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秋收起义”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秋收起义是1927年9月9日(中秋节),由毛泽东在湖南东部和江西西部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即红军)举行的一次武装起义,是继南昌起义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著名的武装起义,是中共党史军史上的三大起义之一(另一个是广州起义)。1977年江西省在修水县建立了秋收起义纪念馆。1998年在萍乡市建立了秋收起义广场。1993年导演周康渝以秋收起义为题材拍摄了同名电影。此次起义创建了我党第一支工农军队,设计制作并率先起了我党的第一面旗帜,标志着我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秋收起义 地点: 中国湖南、江西边界
    时间: 1927年9月9日 结果: 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交战各方: 中国共产党 国民党 相关人物: 毛泽东卢德铭余洒度
    相关事件: 八七会议 四一二事件 七一五事件

    目录

    简介/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1927年9月9日,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湖南省委,为反击国民党当

    秋收起义秋收起义

    权派屠杀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推进中国革命,在湖南和江西边界发动的武装起义。1927年,蒋介石和汪精卫先后在南京武汉发动“清共”,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决议在湘鄂粤赣4省发动农民举行秋收暴动 。八七会议后,彭公达、毛泽东奉中央命令回湘改组省委,制定秋收暴动计划,并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作为暴动的领导机关。参加暴动的骨干力量,主要是分布在修水、铜鼓、安源等地的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平江、浏阳等县的农军和安源的工人武装,总计5000余人。

    9月8日,湖南省委发布夺取长沙命令,次日开始破坏武(汉)长(沙)和株(洲)萍(乡)铁路,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正式爆发。11日,暴动在安源、铜鼓修水醴陵等地全面展开,起初各路暴动队伍均取得一些胜利,但旋即受挫。14日,毛泽东命令停止进攻长沙。同时湖南省委也放弃了长沙暴动的计划。19日,各路暴动队伍于浏阳文家市会合,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会议,决议退兵湘南。29日,暴动队伍到达永新县三湾村,在毛泽东领导下进行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三湾改编,并开始酝酿进军井冈山。10月3日,由一个师缩编成一个团的工农革命军自三湾到达宁冈古城。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扩大会议,总结暴动的经验教训,议决上井冈山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从此,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开始转入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起义背景/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1927年7月16日至18日,中共中央五人常委举行会议,决定实行土地革命和在秋收时期组织农民武装暴动的新政策。这是中国共产党纠正右倾机会主义,走出困境,主动掌握革命领导权的重大决策。毛泽东此时仍隐蔽在环境极其险恶的武汉。中共中央经过慎重考虑,委托毛泽东研究湖南军事形势和农民运动状况,指导湖南省委的工作,筹划在湖南举行秋收起义。毛泽东最初考虑把发动起义的重点放在湘南,8月初,毛泽东向中央提出《关于湘南运动的大纲》。毛泽东要求从南昌起义军中抽调一个团开赴汝城作为湘南暴动的中坚力量,这样至少有占领5个县以上的把握。

    8月3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8月7日,毛泽东出席了在汉口秘密举行的中央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他在会上强调“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决定派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改组湖南省委,领导秋收起义。8月18日,毛泽东在长沙市郊沈家大屋秘密召开湖南省委会议,讨论组织秋收暴动的问题。在会上,毛泽东提出了许多与中央决定不同的意见。关于举什么旗的问题。南昌起义打出的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子,毛泽东则坚持主张:秋收起义“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子”。

    关于暴动的依靠力量问题。当时党内普遍的看法都认为暴动主要应该依靠工农武装,军队只能起次要的作用,否则便是“军事冒险”。毛泽东不同意这种见解,他明确提出:“要发动暴动,单靠农民

    秋收起义秋收起义

    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有军事的帮助,有一两团兵力,否则终归于失败。”后来的事实证明,毛泽东提出了中国革命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关于暴动的区域问题。中共中央要求湖南举行“全省暴动”,但当时湘南同长沙事实上已被隔绝,毛泽东坚决主张缩小暴动区域。湖南省委经过反复讨论,认为“以党的精力及经济力量计算,只能制造湘中四围各县的暴动,放弃其他几个中心,湘中的中心是长沙。”

    8月19日,中共湖南省委将以长沙为中心的秋收暴动计划报告中共中央第二天,毛泽东又写信给中共中央,报告了他对一些重大问题的不同意见。中共中央收到湖南省委的报告和毛泽东的信后,于8月22日召开常委会研究。在讨论中,有人指名批评毛泽东的“枪杆子中夺得政权”的论断和中央不同。毛泽东对中共中央的复信进行了认真研究分析,对不切实际的批评给予答复。8月30日,湖南省委常委会议决定成立秋收起义领导机关,一个是由军事负责人组成的党的前敌委员会,任命毛泽东为书记;另一个是党的行动委员会,由起义地区各地方党委负责人组成。会议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在条件较好的平江、浏阳、醴陵等县和安源发起暴动,进攻长沙

