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磨镜

    磨镜是古代女同性恋之间的行为。在中国古代,女同性恋多称为“磨镜”,双方相互以厮磨或抚摩对方身体得到一定的性满足,由于双方有同样的身体结构,似乎在中间放置了一面镜子而在厮磨,故称“磨镜”。从古代形形色色的同性恋看来,其原因和表现是十分复杂的。许多王公贵族、达商富贾的同性恋,大部分算不上什么“恋”,而是一种淫乱,他们对异性玩弄腻了,就去玩弄同性;有一些人的同性恋,是天性;而多数人的同性恋,则出自一些心理的变化、民俗与环境的影响,他们是真正的“恋”,是一种生活方式。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磨镜 英文名: Grinding mirror
    拼音: mó jìng 含义: 女同性恋之间的行为
    出处: 《列仙传·负局先生》

    目录

    释疑/磨镜 编辑

    磨治铜镜。古用铜镜,须常磨光方能照影。 汉 刘向列仙传· 负局先生》:“ 负局先生 不知 何许人,语似 燕 代 间人,常负磨镜局,循 吴 市中,炫磨镜一钱。”《 太平御览》卷七一七引《海内士品》:“ 徐孺子 尝事 江夏 黄公 , 黄公 薨,往会其葬,家贫无以自致,賷磨镜具自随,赁磨取资,然后得前。” 唐 刘得仁 《赠道人》诗:“ 长安 城中无定业,卖丹磨镜两途贫。” 清 蒲松龄 《聊斋志异·神女》:“问其人,乃 诸 姓,市中磨镜者也。”
    来历古代女性为何被称为磨镜?

    明朝-磨镜

    云想衣裳花想容,宝镜绰约映春风。难见庐山真面目,拨雾还赖老磨工。
    古代用铜镜照面,用久则不明,需倩工磨之。如遇喜事,为使镜面光洁,也要磨之,如唐王建《 镜听词》即有:『重重摩挲嫁时镜,夫婿远行凭镜听。……可中三日得相见,重绣锦囊磨镜面。』《梦粱录》即载有:『修磨刀剪、磨镜,时时有盘街者,便可唤之。』与现今磨刀工相似。

    后宫宫女

    “宫花寂寞红”,这五个字多么深刻地描述了几千年来千千万万的女性在深宫中青春之花寂寞地开放又枯萎。性是人类的一种自然需求,在正常情况下,无论男人和女人都渴求爱情、婚姻与性的幸福,可是宫女们的这种人生权利被残酷地剥夺了。在后宫,宫女们接触的男人只有皇帝和太监,太监是没有性能力的,而皇帝只有一个,在宫廷女性中能得到皇帝宠幸的又有几个呢? 早在汉武帝时,由于皇后陈氏无子,恩宠日衰,孤独苦闷之中,便命宫女穿着男子衣冠,与她同寝一室,相爱如夫妇。不想此事被武帝发现,废除了她的皇后封号,贬至长门宫居住,此后类似事件屡见不鲜。
    白居易的《上阳白发人》一诗,充分地描绘了“一生遂向空房宿”的性寂寞和性饥渴:
    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
    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
    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
    宫莺百啭愁厌闻, 梁燕双栖老休妒。
    鸳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
    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
    在这种性寂寞与性苦闷的情况下,宫廷女性怎么办呢?有人逃走了,如古人笔记中曾记载有一年正月望日, 唐中宗和皇后微服出宫,在市上徜徉游览,一批宫女“皆淫奔而不返”。还有女性自叹薄命,以自杀了此余生,如 隋炀帝时的 侯夫人。但是以上这些情况毕竟是极少数,而多数宫女是默默忍受,有时也寻求一些方法进行性的宣泄。性宣泄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一是和 太监结成挂名夫妻,借以得到感情上的安慰,这称“ 对食”或“ 菜户”;二是以手或工具进行“自慰”;三是搞同性恋。也有一人女扮男装,在腰间系一假阳具和对方进行性交的,这在古代的春宫画上有一些记载与描绘。

