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秦长城遗址最西端再甘肃临洮县城东23公里尧甸长城坡。南北向,黄土板筑,残高1米左右。是秦代长城西端的起点,断断续续经渭源,陇西,通渭,会宁,静宁等8县入宁夏后,又回到甘肃境环县,庆阳县入陕西省,翻山越岭,飞渡沟壑,穿沙漠草原,蜿蜒东去,止于鸭绿江畔。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遣大将蒙恬率三十万众,筑万里长城,西起临洮,东至辽东,延袤万余里。秦长城西端起首之处为甘肃境内有战国秦长城、秦始皇长城、汉长城、明长城,其总长度约4000公里。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目录

    史料记载/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史记·蒙恬列传》:“秦已并天下……筑长城……起临洮,至辽东。”此后许多史籍中都有相同的记载。如《淮南子·人间训》:“秦皇……因发卒五十万,使蒙公、杨翁子将筑修成,西属流沙,北击辽水,东结朝鲜。”东汉高诱注曰:“西起陇西临洮。”《水经注·河水(三)》:“始皇令太子扶苏与蒙恬筑长城,起自临洮,至于碣石。”唐人典籍中遂将秦代长城的西端起首具体定在岷州西“十二公里”或“二十公里”。如《括地志(八)》云:“秦陇西郡临洮县即岷州城,本秦长城首,起岷州西十二公里。”《元和郡县志》云:“秦长城首起县(即溢乐县,今岷县)西二十公里。”《通典·州郡典》云:“岷州,春秋及七国时并属秦,蒙恬筑长城之所起也。属陇西郡,长城在郡西二十里崆峒山,自山傍洮而东,即秦之临洮境在此矣。”

    建置沿革/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秦之临洮县,即今甘肃省岷县,西魏置岷州,治溢乐[4]。清末《岷州续志采访录·古迹》载:“长城,秦蒙恬筑,相传在洮北岷山上,故址无考。”同书山水条称:“崆峒山……今不知何山也。”近代以来,有关学者对秦代长城进行过调查研究,尽管对其走向论述不尽一致,但均据《史记》认定其西起于今岷县[5],只不过在岷县境内均未见过长城遗迹而已。顾颉刚先生于1937年~1938年曾两度来甘肃调查,并亲临岷县。但是“达岷后……叩城址,无能举者,检康熙《州志》,古迹条中虽亦记及,但未能实指其地,疑毁坏净尽矣”[6]。现代陇上学者张维华《兰州古今注·长城》云:“秦长城起临洮迄辽东。临洮为今岷县地……然岷县今无迹可考。”我们于1985年以来进行文物普查时,多次留意于对岷县秦代长城遗迹的寻访,亦无所获,且岷县无一与长城有关的地名。
      秦并六国后,其势力“西至临洮、羌中”[7],西北面到达今兰州地区,“北据河为塞,并阴山至辽东”[8]。陇西郡早为秦地,羌人“畏秦之威”而分裂迁徙[9],且洮河系一天然屏障,防守有恃,秦之西陲无虞。秦主要的防御对象是北方的匈奴,因而不可能耗费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在今岷县至临洮及兰州滨临洮河、黄河一带的崇山峻岭、原始森林间修筑一道绵延数百公里的长城墙垣。

    关于秦代长城的起讫、走向和结构,《史记》有较详细的记述。如《史记·秦始皇本纪》载:“三十三年(前214年)……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属之阴山,以为四十四县,城河上为塞。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阳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徙谪,实之初县。”《史记·蒙恬列传》:“秦已并天下,乃使蒙恬将三十万众北逐戎狄,收河南。筑长城,因地形,用制险塞,起临洮,至辽东,延袤万余里。于是渡河,据阳山,逶蛇而北。”《史记·匈奴列传》:“后秦灭六国,而始皇帝使蒙恬将十万之众北击胡,悉收河南地。因河为塞,筑四十四县城临河,徙适戎以充之……因边山险堑溪谷可缮者治之,起临洮至辽东万余里。又渡河据阳山北假中。”(着重点为引者所加)由此可知,秦代长城建筑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多置“塞”而凭险设防。

    《说文解字》:“塞,隔地。”段注引《广韵》曰:“边塞也……《战国策》齐有长城巨防,足以为塞。”意为阻碍,引伸为边防设施。秦并天下后,称边防设施为“塞”者,在《史记》中屡见。关于塞的形制,汉元帝时谙习边事的郎中侯应的论述可供参考。《汉书·匈奴传》载侯应对汉元帝曰:“建塞徼,起亭燧,筑外城,设屯戍,以守之……起塞以来百有余年,非皆以土垣也,或因山岩石,木柴僵落,溪谷水门,稍稍平之,卒徙筑治,功费久远,不可胜计。”可见自秦以来,边防设施或以土筑石砌为墙垣,或因河谷天堑为屏障,或凭山峰险隘以设防,或筑坞障亭燧以守戍,或制木栅僵落以拒敌,统称其为“塞”。张维华先生在论述秦代长城的西段时认为:“若以实际清形论之,此一地带,似未筑有长城,纵于扼险之地,立有障塞,亦未必互相联贯,故称之曰边则可,称之曰长城则未妥。”[10]也就是说,秦始皇长城西段以“塞”为主,“在险要之地堑山堙谷以作为长城的一部分”[11],并非绵延不断的长城墙垣。

