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红色高棉政权

    红色高棉存在了四十年,崛起于抗美斗争中,曾对保卫越南的生命线胡志明小道发挥过重大作用,而后推翻了美国支持的朗诺傀儡政权,建立了民柬政权。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称: 红色高棉政权 外文名称: The Khmer Rouge regime
    代表人物: 胡志明小道
    执政时间: 维持了四年 结束标志: 1998年领袖波尔布特的病逝
    崛起: 抗美斗争中

    目录

    简介/红色高棉政权 编辑

    但它的执政却只维持了四年, 1998年4月16日深夜11点15分柬埔寨北部红色高棉的重镇安隆汶,红色高棉领袖波尔布特的病逝,标志了红色高棉的正式结束。

    红色高棉政权 红色高棉政权

    重振旗鼓

    1978年12月25日,越南10万“志愿军”兵分七路入侵柬埔寨。1979年1月7日越 军占领了柬首都金边。翌日越南拼凑成立韩桑林傀儡政权,即“柬埔寨人民共和国”。民柬执政时代结束。仅仅两周时间,民柬就兵败如山倒,政权不保。除兵不如人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普通百姓希望早日结束民柬的恐怖统治,并不响应政府发出的抗敌号召。四下逃散的红色高棉官兵渐渐聚集起来。他们整编军队,在西北和西南山区建立跟据地,进行有组织的武装抵抗斗争。

    1981年后民柬国 民军逐渐恢复了元气,摆脱被动防御。民柬领导人也多少进行了一些反思,在经济、社会和文化、宗教政策上,民柬也作出重大调整,重新赢得了部分民心。1981年12月柬共宣布自动解散。1985年波尔布特、农谢和切春宣布退休。这些举措改善了红色高棉的外部形象。实际上柬共仍然存在 ,而且这些“退休者”仍决定着红色高棉的一切。 尽管西哈努克憎恶红色高棉,为了共同的抗越大计,还是再度与之携手合作。1982年6月,民柬、西哈努克和宋双三方决定成立民柬联合政府。西哈努克任主席,乔森潘任副主席兼国民军总司令,宋双任总理。团结抗越局面的形成为红色高棉赢得了极为有利的外交环境。到八十年代末,红色 高棉是抗越力量三方中最大的派别,也是仅次于金边当局的柬第二大政治军事势力。

    衰亡

    1989年9月越南从柬埔寨撤军。1991年10月23日,柬冲突四方在巴黎签署《巴黎和平协定》。柬将实现民族和解,在联合国监督下进行大选。组成新政府。从1992年2月起,联合国陆续派出22万工作人员,花费近28亿美元来帮助柬实施和平协定。而作为协定签字方之一的红色高棉却拒绝与联合国合作,抵制大选。除红色高棉外,其他19个政党都参加了1993年5月 举行的大选。而红色高棉白白葬送了合法回归柬政坛的历史性机遇。大选后柬组成王国政府,奉辛比 克党和人民党达成妥协联合执政,拉那烈任第一首相,洪森为第二首相。红色高棉失去国内盟友和国 际支持,陷入全面孤立。红色高棉虽想在新政府中谋取一席之地,但又不愿面对宿敌洪森派控制新政 府的现实,更不愿交出控制区和解散武装。双方的两次圆桌会议都无法达成协议。1994年7月7日,柬议会宣布红色高棉为非法组织。 在政府的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红色高棉内部思想混乱,官兵厌战思乡,开始逃离。对此,强硬派领导人始终没有制定切合实际的对策。波尔布特对外迷恋军事斗争的魔力;对内他坚持抗美时期的做法,反对自由经济和私有财产,强化他的绝对领导,清除不同意见者,结果激起内变。红色高棉二号人物英萨利主张政治和谈和内部改革,但不为波尔布特所容,作为“享乐主义”和“投降主义” 倾向受到批判。1996年8月他率领两个师“与波尔布特派分道扬镳”。拉那烈和洪森马上与他达成和解协议,允许他在其控制区享有自治权利。西哈努克国王还下令赦免英萨利。英萨利的分裂使红 色高棉丧失了4000人的精锐之师,又失去了重要的木材和宝石等经济来源。而政府既往不咎的和解政策,则摧垮了红色高棉官兵的心理防线。红色高棉的解体已是不可避免。不久又有十几个师脱离 波尔布特,而后改组并入政府军队。到1997年5月,红色高棉已丧失了近80%的作战部队,大势已去。

