲁番一带。”③看来,进入新疆的仅自彦虎一支队伍无疑,人数在3万以上。据营盘老人对笔者讲,进入新疆的回民义军及家眷总人数在7万一8万。应该指出的是,这时候的白彦虎部队已经是陕、甘、宁、青及新疆回民起义军的联合部队了,还有一些不愿意留在关内受安置的回民赶到了新疆。

    西出阳关之后,回民义军十分困难。茫茫戈壁,水源极缺,人烟稀少,沿途死伤人不少。据东干老人回忆,当时为争夺一口水井,义军与清军要经过几番争夺,双方都要死人。沿途也有走不动而掉队的。至今,在酒泉、哈密、昌吉、清水、焉香、巩留、伊宁、霍城一带,仍有些操陕甘方言的回民乡庄,乡庄的人就是当年掉队的回民义军后代。

    进入新疆境内之后,陕甘回民义军已无战斗力,只有择路逃生,而清军穷追不舍。清朝调集重兵准备将义军倾族剿杀。到1876年初,左宗棠已集结西北各路清军140个一150个营,计6万一7万人,投入一线兵力80个营,近4万清军,从凉州、兰州、海州、哈密四个方向向陕甘义军追来。这时,白彦虎的队伍拖儿带女作战,老少妇孺皆有。据老人回忆,当年义军马背上一边是装娃的背篓,一边是做饭的铁锅。有时饭刚做好,追兵到了,义军将饭锅一掀,用湿泥土一冷却,驮上马背,拔腿就走。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转战几千公里,坚持了十余年。

    至今,中亚营盘老人中仍流传着《白彦虎杀嫂》的故事。白彦虎部队进入新疆之后,由于生态条件恶劣,队伍中伤病员太多,义军人心不稳,情绪低落。当白彦虎部队走到吐鲁番与乌鲁木齐之间的一个驻地时,白彦虎的亲嫂在灶房造饭时大发牢骚,埋怨自彦虎不知要将他们带向何处。她一边往灶里填柴,一边发牢骚。正好白彦虎身佩宝刀走到她身后。白帅目的在于稳住军心,表明宁死不屈,没有退路,只能前进。其兄白彦龙在酒泉中弹身亡,过了不久他又杀了亲嫂。事后,白彦虎三天没吃饭,一个人独自在炕上躺了三天。他后悔,但是为了这批人的生存,为了民族整体利益,军心及军纪此时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没有他这么个统帅,这支特殊的部队很难坚持到最后,也许只能落个石达开式的全军覆没的下场。

    个人经历/白彦虎 编辑

    1871年1月初,白彦虎率部退到了喀什西北中俄边境上。这时,前边是高山峻岭二异国他乡,过境去,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后边是手持屠刀的数万追兵。白彦虎作了大难。1989年《苏联回族报》上曾刊登了一篇文章,专门回忆了这段往事。过境前,义军在一起商讨出路,人们彻夜不能入睡。白彦虎想去自首,以保全众人性命,但有前车之鉴,降清的马化龙、马文禄等人无一幸免于祸,此路不通。过境去前方,情况不明,吉凶难测,况且此时白彦虎部队伤兵甚多,老弱病残不少,再爬雪山过境,难度太大;不过境又难逃一死。在众人沉默良久之后,有一位妇人站了起来。她就是白彦虎正室夫人,人称白大妈,陕西同州人,是白彦虎部队女兵马队首领,一路征战到达此地。她对众人讲:众女兵及老弱病残留下断后,与追兵决一死战,以保精壮兵丁过雪山,再图发展。她的这席话使众人群情激昂,热血沸腾。最后,白彦虎决定;一、派人携带金银财宝赴俄境上以重金买路逃生,二、一户留一人在中国境内,以防断门绝户,其他人准备翻越雪山。白彦虎一亲侄白玉海(白彦龙之子)留在境内。直到今天,中亚营盘及新渠东干人多数在新疆有亲戚。