    建筑景观/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起点

    秦筑长城始于战国,《史记·匈奴列传》载:“秦昭王时……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于是秦有陇西、北地、上。地面散布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素陶片及较多的庙宇残砖断瓦,并有少数秦汉粗绳纹瓦残片。其为一郡,筑长城以拒胡。”《后汉书·西羌传》载:周报王四十三年,亦即秦昭王三十五年(前272年)“宣太后诱杀义渠戎王于甘泉宫,因起兵灭之,始置陇西、北地、上郡 ”。《水经注·河水(二)》:“汉陇西郡,秦昭王二十八年(前279年)置。”由此可知,战国秦长城修筑于秦昭王二十八年至三十五年之间,亦即公元前279年~前272年之间。关于战国秦长城的起讫、走向和结构,已为考古工作者和有关学者考察清楚。其西起距今甘肃省临洮县新添乡15公里的墩南坪望儿嘴,向东北延伸行经渭源、陇西、通渭、静宁入宁夏回族自治区西吉,达固原经彭阳再入甘肃,经镇原、环县、华池进入陕北,经吴镇、靖边、榆林、达于内蒙古自治区之准格尔旗东北的十二连城,全长约1250公里(图1) [1]。

    战国秦长城多系黄土夯筑的墙垣,沿线散布较多的不同形制的绳纹瓦和灰陶器残片,附近村庄、山梁多以长城命名(图2)。
      战国秦长城早于秦始皇长城半个世纪,因其西部起点同在陇西郡,故今世研究者大都认为秦代长城的西端系“昭王筑之于先,始皇缮之于后者”[2],今甘肃岷县(即秦陇西郡临洮县)既是战国秦长城西端的起点,又是秦代长城西端的起点,抑或将战国秦长城误认为秦代长城[3]。其实二者有别,并非同首起于一地。

    烽燧

    张维华先生在其《中国长城建置考(上编)》论述“汉边塞”时曾说:“今之登居庸关八达岭者,视此地长城建筑之完固,认为古代各地之长城皆然,实不如此。”要查清秦始皇长城的西端首起及建置、形制,不能囿于传统的视洮河沿岸长城墙垣的有无和其绵延与否,必在岷县寻找长城或断言岷县有无长城,而是要在“寨”字上下功夫。正如张维华先生在其《中国长城建置考·后记(上编)》中所说:“研究中国长城,同其他研究工作一样,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和困难的。一则,长城二字给人的概念,必是连接不断的一条城墙。其实古人设防,多是因地制宜,且因时而异,没有一定的方式。有的地方建筑长城,也有的地方仅仅设置了烽燧、斥堠、堡垒等类的防御工事。从当时防御工事整体上看,这些都是互相联系的,简称之曰长城,亦无不可。”我们带着“改变秦代长城西端为连绵不断的墙垣”之观点,于1993年秋末,徒步从临洮县北面沿洮河溯流而上,达于岷县,进行实地考察。对岷县、临潭、卓尼、康乐、渭源、广河、临洮诸县境内滨临洮河的山涧溪谷与洮河交汇的古代泥石流冲积扇和有关台地作了踏勘。现将考察的重要遗址结合《水经注》及有关地方志和当代地图分析考证,论述如下。

    分布范围/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岷县

    1.“关上”堡寨遗迹 位于西寨乡驻地附近,西寨乡位于岷县与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交界的洮河北岸,地处第一台地,南临洮河,四围重峦叠嶂,洮河穿峡东流,峡谷形成一天然隘口。西寨乡政府驻地西北约2公里的山谷中有一残堡寨,依马合山坡而筑,平面呈方形,长宽各60米,墙厚3米,系沙土加砾石夯筑,四角有墩,夯层断面上有木椽拉固痕迹,堡内地埂上可见明显灰层(图3)。据清康熙二十六年《岷州卫志·要害》载,明代“永宁堡寨”设于此,今名“关上”。

    西寨乡东南约2公里的洮河拐弯处有一堡寨,其东、西、南三面滨临洮河,古代于河上架有桥梁,名为“野狐桥”,古堡寨亦名“野狐桥”。据清康熙四十一年《岷州志·桥梁》:“野狐桥,弘治十四年(1501年)守备阎缙重建。”同书《驿所》:“明时尚有……野狐桥递运所,今……野狐桥递运所惟存遗迹而已。”清初于此设“野狐桥官厅”及“野狐桥木厂”。
      西寨乡一带为古代军事、邮驿、交通、贸易之要塞,秦时为通羌要隘,必有军事设施。《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东经迷和城北,羌名也。又东经甘枳亭,历望曲,在临洮西南,去龙桑城二百里。”按方位,迷和城似在今卓尼县纳浪乡,望曲为今纳浪乡土桥子东南的西宁沟。清末《岷州续志采访录·艺文》:“望曲谷……为羌人门户,而又在洮水西南,其必为今之西宁沟乎?”“迷和城当是今之西大寨,甘枳亭今名尚甘枳里,有古城遗址。”按:《水经注·河水(二)》称“洮水又东经迷和城北”,而实际洮河经卓尼县纳浪乡北,经西寨乡南,故迷和城在今之纳浪乡,非今之西寨,那么甘枳亭当在今西寨乡野狐桥一带。《说文解字》:“燧,塞上亭守烽火者。”段注:“谓边塞上守烽火之亭。”可见亭即是塞上的烽燧,今岷县西寨乡野狐桥一带的烽燧名为甘枳亭。

