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看守所”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看守所[刘佩琦主演电视剧]

    《走进看守所》根据著名作家李迪七赴丹东看守所而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丹东看守所的故事》改编而成,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监管局、宣传局、全国公安文联及辽宁省公安厅组织拍摄。

    《走进看守所》作为我国第一部反映看守所生活的长篇电视剧,该剧以发生在辽宁丹东看守所里的故事为原型,围绕监管警察和在押人员的工作生活展开,展现了一段曲折动人的救赎之路,还原了管教警察的喜怒哀乐,讴歌了大墙下高尚的警魂,展现了公安监管工作的人性化管理和以人为本的中国形象。

    编辑摘要

    目录

    剧情介绍/看守所[刘佩琦主演电视剧] 编辑

    鸭绿江畔的安东看守所,年久老化,条件十分简陋艰苦,刚刚分来的六名朝气蓬勃的年轻男女警官们,对看守所的管理制度有着不同的读解。在所长尚光明和大队长刘悦的帮带中,他们逐渐融入这个大集体。对盗墓贼催侉子的教育,对因贩毒被判死刑的朴玉淑的关怀,对因情杀人的张林的教诲,对能歌善舞的死刑犯张晶晶的帮助,尚光明、刘悦带领全所的战友们,把看守所建设成了文明之地,犯罪分子的再生之地。[1]

    分集剧情/看守所[刘佩琦主演电视剧] 编辑

    第1集

    又一名新的犯罪嫌疑人黄三宝被关押在江东市看守所,他刚刚走进监室就被其他在押人员盯着看。其中一个在监室有些霸道名叫李四河的在押人员一见黄三宝便讽刺他住的位置都是死刑人员才住的地方,看位置就知道他命不久矣。江东市看守所所长尚光明一大早出门送儿子尚正去体检,在车上他嘱咐尚正一定要抓紧这次成为警察的机会,可尚正志不在此,碍于父亲的威严尚正又不敢说些什么。横行霸道的李四河带头欺负黄三宝,其他人见此情景一拥而上开始揍黄三宝,警察们透过监控看到监室发生围殴事件后,立即赶到监室门口。黄三宝捡到地上的一个利器抵在李四河的脖子上,上一秒还欺负黄三宝的李四河,这一刻为了活命只好乖乖不动。黄三宝劫持了李四河并要求从看守所出去,处理不了这种情况的警察们只好给所长尚光明打电话求助,刚把车开出去一个路口的尚光明得知此事后立刻让儿子尚正下车,自己驱车赶往看守所。尚光明看到黄三宝便劝他不要冲动,毕竟他的案子还没处理,现在伤害监室其他人员要求出狱只会给自己加刑。尚光明向他保证,只要他放开李四河,自己可以既往不咎,黄三宝思考片刻发现尚光明所说的确有些道理,便放开了李四河,这时其他警察们上前将黄三宝制伏,带到别的监室。尚光明本来要去火车站接一批来看守所报道的警校大学生,可出了黄三宝这个紧急事件,他也没来得及去接大学生们,出租车都不愿意来看守所,无奈之下大学生们只好打黑车前往看守所。尚光明派妻子去送尚正体检,他打电话想问情况时却怎么也打不通。妻子过马路时因为听到手机在响就翻包寻找手机,这时恰好一辆货车开过来撞倒了她。在马路对面的尚正看到这一幕赶紧冲过来背起妈妈跑去医院,医院要求收取治疗费,身上没钱的尚正打电话给尚光明,可尚光明没接电话,就在他一筹莫展时遇到了尚光明在看守所的同事刘悦,刘悦帮忙付了钱,让尚正的妈妈做上了手术。尚正赶到体检中心时,警卫告诉他体检已经结束,他只好默默地回到医院。为了避免尚光明分心,做完手术的尚母嘱咐刘悦不要把此事告诉尚光明。大学生们到达看守所看到老旧的设备和监狱改造成的阴暗宿舍后都很是失望,其中一名叫做吴欣的小姑娘嫌弃地最为明显。本来该被执行死刑的周定华又被送回看守所,由于行刑前他又交代出手上的一个案子,警方只好把他带回来重审。黄三宝被独自关在一个监室内,他不停地撞墙并指责尚光明说话不算话,尚光明带他去医务室看伤口并把他送回了原来的大监室中。李四河强烈要求跟黄三宝分开,尚光明只好把李四河和周定华的位置调换。黄三宝在监室里琢磨着怎么出去,隔天他以自己撞墙撞成脑震荡为由不肯起床,尚光明只好让他留在医务室观察一天。

