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端午节》是近现代作家、思想家鲁迅于1922年创作的短篇小说作品。此文所反映的是“五四”大潮退落以后,知识分子发生了分化的情形,文中作者运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对“方玄绰”这类表面上进步,骨子里落后的旧知识分子发出了辛辣的讽刺,从而告诫人们要摆脱这种糊涂意识,正视现实。全文语言轻松、幽默,充满讽刺意味,通过描写人物的行为、语言和心理的方式来塑造形象,初读使人发笑,细品则令人沉思。

    编辑摘要

    目录

    作品原文/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端午节

    方玄绰近来爱说“差不多”这一句话,几乎成了“口头禅”似的;而且不但说,的确也盘据在他脑里了。他最初说的是“都一样”,后来大约觉得欠稳当了,便改为“差不多”,一直使用到现在。

    他自从发见了这一句平凡的警句以后,虽然引起了不少的新感慨,同时却也得到许多新慰安。譬如看见老辈威压青年,在先是要愤愤的,但现在却就转念道,将来这少年有了儿孙时,大抵也要摆这架子的罢,便再没有什么不平了。又如看见兵士打车夫,在先也要愤愤的,但现在也就转念道,倘使这车夫当了兵,这兵拉了车,大抵也就这么打,便再也不放在心上了。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有时也疑心是因为自己没有和恶社会奋斗的勇气,所以瞒心昧己的故意造出来的一条逃路,很近乎于“无是非之心” ,远不如改正了好。然而这意见,总反而在他脑里生长起来。

    他将这“差不多说”最初公表的时候是在北京首善学校的讲堂上,其时大概是提起关于历史上的事情来,于是说到“古今人不相远”,说到各色人等的“性相近” ,终于牵扯到学生和官僚身上,大发其议论道:

    “现在社会上时髦的都通行骂官僚,而学生骂得尤利害。然而官僚并不是天生的特别种族,就是平民变就的。现在学生出身的官僚就不少,和老官僚有什么两样呢?‘易地则皆然’ ,思想、言论、举动、丰采都没有什么大区别……便是学生团体新办的许多事业,不是也已经难免出弊病,大半烟消火灭了么?差不多的。但中国将来之可虑就在此。……”

    散坐在讲堂里的二十多个听讲者,有的怅然了,或者是以为这话对;有的勃然了,大约是以为侮辱了神圣的青年;有几个却对他微笑了,大约以为这是他替自己的辩解:因为方玄绰就是兼做官僚的。

    而其实却是都错误。这不过是他的一种新不平;虽说不平,又只是他的一种安分的空论。他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因为懒,还是因为无用,总之觉得是一个不肯运动,十分安分守己的人。总长冤他有神经病,只要地位还不至于动摇,他决不开一开口;教员的薪水欠到大半年了,只要别有官俸支持,他也决不开一开口。不但不开口,当教员联合索薪的时候,他还暗地里以为欠斟酌,太嚷嚷;直到听得同僚过分的奚落他们了,这才略有些小感慨,后来一转念,这或者因为自己正缺钱,而别的官并不兼做教员的缘故罢,于是也就释然了。

    他虽然也缺钱,但从没有加入教员的团体内,大家议决罢课,可是不去上课了。政府说“上了课才给钱”,他才略恨他们的类乎用果子耍猴子;一个大教育家 说道:“教员一手挟书包一手要钱不高尚”。他才对于他的太太正式的发牢骚了。

    “喂,怎么只有两盘?”听了“不高尚说”这一日的晚餐时候,他看着菜蔬说。

    他们是没有受过新教育的,太太并无学名或雅号,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称呼了,照老例虽然也可以叫“太太”,但他又不愿意太守旧,于是就发明了一个“喂”字。太太对他却连“喂”字也没有,只要脸向着他说话,依据习惯法,他就知道这话是对他而发的。

    “可是上月领来的一成半都完了……昨天的米,也还是好容易才赊来的呢。”伊站在桌旁,脸对着他说。

    “你看,还说教书的要薪水是卑鄙哩。这种东西似乎连人要吃饭,饭要米做,米要钱买这一点粗浅事情都不知道……”

    “对啦。没有钱怎么买米,没有米怎么煮……”

