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程守宗

    程守宗,Sybase公司董事长、首席行政长官兼总裁,现担任黑莓CEO。祖籍江苏省无锡市,1955年出生于香港。1978年,毕业于布朗大学电子工程系,1979年,在加州理工学院获电子工程专业硕士学位 。2013年11月起担任黑莓CEO。

    编辑摘要

    目录

    个人经历/程守宗 编辑

    程守宗 程守宗

    1979年,程守宗在加州开始了其在优利公司(Unisys)长达13年的职业生涯,先后担任工程及管理方面多个职位。其间,曾任优利公司副总裁兼年营业额达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 UNIX系统集团总经理,还担任年营业额达1.2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 RISC平台部总经理。

    为了全面展示其在工程及管理方面的天赋,程守宗于1991年加入到Pyramid科技公司,担任执行副总裁,1993年荣升为总裁,首席运营官兼董事,负责年营业额为2.75亿美元的高端UNIX系统公司;1995年,凭借其卓越的领导才能及丰富的运营经验,通过成功谈判,公司并入德国西门子利多富信息系统公司(Siemens Nixdorf Information System),程守宗成为该公司第一个亚裔美国人担当执行董事。1996年,程守宗被提升为拥有30亿美元营业额的西门子利多富开放企业计算机部总裁兼CEO。

    由于程守宗在业界拥有非凡的业绩和声望,他于1997年加入Sybase公司,担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肩负推动公司业绩和利益不断增长的重任,为年营业额数亿美元的软件公司建立了长期的、久经考验的团队。在程守宗领导之下的第一年,他重新调整公司的市场目标,公司连续三个季度赢利并在现金收入方面大幅增长了13%。1998年10月,程守宗被委任为Sybase公司董事长、CEO兼总裁,推出了新的发展策略,将公司按部门划分,为客户提供面向市场并顺应市场发展趋势的商务解决方案。从此,公司在数据库许可经营收入方面得到快速的增长,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并在移动和嵌入式计算领域占有73%的市场份额。程先生一直延续制定发展策略,并在与客户、合作伙伴及股东之间的良好沟通方面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2001年,程守宗领导下的Sybase公司并购了软件应用集成供应商- New Era Of Networks,将公司快速置身于电子商务领域。2003年到2004年这两年中,Sybase先后收购了业界领先的移动企业软件供应商AvantGo、移动设备管理软件供应商XcelleNet以及提供自然语言转换解决方案的Dejima公司,并将其并入下属的全资子公司iAnywhere Solutions,此举进一步巩固了Sybase在移动数据库、移动中间件、移动及远程设备管理领域第一的位置,并为Sybase新增了关键移动数据安全解决方案。

    程守宗曾经是全球第二大租赁公司-CIT的董事会成员。程先生还担任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董事,APEC美国中心(U.S. Center for APEC)理事,全球华裔最著名的组织——百人委员会(Committee of 100)副会长。2003年8月,程先生被上海大学聘为名誉教授。

    百人委员会是全球华裔最著名的组织,1997年,程守宗成为这一著名智囊机构的成员。该组织致力于加强中美两国的友好合作和理解,其成员都是全美最有影响的美籍华人,包括商界要人,音乐家,医学家,律师,法官,作家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等。

    1998年,百人委员会授予程守宗先生“年度最佳企业家”称号。鉴于其在高科技领域的造诣,全美华侨协会授予他“最杰出的美籍亚裔商人”称号。

    1999年,程守宗出席了在中国上海召开的《财富》500强会议并当选为“在未来50年发展中国信息产业”高级讨论小组成员。

    2001年5月10日,程守宗应邀出席了在香港召开的《财富》全球论坛。

    2001年10月,程守宗还应邀参加在上海召开的2001年的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年会,并受到上海市市长徐匡迪的亲切接见。

    2001年12月,程守宗率领百人委员会在中国考察,受到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亲切接见,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同志还单独接见了程守宗先生。

