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禽经

    《禽经》,作者师旷,全文三千余字,是作者在参阅前人有关鸟类著述的基础上,总结了宋代以前的鸟类知识,包括命名、形态、种类、生活习性、生态等内容。尽管其体例结构简单,内容也稍嫌粗糙,但作为我国早期的鸟类志,仍有其较大的意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学名: 禽经

    目录

    《禽经》介绍/禽经 编辑

    《禽经》全文三千余字,是作者在参阅前人有关鸟类著述的基础上,总结了宋代以前的鸟类知识,包括命名、形态、种类、生活习性、生态等内容。尽管其体例结构简单,内容也稍嫌粗糙,但作为我国早期的鸟类志,仍有其较大的意义。

    《禽经》一卷,旧本题师旷撰。晋张华注。汉、隋、唐诸志及宋《崇文总目》皆不著录。其引用自陆佃《埤雅》始,其称师旷亦自佃始。其称张华注则见於左圭《百川学海》所刻。考书中鹧鸪一条,称晋安曰怀南,江右曰逐隐,春秋时安有是地名?其伪不待辨。张华晋人,而注引顾野王《瑞应图》、任昉《述异记》,乃及见梁代之书,则注之伪亦不待辨。然其中又有伪中之伪。

    考王茂《野客丛书》,载《埤雅》诸书所引,而茂时之本无之者,如鹤以怨望,鸱以贪顾,鸡以睨视,鸭以怒视,雀以猜惧,燕以狂,莺以喜啭,乌以悲啼,鸢以饥鸣,鹤以洁唳,枭以凶叫,鸱以愁啸,鹅飞则蜮沉,鵙鸣则蚓结,鹊俯鸣则阴,仰鸣则晴,陆生之鴸多锐而善啄,水生之鴸多圆而善唼,短脚者多伏,长脚者多立,凡数十条。是茂所见者非北宋之本。又茂书中辨莺迁一条,引《禽经》莺鸣嘤嘤。辨杜诗白鸥没浩荡一条,引《禽经》凫善没,鸥善浮。辨叶梦得词睡起啼莺语一条,引《禽经》啼莺解语,流莺不解语。今本又无之。

    马驌《绎史》全录此书,而别取《埤雅》、《尔雅翼》所引今本不载者,附录於末,谓之《古禽经》。今考所载茂已称《禽经》无其文者凡三条,其馀尚有青凤谓之鶡,赤凤谓之鹑,黄凤谓之焉,白凤谓之肃,紫凤谓之鷟,鹤爱阴而恶阳,雁爱阳而恶阴,鹤老则声下而不能高,近而不能尞旅,旋目其名,方目其名,交目其名鳽,鸟之小而鸷者皆曰隼,大而鸷者皆曰鸠,乌鸣哑哑,鸾鸣噰噰,凤鸣喈喈,凰鸣啾啾,雉鸣嘒嘒,鸡鸣咿咿,鸎鸣嘤嘤,鹊鸣唶唶,鸭鸣呷呷,鹄鸣哠哠,鵙鸣嗅嗅,却近翠者能步,却近蒲者能掷,朱鸢不攫肉,朱鹭不吞腥,挚好风,好雨,鷞好霜,鹭好露,陆鸟曰栖,水鸟曰宿,独鸟曰止,众鸟曰集,鹅见异类差翅鸣,鸡见同类拊翼鸣,鵻上无寻,鹨上无常,雉上有丈,鷃上有赤,暮鸠鸣即小雨,朝鸢鸣即大风,鸇鸇之信不如鹰,周周之智不如鸿,淘河在岸则鱼没,沸河在岸则鱼涌,雕以周之,鹫以就之,鹰以膺之,鹘以搰之,隼以尹之,鸿雁爱力,遇风迅举,孔雀爱毛,遇雨高止,雁曰翁,鸡曰鹑,鹑曰鹰,鹰不击伏,鹘不击妊,一鸟曰隹,二鸟曰雔,三鸟曰朋,四鸟曰乘,五鸟曰,六鸟曰鶂,七鸟曰,八鸟曰鸾,九鸟曰鸠,十鸟曰,拙者莫如鸠,巧者莫如鹘,鹊见蛇则噪而贲,孔见蛇则宛而跃,山禽之味多短,水禽之味多长,山禽之尾多修,水禽之尾多促,衡为雀,虚为燕,火为鷮,亢为鹤,鹳生三子一为鹤,鸠生三子一为鹗,鹰好峙,隼好翔,凫好没,鸥好浮,乾车断舌则坐歌,孔雀拍尾则立舞,人胜之也,鸾入夜而歌,凤入朝而舞,天胜之也,霜傅强枝,鸟以武生者少,雪封枯原,鸟以文死者多,雀交不一,雉交不再,冠鸟性勇,带鸟性仁,缨鸟性乐,鴺鸟不登山,鶮鸟不踏土诸条。其中有两条为茂所摘引,馀亦不云无其文。则今所见者,又非茂所见之本矣。观雕以周之诸语,全类《字说》,疑即传王氏学者所伪作,故陆佃取之。此本为左圭《百川学海》所载,则其伪当在南宋之末,流传已数百年。文士往往引用。姑存备考,固亦无不可也。