    第2集

    吴欣在宿舍内使用大功率的电暖风,导致看守所突然断电。萧伟和吴欣等人都是新调来的大学生,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不知该怎么处理,只好聚在监控室里等着来电。还没入睡的黄三宝发现看守所停电后,趁机从没被堵住的暖气通道里逃了出去。看守所的陆管教发现此事后立即上报给尚光明,尚光明拦住想要从电网上爬出去的黄三宝,他警告黄三宝赶紧停下来,否则电网就能电死黄三宝,听了他的话,黄三宝只得乖乖地跟尚光明回到监室。由于新人们的失误,险些让黄三宝钻了空,尚光明本想给应该负主要责任的大林一个处分,碍于大家帮忙求情的面子上,尚光明同意只让大林写一份检查书。尚光明特意开会对新来的大学生们强调看守所的纪律问题,除了吃苦耐劳的于蕾蕾外,其他人都是表面上答应背地里抱怨。看守所副所长夏援朝希望尚光明能把黄三宝逃狱一事向上级汇报,尚光明却认为黄三宝没能逃出去,汇报上级后还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决定压下此事不汇报。尚光明打电话回家问尚正的体检情况,尚正不肯接他的电话,妻子金梅隐晦地告诉他,现在尚正的心情不太好。为了不让尚光明分心,金梅一直不肯把自己出车祸一事告诉他。刘悦知道尚光明家中的情况,于是她下了班提着水果去尚家探望金梅。看守所的设施老旧,尚光明找到上级王支队,希望他能帮忙批经费,可警察局的经费也不足,王支队表示自己会尽力去要经费,但结果不一定是好的。办案的警官审问周定华,周定华说出实情后恳求警官们等几天再给他行刑,尚光明等人也因此得知周定华的妻子即将产下一子,周定华为了见儿子一面才一直拖着。娇惯的吴欣无法再忍受看守所的恶劣条件,她跟妈妈抱怨看守所的生活条件太差,并要求有权有势的父母把她调走,吴妈妈决定把她调去市文物局。吴欣撺掇男友萧伟一起调走,萧伟也确实体会到在这个看守所里没有希望与未来。萧伟带着烦恼来询问师父陆管教,陆管教告诉他,尚光明与夏援朝当年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两人被调到这小看守所里也任劳任怨,在这里发光发热,这小看守所里可谓卧虎藏龙。陆管教劝萧伟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尚光明得知黄三宝隐瞒自己有妻有子的事实后,决定从亲情当突破口,让黄三宝供出实情。

