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程鹤麟

    程鹤麟,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市人,1957年3月出生,资深电视人。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系毕业,历任记者、编辑、主持人,曾经创办和主持开风气之先的新闻评论节目,中山大新华学院教授。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程鹤麟 出生地: 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市
    国籍: 中国 职业: 演艺 电视台记者 演艺 主持人 文学 编辑
    毕业院校: 中国传媒大学(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 代表作品: 著作有﹕《电视企划论纲》/《我爱女主播》,电视作品有﹕《北大缤纷一百年》/《世纪贼王落网记》等。
    籍贯: 福建

    目录

    人物简介/程鹤麟 编辑

    程鹤麟,福建省南平市建瓯市人。1982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历任记者、编辑、主持人,曾经创办和主持开风

    程鹤麟 程鹤麟

    气之先的新闻评论节目。2000年,他担任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2003年3月起,主持《时事辩论会》这一档高收视率的节目。

    程鹤麟一开始在福建电视台做记者,并由此开始步入媒体的世界,一步步的迈向凤凰卫视。初做记者的时候,程鹤麟屡遭挫折,处处碰坎,但是他一直坚持向中央电视台发送新闻稿件,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因为一场花瓣雨使得他的稿件终于被中央电视台采纳。在福建电视台的八年生涯,他一直是靠自己办栏目才站稳了脚跟。进入香港,程鹤麟开始明白香港人都是靠自己的技能才能够生存,于是他开始筹备凤凰卫视资讯台,在凤凰卫视,程鹤麟得到了更好的发展,程鹤麟曾这样评价过凤凰台:“在凤凰,它给大家的就是让人由着性子干,不是不让我干。我想不干了就不干了,没人管你。我在凤凰的感觉就像是在一个很大的体育场一个人打太极。”在凤凰卫视,程鹤麟先后主持了《时事辩论会》和《法庭实录》等重磅节目。程鹤麟以他独特的视角,精辟的见解使这些节目收视长红。

    生平年表/程鹤麟 编辑

    1957年3月生

    程鹤麟 程鹤麟

    1974年高中毕业,闽北山区插队劳动

    1978年初考入中国传媒大学电视系(1977级)

    1982年初分配到福建电视台新闻部,历任记者/编辑/主持人

    1990年调往福建音像出版社任影视出版部主任

    1996年,任神州电视有限公司制片人/企划部经理

    2000年—2005年7月,任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8月起,任中文台副台长

    2003年3月起,主持《时事辩论会》﹒

    2005年1月至2005年7月,主持《总编辑时间》.

    著作有:《电视企划论纲》/《我爱女主播》

    电视作品有“《北大缤纷一百年》/《世纪贼王落网记》/《千里追狂枭》/《军国主义之真相》/《学而“举”则仕——千年科举兴废录》等。

    人物自述/程鹤麟 编辑

    狗的性格

    我自己比喻自己是狗的性格,我觉得这个比喻太对了,狗是这样的:你对它好,它见到你就摇尾巴,见到你就高兴。它不一定会扑上来讨好你,它会站在很远的地方心里暖洋洋的看着你,如果你对它不好,打过它,它以后见到你绝对是绕着走,夹着尾巴。我就这样,我只要吃过谁的亏,我从此以后再不和他打交道了,咱们惹不起就躲呗。

    狗的性格里还有一点,不像狼那么好斗。我这人在30岁以前,性子还挺火爆的,有的时候也会乱来,会和同事吵,会和台长吵,和不同的人吵,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30岁以后我越来越不好斗。有一次,上海电视台一个记者问我,说你生活中有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放弃的,我说除了我女儿,好像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除了女儿,当然还有女儿她妈妈。我随时准备着放弃一切,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的,我在我那本书里(《我爱女主播》)写道,如果有什么更体面的,赚钱更多的工作,我马上走,做电视多累啊。其实我的人生理想就是想做作家,看来这辈子难了。

