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皮埃尔·贝雷戈瓦

    年的总统竞选中,贝雷戈瓦是密特朗竞选班子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年,贝雷戈瓦出任莫鲁瓦内阁的社会事务部长。 这样,贝雷戈瓦成了一名大权在握的“超级部长”。

    编辑摘要

    目录

    生平简介/皮埃尔·贝雷戈瓦 编辑

      

    贝雷戈瓦总理雷戈瓦总理
    贝雷戈瓦祖上在俄罗斯内战离开俄罗斯帝国的乌克兰移民家庭(原姓Береговой),他生于上诺曼第地区(Haute-Normandie)的Déville-lès-Rouen。16岁开始他作为一名合格的金属工人,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在二战期间他涉入政治后,在法国国营铁路公司抵抗工作活动。1959年他离开社会主义党SFIO,参加创建统一社会主义党(PSU)。他是弗朗索瓦·密特朗总统的得力助手,先后担任过总统府秘书长、社会党政府的社会事务部长和主管财经的国务部长等职。1992年出任总理,1993年议会选举社会党失利,贝雷戈瓦辞职。1993年5月1日贝雷戈瓦在涅夫勒省讷韦尔饮弹自杀,在被直升飞机运往巴黎途中气绝身亡。

    困苦中的干才/皮埃尔·贝雷戈瓦 编辑

      皮埃尔·贝雷戈瓦,1925 年12 月23 日出生于法国西北部诺曼底地区的塞纳滨海省鲁昂市郊区的一个小镇上。父亲是乌克兰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移居法国,在煤矿做工。母亲是位善良的法国妇女,她在家门口拼凑了一个小杂货铺,虽勤苦经营,家中的日子仍是过得很拮据。随着两个弟弟、一个妹妹的相继出生,家境日渐贫寒。头脑聪明、能讲7 种语言的父亲,因为家境贫寒,经常愁眉苦脸,甚至时常冲着贝雷戈瓦这个长子大发脾气。

      贝雷戈瓦早年丧父,1941 年16 岁时就辍学就业,开始走入社会。起初,他进入一家毛纺厂当学徒工,先后干过车工、钳工和铣工,一年后转到铁路公司当工人。此时,他加入了反法西斯侵略的抵抗运动,利用职业之便,不断地把德军的军车调动情况报告给抵抗组织,成为抗击纳粹的法兰西“铁道游击队”的战士。在反侵略的战斗洗礼中,贝雷戈瓦受到以法共为代表的左翼爱国力量的影响,曾加入社会主义青年联盟。

      二战结束后,贝雷戈瓦又在诺曼底登陆战役的废墟上艰难地谋职糊口。在一个风雨交加之夜,贝雷戈瓦在参加完当地工会召开的一个会议后急于往家赶。但因雨下得太大,公共汽车停开了。正当淋得象落汤鸡一样的贝雷戈瓦束手无策时,后面驶来一辆小汽车。他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拦截,汽车嘎然而止,当他说明搭车的原因后,车主善意地把他让进车内。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雨夜奇遇竟成了他一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原来车上的主人是法国电力公司诺曼底地区的头头,在送贝雷戈瓦回家的路上,俩人信口闲谈,贝

      雷戈瓦的忠厚稳重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临别时,他给贝雷戈瓦留下名片,要小伙子有事时找他。后来,这位说话顶用的负责人引荐贝雷戈瓦到当地煤气公司做了商业技术员,这对贝雷戈瓦来说真是一个福音。贝雷戈瓦没有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以勤奋的工作报答命运之神的垂青。50 年代初,他已是一个业务熟练、工作成绩突出的商业代理人了,并被推荐到国家煤气公司任职。

      在巴黎,这个不知疲倦和饥饿的年轻人拚命地坚持自学,白天以充沛的精力完成本职工作,晚上就跑到大学或企业去听讲座。他广泛地涉猎金融、经济等方面的理论,逐步掌握了企业经营、财经管理方面的知识。这个时候,为了维持全家的生计,他的生活仍然相当困难。有一次,他和一位好朋友读书到深夜,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便到外面去买吃的。可两人掏空口袋,凑的钱才够买一个夹肉面包。于是,一对难兄难弟一阵苦笑后只好各分一半来吃。