    他两颊都鼓起来了,仿佛气恼这答案正和他的议论“差不多”,近乎随声附和模样;接着便将头转向别一面去了,依据习惯法,这是宣告讨论中止的表示。

    待到凄风冷雨这一天,教员们因为向政府去索欠薪 ,在新华门前烂泥里被国军打得头破血出之后,倒居然也发了一点薪水。方玄绰不费一举手之劳的领了钱,酌还些旧债,却还缺一大笔款,这是因为官俸也颇有些拖欠了。当是时,便是廉吏清官们也渐以为薪水之不可不索,而况兼做教员的方玄绰,自然更表同情于学界起来,所以大家主张继续罢课的时候,他虽然仍未到场,事后却尤其心悦诚服的确守了公共的决议。

    然而政府竟又付钱,学校也就开课了。但在前几天,却有学生总会上一个呈文给政府,说:“教员倘若不上课,便不要付欠薪。”这虽然并无效,而方玄绰却忽而记起前回政府所说的“上了课才给钱”的话来,“差不多”这一个影子在他眼前又一晃,而且并不消灭,于是他便在讲堂上公表了。

    准此,可见如果将“差不多说”锻炼罗织起来,自然也可以判作一种挟带私心的不平,但总不能说是专为自己做官的辩解。只是每到这些时,他又常常喜欢拉上中国将来的命运之类的问题,一不小心,便连自己也以为是一个忧国的志士:人们是每苦于没有“自知之明”的。

    但是“差不多”的事实又发生了,政府当初虽只不理那些招人头痛的教员,后来竟不理到无关痛痒的官吏,欠而又欠,终于逼得先前鄙薄教员要钱的好官,也很有几员化为索薪大会里的骁将了。惟有几种日报上却很发了些鄙薄讥笑他们的文字。方玄绰也毫不为奇,毫不介意,因为他根据了他的“差不多说”,知道这是新闻记者还未缺少润笔 的缘故,万一政府或是阔人停了津贴,他们多半也要开大会的。

    他既已表同情于教员的索薪,自然也赞成同僚的索俸,然而他仍然安坐在衙门中,照例的并不一同去讨债。至于有人疑心他孤高,那可也不过是一种误解罢了。他自己说,他是自从出世以来,只有人向他来要债,他从没有向人去讨过债,所以这一端是“非其所长”。而且他最不敢见手握经济之权的人物,这种人待到失了权势之后,捧着一本《大乘起信论》 讲佛学的时候,固然也很是“蔼然可亲”的了,但还在宝座上时,却总是一副阎王脸,将别人都当奴才看,自以为手操着你们这些穷小子们的生杀之权。他因此不敢见,也不愿见他们。这种脾气,虽然有时连自己也觉得是孤高,但往往同时也疑心这其实是没本领。

    大家左索右索,总算一节一节的挨过去了,但比起先前来,方玄绰究竟是万分的拮据,所以使用的小厮和交易的店家不消说,便是方太太对于他也渐渐的缺了敬意,只要看伊近来不很附和,而且常常提出独创的意见,有些唐突的举动,也就可以了然了。到了阴历五月初四的午前,他一回来,伊便将一叠账单塞在他的鼻子跟前,这也是往常所没有的。

    “一总总得一百八十块钱才够开销……发了么?”伊并不对着他看的说。

    “哼,我明天不做官了。钱的支票是领来的了,可是索薪大会的代表不发放,先说是没有同去的人都不发,后来又说是要到他们跟前去亲领。他们今天单捏着支票,就变了阎王脸了,我实在怕看见……我钱也不要了,官也不做了,这样无限量的卑屈……”

    方太太见了这少见的义愤,倒有些愕然了,但也就沉静下来。

    “我想,还不如去亲领罢,这算什么呢。”伊看着他的脸说。

    “我不去!这是官俸,不是赏钱,照例应该由会计科送来的。”

    “可是不送来又怎么好呢……哦,昨夜忘记说了,孩子们说那学费,学校里已经催过好几次了,说是倘若再不缴……”

    “胡说!做老子的办事教书都不给钱,儿子去念几句书倒要钱?”

    伊觉得他已经不很顾及道理,似乎就要将自己当作校长来出气,犯不上,便不再言语了。

    两个默默的吃了午饭。他想了一会,又懊恼的出去了。

    照旧例,近年是每逢节根或年关的前一天,他一定须在夜里的十二点钟才回家,一面走,一面掏着怀中,一面大声的叫道:“喂,领来了!”于是递给伊一叠簇新的中交票 ,脸上很有些得意的形色。谁知道初四这一天却破了例,他不到七点钟便回家来。方太太很惊疑,以为他竟已辞了职了,但暗暗地察看他脸上,却也并不见有什么格外倒运的神情。

    “怎么了?……这样早?……”伊看定了他说。

    “发不及了,领不出了,银行已经关了门,得等初八。”