    1927年9月9日,在毛泽东的亲自领导下,震动全国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了!参加秋收起义的军事骨干力量,主要有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平江、浏阳农军和安源的工人武装。秋收起义如惊天动地的春雷,唤醒了千百万工农群众拿起武器同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新的斗争。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同时,湖北江西广东江苏河南等地也纷纷举行了武装暴动。面对轰轰烈烈的暴动高潮,毛泽东激情难抑,挥笔写下了《西江月·秋收起义》。   

    起义过程/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民国16年(1927)8月中旬,任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特派员、湖南省委常委的毛泽东,和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根据中共湖南省委决定,将中共安源特别区委改组为市,组织行动委员会,为秋收暴动作准备。8月31日晚或9月1日,毛泽东到达安源讨论暴动军事问题和布置安源、萍乡、醴陵、济阳、平江工家群众暴动问题。安源会议中决定,将驻

    秋收起义秋收起义时的毛泽东

    安源、修水、铜鼓3外的警卫团,安源矿警队和各县工农武装合编为工家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下辖三个团,并成立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毛泽东任书记,各团负责人为委员

    会议又确定,军队作占和民众暴动相互配合,夺取平江浏阳萍乡醴陵株洲,分3路合攻长沙:第一路,以安源工人及矿警队为主力,首先控制安源矿区,然后攻占萍乡县城和醴陵县城,会合醴陵、株洲工农群众,向长沙取包围形势。第二路,以平江农民和平江农军为主力,平江农军由修水向平江戟,鼓动平江农民在各地暴动,夺取平江,再向长沙进发。第三路,以浏阳农民和浏阳农军及卢德铭所部警卫团为主力,由铜鼓向浏阳进攻,鼓动浏阳农民在四乡暴动,夺取浏阳后,再与其他两路合攻长沙。

    会议还决定,以萍乡、安源为退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萍、安,以防敌人断了起义的退路。关于暴动日期,会议决定,关于暴动日期,11日安源、修水、铜鼓一齐发动,18日进攻长沙。按照湖南省委发布的暴动命令,9月9日,株萍铁路工人和粤汉铁路工人开始破坏铁路,断截敌人交通。11日凌晨,工农革命军第二团从安源出发攻打萍乡县城,但是由于敌人早有察觉,加强防守,革命军的攻城计划受阻。为了不延误省委所定16日合攻长沙的计划,于是决定放弃萍乡县城,一部分回安源留守,大部分转攻醴陵县城。在攻打醴陵的的战斗中,取得了极大的胜利。 当第二团11日攻打萍乡县城时,按计划当地工农武装开始暴动,以期夺取武器,组成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四团,并配合第二团攻打醴陵县城。12日凌晨暴动队伍占领株火车站,同时攻打团防局,夺取步枪12支,占领株洲镇 。当即召集数百人的群众大会,宣布暴动胜利。13日,第二团决定决定避敌锐气,放弃原定经株洲攻长沙的计划,改为北上攻取浏阳县城,以期取得浏阳农民的帮助,并与第一、三团会合。14日凌晨,第二团撤出醴陵县城,少部分回安源增援,其余的七、八百人则下经老关北上浏阳。16日上午一举攻克浏阳城。17日下午,敌军重兵包围突袭,第二团因为连克两城而产生轻敌思想,所以仓促应战而被打散。21日,毛泽东率领部队向萍乡退却,当天在萍乡桐木宿营。

    第二团战士、桐木籍安源矿工彭昌萍奉命留在桐木开展革命工作,他很快就组织起一支游击队,进行游击战争。22日,部队到达上栗市,得知萍乡县城和安源驻有敌军重兵,不能通过,遂绕道萍乡宜春边境南下,23日宿营小枧,24日傍晚到达芦溪宿营。次日清晨刚开往莲花县方向行进时,遭到敌军突然袭击,损失步枪200余支,死伤数十人,总指挥卢德铭牺牲。29日,部队到达永新三湾村,在这里进行改编,由1个师缩编为1个团,在安源组建的第二团官兵分散编入各连队。10月初,部队到达宁冈县,从此开始了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

    起义领导人/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主要领导人物

    毛泽东(1893~1976)中国人民的领袖,马克思主义者  ,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战略家和理论家,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和领导人,诗人,书法家。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 (1936~1976),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主席 (1943~1945)和中央委员会主席(1945~1976),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1949~1954)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1954~1959)。字润之,笔名子任 。1893年12月26日生于湖南湘潭韶山冲一个农民家庭,1976年9月9日卒于北京。

    彭公达(1903-1928),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湖南省委书记,革命烈士。湖南省湘潭县(今韶山市)人,1903年3月1日出生在湘潭县西二区下七都一个农民家庭。1928年7月中旬在安源被捕。8月7日在长沙小吴门外就义,年仅25岁。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给他的亲属颁发了“烈士证”。1953年4月,毛泽东主席亲笔写信给他的亲属,褒扬他为革命牺牲的献身精神。

    卢德铭(1905-1927),四川自贡人。1923年考入成都公学,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后投笔从戎报考黄埔军校,1924年经孙中山面试后进入黄埔第二期步兵队学习,不久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二营四连连长,打了不少大胜仗。在攻占攸县战斗中受到叶挺将军的称许,后在攻克醴陵、平江战斗中以奇袭获胜。特别是在攻打汀泗桥、贺胜桥中英勇善占,屡立战功,而升任二营营长。攻克武昌后,又任四军二十五师七十二团长参谋。1927年9月,卢德铭指挥部队掩护毛泽东率部突围,终因寡不敌众,最后壮烈牺牲,年仅22岁。

