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白骸

    白骸,即是《家庭教师REBORN!》中白兰与六道骸CP,又称10069,100为白兰,69为六道骸。前者攻,后者受,不可逆。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简介 /白骸 编辑

    人物介绍

       白兰·杰索
      罗马音:Byakuran
      性别:男
      年龄:25岁左右(在未来世界曾与入江正一是大学同学)【一定要比骸大
      身份: 密鲁菲奥雷家族首领(原为 杰索家族的首领)
      出自:《 家庭教师Hitman Reborn》
      初登场:76集
      人物代号:100
      喜欢的食物:白色的棉花糖
      声优: 大山镐则
       彭格列猎杀行动的幕后首领.他计划着 7的3次方行动,除猎杀从九年十个月前来的 沢田纲吉一行人外,最终目的是要收集全7杖 彭格列指环,7枚 玛雷指环和7个 彩虹之子的奶嘴。因为7的3次方是创造世界的基石,白兰企图毁灭这个世界创造另一个世界。爱吃甜食(棉花糖),常给最信赖的部下 入江正一送花(白色秋牡丹,花语——生命、期待、淡淡的爱),曾轻松击败 六道骸
      Merone基地事件时自己的副官入江正一背叛后,以立体影像出现在彭格列众人面前,告知了从世界各地找来的 真·六吊花真玛雷指环,还宣布要和 彭格列家族正式参加choice(选择)战斗,报酬是7的3次方。虽然 密鲁菲奥雷战胜了彭格列,但 尤尼的出现使局势发生变化。尤尼突然退出密鲁菲奥雷家族,投靠了彭格列家族,还拿出了彩虹之子奶嘴。此时白兰发现有灵魂的尤尼是为了完成7的3次方所必不可少的,于是决定率领真六吊花夺回尤尼。之后白兰利用 GHOST(另一个平行世界的白兰)吸收了除了沢田纲吉以外的真六吊花、彭格列等所有人的火炎,把这些火炎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还用高纯度火焰塑造羽翼,以示自己超脱于凡人以上的地位。因白兰拥有压倒性的力量,纲吉根本不是对手。处于劣势纲吉并不放弃,反而做出了更大的觉悟,使得彭格列初代由指环上出现,并把彭格列指环的封印解开,变回原始指环,就这样纲吉的力量提升了。在双方的再次战斗中纲吉撕断了羽翼,白兰被打成重伤,但白兰反而尽全身的力量,于是白兰和纲吉使出最后的力量决胜负。
      但最终被纲吉的X BURNER打败,只剩下大空玛雷指环。由于指环持有者白兰被打败后,玛雷指环的力量也会失效,所以白兰利用玛雷指环给各个平行世界带来的影响也将从过去被彻底抹煞、消失,而十年前的玛雷指环被彩虹之子封印。(根据单行本30内容,白兰并没有死)
       能力:能够同时拥有同一时刻 平行世界所有的自己的知识和意识,可以窥视平行世界,使用时背后长出翅膀。但最近在衰弱,每次使用耗费很大能量。【白兰的能力是因为入江正一利用蓝波赠送的 十年火箭炮反复去未来见到不同平行世界的不同的白兰,但白兰见到的始终是同一个人,所以就触发了白兰原本拥有,且未发现的能力。】
       招数:白指、白拍手
       匣兵器:白龙
      