      然而,陷于贫寒之中的贝雷戈瓦没有向生活屈服。来自社会低层的经历,使他十分重视友谊和人际关系。他深有体会地说,生活中最难忘的莫过于“在人生道路上有人助你一臂之力”,在同事们中,他从不炫耀自己的才能,也从不因为自己受到对方辱骂而怀恨在心。相反,他总是写信给对方,诚恳地与之交换意见,求得理解。这个没有任何家族背景、没有进过高等学府的普通平民,孑然一身地在巴黎奋斗着。靠着个人勤奋自学和良好的人际关系,他的才干不断增长,资历不断积累,最后终于登上了法国国家煤气公司总裁的宝座,与那些来自上层的大亨们平起平坐。

    社会党的大将/皮埃尔·贝雷戈瓦 编辑

      工人出身的贝雷戈瓦是从工会开始涉足社会活动的,他很早就是工会的积极分子。1946 年5 月,他正式加入社会党的前身“工人国际法国支部”。1958 年,贝雷戈瓦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创建了一个新的小党:自治社会党。1960年,该党与社会主义左翼、共产主义论坛等政治组织联合成立“统一社会党”。

      在此期间,他结识了法国政界名流米歇尔·罗卡尔。他的才干还得到了当时的法国著名政治家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的赏识。在皮埃尔的智囊班子充当孟戴斯—弗朗斯助手的10 年中,他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社会斗争经验,学会了管理财政经济,更重要的是对法国政治局势及其发展趋势有了充分的了解,为今后的进一步升迁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1963 年至1967 年,贝雷戈瓦担任统一社会党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 年他曾积极支持弗朗索瓦·密特朗竞选总统。1967 年,他又创建现代社会主义俱乐部。1969年,该俱乐部并入密特朗领导的“共和体制大会党”,贝雷戈瓦任党的指导委员会和执行局委员,从此在密特朗的麾下冲锋陷阵。1971 年6 月,共和体

      制大会党与社会党合并,组成更加强大的新的社会党,密特朗当选为第一书记。其后不久贝雷戈瓦成为社会党的中央书记处成员,先后负责社会事务和对外关系。1978 年,作为经济领域的知名人士,贝雷戈瓦参加了联合国经济和社会理事会的工作。

      长时期的并肩战斗、风雨同舟,使贝雷戈瓦成为密特朗的亲密盟友之一。在1981 年的总统竞选中,贝雷戈瓦是密特朗竞选班子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密特朗当选总统后,立即任命他负责监督两届政府的权力交接,并同他磋商首届左翼政府的人事安排。紧接着,便提拔他这个“自学成才者”为总统府秘书长。1982 年,贝雷戈瓦出任莫鲁瓦内阁的社会事务部长。1984 年,他出任洛朗·法比尤斯内阁的财政和经济部长。

      1988 年,法国举行7 年一次的总统选举。72 岁的密特朗对总统宝座恋恋不舍,再次参加总统竞选。贝雷戈瓦被任命为密特朗总统竞选班子领导人。在1988 年的总统选举中,前总理雅克·希拉克为首的保卫共和联盟与前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领导的法国民主同盟发生分裂,严重影响了右翼的竞选实力,为密特朗再次当选总统提供了可乘之机。密特朗连任总统后,任命米歇尔·罗卡尔 为法国总理,贝雷戈瓦再次担任财政和经济部长。 充满活力的埃迪特·克勒松夫人1991 年5 月当上法国总理后,很是欣赏日本将外贸、工业、科研集成一个超级大部的做法,于是就将经济、财政和预算捆在一起,交给贝雷戈瓦管理。这样,贝雷戈瓦成了一名大权在握的“超级部长”。

      贝雷戈瓦曾被看成是一位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但在任财政和经济部长的6 年内,他实行的却是保守派的经济政策。他是社会党领导人中第一个提出采取紧缩政策的人。在他的努力下,几年来紧缩政策取得一些明显成果。法郎日趋坚挺,对美元的比价由社会党执政初期的10 比1 变为十年后(1992年)的5.5 比1。法国股票市场也呈上升态势。他还成功地使高达两位数的通货膨胀率大幅度下降,成为欧洲共同体各国中最低的国家之一。他还使法国的外贸逆差情况有了明显的改善。

