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盘龙城遗址

    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遗址是中国早期城市遗址,时代一说为商代早期,一说为夏代,位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经济开发区叶店杨家湾盘龙湖畔。

    原认为中心区面积约 1.2平方公里,但在后来发现了面积2.5平方公里的外城,其遗址面积应更为广大。 遗址文化堆积的时代,上限为屈家岭文化(有屈家岭文化地层),下限相当于殷墟早期。内城兴建年代约在公元前15世纪前后,相当于商代二里岗期时期,外城则尚未确定兴建年代。盘龙城出土的104厘米长的大玉戈被列为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 它的发现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化面貌、城市的布局与性质、宫殿的形制及建筑技术,都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盘龙城遗址入选武汉市“十大城市文化名片”。2012年8月,武汉市开始投资55亿元建设以盘龙城遗址为核心的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其遗址博物馆建筑设计方案将向国际招标征集。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盘龙城遗址 编辑

    盘龙城遗址:距今3800年的盘龙城文化,被专家学者论证为“华夏文化南方之源,九省通衢武汉之根”。盘龙城遗址为中国古代城市遗址,位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盘龙湖畔。原本认为中心区面积约 1.1平方公里,但之后发现了面积约为2.5平方公里的外城,其遗址面积应更为广大。遗址文化堆积年代,上限为屈家岭文化(有屈家岭文化的地层),下限相当于殷墟早期。内城兴建年代约在公元前15世纪前后,相当于二里岗时期,外城则尚未确定兴建年代。它的发现对于研究南方古代文化面貌、城市的布局与性质、宫殿的形制及建筑技术,都具有重要的价值。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盘龙古城出土了数百件盘龙城商代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和骨器等遗物,制作精美,花纹别致,特别是出土的兽面纹盉,盘龙城大铜鼎、铜锁、铜提梁卣都是中国文物中极为罕见的珍品。盘龙城出土的94厘米长的大玉戈为2002年国家文物局公布首批64件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是国家一级文物。 [1]

    盘龙城遗址是一处古代城址,绝对年代大约为公元前十八世纪至公元前十四纪前期,时代为商代前期或称早商、汤商时期。发掘年代:1974年。内城总面积约75400平方米。城址南北长290米,东西宽260米,周长1100米。包括宫殿区、居民区、墓葬区和手工业作坊区几部分。城址内清理了大量遗迹,出土有数百件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和骨器等遗物。
      意义:盘龙城遗址的发现,揭示了商文化(一说为夏文化)在长江流域的传播与分布,为研究古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盘龙城遗址位于长江北岸,距湖北省省会武汉市中心仅5公里。盘龙城遗址的分布范围是两面临盘龙湖,南濒府河,仅西面有陆路相通。其内城东西长1100米,南北宽1000米,内城总面积约75400平方米。外城总面积2.5平方公里,内城坐落在整个遗址的东南部,平面形状略呈方形,城内发现有三处大型宫殿基址。内城外散见居民区和酿酒、制陶、冶铜等手工作坊及墓地。盘龙城遗址出土的商代青铜器不仅数量远远超过郑州商城,而且不少是同时期青铜器精品。盘龙 城还出土了数以万计的陶片,石器100多件。

    盘龙城发掘出的三座大型宫殿建筑,体现了我国古代前朝后寝即前堂后室的宫殿格局,奠定了中国宫殿建筑的基石。有些专家认为,盘龙城是商王朝南征的据点,是商王朝控制南方的战略资源的中转站,其城墙外陡内缓,易守难攻,军事目的较为明显,后来不断发展成为商王朝在南方的军事、政治中心。   但近年也有专家如台湾中正大学的郭静云教授认为,盘龙城可能是早商王朝的都城,掌握铜矿资源,为当时政治、军事、文化的中心。 [2]

    发掘历史/盘龙城遗址 编辑

    1974~1976年,湖北省博物馆在盘龙城遗址设置考古工作站,并建立群众性保护组织,负责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工作。

    1983年,当地政府及盘龙城考古工作站组织专业人员,对遗址作了全面的调查和勘察,初步划定了保护范围,并建立了资料档案。

    2013年8月,武汉市提出,将投资29亿元建设以盘龙城遗址保护为核心的考古公园,其遗址博物馆建筑设计方案将向国际招标征集。据介绍,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成后,不仅有利于遗址的保护,也将为湖北增加一处黄金旅游景点。 [3]