    2.寺儿上遗址位于岷县城东南约3公里的十里乡东面寺儿上、台子上、大庄一带,地处洮河南岸第二台地,靠山临河,台地为村庄及耕地。地面有秦汉粗绳纹瓦及细绳纹灰陶罐残片暴露,附近曾出土1件铜矛,残长15厘米(图4),类似秦汉之物。该秦汉遗址当为秦临洮县外围的防卫体系之一。
      3.岷县城坦遗迹秦陇西郡临洮县治,位于洮河南岸。现存城垣遗迹为明筑清葺,墙体夯层中夹有秦汉粗绳纹瓦片,秦瓦内侧饰菱形格纹,与战国秦长城沿线暴露的秦瓦相似。此类瓦片在城墙基部亦有暴露。
      《汉书·地理志》:“陇西郡,秦置……临洮,洮水出西羌中,北至枹罕东入河……南部都尉治也。”临洮(今岷县)为秦之西陲,《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秦之疆域“西至临洮、羌中”。临洮县辖有今岷县及洮河西岸的卓尼、临潭等地,西汉南部都尉置于临洮,其地理位置与《水经注·河水(二)》所载一致:“洮水又东经临洮县故城北,洮水又东北流。”

    4.周家崖遗址 位于岷县城东郊约1公里的城郊乡周家崖,地处洮河东岸第一台地,靠山临河,地域较开阔。地面分布秦汉墓葬6座,封土直径10米左右,残高3米以上(图5)。有粗绳纹瓦片暴露,瓦内侧饰有边长为0.13厘米和0.10厘米的菱形格纹,同于战国秦长城沿线暴露的瓦片,当为秦临洮城外逃河东岸亭障建筑构件。
      5.梅川古城遗址位于梅川乡政府南约500米,位于洮河北岸第一台地,地域开阔。此为梅川老街,原有古城1座,毁于1958年,现仅剩东北面之角墩,基宽8米,残高6米。在城墙下采得细绳纹灰陶罐残片。在距梅川古城不远的杏林村曾出土过一批细绳纹灰陶罐。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东北流,屈而经索西城西。建初二年(77年),马防、耿恭从五溪祥榼谷出索西,与羌战,破之,筑索西城,徙陇西南部都尉居之,俗名赤水城,亦曰临洮东城也。”梅川之地较开阔,其东南茶阜乡一带至岷县城郊为一窄隘峡谷,洮河穿峡而过。梅川西北面之山嘴村的“山嘴”伸向洮河北岸,亦形成一隘口。梅川系通往岷县的咽喉要道,秦时为临洮县的门户,当筑塞设防,以作为临洮外围之屏障。故东汉马防等在此筑索西城而“徙陇西南部都尉居之”以防羌人。

    图6岷县中寨乡红崖遗址采集陶器1.绳纹瓦
      6.红崖遗址 位于中寨乡西北约500米,地处洮河北岸第一台地。地面暴露较多的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片、素陶片及秦汉粗绳纹瓦、细绳纹灰陶罐残片,采得的标本有绳纹瓦片、卷云纹瓦当残片、灰陶壶口沿残片等(图6)。
      红崖至中寨乡一带较为开阔,南面洮河抖折回旋,穿峡向西北流去;东面为小寨乡“古城村”。此处原有古代城寨一座,面积约10亩,城墙高约7米~8米,毁于1958年“引洮上山”工程,其东面山脊上犹见堡寨及墩台。