    《禽经》正文/禽经 编辑

    子野曰:“鸟之属,三百六十,凤为之长。”故始于此凤者,羽族之长。

    凤雄凰雌。凤,鸿前,麟后,蛇首,鱼尾,龙纹,龟身,燕颔,鸡喙,骈翼。首载德,顶揭义,背负仁,心抱忠,翼夹信,足履正。小音钟,大音鼓。不啄生草,五采备举。飞,则群鸟从。出,则王政平,国有道。

    亦曰瑞鶠。景纯注《尔雅》云:“瑞应,鸟也。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彩色,高六尺许。出,为王者之嘉瑞。”《孝经》援神契曰:“王者,王者德及鸟兽,则凤鸟翔。”

    亦曰鸑鷟。凤之小者,曰鸑鷟。五彩之文,三岁始备也。

    羽族之君长也,鸾瑞鸟。鸾者,凤鸟之亚。始生类凤。久则五彩变易,故字从变。省礼斗威仪曰:天下太平安宁,则见。其音如铃,峦峦然也。周之文物,大备法车之上,缀以大铃,如鸾之声也,后改为銮。

    一曰鸡趣。顾野王《符瑞图》曰:“鸡趣,王者有德,则见。首翼赤,曰丹凤;青,曰羽翔;白,曰化翼;玄,曰阴翥;黄,曰土符。别五彩,而为名也。”

    凤翥鸾举,百羽从之。鸾凤翔止,百鸟皆从也,以类化。

    凤靡鸾吪,百鸟瘗之。凤死,曰靡。鸾死,曰吪。禽鸟啄土,以瘗藏之。

    慈鸟反哺。慈鸟曰孝鸟,长则反哺其母,大嘴鸟否。

    白脰鸟不祥。鸟之白脰者,西南人谓之鬼雀。鸣,则凶咎。

    巨喙鸟善警。鸟之巨嘴者,善避矰弋弹射。曰善警。

    哀鸟吟夜。鸟之失雄雌,则夜啼。

    鸷鸟之善搏者,曰鹗。鹗大,人见而悚愕也。

    窃玄曰雕,色浅黑而大者,其羽能落鸟毛也。

    鸩曰鵕。鹰色苍黄,谓之鴘。《广雅》曰:“鴘鹰二岁,色也。鹰生二岁,始击也。”

    骨曰鹘,瞭曰鹞。能远视也。瞭目,明白音了。

    展曰鹯,展风也。向风摇翅,其回迅疾。状类鸡。色青、搏燕鸴食之。《左传》云:“若鹰鹯之逐鸟雀。”

    夺曰鵽。如鹯,而小者。其脰上下亦取鸟雀,如攘夺也。

    王鴡,鴡鸠,鱼鹰也。《毛诗》曰:“王鴡,挚而有别,多子。”江表人呼以为鱼鹰。雌雄相爱,不同居处。诗之《国风》,始《关睢》也。

    亦曰白鹥。鹥之色白者,亦曰白鷢。状如鹰,尾上白也。雉介,鸟也,善搏斗也。

    亦曰鸠。《尔雅》曰:“雉绝有力奋。”