    其余领导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的历史舞台上,湖南革命家军事家充当了导演和主角。秋收起义中,湖南共产党员、革命军人担当领导者和主力军。毛泽东、彭公达、罗荣桓、谭政、何长工、谭震林、宋任穷、张子清、杨立三、曾士峨、钟期光、郭鹏、刘先胜、杨梅生、张令彬、谭希林、赖毅、龙开富、杨世明、余光文、王耀南、潘振武、李子骥、滕代远、朱少连、蔡会文、伍中豪、寻淮洲、刘炎、王杨烈、郭咏泉、谢南岭、袁健、潘福岩、戴奇、徐洪、涂正坤、刘型、宋裕和、刘东轩、邵振维、彭商人、罗梓铭、邓乾元、李白、王首道、邓乾元、孔荷宠、刘建中、杨岳彬、苏先骏、李贞、李幼军、余贲民、余洒度、张启龙、陈树湘、陈毅安、欧阳健、周昆、袁德生、徐洪、程翠霖、蔡钟、潘心源、陈培荫、钟皿浪等领导或参加秋收起义。湘东、湘中地区的共产党人和工农武装,包括集结在湘赣边界的国民革命军和工农革命军,安源工人,平江、浏阳、醴陵一带的农民,为秋收起义浴血奋战,谱写了壮烈的武装暴动和进军井冈山之歌。

    起义评价/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1927年湘赣边界秋收起义,是继南昌起义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又一次武装起义。这次起义,在连受挫折的情况下,却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以保存和发展革命力量的正确道路,毛泽东功不可没。他是秋收起义的灵魂,引领着秋收起义渡过重重难关,走上了一条代表中国革命发展方向的正确道路。

    诗词

    《西江月.秋收暴动》
    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修铜一带不停留,便向平浏直进。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秋收时节暮云沉,霹雳一声暴动。------毛泽东
    1986年9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诗词选》,根据毛泽东的修改抄件重新发表了《西江月·秋收暴动》,诗词中将“修铜”改为“匡庐”,将“便向平浏直进”,改为“要向潇湘直进”,“沉”改为“愁”。

    起义意义/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秋收起义的爆发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创建了我党第一支工农军队,设计制作并率先起了我党的第一面旗帜,正如毛泽东同志在诗词中所说的: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标志着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最后,毛泽东同志带领秋收起义部队转兵井冈山,开辟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找到了中国革命的正确道路,中国共产党从此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最终取得了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

