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白桃

    白桃,是指日本漫画《死神》中的同人配对,又称“日雏”。“白”是指护廷十三番队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雏森对他的昵称是小白。“桃”指的是五番队副队长雏森桃。这是一对青梅竹马的CP,在日本和动漫界有着很高并且相对稳定的人气。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介绍/白桃 编辑

    姓名:日番谷冬狮郎(Hitsugaya Toushirouひつがや とうしろう)

    出身地:西流魂街第一区「润林安」

    日番谷冬狮郎日番谷冬狮郎

    职务:十番队队长

    斩魄刀:冰轮丸

    身高:133cm

    体重:28kg

    生日:12月20日

    眼瞳色:祖母绿

    羽里色:千岁绿(常绿植物的叶子茨颜色)

    特长:滚铁环 、蹴鞠(也可以说是踢足球…)

    喜欢的食物:甜纳豆

    讨厌的食物:干柿子 (为是市丸银喜欢的食物)

    动作习惯:皱眉头

    兴趣:午睡 (热心工作是因为想早早做完事情,回自己的房间睡午觉。一直忠实实行祖母说的"多睡觉的孩子长的 高"的教诲)

    假日的度过方式:去祖母家拜访、去见兕丹坊

    姓名:雏森桃(ひなもりもも Hinamori Momo)

    出身地:西流魂街第一区「润林安」

    雏森桃雏森桃

    职务:五番队副队长

    斩魄刀:飞梅

    身高:151cm

    体重:39kg

    生日:6月3日

    兴趣:阅读

    特长:绘画

    人称:鬼道达人

    喜爱的食物:桃子

    讨厌的食物:李子

    假日的度过方式:去见流魂街的祖母、去图书馆读书

    坎坎坷坷/白桃 编辑

    那不是一部以爱情为主线的漫画,于是这便不是一个唯美的故事。他不是童话中总能毫无坎坷便抱得美人归的王子,却像骑士一样不断地努力。她不是总被王子甜蜜地抱走的公主,却被执着地守护着,不被放开。她,是他的公主。他,是她的骑士。

    回忆篇

    他是冰,纵然生活在条件最好的西流魂街一区,却依然孤苦伶仃。一切只因为,他是冰。被人们所畏惧,被人们所不愿接近。

    可是,她却出现了。像梅花开在冰雪之中,平衡冬天的色彩与冷暖一般,她用春天般温暖而单纯的笑容,给他寂寞的生活注入了活力。她一次次地笑着叫他。“小白……”“小白……”“小白……”

    她的叫唤声不断被他别扭地阻止,他的阻止声不断地被她无视。

    后来她离开了,去了真央灵术学院,可每次走前,她都会留下这么一句话。我放假就回来找你玩。为什么学业如此忙碌她却仍如此坚持?只因为一个原因——她不想让他独自一人。

    她遵守诺言,从未食言。每每有空便回到他的身边陪伴他,与他说学校的故事。可话语中却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蓝染。

    敏感的他注意到了变化,偶遇后来成为他的副队长的松本乱菊,在点拨下也进了真央灵术学院——即使曾经的他对此极为不屑。

    她笑着欢呼,那是难以抑制的喜悦。

    他别扭地与她争吵,此时却出现了想欺侮他的前辈。

    她挡在他的身前,想保护他,却被一把推开。

    因为疼痛,她不禁失声一叫。

    于是,愤怒的他不顾失礼便出手打伤前辈,然后冷冷地抛下一句

    ——不准碰雏森。

    再于是,他对着斩魄刀修行,想要知道斩魄刀的名字。他一遍遍地呼唤,却一次次地得不到回应。急不可耐地他喊出了心中如是的想法。

    ——我……要保护……借用你的力量来保护她,只有这样而已……

    尸魂界篇

    她在意他说的话语,因为这是他为了她的安全而给她的提醒,也因为她本是五番队副队长需扛起责任。

    当她看起她所敬仰的队长的尸体时,失去了理智的她不顾个人安危地向市丸队长与吉良副队长拔刀相向,他的即使出现让她冷静了下来,可同时他也做出了一个看似不近人情的决定——他下令将她关入牢中——其实也是为了护住她。

    他侦查案件,将她的队长留给她的信函托自己的副队长转交给她,却没料到是这样的结局——信中所写的,她所敬仰的队长称一切阴谋的策划者是他——日番谷冬狮郎。

    她错愕、惊异,面上的表情仿佛世界末日的来临。她不可置信。她回忆曾经她与他之间快乐的点点滴滴。于是她逃狱——只为亲自证实一切。

    得出的结论却是,她不得不相信自己的队长留给她的讯息。真的是这样呢,刚开始看到信函的时候还怀疑自己的眼睛,可这真的是事实。

    她在尸魂界奔跑着,为了找到他,替她敬仰的队长报仇。

    而另一边,得到了她逃狱的消息的他也在不断地奔走,他要赶在她之前将罪人斩杀,他不能让他受伤——却不知所谓的“罪人”即是他自己。

    他挡住敌人的去路,欲在她到来之前结局战斗,她却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前。她含泪将刀挥向他,颤抖着声音说要报仇,拿着刀胡乱地斩击。

    她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她哭着呼唤着,本能地,叫出的是那个幼时的昵称。

    ——小白……

    他震撼,却在不小心间将她从空中击落在地。她晕厥,他发飙。

    ——竟然让雏森都遭受如此的伤害,把她逼到了双手都沾满了血还紧握着刀不放……我应该跟你说过,如果你让雏森流一滴血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他愤怒地战斗,不顾一切。

    因为对手伤害了她。仅此而已。

    战斗无果地在不得已间结束。他将她带至十番队照顾,在她休息的门外设下高等结界,不让一切可能的危险靠近。

    他转身离开,去阻止阴谋与危险。她醒来,看着信函再一次泪流,隐藏着灵压悄悄尾随在他身后。她要随他一起去寻找争相。

    他被计谋调虎离山,她被市丸队长骗至清净塔居林,然后被自己所敬仰的队长一刀刺穿身体,在不可置信中倒在血泊之中。他奔走,只为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她的身边。

    一切都已太晚。终于赶到的他看到的只是血泊中她羸弱的身躯。

    他握紧了拳头,恼羞成怒地大吼。

    ——卍解!