    依《水经注·河水(二)》所载“‘甘枳亭’与“望曲”东去龙桑城二百里及洮水又屈而北,经龙桑城西而西北流。马防以建初二年,从安故五溪出龙桑,开通旧路者也,俗名龙城”的情形度之,龙桑城的位置在今岷县中寨乡附近。且据调查发现较多的粗绳纹瓦片、细绳纹灰陶片及采得的卷云纹瓦当极似甘肃正宁县南梁峁秦直道遗址所见瓦当[12],此处秦时必有城障设施。卷云纹瓦当径17厘米左右,盛行于秦汉,系为官署之建筑构件,汉于秦城障遗址置龙桑城无疑。《水经注·河水(二)》谓“开通旧路”,即证明汉以前此地亦为交通、军事之要塞。故中寨当为龙桑城遗址。
      7.元山坪遗址位于维新乡北面,与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境相毗邻。地处洮河南岸第一台地,居高临下,洮河穿峡而过,地势险要,可攻可守。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置铁城踞防[13],宋岷州知州种谔曾大破土蕃鬼章于此,原名铁州,明洪武四年(1371年)置铁城千户所[14]。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西北经步和亭东,步和川水注之。水出西山下,东北流出山,经步和亭北,东北注洮水。洮水又北出门峡。”《岷州续志采访录·山水》:“洮水又北经中寨西而至石门沟……又经元山坪东,有水西来注之……疑即《水经注·河水》之步和川水也……元山坪有铁城故址。”
      元山坪即为《水经注·河水(二)》所载之步和亭故址,步和川水即临潭县境内的“磨沟”,沟侧有村庄名“水磨沟”、“下磨沟”。依《水经注·(二)》可知,元山坪上秦汉时设有“守烽火之亭”曰”“步和亭”,宋代在亭的基础上置“铁城”以设防。明代于元山坪西面山脊上筑有一南北长70米、东西宽30米的堡寨,名“土桥暗门”,其南约300米处有一方形墩台。此为明代“边墙”的组成部分,“土桥暗门”与铁城互为犄角之势,即《岷州志·舆地下·附洮州边墙》所谓“西连洮堡(近临潭)长城(即明代边墙)”者是。这段明代长城(边墙)遗迹犹存,系黄土夯筑,长44米,高10米,基部宽5.5米,夯层厚0.10米~0.17米,顶部宽3米。
      在元山坪西望,可见临潭县境内洮河西去,峡谷斗折,层峦叠嶂,故《水经注·河水》谓之“门峡”,《岷州续志采访录·山水》谓之“石门沟”。此处系洮河穿越岷县与临潭间的天然要隘,古为军事防御要地。

    临潭县

    石门峡城障遗址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临潭县石门乡东面的石门沟口村北侧,地处石门沟与洮河交汇的洮河西岸石门峡口,城障遗址坐落在高出洮河水面约40米的天然高阜之上,与卓尼县洮砚乡驻地隔河相望。此处原有方坞形城障1座,内有后建的龙王庙,毁于1958年“引洮上山”工程。从现存遗址分析,其略呈方形,面积约5000平方米,无有角墩马面。有残墙垣一段,长30米,高6米,墙体厚2米,夯层厚0.08米~0.14米,与战国秦长城夯层厚度相同。地面散布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彩陶、素陶片及较多的原庙宇残砖断瓦,并有少量秦汉粗绳纹瓦残片。其为一秦汉城障遗址(图7)。


      《水经注·喝水(二)》:“洮水又东北经桑城东,又北会蓝川水。水源出求厥川西北溪,东北流经蓝川,历桑城北,东入洮水。”蓝川水似为今石门沟水,蓝川似为今石门乡驻地(原名大墙框,可能因有古代城堡而得名),石门沟水向东经石门乡南,于石门峡口城障遗址北面注入洮河,地理位置与《水经注·河水(二)》所载相同,故石门峡口城障当为桑城遗址。

    卓尼县

    九巅峡栈道遗迹 九巅峡位于定西地区渭源县与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辖区接界的洮河峡谷中,长约30公里左右。峡中水流湍急,礁石突兀,惊涛拍岸,声如雷震电击。两岸悬崖峭壁,折转互错;壁间松树苍郁,亭午夜分始见曦月。河岸东西宽约20米,东岸有宽约1.5米的道路可通行人,有些地段仅通栈道。西岸有羊肠小道,时断时续,宽仅容人,为放筏民工拉纤之路,险陡异常。
      九巅峡东侧悬崖栈道旁有古代栈道孔分布三排,并有开凿的台基。栈道孔有方形、圆形两种,方形为0.10平方米,圆孔径为0.40米。九巅峡中部洮河南岸悬壁上有古代搭桥架梁的洞孔22个。向南约150米地名沙窝者,其南岸悬崖面有分布密集的方形、圆形栈道梁柱之孔,其中方形者20个,间距1米;圆形孔较少,间距0.50米(图8)。

    栈道是在深山峡谷中的悬崖峭壁上凿孔架木为梁柱、上铺木板而建成的人工通道,即如清初顾祖禹所描述的“缘坡岭行,有缺处,以木续之成道如桥然,所谓栈道也”。九巅峡中之栈道很可能在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前280年)“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之时即已开通[15]。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北历峡,经偏桥,出夷始梁,右合蕈垲川水,水东南出石底横下,北历蕈垲川,西北注洮水。”偏桥在今卓尼县境内羊沙河注入洮河一带。高崖峡有新建的“藏王坟”吊桥以通人畜。峡内水流曲折,每有山峰伸向洮河处便呈一台地,或辟为农田,或为一藏族村寨。洮河两岸林木茂盛,为原始森林。“蕈垲川水”即今卓尼县新堡乡鹰子沟,其源于山间林区,西北经新堡乡注入洮河。“蕈垲川水”似为今新堡乡驻地。