    据媒体报道,籍第十届中国( 武汉)国际园林博览会开幕之际,2015年9月盘龙城遗址公园核心区将对外开放。  

    2018年10月18日,“盘龙城遗址联合考古项目”在地处武汉的盘龙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小嘴遗址考古发掘地启动。未来3年,中美联合考古队将对盘龙城遗址开展联合考古,深入了解盘龙城遗址的功能与性质。 [4]

    2018年10月,盘龙城遗址联合考古项目”联合考古队披露,盘龙城发现了大规模铸铜遗址,系在夏商都城之外首次发现,这一重大发现将改变学界主流观点。  

    遗址公园/盘龙城遗址 编辑

    国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二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武汉市的盘龙城等31个考古遗址公园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盘龙城遗址作为长江文明的重要代表,是中华文明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盘龙城遗址本体保护工程已正式启动,市委、市政府围绕盘龙城遗址的保护积极开展各项工作,1.39平方公里核心保护区内的清场工作基本完成,逐渐展现的盘龙城城墙再现出3500年前的雄姿。 [5]

    盘龙城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也引起我国考古界的密切关注,专家们认为盘龙城遗址不仅文化实力雄厚,生态环境也非常好,具备较高的遗址公园素质。著名考古学家、原故宫博物院院长张忠培建议,在遗址公园建设中不要影响植被,不能破坏生态环境,将来市民在这里接受文化熏陶的同时也可享受大自然的美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认为,“武汉对盘龙城遗址公园的保护与建设,展现了一个城市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大魄力。” [5]

    文物

    漆器:中国最早的漆器出现在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阶段,但过去考古只在西周墓葬中才发现较多漆器。而盘龙城M17、M19都发现多件漆器随葬在墓主头侧,虽保存较差,但也是十分重要的发现。M17的墓室北部随葬有成排漆器,这是二里冈文化时期不多见的现象。 [5]

    黄金制品:M17出土了一件镶嵌绿松石片和金片的勾状夔龙纹饰件,其主体部分为夔龙纹装饰,夔龙纹的角、目、牙均以片状黄金制成,各黄金部件长约5厘米、宽约2厘米。饰片与绿松石结合,无论造型还是色泽都极为精美。金器在郑州商城遗址曾有发现,但其器形、出土背景不明。盘龙城M17黄金饰片与郑州同类物年代相当,是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器形明确的金器,对于研究早期金器和镶嵌工艺具有重要意义。 [5]

    青铜器:M17的随葬品中,除了觚、爵、斝等商时期常见的青铜器以外,还有多件重要遗物,不少为盘龙城甚至是二里冈文化时期未见。青铜器中一件椭圆形的觚形器,形制独特;一件大型兽面纹铜片的器形、纹饰构图手法,为二里冈文化时期首见。

    M19的随葬品有青铜尊、斝、鬲等,其中青铜鬲装饰颇为精美。该墓葬还出土了玉柄形器、刀、戈等文物。 [5]

    结构

    黄陂区古迹甚多,文化遗存丰富,是湖北省文物十强区县之一。公布为国家级、省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共26个。其中国家级1个,省级12个,市级13个。与盘龙城相近时代的黄陂遗址就有:鲁台山古墓葬群、马寨城遗址、磨元城遗址、铁门坎遗址、神墩岗遗址等先秦的省级及以上遗址。盘龙城遗址南临府河,北靠盘龙湖畔,建于水滨的高丘上,南北长290米,东西宽260米,周长1100米,面积约75400平方米,原以为中心区面积约 1.1平方公里,但因发现面积2.5平方公里的外城,遗址面积应更为广大。遗址的年代一说为商代前期,一说为夏代,距今约3800年。

    城内的东北角,发现有三座前后并列,坐北朝南的大型宫殿基址,已经发掘了两座,在同一中轴线上,保存有较完整的墙基、柱础、柱子洞和阶前的散水,前面的一座宫殿是不分室的通体大厅堂;后面一座是四周有回廊、中间分为四室的寝殿,是重檐四阿顶式建筑。此两座宫殿的布局与文献记载的“前朝后寝”制度相符。从建筑的式样看,与文献中记载的“茅茨土阶”、“四阿重屋”也相吻合。 [1]

    遗址的城外有约100万平方米的同时期遗址。遗址的南面是居民点和手工业作坊,东西北三面均有与二里头、二里岗同期的墓穴,发现有奴隶殉葬墓和大批精美的青铜器。

    城外四周分布着民居、手工作坊遗址和小型墓地。民居为单体地面建筑和半地穴式简易窝棚。手工作坊有多处,一般为酿酒、制陶、冶炼遗址。

    经过考古发掘,盘龙城遗址出土了数百件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和骨器等遗物,制作精美,花纹别致,特别是出土的铜圆鼎、铜锁、铜提梁卤和94厘米长的玉戈等,都是中国文物中极为罕见的珍品。 [1]