    女尼和道姑的同性恋/磨镜 编辑

    磨镜磨镜

    中国的女尼和道姑,自汉、唐以后开始多了起来,但是在社会上一般对女尼和道姑 都无好感,因为在以男子为中心的社会中,人们总认为女子应在家中侍夫育儿,而出家总是“不守妇道”。在 中国古代,“ 三姑六婆”素来没有好名声,《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四里就说:“我说那三姑六婆是再要不得的!”尼姑和道姑居“三姑”之首,更是 古代社会中的男子攻击、诬蔑的对象,在许多古代小说中,尼姑庵、女道观向来被描绘成养汉淫乱的场所,人们通常认为尼姑、道姑进入一般人家的闺房,不是送春药,就是 拉皮条,或是搞同性恋。有首诗说:“断俗入禅林,身清心不清。夜来风雨过,疑是叩门声。”就是说女出家人与人私通的情况。“三言两拍”是明代最有影响的 拟话本小说,它反映了宋元以来市井阶层的生活状况、思想观念和欣赏情趣,其中有些内容描绘了尼姑、道姑偷汉的“ 淫行”。例如 冯梦龙的《 醒世恒言》第十五卷《赫大卿遗恨鸳鸯绦》、 凌蒙初的《 初刻拍案惊奇》卷三十四回《闻人生野战翠浮庵 静观尼昼锦黄沙巷》都描述了男子进入尼庵,被一群尼姑拖住不放,日夜宣淫,轮番大战,最后虚脱而死的事情。还有不少民歌民谣,都有嘲笑和尚、尼姑私通以及女尼和道姑性混乱的内容。 
    古代女子削发为尼或为道姑原因

    实际上,对上述状况应具体分析。古代女子削发为尼或为道姑有许多不同的原因:一种人是真心皈依教门,恪守戒律,了此一生,这是多数。另一种是为生活所迫,以尼庵、道观作为一个归宿或一时的栖身之地,如有些妓女年老色衰,或为人所弃,无路可走,就去做尼姑、道姑了。第三种女人不过是把出家入尼庵、道观作为一种实行“性开放”、“性自由”的手段而已。 
    唐宋之时

    唐宋之时,贵族女子出家为尼为 女冠的特别多,其中 浓妆艳抹、喜交宾客、放荡佻达的不在少数。《湘山野录》载:“ 中国长公主为尼,掖廷随出者二十余人。诏两禁送至寺,赐传斋。传旨令多赋诗,唯文僖公彭乔年尚有记者云。”又《柳亭诗话》也记载道:“李义山诗《碧城》三首,盖咏公主入道事也。唐之公主,多请出家。义山同时,如 文安浔阳、平梁、 邵阳永嘉永安、义昌、 安康(诸公主)先后乞为女道士, 筑观于外,颇失防闲。”
    这“ 筑观于外,颇失防闲”几个字点明了问题的实质。公主们住在宫里,搞“性自由”毕竟不方便,在宫外当 女冠,情况就不同了。 唐玄宗私儿媳 杨玉环,开始时为掩人耳目,也把她送进 道观当女道士,道号“ 玉真”,他们在道观频频幽会。
    此外,女尼、 女冠们广游全国,出入宫禁与 民家都比较自由、方便,与女子接触更不受限制,这都给她们的性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有些女尼、 女冠自不能免,像 鱼玄机这样的风流女道士绝非个别。除了搞异性恋之外,搞同性恋的更多,而社会对搞女同性恋更为宽容,因为这不破坏婚姻家庭,不算“失节”,也不影响子女的血统。当然,也不会被认为是什么“好事”,元代的 陶宗仪就认为女尼、 女冠等不能随意进入女子的闺房,以防生乱,其主要寓意也是防止女同性恋的发生。

    民间妇女的同性恋 汉、唐以后/磨镜 编辑

    如果说,宫廷女性、女尼、 女冠等由于接触男性的机会少,因而以搞同性恋作为一种性宣泄,那么这实际上是受了男女两性交往的限制,女同性恋是 不得已而为之,这就是现代性科学所谓“境遇性同性恋”,如果环境允许她们和男性广泛接触,她们还会“ 从良”、“还俗”、“择偶而嫁”的。可是有些民间妇女的同性恋,是受心理变化、传统风俗的影响,完全是自愿而为之,这种同性恋就稳固得多了。
    例如,正如明、清的 男风盛行一样,广东 顺德也有许多蚕女不嫁,愿终生为处女的风俗。她们被称为“老 姑婆”,同住一起,居住的地方叫“姑婆屋”。由于传统上养蚕丝之地被视为圣洁之所,男子是不可进入的,因而“姑婆屋”也不准男子进入。这些蚕女互相结盟,滴血为约,永不外嫁;她们结拜为姐妹,亲如夫妇,祸福与共,终生不渝。
    她们结盟的仪式称为“ 梳起”。举行这种仪式时,像新嫁娘出嫁一样,将做姑娘时常留的大辫子梳成别的发型,到寺内神前,当众杀公鸡喝血,拜神发誓,凡是经过“ 梳起”的女子,一切婚约均属无效,而男家也不能强娶,但男家可以索取与要求赔偿聘金和重新订婚的费用,这费用就由那对 结拜姐妹共同负担。