    九巅峡两侧重峦绵延,部分地段至今犹凭栈道通行。东汉时马防、耿恭“从安故五溪出龙桑,开通旧路”即为开通九巅峡及今临洮县南海奠峡中之栈道“旧路”。

    渭源县

    1.峡城遗址 位于渭源县峡城乡驻地,地处洮河东岸第一台地磨沟峡与洮河交汇处西北测。此地为一古代泥石流冲积扇(图9),耕地中暴露大量齐家文化、寺洼文化陶片及秦汉粗绳纹瓦片、细绳纹灰陶罐、灰陶甑残片,当地群众称乡政府东面的耕地为“瓦窑”(因绳纹瓦多,故名),系青铜时代至秦汉的古遗址。
      峡城地处九巅峡、磨沟峡、海奠峡之间,不仅是古代陇西郡入蜀的通道捷径,而且为陆路去渭源、会川、陇西的要塞,古代筑有城寨,今乡政府招待所院内犹存一段残城墙。原城内街衢井然有序,店铺较多,脚户、客商、筏工往返其间,运木排筏顺洮河而下,可达于临洮、兰州,是较为繁华的洮河峡谷间交通枢纽,故名“峡城”。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北经外墙城西。”峡城当为“外羌城”遗址,地面暴露大量粗绳纹瓦片,为城障建筑构件。
      2.上土牌遗址 位于峡城乡北约8公里的门楼寺村上土牌村庄南侧,地处洮河东岸第一台地高阜之上,隔洮河与康乐县莲麓乡遥遥相对。台地边缘地带散布较多的粗绳纹及搓板状弦纹瓦残片,同于战国秦长城沿线及秦直道沿线暴露的瓦片。此地当为一秦汉障塞遗址(图10),是“外羌城”的门户。

    康乐县

    地寺坪遗址位于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莲麓乡东面的地寺坪村,地处冶木河与洮河交汇处东侧的洮河西岸第一台地高阜之上(图11)。该地原有一堡寨,居高临下,面积约15亩,寨墙及其内庙宇毁于“农业学大寨”平田整地。地面暴露大量残砖断瓦,其中有粗绳纹板瓦、细绳纹灰陶罐残片和厚为6厘米的秦汉残砖。秦汉砖长36厘米,宽18厘米,厚6厘米。其形制为一代定制,有别于后代庙宇之砖。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又北经外羌城西,又北经和博城东,城在山内,左合和博川水,水出城西南山下,东北经和博城南,东北注于洮水。”“和博城”当在今莲麓乡附近,“和博川水”当为冶木河,地寺坪堡寨遗址似为“和博城”亦或“和博城”防御体系的亭燧城障遗址,其隔河与渭源县境内上土牌遗址相望。

    临洮县

    1.海奠峡栈道遗迹 位于苟家滩乡南,洮河流经此处,峡口水面宽仅8米,为临洮县境内洮河两岸相距最窄、河水最深处。河南岸石崖峭壁间上距水面1.5米~2.5米处有古代开凿的栈道孔两排,孔间距约1.5,上排孔口略大于下排孔口,孔口方形。大孔边长约0.30米~0.40米,小孔边长约0.20米~0.30米。以大、小各为一组计,共有栈道孔30组以上。其上方为架设横梁之孔,下方为立斜柱之孔(图12)。海奠峡为秦汉陇西郡治狄道县及西汉安故县城的重要门户,也是入蜀的捷径。
      2.安故城遗址位于三甲乡之安下川,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南接格致坪,东连郭家泉。城址因平田整地毁而无存,地面散布较多的粗绳纹瓦片,曾出土一批五铢钱。此地原有一明代铁钟,其铭文有“安故城北去狄道六十里”的记载。在安故城遗址西南面的坪下洮河东岸第一台地路边断崖间,可见古代烧陶窑址遗迹,并有粗绳纹瓦片暴露。

    《汉书·地理志》载,安故为西汉陇西郡之属县。《汉书·武帝纪》元鼎五年(前112年):“西羌众十万人反,与匈奴通使,攻故安(即安故)围[木包]罕(今临夏)。”《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北经安故县故城西……《十三州志》曰:县在郡南四十七里,盖延转击狄道安故五溪反羌,大破之,即此也。”“马防以建初二年,从安故五溪出龙桑,开通旧路者也。”可见安故城为汉代军事要寨,汉羌之间曾在此发生较频繁的战争,秦时必建障寨于此设防。


      3.寺坪堡寨遗址位于三甲乡丁家山村寺坪南缘,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南面临大沟。黄土夯筑。平面略呈方形。墙基宽2米,高4米,顶宽1米,堡寨周长约200米。东北门,内为耕地,为一坞障遗址。

    4.骆家堡遗迹位于玉井乡岚观坪边缘的临(洮)潘(家集)公路与甘川公路分岔处,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堡寨平面呈方形。黄土夯筑,夯层中夹有秦汉条砖块。墙垣高约10米,堡内面积约9000平方米,全为耕地。有角墩马面,堡南侧有宽约20米的壕堑一道,壕南有秦汉时墓葬1座,封土残斜高5米。堡下曾出土秦汉时期的铜器。此堡寨虽系秦汉以后所筑,但其周围散布少量细绳纹灰陶罐残片,且地处漫坝河与洮河交汇的三角地带,是古今临洮(狄道)去渭源(首阳)、陇西(襄武、[豸原]道)的通衢要塞,据地面暴露及出土遗物分析,秦汉时必有障塞或亭燧,现存堡寨当系在原障塞基址上所建(图13)。