    宁夏学者杨怀中先生在一篇论文中谈及此时白彦虎的出路时说:“如果白彦虎不逃、投了左宗棠,恐怕历史不会饶恕他。如果白彦虎自杀了,真主也不会收留他。因为古兰经明确讲伊斯兰教徒不能自杀。”因此,国内那种“白彦虎投敌叛国”之说确实无理,至少是不讲人情。让我们设身处地地替这批义军难民们想想,他们到底应该怎样做?难道他们束手就擒、任人宰割就是爱国吗?下边的事实材料也证明,如果白彦虎不做出逃这种选择,也就没有今天的中亚东干族了。说白彦虎投敌叛国的人,实际上是为左宗棠镇压回民起义开脱罪责。直到白彦虎逃出国境后,左宗棠仍不甘心,甚至不想领朝廷封赏。客观地讲,白彦虎出逃是一种在特定历史条件下、采取的一种特殊的斗争手段,无可非议。离开当时的历史条件来谈白彦虎的投敌叛国,既不公正,也不客观。

    1877年12月初,白彦虎率众人翻越恰克马克山口。时值隆冬腊月,天气异常冷。据营盘老人兰阿匐回忆说,小时他听爷爷讲,当时吐痰成冰,地冻裂缝,山顶上风雪交加。义军们衣着单薄,腹中无食,饥寒交迫。人们是用刀砍脚窝子往山上爬的。这种行军对那些妇女儿童及老人更是苦不堪言。清朝妇女全缠脚,三寸金莲,走路时全靠双手往前摆,步履艰难。至今,中亚营盘妇女中还流传着“大脚蛮,不值钱。”的谚语。上山时,这些妇女是拉着牛尾巴,下山时是往下滚,连滚带爬地下了山。许多妇女滚下雪崖,再也没有起来。

    新渠乡一位东干朋友讲述了他小时候听到的情况:“过雪山时白天好熬,夜晚难过。妇女、小孩子及老人都是爬在牛肚子下过夜。早上起来看不见人,只能看到一个个小雪堆。”“过山时,一位妇女抱的小孩要吃奶,可奶头冻实了,吸不出奶汁来;后来,在牛肚子底下暖了半天,又让几个大人用力吸,才喂了孩子。”这些逸事传闻东干人传了几代,他们永远也忘不了这些艰难世事。

    圣彼得堡国立历史档案库里现珍藏着东干人李科库写的几篇日记,详细记述着当年东干人翻越雪山的情况。李科库是当年白彦虎队伍中的一位秀才,他写的日记被译为俄文,其片段被收进《东干起义后记》一书中。他写道:“1877年12月初,我们的队伍到达恰克马克山口,这时,大批清军已经追上来了。山口很小,没有退路。”“这一带很少有人冬季翻越,即就是在夏季也只有20多天里没有暴风雪。因此,越境走这条路的人很少。”“1877年冬季特别寒冷。这一年,中亚许多地方都遭受暴风雪袭击,牛羊冻死不少。”“山上的雪齐腰深,几乎每天都有暴风雪。有些深沟被厚厚的积雪覆盖着,许多人掉下去再也不可能上来了。”“这段山路大约有40俄里(1俄里一1.06公里),对这批东干难民来说,每一俄里都是一座坟墓。”“特别是在翻越海拔1.4万英尺(1英尺一30.5厘米)的多伦山时,困难更大,多数带孩子的妇女、老人及伤病员都没有翻过此山。就在此地,至少有3/4(也有人讲80%)的回民及喀什人折在雪山上了。”“过山后95%的人手脚都冻坏了,一些老人手脚指头都冻掉了,一些人的冻伤感染化脓,用烂布裹着。”“过境后,东干难民中男人和女人分不清:衣服一样脏,头发一样长。许多妇女穿的是男人的大裆裤。”