    不擅交际

    程鹤麟 程鹤麟

    我这个人不擅交际,来到香港以后,只要是没有公事,就不再和其它的朋友联络了,这是我比较差的地方,导致我不爱做记者。 1982年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分配到福建电视台的时候,我做了一年的记者就烦死了,然后我就自己改行。当时从记者改行后,在编辑部里面当编辑,是有一点反潮流的那种。办了个节目叫《新闻半小时》,类似后来央视的《焦点访谈》,是所谓批评性质的节目。那时候,办这样的节目比较得人心,但是犯错误的危险性大一些。果然,到1989年的时候就出了点问题,我被挂了起来。我就一天到晚睡觉,喝酒,我的酒量就那时候长的,从中午喝到晚上,而且有一群人和我一起来喝。这期间,我开过五六家公司,开过餐馆,与别人合伙开过茶馆。我那个餐馆一共摆四张台子,一张台子只能坐六个人,我们也没有什么本钱,就请两个服务员,一个厨师。福州人爱吃蛇,可是这个厨师由于给他的工资不高,很多活他是不做的。比如他说不会宰蛇,哪有厨师不会宰蛇的?但是他说不会。没办法,老子自己宰。福建卖蛇的人在路边放一个装满蛇的麻袋,弄一张蛇皮放在外面,你一看就知道是卖蛇的人。卖的一般是毒蛇。你挑选好后,他当场帮你宰。先把蛇敲晕,然后挂起来,拿一把削笔刀,绕着脖颈上割一圈,把皮割开,然后就像脱袜子一样,皮一扒,整条皮就非常完整的扒下来。我看几次就会了,就自己宰。我杀了几次以后,厨师不好意思了,说我现在也会了。直到有一天,正在筹办凤凰的中国传媒大学副院长王纪言(我以前的老师),还有我的师兄钟大年想起我,我才到了凤凰卫视。

    我从开始不认识刘老板,到现在干上了一个车间主任级的人物,始终很怕他。为什么怕他呢?第一个,因为他是老板。雇员都怕老板,这是一种对饭碗的敬畏,很正常。第二个,他是天生的新闻人,可以说我们凤凰卫视的领导人里,他是最懂新闻的一个。他所提议、决定的事,都是很内行的新闻人的做法,所以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怎么干都不如他。本来应该我在这个位置上做好的事,他经常给你操心,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惭愧。比如说我们的新闻标题不怎么样,老板多次批评,我有一段时间专门去改造标题,但有时想了30分钟都想不出好的出来,最后还是想到比较原始的,像网络上的标题一样,长长的,基本上看一下标题就不想看后面的事了,就这样的感觉,没办法,很难过的。

    还有一次,我们出了差错,我一看躲不过,就赶快给院长打电话自首。他已经气得哆嗦了,院长这人不会当面骂人,第二天他在办公室里说起这个事,他说,他妈的程鹤麟!一说起来就他妈的,我不在场,在场的人他都不骂。我们的主编就哭,说我明明把那个错改了,为什么又播出了?后来我们才知道,是我们对网络播出系统不熟悉,修改的片子不会覆盖以前错误的片子。后来,我在编辑部说了一句恶狠狠的话,“谁都不要相信,只相信自己”,意思是任何人发现了错误,马上就地解决,因为你想依靠的人可能正好想依靠你,然后咱俩全完了。