    破面篇

    破面篇的最初,受伤醒来后的她在一番队队舍与在现世的他取得了联系。分明伤未痊愈,却为了不让他担心而强颜欢笑。他看出了她的勉强,不免心疼却宠溺而稍稍欣慰地微笑。

    她道歉,将所有的错误揽到自己身上,他却说出这样的话语。

    ——傻瓜!老在意这些无聊的事情~反正我都不在意了~~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再稍微睡一下吧~……

    她感动地流泪,方才温柔的他紧接着便耍起了流氓。

    ——快把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弄掉吧~~ 话说回来~~你看起来已经很像个小鬼了。要是不比别人多睡上几倍的话会停止发育哦~看看人家松本,你要不连续睡个10年怎么赶上她呢~

    她与他争执,他用骄傲的语气让她叫自己“日番谷队长”。她答应着,却仍不改口。她请求他救救队长,他愤怒地握紧了拳头。念出那个名字,语气中满是憎恨。

    那个伤害了她的人,那个伤害了她的身体的人。那个伤害了她的心的人。无论有什么理由,他都绝对不会原谅。

    终于到了决战之时,他站在战场上与赫利贝尔战斗。意料之外地,她赶到了战场。感觉到她的灵压的他瞬间方寸大乱,心疼地在自己心中发问她为何要到这里来。

    再而后,她受伤倒下,他成为第一个冲向蓝染的队长。因为他要为她报仇。就是这样的理由。哪怕自己失去队长的职务也在所不辞。

    他舍弃作为队长的责任,而紧握仇恨的暴力。

    镜花水月。

    当众人都以为成功杀了蓝染之时,黑崎大叫。此刻众人才发现,日番谷手刃的,并非蓝染,而是他最想保护的她。

    他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她虚弱地靠在他的胸口呢喃。她唤他“小白”,她问他为什么……

    他失去理智地撕心裂肺地吼叫,不顾一切地冲向蓝染。

    他无法原谅蓝染曾经伤害了他的她,他更无法原谅蓝染竟然让他自己亲手伤害他的她。再次因为悬殊的差距,他被蓝染一击在地。

    如此地悔恨与绝望。

    战后篇

    战后,她接受治疗。当众人都在欢天喜地时,他却独自开始了修炼。他无法原谅自己的弱小,正是因为此,他才无力保护她,一次次地让她受伤。

    明明立下了已经要保护的誓言的。

    ——这样子,这样子的我可不行啊……这样子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守护雏森……我的卍解,冰轮丸,必须要更加自由地掌控才可以……

    她是他最重要的存在,她是他的世界,她是他的全部。

    所以。他一定会更努力地锻炼自己的力量,去保护她。

    双瞳中透露的情绪,是如此地坚定不移。

    经典对白/白桃 编辑

    尸魂界潜入篇

    (21-41,漫画剧情篇)

    □34集

    白:哇,怎么被打得这么惨啊,阿散井这家伙。

    桃:啊!!!日番谷君?

    白:喂喂,我已经是队长了啊,你这样叫我不太妥吧。

    桃:但是为什么每个队长都是走路不出声地就接近过来了啊!到底日番谷君你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啊?!对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带副官随行?

    白:我是来给你忠告的。

    桃:忠告?

    白:你要小心三番队.

    桃:三番队?是说吉良君吗?

    白:我说的是市丸啦,不过吉良也还是小心点好。总之小心点是不会有什么损失的。

    桃:诶~

    白:特别是……

    □35集

    白:市丸,你刚才是想要杀了雏森是吧?

    银:啊?你在说什么啊?

    白:我先把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敢让雏森流一滴血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

    尸魂界激斗篇

    (42-63,漫画剧情篇)

    □ 46集

    桃:那我走了哦,小白。白:切……别叫‘小白’!还有,手别放我头上!!

    桃:如果你能和我一样,在同一个地方入学成功的话,就叫你名字哦~

    白:开什么玩笑!谁要进死神的学校了!!

    桃:虽然侥幸进去了,但放假的时候我会陪你玩的~再见~~~

    白:不要再回来了哦~尿床小桃~~~~

    桃:总之,队长真是厉害哦~身体中发出的灵压和我们完全不同的哦~

    白:(无敌大口吃西瓜ing……朝地上喷西瓜籽ing)

    桃:真是的~有在听吗?小白~

    白:不是叫你不许叫‘小白’了吗?!!(无敌AK47西瓜籽版扫射ing)

    桃:啊~~~~

    白:还有,为什么在休假日回来啊~死神的学校那么闲吗?

    桃:我还特地地回来陪你玩呢~

    白:我又没拜托你~~~

    □ 47集

    白:你先回去,我要去救雏森。白:雏森,千万别冲动啊。

    白:幸亏能够赶在雏森之前来到这里,(握刀)在她到这里之前,我会先杀了你。

    (从天而降)

    白:雏森!

    桃:终于找到了,原来你在这里。

    白:住手,雏森,他不是你能应付的对手,把他交给我,你退下吧。

    桃:(挥刀)。

    白:雏森?