    “亲领?……”伊惴惴的问。

    “亲领这一层,倒也已经取消了,听说仍旧由会计科分送。可是银行今天已经关了门,休息三天,得等到初八的上午。”他坐下,眼睛看着地面了,喝过一口茶,才又慢慢的开口说:“幸而衙门里也没有什么问题了,大约到初八就准有钱……向不相干的亲戚朋友去借钱,实在是一件烦难事。我午后硬着头皮去寻金永生,谈了一会,他先恭维我不去索薪,不肯亲领,非常之清高,一个人正应该这样做;待到知道我想要向他通融五十元,就像我在他嘴里塞了一大把盐似的,凡有脸上可以打皱的地方都打起皱来,说房租怎样的收不起,买卖怎样的赔本,在同事面前亲身领款,也不算什么的,即刻将我支使出来了。”

    “这样紧急的节根,谁还肯借出钱去呢。”方太太却只淡淡的说,并没有什么慨然。

    方玄绰低下头来了,觉得这也无怪其然的,况且自己和金永生本来很疏远,他接着就记起去年年关的事来,那时有一个同乡来借十块钱,他其时明明已经收到了衙门的领款凭单的了,因为恐怕这人将来未必会还钱,便装了一副为难的神色,说道衙门里既然领不到俸钱,学校里又不发薪水,实在“爱莫能助”,将他空手送走了。他虽然自己并不看见装了怎样的脸,但此时却觉得很局促,嘴唇微微一动,又摇一摇头。

    然而不多久,他忽而恍然大悟似的发命令了:叫小厮即刻上街去赊一瓶莲花白。他知道店家希图明天多还账,大抵是不敢不赊的,假如不赊,则明天分文不还,正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莲花白竟赊来了,他喝了两杯,青白色的脸上泛了红,吃完饭,又颇有些高兴了,他点上一支大号哈德门香烟,从桌上抓起一本《尝试集》 来,躺在床上就要看。

    “那么,明天怎么对付店家呢?”方太太追上去,站在床面前,看着他的脸说。

    “店家?……教他们初八的下半天来。”

    “我可不能这么说。他们不相信,不答应的。”

    “有什么不相信。他们可以问去,全衙门里什么人也没有领到,都得初八!”他戟着第二个指头在帐子里的空中画了一个半圆,方太太跟着指头也看了一个半圆,只见这手便去翻开了《尝试集》。

    方太太见他强横到出乎情理之外了,也暂时开不得口。

    “我想,这模样是闹不下去的,将来总得想点法,做点什么别的事……”伊终于寻到了别的路,说。

    “什么法呢?我‘文不像誊录生,武不像救火兵’,别的做什么?”

    “你不是给上海的书铺子做过文章么?”

    “上海的书铺子?买稿要一个一个的算字,空格不算数。你看我做在那里的白话诗去,空白有多少,怕只值三百大钱一本罢。收版权税又半年六月没消息,‘远水救不得近火’,谁耐烦。”

    “那么,给这里的报馆里……”

    “给报馆里?便在这里很大的报馆里,我靠着一个学生在那里做编辑的大情面,一千字也就是这几个钱,即使一早做到夜,能够养活你们么?况且我肚子里也没有这许多文章。”

    “那么,过了节怎么办呢?”

    “过了节么?——仍旧做官……明天店家来要钱,你只要说初八的下午。”

    他又要看《尝试集》了。方太太怕失了机会,连忙吞吞吐吐的说:

    “我想,过了节,到了初八,我们……倒不如去买一张彩票 ……”

    “胡说!会说出这样无教育的……”

    这时候,他忽而又记起被金永生支使出来以后的事了。那时他惘惘的走过稻香村,看见店门口竖着许多斗大的字的广告道“头彩几万元”,仿佛记得心里也一动,或者也许放慢了脚步的罢,但似乎因为舍不得皮夹里仅存的六角钱,所以竟也毅然决然的走远了。他脸色一变,方太太料想他是在恼着伊的无教育,便赶紧退开,没有说完话。方玄绰也没有说完话,将腰一伸,咿咿呜呜的就念《尝试集》。 [1] 

    作品注释/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1.“无是非之心”:语见《孟子·公孙丑》:“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2.“性相近”:语见《论语·阳货》:“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3.“易地则皆然”:语见《孟子·离娄》。

    4.大教育家:指范源濂。据北京《语丝》周刊第十四期《理想中的教师》一文追述:“前教育总长……范静生先生(按:即范源濂)也曾非难过北京各校的教员,说他们一手拿钱,一手拿书包上课。”