    车间主任就够我忙了,可是,老板一声令下,还让我成了《时事辩论会》的主持人。唉呀,有辱斯文。做主持为什么不好呢?因为我的口才比较差,不会像文涛那样风花雪月地谈,也不会谈时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2005年,老板又命令我去做《总编辑时间》的主持人,我就更苦了。做辩论会还好点儿,那里有三个杠夫杠婆顶着呢,他们都抢着说话,我只要抽冷子搅和搅和就行了。这回,我跟前没人,得一人说够半小时。人家曹景行做了好几年评论员,早就口若悬河;好些专业主持人,离开播就两三分钟,他才悠悠哉哉地来,我不行,技不如人,得提前15分钟坐到台上,这才踏实。所以我觉得最好在幕后比较好。刘老板两年前设计《时事辩论会》这个节目的时候,负责对应的人是钟大年,我只是在旁听而已,我一直以为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后来没有想到春节回来“天”就变了,突然间说是我来主持,把我“吓”坏了。我去找王院长,我说,“你要是对我不满,可以直接说嘛,我有什么需要改进的,但是最好是不要用这种办法‘坑’我”。没想到,院长一脸严肃,根本不开玩笑,那就只好上。《总编辑时间》是曹景行提议开办的,后来老板叫我跟曹景行轮流主持,我还以为只是个替班的。曹景行对我说,主要是你。我对他说,那不行,不能你生个孩子我抱走。老曹大笑。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逃得了。最让我沮丧的是,当时,《时事辩论会》和《总编辑时间》都没有广告。节目没有卖出广告和写书没有人买,可能感觉是差不多。  

    人物轶事/程鹤麟 编辑

    燕尾服

    程鹤麟 程鹤麟

    中华小姐环球大赛期间,邀请中文台副台长程鹤麟主持在场相关的节目,编导们没有想到,这么大个台长,态度非常认真,商议题目,研究程序都一丝不苟,小编导们开始的拘谨也便随风而去。只是有个问题编导做不了主,要请示“选美办”。即:程台长提出,前两场他穿西装,最后一场他要求穿晚礼服。一打听才知道,第一届中华小姐大赛决赛时,程自费购买高档晚礼服一套,以示隆重。但这套衣服用过一次,便束之高阁。现在有了机会,自然不能错过。否则,真是太亏了!

    看来,盛大场合没合适的衣服是件令人头痛的事;买了衣服又遇不到合适场合也是件令人心痛的事。

    奖励拥抱

    程鹤麟在资讯台当副台长时,给台里的女主播们定了个“规矩”,如果谁的播报成功,下来后就可以得到程副台的拥抱,以示庆祝成功。但是后来人们发现,每次女主播下来后,程台长都要拥抱。众人不解亦不服,问他为何?答曰:因为每次播报都很成功,有时有点小错被及时纠正,更要算成功,所以次次女主播走下台,迎接她们的都是程副台 “祝贺成功”的拥抱。且不说女主播们是否愿意领取这“最高荣誉”,程副台的“狡猾”由此可见一斑。

    后来,程副台写了一本书,叫《我爱女主播》,各大城市地各大书店均有售。有人说程台是“口花花,色迷迷,但从不敢干出轨的事情”。其自由的程度大约也就是狐狸在猎人枪口旁的自由。程副台的故事也从另一角度证明,只有自己不干越轨出格之事,才有资格想出一些花招,做出些看似不轨其实并非不轨,看似让人不解,其实不难理解的举动。

    不同凡响

    程鹤麟初到凤凰时,身穿印着几十个好莱坞美女头像的花衬衣,留着长发并向后一拢,扎成马尾,以显示其不同凡响的气派。

    那年去厦门办活动,程鹤麟甩着长发走进酒店,后面有两个女服务员议论说:“你看那个女人,多像个男的呀!”此话被凤凰同事听到,不免为程鹤麟感到不值,若是说“这男人像女的”也就作罢,可这一束马尾辫,生生把个大男人的性别都混淆了,不禁令人扼腕。

    程鹤麟此后再没留过辫子,怕别人认错性别倒还在其次,主要的是在凤凰辛苦繁重的工作压力下,头发日渐稀少,头顶越来越亮,不仅“地方”无法支持“中央”,就是周边地区,也是“多乎哉,不多也”,扎成一束,不像马尾,倒与老鼠尾巴有几分相似,无意中应了那句老话:有心无力呀。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0 06:16:05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