    2003年底,程守宗被任命为全球娱乐和影视巨头迪斯尼公司董事会成员,在迪斯尼公司担任独立董事。

    2009年5月4日,程守宗就任美国华人精英组织百人会新任会长。

    2013年11月,黑莓向程守宗支付了8800万美元现金和股票期权,聘用其作为公司新任CEO。

    2014年1月,随着黑莓股价的上涨,程守宗的薪酬也跟着水涨船高,超过了1.35亿美元,这其中包括3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和奖金,及在未来五年内授予的1300万股黑莓股票。 [1]

    成长故事/程守宗 编辑

    为什么不能做管理

    1973年,程守宗18岁,身为制衣商的父亲让他从香港到美国读大学预科,父亲的希望是有一天能够子承父业,但程守宗打破了这个希望。1979年,程守宗从加利福尼亚州技术学院电子工程专业硕士毕业,他对自己的父亲说“我想设计芯片,不是衣服。”

    于是,很快他就在加州优利公司开始了他芯片设计的工作。学技术的程守宗非常高兴从事自己得心应手的工作,但是干了几年之后,他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在公司做技术都是东方人,不是中国人就是印度人,都非常优秀,但是每次有管理方面的职位空缺,总是轮不到和自己一样做技术非常优秀的人,而总是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美国人,而事实上,美国人很多时候说的都是错的。

    当时,程守宗并没有想到“歧视”这样的词语,于是他就去问自己的管理者。对方的回答让程守宗感到奇怪:“中国人不会表演,不会讲英语。”

    对方说的英语不是传统的英语,而是方言和技术上的语言。于是,程守宗拿出2000美元去请人教自己学英语,而此时他的月薪还不到2000美元。他非常努力,但是他深知作为一个中国人,想要融入美国主流社会并不容易。

    “如果一个外国人做了中国银行的总裁,中国人会怎么想?现在倒了过来,一个华人做到美国公司的总裁,并进入了董事会,当了董事长,美国人当然也会有想法。这不是歧视,这是不习惯。”程守宗坐在记者面前,这样总结。

    程守宗说:“美国人如果一定要歧视我,那是他们的问题,我无法改变他们歧视我的眼光,但我不能将歧视当作自己做不成事情的借口。”于是,他把歧视更多的看成是他们的不习惯。在优利的13年中,他不断学习美国的知识,也学习中国的《孙子兵法》,最后终于从工程师做到了管理层。其间,曾任优利副总裁兼年营业额达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UNIX系统集团的总经理,另外,还担任过年营业额达1.25亿美元的优利ConvergentRISC平台部总经理。

    许多年以后,程守宗仍坚持认为,“其实我是喜欢做技术的,但是就是不服气。”事实上,他认为自己还有更多美国人不具备的优势,他有中国人的思想高度,还能融合美国人的工作态度。

    从优利出来后,程守宗就一直做着管理的工作,成为了美国华人圈的风云人物。但是,更多闲下来的时候,程守宗把自己放在了改善中国关系、提高中国人在美国社会中的地位中去了。

    “只有大环境改变了,美国人真正了解中国人后,中国人才有更多的机会做管理。” 程守宗对记者说。

    为什么不能做小公司

    “第一份工作最好是在大公司,因为这里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你去了小公司,几年之后,你还得重新学习这些知识。” 程守宗对清华大学即将毕业的学生这样说。

    事实上,他说这话是对自己职业生涯经验的总结。

    13年磨练,程守宗已经取得优异成绩的时候,1991年,他选择去了一家名叫Pyramid的科技公司做执行副总裁。程守宗并不缺钱,也不留恋大公司带来的荣誉,他想要的是做一件事。

    当时程守宗周身都是力量。“很多人也许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放弃大公司,大公司可能会给你带来荣誉,但是你会发现即使你是这个大公司的负责人,你也会感觉你其实是多么得渺小。”

    尽管程守宗是一个有准备的人,但是谁都不会想到,新接手的Pyramid当时所剩现金仅够维持两个星期,如果再没新资金注入,程守宗立即就会成为Pyramid的“末代总裁”。

    “只能做一场赌博了。” 程守宗坐在办公室翻着手中的桥牌自己和自己搏弈。几天之后,一个关于“鸡”与“蛋”的牌局出现在程守宗的脑子里。

    他找到了AT&T这只“鸡”说服对方,为Pyramid一个长期的政府项目提供资金援助,他相信,AT&T为了投资的长期回报会给Pyramid投资。而政府项目不过是“一只蛋”,因为资金问题,Pyramid一直没能拿下这个政府大单。有了AT&T这只“鸡”,显然,去说服“蛋”就是水到渠成了。