    桃:蓝染对长的仇……为什么……你要将队长……

    桃:我全都知道了,从队长留给我的这封信中。

    桃:而且策划了这一切的可憎之人的名字是……日番谷……冬狮郎。白:(惊愕)。

    桃:而且之后的内容这样写道……如果他不肯让步,那么我已做好拔刀相向的觉悟了,可是,万一我死了的话,雏森,你能否继承我的遗志前去阻止其阴谋?这就是我最后的愿望,我并非以五番队队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男人……请求你……

    白:雏……森……

    桃:啊!!!!!!!!!!

    白:笨蛋,仔细想想啊,说什么死了,要你代替他前来战斗,你觉得蓝染那家伙会说这种话吗!?我所认识的蓝染,既不是一个会前往没有胜算的战斗的白痴,也不是一个会叫部下来处理善后的懦夫!

    桃:可是……可是信上是这样写的啊!那些确实是蓝染队长的字迹!我……我也不愿相信。但是蓝染队长是这么说的!我……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小白……

    白:雏森……

    桃:啊!!

    白:不行啊,这种情况下完全无法进行判断。不过蓝染绝对不会写那样的信的,一定是谁篡改了蓝染的信,为了让我和雏森互相残杀。原来如此,这也是啊……这些全都是你干的吧,市丸!

    桃:啊!

    白:雏森!

    银:哎呀哎呀~真是过分啊~十番队队长大人~~对这么个受了伤而且已经迷失自我的女孩子,没有必要那么用力吧~~

    白:市丸……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不会忘记的……你那时说的话……蓝染一个还不够吗……竟然让雏森都遭受如此的伤害,把她逼到了双手都沾满了血还紧握着刀不放……(怒ing)

    银:啊呀,你在说什么呀~

    白:我应该跟你说过,如果你让雏森流一滴血的话,我就会杀了你!

    银:哎呀~!如果在这个地方刀剑相向的话,就只好由我来阻止了~

    □48集

    白:(近乎狂暴ing……)

    吉良:市丸队长……

    银:退下去,伊鹤。你还不想死吧……

    白:别说傻话了……光是退下还不够……你快给我消失,吉良!(刀向吉良)就算离开我视线范围,还得往更远的地方……在方圆三里之内,我可没自信把你牵连进来而不杀你……!

    银:原来如此,不能小看你呢~日番谷冬狮郎。这就是所谓的追悔莫及呢~~

    白:不,还没完呢……真要后悔的话,是从现在开始……让我认真到这地步,好好后悔吧!端坐于霜天!冰轮丸!你完了,市丸。

    银:射杀他,神枪。

    白:啊。

    银:这样好吗?你躲开了的话,那边那个女孩,可是会死的哦。

    白:雏……

    □60集

    白:雏森在哪里?

    蓝染:是啊,在哪里呢?

    白:雏……森……

    白:你说‘不了解’?!……雏森……雏森……她那么憧憬你,因为想要能够接近你一点,所以加入护廷十三队。因为想帮上你的忙,所以发了疯似的拼命地努力,终于如她所愿地当上了副队长……

    蓝染:我知道啊~对自己持着憧憬的人最好驾驭。所以我才推举她当我的部下。(冬狮郎一脸惊愕)这是个好机会。有件事你最好记着,日番谷君,憧憬是距离理解最远的一种感觉啊。

    (话音未落,北极降临……)

    白:卍解,大红莲·冰轮丸!!……蓝染,我要杀了你……

    破面·初现篇

    (110-127,漫画剧情篇)

    □126集

    白:你……你是……

    桃:日番谷君……

    白:……这样啊……你醒过来了啊,雏森~

    桃:(点头)

    白:(关切地)已经可以随意走动了吗?……

    桃:嗯~已经没问题了……

    白:这样啊…(苦笑)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没问题嘛……傻瓜……

    桃:对不起……对不起……日番谷君……我居然怀疑日番谷君,而且还对日番谷君兵戎相见…我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吧……我真的是……

    白:傻瓜!老在意这些无聊的事情~反正我都不在意了~~所以你也别放在心上,再稍微睡一下吧~……快把眼睛底下的黑眼圈弄掉吧~~

    桃:嗯~!谢谢你,日番谷君!……(擦泪ing)

    白:(宽慰的表情)话说回来~~你看起来已经很像个小鬼了。要是不比别人多睡上几倍的话会停止发育哦~看看人家松本,你要不连续睡个10年怎么赶上她呢~(小白的话是啥意思~无限联想ing~)

    桃:啰嗦啊~乱菊小姐比较特别啊~话说~!关于发育的事轮不到日番谷君说我吧~!

    白:雏森!!!不要让我一直强调!……不是日番谷君,要叫我日番谷队长~~

    桃:呃……嗯~说得也对~~……

    空座町篇

    (215—226,漫画剧情篇)

    □224集

    赫丽贝尔:你怎么了,刚才有一瞬间你的灵压很混乱。

    白:你在说什么。

    赫丽贝尔:你怎了么?

    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雏森,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斩魄刀异闻篇

    (230—255,原创剧情篇)

    □230集

    桃:你们好。乱菊小姐。小白。

    菊:雏森,勇音。

    白:你这家伙,也该改改这种称呼。

    菊:你们两个怎么了?

    白:这是副队长联络会议的报告书。

    菊:Thank you。

    桃:(装傻)你说什么呀,小白?

    白:你是故意这么叫的吧!