    盘龙城遗址的发现,为研究古代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根据遗址的地层与典型器物所作的排 比,类型文化被分为4期:第一期陶器以褐陶为主,磨光黑陶占一定比例,纹饰以篮纹为主,另有少 量方格纹、细绳纹。第二期陶器中黑陶的数量减少,以细绳纹为主,篮纹和方格纹明显减少。这两期的器形多 折沿、鼓腹、小平底。第三、四期的陶器颜色普遍变为浅灰,以绳纹为主,出现粗绳纹,篮纹和方格纹几乎绝 迹。在第三期遗存中,第一、第二期常见的鼎、深腹盆、甑等继续延用,但有局部变化,同时,新出现了鬲沿圜底盆、大口尊、小口高领瓮等。

    遗址内容/盘龙城遗址 编辑

    中国商代中期,一说为夏代的城市遗址。位于湖北黄陂叶店。年代约当公元前18世纪前后。1974年开始发掘。1988年国务院公布为中国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了解商文化的分布及城市性质、宫殿建筑等有重要价值。古城筑于府河北岸的高地上,平面略呈方形,南北长约290米,东西宽约260米。城墙是夯筑的,四面各有一个缺口,可能是城门。城外有壕沟。城内东北部高地上有宫殿建筑,在东西60米、南北100米的 夯土台基上,依南北中轴线筑起3座坐北朝南、前后并列的大型建筑。经发掘的1号建筑基址面积490平方米,高20厘米,上面建有四间横列的居室,各有一门朝南,四室与檐柱之间有一周外廊。城外有居民聚落和手工作坊址。城西、城北、城东发现有墓葬。其中城东李家嘴的2号墓使用雕花木椁,有多人殉葬,随葬青铜礼器25件,还有铜钺等兵器及玉器,墓主生前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有人认为盘龙城遗址在当时是商朝在南土的一个方国,也有人认为盘龙城遗址是先楚王朝中的早商或汤商朝的都城。 [2]

    盘龙古邑铸辉煌,文化名城谱新篇。三千多年前的盘龙城是我们今天认识和了解古老历史的一个窗口。

    有人认为公元前16世纪,商汤讨灭夏桀,建立了以河南为中心的商王朝后,又对四方进行了一系列军事扩张,势力延伸到长江以南。盘龙城(在今武汉市黄陂区)就是商人为了巩固在南方的统治而建立的一个重要方国都邑和军事城堡。也有人认为盘龙城遗址即是由长江流域的石家河文化发展而来的早商王朝都城。 [2]

    公元前9世纪,原在鄂西北的楚国向东扩张,开拓江汉大地,今天的武汉地区被纳入楚域,成为楚国重要的军事和经济区。

    盘龙城遗址位于武汉市中心以北约5千米的黄陂区盘龙城开发区境内,因被盘龙湖环抱而得名。

    古城遗址坐落在一座小山丘上,三面环水,东西宽260米,南北长290米,城址为长方形,总面积为75400平方米。城垣为分层夯土筑成,每层厚度为8- 10厘米,内坡缓斜,外坡陡峭。城墙厚度为7-8米,四周有城门,城墙外有宽约14米,深约4米的壕沟,上面架桥以供通行。

    城内东北部发现有分布密集的宫殿建筑遗迹,其中一号宫殿基址四周有回廊,中间有四室,似为奴隶主的寝殿。二号宫殿基址建筑技法大致相同,是不分室的通体大厅堂,似为奴隶主开会议事的朝堂。

    城外四周分布着民居、手工作坊遗址和小型墓葬。民居为单体地面建筑和半地穴式简易窝棚,手工作坊一般为酿酒、制陶和冶炼遗址,出土有手工工具、陶器、炉渣等。

    城外李家嘴一带分布有大型墓葬,一座贵族墓中使用了雕花木椁,随葬品有青铜器、玉器、漆器、陶器等,还有3名随葬的奴隶。墓中青铜器共63件,分为礼器、兵器和生产工具三大类。