      任何一种经济政策都难免有不利的一面,经济紧缩政策也是如此。由于紧缩政策不刺激消费,不利于增加投资,难以刺激产业发展,因此不但不能创造就业机会,反而导致大批工厂和企业裁员,这对于为失业问题所困扰的社会党政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自学成才、靠个人奋斗在法国政坛上叱咤风云的贝雷戈瓦以前做过当总理的梦吗?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出言谨慎的他也曾不打自招过:那是在1982年,他初次进入内阁荣任社会事务部长不久,在同旧时工会里结交的一个蓝领朋友会面时,不设防的贝雷戈瓦谈话间没头没脑地在朋友面前冒出了几句:“昨晚,我做了一个美梦,梦见我当了总理,皮埃尔·莫鲁瓦(总理)把他的权杖交给了我。”

      在同僚们的眼中,贝雷戈瓦老成持重,锋芒藏而不露,做事板眼分明,说话深思熟虑,人际关系又好,是块当总理的料子。他长期主掌财经大权,控制了工业化国家人人头痛的通货膨胀,保持了法郎比价的坚挺,行家们对此有口皆碑。这样一个政绩斐然、有竞争实力的人物想做马提翁大厦的主人,自然不是白日做梦。然而,幸运之神几次与他擦肩而过,让他在总理府外徘徊、再徘徊,以致于他的心差点都冷了。

      据一位总统私人顾问透露,早在1983 年,贝雷戈瓦的名字曾经出现在密特朗总统的总理候选人名单上,密特朗甚至一度让他悄悄地背着莫鲁瓦总理提出他的政府成员名单。但后来密特朗鬼使神差似地又改变了主意,见了他的面后哼哼哈哈地敷衍他,绝口不提此事。1984 年,莫鲁瓦风雨飘摇、地位不保,贝雷戈瓦成了呼声甚高的继任者。但密特朗以他太“老”为由相拒,另选年轻宠臣、年仅38 岁的法比尤斯组阁。贝雷戈瓦听到这消息后颇为沮丧,伤心地说:“这次没我的份儿,恐怕来日也不会轮到我了。”1988 年,凭着贝雷戈瓦保驾的赫赫战功,人们猜测他是最有希望出任总理之职的人选。可密特朗这次却嫌他太“左”,对他旁敲侧击地说,社会党需要找一位右倾人物出任总理,以争取中间派。这次,密特朗选中了57 岁的米歇尔·罗卡尔,贝雷戈瓦再次与马提翁大厦无缘。1991 年5 月,密特朗再次更换总理,由贝雷戈瓦接替罗卡尔的传言像巴黎的晨雾一样弥漫在大街小巷,一切迹象都表明贝雷戈瓦十拿九稳要出任新总理。可是,密特朗却又一次出人意料地选择了旁人,将贝雷戈瓦冷落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克勒松登上总理宝座,贝雷戈瓦失望极了。他实在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一气之下,流露了打算辞职的想法。在出现贝雷戈瓦辞职的谣传后,巴黎证券交易所的股价大幅度下跌。密特朗闻讯后,急忙好言相劝、抚慰一番,并许诺给他以更大的权力。这样,他才同意在财政部留了下来。

    短暂总理生涯/皮埃尔·贝雷戈瓦 编辑

      贝雷戈瓦虽然于1992 年4 月如愿以偿地当上了法国总理,但这时的社会党政府已经危机四伏,他的任期也只有11 个月。明知社会党已被密特朗总统领入歧途,但贝雷戈瓦还是出任了立法选举前的最后一届社会党政府总理。