    勇音:乱菊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菊:啊……和斩魄刀进行对话。最近敌人也开始烦人起来,我也想磨练下自己的身手。可是灰猫那家伙,今天完全都不出现呢。真是个没用的家伙。

    桃:不行哦,说自己斩魄刀的坏话。要更加敞开心扉地进行接触。在我心情低落的时候,飞梅一直在担心我呢,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并不是独自一人。

    白:(吐槽)你这家伙……连斩魄刀都得担心你啊。

    桃:啊,小白,你要去哪儿啊?

    白:笨蛋,还在工作中呢。

    桃:诶!?难得从卯之花队长那里带来了甜纳豆呢。

    白:……(脸红)

    空座町乱战篇

    (288—297,漫画剧情篇)

    □292话

    白:蓝染,你有说过吧。没有憎恨的战意就如同没有羽翼的鹫。纯粹是基于责任感而挥舞的刀刃就不可能砍得到你。那种东西根本什么都保护不了。我看你好像不知道的样子,所以我就告诉你吧。所谓的队长只会将责任寄托在刀刃上,并为此挥刀。只为憎恨而挥刀的话,不过是卑鄙的暴力。队长并不会将那称为战斗。蓝染……你果然不是当队长的料。

    蓝染:……真有趣。这真不像是护庭十三队的队长中最憎恨我的你,会说出来的话呢。你敢说握着的那把剑上,不带有一丝的恨意在?还是说……雏森君身体复原来并到现世的当下,你的恨意就完全消失了呢?

    白:已经没必要继续和你废话了,蓝染。卍解,大红莲冰轮丸!你说的没错,蓝染。我的刀上所背负的,就是憎恨。我不是来战斗的,我是要来用暴力,来将你碎尸万段的!

    □293话

    白:如果你的刀上所背负的是憎恨的话,那你也不是当队长的料……你是想这样回答我对吧?没错。我只要能砍了你,就算因为这场战役而失去队长头衔也无所谓!我会使出全力击溃你,不让你有机会使用镜花水月。拿刀吧,蓝染……就算你不拿刀……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白:雏森…

    桃:小白…为什么….

    白:啊啊啊——————(嘶吼+崩溃)

    (内容:小白怀着恨意在多为队长的帮助下用冰轮丸从后贯穿蓝染胸膛,后再一护的提醒下得知刺得蓝染其实是小桃,原来蓝染在之前已用镜花水月将除一护外的所有人催眠了,躺在地上的是蓝染,而在之前一直被队长们攻击及被小白刺穿的则是桃。知道真相后所有人愤怒了,露出破绽,蓝染乘机秒了所有队长。)

    蓝染决战篇

    (306——310)

    □310话

    白:这样下去不行的。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无论过多久,我都无法保护雏森。必须要把卍解和冰轮丸运用得更加得心应手。

    护廷十三队侵军篇

    (317-,原创剧情篇)

    □325话

    白哉:问你个问题。

    白(灵骸):你会提问,可真是少见。

    白哉:为什么?

    白(灵骸):什么为什么?

    白哉:以你这般实力,为何要屈从于那种男人?

    白(灵骸):你说影狼佐吗?你知道又能怎样?

    白哉:……

    白(灵骸):好吧,我有个无论如何都想守护的人。为了保护她,我将不择手段。千年冰牢!

    白(灵骸):抱歉了,朽木。我要和我的原种一决胜负。我想守护的人也和他一样,但凭他的实力远远不够。凭借影狼佐的……灵骸的力量才能够实现……在此之前,我不能输给任何人!冰龙旋尾!

    白:你说我舍弃了荣耀吗?的确你可能会这么想。因为无论如何,我们都无法成为原种。就算是决出了胜负,灵骸还是灵骸。所以……所以即使不择手段,我也要贯彻我的意志!这是作为灵骸的唯一荣耀!

    □326话

    桃(灵骸1):小白?

    白:雏森……怎么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桃(灵骸1):我一觉醒来,一直照顾我的十二番队的人都不见了,大家都去哪儿了呢?

    白:你脸色还很差呢,再休息一下比较好。

    桃(灵骸1):不,我没事的。

    白:现在又好几场战斗正在进行,你呆在这里可能会被波及,还是去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

    桃(灵骸1):谢谢,不过我真的没事的。啊……

    白:你这不是摇摇晃晃了吗?别逞强,快去休息。

    桃(灵骸1):抱歉,小白。抱歉……

    白:没用的,你是无法杀了我的。

    桃(灵骸1):小白你就能杀了我吗?还要……再砍我一刀吗?啊!

    桃(灵骸1):真是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错。都怪谋划这件事的影狼佐……

    桃(灵骸1):小白,原谅我……绽放吧,飞梅!

    桃(灵骸2):诶?

    桃(灵骸1):绽放吧,飞梅!

    桃(灵骸2):小白!诶,我?是你伤害了小白吗?不可原谅!

    桃(灵骸1):我也……我也不是心甘情愿这么做的……

    桃(灵骸2):小白!

    桃(灵骸1):帮帮我!

    桃(灵骸2):缚道之四,这绳!

    桃(灵骸1):啊!小白,救救我!

    桃(灵骸2):别被她骗了,这家伙是冒牌货!

    桃(灵骸1):不对,我不是冒牌货!

    桃(灵骸2):闭嘴,你这儿冒牌货!

    桃(灵骸1):相信我,小白!

    白:住手!厄……

    桃(灵骸2):对不起……

    桃(灵骸1):对不起

    桃(灵骸1、2):绽放吧,飞梅!

    桃(灵骸1):对不起,这是影狼佐的作战计划。虽然我们比小白要弱得多,但他说我们可以让你掉以轻心,最后将你打倒。他说小白你不会攻击我们的。对不起,你不要怨恨我们啊。

    白:两个人都是灵骸啊。太好了……

    桃(灵骸1):太好了?为什么你要说这种话啊……

    桃(灵骸2):哪里好了啊,你被骗了啊!