    秋收起义全纪录/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1927年7月16日至18日,中央五人常委举行会议,决定在不利的情况下,组织农民武装暴动。这是中共纠正右倾机会主义,主动掌握革命领导权的重大决策。
    此时毛泽东仍隐蔽在环境极其险恶的武汉(此时武汉血雨腥风,每天都有人被捕,脱党,叛变,被杀)
    。中共中央经过慎重考虑,委托毛泽东研究湖南军事形势和农民运动,筹划在湖南举行秋收起义。
    毛泽东最初考虑把发动起义的重点放在湘南,
    8月初,毛泽东向中央提出《关于湘南运动的大纲》。
    8月3日,中共中央发布了《湘鄂粤赣四省农民秋收暴动大纲》。
    ​8月7日,毛泽东在汉口秘密举行的中央紧急会议(即著名的“八七”会议),
    他在会上提出“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既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科学论断”),会后毛泽东以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湖南传达“八七”会议精神,组成前委,领导秋收起义。
    8月18日,毛泽东在长沙秘密召开湖南省委会议,讨论组织秋收暴动的问题。
    在会上,毛泽东提出了许多与中央决定不同的意见。
    关于举什么旗帜的问题。南昌起义打响第一枪,但打出的却是“国民党左派”的旗子,
    毛泽东则坚持主张:秋收起义“我们应高高打出共产党自己的旗子”
    后来事实证明,毛泽东提出了中国革命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关于暴动的区域问题。中共中央要求湖南举行“全省暴动”,但当时湘南同长沙事实上已被隔绝,
    毛泽东坚决主张缩小暴动区域。湖南省委经过反复讨论,认为“以党的目前力量,只能制造湖南围边各县的暴动,必须放弃其他,以湖南的中心长沙为攻取目标。”
    8月19日,,毛泽东又写信给中共中央,阐述了他对一些重大问题的不同意见。收到毛的信后,有人指名批评毛泽东的“枪杆子中夺得政权”的论断和中央不同。毛泽东对中央的复信对不切实际的批评给予答复。最终说服湖南省委
    8月30日,湖南省委成立秋收起义领导机关,毛泽东任党的前敌委书记,决定首先集中力量在革命条件较好的平江、浏阳、修水和安源发起暴动,最后进攻长沙。
    9月1日,毛泽东到达安源为秋收暴动做最后准备
    1927年9月9日,在毛泽东的精心策划和亲自领导下,震动全国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了!。
    参加暴动的骨干力量,主要是分布在修水、、安源等地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
    ,平江、浏阳的农军和安源的工人武装,总计5000余人。
    秋收起义如惊天动地的春雷,唤醒了千百万工农群众拿起武器同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代表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武装斗争。在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影响下,湖北、江西、广东、江苏、河南等地也纷纷举行了武装暴动。面对轰轰烈烈的暴动高潮,毛泽东激情难抑,挥笔写下了《西江月·秋收起义》。
    起义全过程
    9月9日湖南省委发布的暴动命令,株萍铁路工人和粤汉铁路工人开始破坏铁路,断截敌人援军交通,
    著名的秋收起义正式拉开序幕。
    11日,工农革命军第二团攻打萍乡县城,但由于敌人早有察觉加强防守,革命军的攻城受阻。为不延误合攻长沙的计划,放弃萍乡县城,转攻醴陵城。
    在攻打醴陵的的战斗中,取得了极大的战果。
    0912日凌晨暴动队伍占领株火车站,同时攻打团防局,夺取步枪12支,占领株洲镇 。当即召集数百人的群众大会,宣布暴动胜利。
    13日,第二团决定决定避敌锐气,放弃原定经株洲攻长沙的计划,转而北上攻取浏阳城。
    16日上午一举攻克浏阳城。
    17日下午,敌军重兵包围突袭,第二团因为连克两城而产生轻敌思想,所以仓促应战而失利(按原计划,起事队伍先攻克平江、浏阳,然后从包抄长沙,但起义军在平江、浏阳先后受挫。
    9月19日,起义队伍终于克服重重困难在浏阳的文家市会师,
    面对敌强我弱的形势,毛泽东命令停止进攻长沙。并耐心说服湖南省委听取自己意见放弃了攻取长沙的计划。,前往江西萍乡]。
    21日,毛泽东率领部队向萍乡退却,在萍乡桐木宿营。
    22日,部队到达上栗市,萍乡县和安源驻有敌重兵驻防,无法通过,遂绕道萍乡宜春边境南下
    0924日到达芦溪宿营。次日在开往莲花县方向行进时,遭到数倍敌军突然袭击,损失步枪200余支,牺牲数十人,总指挥卢德铭不幸牺牲。
    29日,部队终于到达永新三湾村,在这里进行著名三湾改编,由1个师缩编为1个团,在安源组建的第二团官兵分散编入各连队。
    10月3日,整编的部队胜利到达宁冈县,毛泽东主持召开前委会议,总结暴动的经验教训,决定上井冈山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
    从此,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开始转入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国革命掀开崭新的一页

    纪念馆/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修水地处江西省西北部、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秋收起义修水纪念馆坐落于修水县城凤凰山路136号,属秋收起义专题性纪念馆,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始建于1977年。

    馆标由秋收起义时师部参谋、工农革命军军旗设计者之一、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何长工题写。1927年由毛泽东同志领导的秋收起义在汀赣边界爆发。修水是秋收起义的主要策源地,起义前夕,工农革命军的第一面旗帜在修水设计、制作并率先升起,9月9日清晨驻守在修水的师部及其所属一、四团,师直特务连在县城紫花墩举行了气壮山河的誓师大会,打响了秋收起义的第一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斗时期,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彭德怀罗荣桓何长工腾代远萧克王首道均在修水留下战斗的足迹。数万名修水儿女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了追溯历史,缅怀先烈,该馆于1976年开始大量征集革命文物,搜集整理资料。现有馆藏文物330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7件,二级文物12件,三级文物58件。管辖全县60余处革命旧址,其中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现已将该处旧址申报),县级文物保护单位3处。

    建馆以来,纪念馆接待观众百万人(次),是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弘扬秋收起义精神的重要阵地。纪念馆先后被九江市人民政府、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江西省委和江西省人民政府授予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2004年10月份,秋收起义修水策源地被评选为百姓心中的“江西十大红色景点”之一;2005年修水县秋收起义纪念地系列景点被国家发改委、中宣部等13个部门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 

