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红井

    旧社会,瑞金沙洲坝流传一首民谣:“有女莫嫁沙洲坝,天旱无水洗头帕。”说的是沙洲坝是个干旱缺水的地方。住在沙洲坝的人吃的是又脏又臭的塘水,吃了容易生病。也有人想过要挖井,可是一来穷,没人提得起头,二来又信迷信,听风水先生说过,沙洲坝的龙脉是条旱龙,不能打井,打井会坏龙脉,所以更没有人敢去冒这个风险。于是沙洲坝的人也只得祖祖辈辈到塘里去挑水喝。

    编辑摘要

    目录

    红井的诞生/红井 编辑

    一九三一年,瑞金成立了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政府起初设在叶坪,后来因为白匪军狂轰滥炸,为了安全防空,从叶坪迁到沙洲坝。毛泽东主席便住在沙洲坝的村子里。

    红井红井

    有一天傍晚,毛主席办完公事从外面回来,一下马,看见乡亲们在塘里挑水,便问:“这水挑去做什么用?”乡亲们回答说:“吃呀!”毛主席说:“水这么脏,能吃吗?”乡亲们苦笑着说:“有什么办法,再脏也得吃啊!”毛主席说:“不会打井么?”乡亲们摇摇头说:“沙洲坝人喝不得井水,这是天命!”毛主席哈哈大笑说:“不要信天命,要信革命!还是打口井吧!”说罢,牵马进村去了。大家也就散了,谁也没有把这话记在心里。仍然每天到塘里挑水吃,毛主席也每天早出晚归忙他的公事。

    有一天,天刚朦朦亮,起来挑水的人,看见有两个人影在村头走来走去。一个拿着锄头,一个拿着锹,这里锄锄,那里铲铲。谁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呢?走前一看,原来是毛主席和他的警卫员。挑水的乡亲问:“毛主席,你这是干什么?”毛主席说:“找水源、挖井。”说完,便和警卫员在一块长满油草地地方铲开地皮挖了起来。挖到约有两三尺深,毛主席抓起一把泥土在手里捏了捏,对警卫员说:“行,井位就定在这里,你去叫人来挖。”于是毛主席叫挖井的事,立即传遍了全村,众人都自动的找着锄头铁锹,齐集到村头和毛主席一道挖井。毛主席一边和大家挖井,一边对乡亲们说:“这几天忙,没工夫找大家商量打井的事,今天有半天空,我先替大家找个有水源的地方,定个位,破个土。我知道,你们信风水,怕得罪旱龙王,我不怕,如果旱龙王怪罪下来,让它来找我算帐好了!”逗得大家都笑了。大家说说笑笑,不到一天工夫,一口井便挖成了。从此,沙洲坝的乡亲喝上了井水,结束了祖祖辈辈挑塘水喝的历史。因为井是红军来了以后毛主席亲手挖的,所以乡亲们给这井起了个名字叫“红井”。

    红军迁移,红井遭填/红井 编辑

    一九三四年, 红军北上抗日走了,反动派杀了回来,听说这井是毛泽东亲手挖的,恨得把井填了。乡亲们只好又去挑那塘水喝了。喝过了又清又甜的井水,再喝这又脏又臭的塘水,那苦味就更难受了。越难受,便越想红军和毛主席。白天不敢到井边来,乡亲们只好等到夜深人静, 悄悄来到村头,默默的围坐在井边。抬头看看天上的北斗星,低头摸摸倒塌的井垣,心里念着毛主席,念着红军,只盼红军能早点打回来。

    心念旧恩,盼望红军/红井 编辑

    有一天晚上,几个靖卫团狗子到村里来查户口,发现村里竟是空空的,来到村头,才发现 全村男女老幼都在井边,靖卫狗子以为又要聚众闹事,胆战心惊地喝问众人:“三更半夜,你们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一连问了几声,没有人回答,吓得靖卫狗子屁滚尿流回去报告团总。团总一听心里直发毛,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明白:井是毛泽东挖的,三更半夜再到井边去,分明是在想毛泽东、想红军嘛,这还了得,分明是反心不死啊?于是下了一道禁令:“谁要三更半夜再到井边去,抓住就杀头。”并在井边钉了一块木板牌子,牌子上写着:“违禁者杀”四个大字。

    可是沙洲坝的乡亲看也不看它一眼,一到夜晚,仍然不约而同的来到村头,默默地围坐在井边,抬头看看北斗星,低头摸摸倒塌的井垣,心里念着红军、念着毛主席,只盼红军能早点打回来。