    白:没关系,因为不用把雏森卷进来了。

    桃(灵骸1):啊!?

    白:我再也不想让她落泪了……

    桃(灵骸1):是吗?

    桃(灵骸2):那马上就让你轻松。

    夜一:瞬开!

    桃(灵骸1、2):啊!

    桃(灵骸2):好痛苦,但好高兴……

    桃(灵骸1):如果……

    桃(灵骸2):我是原种的话……

    官方广播剧/白桃 编辑

    処刑前夜

    03 五番队第一特别拘禁牢

    看守:拜托了,请好好吃些东西吧。

    雏森:我没事的。

    看守:可是我会有麻烦!如果让日番谷队长知道的话……下令关押雏森副队长您也是情非得已的事呀……

    雏森:我明白的,不过你也不要再送食物过来了。

    看守:那……我过会儿来打扫。

    06 五番队 第一特别拘禁牢:雏森逃狱

    看守:实在对不起!刚刚打扫完牢房之后,听到雏森副队长叫我,刚一回头,眼前就一片空白……当我醒来时事情已经变成这样……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日番谷:是‘白伏’。

    看守:啊?

    日番谷:雏森原本就是鬼道高手。本来如果真的要关押雏森的话,应该会事先封住她的灵压的。之所以不那么做,是因为谁都没有想到雏森为了逃狱会做到这种地步。

    松本:又不会被处刑,为什么还要……

    日番谷:想必原因只有一个。松本,你先回去。我要……去救雏森!

    雏森:杀死蓝染队长的,真的是那个人吗?

    07 三番队诘所?前:对峙

    日番谷:你们两个果然在一块,跟我想的一样。

    吉良:日番谷队长……

    市丸:哈……月亮出来了,吹的风也很舒服呢。

    日番谷:只有吉良的牢房,锁像是从外侧被打开的,如果是要偷偷把人放走,手段也未免太拙劣了,你说对吧,市丸?

    市丸:什么呀,你这话说得好奇怪呐。人家就是故意为了被人发现才这样做的嘛……

    日番谷:幸好我比雏森早一步来这里……在她来之前,就让我先杀了你!

    市丸:干嘛说这种扫兴的话,你看连那么舒服的风都被你吓得不敢吹了

    雏森:等一下!

    日番谷:雏森?!

    吉良:雏森!

    市丸:喔~

    雏森: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居然在这个地方。

    日番谷:行了雏森!他不是你能对付的对手!让我来对付他,你退下,雏森!……雏森?

    雏森:杀死蓝染队长的仇人就是你,日番谷冬狮郎!蓝染队长的那封信里,就是这么写的!

    蓝染:为何朽木露琪亚必须处以极刑,为何刑期一再提前…在调查这个真相期间,我终于发现到一个事实。这场处刑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杀死朽木露琪亚。这场处刑本身应该是为了夺取某样东西而策划的。这样东西就是双殛。只有在处刑之时,才会解除封印的双殛,刀刃的部分相当于一百万把斩魄刀的破坏力,刑架的部分同样具备了能够抵御一百万把斩魄刀的防御能力,到了处刑之时,当它对死神的身体处以磔刑,利用穿过身体时的那股力量,据说可以瞬间将灵力提升至原来的数十倍。策划这场处刑的某个人,正是想利用这个力量,不仅是静灵廷,更企图毁灭整个尸魂界。这个不祥之人的名字就是,日番谷冬狮郎。

    日番谷:他真是……这么写的吗?

    雏森:没错,后面还这样写道……‘今天晚上,我约他至东大圣壁前,无论如何也要阻止他的阴谋。如果他不让步的话,我也有跟他拔刀相向的觉悟。但是,如果我死了……’

    蓝染:雏森,请你继承我的遗志,替我杀了他好吗?那是我最后的请求。不是作为五番队的队长,而是作为一个男人……

    雏森:‘拜托你了,雏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番谷:快住手,雏森!

    市丸:啊~啊~真的砍下去了呢。啊呀,原来这惬意的风还在继续吹呀。

    日番谷:笨蛋,你仔细想想!因为自己死了,就要你代为战斗?!你认为蓝染会说出这种话来么?!我所知道的蓝染队长,不是那种明知没有把握获胜还一个人贸然应战的卤莽之辈,也不是那种会把烂摊子丢给部下处理的懦夫!

    雏森:但是,那明明就写着啊!我不可能看错的!那的确是蓝染队长的字迹!我也不想相信!但是蓝染队长就是那么说的!我,对蓝染队长,我,我……我到底,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啊……小白……

    日番谷:雏森……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一直……

    08 日番谷回想

    雏森:小白,恭喜你入学~~~~

    日番谷:别那么叫我了!!!

    雏森:是阿,我答应过你你要是进了真央我就叫你的名字,但是,真厉害呢,这么快就进来了,不愧是小日番谷:告诉你别叫了,很丢脸!!!

    吉良:雏森小姐~~~~

    雏森:啊,吉良君

    雏森:不是的,那个…日番谷冬狮郎君,家里的青梅竹马。

    吉良:啊~~~~好可爱啊,请多指教

    人渣(1,2):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渣1:原来是真的,笑死我了

    人渣2:这可不行哦,小朋友,这里可不是幼稚园,别轻易进来。

    日番谷:你这家伙,刚刚在说什么

    吉良:不可以的,日番谷君,用这种口气对学长说话……

    人渣1:吉良,你给我滚开(用脚踹开了吉良)……哼,你听不懂人话么,小鬼

    雏森:请住手,小白是新生,小白,你也快道歉

    日番谷:为什么是我,还有,别那么叫我!!!!

