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短视频

    短视频即短片视频,是一种互联网内容传播方式,一般是在互联网新媒体上传播的时长在1分钟以内的视频传播内容;随着移动终端普及和网络的提速,短平快的大流量传播内容逐渐获得各大平台、粉丝和资本的青睐。随着网红经济的出现,视频行业逐渐崛起一批优质UGC内容制作者,微博、秒拍、快手、今日头条纷纷入局短视频行业,募集一批优秀的内容制作团队入驻。到了2017年,短视频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内容制作者也偏向PGC化专业运作。2017年7月,国家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规定,短视频禁止纹身、色情、低俗、暴力、约架等不良行为。将专项整治工作,加强对网络直播平台的规范管理。2018年11月7日,国家版权局通报,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18”专项行动取得积极成效。15家短视频平台下架侵权盗版作品57万部。2019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短视频 其他外文名: Instant Music Video
    又称: 短片视频 属性: 互联网内容传播方式
    传播的时长: 在1分钟以内

    目录

    定义/短视频 编辑

    短视频是指在各种 新媒体平台上播放的、适合在移动状态和短时休闲状态下观看的、高频推送的视频内容,几秒到几分钟不等。内容融合了技能分享、幽默搞怪、时尚潮流、社会热点、街头采访、公益教育、广告创意、商业定制等主题。由于内容较短,可以单独成片,也可以成为系列栏目。

    特点/短视频 编辑

    短视频短视频

    不同于 微电影和 直播,短视频制作并没有像微电影一样具有特定的表达形式和团队配置要求,具有生产流程简单、制作门槛低、参与性强等特点,又比直播更具有 传播价值,超短的制作周期和趣味化的内容对短视频制作团队的文案以及 策划功底有着一定的挑战,优秀的短视频制作团队通常依托于成熟运营的 自媒体或 IP,除了高频稳定的内容输出外,也有强大的粉丝渠道;短视频的出现丰富了新媒体 原生广告的形式。

    类型/短视频 编辑

    短纪录片

    一条二更是国内较为早出现的短视频制作团队,其内容形式多数以纪录片的形式呈现,内容制作精良,其成功的渠道运营优先开启了短视频变现的商业模式,被各大资本争相追逐。

    网红IP型

    papi酱、 回忆专用小马甲、 艾克里里、等网红形象在互联网上具有较高的认知度,其内容制作贴近生活。庞大的粉丝基数和用户粘性背后潜在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草根恶搞型

    以 快手为代表,大量草根借助短视频风口在新媒体上输出搞笑内容,这类短视频虽然存在一定争议性,但是在碎片化传播的今天也为网民提供了不少娱乐谈资。

    情景短剧

    陈翔六点半、 报告老板、 万万没想到、套路专家(又名套路砖家)等团队制作内容大多偏向此类表现形式,该类视频短剧多以搞笑创意为主,在互联网上有非常广泛的传播。

    技能分享

    随着短视频热度不断提高,技能分享类短视频也在在网络上有非常广泛的传播,在 今日头条上,短视频认证泛科普自媒体的套路专家在4个月内获得了6亿次的点播;

    街头采访型

    街头采访也是目前短视频的热门表现形式之一,其制作流程简单,话题性强,深受都市年轻群体的喜爱。

    创意剪辑

    利用剪辑技巧和创意,或制作精美震撼,或搞笑鬼畜,有的加入解说、评论等元素。也是不少广告主利用新媒体短视频热潮植入新媒体原生广告的一种方式选择。

    发展现状/短视频 编辑

    如今的短视频,沦为抄袭的重灾区。一些优质的短视频,未经允许被“搬运工”和“剪刀手”稍作处理,成为吸引流量的工具。同一内容的短视频被“掐头去尾”,重复出现在不同平台,不仅令观众纳闷,更令视频原创作者烦恼,大大制约了短视频行业的创作环境。短视频的发展短板却令人担忧。内容创作同质化严重,玩模仿、秀萌宠、拼搞笑的老把戏新意匮乏;平台只顾短期盈利,长期规划不足;监管不力、版权保护缺位,低俗内容和创意抄袭大行其道。要谋求长远发展,短视频平台须踢开优质内容匮乏、盈利能力不足、监管环节薄弱三大“绊脚石”。

