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神保氏

    神保氏出身于上野国多古郡辛科乡神保邑,关于神保氏的出自有许多种说法,比较确定的说法是出自于惟宗氏的说法。一般的战国大名的出自大多来源于源平藤橘四姓,而神保家被称为惟宗氏的出身。惟宗氏出自于从朝鲜归化的秦氏,据说秦氏是古代中国的秦始皇的末裔,惟宗氏是秦氏的嫡流,于元庆7年(883)受赐惟宗朝臣的姓氏而创立。除了神保氏,萨摩的岛津氏也是惟宗氏的末裔,另外土佐的长曾我部氏则是秦氏的末裔。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神保氏

    目录

    神保氏的出自/神保氏 编辑

    神保氏 神保氏

    神保氏的名称根据史料最初出现在《吾妻镜》的承久3年(1221)的宇治合战一项的神保与三、太郎、与一的登场。《太平记》卷第三十六中也有“畠山一方有游佐、神保、斋藤、杉原”的记载 ,当时的神保氏已经成为了畠山家的重臣。之后《应仁略记》中有“当关东以来,游佐、神保两家之子天下闻名。”的记载。进入室町时代后,足利在京都开设了幕府,神保氏也曾跟随畠山义深进京。之后畠山氏担任了越中守护,神保氏也迁居至越中。明德3年(1392)的《相国寺供养记》中提到,畠山基国之子满家的旗本30骑之中,就有神保宗三郎国久、肥前守氏久、四郎右卫门国氏的名字。之后神保氏的资料就比较详细了。

    越中国守护畠山氏在越中建立了三守护代制,设立三守护代协同进行统治,即砺波郡的游佐氏,射水、妇负二郡的神保氏,新川郡的椎名氏。但是作为守护代的神保氏并不居住在越中国,而是随同畠山氏进京,并兼任了纪伊守护代、山城守护代。神保氏的守护所放置于放生津的居馆。

    应仁之乱中的神保氏

    应仁之乱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管领畠山家的家督争夺,作为畠山家的重臣的神保氏自然也卷入了这场纷争。详细的情况是这样的:当时的畠山家的当主是持国,持国没有儿子,原拟让弟弟持富继承家督,但是,后来持国有了儿子义就,因此持国想排斥持富将家督让给儿子义就。但是享德3年(1454)4月,极力反对义就继任家督的神保越中守(实名不详)、备中守国宗与游佐、椎名等人共谋拥立持富之子弥三郎。察觉这一行动的持国和义就突然袭击了位于京都的神保馆,神保越中守父子自刃,同时持国也向越中国派遣了追讨军,放生津落城,逃出的弥三郎后来也死了。但是国宗之子神保长诚拥立弥三郎之弟政长与义就对抗,转战大和、河内、纪伊各地。应仁元年(1467)正月十八日拂晓,政长烧掉了自己的宅邸,在京上御灵社布阵,拉开了应仁之乱的帷幕的一角。

    神保长诚的活跃

    应仁元年正月,长诚说服政长烧毁宅邸,在上御灵社布阵防御,上御灵社接近细川胜元的宅邸,政长方期待胜元的援军到来,因为长诚与细川家的重臣安富民部丞是非常亲密的朋友。但在胜元行动之前,义就获得了山名宗全的援军击败了政长。五月,东军的细川胜元与西军的山名宗全交兵,神保氏与政长加入了东军。长诚的武勇得到了确立,太田道灌在讨伐扇谷上杉定正的书状上有“畠山方俊士极多,神保越中守非常活跃,他与敌国的辅佐越前守的家老对敌,率领300余骑转战四处,不愧为三十年的守护!”的记述,这说的是在乱中神保氏的家老鞍川氏被西军寝返,长诚率领300骑赴下国镇压的事情。而三十年的守护,则说明了长诚是实际上的越中守护的,是真正支配越中的人。

    应仁之乱使细川胜元与山名宗全都死去了,而畠山政长与义就的内乱也因此告一段落。胜元的后继者政元与义就讲和,使政长更加处于劣势,连管领都让给了政元。延德2年(1490)足利义材(即义尹、义稙)成为新的将军,这遭到了足利义政、细川政元的反对。明应2年(1493)2月,义材援助畠山政长讨伐死亡的义就的后继者基家。但是这一战之后政长讨死、将军义材被捕,神保氏等越中众大部分讨死。被幽禁的义材逃出,依靠神保长诚躲入越中。在河内之阵时,长诚因患中风回越中国居住。