    人渣2:小白?哈哈哈哈哈,竟然有这么个名字

    人渣1:雏森,如果你认识这个嚣张的小鬼的话,那你……

    雏森:啊……

    人渣1:哼哼哼…阿!!!!(被小白踹了一脚)你在干什么!!!!

    日番谷:别碰雏森

    人渣1:你这家伙,不可原谅!!!!!

    吉良:快住手,再怎么说,学长们这么做……

    人渣(1,2):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白把他们甩到在地)

    吉良:厉……厉害……刚刚……发生了什么?

    日番谷:呼~~~~~真没用

    雏森:小白!!!不能在学校打架的……大……大家……你们没事吧

    (小白的回忆之声)从以前就是这样……总是这样关心别的人

    真央课堂上

    比赛对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打比赛)

    裁判:胜利者,日番谷

    日番谷:嘿嘿

    比赛对手: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剑术比赛)

    裁判:胜利者,日番谷

    比赛对手:哇啊啊啊啊……

    裁判:胜,胜利者,日番谷

    同学1:日番谷那家伙,好厉害

    同学2:已经一口气打败了9个了

    同学3:那是什么灵压阿。

    同学2:那家伙怎么回事,不是刚入学么?

    同学3:这不是明摆着么

    同学1:我从别人那听说,他已经被护庭十三番队选中了

    同学2:和那种家伙打,不明摆着要被打败么

    比赛对手: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白回忆之声)然后,我知道斩魂刀名字的那个时候

    冰洞里

    日番谷:可恶……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我……要保护……借用你的力量来保护她(指小桃),只有这样而已……可恶……我想要保护!!!(冰轮丸起了反映)啊……我知道……的(冰破碎的声音)我知道的!

    你的名字……你的名字是"冰轮丸"!!!(冰破碎,发出龙的吼声,冰轮丸出现)

    回到学校

    雏森:厉,厉害,已经结束了么?

    日番谷:嗯

    雏森:不愧是小白,嗯,不对,是日番谷君

    日番谷:别……别叫了!!!!!!!

    雏森:别害羞,别害羞

    日番谷:我没有害羞!

    (日番谷回忆之声)一直都是这样,对别人关心的要死

    □09 三番队诘所?前:激突

    雏森:我到底,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啊……小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日番谷:雏森,你现在乱了方寸根本无法正确判断!蓝染不可能写那样的信!是有人篡改了蓝染的那封信!是为了离间我和你的关系!可恶,躲不开了!

    市丸:啊呀呀,真是过分啊十番队长,连对那个伤心到迷失自我的女孩子,也狠的下心打下去啊。

    日番谷: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吉良:日番谷队长!

    日番谷:你退下,吉良!

    吉良:哦

    日番谷:市丸,一个蓝染还不够吗?要将雏森也迫害至此……连那紧握刀柄的双手都渗出血来……

    市丸:哎呀,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日番谷:我有言在先市丸!要是你敢令雏森受伤,我会杀了你!

    市丸:哎呀,这可不行哦,十番队长。如果真的在这种地方拔刀的话,我也只有阻止你了不是吗?

    吉良:市……市丸队长!

    市丸:你退下,吉良。你还不想死吧。

    日番谷:别犯傻了,只退后这么点怎么够?赶快从我眼前消失!无关的人,退到看不见的地方越远越好。要是还敢留在这里半径三里之内的,被波及而死我可不管。端坐霜天,冰轮丸!

    吉良:由迸发出的灵压形成的,水与冰之龙,连天气也随意支配,我也是第一次得见!这就是日番谷队长持有的冰雪系最强的斩魄刀,冰轮丸!

    日番谷:你受死吧,市丸!

    市丸:射杀他,神枪

    日番谷:什么?!呃~

    市丸:这样好吗?如果你躲开的话,那个小姑娘,可就没命咯。她好象就倒在神枪的枪口哦。

    日番谷:雏--

    吉良:停……停住了?!那个是?

    日番谷:松本?!

    市丸:乱菊?

    松本:实在对不起,本来按照队长的命令我应该要回队舍的,但感觉到冰轮丸的灵压后就又折回来了。市丸队长,请把刀收起来!如果你再不收起来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让我来做你的对手!

    市丸:哼哼

    日番谷:等一下,市丸!

    市丸:与其对我紧追不舍,还不如担心一下那个五番队的副队长吧。

    氷原に死す

    Track02

    雏森:早上好,小白!

    日番谷:太近了。

    日番谷的内心独白:我能听见声音,远远得好像被压抑着什么,包围着我

    雏森:呐,快点吃早饭啦,第一天上课我就要迟到了,我还要和隔壁的小辰和小亚告别呢。

    日番谷内心独白:远远得如同雷鸣般的响声

    日番谷:切,真麻烦

    如同触手可及的花朵般

    Track03

    雏森:那么,我走了啊,小白

    日番谷:别叫我小白了!!!!

    雏森:如果你和我考到一所学校的话,我就叫你的名字

    日番谷:开什么玩笑?!谁要进那种死神学校?!

    雏森:那,即使我住校,放假的时候还是会回来找你玩的

    日番谷:别再回来了啊,爱尿床的小桃!!!!!!!

    Track 04

    雏森:我走了啊,下个暑假回来呢

    奶奶:要注意身体啊

    雏森:恩好的!恩?小白呢?啊啊啊,你在那里啊,爬到屋顶上是很危险的

    日番谷:没关系的

    日番谷内心独白:雏森进入死神学校的第五年

    雏森:那么,我走了呢,小白

    日番谷:恩,再见

    内心独白:雏森回来的日子稍微减少了,好像有了新的目标,头发稍微长了点,我并没有长高,但婆婆更瘦了。

    Track 11

    日番谷(从梦中惊醒):啊!