    第3集

    黄三宝还在与警察们兜着圈子不肯说出实情,夏副所长警告他别耍花样,否则他的妻子不会来见他最后一面。本来隐藏自己家室的黄三宝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查到了实情,他情绪激动地让夏副所长有事冲着他来,不要伤害他的妻子。周定华马上就能见到自家刚出生的儿子,晚上他激动地睡不着便跟黄三宝聊天。周定华坦白自己杀人的原因,他的哥嫂以及侄女一直欺负自己正在怀孕的妻子,甚至直接踢他妻子的肚子,最终被逼急的周定华杀了他们一家三口。周定华忏悔道如果知道自己的孩子保住了,当初他绝不会这么冲动,一定好好地生活。听说黄三宝拐卖儿童,周定华指责他做事不地道,毕竟黄三宝自己也有女儿,为人父母哪个不希望陪着孩子健康成长,周定华的话让黄三宝很是受益。行刑前,周定华看了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一面,他小心翼翼地抱着儿子不禁悲从中来泪流满面。探视时间到了后,周定华向看守所的警察们深深地鞠了一躬表示感谢。想念自己女儿的黄三宝把自己知道的实情全部供了出来,他要求见女儿一面,尚光明答应他这个请求。尚光明一直在试图联系黄三宝的妻子,可当时被家暴地很严重的黄三宝妻子并不愿意来见他一面。吴欣的父母已经帮她找人做了调令,吴欣一直催促男朋友萧伟也赶紧离开这鸟不拉屎的烂看守所。萧伟的父亲是市局的萧副局长,萧副局长打电话到看守所,告诉萧伟周末回家吃饭,尚光明这才知道萧伟的身份。萧伟周末回家后向爸爸抱怨看守所的条件差,希望能调离这个没有未来的地方,萧副局长不同意甚至恼羞成怒赶萧伟出去,脾气倔的萧伟拿起衣服就离开了家。一个年轻的女子被送到看守所关押,于蕾蕾向她了解她杀人的原因,女子表示自己上学期间就跟男友同居生活在一起,毕业后男方父母得知两人的恋情,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并切断了男方的经济来源,只靠着女子一人上班维持生计。女子发现自己怀孕后独自一人去医院打掉,为了挣钱隔天又回去上班,而男朋友却在外面花天酒地与其他女人偷情,女子得知此事后来到宾馆抓了男朋友现行,男朋友却掐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多管闲事,女子一怒之下拿出随身的匕首将男子杀害。女子行刑前,刘悦特意给她买了大衣和红袜子,希望女子能平平安安地走,女子感动地给刘悦跪下。学校放学,小雪的父母大海和刘悦都没能来接她,于是同班的冯老师把她带回了家。

    第4集

    刘悦回到家后只看到了喝醉的丈夫大海,没看见女儿小雪,她问大海是否到学校接了小雪,大海一脸迷茫地表示今天应该刘悦接小雪放学,刘悦先前给他发了短信,当时正在喝酒的大海没能看见短信。被接到冯老师家的小雪不愿意回家,冯老师把小雪在自己家的事情打电话告诉刘悦。刘悦赶到冯老师家,小雪却不承认自己有妈妈,深知是自己疏忽女儿生活的刘悦向女儿道歉,然而小雪还是不愿意回家,冯老师提议让小雪在她家住几天再回去,刘悦只好同意。尚光明的老友打电话告诉他,尚正并没有参加体检,尚光明回家询问尚正此事,妻子金梅自责道都是自己出了车祸害得尚正没能去参加体检。尚光明这才知道金梅出车祸受伤的事,尚正指责一天到晚都在忙的尚光明没有资格做父亲也不是个合格的丈夫,理亏的尚光明没有回答。为了找人照顾受伤的金梅,尚光明把金梅的母亲接到城里,让她帮忙照顾。吴欣问萧伟还想不想跟她一起走,如果不想就不要浪费时间,想走却无能为力的萧伟不知如何是好。陆管教把萧伟想调走一事告诉尚光明,他希望看守所能留住这个勤恳的好孩子,尚光明答应去做萧伟的思想工作。为了让黄三宝如愿见到妻子女儿,尚光明等人特意来到黄家村劝黄三宝的妻子王秀芝去见黄三宝一面。之前饱受家庭暴力折磨的王秀芝不愿意去,尚光明不停地给她做思想工作,王秀芝最终只好答应去见黄三宝一面。市局的记者们得知江东看守所根据在押人员不同的情况,将他们分别关在不同的监室管理,实施新的监视系统后,来到看守所进行采访并要求到监室中去看看。隔天姜检察官叫走夏援朝,他表示有人投诉看守所私自把在押人员的信息透露给媒体,夏援朝当天所有程序都是按正常方式的。发生了泄露信息的恶性事件,在押人员们集体绝食抗议,报纸实习记者就看守所泄露信息一事向夏援朝道歉,承认自己疏忽的夏援朝则向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鞠躬道歉。