    5.岚观坪烽燧遗迹位于玉井乡岚观坪村,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之岚观坪边缘。黄土夯筑,平面呈方形,20世纪70年代平整土地时挖残,基部边长5米,高约12米(图14)。周围有粗绳纹瓦片及细绳纹灰陶罐残片暴露,在其下方不远处曾出土背部有銎的铁斧3件及汉代五铢钱、新莽货泉、大泉五十等,可知此烽燧利用时间很长。据当地群众讲,此烽燧不远处原有烽燧墩台2座,具毁于平田整地。
      岚观坪墩儿下村庄南面耕地中尚有烽燧1座,其名“墩圪塔”,地处洮河东岸第一台地之洮河与漫坝河交汇处,呈方形,基部边长7米,高约5米。
      6.店子村东烽燧遗迹位于玉井乡店子村东,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其下甘川公路通过。有烽燧墩台遗迹2座,东西相距约500米。其东侧1座在第三台地边缘。平面呈方形。残高5米(图15)。
      7.张家山烽燧遗迹位于玉井乡张家山村庄东侧,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平面呈方形。基部宽6米,高10米。其南侧500米~1000米处的第三台地上分布秦汉墓葬3座,封土高约5米。
      8.店子村障塞墙垣遗迹位于玉井乡店子村,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边缘。墙体残长60米,高15米,上宽5米,夯层厚0.14米~0.16米。顶部散布长0.36米、宽0.18米、厚0.06米的条砖,系典型的秦汉条砖形制(图16)。

    9.廖化堡遗迹位于玉井乡店子村东面,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边缘。现状为一残破堡寨,仅剩东南及西北角之角墩残迹(图17)。角墩夯层厚0.17米,墙体夯层厚010米。周围有粗绳纹瓦片、细绳纹灰陶罐残片暴露,此堡似建于秦汉障塞遗址之上。


      廖化堡传为三国时蜀将廖化镇守侯和城时所筑。此堡寨北靠玉井峰,北、西、南三面均为悬崖,居高临下,扼险据要,俯瞰岚观坪,南、北开阔地及诸烽燧尽收眼底。
      10.石家庄墩圪塔烽燧遗迹 位于玉井乡杨家台村的石家庄,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平面呈方形。基部长6米,宽5米,高约8米,夯层厚0.10米。地面散布长0.36米、宽0.18米、厚0.05米的秦汉条砖块,其为一秦汉烽燧遗迹(图18)。

    11.狄道城故址 位于今临洮县,为秦汉之陇西郡治狄道县故址。《水经注·河水》(卷二):“洮水又北经狄道故城西,又北,陇水(即今东峪沟)注之,即《山海经》所谓滥水也……又西北经狄道故城东。”“汉陇西郡治,秦昭王二十八年置……滥水又西北流,注于洮水。”今临洮县城之地望,与《水经注·河水(二)》所载之秦汉狄道城故址完全一致。今临洮县城内及城周围地面随处可见秦汉粗绳纹瓦及细绳纹灰陶罐残片。

    《史记·秦本纪》秦昭王二十七年:“又使司马错发陇西,因蜀攻楚黔中,拔之。”可见早在战国后期,从陇西郡即开通入蜀之道,不然,司马错何以能从陇西郡领兵出发,凭借蜀为根据地攻拔蜀[“拔蜀”疑为“拔楚”,录入者注]之黔中。这条入蜀之道极有可能自今临洮沿洮河东岸行进峡谷地带或走栈道,达于今岷县后,沿今之甘川公路一线经武都而达之于蜀,后汉马防于建初二年从安故五溪出龙桑城“开通旧路者”亦此道也。

    12.姜维墩烽燧遗迹位于临洮县城东面之岳麓山顶,居高临下,可俯瞰临洮县城全境及周围5公里。墩台系黄土夯筑。南北长22米,东西宽14米,高约10米,夯层厚0.14米。夯层中夹有草绳痕迹。墩台顶部南北长13米,东西宽6米。墩台下方暴露粗绳纹瓦片,曾出土秦汉砖瓦及铁戟、铁甲等遗物。墩台附近曾出土秦汉墓葬随葬明器彩绘云气纹灰陶奁等。姜维墩南约100米处亦有墩台1座。此二墩皆系秦汉烽燧,后世不断修葺利用(图19)。

    《三国志·姜维传》载:蜀后主刘禅延熙十年(247年),姜维“又出陇西、南安、金城界,与魏大将军郭淮、夏侯霸等战于洮西”;延熙十七年“复出陇西,首狄道长李简举城降……维乘胜多所降下,拔河关、狄道、临洮三县民还。后十八年复与车骑将军夏侯霸等俱出狄道,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经于洮西,经众死者数万人。经退保狄道城,维围之”。因姜维伐魏而数攻狄道,故民间将今临洮城东面岳麓山烽燧称为“姜维墩”,实则系秦汉时所筑,后代延用,为陇西郡治最高之“瞭望哨”。
      13.碉楼嘴烽燧遗迹 位于西坪乡阎吴家村窑头,地处洮河西岸第二台地。呈方形。黄土夯筑。南北长10米,东西宽11米,高3.5米,夯层厚0.08米~0.12米。顶部平坦(图20)。