    清末民初的上海“磨镜党”团体/磨镜 编辑

    《金兰会》

    清代 梁绍壬所著的《两般秋雨盦随笔》卷四《金兰会》中还有这样的记载:
    广东顺德村落女子,多以 拜盟结姐妹,名 金兰,女出嫁后归宁,恒不返夫家,至有未成夫妇礼,必俟同盟姊妹嫁毕,然后各返夫家,若促之过甚,则众姐妹相约自尽,此等弊习,虽贤有司弗禁也。 李铁桥廉使令顺德时,素如此风,凡女子不返夫家者,以朱涂父兄,且鸣金号众,亲押女归以辱之,有自尽者,悉置不理,风稍戢矣。
    以上是说有些女子虽然勉强“出嫁”,但是事实上和丈夫没有发生关系,而主要是同性相恋。有个官吏以行政命令强禁这种风俗,其真正效果是值得怀疑的。世界上有许多事情不是仅靠强迫命令、行政处罚就能解决的。

    《清稗类钞》

    清稗类钞》中还记载了清末民初的上海有所谓“磨镜党”的组织,这是一个女同性恋的团体,该书第三十八卷《洪奶奶与妇女昵》云:
    沪妓有洪奶奶者,佚其名,居公共租界之恩庆里,为上海八怪之一……所狎之男子绝少,而妇女与之昵,俗所谓磨镜党者是也。洪为之魁,两女相爱,较男女之 狎昵为甚;因妒而争之事时有之,且或以性命相博,乃由洪为之判断,党员唯唯从命,不敢违。
    有妓曰金赛玉者,适人矣,与洪有同病,遂挟巨资出, 易姓曰陈,居九江里,与洪衡宇相望,为洪所惑,尽丧其资斧,几不能自存,洪之服御奢靡,挥霍甚豪,固皆取给于 所欢之妇女,而得于洪者尤多也。
    与洪昵者,初仅为北里中人,久之而巨室之妾女,亦纷纷入其党,自是而即视男子为厌物矣。
    从以上这篇论述中可以看到,女同性恋具有多么大的 诱惑力,在当时号称“ 十里洋场”的上海,女同性恋者似乎还有相当大的力量。

    古代小说

    男风相同,女同性恋也是古代小说、尤其是性小说的内容之一。这是因为,小说是反映现实生活的,而女同性恋在生活中并不少见。例如明代 兰陵笑笑生的《 金瓶梅》与同朝代 丁耀亢所著的《隔帘花影》都不仅有女同性恋的叙述,而且后者还有女子鞭打女子,直至身浴血花又剪去头发而感到性满足的描写,这是女同性恋加上“性虐待狂”了。(此处失实,所指的情节见《隔帘花影》第三十二回 母夜叉强逞今世凶 袁玉奴梦诉前生恨,宋夫人因为嫉妒对香玉横加凌辱,这二人没有任何恋情关系,SM成分更是无中生有。《隔帘花影》中的女同情节指的是香玉和丹桂这一对,在第二十二回 老守备双斧伐枯桑 俏佳人同床泄邪火中有具体描写。严格来说这两人算是双性恋,而且最后两人结局都不怎么好。)此外,明末清初 李渔所著《怜香伴》中的雀笺云和曹语花、清代 曹雪芹《红楼梦》中的蔷官和薇官、 蒲松龄的《 聊斋志异》中的 封三娘和范十一娘,都是对女同性恋的描写。

    心理研究

    从古代形形色色的同性恋看来,其原因和表现是十分复杂的。许多王公贵族、达商富贾的同性恋,大部分算不上什么“恋”,而是一种淫乱,他们对异性玩弄腻了,就去玩弄同性;有一些人的同性恋,是十足的性变态;而多数人的同性恋,则出自一些心理的变化、民俗与环境的影响,他们是真正的“恋”,是一种生活方式,而这种感情和生活方式并不是什么罪过——对古代这形形色色的同性恋一概斥之为“淫乱”、“ 秽行”、“变态”是错误的,当然,如果一概加以肯定也不对。察古是为了知今,我们研究古代的同性恋是为了说明,社会上的这一性现象具有很远的历史源流,它的原因复杂,有些成因(如统治阶级的淫乱与性压迫)现在已经不存在了,而有些成因现代和古代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这对我们研究与认识现代社会中的同性恋是有帮助的。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4-27 15:56:40

    扫码免费获得此书,
    新用户手机专享特权。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