    其中一件青铜鼎,高达55厘米,仅次于郑州出土的王室大方鼎。兵器有戈、矛、钺、斧、镞等,其中一件青铜大钺长41厘米,刃宽26厘米,其上雕饰龙纹,为军事统帅所有。玉器中有一件长达94厘米的玉戈,是迄今全国出土文物中最大的一件商代玉戈。

    盘龙城遗址是武汉地区生产力和社会文明的发展进程的见证,城内外的遗迹遗物,明显反映了奴隶社会的阶级分野。这处文化遗存也吸引大量游客考察武汉地区进入中原地区主流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圈后的发展状貌和文明水准,它对于推动整个华中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与交流,促进中原与南方各民族之间的相互了解与融合,具有不可低估的影响,是后来武汉城市文明的源头。 [1]

    发掘情况/盘龙城遗址 编辑

    遗址于1954年发现,1974年和1976年,湖北省博物馆与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合作,进行过两次较大规模的发掘,1979年以来,湖北省博物馆又进行多次发掘。经过多年的工作,基本上搞清遗址的分布情况。城内仅有宫殿、居民区,手工业区和墓葬则分布在城外。

    城址

    坐落在遗址的东南部,平面近方形,南北长约290米,东西宽约2 60米。城墙基宽21米,西垣和南垣残高1~3米。每面中间各有一缺口,应为城门。城垣分段版筑,分主城垣和护城坡,夯层厚约 8~10厘米。城垣南部和北部发现有濠沟遗迹。城内东北部发现大型宫殿建筑夯土台基,西南部为一片洼地,未见遗迹。

    夯土台基南北长100米,宽60米,厚约1米。建筑基址分上下两层,已发现 3座,平行排列在南北轴线上,方向同城垣一致。一号、二号基址已发掘。一号基址平面呈长方形,宽39.8米,进深12.3米,分为 4室。通面宽33.9米,进深6~6.4米,中间二室较大,面宽各为 9.4米。夯土墙基厚约70~80厘米。墙内残存圆木柱穴,直径约20厘米,间距约58~95厘米。各室都在南壁中间开1门,中间2室又在北壁偏东处开一后门。室外沿排列43个大檐柱穴,每个柱穴底置有巨形石础,埋深约 0.8米,穴外两侧有 2个小柱洞。台基四周略倾斜,上铺碎陶片,作为散水。整个基址可复原为一座周围有回廊,中央为四室的高台寝殿建筑。

    二号基址位于一号基址之南约13米,平面长方形,东西长27.5米,南北宽约10.5米,基址四边有前后左右对称的大檐柱穴27个。西侧台基下有一排陶质水管道。二号基址中间未见隔墙,可复原为一座大空间的厅堂,与一号宫殿基址形成前朝后寝的格局。 [1]

    墓地

    分布在古城四周的李家咀、楼子湾、杨家湾、杨家咀、南城外、铜家咀等地。共发掘30多座,大致可分3类。甲种墓,已发掘4座,墓室面积在10平方米以上,均为长方形土坑竖 穴,有棺、椁。椁板外壁雕刻精细的饕餮花纹,内侧涂朱漆。椁外有殉人。墓底设“腰坑”,随葬有成套的青铜礼器、玉器和陶器。这类墓主的身份应为显贵阶层。乙种墓,已发掘 8座,为长方形土坑竖穴,长2.1米,宽1.2米左右,有棺、椁和腰坑。葬式多仰身直肢。随葬品有青铜礼器和武器、工具、印纹硬陶器、原始瓷器,未见殉人。这类墓葬应属下层贵族。丙种墓,为平民墓,形制与乙种墓近似,墓室窄小,面积在 1平方米左右。仅有单薄木棺,无腰坑,随葬品以陶器为主。 [1]

    遗物

    有青铜器、陶器、玉器和石器。青铜器大部出自墓葬,工具和武器有 臿、斨、斧、锛、凿、锯、钺、戈、矛、刀、镞;礼器有鼎、鬲、簋、斝、爵、觚、盉、罍、卣、盘等。形制、纹饰与中原青铜器相同。纹饰以饕餮纹为主,次为夔纹、云纹、弦纹、三角纹、圆圈纹、涡纹、雷纹等。陶器出土数量最多。早期陶器:陶质以夹砂和泥质灰褐陶为主,黑陶和红陶次之,还有少数硬陶。纹饰有条纹、方格纹、细线纹、细绳纹、堆纹、弦纹、划纹、兰纹、指甲纹、旋涡纹、圆点纹、刻划人字纹等。主要器类有鬲、鼎、罐、盆、豆、盉、瓮、尊、缸等。②晚期陶器:陶质以夹砂和泥质灰陶为主,其次为棕褐陶、砖红陶。纹饰有绳纹、细方格纹、堆纹、弦纹、饕餮纹、夔纹、雷纹、圆圈纹。个别陶器上有刻划符号。主要器类有鬲、簋、豆、盆、刻槽盆、罐、钵、勺、器盖、大口尊、大口缸、瓮、器座、壶、罍、杯、斝、爵以及坩埚、鱼、鸟等陶塑制品。此外还有印纹硬陶及原始瓷等。早期的器类及形制与二里头时期相当,晚期则与郑州二里岗期共性较多,但盘龙城所出青铜器在数量和类型上都比郑洛地区同期为多。 [1]