    1993年7月,新渠乡乡长苏古拜对笔者讲:直到今天,夜过恰克马克山口时,老远就能看见片片磷光,俗称鬼火,那都是当年过山义军留下来的遗骸。其景惨然,其情悲壮!隆冬腊月翻越雪山,是东干族形成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也是最感人的一章。这批人与严寒等残酷的自然条件做斗争,表现出超人的精神力量。正是这种强烈的求生欲望及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拯救了这个移民群体,而白彦虎是这次过境活动的组织者及领头羊。波雅尔科夫在谈到这点时说:“东干人翻越雪山时,许多人都无法坚持下去了,但是出于对自己领袖白彦虎精神及意志的崇拜与尊敬,人们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走向了困境。”“白彦虎经常出现在最困难的时刻、最危险的地段。他一出现,人们都感到力量倍增。”“白彦虎胸襟开阔,处事果断。他每次都先考虑妇女、儿童及老人们的安危。东干人很尊敬他,都愿听他的指挥。尽管他不是阿匐,但他实际上是这批东干难民的精神支柱及领袖。”②过境后,中亚人都称赞东干人过雪山是一次英雄的壮举,称赞白彦虎是纳伦英雄。

    没有过境、留在中国一方的义军一部分逃离了,他们四散隐居,有人甚至说自己是汉民,但还是有一部分人被清兵抓获。据喀什老回民回忆,当年清军在喀什街头摆了200多口铡刀,把抓获的数百名义军将士全杀害了,史称“喀什屠杀”。血的事实证明白彦虎当时作了正确的选择,他是当之无愧的中亚东干族之父,是义军余部的救星。

    过境后的义军情况也不顺利。当年的吉尔吉斯是个游牧民族,十分落后。过境后的回民义军队伍沿纳伦河北上。有一个晚上,当义军在一个小山洼里休息时,吉尔吉斯人包围了这批不速之客,并开枪打人。数十名义军被击伤,一些财富及妇女被抢走。疲惫不堪的义军实在无力还击,陷入困境。这时,义军队伍中有个英雄小名叫铁破子,左脚有点跛,可身体健壮,力大无比。他见状脱掉上衣,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膀子上前迎敌,吓退了吉兵,吉兵还以为是天兵下凡。退敌后,白彦虎连连夸奖铁跛子,并将其爱女许配铁破子为妻。其后代现在住在距托克马克仅一河之隔的新渠乡庄,已发展为数百人的大家族了,仍以铁跛子为其父姓。1997年7月,他们讲述了铁跛子赤身退敌的故事,讲述带有近代中国说书的韵味,十分亲切感人。据他们讲,过境后陕西回民中有几个以说书为职业的说书人,把白彦虎率部过境前后一些趣闻逸事都编成小段子,在冬季到处传唱。一些东干老人也给年青人讲述当年的苦难经历,有些孩子在摇篮里就听到过母亲唱的有关白彦虎事迹的儿歌。没有这些说书人,东干移民的最初情况很难传到今天。这些说书段子及口歌儿歌都是些难得的口碑史料。《白彦虎杀嫂》、《铁跛子退敌》及后边的《青龙驮白虎》、《白虎扎营盘》等都是当年的说书段子。为说书方便,他们都把白彦虎称为白帅。

    当年曾经见过白彦虎的波雅尔科夫这样描述白彦虎:“他是个中等个子,宽肩膀,身体十分健壮,目光炯炯,反应机敏。他浑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劲。”“他的脸上有几道伤疤,好几处伤疤互相交错着。这些伤疤不但没有影响他的美观,反而使他更加威武。”“白彦虎穿的是亮黄色丝绸衣衫,属地道的中国款式。他的体形、他的步伐反映出他很有自信心。”“他的目光透出了一种智慧,他的整个外表是典型的中国汉子。他的脸型也很有特点”。

    波雅尔科夫从文字上描述了白彦虎的外貌及气质。现在住在营盘的白彦虎第6个孙子六娃家中珍藏着一幅白彦虎水粉画像。从画像上看,白帅膀阔腰圆,浓眉大眼,身披大斗篷,留一长辫子,头戴小白帽。营盘人都说,现任营盘中学校长的白彦虎第3个孙子酷象其祖父。这幅珍贵的画像是家住北京的一位清朝官吏后代保存下来的,1993年由北京一位回族作家转赠给了白彦虎·六娃。六娃从北京返回时,全营盘人都出来迎接白帅的遗像,场面十分隆重感人。据说,这幅画像是当年清王朝通缉榜文上的画像。笔者当时看到这幅画像时也十分激动,并翻拍了这幅画像,可惜的是拍得不清楚。