    5.索欠薪:指当时曾发生的索薪事件。一九二一年六月三日,国立北京专门以上八校辞职教职员代表联席会,联合全市各校教职员工和学生群众一万多人举行示威游行,向以徐世昌为首的北洋军阀政府索取欠薪,遭到镇压,多人受伤。下文的新华门,在北京西长安街,当时曾是北洋军阀政府总统府的大门。

    6.润笔:原指给撰作诗文或写字、画画的人的报酬,后来也用作稿酬的别称。

    7.《大乘起信论》:佛经名。印度马鸣菩萨作。

    8.中交票:中国银行和交通银行(都是当时的国家银行)发行的钞票。

    9.《尝试集》:胡适作的白话诗集,一九二○年三月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

    10.彩票:旧时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奖券。大多由官方发行,编有号码,以一定的价格出售,从售得的款中提出一小部分作奖金,中彩者按头彩﹑二彩等各种等级得奖。一般不还本,也不计利息。 [2] 

    创作背景/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时代背景

    1922年,正处于“五四”落潮期,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激发起民众的反封建的革命热潮,但这种狂热随着军阀政府与封建旧势力的镇压,暂时退了下去。新旧势力的交锋出现了此消彼涨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不单一些封建的遗老遗少们开始大行其道,就是一些接受了新文化洗礼的人也回到了旧的轨迹上来了。还有一些貌似进步,实则落后的人物趁机转向。此文即是反映了“五四”大潮退落以后,知识分子发生了分化的情形。 [3] 

    创作缘由

    《端午节》作于1922年6月,是在《阿Q正传》完成之半年后。此文最初发表于1922年9月《小说月报》第十三卷第九号。以城市为题材创作的第一部作品。

    鲁迅历来反对“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的无是非观,方玄绰的“差不多”说是无是非观的一变种,它使人在社会的不公平面前安然闭上眼睛,懒于斗争,苟且偷安,它是遏止反抗性的一种消蚀剂。鲁迅对方玄绰的这种处世哲学加以针砭,目的是希望有类似疾患的人警醒起来。 [4] 

    作品鉴赏/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主题思想

    此文以犀利的笔锋解剖了“方玄绰”这类人的灵魂,运用轻松幽默的方式对“方玄绰”这类表面上进步,骨子里落后的旧知识分子发出了辛辣的讽刺。作者痛心于一些知识分子的颓唐,揭露了“差不多”之说其实就是无是非观,将其危害性示之于众,告诫人们要摆脱这种糊涂意识,醒悟过来,正视现实。 [3] 

    艺术特色

    鲁迅的小说,主要刻画了劳动人民和知识分子的灵魂,生动地描写了他们处在不同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事件中,灵魂深处所掀起的波澜和斗争。但在艺术表现上,却有不同的特色:对于劳动者的灵魂世界,更多的是着重于结合人物的动作进行表露,把心灵的隐秘展现出来给人看;而对知识分子的灵魂深处,则着重于进行细致精确的剖析,把人物的心灵的复杂细微活动过程,很有层次地发掘出来,解剖给人看。运用心理刻画而穿掘到人物灵魂的深处,使得形象的塑造不仅达到表面的真实,而且达到内在的真实。精细入微地刻画人物的灵魂世界,既有助于深化人物的性格,也为了从人物灵魂深处的活动,反映社会历史的影响和现实生活的复杂斗争。

    小说的主人公“方玄绰”是首善学校的教员,又在政府里兼作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官吏”。他先前“看见老辈威压青年”、“看见士兵打车夫”,总要愤愤的,现在却变了,见到此类现象“再没有什么不平了”,因为要转念想:“将来这少年有了儿孙时,大抵也要摆这架子罢,"“倘使这车夫当了兵,这兵拉了车,大抵也就这么打”。这是一种可悲的思想倒退。然后作者慢慢展示了方玄绰产生现在这种想法的原因,其是因为“五四”以后他确实见到了种种类似的现象,方玄绰迷惘不解,于是觉得学生与官僚、车夫与兵士、老辈与青年,一旦地位发生了变化,就“差不多”。这“差不多”说,渐渐地成为他的口头禅和处事哲学,于是,他变得颓唐、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同时,此文在刻画方玄绰的“差不多论”和“易地则皆然”的内心活动时,穿插进去作者的评述:“这不过是他的一种新不平;虽说不平,又只是他的一种安分的空论。他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因为懒,还是因为无用,总之觉得是一个不肯运动、十分安分守己的人。”以后的几次心理描绘里,作者继续进行评议和剖析,揭露了方玄绰回避黑暗、不敢斗争、苟且偷安的卑琐而庸俗的灵魂。