      贝雷戈瓦有一个美满温暖的家。他和妻子吉尔贝特是在当年反法西斯的斗争中认识的,二战结束后的1948 年他们结婚成家。40 多年来,贝雷戈瓦夫妻二人相敬如宾,情意浓浓。他们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贤惠淑静的吉尔贝特对丈夫关心照料体贴入微,而贵为一国之相的贝雷戈瓦依旧早早地起床,为喜欢晨睡的老妻备好早餐。同法国的上流社会不同,这对平民出身的夫妻很少出入餐馆、时装店,更很少周旋于宴会之中。他们喜欢带着全家避开城市的喧嚣,在乡下别墅欢度周末。而在政坛角逐不息的贝雷戈瓦只有在家里,在他的亲人中间,才真正感到做一个人的自由自在。视家庭如生命的贝雷戈瓦工作再忙,也要抽出一些时间与家人团聚,用弥漫在家庭的温馨冲淡工作中的忧愁和烦恼。他记得家里每个成员的生日,家中举行的喜庆活动,他从未缺席过,而且每每送些让人意想不到的礼品。即便是有时因出国访问或参加会议不能回家,他也总是想方设法买些礼物送到家人面前,让亲人们感觉到他就在他们身边。

      贝雷戈瓦被任命为总理的消息一经公布,这位在财经和金融界反应良好的政治家便向公众宣布:他将组成一个“面目一新,年轻化和团结一致”的社会党政府。他果断地从旧政府中剔除了10 名不受公众欢迎的部长,另从社会党遴选了6 名新人入阁。

      上任伊始,贝雷戈瓦便全力以赴地抓经济,以遏制法国经济每况愈下的态势。在他的积极努力下,法郎坚挺、通货膨胀率继续降低、外贸也出现了盈余。由于经济形势有所好转,贝雷戈瓦的威信开始上升,得到近60%的支持率。

      但是,贝雷戈瓦无法抹掉法国经济的巨大阴影——高失业率,这是克勒松夫人倒台的主要原因,不能不令贝雷戈瓦心有余悸。他执政100 多天后,失业率非但没有下降,反而一直在上升。贝雷戈瓦为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出台了一些“大胆措施”:降低银行基础利率,以促进投资;降低增值税,以刺激消费的增长;推出刺激建筑业发展的修房、建房计划等。令人注目的是,他宣布了“部分私有化”计划,通过出售国有企业部分股票来为扩大就业集资。贝雷戈瓦本来期待这些高招能初见成效,但最后他不得不承认:“就业市场在近几个月内难以好转”。

      贝雷戈瓦领导的政府开始运营后,碰上的头一件事便是法国的修宪辩论,政府提出的修宪草案最终在参众两院以压倒多数通过,这使他在内政上赢得了重要的一分。一向老成持重、从不偏激的贝雷戈瓦为了息事宁人,在涉及内政的其它一些问题上不得不作出让步。如他刚走马上任,就宣布法国停止在南太平洋的核试验;3 个月后,又宣布1987 年发生液钠泄露的超凤凰核电站虽已修复,但暂不启用,以作进一步的安全检测。这些措施从“绿党”和“生态一代”组织那里博得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但贝雷戈瓦也遇到了许多麻烦。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刚把抗议示威的码头工人从巴黎街头打发回去,1992 年7 月上旬卡车司机们又找上门来,而且把麻烦闹大了。 事情的起因非常简单:法国每年在公路交通事故中都有1 万人丧生,20万人受伤,一直保持着“欧洲记录”。贝雷戈瓦为了中止这种“公路上的屠

      杀”,决定对所有司机实行计分法管理:每个驾驶证为6 分,根据司机违反交通规则的轻重程度扣分,扣满6 分即吊销驾驶执照。此令一出,立即引起了卡车司机们强烈的反对。他们认为自己整天在公路上跑运输,公路里数比一般司机大得多,风险也随之而增加。实际上,他们更担心的是面临失业威胁。因为没有其它特殊技能,驾驶执照一旦吊销,便等于砸了他们的饭碗。于是,他们便联合行动,开始驾车游行示威,并在全国各地主要高速公路及国家公路上用卡车设置路障,连续数日封锁公路。1992 年7 月6 日,贝

      雷戈瓦下令出动1.2 万名军警、12 辆重型坦克和装甲车、21 架直升飞机消除路障,警方还逮捕、拘留、处罚了1500 名示威的司机。但是,旧的路障刚刚消除,新的路障又出现了。第二天,法国的主要公路上共出现了150 多处障碍,使原来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全部陷于瘫痪。