    相关问题/秋收起义[1927年毛泽东、卢德铭领导的武装起义] 编辑

    关于毛泽东同志领导秋收起义时的身份问题
    由于毛泽东同志在秋收起义中的特殊贡献,以及其后来的特殊地位,正确把握毛泽东同志当时的身份问题,对研究秋收起义历史具有重要意义。在许多历史文献资料中,有的认为“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同志作为中央特派员,担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前往湘赣边界领导秋收起义;有的认为湖南省委任命毛泽东同志为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派毛泽东同志前往湘赣边界领导秋收起义。《毛泽东年谱》中介绍1927年8月30日毛泽东的活动为:“30日,出席中共湖南省委常委会议,讨论湖南秋收暴动的最后计划。会议确定集中力量首先在平江、浏阳、醴陵等县和安源举行暴动;成立以毛泽东为书记的由各军事负责人组成的中共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作为暴动领导机关。并指定毛泽东到湘赣边界统率工农武装,组织前敌委员会,领导秋收起义。”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彭公达回到长沙,“派毛泽东和彭公达召集旧省委及各负责人,宣传中央新政策的精神及改组省委。公达十一日回湖南,泽东十二日在汉动身,……”(1)从时任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给中央的报告中可知,当时毛泽东、彭公达回到湖南概括为承任三项任务:改组省委、传达“八七”会议精神、组织湖南秋收暴动。在中央与湖南省委的来信等原始资料中没有找到中央派毛主席往湘赣边界领导秋收起义的记录,所以第一种说法不准确。
    《毛泽东年谱》比较准确地阐述了毛泽东同志当时的身份,如毛泽东同志是当时湖南省委前敌委员会书记,纠正了一些史料在“前敌委员会书记”前省掉“中共湖南省委”的失误,但《年谱》中提到的派往湘赣边界之说同样不准确。从中央给湖南省委的来信中,中央开始建议毛泽东往湘南领导暴动,“湘南特委以毛泽东、任卓宣、郭亮及当地工农同志若干人组织之,泽东为书记,受湘省委指挥。但这里必要明白湘南计划只是全省暴动计划之一部分,只有在全省暴动之下,湘南计划才能实现,才有意义,万不可本末倒置。”(2)而从湖南省委给中央的回信中可知,湖南决定只举行湘中暴动,“(二)我们是以向长沙暴动为起点,并不是放弃湘南。没有把衡阳做第二个发动点,是因为我们的力量只能做到湘中起来,各县暴动,力量分散了,恐连湘中暴动的计划也不能实现。所以我们决定不以衡阳做第二个发动点,但是湘南各县的暴动计划及暴动准备均已令有组织的各县切实执行,长沙暴动开始,各县随之同时发动。”(3)彭公达在给中央的报告中也证实了这一计划改变的过程,“四、湖南暴动计划。(一)暴动的区域:以后经过几次讨论,以党的精力及经济力量计算,只能制造湘中四围各县的暴动,于是放弃其他几个中心。湘中的中心是长沙,决定要同时在湘潭、宁乡、醴陵、浏阳、平江、安源、岳州等七县举行暴动。附注:缩小范围的暴动计划,泽东持之最坚,礼容、明翰等均赞同其说。其时仅公达一人主张湖南全省暴动,并要泽东即去湘南,当时因想在长沙即刻举行一个暴动,于是没有坚持下去。”(4)从以上中央与湖南省委的往来信件中以及彭公达给中央的报告可知,毛泽东同志是被中央派往湖南省领导秋收起义,当时拟派毛泽东同志往湘南,后经湖南省委坚持,缩小暴动范围,“泽东持之最坚”(5),以湘南暴动为重点的湖南全省暴动变为“湘中暴动”,毛泽东为湘中暴动的负责人,“湘中的中心是长沙,决定要同时暴动的是湘潭、宁乡、醴陵、浏阳、平江、安源、岳州等七县。”(6)安源是计划暴动县之一,所以毛泽东接到当时属湖南省委管辖的安源(7)的信件后,于九月初匆匆抵达安源,召开了安源会议,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8月18日沈家大屋会议精神、8月30日湖南省委常委会议精神,当从潘心源的汇报中得知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以下简称“警卫团”)和属湖南管辖的平浏农军滞留在江西境内的修铜时,对于主张用“百分之六十的精力抓军事”(8)的毛泽东来说,听到这个消息大喜过望,改变了“我并带有中央介绍信,要贺、聂[叶]军队中调两团人来做暴动的武力,”(9)之初衷,从当时属湖南管辖的安源向属江西管辖的修铜发指示(这实属非常时期之非常之举),发完指示后,毛泽东又急急经铜鼓赶往江西境内师部驻地的修水。铜鼓1927年9月7号接到了毛泽东的指令,修水8号接到了先俊转来了安源的通知,毛泽东10日到达了铜鼓,因师部已于前一天举行起义,所以毛泽东只到达铜鼓,没有到达位于修水的师部。同时卢德铭1927年9月9日带着中央的指令回到了警卫团。从此,毛泽东由湘中暴动的领导人变成了湘赣边秋收暴动的领导人。由此可见,毛泽东同志成为湘赣边秋暴的核心领导者,并非当时组织的安排,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在实践中逐渐形成的。
    关于秋收起义指挥中心问题