    六道骸
      日文名:ろくどう むくろ
      英文名:Rokudo Mukuro
      年龄:15岁、25岁
      生日:6月9日
      星座: 双子座
      身高:177.5cm
      体重:62kg
      武器: 三叉戟
      学校: 黑曜中学
      出身国: 意大利
      喜欢的花语:完美无缺( 凤梨) 喜欢的食物:巧克力
      讨厌的食物:辛辣的
      喜欢的颜色:黑色、紫色
      兴趣:在自己制造的幻境中散步
      数字代号:69
      身份:与 库洛姆·髑髅并为彭格列雾之守护者(真正被选上的是六道骸,因关在复仇者监狱里,让库洛姆持雾指环暂时代替他行动)、复仇者牢狱的囚犯、 弗兰的师傅。
      彭格列匣兵器:雾猫头鹰“骸枭”——形态变化: 被歌颂为无法捕捉实体的幻影,D·斯佩多的魔镜 (继承了初代雾守的意志)
      声优: 饭田利信
      艾斯托拉涅欧家族出身,彭格列家族十代目手下的雾之守护者。
      很小的时候艾斯托拉涅欧家族以制造特殊子弹为业,却因为特殊子弹过于危险而被黑手党界下令禁止生产,其家族成员也被黑手党追杀。为了生存下去,家族开始开发特殊武器,并拿家族的小孩子做人体试验,六道骸在试验中死亡却从地狱得到了右眼,接着仅凭一己之力捣毁了整个试验所,内心也留下了阴影,并开始憎恨黑手党,立志要歼灭世界上所有的黑手党,和两个被试验的孩子城岛犬和柿本千种一起展开行动,随后附体在 兰兹亚身上杀了北意大利某家族中的所有人,兰兹亚也因此受到牵连,被骸当做替身操纵。后来六道骸和城岛犬以及柿本千种一起被关在意大利专门收容黑手党重大犯人的监狱,但之后逃离监狱,为了更加方便歼灭黑手党而带领其他越狱同伙前往 日本,计划夺取彭格列家族第十代首领沢田纲吉的身体,于是在黑曜中学落脚,大本营为黑曜乐园。
      最初选择黑曜中学落脚的理由是因为“制服比较好看”,官方小说《骸·幻想》中以 幻术操纵了黑曜中学的学生会长日辻真人,而选择他的理由是“名字比较好听”。右眼拥有“ 六道轮回”的特殊能力,武器为三叉戟,擅长格斗。在黑曜被纲吉打败后被关进复仇者监狱,后企图逃狱,但为了让犬和千种逃离,他放弃了自己逃生的机会,囚禁在连声音和光都传递不到的复仇者监狱的最底层水牢。之后只能暂借库洛姆·髑髅的身体实体化出现。在指环争夺战中以实体化参加雾之战,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并赢得了 雾之指环
      十年后变为长发的英俊男子,未来篇中以“ 古伊德·格雷科”为实体媒介、化名为“ 雷欧”潜入密鲁菲奥雷家族,待在 白兰旁边做报告员,但暗中把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情报用计算机透露给云雀恭弥。后来被白兰发觉,六道骸利用实体化出现在白兰面前,还进行了战斗。但不敌白兰,还被白兰伤了右眼战败,三叉戟断裂,匣兵器也被破坏。因白兰的房间设置了特殊结界,阻断了一切,所以六道骸无法解开实体化,但由于同伴(估计是他的徒弟弗兰)在外面打开了缺口从而逃出了白兰的房间,但真身仍在复仇者监狱。后来重新出场,且这次出场并没有借助库洛姆的身体,而是直接, 就由她的武器幻化出来阻止白兰的进攻,并说他正在执行一场计划。
      之后黑曜成员打通结界,让六道骸的意识脱离媒介,解开实体化,还利用弗兰的幻术骗过复仇者的眼睛,跟GHOST对换,救出了六道骸。但因长时间被关在监狱,目前在疗养,和 城岛犬,千柿千种, M.M和弗兰在一起。由复仇者口中得知在这世上能用幻术迷惑他们的术士不到3人,而弗兰作为骸的徒弟却利用幻术救出了他,可知骸的实力强大到怎样一个恐怖的地步。据称是十年后最强的幻术师,因为白兰只有看到骸时才会在玛雷指环上点燃火焰,况且骸还有两枚超稀有的 地狱指环
      六道骸伤势恢复意识后率领黑曜成员从意大利赶来日本支援彭格列十代家族,先和弗兰用幻术与修罗状态的 石榴桔梗铃兰对抗,并且战平,骸说这只是测试真·六吊花的能力。GHOST出现后骸和库洛姆相见,库洛姆因高兴而暂时晕倒,骸把彭格列雾指环戴在手上开启彭格列匣兵器,利用“骸枭”形态变化“D·斯佩多的魔镜”来读出GHOST的真面目。