      法国80%以上的物资流通靠公路运输,公路的堵塞使许多城市的食品和日用品供应中断,一些超级市场的鲜货也被抢购一空。前阵子因为农产品卖不出去举行过抗议示威活动的农民们,也参加进来发泄对政府的不满,南方的一些农民在铁路上设置了障碍,使里昂到南部沿海和东部山区的铁路运输中断。数万名法国度假者和欧洲游客被困在公路上或车站里,叫苦不迭。由于交通中断,法国的各行各业纷纷停工待料,法国的经济损失使巴黎股市的价格平均水平降到近5 个月来的最低点。同时,危机也波及邻国瑞士、意大

      利、西班牙,这些国家通过法国运往中欧各国的物资都被堵在路上,进退不得。西欧一些国家的政府和舆论界都在以强烈的措词敦促法国政府采取行动。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贝雷戈瓦在马提翁大厦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重申,计分驾驶证“是一项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的措施,它的实行将不会推迟”。但卡车司机的示威行动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是贝雷戈瓦这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所没有料到的。他赶忙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同助手们商讨对策。法国的全国公路运输联合会等工会组织已宣布从7 月7 日起举行总罢工,要求政府撤销计分驾驶证法规。这当然为贝雷戈瓦所难以接受。但贝雷戈瓦决定派出代表同工会进行谈判,并指示谈判代表做出适当的让步。7 月7 日至8 日凌晨,法国政府同工会进行艰难的谈判。7 月8 日凌晨,在贝雷戈瓦的授意下,大批防暴警察乘着晨雾出其不意地向堵路的卡车司机发起进攻,用催泪瓦斯驱散示威司机,逮捕一批示威者,并没收示威司机的驾驶执照,强行拆除了主要公路上的路障。老谋深算的贝雷戈瓦采用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迫使工会做出让步,与政府签署了协议。协议除了改善工作条件、缩短工时外,还包括保证给吊销执照的卡车司机提供职业培训和其它替代职业的机会,使卡车司机的要求部分地得到了满足。示威浪潮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贝雷戈瓦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1993 年3 月,法国要举行5 年一次的立法选举。随着大选的临近,贝雷戈瓦执政的时间越来越少了。1993 年2 月初,竞选运动已经开始。此时,法国《鸭鸣报》报道了一则消息,说贝雷戈瓦利用职权于1986 年9 月以无息的条件,向他的朋友、企业家贝拉借得100 万法郎,用以购买在巴黎16 区一套100 平方米的住宅。此事一出,贝雷戈瓦立即反击,说贷款是通过经纪人办的,并向税务部门申报过,登记在案,合乎法律手续;而且,1986 年他还不是执政党议员,谈不上是对他行贿。公众在这件事上也对贝雷戈瓦表示同情,认为借钱买房纯属个人私事,100 万法郎并非大数目,发生在朋友之间更不必小题大作。但反对党不甘罢休,非要搞出个名堂,并以此作为一桩“丑闻”向社会党发难。虽然贝雷戈瓦一再解释他已还清了这笔钱,但记者仍穷迫不舍。

      作为社会党竞选总指挥和政府总理的贝雷戈瓦,是右翼政党击垮社会党要攻击的重要目标。右翼政党不仅在贝雷戈瓦100 万借款上大作文章,而且大肆攻击贝雷戈瓦几年来所采取的经济政策。——这是选举竞争中各政党惯用的手段。在1993 年3 月的立法选举中,贝雷戈瓦所在的社会党的议席由277 席陡跌至57 席,社会党痛失政权,贝雷戈瓦被迫辞职。此后,社会党发生内讧,罗卡尔乘机夺权,原第一书记法比尤斯拂袖而去,社会党一时支离破碎。

    自杀情况/皮埃尔·贝雷戈瓦 编辑

      贝雷戈瓦是在1993 年5 月1 日自杀身亡的。1993 年5 月1 日,法国中部涅夫勒省的小城纳韦尔市,市长、前总理贝雷戈瓦忙碌了一个白天。他接见了纳韦尔市的工会组织代表,参加了好几项公益活动。下午结束工作以后,也许是为了轻松一下,他让司机把车开到郊外卢瓦尔河谷一条小运河边上。来到河边,他让司机先开车去兜一圈,然后再来找他,说要单独散一会儿步,司机驾车和警卫先走了。