    好久不见的感觉,在梦中我的身体里存在的力量。

    冰轮丸:我的名字是……

    以前完全不知道那个家伙的力量,现在真实得感觉到了,是因为我变强了么?

    雏森:小白!你又在这样的地方呆着了。

    日番谷:什么?雏森啊。我说:你要叫我小白叫到什么时候?!!不是只要我入学就叫我名字的么!?

    雏森:可是,小白还是小白啊。

    日番谷:真是的!雏森?你的打扮……

    雏森:啊~~~~~~~~死霸装,看!

    日番谷:怎么了?这是?

    雏森:很不错吧,我已经加入护庭十三队了!怎么样?!合身吧!

    日番谷:啊啊,合适,合适。

    雏森:什么嘛,你这样的语气……

    日番谷:我知道,我知道了。你呆在这里没关系么?不是因为什么事情才来到这里的么?

    雏森:啊,对了,我是来拿文件的,要快点赶到学区才行啊。再见~~~~

    日番谷:雏森!

    雏森:恩?

    日番谷:恭喜。

    雏森:谢谢,小白><

    日番谷:说了别叫我小白了!

    雏森:回头见.

    日番谷:真是的,成了死神还是老样子

    内心:等着我,我很快就会追上你的。

    花太郎の探し物

    05“十番队队舍?休息室”

    雏森:乱菊小姐,我把文件拿来了……

    乱菊:谢谢你,雏森副队长。

    雏森:哎呀!这个房间是怎么回事啊……

    乱菊:哦呵呵呵呵……稍微有点乱……

    雏森:不是“稍微”吧!小白……不对,日番谷君回来了一定又会发脾气哦!

    乱菊:他回来之前我会收拾干净啦……

    日番谷:我已经回来了。

    雏森:啊啊!

    乱菊:哎呀~队长~您回来得可真早~

    雏森:日番谷君,踏进门要说“我回来了”吧?

    日番谷:什么“君”,叫我“日番谷队长”!

    乱菊:队长,任务辛苦了!我这就去写报告书……

    日番谷:松本。

    乱菊:是~

    日番谷:我有话跟你说。

    乱菊:有什么事请等我写完报告书再……

    日番谷:这里是全体队员公用的休息室,不是你一个人的房间!你这个人,老是在工作时开溜,东西用完也不晓得放回原处,我问你到底有没有身为副队长的自觉!?

    雏森:好啦好啦……用不着这么大声嘛……

    舞台剧/白桃 编辑

    经典对白

    《卍解show code001》新年贺词部分

    白:在下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

    前两天,雏森对我说:“小白。”

    “不要叫我小白。”

    “小白,我突然发现你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我看你的视角都不会改变呢。”

    《卍解show code001》

    银:大家都那么有干劲的样子,好像已经把静灵庭所发生的骚动给忘了。

    桃:这么说来,的确不是我们该唱歌的时候呢。

    白:我也还被雏森误会着呢,都是因为你!

    银:那就在这里一决胜负吧。雏森小妹妹,你准备怎么办?

    白:雏森别拔刀,在这里拔刀是违反命令的。

    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个命令是正确的吗?是谁判定它是正确的?真实存在于什么地方?你知道吗?这里,要用这里好好思考……

    白:啰嗦!

    银:嗯?

    白:你傻啦?干嘛突然开唱?

    银:因为你刚好说了开始词啊。

    白:果然还是应该杀了你!

    桃:不行啦小白,那是违反命令的!

    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个命令是正确的吗?是谁判定它是……

    白:所以都说了你吵死了!

    银:恩?

    桃:小白,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再炎》

    白:要撞到了,雏森!

    桃:啊,日番谷君!?

    白:喂喂,我也是个队长了,行吗,你那样叫我?

    桃:别吵!(只有桃有资格有胆量有能力用这种口气教训白)为什么队长们都喜欢不发出任何脚步声就走到人前啊?

    白:是你的脚步声太吵了啦,一听就知道你在哪里。

    桃:有那么吵吗?

    白:恩,那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从小就听太熟了。(脸红ing)

    桃:(附身看白)

    白:雏森副队长,希望你尽量不要发出过大的脚步声。

    桃:好。

    白:蓝染的话,在那边看书呢。

    桃:看书???

    白:恩。

    桃:真是的,还害我那么担心。谢谢你,小白。

    白:不要叫我“小白”!

    吉良、阿散井:小白?

    白:(狠瞪)

    吉良:日番谷队长在雏森面前真是毫无形象可言啊。

    《卍解show code002》

    白:蓝染,把我刚才给你的感谢全部都还回来,现在就都还回来!

    桃:你再说什么小孩子气的话啊,小白!(早说了只有桃能这样跟白说话)

    白:不要叫我“小白”,不要说我小孩子气!

    《卍解show code002》

    白(对银):我一定要杀了你!

    桃:走吧。

    白:恩。(真听话啊……)

    《卍解show code003》

    桃:日番谷君,厄,不对……队长……那个墨镜,不怎么适合你哦。

    白:……

    阿散井:啊咧,日番谷队长?

    白:啰嗦,现在不要跟我说话!(把墨镜摘下)

    (叮铃哐啷,扔踩墨镜)

    《卍解show code003》

    白:跟以前一样转移话题呢,市丸。但是,算了,就这样吧。雏森那家伙好像也蛮高兴的。但是刚才那是什么啊,看着人家的脸笑个不停,“那个墨镜,不怎么适合你哦。”真是的,白痴,白痴,尿床桃,白痴,白……

    阿散井:您在干什么呢?