    越中公方足利义材与神保氏/神保氏 编辑

    逃亡越中的义材将御所置于放生津,被称为越中公方。另一方面基家也企图侵占越中,被长诚两次击退。义材后来又得到能登畠山氏、加贺富樫氏、越前朝仓氏等人的支持,越中成为了反细川政元派的根据地。之后日见没落的政长之子尚顺也平定了纪伊,与义材相联系,义材上洛的目标几乎要实现了。当时,畠山尚顺改名尚庆,并将“庆”字赐予越中的守护代家神保、游佐、椎名三家的后代。明应6年(1497)7月长诚的家臣鞍川兵库助带了价值数千贯的礼物与细川政元和议。明应7年,义尹从越中出发,决意上洛作战,但在近江坂本被六角高赖的军队击败,只得去周防依附大内氏。长诚让嫡子庆良(后来的庆宗)跟随义材前往周防侍奉将军,自己回到越中。义材于永正4年(1507)以第10代将军足利义稙的身份重返京中,神保长诚没有见到义材夺回将军职,于文龟元年(1501)11月17日结束了其波澜壮阔的一生。

    永正之乱的灭亡/神保氏 编辑

    文龟元年(1501)神保长诚病死,庆宗成为后继者。永正3年春,足利义材、畠山尚顺方准备对细川政元发动攻击,政元邀请了本愿寺的加贺一向一揆作为援手。政元于永正3年3月煽动加贺一向一揆攻击越中,被出其不意地进攻的庆宗逃出越中,往越后依赖长尾能景,得到能景的援军的庆宗回到越中,8月庆宗与一向众在莲台寺交战并获得胜利。同年9月,长尾能景和神保庆宗与一向一揆在栴檀野交战,那一战中能景讨死,能景之子为景对庆宗在战役中的行为表示极为不满。结果,神保、椎名两氏的领地成功地得到了回复,砺波郡被一向一揆支配,越中的游佐氏没落了。之后神保氏与一向一揆结盟,与长尾家敌对。再后来中央的细川政元被暗杀,在混乱中细川高国获得了政权,并得到畠山、神保氏的支持。但是,完成越后平定的为景趁势于永正永正11年(1514)、13年开始准备攻略越中,庆宗也积极地准备防守,这次长尾为景联结了越中守护畠山尚顺、能登的畠山义总、管领细川高国作为援军,成功地完成了神保包围网。同16年,联合军发动进攻。神保氏首先受到了畠山氏的进攻,这也是庆宗脱离长尾为景的统治而战国大名化所付出的代价。越中守护尚顺得到了长尾为景的褒奖,受赠越中新川郡。永正16年(1519)3月,长尾为景攻击越中,庆宗与椎名康胤共同迎击,战斗持续了约50余日,越中方势力在境川之战中败北,庆宗撤退到二上山笼城,庆宗几乎到了穷途绝路,幸亏为景由于国内危机解围返回越后,才使庆宗脱离危机。但是翌17年(1520),庆宗再次受到打击,被联合军再次攻击。开始庆宗向为景提出了降伏的请求,被为景断然拒绝,完全觉悟的庆宗反而积极地作战,于12月21日向为景的根据地新庄城发动攻击,挑起了决战的序幕。战斗从早上开始,一直激战不休,在战斗的开始阶段神保势相当的有利,越后势600余人、越中势300余人讨死。但是到了下午形势发生了逆转,越中势数千人讨死,庆宗率领残兵再次败走二上山城,在严寒的冬天渡过神通川,受溺和冻死的人数达到二千余人,但是目标二上山城被畠山义总军攻落,被断绝退路的神保庆宗最终绝望了,在严冬的射水湿原自刃,终结了自己的一生。