    文物历史/盘龙城遗址 编辑

    盘龙城文化的特征,表现在一组 富有特色的器物群上。这组器物中作炊器的是鼎、折沿 深腹罐、侈口圆腹罐等。作食器和容器的有三足盘、深 腹盆、平底盆、豆、澄滤器、小口高领罐和大口缸等。酒器则有□、觚、爵等。侈口圆腹罐口沿部的花边形装 饰和深腹盆、甑、侈口罐口沿下附加的一对鸡冠形。是这组陶器中很有特色的风格。在这里见不到河南龙山 文化中常见的鬲、带耳罐、杯、碗及双腹盆等器物; 也与郑州商代文化中以鬲、斝、甗、卷沿圜底盆、大口 尊、簋、小口高领瓮为主的器物组合有明显的区别。如鼎、折沿深腹罐、深腹盆、甑、澄滤器、侈口罐、小口高领罐等的形制与豫西地区所见的一致。

    早期器物

    居址与埋葬:盘龙城文化的居址有半地穴居址、地 面建筑和窑洞式居址等几种。平面形状有圆形、方形圆 角和长方形等多种。一般居室的直径在3米左右,较大的 长方形居址长在10米上下,宽5米左右,中间有隔墙。地 基和隔墙都经夯筑。东下冯发现的窑洞式居址,系就断崖和沟壁掏成。盘龙城遗址上层发现的大型宫殿基址, 是反映这一时期建筑水平的代表性遗存,已经发掘的两 座宫殿遗迹都建筑在夯土台基之上。1号宫殿的基址长 宽均约百米,占地1万平方米。正面是面阔8间,进深3间 的殿堂,四周有廊庑,前面有门,中间是庭。2号宫殿的 规模略小,南北长72.8米,东西宽57.5~58米,基本形 制与 1号宫殿相同。这两座由堂、庑、庭、门等单位建 筑组成的宫殿,布局严谨,主次分明,是迄今所知中国 最早的宫殿建筑。其形制开中国历史时期宫殿建筑之先 河。在各遗址中,居址附近多有灰坑、窖穴、水井等遗 迹。一些遗址中还发现有铸铜、制陶、制骨、琢玉等作 坊址。

    晚期器物

    盘龙城文化的墓葬在东干沟、东马沟、盘龙城、东下冯等遗址均有发现。大多为小型墓,目前尚未发现与 盘龙城宫殿基址相称的大型陵墓。这些墓都作长方形土 坑竖穴,长2米左右,宽1米上下。葬式多为仰身直肢。随葬品以实用陶器为主,常见的有鼎、罐、三足盘、盆、 觚、爵、□等,少者数件,多者十余件。此外还有贝、 玉饰件和铜铃等小件铜器,盘龙城遗址发掘的少数墓中 随葬有铜爵。盘龙城遗址曾发掘一座较大的墓,墓口长 5.2 ~5.35米,宽4.25米,有二层台。因被盗掘,仅见少 量漆皮、□砂、蚌饰以及狗骨架和骨片等物,推测原来 墓中的随葬品是相当丰富的。东干沟发现的一座墓,死 者作蹲坐状,比较少见。各地同类遗址中还经常见到一 些没有墓圹的人骨遗骸,其葬式或俯身;或身首异处;或 有捆缚、斩割痕迹,一般都无随葬品。两种不同的埋葬 方式,说明死者生前的社会地位存在等级差别。

    社会形态

    盘龙城文化居民的经济生活 以农业为主。农具主要是石器,铲、镰的数量较多,斧、 锛、凿等也有出土。另外还有蚌铲、蚌镰、骨铲等。木 质的耒耜一类工具也在使用。饲养的家畜有猪、狗、鸡、 马、牛、羊等。农业生产已能提供较多的剩余产品,饮 酒之风比较普遍,一般平民墓中也多用觚、爵等酒器随 葬。