    侵权乱象

    短视频短视频

    近年来,短视频行业发展呈现繁荣趋势,涌现出一批现象级产品。与此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版权诉讼。

    腾讯公司法务部副总裁江波表示,一些平台通过算法或以技术中立的名义,把其他平台上的版权作品抓取过来放到自己平台上使用,这种行为对整个互联网内容产业的行业发展秩序造成了较大损害。

    搜狐研究院秘书长马晓明认为,从目前短视频侵权诉讼案来看,短视频平台侵权行为主要有几种情况。第一,平台自己上传侵权短视频内容,目前这种模式已经很少见;第二,平台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完成侵权短视频,由第三方机构上传;第三,平台注册了大量自媒体账号,伪装成自媒体抓取作品来分类上传,并利用“避风港原则”逃避责任;第四,一些短视频平台推出培养计划,鼓励和引导自媒体上传侵权短视频,平台再主动推荐。

    从产生侵权的视频类型看,目前短视频领域中最主要的侵权形式是一些聚合平台未经许可将他人视频作品拆分为若干片段,向公众提供。首都版权产业联盟秘书长韩志宇说,有些较大的平台,动辄向用户提供几十万个拆分出来的短视频,受害最严重的是那些花费巨资购买视频版权的视频网站。

    “被拆分的作品主要是影视剧,也包括一些综艺、体育音乐、教育以及其他类别的节目和作品。例如,电影《芳华》在电影院上映的同时,有一个平台上就可以找到近50个关于《芳华》的片段,加在一起时长约30分钟,占整部电影时长的四分之一,其中一些镜头明显是在电影院里偷拍的,居然都可以上传到平台。”韩志宇讲,有一些小企业以及个人,专门从事影视剧拆分业务,向一些大平台有偿提供拆分片段,目前已经形成地下生产线,这一现象应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

    除了把长视频裁剪成短视频,把短视频“拼凑”成长视频的侵权方式也同样存在。“我们这个平台遇到的主要侵权类型是侵权方把用户原创内容聚合起来变为一个新的视频。虽然目前没有成为行业主流,但随着各大长视频网站开展更多的短视频业务,这种情况也会逐步增多,新型侵权行为是随着技术发展而不断出现的。”快手公司法务部高级总监贾弘毅说。[1]

    监管/短视频 编辑

    2018年4月初,广电总局、国家网信办均约谈了今日头条、快手两家主要负责人,要求“快手”“火山小视频”暂停有关算法推荐功能。4月2日,抖音正式上线风险提示系统,对站内有潜在风险、高难度动作的视频内容,进行标注提示,防止用户盲目模仿。

    2018年4月3日,快手CEO宿华发表文章道歉,称将重整社区运行规则,将正确的价值观贯穿到算法推荐的所有逻辑之中,只有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遵循社会公序良俗的作品,才能进行算法推荐,并承诺优先推荐个性化的、更符合用户兴趣的正能量作品等。

    2018年4月10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

    2018年4月11日,今日头条创始人、CEO张一鸣发表致歉信,详细列举了一些具体整改措施,包括:加强党建工作、全面纠正算法和机器审核的缺陷、不断强化人工运营和审核、将现有6000人的运营审核队伍扩大到10000人。4月12日,快手上线了“家长控制模式”,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

    短视频短视频

    2018年4月18日,据媒体报道,针对“抖音”短视频平台涉嫌发布售假视频的舆情报道,北京市工商局海淀分局也对该平台经营主体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约谈。约谈会上,企业负责人反馈了调查情况,表示针对平台涉嫌违规内容已采取删除、封禁措施。[2]

    2018年7月,国家网信办会同工信部、公安部、文化和旅游部、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等五部门,开展网络短视频行业集中整治,依法处置了19家网络短视频平台。其中,包括弹幕社区网站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洋葱视频在内的一些视频网站暂停下架,内部整改[3]

    2018年11月7日,国家版权局通报,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18”专项行动取得积极成效。15家重点短视频平台共下架删除各类涉嫌侵权盗版短视频作品57万部,严厉打击涉嫌侵权盗版的违规账号,采取封禁账号、停止分发、扣分禁言等措施予以清理。[4]