    14.堡子圈烽燧遗迹 位于西坪乡阎吴家村姚水家李家山上,地处洮河西岸第二台地。东距碉楼嘴烽燧约1000米。北临三岔河,西临姚家沟。黄土夯筑。残高5米,周长30米,夯层厚0.20米。呈不规则行。四围原有墙垣一周,残迹犹存(图21)。


      15.大崖头墩圪塔烽燧遗迹 位于卧龙乡边家湾村,地处洮河西岸第一台地。烽燧的东、北、西三面滨临洮河,地势险要。其下为一古渡口,西面为宁夏回族自治州广河县境。烽燧系黄土夯筑。平面呈方形。基部宽10米,高7米,夯层厚0.10米~0.17米。烽燧西面45米处有残墙一段,基部宽2.5米,残高2.5米~5米,残长40米,夯层厚0.10米~0.18米。墙垣西面有一壕堑,底部宽30米,长约100米。地面遍布新石器时代马家窑文化陶片,并有部分秦汉细绳纹灰陶罐残片(图22)。

    16.战国秦长城遗迹 位于新添乡三十里墩望儿嘴,地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之陡坡高地。为战国秦长城首起处。此处建有一座高压电缆铁塔。长城东临深沟,北为大碧河,地势高峻险要。其断面版筑夯层清晰,基部深入地表约1米,宽6米左右。地面墙体明显,北边有壕堑,后来形成冲沟。墙体周围暴露大量粗绳纹板瓦及搓板状弦纹瓦残片(图23)。战国秦长城首起处最西面的洮河东岸第一台地上原有一方形烽燧,其名三十里墩,平田整地时毁掉,故当时村庄名为“三十里墩”。
      战国秦长城南侧约1300米处的洮河东岸第二台地之南坪边缘有一烽燧,黄土夯筑,周长50米,斜高10米,夯层厚0.08米,居高临下,与战国秦长城遥遥相对(图24)。其下皇后沟口有秦墓3座。

    《清一统志·兰州府·古迹》:“长城在狄道州北,秦筑长城所起,唐置长城堡,开元二年(714年)陇右节度使王晙袭土伯蕃,追奔至洮水,复战于长城堡即此。”《临洮府志·古迹》:长城“在州北三十五里”。清乾隆《狄道州志·古迹》:“长城在州北三十五里。”清宣统《狄道州续志·图说》:“今考其地,(长城)在东峪沟北山苍鹰嘴起点,至翠屏铺大平滩出境,历五十余公里。”张维《兰州古今注·长城》:“今临洮县旧名狄道者,其东四五十里北山上皆有古长城遗迹连绵三四十里。”

    上引各书均将战国秦长城误断为秦始皇长城。据调查,唐代所置“长城堡”因长城得名,位于战国秦长城首起处下方的洮河东岸。
      17.辛店古城遗址位于辛店乡南面,西临洮河,改河沟于辛店北注入洮河,系“辛店文化”命名地。原有方形城堡1座,周长1公里,现墙垣虽毁,但“古城巷”地名犹存。在其下出土1件秦汉时代的小灰陶罐,口径0.08 米,底径0.07米,高0.10米,腹径0.12米。腹部饰波纹一周,波纹上下各饰一道弦纹。

    18.沙塄古城遗址 位于太石铺乡北面的洮河东岸沙塄村庄,西北洮河环绕,昌木沟沙塄南面注入洮河。其地尚存残城墙一段。长10米,高5米,宽2米,夯层厚0.20米。


      19.牟家村东古城遗址位于红旗乡牟家村东,西临洮河。黄土夯筑。东西长200米,南北宽100米,墙体高10米,基宽6米,夯层厚0.12米~0.14米,北门外及城外南北各有深壕沟(图25)。城内有少量细绳纹灰陶罐和手制粗绳纹灰陶罐残片及条砖块暴露。条砖为长0.36米、宽0.18米、厚0.06米的典型秦汉形制。于北门外墙基处出土灰陶半筒状流水槽3件,其直径0.22米~0.28米,长0.30米,厚0.015米。窄端削去二角,宽端有二穿孔,孔径0.02米。其用法为窄端叠套于宽端之上,穿孔中以铁钉贯入墙体中使之稳固,依次叠套竖立于墙体外侧以流雨水。此水槽之形制颇似战国秦长城沿线发现的半筒状绳纹灰陶水槽。城内南侧墙体下有厚为0.10米的灰层堆积,城内曾出土秦汉时代石磨。
      红旗乡之洮河东岸北至毛龙峡一带属雅丹地貌。