    五彩备,曰翚。《尔雅》曰:“伊洛而南,素质,五采皆备。成章,曰翚。江淮而南,青质,五采皆备,成章,曰鹞。言其毛色光辉也。《周礼》后,六服一,曰翚衣。取其雉性介而守,以比后德也。

    亦曰夏翟。《书》曰羽畎。夏翟雉尾至夏,则光鲜也。

    亦曰鹞雉。青质,五采,解见上注。

    朱黄曰鷩雉。背毛黄,腹毛赤,颈毛绿而鲜明。《周礼》鷩冕,取此。

    白曰鵫雉。江东呼曰白雄。

    玄曰海雉。羽毛纯黑,亦善斗。生海中山岛上。

    首有彩毛,曰山鸡。山雉,长尾,尤珍获之。林木之森郁者,不入,恐触其尾也。雨,则避于岩石之下,恐濡湿也。久雨,亦不出而求食,死者甚众。

    颈有彩囊曰避株。雉属,出华岳及盛山中,晴旸则颈出彩色作囊。遇树木,则避之。故曰避株。任昉曰,亦名吐绶鸟。

    背有采羽曰翡翠。状如䴔䴖,而色正碧,鲜缛可爱。饮啄于澄澜洄渊之侧。尤惜其羽,日濯于水中。今王公之家以为妇人首饰。其羽值千金。

    腹有采文臼锦鸡。状如鸠鸽,膺前五色如孔雀羽。出南诏越山中,岁采捕之,为王冠服之饰。

    鸤鸠、戴胜,布谷也。扬雄曰:“鸤鸠、戴胜生树穴中,不巢生。”《尔雅》曰:“皂鴔,戴鵀。”鵀即首上胜也。头上尾起,故曰戴胜。而农事方起,此鸟飞鸣于桑间,云五谷可布种也,故曰布谷。《月令》曰:“戴胜降于桑,一名桑鸠,仲春鹰所化也。”

    亦曰鴶鵴。鸣自呼。

    亦曰获谷。江东呼为获谷。(见扬雄《方言》)春耕候也,云此鸟鸣时,耕事方作。农人以为候。

    仓鹒,黧黄,黄鸟也。今谓之黄莺、黄鹂是也。野民曰黄栗留。语声转耳,其色黧而黄,故名黧黄。《诗》云:“黄鸟,以色呼也。”

    亦曰楚雀,北人呼为楚雀。

    亦曰商庚,夏蚕候也。云此鸟鸣时蚕事方兴,蚕妇以为候。对上文也。

    鸡鸴恶其类。鸡与山鹊恶其类,相值则搏。鸴,状类鹊,长尾,丹嘴。

    鸳鸯、玄鸟爱其类。鸳鸯,匹鸟也。玄鸟,燕也。二鸟朝倚暮偶,爱其类也。

    鳱,以水言,自北而南。鳱音雁,隋阳鸟也。冬适南方,集于江干之上。故字从干。

    斥,以山言,自南而北,斥亦音雁.中春寒尽,雁始北向。燕代尚寒,犹集于山陆岸谷之间,故字从斥。

    鹤,以声交而孕。雄鸣上风,雌承下风,而孕。

    鹊以音感而孕。鹊.干鹊也,上下飞鸣则孕。

    白鹢相胝而孕。雄雌相视而孕。

    䴔䴖睛交而孕。状类凫而足高,相视,而睛不眩转,孕而生雏。

    鹳,巂周,子规也。啼必北响。《尔雅》曰:“巂周,瓯越间曰怨鸟。夜啼达旦,血渍草木,凡鸣皆北向也。”

    江介曰子规,啼苦则倒悬于树,自呼曰谢豹。

    蜀右曰杜宇,望帝杜宇者,盖天精也。李广《蜀志》曰:“望帝称王于蜀时,荆州有一人化从井中出,名曰鳖灵。于楚身死,尸反泝流上至汶山之阳,忽复生,乃见望帝,立以为相。其后巫山龙斗,壅江不流,蜀民垫溺,鳖灵乃凿巫山,开三峡,降邱宅,土民得陆居。蜀人住江南,羌住城北,始立于栅,周三十里。令鳖灵为刺史,号曰西州。后数岁,望帝以其功高,禅位于鳖灵,号曰开明氏。望帝修道处西山,而隐化为杜鹃鸟,或云化为杜宇鸟,亦曰子规鸟。至春则啼,闻者凄侧。