    角色歌

      《クフフのフ~仆と契约~》
      作词:须贺正人
      作曲·编曲: 山崎一
      唱:六道骸(CV.饭田利信)
      まさか仆がこの手で 君に触れるなんてね 【没想到我竟然 能够亲手触碰你】
      君はその甘さゆえ 仆に乗っ取られる 【正是因你的那份天真 才会被我附身】
      ごらん仆のオッドアイ 怯えた颜うつすよ 【看著我的这只轮回眼 映照出你恐惧的脸庞】
      会えてうれしいですよ なんてべたすぎです 【见到你我很高兴 这么说似乎有点缠人】
      さあ仆と 契约しませんか? 【来吧 和我订立契约吧?】
      记忆なくす その前に 【在失去记忆之前】
      クフフ クフフ クフフのフ 【Kufufu Kufufu Kufufu No fu】
      踊らせてあげますよ 雾のカルネヴァーレ 【让你舞动 你的嘉年华】
      纯粋で美しい 世界になれば 【如果世界变得纯粹美丽】
      あやつられた君は仆と 永远のサンバ 【被操纵的你将和我 跳着永远的桑巴】
      楽にしてあげますよ 君が愿い乞うなら 【我会让你轻松的 如果你祈求的话】
      一瞬でいいですか? おやおや永久(とわ)にですか? 【一瞬就可以了? 哦呀哦呀 还是要永远呢?】
      泣くなんて 理由がわからない 【哭泣这种事 不清楚理由】
      仆が悪い みたいです 【似乎是我 不太好的样子】
      クフフ クフフ クフフのフ 【Kufufu Kufufu Kufufu No fu 】
      気付かせてあげますよ 君の运命を 【让你意识到 你自己的命运】
      ステップを踏みながら 壊れ始める 【踏著舞步 开始崩溃】
      かなしい瞳(め)の君は仆の 爱しいおもちゃ(ですかね)
      【有著悲伤眼神的你 是我可爱的玩偶吧(应该是这样吧)】
      さあ仆と 契约しませんか? 【来吧 和我订立契约吧?】
      记忆なくす その前に 【在失去记忆之前】
      クフフ クフフ クフフのフ 【Kufufu Kufufu Kufufu No fu 】
      踊らせてあげますよ 雾のカルネヴァーレ 【让你舞动 你的嘉年华】
      纯粋で美しい 世界になれば 【如果世界变得纯粹美丽】
      あやつられた君は仆と 永远のサンバ 【被操纵的你将和我 跳着永远的桑巴】
      《消えない愿い》
      作词、作曲、编曲:向井隆昭
      唱:六道骸(CV:饭田利信)
      変わらぬ心など【所谓不会改变的心】
      ここには ここには 在るはずもない【在这里 在这里 并不存在】
      こぼれた叫びでも【即使是零碎的呼唤】
      ここから ここから 抜け出せない【从这里 从这里 无法逃离】
      ただひとつ またひとつ【仅仅一个 还有一个】
      手に入れるだびに【就在得到它的瞬间】
      ただひとつ またひとつ【仅仅一个 还有一个】
      明日がと远离る【明天就会更加远去】
      消えない愿い 夜空の果てに【将永不消逝的愿望在夜空的尽头】
      両の手で放つよ 信じてみたい【用双手放飞 想相信一下试试看】
      やがては消える运命(さだめ)としても【即使是终将逝去的命运也会能够】
      あの星のように 强く强く 光れ【像那颗星星一样 强烈地强烈地 绽放光彩】
      分かり合えなくとも【即使无法相互理解】
      言叶は 言叶は 必要じゃない【言辞也 言辞也 并不需要】
      手缲り寄せる日々に【一点点拉近的日子】
      少しも 少しも 迷いはない【一点也 一点也 没有彷徨】
      ただひとつ またひとつ【仅仅一个 还有一个】
      见つけ出すたびに【就在发觉它的时候】
      ただひとつ またひとつ【仅仅一个 还有一个】
      浮かんでは消える【浮现之後就会消失】
      消えない愿い 风に乗せて【我愿意相信 那永不消逝的愿望】
      天まで升ると 信じていたい【会乘风而上 直至天际】
      壊れるような儚い命も【即使是像要坏掉一样的虚幻生命】
      风船のように 高く高く 升れ【也能像气球一样高高向天空而去】
      消えない愿い 夜空の果てに【将永不消逝的愿望在夜空的尽头】
      両の手で放つよ 信じてみたい【用双手放飞 想相信一下试试看】
      やがては消える运命(さだめ)としても【即使是终将逝去的命运也会能够】
      あの星のように 强く强く 光れ 【像那颗星星一样 强烈地强烈地 绽放光彩】
      《记忆の果て》
      作词/作曲/编曲:向井隆昭