    第5集

    从黄家村回来的陆管教与黄三宝提起他女儿妞子的事,陆管教夸赞妞子长得好又乖巧,黄三宝这个本来冥顽不灵的人提到女儿,神情都变得温柔了许多。吴欣让萧伟尽快解决调令一事,不要一直拖拖拉拉地,萧伟心有余而力不足。长相貌美又娇气的吴欣有些自傲,她希望萧伟能把她的事放在心上,萧伟却一次次地让她失望。为了刺激萧伟,吴欣故意在他面前和于蕾蕾聊起周末要去相亲的事,于蕾蕾只好配合她。周末吴欣让于蕾蕾陪她去相亲,可对方没看上娇气的吴欣,反而对大方又不做作的于蕾蕾产生了好感并留下她的手机号,这让吴欣有些生气。黄家村的村主任打电话告诉尚光明,王秀芝突然带着孩子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村子,这可给本来答应黄三宝去见家人的尚光明出了道难题。尚光明认为此事不能瞒着黄三宝,他只好把王秀芝带女儿离开的事情告诉黄三宝,同时他保证自己会尽最大努力让黄三宝与女儿见上一面。萧伟查出王秀芝在江城一家歌舞厅里当保洁人员,尚光明等人换上便衣来歌舞厅找到王秀芝,萧伟特意拿出自己先前录的一段黄三宝自省的视频给王秀芝看,终于被打动的王秀芝同意带女儿去见黄三宝。上次与吴欣相亲的陈先生打电话约于蕾蕾见面,为了打消对方的误会,于蕾蕾前去赴约并表示自己对陈先生没感觉,她希望两人可以不要再联系了。很欣赏于蕾蕾的陈先生表示既然都来了不如一起吃个饭,于蕾蕾却以吃过饭为由拒绝了他。吴欣对萧伟说话的语气一直很不客气,萧伟希望吴欣能调整下自己的说话语气,吴欣则转移话题重提离开看守所一事,她让萧伟不要这么优柔寡断犹豫不决的。吴欣在看守所不小心受伤住院,萧伟带着零食和补品来看望她,正在气头上的吴欣指责起萧伟来,这让萧伟有些无奈。萧伟希望两人冷静一下再说话,吴欣却直接提出了分手。黄三宝的判刑结果出来,由于他积极说出实情,所以从二十年有期徒刑减刑为十五年有期徒刑。行刑前,他见到了妻子和女儿,黄三宝向女儿保证自己会好好反省以后重新做人。

    第6集

    江东市又发生一宗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是名叫白灵的十八岁女孩。白灵每天在监室里唱歌,刘悦知道这是白灵舒缓压力的最好方式,便没再管。于蕾蕾感慨白灵的眼神特别单纯,不是会故意杀人的样子。因为吴欣在医院向萧伟提出分手,萧伟的精神有些萎靡。一直以萧伟好哥们相称的于蕾蕾看着他这样,既生气又心疼。于蕾蕾特意请了半天假买了水果去医院探望吴欣,她劝吴欣和萧伟复合,吴欣却认为两人没有复合的必要,不如就此别过。不知道自己犯罪实情的白灵单纯地以为自己还能出去,她问于蕾蕾什么时候可以放她出去,不忍心告诉她实情的于蕾蕾只好让她再等等。萧伟放假回家,他告诉萧父自己决定留在看守所好好工作。重建新所的方案被上级审批成功,在建新所之前他们还要换一批看守所的老旧设施。看守所的经费不够,为了给所有监室都换上新的排风扇,夏援朝特意去市场一家家地找便宜好用的排风扇。吴欣出院后,她的父母带她来看守所办调离手续,吴欣虽然舍不得于蕾蕾和萧伟,但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实在无法忍受看守所的恶劣条件。吴欣把警服交给于蕾蕾,让她帮忙还给档案室,直到吴欣上车,萧伟都没有出现。吴欣离开后,萧伟正好来到大门,他望着绝尘而去的车独自黯然神伤。在押人员王小宝给妻子惠莲写信找人捎了出去,被尚光明及时发现拦了下来,得亏信里没有反动的内容。尚光明单独把王小宝叫出来,让他和妻子惠莲通话以解相思之愁。王小宝按照信中的内容读了一遍,他希望妻子惠莲早点找个人家改嫁,不要再被他耽误,惠莲让他专心改造,减刑后自己去接他。新买的排风扇没两天就坏了,看守所的在押人员抱怨看守所的后勤吃回扣买了劣质的排风扇。尚光明知道这都是经费不足的原因,他亲自上阵去修监室的排风扇。