    再兴神保氏

    永正17年(1520),神保庆宗败于长尾为景自刃,神保氏衰灭,但是庆宗留下了一个儿子,即神保长职。长职在泷山城的神保遗臣的守护下,一直雌伏着,等待再兴的机会。亨禄4年(1531)10月,神保氏与从加贺攻来的一向一揆交战,击退了一揆势。当时的神保氏当主长职便开始为外征积极做准备。天文年间,长尾为景没,与一向一揆已经达成和睦的神保氏正式开始了再兴的活动。长职首先成功地将旧领射水、妇负两郡回复,之后的目标就是越中统一。天文12年(1543),长职越过神通川筑富山城,进攻从属于长尾氏的椎名长常的新川郡,越中大乱爆发。大乱中,长职以压倒的优势击败椎名氏,在能登畠山家的仲介下于翌13年4月达成和睦,长职将常愿寺川、白岩川以西全境与妇负郡合并,收归自己的配下,许多国人众也纷纷表示臣从。但是和睦不可能保持长久,长职紧接着攻击城生城的斋藤氏,此战长职的优势也很明显,包围了城生城一年有余。但在能登畠山家的再次仲介下达成和睦,长职将女儿嫁入斋藤一族。天文19年(1550)能登畠山家发生内乱(石冢合战),神保氏也介入其间,并且导致重臣鞍川清房讨死而陷入混乱。永禄初年长职接连武田信玄,压迫椎名氏,永禄2年(1559),长职进攻椎名康胤,在长尾氏的仲介下达成和睦。但是神保家不服和睦,于翌永禄3年(1560),再次进攻椎名康胤。

    与上杉谦信交战/神保氏 编辑

    但是处于劣势的椎名康胤向越后的长尾景虎请求了援军,接受要求的景虎(以下为了方便都改称谦信)于3月越中出阵,长职退却至富山城笼城。30日,越后势猛攻,富山城落城,长职逃亡增山城,越后势也进逼增山城。谦信指挥椎名势攻击越中势的各支城,自己猛攻增山城,长职从增山城脱出,越中统一的希望几乎完全溃灭。但是就在这时谦信归国,受到鼓舞的长职再次回复了所领,并进攻椎名康胤。永禄5年(1562)7月,长职再次受到谦信的攻击并败北。但到了九月,长职举兵,与上杉氏交战,以己方神保民部大辅、土肥主税介讨死的代价将椎名势逼到了几乎灭亡的地步,此时长职几乎完成了越中的统一。10月谦信为救援椎名势越中出阵。长职于10月5日金屋村一战后退回富山城笼城,迎击谦信势。谦信势攻城,此时上杉势不利,死伤者很多,但最终落城,长职退至神通川左岸的白鸟城。谦信烧毁附近的防御,将城孤立,长职没有办法,在能登畠山义纲的仲介下向上杉谦信降伏,长职的越中统一的野心彻底崩溃。但是长职虽然趋于没落,却仍然领有射水、妇负两郡的知行,获得宽大的处置。谦信对降伏者的处理向来是很宽大的,并乘机构筑了畠山、神保、上杉的同盟。长职虽然失去了富山城,但保证了射水、夫妇两郡的守护代的地位。

    神保氏分裂/神保氏 编辑

    长职败于谦信之后,越中西部一直维持着畠山、神保、上杉的统治体制,但是,还有一个椎名康胤。长年受到长职的攻击之苦的康胤对神保氏败北还能获得越中的霸权表示极为的不满。

    永禄9年(1566)秋,能登畠山义纲被重臣流放出能登,乘北陆混乱之机武田信玄向一向一揆施展调略,组织义纲重回能登。永禄11年(1568)3月,谦信、长职协助义纲的回归能登作战开始,但由于25日越后的本庄繁长谋反,谦信返回越后,义纲的复归作战失败,椎名康胤也乘机加入了信玄、一揆一方反对谦信。而神保家中则分成了支持上杉方的当主长职、重臣小岛职镇、神保觉广及支持武田方的嫡子神保长住、重臣寺岛职定两派,爆发了内乱。但长职坚持与一向一揆断绝关系,支持上杉方,并攻击了一向一揆的根据地西条。永禄12年(1569)4月,长职在一向一揆与椎名康胤的挟击下苦战,向谦信邀请援军。8月谦信率领大军越中出阵,攻落康胤的松仓城。谦信在鱼津城整顿部队后渡过神通川,增援长职攻击一向一揆。10月,谦信协助神保家平定反上杉势力,将反上杉派的神保长住追放出越中,包围了寺岛职定的居城池田城,寺岛职定降伏。由于一揆势力强大,12月27日,谦信回归春日山。

    元龟2年末,长职出家,将家督之位让给次子神保长城,并于第二年病势。长职死后神保家的实权落入了重臣小岛职镇的手中,长城基本成为了傀儡,神保家在小岛的影响下从属于上杉家。但是长职的三男神保长国经过慎重的思考,与重臣水越盛重一起加入了一向一揆派。而被追放的长男神保长住则流浪到京都在织田信长手下仕官,残酷的骨肉相争开始了。