      唱:六道骸(CV:饭田利信)
      回り続けてく 时の流れに「在时间的流逝中 不停地轮回」
      今この目はただ何を见る「如今这双眼眸仅仅注视着什么」
      谁かの为など 伪善を吐いて「为了某人而吐露伪善」
      今生きる者は何を语る「如今存活着的人在述说着什么」
      たった1度の运命でもいい「仅有一次的命运也可以」
      どんな理由があったとしても「不管是出于怎么样的理由」
      缲り返す 记忆の果てに「在循环往复的记忆尽头」
      変わらないきみを捜そう「去寻找不曾改变的你吧」
      伤ついた 心に触れる「触摸到那受伤的心之时」
      その时はきみは仆のもの「你就成为我的所有物」
      震えた体を包み込む雾「将颤抖的身躯包笼着的雾」
      出口などどこに在るという「出口应该会在某处吧」
      谁もが本当の気持ち隠して「不管是谁都将真正的心情隐藏起来」
      どうせこの世はもう幻で「反正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幻觉」
      たった1度の人生だとしても「就算是仅有一次的人生」
      何も言えない それでもいいと?「什么也不说 这样也可以吗?」
      舞落ちてゆく 命を见ていた「注视着凋零而去的生命」
      きっとどこかでまた出逢うだろう「一定会再一次在某处相遇吧」
      缲り返す 记忆の果てに「在循环往复的记忆尽头」
      変わらないきみを捜そう「去寻找不曾改变的你吧」
      伤ついた 心に触れる「触摸到那受伤的心之时」
      その时はきみは仆のもの「你就成为我的所有物」
      《END:RES》
      作词/作曲/编曲:向井隆昭
      歌:六道骸(CV:饭田利信)
      终わりない 同じように 【没有结束 一视同仁】
      全てはまた轮廻(りんね)の下に【 一切终将回归轮回之中】
      その运命(さだめ)を仆に预けて 【那是我赋予它们的命运】
      孤独な雾 右目は见つめて 【右眼凝视著 孤独的雾】
      彷徨(さまよ)う时间 出会いは偶然 【彷徨时的邂逅只是偶然】
      幻想に彩られた 现在(いま)という流れの中 【被幻想渲染的 名为现在的时光中】
      交わした永远(やくそく) 【交换了永远的约定】
      悲しみに 寂しさに 【被悲伤和 寂寞感包围】
      闭じ込められた きみの肩に 【在封闭其中的你的肩上】
      触れたのはこの仆 【碰触的人 是我】
      终わりない 同じように 【没有结束 一视同仁 】
      全てはまた轮廻の下に 【一切终将回归轮回之中】
      その运命を仆に预けて 【那是我赋予它们的命运】
      皮肉な程 命は儚(はかな)い 【生命短暂的宛如讽刺却】
      缲り返した过ち 果てない 【还是无尽重复犯下的错】
      幻想に溺(おぼ)れたまま 谁もが生きている世界 【沉溺在幻想中 人们活著的世界上】
      途切れない绊 【绝不会断绝的羁绊】
      真実と 嘘の间に 【在真实和谎言的夹缝】
      揺り动く その君の群れを 【将摇摆不定的你的同类】
      导けるのは仆【引导的人 是我】
      止めどない いつまでも 【永无止境 无论到何时】
      全てはただ轮廻の様に 【一切都只不过是轮回般】
      その运命を仆に任せて 【就把命运任由我摆布吧】
      悲しみに 寂しさに 【在悲伤中 寂寞中】
      闭じ込められた きみの肩に 【被封闭其中的你的肩上】
      触れたのはこの仆 【轻轻碰触的人 是我】
      终わりない 同じように【 没有结束 一视同仁】
      全てはまた轮廻の下に 【一切终将回归轮回之中】
      その运命を仆に预けて【 那是我赋予它们的命运】
      《パーフェクトワールド》
      演唱:白兰(CV:大山镐则)
      作词:Yuka-ri
      作曲:高梨佳汰
      编曲:高梨佳汰
      歌词:
      岚の前の 静けさが漂う 【在暴风雨前 寂静的漂流】
      カラダを駆ける ゾクゾク跳ねるビート 【奔跑的身躯 心情激动而跳跃的节拍】
      欲望が乱反射する パーフェクトワールドへ 【反射本能杂乱的欲望 去向完美世界】
      溢れだす本能に导かれるまま 【使用著本能引导著的样子】
      I'll be get my perfect world 【这将是我要想要的完美世界】
      Please don't let me down 【不要让我失望了】