    隋阳越雉,鹧鸪也。飞必南翥。《广志》云:“鹧鸪似雌雉飞,但徂南不北也。”晋安曰,怀南《异物记》云:“鹧鸪”白黑成文,其鸣自呼,象小雉,其志怀南不北徂也。江左曰逐稳。《古今注》曰:“南方有鸟名鹧鸪,向南飞,畏霜露,早与暮稀出。有时夜栖则以树叶覆其背,燕人亦不知有此鸟也。”

    鹖,毅鸟也。毅不知死。状类鸡,首有冠,性敢于斗,死犹不置,是不知死也。《左传》:鹖冠,武土戴之,象其勇也。

    鸥,信鸟也。信不知用。鸥,水鸟,如鸧鹒而小,随潮而翔,迎浪蔽日,曰信鸥。鸥之别类群鸣,喈喈优优,随大小潮来也。食小鱼、虾蝡之属.虽潮至则翔,水向以为信,反为鸷鸟所击,是知信,而不知所以自害也。

    鹬有文而贪。鹬,状类鷰,绀色,错出有文色。水际伺蚌出,啄而食之,反为蚌所持,死水中。不知所食以为害。《左传》曰:“好聚鹬冠是也。”

    鸢不击而贪。鸢,鸱也。不善搏击,贪于攫肉也。《诗》曰:“鸢飞戾天。”鲍照曰:“寒鸱吓雏。”

    鹈志在水。鹈鹕,水鸟也。似鹗,而大喙。长尺余,颔下有胡如大囊,受数升。湖中取水以聚群鱼,候其竭涸,奄取食之。一名淘河。《诗》曰:“维鹈在粱,志在水也。”

    鴷志在木。《尔雅》曰:“鴷斫木,鸟巢木中。嘴如锥,长数寸。常斫树,食蠹虫。喙振木,虫皆动也。”

    鸠拙而安。鸠。鸤鸠也。《方言》云:“蜀谓之拙鸟,不善营巢,取鸟巢居之,虽拙而安处也。雄呼晴,雌鸣阴。”

    鹪巧而危。鹪眇,桃雀也。状类黄雀而小,燕人谓之巧妇,亦谓之女匠。江东人呼为芦虎。喙尖,取茅秀为巢。刾以缣麻,若纺绩为巢。或一房,或二房,悬于蒲苇之上,枝折巢败。巧而知所托。

    凫鹜之杂。凫鹜,鸭属,色不纯正,故曰杂矣。

    鹇鹭之洁。白鹇,似山鸡而色白,行止闲暇。

    鶗鳺鸣而草衰。《尔雅》谓之鵙。鵙伯劳也。状似鶷葛而大。《左传》谓之伯赵。《方言》曰:“孤鸡鸣则草衰。”

    泽雉啼而麦齐。泽雉如商庚,春季之月始鸣。麦平陇也。

    风翔则风。风禽,鸢类。越人谓之风伯,飞翔,则天大风。

    雨舞则雨。一足鸟,一名商羊。字统曰:“商羊”。一名雨天,将雨则飞鸣。孔子辩之子齐庭也。

    霜蜚则霜。鹔鹴,鸟名,其羽可为裘,以辟寒。鹔鹴飞,则陨霜。

    露翥则露。露禽,鹤也。子野鼓琴,玄鹤来舞。露下,则鹤鸣也。鹤之驯养于家庭者,饮露则飞去。

    林鸟朝嘲。林鸟,朝之将翔也,聚而噍啁。

    水鸟夜嘢,山鸟岩栖。山岩之鸟,多不巢。

    原鸟地处。阿盐鸟之属是。

    灵鹊兆喜。鹊噪则喜生。

    怪鹏塞耳。一名休鹠。《广雅》曰:“江东呼为怪鸟,闻之多祸,人恶之,掩塞耳矣。”