    笔者在营盘及新渠想收集一些白彦虎的遗物。白彦虎第2个孙子白彦虎·黑牙文家也只保留下几件遗物:一双象牙筷子,一幅石头眼镜,几块玉石坠子。据黑牙支回忆,他小时候白彦虎的遗物还有许多,但陆续被许多人讨要去了,很难追回。其中有一把宝刀是白彦虎十分心爱的兵器,他死后,宝刀由其大孙子收藏。到1938年肃反时,大孙子胆小怕事,把宝刀深埋了,后来也没找到。说起此事,黑牙支十分惋惜,博物馆也没要去。

    1877年12月6日,白彦虎率部来到纳伦。当时,该地是仅有数百人的小镇。直到1985年,纳伦总人口10600人。回民义军到达此地后找不着粮食,他们用金银也换不来食物,一些东干人只有煮树叶、树皮吃,晚上在露天地里过夜。义军到达第2天,市场物价一下子上涨了好多,头天一普特粮食才卖7卢布,第2天一下涨到78卢布。当时,纳伦地区遭受暴风雪袭击,口粮、饲料及燃料奇缺。纳伦人对数千名不速之客的到来感到十分突然,地方居民不明真相,当地政府不清楚他们的来历。多数纳伦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东干人。纳伦镇政府向托克马克县报告,托克马克县长向七河省总督报告。最后决定,扣留东干人的全部武器,就地安置。有些东干人的金银财宝也被没收了。这时,白彦虎命令部属,当地人的命令都要无条件执行,不得发生任何冲突。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与当地人交流,矛盾冲突不少。但这种情况证明,纳伦不是这批移民的久居之地,白彦虎决定向托克马克前进。

    1993年6月,笔者访问营盘时,一位老人讲述了东干难民抢渡纳伦河时的情景。纳伦距托克马克160俄里,途中有条纳伦河。义军到达河边时,白彦虎派一名探子前去查看河上是否有桥。探子查看后,讲无桥。白帅大怒,杀了探子。第2名探子查看后,又讲河上有些薄冰,无桥,也被杀。到了第3位,他心里琢磨,无桥也得说有桥,否则难逃厄运。他回报河有桥后,白帅立刻命令部下人马踩桥过河(实际是踏冰过河),并且命令队伍只能前进,不能后退,退回纳伦只有等死。现在看,没有白彦虎这种大智大勇,这支队伍很难支撑到最后。为了保护历尽艰难的难民幸存者,白帅的行为有其合理性——再艰难也得往前行,爬不动也得爬,否则难逃活命。河水时深时浅,冰薄站不住人,一些人被激流冲走,下流就有捞人的,河滩上一片捞人声。《白帅抢渡纳伦河》的故事一直传到今天。至今,东干人仍把纳伦河叫“拿人河”,取其谐音。到纳伦后,由于生存条件太差,仅在几天内,义军就死了十数人,他们死于饥饿及伤病。

    各方评价/白彦虎 编辑

    抗清义士

    白彦虎白彦虎

    纵观白彦虎的一生,我们不难看出他在西北回民起义中的历史影响和历史地位。我们认为:白彦虎是西北地区反清起义后期斗争的实际领袖,是十八大营元帅中斗争最坚决的一位骨干人物;白彦虎为拯救回民义军余部上万人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没有他的大智大勇,没有他这个意志刚强、处事果断的领头人,就没有今天的中亚东干族;他是位名副其实的中亚东干族之父,是位当之无愧的、不屈不挠的反对封建压迫及民族歧视的勇士。

    我们认为,白彦虎一生最值得肯定的历史功绩有两点:一是他对坚持西北反清回民起义后期斗争所做出的努力,二是他对保护义军余部、对中亚东干移民群体的形成与发展所做的贡献。