      大约17 点50 分左右,司机驾车返回,警卫发现市长有些焦躁。贝雷戈瓦在汽车上打电话给他的办公室主任,但没有人接。于是他留了话,让办公室主任尽快来会他。贝雷戈瓦放下电话后,命令其贴身警卫留下来等候办公室主任,自己则让司机送他到公爵宫去。但汽车刚开出不久,贝雷戈瓦却改变了主意。他让司机走开一会儿,自己要打个电话。几分钟后,贝雷戈瓦又让司机把他送往纳韦尔市。在经过市郊那条小运河的一座小桥时,贝雷戈瓦再次要求停车,并对司机说,你去接我的警卫,然后一块来这里接我。满腹狐疑的司机我到警卫时,警卫突然发现他放在车上的一支357 型大口径手枪不见了。司机立即意识到刚才市长是借打电话之机取走了手枪,两人赶紧驱车回到小运河边市长下车的地点,却已不见贝雷戈瓦的身影。他们跳下车来,分头寻找,结果在一片茂密的草丛中发现了躺在血泊里的前总理,他头部中弹,身边丢着那支357 型手枪。

      当时,贝雷戈瓦尚存一息,司机和警卫赶紧把贝雷戈瓦送往市里的医院。但由于小市内没有足够的医疗设备,医生决定将其送往巴黎。求援电话打给了总统密特朗和新任总理巴拉迪尔,很快,一架军用直升飞机从巴黎飞到了纳韦尔市。可惜,就在飞往巴黎的途中,贝雷戈瓦停止了呼吸。

      贝雷戈瓦死后未发现只言片语,人们在震惊之余都试图揭开这个谜。法国各界人士对此议论纷纷:政界指责这是新闻界“用笔杀人”,新闻界回敬说是政界“昏暗无情”,社会党斥责右翼政党“恶语逼命”,右翼则反唇相讥说这是社会党“迫害忠良”。各执一辞,莫衷一是。

      贝雷戈瓦是在5 月1 日劳动节自杀的,场所又是他竟选用的招贴画的衬景处,这似乎是他奋斗一生的缩影,同时也给世人留下了评说的空间。综合法国各报的报道,贝雷戈瓦最终走上绝路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1.社会党在1993 年3 月立法选举中惨败和随后的走向衰落。这使从16岁就为之奋斗的贝雷戈瓦感到很失望。

      2.右翼政党1993 年3 月上台后借“清算经济实况”为名,把法国当前的经济困难完全归罪于贝雷戈瓦,并恶毒地进行人身攻击。这使贝雷戈瓦十分沮丧和厌倦,整日郁郁寡欢。

      3.长期执政使社会党也深陷权钱交易的泥潭,腐败现象迭出,丑闻不断,“贝希纳股票泄密案”和“兴业银行金融舞弊案”都牵涉到贝雷戈瓦主管的财经部,并导致他的前后两任办公室主任被迫辞职。更有甚者,1993 年2 月法国《鸭鸣报》又披露了他曾经接受贝拉100 万法郎无息贷款一事。贝雷戈瓦一生追求廉洁奉公,这些事却弄得他不明不白、有口难辩。

      4.虽然以上诸事使贝雷戈瓦近来忧心忡忡,时日难熬,但尚不足以导致他这样一位久经风浪的政坛老手怯步轻生。看来推动他走上绝路的是最新发生的事态。据法国报刊报道,前不久,法院决定传贝雷戈瓦1993 年6 月2日在审理“贝希纳股票案”时出庭作证。贝雷戈瓦心知与其相关的各案牵涉到政党高层,因此急欲请见密特朗总统商讨对策。不料,总统竟拒而不见,甚至连电话也不接,只是叫人传话要他在家“静思修身”。到此时,贝雷戈瓦似乎明白了“替罪羊”的处境。

      贝雷戈瓦究竟为何自杀,只有他自己和个别知情人最清楚。既然贝雷戈瓦带走了这个隐秘,还有谁愿意把它说清呢?

      贝雷戈瓦死后,各界普遍认为他死于无法承受的政治压力和残酷的人身攻击。巴黎一家报纸的评论说,贝雷戈瓦不堪忍受对自己的攻击,只有“以死抗争”。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0-12-23 04:08:36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