    反动派恼了,杀是杀不了那么多人的,只得抓几个人去 坐班房,心想这下可能不会再有人敢到井边去了。 谁知道,沙洲坝的乡亲,竟当没有那回事一样,一到晚上,还是不约而同的来到村头,默默地围坐在井边,抬头看看天上的北斗星,低头摸摸倒塌的井垣,心里念着红军、念着毛主席,只盼红军能早点打回来。

    反动派一连抓了几次人,乡亲们一到夜晚,照样不约而同,不声不响的到井边来默默地坐着,反动派看看没办法,只好算了。于是乡亲们不分春夏秋冬,每天晚上都要到村头的井边 坐上一 坐。一夜不去,心里便象少了点什么一样,睡在床上也不自在。就这样,一直坐到一九四九年全国解放。

    瑞金红井/红井 编辑

    当年的沙洲坝是个干旱缺水的地方,不仅无水灌田,就连群众喝水也非常困难。那时曾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沙洲坝,沙洲坝,没有水来洗手帕,三天无雨地开岔,天一下雨土搬家。”雨过天晴,河床干枯,露出一片片白白的泥沙,沙洲坝人们就生活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中。在这之前也有人想过挖井,可是他们一来穷,没人敢牵这个头;二来迷信,听信风水先生说沙洲坝是条旱龙,动不得龙脉,如果挖了井,十邻八乡都要遭殃,所以没人敢冒犯。于是祖祖辈辈喝水、洗衣、喂牲口,都用同一口池塘里的水。由于水源污染,经常会发生呕吐、腹泻事件,有几个孩子就是因为喝了脏塘水得病而丧失了幼小的生命,水的问题严重影响沙洲坝人民的生活。

    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从叶坪迁来沙洲坝以后,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在元太屋办公和居住,他发现这里的群众喝的是池塘里的脏塘水,便把解决群众饮水难的问题挂在心上,只要一有空,他就同警卫员小吴商量着如何为群众挖井的事。

    9月的一天早上,毛主席带着小吴拿着锄头、铁锹来到池塘边找水源,被一早起来的老表看见了,于是毛主席领头挖井的事,立即传遍了沙洲坝。只一会儿功夫,一大伙群众来到了挖井现场,他们以疑虑的目光投向毛主席,此时,主席看出了挂在老表脸上复杂的表情,便对大伙说:“这几天工作忙,没功夫同大家商量挖井的事,今天才有点空,我就先找个有水源的地点定个位置,破个土。我知道你们迷信风水,怕得罪旱龙爷坏了屋场害了人,可我不怕,如果旱龙爷真要怪罪下来,让他来找我好了!”一席话打消了村民的疑虑,并在主席的带领下开挖水井,没几天功夫,一口直径85厘米,深约5米的水井挖好了。为了使井水更清澈,毛主席又亲自下井底铺沙石、垫木炭。毛主席用实际行动,为机关干部和沙洲坝群众树立了榜样,中央各机关掀起了开挖水井的热潮。从此,沙洲坝人民结束了饮用脏塘水的历史,喝上了清澈甘甜的井水。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离开瑞金后,国民党反动派又卷土重来,为了阻止人民群众对党、对毛主席和红军的思念,国民党反动派多次填掉这口井,当地群众就同敌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敌人白天填井,群众夜晚又把井挖开,就这样填了又挖,挖了又填,反复好几次,沙洲坝人民终于取得了胜利。在红军北上的那些日子里,每逢遇到困难和受到欺压时,乡亲们总是悄悄来到井边,默默地坐在井旁,思念着远方的红军,思念着共产党,思念着亲人毛主席。

    1950年,沙洲坝人民为了迎接毛主席派来的南方老革命根据地慰问团的到来,将主席带领军民开挖的这口水井进行了全面整修,并把这口井取名为“红井”,同时在井旁立了一块碑,刻上“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十四个赤金大字,以此表达对毛主席的无限崇敬和思念。

    红井是当年党和苏维埃政府关心群众生活,为人民群众办实事的历史见证。红井享誉海内外,成为人们向往仰慕的神圣之地,甘甜的红井水滋养一代又一代人,一曲《红井水》唱遍了大江南北:“红井水哟、甜又清……。”

    红井重砌,吃水思人/红井 编辑

    解放了,沙洲坝乡亲头一件大事,便是挖井,把填了十五年的井重新挖开、砌好,并在井边也钉上一块木牌,木牌上写上十四个大字:

    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毛主席

    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品尝“红井圣水”精细管理工程创始人刘先明品尝“红井圣水”
    红井红井
    红井红井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21 18:33:4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