      炎かかげろ! パーティのはじまり 【燃烧起火炎! 来开始派对吧】
      I'll be get my perfect world 【这将是我要想要的完美世界】
      Please don't let me down 【不要让我失望了】
      燃やし尽くせ! 雄叫びをあげろ Party!! 【燃烧殆尽吧! 快给我呐喊 Party!!】
      最高のシゲキ 仆にくれるかな 【最高的刺激感 快给我吧!】
      悪い颜して キマジメな奴ばっかだ 【邪恶的面容 是只有非常认真的家伙有】
      绝望の番外地から パーフェクトワールドへ 【充满绝望的番外地 去向完美世界】
      络みつく烦悩に身を任せちゃって 【就让身体上缠绕著所有烦恼】
      I'll be get my perfect world 【这将是我要想要的完美世界】
      Please don't let me down 【不要让我失望了】
      魂焦がせ! パーティはこれから 【灵魂在焦急! 派对在今晚】
      I'll be get my perfect world 【这将是我要想要的完美世界】
      Please don't let me down 【不要让我失望了】
      怒り狂え! むきだしのリアル Party!! 【狂怒! 赤裸的现实 Party!!】
      仆の羽根が羡ましいんだろう? 优雅に舞うよ 【我的翅膀是令人羡慕是吧? 优雅地飞舞着】
      すべて満たす 快感を手にいれる Fly high! 【得到全部满足的 快感 Fly high!】
      《PARADE》
      演唱:白兰(CV:大山镐则)
      作词:高本りな
      作曲:黑田晃年
      编曲:黑田晃年
      歌词:
      时计は动き始めた もう止めることは出来ない 【时间开始流逝 已经无法使它停止了哟 】
      さぁ 次の手はどうする? もっともっと仆を楽しませて 【来吧 接下来是哪一招?继续让我享受吧】
      この世界はリアルなゲーム 不可能なんてない 【这个世界就是场真实的游戏 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
      饱きちゃったらすぐに消してあげる 【感到厌倦了的话就将它消除】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仆の手のひらで 【在我的手心里】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美しく散って 【美丽地消散而去】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新しい世界を 【将新的世界及】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全てをこの手に 【一切纳入手中】
      いつでも握りつぶせる 可怜な花のように【总是像一朵随时都能捏碎的 可爱的花一样】
      世界も君达も全て 小さくて脆くて爱おしい 【世界也好你们也好都是 渺小脆弱惹人怜爱】
      その强さと覚悟で 忠诚を誓うなら 【能用你的强大与觉悟 对我宣誓忠诚的话】
      新世界を君にも 见せてあげる 【也可以让你也看看 新的世界】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仆の手のひらで 【在我的手心里】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踊り続けた 【一直在舞蹈着】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狂おしい欲望 【将疯狂的欲望及】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全てをこの手に【一切纳入手中】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仆の手のひらで 【在我的手心里】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美しく散って 【美丽地消散而去】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ing a song all together
      新しい世界を 【将新的世界及】
      Let's dance to music and say good-by to this world
      全てをこの手に 【一切纳入手中】