    总之,此文确是成功塑造了一个表面上进步,骨子里落后的旧知识分子"方玄绰"的形象。方弦绰是“这些因循守旧,看不惯新的事物,总是喜欢在过去的世界里思考问题的人物代表。”

    其一,从他的身份地位上看,他不仅厕身于高等学府,喜欢发发奇谈怪论,而且又混迹于官场,扭扭捏捏地做个政府的小官。这个知识分子加官僚的身份,使他说话做事充满矛盾,——“索薪”事件,更是使他不尴不尬,左支右绌,颜面尽失。

    其二,从他的文化角色上看,他表面上是新式文人,天天捧着《尝试集》咿咿唔唔。但骨子里浅薄、市侩,在家里是坐吃等伺候的“家长”,在社会上是袖手旁观,静观待变的“看客”,是个披着新衣的旧式文人。

    另外,此文从语言上看,其采用的是轻松、幽默的讽刺笔调。通过描写方玄绰的行为、语言和心理,让主人公自己的小丑表演来使读者发笑,沉思。 [3]  [5] 

    名家点评/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近现代作家周作人《鲁迅小说里的人物》:“这是小说,却颇多有自叙的成分,即使情节可能都是小说化,但有许多意思是他自己的。” [6] 

    近现代文学家、教育家成仿吾《〈呐喊〉的评论》:“而最使我觉得可以注意的,便是《端午节》的表现的方法恰与我的几个朋友的作风相同。我们的高明的作者当然不必是受我们的影响,然而有一件事是无可多疑的,那便是我们的作者原来与我的几个朋友是一样的境遇之下,受着大约相同的影响,根本上本有相同之可能的。无论如何,我们的作者由他那想表现自我的努力,与我们接近了。他是复活了,而且充满了更新的生命。在这一点,《端午节》这篇小说对于我们的作者实在有重大的意义,欣赏这篇作品的人,也不可忘记了这一点。”

    现代作家巴人《鲁迅的创作方法》:“在《端午节》里的方玄绰——一个不懂世故的纯正的学者。这里不是完全的否定的人物,但有他们应该被否定的特质。那就是鲁迅先生所常常指示的跟恶劣环境搏斗的精神,他们全没有。他们是环境下的牺牲品。这些人物,鲁迅先生大概是实见过的人物的扩大或缩小,是用一种素朴的综合力,给形象化起来的。” [7] 

    现代作家茅盾《鲁迅论》:“鲁迅站在路旁边,老实不客气的剥脱我们男男女女,同时他也老实不客气的剥脱自己。他不是一个站在云端的‘超人’,嘴角上挂着庄严的冷笑,来指斥世人的愚笨卑劣的他不是这种样的‘圣哲’!他是实实地生根在我们这愚笨卑劣的人间世,忍住了悲悯的热泪,用冷讽的微笑,一遍一遍不惮烦地向我们解释人类是如何脆弱,世事是多么矛盾!他决不忘记自己也分有这本性上的脆弱和潜伏的矛盾。《一件小事》和《端午节》,便是很深刻的自己分析和自己批评。” [8] 

    人民教育出版社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主编顾振彪《呐喊·名师导读美绘版》:“跟《头发的故事》相比,这篇小说的讽刺性较强。作品在从容不迫、委婉含蓄的描写中不露声色地讽刺了方玄绰的弱点。……不过,作品在对方玄绰的懦弱、妥协、讽刺之外,还带有一些同情。《端午节》的某些内容取材于鲁迅自己的亲身经历。作品讽刺了方玄绰,同时审视了包括鲁迅在内的知识分子。” [9] 

    作品作者/端午节[鲁迅短篇小说] 编辑

    作者鲁迅 作者鲁迅

    鲁迅(1881-1936),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豫才,“鲁迅”是他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时所用的笔名,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浙江绍兴人。近现代文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毛泽东曾评价:“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10]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8-12-13
    [2]^引用日期:2018-12-13
    [3]^引用日期:2018-12-13
    [4]^引用日期:2018-12-13
    [5]^引用日期:2018-12-13
    [6]^引用日期:2018-12-13
    [7]^引用日期:2018-12-13
    [8]^引用日期:2018-12-13
    [9]^引用日期:2018-12-13
    [10]^引用日期:2018-12-13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3-24 02:41:07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