    在陕甘回民起义的领袖中最有胆略、最有血性、最有影响的当属白彦虎。1866年,白彦虎被推选为回民义军十八大营元帅之一,1868年3月,回民十八营改编为四大营,分别由白彦虎、马正和、禹得彦、崔伟率领。1866年,左宗棠被任命为陕甘总督,1867年又出任钦差大臣,亲率12万清军入陕,并动用了12个省的银饷、5个海关的关税共计白银40000万两,还向英国洋行借了220万两白银,购置大量洋枪洋炮镇压回民起义。此后,与左宗棠斗争最坚决的就是白彦虎。双方人力财力对比悬殊,绝非一个档次。从1867年8月左宗棠入陕至1873年11月清军攻占陕甘回民起义军的最后据点,在这6年中,18位元帅里有7位战死沙场(马正和、杨文治、张四明、王明章、沙学德、赫明堂、冯君幅),有9位投降清朝就抚(禹得彦、崔伟、余彦禄、蓝明泰、阎兴泰、邹保和、陈林、马生彦、毕大才),马长顺随白彦虎出嘉峪关之后下落不明。可见,1871年12月肃州失守后,18元帅中只留下白彦虎一人了。1873年4月,白彦虎亲率陕甘回民义军余部进入新疆,这4年便是他一人率军作战。

    白彦虎被推选为统帅时年仅26岁,到1877年底被迫离国出境时,他直接与左宗棠官兵抗争了11年。离国出境时,他才37岁。在诸多回民统帅中,他立场坚定,年轻有为,思想成熟,从未动摇。1873年西宁失利之后,为了民族生存,崔伟、毕大才、禹得彦等实力很强的几支回民义军纷纷投降了清军,有些人甚至成了镇压回民起义的帮凶;但白彦虎却决心抗争到底,不怕孤军作战,表现出一种崇高的革命精神。据史书记载:“西宁、陕西回之就抚也,白彦虎独迁延观望。”“陕西回军领袖崔伟等人降清后,唯白彦虎一起狡黠异常,自知罪孽重大,虑不为官军所容,虽亦托词乞抚,而责其呈缴马械,则迁延发展,观望不前。”这段史料证实白彦虎在西宁失利之后的斗争策略及坚决态度,但其中有一句分析不对,即“自知罪孽重大,虑不为官兵所容”。应该说,白彦虎忧虑的是整个回民起义的事业,忧虑的是他部下的那些广大妇孺老幼。据马长寿调查资料,“在西出嘉峪关之后,有人劝白彦虎投降,他就表示过:“我的头可断,可这些广大老幼将如何?”可见,白彦虎决心血战到底不是只为个人安危,而是为民族生存及移民群体的安危而着想。没有这个思想基础,就没有他那种超人的意志与胆略。

    再者,西出嘉峪关之后,回民义军所碰到的困难与回民起义前期相比要大得多。应该是难度最大的斗争,也最艰苦。首先是在兵力对比上,左宗棠清军都是正规部队,且装备精良,人数近8万;而白彦虎部“除老弱妇女外,能战者至多不过千”。其次是恶劣的自然条件。“西出阳关无故人,”“出了嘉峪关,眼泪擦不干,”“一川石头大如斗,风吹石乱满地走,”缺水无食,风吹日晒。没有顽强的意志及超人的精神,这支特殊队伍本本无法保存下来。在西逃路上不知病死饿死了多少逃亡者,流落散失在他乡的义军及家眷也不计其数。可以这样说,白彦虎率部西逃求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次万里长征,而且是一次特殊形式的万里长征(拖儿带女,马驮车拉,妇孺老幼者多,负伤体弱者众),也是一次特殊条件下(进入边远地区,历史条件十分复杂,新疆多种政权混杂)的万里长征。难怪到达中亚定居时,中亚各民族都为东干移民的征战精神及受的苦难所感动。这批人大难不死,难以想象的磨难使这批移民的幸存者百炼成钢。他们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中国回民反封建斗争的优秀代表。他们的斗争是近代中国农民起义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主流不容否定。

    嗜血屠夫

    或许,是由于难免一定的阶级局限、地方民族局限及时代局限性,并且年轻而缺乏经验吧。或许,是因为汉回的矛盾已经深入其心,以及个人品质的低劣。他一生最突出的错误有两条:一是回民起义失败后、西撒时,白彦虎部队对汉民村镇的烧杀抢掠;二是在新疆与阿古柏政权的合作问题,后者史学界评论甚多。关于白彦虎部队西撒时的汉回仇杀问题,至今,陕西关中一带民间仍有传言,甚至把回民起义称为“回回乱”。