    研究秋收起义指挥中心问题,对于研究秋收起义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发生具有重要意义。过去对秋收起义指挥中心,一般以毛泽东同志的活动地为重要标准,一说为“安源”,一说为“铜鼓”,有的网上文章甚至说“为什么毛主席将指挥岗设在铜鼓”,事实上“指挥岗设在铜鼓”的前提并不存在。笔者认为,作为指挥中心,应具以下几个条件,一是重要领导在此活动;二是重要领导在此活动时间较长;三是在此作出了重大决定和有重大事件发生等。
    安源和铜鼓在秋收起义的过程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这两个地方进行了秋收起义的积极准备,秋收起义的重要领导人毛泽东同志亲临了这两个地方。安源尽管召开了安源会议,但其会议内容主要是传达沈家大屋会议精神和湖南省委常委会议精神,同时“讨论的问题是军事及农民暴动的布置”(10),特别是毛泽东同志在安源的时间非常短,不可能在短短几天时间作出非常重要的决定,同时“师委会”没有一人参加安源会议。我们不能因为参加会议的毛泽东同志后来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就确定安源是中心。事实上,安源应从属于长沙这个中心。尽管毛泽东同志在起义前夕到达了铜鼓,但秋收起义所作出的重大决定不是在铜鼓作出的,毛泽东同志到铜鼓只是组织实施沈家大屋会议和安源会议精神,而并非将指挥岗设在铜鼓,同样毛泽东同志在铜鼓活动时间非常短,铜鼓中心说也不成立。
    笔者认为,秋收起义的指挥中心当时有两个,一是长沙,彭公达和毛泽东自武汉回到长沙后,在长沙积极进行秋收起义的准备工作,湖南省委围绕秋收起义召开了沈家大屋会议和8月30日、1927年9月5日的省委常委会议等,多次研究秋收起义问题,成立了行动委员会和前敌委员会,并研究了土地问题、旗帜问题、军队问题等(11)。长沙中心论毋庸置疑。第二个中心是修水,秋收起义的主力部队在修水活动近一个月,在山口会议上组建了我党的第一支工农军队,并成立了“师委会”,特别是在修水设计制作了我党的第一面军旗,打响了秋暴的第一枪,秋收起义的总指挥卢德铭在修水,师长余洒度一直在修水活动,余洒度以黄浦同学的身份到处活动,非常活跃,从国民党的兜剿鄂南共匪近讯也可知,“修水方面,系余洒度主持,与黄埔的暴烈分子广通声气,聚众二千余人,有枪千余枝,骚扰赣鄂交界各县,鸡犬不宁。”可见余洒度在修水为秋收起义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从“两中心说”可知,秋收起义之初是两条线。一是由湖南省委领导下的湖南秋收起义,二是由中央军事部、江西省委、湖北省委领导下的江西秋收起义。《余洒度报告》中:“不久得通城刘某某同学转来鄂中消息云:鄂中所有动作,并得军部的通告,嘱我们积极准备。度乃将此意转先俊同志。先俊同志以四面敌人包围,在修、铜恐不能立足,屡催度南迁。度以未得中央命令暂缓南迁。”江西省委在其秋暴计划中提出“省委完全接受中央的决议,并斟酌各县的情形拟定秋暴计划如下:…………为指挥与联络的便利,应规定暴动的起点,这起点必须是政治经济地位较重要而农运较有基础或已有农军势力的地方。兹拟定赣北的修水为起点,影响邻近各县与各县的联络,赣西以永新为起点,赣东以临川为起点。在上述暴动起点的各县,省委应派得力的同志或临时组织前往准备暴动工作,并指挥邻近各县的暴动工作,同时须与省委发生密切关系(设专员交通,约密码电话)。在农军势力统治的县份,如修水、铜鼓等应即马上实行捕杀豪绅及反动派,没收大地主土地,建立农民政权,占据财政及交通机关,无限制的扩充兵力,解除反动武装,用革命委员会分会的名义发布政纲宣言…………影响邻近各县以至全省,与湘鄂邻近各县暴动势力联合。”(12)由于卢德铭于1927年9月9日及时赶回了起义部队,带回了中央军事部的指示;毛泽东同志1927年9月10日赶到了铜鼓,两条线并成了一条线,成为了湘赣边秋收起义。铁心的《从警卫团说到工农革命军》“…………赶了几天路,忽然接到一封药水信:‘为何许久不来,真是误事不少,务于明日午前赶到排埠…………前敌委员会毛令’。这样一来,对于我们余同志是出于意外的,想不到半天云里又来了一个命令他的人,心中总有点东西不能吐出,对于党权高出一切,自然不便作声。过了排埠以后,在依山傍水的某村午餐时,我们工农革命军的领袖才一起见面了”也反映了当时两条线并为一条线之史实。《访问宋任穷记录》中宋任穷回忆:“回我们部队团部后,同志们告诉我,毛泽东委员来了,现在是由毛委员领导。于是我把信和一些银洋(剩下的)交给了毛委员,并向他作了简要的汇报。”说明宋任穷离开部队之前,浏阳农军不属于毛泽东同志领导,回到部队后,才由毛泽东同志统一领导的。
    “度当时侦察平、浏敌人兵力,我军以合力攻一面为宜,正拟将第一团集中铜鼓,适得先俊此项意见,因以时迫,未便迟疑,乃将第一团改道长寿(九月九日)取平江…………”(13)实是英雄所见略同,但却未组织实施,从这里也可说明当时分属两条线指挥,造成信息不畅,指挥不统一,导致起义之初的失利。正象林育南在回忆中所分析的:“据我个人的感觉,此次的失败是因为:一、负责人指挥此次暴动不坚决不敏捷,有观望期待的心理;二、党的组织及机关不合于紧急斗争的需要(如彼此不接头,消息不灵通,指挥不统一等);三、对群众的宣传太缺乏;四、军事的准备太薄弱。”(14)
    关于军旗问题和编师问题
    第一面军旗问题和编师问题体现了秋收起义不同于其它起义的特点,此两件历史性事件的发生,标志着我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但至于由谁指示制作军旗、由谁组织编师仍是众说纷纭。