    鴽鹑野则义,豢则搏。《月令》曰:“田鼠化鴽。关东谓之鹑,蜀陇谓之循。在田得食鸣相呼,夜则群飞。昼则草伏。驯养之以见食相搏斗也。

    水鹜泽则群,扰则逐。鹜,野鸭也。飞止大泽之中,群处。既豢,扰之恶其族类,而相逼逐也。

    鹦鹉摩背而喑。鹦鹉出陇西,能言鸟也。人以手抚拭其背,则喑哑矣。

    鸲鹆剔舌而语。《山海经》谓之者鹆,今人育其雏,以竹刀剔舌本,教之言语。谢尚能做鸲鹆舞。

    扶老强力。《古今注》云:“扶老,秃鹙也。状如鹤,大者高七、八尺,善与人斗,好啖蛇脯。羞食之,益人气力,走及奔马也。” -

    鹡鸰友悌,雀属也。《尔雅》曰:“鹡鸰雍渠。”《毛诗》曰:“水鸟也,大雀高尺,尖尾,长喙,颈黑青灰色,腹下正白。飞则鸣,行则摇。”又曰“脊令”。《诗》曰:“脊令在原,兄弟急难。鹡鸰共母者,飞鸣不相离。”诗人取以喻兄弟相友之道也。

    采寮雍雍,鸿仪鹭序。鸿雁属,大曰鸿,小曰雁,飞有行列也。鹭,白鹭也,小不逾大,飞有次序,有百官缙绅之象。诗以振鹭比百寮,雍容喻朝美。《易》曰:“鸿渐于干于磐,圣人皆以鸿鹭之群拟官师也。”

    鷃雀啁啁,下齐众庶。鷃,篱鷃也,雀属,众人之象言多也。

    鹩鹑,雄鶛牝庳。鹩,雀也,鹑也,二鸟皆雄者足高,雌者足短。

    鸠鵽,雌前雄后。鸠,鸤鸠也,鵽大如鸽生。关西,为鸟憨急。二鸟雌飞则随,雌止则止,雌常在前也。

    鷇将生,子呼母应。鸟伏卵将成,子鸣于鷇,母应之。雏既生,母呼子应。鸟即雏,母呼则子应之。

    班鸣辨鵴。班,次序也。凡哺子,朝从上下,暮从下上。他鸟皆否。

    枭鸱害母。枭在巢,母哺之。羽翼成,啄母目,翔去也。

    舒雁鸣前后和。舒雁飞,成行也。雌前呼,雄后应也。

    群栖,独警。夜栖川泽中,千百为群,有一雁不瞑.以警众也。

    复卵。则鹳入水。鹳,水鸟也。伏卵时,数入水,冷则不毈,取礜石周卵以助暖气。故方术家以鹳巢中礜石为真物也。

    鹅,月逆月。伏卵则向月,取其气助卵也。宵鳸司夜,行鳸主昼。

    雄翼掩左,雌羽掩右。《尔雅》曰:“鸟雌雄不可别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

    物食长喙。食物之生者,皆长喙,水鸟之属也。

    谷食短咮。鸟食五谷者,喙皆短。

    搏则利嘴。鸟善搏斗者利嘴。

    鸣则引吭。善啼鸣,颈长也。

    毛协四时。春则毛弱,夏则稀少而改易,秋则刷理,冬则更生细毛自温。

    色合五方。仓鹰之属以象东方木行,朱鸟之属以象南方火行,黄鸟之属应土行,以象西方金行,玄鸟之属以象北方水行。

    羽物变化转时令。仲春之节,鹰化为鸠。季春之节,田鼠化为鴽。仲秋之节,鸠复化鹰。季秋之节,雀人大水,化为蛤。孟冬之节,雉入水化为蜃。《淮南子》曰:“鳖化为鹑,鹑化为鹯,鹯化为布谷,布谷复为鹞。顺节令以变形也。

    乾道始终,以成物性。生物者,乾之始;成物者,乾之终。随时变化,成就万物之性也。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著作鸟类古典书籍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0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3 12:15:3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