    元龟3年(1573)5月,加贺一向一揆总兵力4万进攻越中,火宫城守将,上杉方的神保觉广、小岛职镇、水越职胜、安藤职张等向新庄城的鰺坂长实请求援军。6月,火宫城被一揆势包围,鰺坂长实率领上杉势在五福山布阵救援火宫城。但是火宫城落城、上杉势攻击一揆势,在五福山、神通川舟渡场大战,结果上杉势大败。神保长国入住火宫城,一揆势趁机攻入富山城,富山城落城。之后小岛操纵的神保家在武田信玄的中介下与一向一揆和睦,采取了反上杉的立场。越中一国落入了信玄、一揆一方的手中。无法接受此事的谦信以直江景纲为总大将,派遣往越中,于8月越中出阵,在新庄城布阵,与神保、一揆势在鼬川决战,击破一揆势,攻落了水越盛重防守的泷山城。但是富山城的一揆势仍然十分强劲,9月谦信的部队一撤退,立刻攻击了继续抵抗的椎名康胤的松仓城,10月,松仓城落城,康胤在落城时也加入了一揆势一方。之后谦信增兵鱼津城,在尻垂坂一战神保、一揆势被击破。后来一揆势与织田氏也发生了冲突,逐渐将兵力撤走,富山城的一揆势减少到3、4千人。翌元龟4年(1573)1月,富山城开城,当时椎名康胤乞求重归谦信方,一揆势则继续抵抗谦信,并在谦信归国后再次夺取了富山城。但是,当年天正元年(1573)武田信玄没,越中的一向一揆和神保氏等反上杉势力失去了后盾,富山城也遭到谦信的付城战术被孤立,于天正2年(1574)3月再次落城。8月越中的一向一揆向谦信降伏,神保氏也向上杉方臣从。

    天正4年(1576)3月,守山城主神保氏张接连织田信长,与飞騨的三木自纲共同与谦信敌对,谦信越中出阵。但是由于六渡寺川的水流急增,无法渡河,出阵失败。9月谦信再次出阵发动增山城、栂尾城攻略,氏张降伏,在飞騨口筑二城以防备织田方,至此越中方面的谦信抵抗势力完全消失。谦信从永禄3年(1560)越中初出阵开始,足足用了16年的时间才成功地制压了越中。越中统一的谦信于翌天正5年率领越中众攻入能登,七尾城落城,谦信完成了越中、能登、加贺的制压,北陆完全处于谦信的控制之下。

    神保长住的归还/神保氏 编辑

    永禄11年(1568)7月,长职的嫡子长住支持武田,一揆方,被追放出越中。长住在诸国流浪后到京都出仕织田信长。信长为了准备越中攻略而利用长住。天正6年(1578)3月,上杉谦信突然病故,信长认为是越中攻略的好机会,于4月7日将长住呼出二条御所,交给他军资金金100枚、缩缅100端,派遣家臣佐佐长穐,命令他由飞騨攻略越中。长住攻入越中时上杉家正在协调内乱,长住向信长报告将在6月23日以前占领越中的过半,这个报告有夸张的成分。长住贡献上杉方的江马辉盛的中地山城,城生城主斋藤信利、上熊野城主二宫长恒、国人小谷六右卫门加入后缓缓地制压了越中的南部。二上杉方也有国人众的支持,并调略了二宫氏,以必死的决心抵挡长住的侵略。

    同年9月,织田信忠的家臣,斋藤新五率浓尾之兵增援。9月24日,防守津毛城与长住敌对的椎名小四郎(长尾景直)、河田长亲弃城逃走,长住引兵入津毛城,斋藤新五追击上杉氏,河田长亲在今泉城笼城。10月4日,斋藤新五、神保长住、斋藤信利等织田势在太田本乡布阵,攻击今泉城,但是没有落城,织田势于半夜在城下放火后撤退。上杉势果敢地出城追击,但斋藤新五是经历过多次战役的将领,与上杉势在月冈野的湿地带交战,将上杉势击散打破,取首260余枚,大获全胜。上杉势大败后河田长亲逃走,斋藤新五面见各国人众。并收取人质交给神保长住。之后斋藤信吉队今泉城落城,月冈野之战后原属于上杉势的神保氏张和寺崎盛永投入织田方,越中的织田方巩固了优势。之后摄津的荒木村重谋反,斋藤新五以一族的忠兵卫留守今泉城离开越中。上杉势也因御馆之乱无法展开反攻,长住进一步平定越中,重回神保氏的居城富山城继任神保氏的当主,原先臣属于上杉的旧神保氏家臣团纷纷回归。同年11月,长住收到信长要求援助能登的长连龙的命令,经过苦战,长连龙能登攻侵失败,神保氏张入住守山城。