    白:啊,阿散井,没什么……

    阿散井:没事的,日番谷队长。墨镜,很适合的啦,哈哈哈。

    白:你这混蛋!

    阿散井:开玩笑的啦!但是果然就是好啊,青梅竹马。

    歌词

    べんがら格子

    桃 :じゃじゃふり雨に濡れながら (雨水打湿了衣衫)

    あふるる思い歌に咏む (用歌声表达对你的思念)

    月もいざよう颊染めて (醉人的月光已染上脸颊)

    今日もまだ来ぬ待ち人よ (我等的人仍未归来)

    白:见えそで见えない女心 (摸不透女儿心)

    桃:见えそで见えない男心 (看不清男儿心)

    合:ふたりはまるでべんがら格子 (两人之间就像隔着堵隐形墙)

    白:扉を开けてはくれないか(能不能打开你的心门)

    白:气づけよ俺のこの心 (请你察觉到我的心意)

    桃:そんな目をして见ないでよ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合:气になるふたりはべんがら格子 (察觉到心意的两人仍旧隔着隐形墙)

    小船浮かべてどこへやら (一叶扁舟该漂向何处)

    气になるふたりはべんがら格子 (察觉到心意的两人热仍旧隔着隐形墙)

    小船浮かべて今日もゆく (一叶扁舟至今仍飘零)

    变わらない气持ち

    桃:この世界に生きること (在这个世界生存)

    その意味はなんだろう(这个意义是什么)

    出会いと别れ喜びとむなしさを缲り返して(相遇、分离、欢乐、悲伤,在不断地重复上演)

    白:一人じゃないと思ったり(想到不是独自一人)

    孤独を感じたり(却又感到孤独)

    夜と朝が来るように迷い续けてる(就像日夜交替一样不断迷茫)

    合:いま全てを受け止められるほど(现在的一起都能承受)

    仆らは大人じゃない(因为我们不是大人)

    でも梦を锖らせるつもりはないから (但是我们也没有打算要放弃梦想)

    もうひとつの地上

    白:まとわりつく烟払うだけ (我刚刚摆脱掉缠绕的烟尘)

    目の前の景色が昙るその前に (可在此之前眼前的景色却又一片黯淡)

    どこにいても真实见破ってやるぜ (不论真相在什么地方都要识破它)

    谁かを守るための战い腐れども俺に构うな (为了保护某人而战,即使腐烂我也在所不惜)

    君が见えない(白独唱)

    このままじゃ何も见えない (这样下去什么都看不到)

    焦ってばかりで空回り (只是徒劳与焦急)

    今君を追いかけても (即使追向你)

    迷ってばかりで口もきけない (也只是迷路,无法向你开口)

    それはホントに突然 (那真的很突然)

    知らせも无くやって来た (没有预告突然到来)

    心は疑惑の炎まるで梦见たい (心中充满怀疑的火焰,像做梦一样)

    うまく走れないように (让我不能向前奔跑)

    仆の身体に重いおもりを埋め迂んだ Oh (在我的身体里埋下了沉重的重物)

    リアルなゲーム (真实的游戏)

    はめられた罠 (被设下的陷阱)

    拔け出すためには 君を捕まえなきゃいけないのに (为了从这里脱离,必须抓住你才可以)

    このままじゃ何も 见えない (这样下去什么都看不到)

    Silent wish

    白:不器用な俺を (笨拙的我)

    君のやわらかな视线が包み迂んだよね (你的温柔的视线将我包围)

    白:このてのひらに记忆の破片あつめ(在这手心中 收集着记忆的碎片)

    确かな自分探 (寻找真实的自己)

    明日いいことあるかな

    白:冷たく闭ざされた俺の心に (我被冰封的内心)

    お前がくれた日常は (在你到来之后的日子里)

    春风みたいな温もり (春风般的温暖)

    邪气のない瞳 (天真的眼眸)

    真つ直ぐな优しさ (率真的温柔)

    ひとりがなかついて うまく笑なつかたのに (明明一个人生活时连坦率地笑出声都无法做到)

    お前に连れて笑たりなんかして (被你领着一起微笑)

    その笑颜が答えのない明日を照らした (面对着你的笑颜无法回应的明天让人感到羞涩)

    白:明日いいことあるかな (明天会有好事发生吗)

    眠れない夜をいくつま乘り越えて (无论多少无法入眠的夜晚都能度过)

    明日いいことあるかな (明天会有好事发生吗)

    温もり数えたそんな始まりの日 (充满了温暖的那个初始之日)

    明日いいことあるかな (明天会有好事发生吗)

    戾れない时间 (无法回溯的时光)

    源东白桃/白桃 编辑

    源东白桃是1979年从黄桃园中发现的芽变异株,经农业科技人员的筛选培育而成。其表现性状稳定,特性明显优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全乡种植面积迅速扩大,产量大幅度增加。到2001年全乡种植面积4500亩,年总产量2400吨,产值达到700万元。

    1997年源东白桃被金华市评为优质农产品金奖”。1999年9月源东大白桃研究所注册了“洞源”牌商标。2001年9月制订并审定通过《金华市源东白桃地方农业标准规范》。2001年10月被农业部中国特产之乡命名暨宣传活动组委会命名为“中国源东白桃之乡”。2001年11月·洞源”牌源东白桃被评为中国浙江国际农业博览会“金奖”。省、市、区有关专家教授--致认为源东白桃是目前国内早熟桃中少见的,果实特大,品质优良,经济效益又好的品种,达到国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

    源东白桃以它特有的优良品质,畅销全球各地,经久不衰。主要销往北京、天津、上海、南京、广州、深圳、福州、杭州等各大、中城巾,深受广大消费者的青睐。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20 02:21:05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