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科马罗夫

    弗拉基米尔·米哈伊洛维奇·科马洛夫 (俄语: Владими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Комаров;英语:Vladimir Komarov 1927年3月16日 – 1967年4月24日) 苏联英雄,苏联航天员。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简介/科马罗夫 编辑

    空军上校科马罗夫 空军上校科马罗夫

    1927年3月16日生于莫斯科。1945年参军。1949年毕业于军事飞行员学校,1959年毕业于茹科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1960年进入航天员队伍。1964年10月12日至13日,首次乘上升1号飞船参加航天飞行,考察了航天员在太空的工作能力和相互配合情况,进行了医学生物学实验,研究了太空因素对人体的影响。1967年4月23日,乘联盟1号飞船升空飞行。

    在24日返回地面途中,由于降落伞缠绕故障而坠毁遇难,成为第一位在太空飞行牺牲的航天员。

    罹难经过/科马罗夫 编辑

    “假新闻”其实是真新闻

    科马罗夫的妻子被接到飞行控制中心与她的丈夫通话,给在远方遭遇到麻烦的丈夫提供精神上的支持。就在几小时前,她还不知道丈夫已被第二次发射升空。这时,设在伊斯坦布尔近郊的一个美国空军基地也在监视着联盟1号,据称他们录下了科马罗夫和地面控制中心的通话情况,包括科氏夫妻在意识到他可能会殉职时的痛苦对白,录音的最后是不堪忍受的科马罗夫要求妻子先回家里去。

    当然,苏联方面对此一概否认,认为美国人在通信噪音中听错了原话。

    近来也有中国的媒体认为,科氏夫妇的太空对话是“假新闻”,理由是科马罗夫在降落的一瞬间根本没有时间对话。其实,他们不知道,科马罗夫在降落前早就清楚自己的处境,一是太阳帆板没有打开,飞船缺少足够的能源;二是飞船返回地面必须依赖的三种定向系统,一种已坏不能工作,另一种启动了几次未能奏效,最后只剩手动系统了。如果三个系统都失效,科马罗夫将无法返回,并注定要在舱内空气耗尽后葬身太空。

    科马罗夫始终是在信息明朗的情况下,与地面人员相互配合、共同努力驾驭联盟1号飞船的。他本该在飞行第15圈时返回地球,但由于飞船的故障,延期至第17圈,后来又推至第19圈。为了安慰、鼓励科马罗夫,加加林担当起地面通信主任,随时将指令发送给他,并向他转达地面各部门的良好祝愿。如此看来,科氏夫妇的对话是完全可能,并在情理之中的。而且,从最新披露的解密资料来看,当年美国人监听到的通话内容是真实的。

    他创造了奇迹

    根据安排,联盟1号的着陆实施时间定在了第19圈。由于船上的两种自动定向系统已不能发挥作用,惟一的办法便是由科马罗夫尝试手动定向。苏联总理柯西金此时直接与科马罗夫通了话,总理告诉他,祖国为他自豪。显然,地面上的人大多不指望他能闯过再入这道关口。

    手动定向再入方法非常困难和复杂,而且由于认为实际飞行中不可能使用“手动”,所以航天员从没有做过针对性的训练。为实施这一方案,科马罗夫需要在第18圈飞行过程中在有阳光一侧利用地平线作参照来为飞船定向。接下来,在进入阴影区之前,他必须迅速将姿态控制交给船上陀螺,并在飞出阴影区后立即对飞船进行重新检查,如果发现指向有误,他还要重新“手动”,直到在第19圈时进行再入制动点火。

    正当科马罗夫为这项高难任务做准备时,地面又告诉他,船上电力仅够用到第21圈飞行。第二次再入尝试很可能是他的最后一次机会。正埋头记录操作信息的科马罗夫似乎平静了下来,加加林再次把一连串的指令发向了联盟1号。

    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科马罗夫准确无误地完成了各项操作。飞船调姿成功,制动发动机点火成功,联盟1号开始降落了!