    第7集

    白灵的朋友受审时把歌厅发生杀人案的责任全都推到白灵身上,白灵却还打心里把他们当做好朋友,于蕾蕾认为白灵的朋友就是利用她的单纯,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她的身上。吴欣把谈恋爱时萧伟给她买过的礼物全部寄到看守所来还给他,萧伟看到满满一箱子的回忆更加难过,他在分手信上写了祝你幸福又把箱子按原地址寄给了吴欣。为了让萧伟从分手的痛苦中走出来,于蕾蕾特意带他一起去参加同学会。一身正气的萧伟在同学会上帮一个陌生的女子挡了酒,那名女子便被萧伟深深地吸引住了,情趣相投的两人立即交换了电话。于蕾蕾跟同学说了会儿话,回去再找萧伟时,发现他正在和一个漂亮女生聊得火热,不好意思去破坏气氛的于蕾蕾只好提前离场。于蕾蕾不想白灵就这样被朋友利用,她希望白灵能配合警方说出案件实情,白灵本人却态度坚决地承担了所有责任。于蕾蕾询问白灵的家庭状况,正在读高三的白灵,母亲早已过世,自打父亲再婚后,心思就没在白灵身上,白灵也就自暴自弃不再和父亲聊自己的情况。感同身受的于蕾蕾突然落泪,她鼓励白灵不要就此堕落,这世界上没有会离开孩子的母亲。于蕾蕾拿自己朋友的故事讲给白灵听,她朋友的母亲在看守所中被冤枉而去世,但她朋友一直坚信母亲在别的地方注视着自己,所以更努力地生活给母亲看,白刘悦听到于蕾蕾讲的那个故事,她猜测那是于蕾蕾的亲生经历。刘悦在档案室翻出贺红梅的档案,于是她向在看守所呆了最长时间的陆管教询问有关贺红梅的事。陆管教告诉刘悦,当年贺红梅在看守所因意外断电致死,尚光明把这件事故的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所里知道这件事的只有陆管教、尚光明和夏援朝。贺红梅死后,尚光明去找她的家人,想帮忙照顾她的女儿,却被邻居告知贺红梅的家人已经搬到西北去。刘悦问起于蕾蕾的户口问题,于蕾蕾表示自己当年家里有事便搬去了甘肃,后来又搬回来的。听到她的回答,刘悦越发地肯定于蕾蕾是贺红梅的孩子。萧伟在同学会上遇到的女子名叫艾晓佳,两人没几天便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艾晓佳一直吵着让萧伟陪她出去玩,工作繁忙的萧伟为了陪她只好不停地换班。于蕾蕾和白灵的感情越发浓厚,她还特意找看守所的人帮白灵办了一个生日会。