    佐佐成政越中入国

    之后长住进一步越中平定,8月22日攻破新庄城的外曲轮,生捕100余人。9月进攻新川郡东部上杉势的根据地松仓城。但是受到御馆之乱中获胜的上杉景胜的阻击。信长派遣当时在越前府中城的佐佐成政担任总指挥,当时长住攻击松仓城的最中,信长的侧近堀秀政与武井夕庵送去了“成政参阵,担任指挥”的旨意的书状。景胜于天正8年9月末越中出阵,10月2日在越中、越后的国境处的能生布阵,景胜还向河田长亲派遣使者,让他作为春日山城的援军,织田、上杉的一大决战爆发在即。但是,史书上却没有决战的记载,一说是由于秋天雨水连绵不断,越中的各河川河水泛滥,上杉势无法进军,等到接近冬天上杉势军队便返回而回避了决战。天正9年1月,佐佐成政正式入封越中,以长住为代官负责越中的指挥。之后长住作为佐佐成政的寄骑队居住于富山城,领有妇负郡和新川郡的一部。

    天正9年(1581)2月,信长在京举行有名的大马揃,成政、长住均上京祝贺。此时景胜趁机攻侵越中,3月9日包围久世但马守防守的小出城。同时与之相呼应的加贺一向一揆及寺崎盛永、小岛甚介、寺岛牛介兄弟等神保家臣蜂拥而起,越中的的织田势濒临危机。而当时成政、长住一行于3月12日在安土城谒见信长,献上名马九匹、鞍、镫、辔、黑铠等,十五日,信长试骑献上的马,一行来到安土城下松原町的马场,忽然急报传来。当时信长立刻命令成政与长住归国,并命令越前的不破、前田、原、金森、柴田的军势担任援军。长住夜以继日飞马赶回越中,与柴田胜家、前田利家等的援军担任小出城的后援。织田势到达中田地区时,景胜在小出城下放火后退却。织田势继续追击,上杉势退回松仓城笼城。由于小出城获救,与景胜呼应的寺崎盛永的愿海寺城也于5月因为七尾城代菅屋长赖内应落城,泷山城为根据地的小岛兄弟也由于织田势的围攻并在城内放火,大道城落城,之后五箇山的一向一揆势合流。童年4月,从永禄12年(1569)以来担任越中的上杉势指挥的河田长亲病没,须田满亲代替担任越中指挥。

    越中神保家结局/神保氏 编辑

    天正10年(1582)春,信长的甲斐武田胜赖攻略开始,考虑到与胜赖同盟的景胜,信长同时决定一鼓作气平定越中,向越中战线也发出了攻击的命令。于是柴田胜家、前田利家、佐久间盛政、佐佐成政等4万人的北陆军团向上杉势最后的根据地鱼津、松仓两城发动进攻。须田满亲向春日山城告急,请求援军。景胜没有救援,而是去对付被织田势调略寝返的扬北众新发田重家。另一方面攻略甲斐的织田势于3月11日追讨武田胜赖自刃,武田家灭亡。景胜救援越中,并调略神保家臣,结果神保家臣小岛职镇、唐人亲广占领富山城,城主神保长住被幽闭,国人众蜂起。包围鱼津城的织田势急忙解围前往富山城,重新夺回富山城。但是由于此时长住失去信长的信任,被追放出越中。之后织田方杀掉了国人中所有的反乱分子,越中神保家灭亡,佐佐成政的越中统一支配完成。

    本能寺之变后的翌天正11年(1583),长住在伊势神宫出现,为能够重回越中而祈愿,这也是长住最后一次在历史上出现,之后便杳无音讯,神保氏也逐渐没落。只有作为佐佐成政的神保氏张留下来,氏张跟随成政转封肥后,成政切腹后出仕德川家康,子孙成为幕府的旗本。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8 22:31:47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