    对于从小就爱好桥牌的程守宗说,“赌博”应该算是自己的强项。果然,他赢了。

    解决燃眉之急后,程守宗继续将赌注压在与大客户的合作上,提出放弃小客户,专攻大型企业的新策略,并选择欧洲市场作为扩大营销的基地,不久就将 Pyramid转亏为盈。1993年程守宗升任Pyramid公司总裁和董事。由于长期征战欧洲,和欧洲公司接触较多,1995年,程守宗又成功地将 Pyramid并入了德国西门子利多富信息系统公司,自己同时担任西门子利多富的总裁,开始了经营30亿美元公司管着手下1万多人的生涯。

    为什么不能做坏公司

    冒险是一个打牌的人的天性。

    程守宗显然就是这样的打牌者,在用事实证明自己能把小公司做大之后,他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把坏公司做好呢?

    “那时候的Sybase的确是个坏公司。尽管他有着领先的技术,但是有技术不一定赚钱,因为它不懂市场。再一个不赚钱是因为这是一个工作缓慢的公司,因为他的决策反应非常慢。”许多年以后,程守宗回忆说。

    面对一个亏损的公司,他显得非常有决心。尽管无数的公司来找他去做CEO,并且许诺让他几个月内成为大富翁;尽管当时42岁的程守宗已经是英名在身,一招不慎将满盘皆输——他还是选择了Sybase。

    而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因为如同他保持着1小时15分钟打完一局高尔夫球一样,他做事情很急,没太多耐心。“自己当时的确是想去尝试一下。尽管别人看1997年的Sybase千疮百孔,我却看到了很多顾客和很好的技术,只是觉得它中间的管理部门需要改善一下。”

    世界上最困难的革命是革自己的命。程守宗能够说服自己去Sybase,自然他就能把这个公司做好。

    刚刚出任Sybase CEO的程守宗开始和他的管理层争吵。这是1998年10月,Sybase美国总部。面对那些围攻者,程守宗只说了一句话:“裁员是公司的求生法则,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无法支持这个计划的人,就请你走路。”

    那时候,程守宗常常看的不是报纸而是一张报表,报表上写得很清楚:Sybase全球有4万多客户,但Sybase总体收入的85%却来自15%的客户。报表已经明确了Sybase的病根。

    他能理解那些反对者,因为裁员裁掉的都是他们培养起来的人。但是当时的Sybase没有一个他培养的人,所以他的刀非常锋利,速度也非常快。

    没等反对的声音扩散,程守宗已经连续挥刀砍掉了Sybase菲律宾、印尼、墨西哥、澳大利亚等海外公司,一次裁员1500人,占Sybase总人数的六分之一。程守宗为此不惜和管理层翻脸,是因为他算过,仅此一项Sybase一年就能省下1.25亿美元的经费。

    裁员之后是裁项目。程守宗只为Sybase保留了两块项目,一是公司科技革新的名誉;二是Sybase的开放体系。前者极大地发展了数据库业务,后者使Sybase的产品可以和其他产品兼容,而不是像其竞争对手那样,只能使用指定产品。

    2004年11月9日,程守宗在北京清华大学主楼二层接待厅里,成为了这所中国最著名高校的学子追捧的对象,他有被追捧的理由:1998 年,Sybase亏损高达9310万美元;1999年随即赢利6250万美元;2000年,创记录地实现纯利7215万美元,2001年再次创记录地实现纯利润9660万美元。

    在讲述了自己的个人成长之后,程守宗用3句话,总结了“如何成为未来成功的CEO”的论题:第一是大智若愚;第二是临危不乱;第三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逆境之言/程守宗 编辑

    “我需要重振信心,确定一个可以执行的主题方向,我一点儿也不想丧失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 2005 年,接受《Computer Business Review 》 采访

    “如果你在二十一世纪早期认为电子商务是一片大海的话,那么移动电子商务就会让你觉得那不过是小事情而已。”

    -- 2010 年,程守宗断言移动电子商务的前景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4-01-2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1 02:37:31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