    第8集

    法院一审结果下来,白灵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没有过错的白灵犹如受到晴天霹雳,可她坚持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不愿意再上诉。尚光明发现于蕾蕾对白灵的案子尤其上心,他让刘悦看着点于蕾蕾,以免于蕾蕾感情用事。回到宿舍的于蕾蕾拿着母亲的照片痛哭,她发誓自己一定会帮白灵洗刷冤屈,不让白灵再重蹈自己生母的覆辙。切实地感到死亡要来临后,白灵想见父亲最后一面,于蕾蕾同意让她写信给白父,考虑到家属的心情,于蕾蕾特意把信封上江东看守所改成了正义路28号。尚光明在开会时警告管教人员不要太重情,而是要用心,意气用事只会造成事故,用心待人才能解决问题。同时尚光明还表扬于蕾蕾把信封地址名称改为正义路28号的行为很贴心,于蕾蕾虚心接受了尚光明的批评与表扬,也谦虚地表示自己会继续努力。白灵向于蕾蕾交待自己之前在网上遇到了几个朋友,那些朋友联系她去歌厅驻唱,她这才在歌厅当起了歌手。获得这个重要信息的于蕾蕾决定亲自去歌厅引白灵的朋友出现,刘悦对此很是担心并嘱咐她安全第一。萧伟在歌厅与艾晓佳约会,去上厕所的艾晓佳正好撞见与以往装扮不同戴着假发来到歌厅的于蕾蕾。艾晓佳回到座位后赶紧把此事告诉萧伟,并八卦地问他,于蕾蕾是不是白天当警察晚上来陪酒。于蕾蕾在歌厅果不其然引到了白灵所谓的朋友上钩,他们表示只要于蕾蕾把包厢里的大老板伺候好了,就能赚上一大笔。于蕾蕾跟他们进了包厢,而再次遇见他们的艾晓佳为了向萧伟证实于蕾蕾在陪酒,也进了包厢。艾晓佳当着众人的面问于蕾蕾为何白天当警察晚上当歌女,其他几人一听于蕾蕾是警察,马上就把她控制住。循着声响来到包厢的萧伟将抓着于蕾蕾男子制伏并让艾晓佳去找附近的警察,警察及时赶到把包厢里的男子们带走。警察抓到的两个男人就是白灵口中的朋友,他们利用白灵的单纯与美貌,让白灵去包厢陪何老板喝酒赚钱,喝到一半何老板便对白灵动手动脚,白灵抄起身边的烟灰缸等利器将何老板砸死。何老板死后,这两个男人却当没事人一样把责任全推到了白灵的身上。于蕾蕾收到了白父的回信,不明真相的白父不愿意认白灵这个女儿,也不愿意来看她,于蕾蕾私自留下这封信并以恳求的语气给白父回了一封信。