    2018年12月21日,《新华每日电讯》刊载题为《短视频平台对诱导性内容缺乏必要提醒,以年轻人为主的短视频用户防骗意识不足——骗招频得手,短视频平台正成骗子搞鬼新平台?》的报道。

    2019年1月9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

    平台责任/短视频 编辑

    专家建议

    整治问题视频,一些短视频平台尝试做到防治结合,重视内容审核。相关短视频平台在扩充审核队伍、完善审核机制基础上,推进机器学习、人脸识别等技术在内容审核环节的应用,以提高审核精准度和覆盖面。

    要避免低俗流行,优化算法推荐不容忽视。李俊慧认为,短视频平台应实现对不同类别的内容给予不同权重的算法推荐,让更多知识性、正能量的优质内容获得更高权重。

    有专家指出,低俗违规内容需要坚决整治,而要营造优质内容生态,平台还应以“用户思维”做精管理、做精引导。陈昌凤表示,低俗违规视频频现,责任应由多方承担,对其治理也应多方合力。平台要担起维护网络空间的社会责任,内容生产者和用户也应成为把关的重要环节,如此才可能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李俊慧建议,作为短视频内容的制作者,用户公开上传视频内容时,不能逾越法律和道德底线,也不能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应做到传播内容积极向上,避免低俗[5]

    搜狐研究院秘书长马晓明认为,在短视频版权领域乱象治理过程中,首先要明确的是,平台在版权侵权过程中到底做了什么,应该做什么。具体来看,有两个问题至关重要,第一是怎样才能规制平台滥用通知删除规则,也就是“避风港原则”;第二是怎样才能识别大量自媒体中的真实用户,防止平台大量伪造自媒体用户。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五队队长刘立新认为,目前短视频版权侵权问题频发,执法难度大。他建议,应当建立各相关部门之间的协同体系。同时,企业应当尽快建立全国统一快速授权系统、原创视频维权系统等,各企业在投诉时,可以提供更加精准的权属证明等投诉材料。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琛则表示,目前很多侵权行为都是因为侵权者对于法律的无知造成的,平台应当有义务予以告知。“有些用户真不知道他的行为已属于侵权,仅因为觉得好玩,随手就把别人的视频裁剪发布了。建议短视频行业自律条款中可以加上这样一条:平台应当有用户上传指南,用户上传视频之前,平台要对用户说清楚,哪些行为是侵权,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李琛建议,可以适当提高短视频平台的注意义务,可以考虑把内容识别技术引入其中,自动识别上传视频是否属于侵权视频。“如果你从事一个行业,又带来了很高的侵权风险,那么就应当把采用必要的技术手段当作成本,不能把这个风险转移给权利人。”李琛说:“应该鼓励平台在合理条件下代行著作权。一方面个体权利人缺少这个能力,另一方面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如果都是平台代行权利,将来有可能会形成一种交叉许可模式。平台与平台之间交涉磨合,最终有可能打造一个合理的行业规则。”[1]

    机构预测/短视频 编辑

    有关机构预测,未来5年在线视频量将增长14倍,70%的手机流量将消耗在视频上。预计2019年,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达300亿元不到半年的时间,一个农村青年的短视频帐号累计获得了近16万的网友点赞。

    短视频或成电影重要宣发阵地。前不久,抖音宣布与安乐影片、万达影视、光线影业、阿里影业、新丽电影、英皇电影6家影视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出“视界计划”。

    在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今天,短视频这种碎片化的资讯获取方式和社交方式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特别是随着5G时代的到来,整个社会将进入一个无频不欢的“新时代”。

    第43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8.29亿网民中,手机网民占98.6%。其中,使用短视频的网民有6.48亿。有关机构预测,未来5年在线视频量将增长14倍,70%的手机流量将消耗在视频上。

    艾瑞分析认为,未来1~2年内,短视频平台将开放大量的商业化机会,资本的大量流入鼓励内容创作者生产更多更高质量的短视频,同时为短视频平台的运营提供了充足的资金支持,促使短视频行业能够充满活力并且保持快速增长的态势。预计2019年,短视频市场规模将达300亿元。[6]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1-04
    [2]^引用日期:2019-01-04
    [3]^引用日期:2019-01-04
    [4]^引用日期:2019-01-04
    [5]^引用日期:2019-01-04
    [6]^引用日期:2019-05-12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娱乐视频新媒体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12 14:42:2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