    在许多权威论著中均持毛泽东指示制作军旗的观点,理由是毛泽东提出要“高高打出共产党的旗帜”(15)。笔者认为此说有些牵强,从见证者当时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行动委员会书记易礼容的的报告或回忆中均没有设计制作军旗的记录。参加了安源会议的潘心源在其报告中,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述,也没有找到毛泽东关于军旗问题对警卫团作指示的史料。同时,当时湖南省委既然有制作军旗的动议,也就会安排在长沙或安源组织设计和制作,没有必要在江西修水付诸实施。16)或为“师委会”内部决定,陈明义回忆:“我记得为了制作工农革命军五角星斧头镰刀军旗,真是左画也画不好,右画也画不好,左拚右拚凑合而成。这是我们内部的决定,没有得到上级的指示,但对外要向修水收税,就不好用工农革命军名义。同时,我们想取缓兵之计,集中精力练兵,所以又做了一面江西省防军第一师的旗帜,以省防军的关防印信盖税务收据,还造具全师名册,派人到南昌请朱培德收编,以迷惑他。”(17)笔者倾向于由“师委会”内部作出的决定,既然中央在8月中旬已指令组建工农革命军“2、在指定暴动的区域,未发难之先即应正式成立若干农军,暴动成功之后,须无限制的扩充数量,施以真正的军事政治训练,所有工农自卫军可改为工农革命军。……”(18)中央给湖南的指示自然也会给湖北和江西。部队的名称要改,原来的旗帜自然也就作废了,何况当时警卫团也是人才荟萃,“师委会”自然会想到易帜问题。当时任参谋处长且亲自参与军旗设计的陈明义的回忆应该是准确的。
    要制军旗,必须先编师,否则旗上的称呼没办法确定。既然编师还在前,自然也应与湖南省委无关。如前所述,湖南省委和警卫团、平浏农军联系上,有记载的只是1927年9月7日和1927年9月8日。至于编师问题,警卫团的领导酝酿很久,8月初,警卫团驻武宁时遇平江农军,且掌握了浏阳农军的有关信息,就有了编师的想法,“一面派人追到浏阳军队内面来,通知浏阳负责同志。当时我们正在瑞州,听说贺、叶已绕过闽边,无法联络,听到他们的报告便决定由上高、万载到铜鼓与他们联络”(19);余洒度“到修水即召集两部负责同志会议,商统一事。”(20)特别是“在卢德铭同志走后半个月左右,他便派了一个参谋带回一信,传达党中央的决定,在原警卫团的基础上成立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21)由于卢德铭带回了中央的指令,最后促成了山口编师会议。何长工对此事作了详尽的回忆,“起义前夕,师部在修水的山口主持召开了一个‘山口会议’。我虽然没有参加,但是我清楚,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师的领导,还有一、三团营以上的干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整编会,会议决定将原警卫团的一个营由伍中豪同志率领充实第三团,加强第三团的基层领导,因为当时三团的战士还是能打仗的,但班排干部却有不少是地方的党政干部,在指挥打仗上还缺乏实践经验。”(22)至于名称问题,肯定不仅仅是“江西省防军暂编第一师”,那只是掩人耳目的称呼。“但对外要向修水收税,就不好用工农革命军名义”(23),而对内则叫“工农革命军”。另外,铁心的记述也可找到佐证“所以我们的余师长,一面催制军服,一面赶制工农革命军红旗,中镶一五角星,星上饰镰刀斧头。复写了一封口号式的长信给邱国轩,谓在咸宁的王天培部,已经是我们一道了,劝他同他们编在一起,作为第二团。……于是我们的余师长便封为工农革命军直辖第一师师长。”(24)
    许多观点提及安源会议编师,但都是推测所至,并没有这方面的回忆文章和资料介绍。安源会议的参加者潘心源在其报告中,对安源会议作了详细报告,但也没有编师的介绍。没有材料佐证的情况下就推测安源会议上进行了编师是不妥当的。至于安源武装力量为什么被称为第二团,笔者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毛泽东同志完全认可了山口会议编师,并将其所掌握的安源部队补充或纳入到第一师来,作为第二团;一是安源会议上重点考虑的是军事问题,并没有考虑部队编师,若已编好了师,部署进军路线时,不会直呼部队名称,只会宣布几团攻平江,几团攻浏阳。其实当时安源武装力量的叫法比较混乱,如《民国日报》中报道“醴陵至安源一带,因萍乡共党军队大肆猖獗,除攻克萍乡以为根据外,并于前日有全副武装共党军队一千余人,侵入湘境醴陵阳三石车站,扑攻醴陵、攸县,系打第三军第一师旗帜。”(25)而继山口会议编师后,在文家市会师会上,前委又对部队重新进行了整编,重新确定了部队序号,至于第二团的叫法可能应是在文家市会师上。标志着我党第一支工农军队真正的产生,标志着我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开始。
    关于秋收起义的发动时间问题