    当时的社会分工更加精细。不仅手工业与农业已经 分离,而且在手工业内部,铸铜、制陶、琢玉(石)、制骨 以至木工建筑等都已出现专业分工。陶窑在洛达庙、二 里头等地发现多座,直径一米左右,窑室都已残损,火门、 火膛和窑箅等一般保存较好。火膛作直壁圆筒形,中设 长方形土柱以支撑窑箅,箅面有若干圆孔,附近还出有 一些陶拍等制陶工具。玉器有琮、圭、璋、钺和柄形饰 等。盘龙城遗址出土的一件柄形饰上雕琢有规整的兽面 纹,纹样与后来在铜器上常见的一致,这是已知年 代较早的兽面纹样,工艺相当精致。另一件兽面铜牌,用 200多块绿松石镶嵌而成,是目前已知最早的铜镶玉(石) 制品,也具有较高的工艺水平。盘龙城等地还发现不少 经过切割的骨料、半成品和簪、锥、凿、针、镞、鱼叉 等骨制品和砺石等遗物,表明制作骨器也已成为单独的 手工行业。盘龙城文化的青铜器是中国已知年代较早的 青铜器之一,有爵、铃、戈、镞、戚、刀、锥、鱼钩等。盘龙城遗址发现了不少铸铜的坩埚、陶范、铜渣等,东 下冯遗址发现有铸器的石范。铜爵的胎壁较薄,表面较 粗,无装饰纹样,表现出早期青铜器的特点。工具和兵 器都用单范铸造,爵则运用复合范铸成,铸造工艺比较 复杂,说明这些青铜器还不是中国最早的青铜制品。据 测定,铜爵的合金成分为铜92%、锡7%,属锡青铜,说 明盘龙城文化已经进入青铜时代。

    各地发现的不同形制的墓葬,反映了当时社会存在 的等级差别。第三期遗存中发现的宫殿遗址,证明奴隶 主与奴隶、贵族与平民的阶级分野十分明显,社会处于 严重对立的状态。当时的社会应属早期奴隶制形态,并 出现了最初的城乡分野。盘龙城文化时期是否出现了文字,尚不能肯定。一些遗址出土的陶器上一再发现有刻划的符号(记号), 已知有20多种。其中有的可能就是原始文字,但还有待 进一步研究。这一文化的乐器有陶埙和石磬两种。此外, 还见有卜骨,大多用猪、牛等动物的肩胛骨,上有灼痕。这些遗物可从一个侧面反映奴隶主贵族的精神生活。

    与其他文化的关系 从地层迭压关系和放射性碳素 断代的数据看,盘龙城文化晚于河南龙山文化,而早于二里头、二里冈期商文化(见郑州商代遗址)。但对三者间的关系, 人们的看法很不一致。有人认为盘龙城文化是从河南龙山文化的王湾类型直接发展而来;有人提出盘龙城文化 与王湾类型文化之间实际是同一文化的不同阶段;有人 认为二里冈期商文化是从盘龙城文化发展而来,后者是 二里冈期商文化的直接先驱。但也有人不同意上述看法, 认为在同一地区内,时间较晚的文化接受和融合较早文 化中的一些因素是正常的现象,从盘龙城文化与河南龙 山文化及二里冈期商文化之间的文化特征的差异等方面 看,用一脉相承的说法无法解释,盘龙城文化应该另有 渊源。也有人认为盘龙城文化即渊源于石家河文化,二里头文化与二里岗文化皆属盘龙城文化。

    由于盘龙城文化早于二里冈期商代遗存,且分布地 域与传说中汤商活动的地域比较一致,所以人们把它列为 探索早商或汤商文化的对象之一。不过,对这一问题,学术界的 看法也有分歧。有人认为盘龙城文化的 4期遗存中,晚期相当于郑州“商”城,整个盘龙城文化应属于早商文化;有人指出,盘龙城文化在第三期遗存中出现 了一组与二里冈期商文化的典型器物群一致的器物,表明其年代已经进入商代,所以盘龙城文化第一、第二期遗存有可能是夏文化。这个问题仍在讨论之中。

    获得荣誉/盘龙城遗址 编辑

    曾入选“20世纪中国100项重大考古发现”。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图册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7-04
    [2]^引用日期:2019-07-04
    [3]^引用日期:2013-08-20
    [4]^引用日期:2018-10-25
    [5]^引用日期:2014-05-05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3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4 19: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