    20.石门寨遗迹 位于红旗乡洮河东岸下堡子村西北的洮河毛龙峡谷口绝险处,地处面积约100平方米的小台地上,台下为花岗岩峭壁。苏木河于上堡子村庄南面注入洮河。此处地面可见零星齐家文化陶片及秦汉细绳纹灰陶罐残片,原有一小型坞障名石门寨,今已不存,仅剩后代所建小庙残迹。其南20米处有一石块垒砌的墩台残迹,似一烽燧(图26)。此处地势险要异常,下临窄峡,洮河水流湍急,水面阔约30米,两岸相距约50米,是临洮县北境洮河最窄的峡谷,系古今临洮、临潭水路去兰州地区的咽喉要隘,宋代曾于这一带架桥以通行人。

    广河县

    上马家坞障遗迹 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州三甲集乡上马家村北约2000米的洮河西岸第二台地,东临洮河,西北面为三甲集乡,广通河由北面注入洮河。坞障地处台地边缘,西南面为山。坞障由黄土夯筑,平面呈长方形,南北长90米,东西宽20米,墙高7米。内有一基部长13米、宽7米、高5米的烽燧,其北面有台阶可登上烽燧之顶。扼险据要,视野开阔。坞障内外未发现秦汉遗物,为秦汉以后所筑。

    《水经注·河水(二)》:“洮水右合二水,左会大夏川水……水出西山……又东北出山,注于洮水。洮水又北,翼带三水,乱流北入河。”大夏川水即今之广通河,大夏县故址在今广河县稍北之广通河北岸。在广通河与洮河交汇的军事要地,秦汉必置亭燧,上马家坞障似筑于秦汉亭燧旧址之上。

    三甲集乡北至东乡族自治县唐汪川一带的洮河西岸,群山陡峭,绵延起伏,层峦无尽,不仅无稍平缓之台地,且无植被复盖[“复盖”似应为“覆盖”],红土裸露。洮河紧靠山根北流至永靖县刘家峡注入黄河。

    社会评价/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上述遗址大都位于山溪河沟与洮河交汇处的古代泥石流冲击扇或台地至高点上,扼险据要,居高临下,视野开阔,易守难攻。其上多有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的古文化遗存。更为重要的是有秦汉烽燧亭障之类的遗迹遗物,地面或多或少暴露有形制不同的粗绳纹、涡纹、搓板状弦纹板瓦、筒瓦或条砖等建筑构件残片,还有细绳纹灰陶罐、瓮、壶、甑等生活用具残片,其中有些残片与战国秦长城及秦代直道沿线暴露的同类遗物相似或相同。证明汉承秦制,曾对此类烽燧亭障不断修葺缮新,使之由秦及汉以至经过更长时期的利用。

    洮岷一带自古乃兵家常争之地,即使两汉以后的三国及唐、宋、明、清,战事亦较为频繁,直到民国时期犹修筑碉堡之类的工事。洮河沿岸的秦汉遗址虽经2000多年的风雨剥蚀和人为破坏,但相当一部分烽燧坞障遗迹犹存。对其调查,为研究秦代长城西端的建置形制提供了第一手材料。秦长城西端并非首起岷州西“十二里”或“二十里”,其建置形制亦非绵延不断的长城墙垣,而是由洮河沿线烽燧坞障、河流山险以及峡谷栈道所组成的“塞”。

    注释/秦代长城西端遗迹 编辑

    [1] a.甘肃省定西地区文化局长城考察组:《定西地区战国秦长城考察记》,《文物》1987年第7期。

    b.宁夏回族自治区博物馆等:《宁夏境内战国秦汉长城遗迹》,《中国长城遗迹调查报告集》,文物 出版社,1981年。
      c.陈守忠:《陇上秦长城调查之二》,《西北师范学院学报》增刊《敦煌学研究》,1984年。
      d.李红雄:《甘肃庆阳地区境内长城调查与探索》,《考古于文物》1990年第6期。
      e.史念海:《鄂尔多斯高原东部战国秦长城探索记》,《中国长城遗迹调查报告集》,文物出版社, 1981年。 [2] 张伟华:《中国长城建置考·秦昭王时之长城(上编)》,中华书局,1979年。
      [3] a.顾颉刚:《史林杂识初编·甘肃秦长城遗迹》,中华书局,1963年。
      b.同注[2]。
      c.罗哲文:《临洮秦长城、敦煌玉门关、酒泉嘉峪关勘察记》,《文物》1964年第6期。
      [4] 《隋书·地理志》。
      [5] 同注[3]。
      [6] 同注[3]。
      [7]《史记·秦始皇本纪》。
      [8] 同注[7]。
      [9] 《后汉书·西羌传》。
      [10] 同注[2]。
      [11]史念海:《黄河中游战国及秦时诸长城遗迹的探索》,《中国长城遗迹调查报告集》,文物出版 社,1981年。
      [12]甘肃省文物局:《秦直道考察·甘肃境内的秦直道》,兰州大学出版社,1996年。
      [13] 《宋史·地理志》。
      [14] 《明史·地理志》。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长城文化网
    2http://www.scenicsites.cn/view/26191.html
    3http://www.3320.net/blib/c/read/9/4409/8369.htm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古代长城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1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2 19:49:45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