    有的观点认为,安源会议上确定起义时间是1927年9月11日开始,所以就应以1927年9月11日作为秋收起义的发动时间。这是不准确的,也是不合当时实际的,修水爆发秋收起义的时间应是1927年9月9日。湖南省委关于夺取长沙的命令中“湖南省委决议,令各地赶紧动员,限于阳历本月十六日会师长沙,夺取省城,建设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分会。令到即各遵照执行。鄂南决于九日发动,安源决于十一日发动,自岳至长至株铁道九日起破坏,各县农运亦已特别加紧工作,限于十一日齐起发动。并告右令湖南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毛泽东,第一师第四团团长朱少连……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行动委员会书记易礼容。1927年9月8日晚”(26)“鄂南决于九日发动”,与鄂南邻近,且一直保持着联系的驻修水师部,也会知道中央这一命令。许多报告和回忆文章也提到了修水爆发秋收起义的时间是1927年9月9日。在《余洒度的报告》中:“九月八日得先俊兄转来萍乡举动决议,乃告以俊部同志决议书云:第三团决即响应萍乡,望兄即率部由平江直攻长沙,两团应互相联络。又云:于十一日分三路进攻平江的长寿街,预计有得胜之可能。后因收编的邱团反戈,腹背受敌,遂遭失败。”(28)彭公达讲述十一日进攻平江长寿街,根据修水县城至长寿街的行程,也就肯定了修水部队誓师起义的时间应是1927年9月9日。事实上1927年9月9日起义部队在县城紫花墩誓师出发,举行了隆重的誓师仪式,当日到达渣津,第二天从渣津出发打下朱溪厂后,驻修平边界,1927年9月11日向平江进军。与彭的报告非常吻合。
    关于秋收起义的领导人问题
    过去在论及秋收起义的领导人问题时,绝大部分权威刊物均说成是毛泽东同志领导了秋收起义。笔者认为这种结论是不全面的,毛泽东同志是秋收起义的核心领导,但绝不是唯一领导,1927的三大起义中,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领导人都很多,自然秋收起义也是集体领导。彭公达在给中央的报告中曾说“……湖南暴动我是实际参加其工作的一个,湖南暴动的失败,我负有严重的责任……”,(29)既然彭公达“我负有严重的责任”,自然彭公达应是秋收起义的主要领导人。湖南省委行动委员会书记易礼容同样也属于秋收起义的主要领导人,根据罗章龙回忆:“为了加强对秋收起义的领导,决定成立前委和行委的组织机构,即中共湖南省,都表现了卢德铭实事求是的精神及具战略家的眼光。在党指挥枪的体制尚未建立之时,军队领导人的份量是非常重的,对整个部队的走向影响非常大,所以总指挥卢德铭应为秋收起义的主要领导人。余洒度在修水活动时间近一个月,在修水期间,“当即派吴会治来鄂报告一切,并请求示知。”(31)积极与党组织保持联系,接受党的领导,做好秋收起义的各项准备工作,以“诸同志均以军事统一不可缓”进行编师,制作军旗(“这是我们内部的决定,没有得到上级的指示”),率先于1927年9月9日带领部队起义。尽管余洒度后来叛变了革命,但其起义之初所发挥的作用也是秋收起义应该肯定的,所以余洒度也应为秋收起义的领导人。我们今天研究秋收起义,并不是有意抬高一个地方,贬低一个地方,而是通过研究,还历史以真实,更好地纪念秋收起义,学习秋收起义精神。江西境内秋收起义爆发于三个地方,这些地方都为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三地之间,要加强合作,共同推介秋收起义,发展红色旅游;要以红色为纽带,加强三地经济社会的合作,像八十年前那样,精诚团结,合力推进,实现老区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注释:
    (1)(4)(5)(6)(8)(28)(29)彭公达关于湖南秋暴经过的报告(1927年10月8日于武汉);
    (2)中共中央给湖南省委的信——对于湘省工作的决议(1927年8月9日);
    (3)中共湖南省委来信(1927年8月30日);
    (7)《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汇编——领导机构沿革和成员名录》,红旗出版社,1981年10月27日出版。P38,五大前,中共湖南区执行委员会,书记李维汉,中共安源地方委员会,书记刘昌炎;P63五大后,中共湖南省委员会,书记夏曦,中共安源地委,书记蔡以忱;P76,1927年8月至1928年6月,中共湖南省委员会,书记任卓宣(后彭公达等),中共安源地委,书记宁迪卿。(9)(10)(19)秋收暴动之始末——潘心源1929年7月2日向中共中央的报告;
    (11)(15)中共湖南省委给中共中央的信(1927年8月20日);
    (12)江西省委对于秋暴的计划(1927年9月);
    (13)(20)(27)(31)余洒度报告——警卫团及平浏自卫军合并原委参加此次两湖战役报告略书(1927年10月19日);
    (14)林育南报告——赴湘经过报告(1927年9月22日);
    (16)(21)(22)何长工《秋收起义和工农革命军的建立》;
    (17)(23)陈明义《秋收起义的片断回忆》;(18)中共中央复湖南省委函(1927年8月23日);
    (24)铁心《从警卫团说到工农革命军》;
    (25)汉口《民国日报》(1927年9月20日);
    (26)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夺取长沙的命令(1927年9月8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文献纪录片《秋收起义》
    2人民网
    3中国军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22 02:14:57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