    第9集

    由与白灵同案,白灵在歌厅认识的朋友康波和林森的证词,可以证明白灵属于正当防卫而不是故意杀人,二审结果白灵因防卫过当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二审结束后于蕾蕾看见了来参与开庭的白父,白父听说是于蕾蕾证明了白灵的清白后,紧握住她的手向她表示感谢。白父收到了于蕾蕾给他的回信,他自责道自己没能好好照顾白灵,才害得白灵如此渴望友谊而误入歧途。白父到看守所探望白灵,他主动向白灵道歉,经过大难的白灵更加意识到亲情的珍贵,白灵与白父相拥着痛哭。白灵要被送到大北监狱进行改造,单纯可爱的她在看守所里获得了好人缘,其他在押人员都说着等自己出去后再去大北监狱接白灵出狱。之前白灵在看守所里得了疥疮,于蕾蕾忙前忙后为她找中医帮她换药,之后又给她收集上诉的有力证据,因此两人的关系也最亲。于蕾蕾鼓励白灵好好改造,三年后自己也要去接她。艾晓佳把自己与萧伟交往的事告诉了父母,从国外回来的艾母要见萧伟一面,萧伟特意打扮一番来见艾母,艾母却用很轻蔑地语气与萧伟聊天。萧伟意识到艾母看不上自己,于是他扔下艾晓佳独自回到了看守所。于蕾蕾的养母安排她去相亲,她与相亲对象一起逛街时遇到了小偷,于蕾蕾出于本能地就跑出去抓小偷,而自知无趣的相亲对象也就这样不了了之。萧伟不接艾晓佳的电话,无奈之下艾晓佳只好亲自到看守所来找他,萧伟因为艾母不看好两人的恋情向艾晓佳提出分手,尽管艾晓佳竭尽全力地挽留萧伟,萧伟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金梅在家包粽子,她让尚正送去刘悦家一些,毕竟身为看守所管教的刘悦不能经常回家,就更不会亲自包粽子了。尚正来到刘家时恰好看到小雪被爸爸大海斥责只知道玩不知道学习,尚正主动带小雪出去谈心,小雪坦白是父母工作太忙,没人管她,久而久之她就不愿意学习了,同病相怜的尚正表示自己以后会常去学校接她帮她辅导作业。虽然是萧伟自己提出了分手,但他再一次被感情所伤,于是他借酒消愁打算缓解因爱产生的痛苦。于蕾蕾把喝得大醉酩酊的萧伟送回宿舍,萧伟误把她当做艾晓佳,拽着她的手不让她走。于蕾蕾不小心看到了艾晓佳给萧伟发的微信,她这才知道萧伟又失恋了。

    第10集

    尚光明回家时恰好赶上岳母在煲鸡汤,妻子金梅让不常补充营养的尚光明多喝一些,再带回去一些给同样工作繁忙的刘悦。刘悦收到尚光明带到看守所的汤后没有一个人独享,反而将大部分都分给了监室的在押人员。看守所又接到一起人命案的犯罪嫌疑人,这人正是之前他们在面馆遇到的小老板张林。张林将妻子肖兰兰亲手杀害,还死命地拽着一个红色小瓶不撒手,声称要杀了他们报仇。尚光明抢过他手中的小瓶交给专职人员管理,他让萧伟和陆管教一起负责张林的案子。张林的情绪一直不稳定,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萧伟特意向上级审批,拿到了一直影响张林情绪的小瓶。尚光明想要净化在押人员的心灵,夏援朝对此提出异议,他认为看守所既不是警察局又不是心理咨询室,只要恪守本分看管好在押人员就可以了。刘悦和于蕾蕾去肖家探望肖兰兰的父母,他们本想了解关于张林的情况,肖兰兰的父母却情绪激动地表示让张林赶紧去死。张林因做恶梦发烧迟迟不好,尚光明让陆管教和萧伟带他去医院看病,然而在去医院的路上,患有冠心病的陆管教突然发病,身上又没带药,还好他们及时赶到医院给陆管教看了急诊,责任心重的陆管教开了些药又回到了看守所上班。尚光明不小心看到了大海给刘悦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常年不在家的刘悦尽管不舍,但为了让女儿小雪有一个温暖的家,刘悦愿意选择放弃。尚光明劝刘悦努力去挽回这段婚姻,毕竟小雪现在还小,如果大海跟别人再婚,小雪不一定会过得好。等刘悦下班后,尚光明特意把大海叫来看守所,大海知道尚光明会劝他不要离婚,但他深知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已经无法再继续。尚光明希望大海能多多体谅一下刘悦,刘悦的工作心极重,所以才会无意识地忽略了家庭。说教完大海后,尚光明又嘱咐于蕾蕾没事的时候常去刘家陪陪小雪,解开小雪对刘悦的误会,热心肠的于蕾蕾扛下了这个重担。看见刘悦和大海的状况,尚光明想到了妻子金梅,这些年来金梅一直无怨无悔地帮他操劳着这个家,回到家后尚光明一边自责自己是个不合格的丈夫一边向金梅表达情意。

    资料来源[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09-02
    [2]^引用日期:2015-12-10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8-01 15:04:06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