    这场战争极大地改变了陕甘两省的民族分布。在战争中,由于汉族人在军事上协助清军,因此回汉两族在陕西、甘肃两省互相仇杀,据《中国人口史》一书的统计,回民起义前的咸丰十一年(1861年),甘肃人口为1945.9万人,战后的光绪六年(1880年)人口仅存495.5万人,人口损失达1455.5万人。

    西北回民对汉人的屠杀,以及汉族对回民的报复式屠杀,可见甘肃各县的县志。甘肃镇原县志记载:“四乡堡寨攻陷无遗,而县城独全,盖四乡之人逃出虎口者,生后入城避难。是月初九日……,全城糜烂,死者不知其数。”据《中国人口史》第五卷统计,回民屠城前镇原县人口26.9万,战争损失23.4万,损失比例为87%。宣统《甘肃新通志》卷47记载同治二年(1863年)八月,回民军队“陷平凉城府官……员死节者百余,士民死者十数万。”《中国人口史》记载,甘肃泾州四县,在咸丰十一年(1861年)时有人口92.8万,战争中人口逃亡和死亡82.2万,损失88.6%。据该书推算,同治年间平凉府(包括华亭,隆德,平远,海城,固原)人口逃亡和死亡249.1万,占战前人口的88.6%。左宗棠入甘肃时,形容“远近城邑寨堡,惨遭杀掠.民靡孑遗。平、庆、泾、固间.千里荒芜,弥望白骨黄茅,炊烟断绝,被祸之惨,实为天下所无”。

    同治年间的动乱,对回汉两族都是大灾难,1880年陕西回民人口谷底数不会超过15万。同战前全省的175万的峰值人口数相比,战乱中损失的回民在160万口左右,人口损失率高达91.4%。其实在同治之前,《钦定兰州纪略》和《钦定石峰堡纪略》均记载过乾隆“根株净绝,永保无虞”八个字的上谕,自此之后清政府一直在伺机清洗宗教信仰浓郁的西部地区,直至同治年间的陕甘回变之后,左宗棠彻底确立了满清在西部的统治地位。

    中国历史学家马长寿曾经评价说:“同治年间的回民起义,对西北回民历史来说,是一次空前未有的大变动。在此变动发生以前,陕西各县,特别是渭、泾、洛三河流域,是我国回民的一个主要集中区或杂居地,但自这一运动发生以后,清代统治者把陕西各地原有的回民,除了西安城内的回民以外,整个驱逐出境或屠杀了。这一空前未有的大变动,改变了历史上陕西人民民族成份的原有面貌。”(见于《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记录》序言)

    对此一切的一切,白彦虎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正面观感

    但我们应该从太平天国起义的影响、清王朝的腐败统治、阶级压迫及民族歧视等历史大角度来看待1862年一1877年间的陕甘回民起义,民族仇杀并不是这场斗争的关键与实质。

    因此,这两个错误并不能否定白彦虎的一生功迹。从他一生主要经历及政治活动来看,他不愧为一位坚强不屈的反封建斗争的勇士,也是当之无愧的中亚东干族之父。

    负面观感

    左宗棠:“贼中所称虎元帅即白彦虎,盖贼中十八酋之一,凶悍素著者也。”

    “阿古柏是从新疆外部打进来的,其实他是沙俄、英帝的走狗,左宗棠带兵出关,消灭阿古柏、白彦虎,收复失地,得到了新疆各族人民的支持,这是抗御外侮,是值得赞扬的。”

    相关记载/白彦虎 编辑

    史料

    《中国人口史》

    《甘肃新通志》

    文章

    王国杰:《重新评价白彦虎──西北民族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回族在线,2006年。

    红柯:《一个陕西人看西域》,人民日报海外版,2005年。

    书籍

    葛剑雄(2005年):《中国人口史》,复旦大学出版社。

    镇原县志》,升允、长庚修、安维峻纂:《甘肃新通志》,清光绪年间编修。

    张中复,《清代西北回民事变——社会文化适应与民族认同的省思》,台北:聊经出版公司,2001年。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历史人物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3-14 14:28:00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