    CP分析 /白骸 编辑

      此CP创建的原因是大都是由于漫画中白兰对担任彭哥列间谍的骸做出种种暧昧行为.虽然是伤眼睛来着……然后两人自此都没在大众眼皮下出现许久,实属令人匪而所思,因此就出现了许多他们已经OOXX那个这个了的有爱传言。(典型的别扭受和缠人攻)
    有爱啊。饭后运动的TV图
    这是漫画迄今为止未道明的部分因此也是众多同人女们YY的话题。
      暧昧始末:
      1.两人的最初见面已不可深究,为众人所知的是骸附身于白兰身边的传令员雷欧那鲁德·利比身上,从事着类似于间谍的工作,借传令员的身份假传指令,泄露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机密以次帮助彭格列介于白兰鬼畜的性格,调戏之事常有发生,亲密言行也不在话下。
      2.根据两人之后的对话,白兰对雷欧的真实身份(即骸)早已明了,两人互知底细却都装作不知OTL。待到骸现身,便出现了如图最经典的白骸对决。对于为什么要戳穿骸的身份,白兰的原话是:“……还真敢说,你不是早就超越了游戏心态,而开始为彭格列卖命了吗?”而当我们的骸殿于重重烟雾中走出真身,白兰更笑:“嘿,你就是骸吗?嗯,不错嘛。”能让堂堂密鲁菲奥雷的首领在第一眼看上,并得以“不错”的肯定。不用我们再多评论什么ORZ。而两人对打前骸说的那句“当然咯,因为我很期待嘛,揭开你隐藏真正力量的面纱的这一天,还有……夺取你的这一刻。”更是让人极限的YY,经典身体论的再现啊,这个可以理解为69继27之后又看上了100么?而白兰对此的回答是“这应该能作为作为饭后运动吧。”饭后运动这个词,真是很腐啊。
      3. 对决的结果是白兰大获全胜,从而肯定了其在家教中至今无人能敌的实力与总boss的地位。
      4..结束战斗后骸下落不明,白兰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欢快的吃棉花糖。那一话扉页上的句子是:“餐后”的甜点,就像一切都未曾发生过。餐后……不难联想到是吃了69吧。
      5.事后入江正一询问:“那白兰大人将六道骸抹杀了?”白兰:“算是吧。”算是吧是什么?杀了就是杀了,没杀就是没杀。这样不明不白的暧昧回答明显着就在为我们创造YY空间。
      于是这二人的暧昧史到今天也没真正表个态。
      再次感叹凤梨出罐。天野娘你终于对凤梨罐头的执念减弱了点……
      白花花凤梨的真身出来啦然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漫画256/动画176 /白骸 编辑

      【第二次战斗】
      CHOICE结束之后,纲吉与守护者们打算保护尤尼携她逃走,白兰紧追不舍……

    凤梨出罐,和白兰相抗。值得玩味的对话如下。
      1、白兰:“无论对手是谁,都阻止不了我哦!”六道骸现身:“我就是例外”我们都知道100的实力大于69,所以这句话只好另外理解了……
      2、骸:“无论怎么说,从你那里受到的创伤还是相当大啊”(动画里69压抑地说着这句话,闭起了眼睛——大家自行想象)
      3、白兰:“如果想赢我的话,至少必须要逃脱复仇者的牢狱,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来战斗啊”六道骸:“kufufufu...不用担心,我亲手打倒你的一日指日可待……”这里似乎埋下了伏笔,100毕竟是唯一让69完败的人,这两个人之间的纠葛不会就这么结束。

    4、骸:“况且现在只要在这里拖住你,就算我赢了呢”白兰冷冷地看着他,身处骸布下的火焰之中,其实根本毫发无伤但没有去追尤尼……
      说到底骸难道是用美色把他拖住的吗……自PIA
      5、纲吉:“骸!我们还会再见吗?”骸:“当然了!因为这个世界落于我以外的人之手就没意思了啊”白兰露出冷冽的表情。
      6、闭嘴后面加的♪……骸大人你实在是太美丽了,相信白兰大人真是被您的美色给拖住的……

    7、两个人你来我往的,纲吉和守护者们带尤尼一起逃走了。白兰:“就算你让他们顺利逃走了,也毫无意义啊,骸君。纲吉他们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那白兰你一开始气势汹汹地追过来,是为了?……)骸:“我并没打算救出彭格列家族”(那你又是来干什么的?)“只要大空的彩虹之子没有落入你手中就足够了”正色,说到底还是那句话,白兰真想追尤尼没人阻止得了,六道骸的自信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果然这两个人一碰起来就很神奇)话说,漫画版69……这表情,是恋爱少女吗。
      8、白兰:“我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小尤尼,就用你最讨厌的黑手党的手段吧”骸的幻影被打散。在对视呢,非YY。借用白骸吧吧友的话,光看图的话,为什么突然想到结婚了呢?

    9,白兰知道小骸越狱逃走后气的把杯子都捏碎了。想想白兰不淡定的理由,哇咔咔。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1-12-18 08:46:32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