    科马罗夫向地面报告了他成功的消息,但又说飞船偏离了预定的再入角度,将不是以平缓的角度,而是以几乎垂直的弹道式角度再入。随后,返回舱与轨道舱和服务舱分离,联盟1号飞出黑障区后,地面又听到了科马罗夫向他们报告情况的声音,这声音平静而沉稳。飞行控制中心的人员开始相信,他们做到了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科马罗夫就要安全地回来了。

    这时,负责回收的几位高级官员乘军用飞机直奔备用回收区。由于飞船多飞几圈所引起的延误,该回收区比平时的回收区靠西,着陆点也会偏差几百千米。为了扩大搜救范围,一些空军基地受命处于待命状态。地面指挥系统认为,着陆前剩下的一连串程序已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并向国家委员会报告说:苏联又一次具有开拓性意义的航天飞行胜利结束。

    降落伞为什么没有打开

    联盟1号飞船在距地面7千米高度上,伞舱盖应当弹射分离,并拉出一个引导伞,用于为下降中的飞船减速。这具小伞可使飞船速度下降到40米/秒,这也是主伞安全展开的速度,速度再高,主伞的伞衣就会被撕成碎片。可是,联盟1号的主伞没有被拉出。一般情况下,主伞出现问题备用伞系统就会自动启用。但是,按照预定的设计,主伞只有被拉出后才能被分离掉,备用伞系统方才启动(这种设计是为了避免两伞缠绕),而这次发生的情况却是主伞仍然在伞舱内,根本就没有被拉出,所以备用伞也就没有展开。

    飞船里的科马罗夫此时再也无力回天了。

    在无法减速的情况下,返回舱以90千米/小时的速度重重地摔在了奥伦堡附近的草原上,时间是1967年4月24日莫斯科时间上午6点24分。落地时的冲击力把返回舱摔碎,并引起船上缓冲发动机爆炸起火。联盟1号从起飞到坠毁,整个飞行共持续了26小时47分52秒。

    到达着陆点的搜救直升机看到了还在燃烧的飞船残骸,着陆点周围被黑烟笼罩着。残骸内的火很大,熔化的金属正不断地滴落在烧焦的地面上。飞船完全被烧毁,已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只有船顶的圆形舱门外环还算完整。

    来自着陆区的消息很混乱,有的称救援人员已看到了地面上的飞船,但看不到科马罗夫在哪里;有的则说严重烧伤的科马罗夫已被送往距着陆地点3千米的一家医院抢救;甚至有传言说科马罗夫在相距很远的保加利亚或西德着陆了。航天指挥官卡马宁将军只好决定亲自前往着陆点。

    此时,地面搜救队在碎片中翻找,当他们铲走碎片并移开仪表板部件时,他们发现了还坐在中央座椅上的科马罗夫遗体。现场医疗队宣布,科马罗夫的死亡是由头部、脊椎和骨骼多处损伤所致。

    4月25日凌晨,装着科马罗夫遗体的灵柩在联盟2号预定机组人员和加加林的护送下运抵莫斯科,科马罗夫的妻子也来到莫斯科机场接机。遗体在到达后不久就被火化,随后骨灰被暂放到苏军之家红旗厅内。

    科马罗夫 科马罗夫

    4月26日,科马罗夫的骨灰盒装在军用车上,以国葬的待遇安放于克里姆林宫墙内。葬礼后,他的妻子挣开亲友的搀扶,突然跪向丈夫的遗像,她亲吻着丈夫的画像久久不肯起来。有超过15万的苏联市民为这位令人尊敬的航天员送葬。美国航宇局的47名现役航天员联合发来唁电,向全体苏联航天员和科马罗夫的家属表示慰问和悼念。

    葬礼举行后几天,一些少先队员又在着陆地点挖出了科马罗夫的部分遗体。这部分遗体被就地安葬,于是使科马罗夫有了两处安葬地点。

    事故调查很快发现,降落伞出伞受阻是伞舱内外的压差所致。试图弹出的伞体引起的摩擦阻力使伞挤在了伞舱内无法拉出。在联盟1号飞行前对该系统进行的4次空投试验中,并未发现这一隐患。但在发射前降落伞打包时,总设计师米申曾认为降落伞的叠放不当。后来有一位设计师披露,在发射前,联盟1号和联盟2号飞船都曾被放入高温试验室内,以涂覆防热复合材料。而涂覆时,飞船没有盖上伞舱盖,这使得伞舱也被涂上了防热树脂,最终造成了降落伞无法展开。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故,设计部门将伞舱从圆筒形改为锥形,增大了伞舱的空间,对其内表面进行抛光以使伞能更顺利地弹出。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9 19:52:07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