    1997年6月民柬国民军总司令宋成密谋投诚,波尔布特得知后派人枪杀宋成夫妇及其8个子女。红色高棉官兵忍无可忍,第一次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一号大哥”。波尔布特仓皇逃命,但为部下抓获,随后被公审判处终身监禁。红色高棉希望通过此举改善形象,寻找出路,但因波尔布特是红色高棉的灵魂和象征,对他的审判显然更使民柬群众士气涣散。 1997年奉辛比克党与人民党明争暗斗,又给残存的红色高棉一线希望,部分民柬武装甚至与拉那烈派结盟反对人民党。然而,7月初洪森以武力驱逐了拉那烈,完全控制了局势。红色高棉的如意算盘又一次落空。此后在国际压力下,柬再次举行大选,拉那烈派与洪森派重新妥协,联合执政。 红色高棉对前途已完全绝望。 波尔布特1998年4月去世后,剩下的红色高棉领导人陆续走出丛林,形成又一轮投诚浪潮。 最后是12月5日肯农等8位将军率数千余部的投诚,以及民柬前主席乔森潘和前人大委员长农谢的 回归。

    1998年成了红色高棉的投诚年和终结年。

    灭亡原因/红色高棉政权 编辑

    红色高棉的彻底瓦解是多种原因造成的,有内因,也有外因,而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通过内因起作用的。

    一、红色高棉内部因对联合国主持的柬埔寨大选的态度不同而分成两派。

    红色高棉分歧由来已久。在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及有关国家在1991年10月签署的柬埔寨问题巴黎协定後,联合国於1993年主持了柬埔寨大选。当时,英萨利等人主张民族和解,结束内战,叁加大选。他们派警察部队接受联合国训练,以便与联合国组织的大选相配合。然而,他们的主张与做法遭到波尔布特、农谢、切春等红色高棉"强硬派"领导人的反对。英萨利披露,波尔布特、农谢、宋成和云亚等为了对付大选,把红色高棉控制区划分成两个军区:一是柬埔寨北部军区,由波尔布特、切春领导;二是柬埔寨西部军区,由农谢、宋成领导。至於他本人从1993年起就被波尔布特等剥夺了军权。英萨利被剥夺军权後,他动了心脏手术和腰瘠手术。他一边养病,一边管理梅莱山区的行政。英萨利的儿子英武说,尽管波尔布特剥夺他父亲的权力,但他父亲手下的450师、415师坚定不移地跟随他父亲。这样,红色高棉就造成"一分为二"的局面。投向柬王国政府的红色高棉官员江裕朗认为,红色高棉的致命错误是抵制由联合国主持的1993年5月大选,否则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

    二、红色高棉强硬派继续实行极左政策不得人心。

    据柬埔寨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分裂的直接原因在於1996年7`月中旬,红色高棉领导人在柬西部柬泰边境附近召开的重新研究政策的会议。最高实力人物波尔布特与掌握军事部门的宋成和切春主张实行军事优先的强硬路线。英萨利等人认为,在保持军事力量 的同时,也应该有重点地开展政治斗争,以便为叁加1998年的大选作准备,然而,英萨利等人在会议上受到孤立。

    另据《曼谷邮报》援引一些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红色高棉领导层近年仍然推行过於严厉的政策,引起了红色高棉内部一些人不满,尤其是师团级干部的不满,导致了红色高棉第一次大规模分裂公开化。

    1995年`5月,红色高棉领导机构曾向梅莱山至戈公一带发出一道指示,禁止各种贸易活动,禁止信佛和修建寺庙,禁止同外界联系,汽车、摩托车、便携式收音机等交通工具和通信器材被没收,农业成为唯一允许的谋生手段。一个由中央控制的商店成了红色高棉人购买日用品的唯一去处。这一指示导致了相当数量一批人投向金边政府方面。1996年5`月,红色高棉中央又发布了一道新的指示,要求没收村民用来运送种子和柴木的手推车和小货车,并宣布违者将受逮捕,送去受训。支持英萨利的红色高棉的450师师长索佩站在村民一边,反对执行这项命令。1996年8月5日,波尔布特命令索佩到第250师指挥部向北方地区指挥官切春将军报到。

    索佩知道这个命令意味着甚麽。大约在同一时间,驻在拜林的第415师师长伊钱也接到类似命令。但两人都没有服从命令。三天後,切春派了三卡车官兵去抓索佩。

    就在双方紧张对峙的时候,索佩宣布,他要麽保持自由,要麽就死。他还说:"我们都准备死。如果你们进来抓我,我手下的人就会向所有的人开火。"最後,索佩得以率领500`名武装军人撤走。8月8日下午,红色高棉的秘密电台谴责索佩和他的部队是叛徒。同时还谴责英萨利为叛徒。该电台还报道说,波尔布特已发出紧急命令,说驻拜林的一个坦克部队和一个步兵师去消灭索佩一伙。但红色高棉总部却从拜林收到否定的回答和公开挑战:拜林驻军愿意支持索佩。450师、415师和250师宣布忠於英萨利本人,并支持他的民族和解政策。

    三、专制使红色高棉从分裂走向灭亡。

    1993年,英萨利因主张叁加由联合国主持的大选,被波尔布特削去军权,而驻扎在拜林、梅莱山和三洛根据地的数千名红色高棉部队及几万名家属支持英萨利的民族和解政策,宣布与波尔布特和切春决裂,投向柬王国政府。这一事态的发展使红色高棉失去了它控制的一半江山和主要经济来源。 1997年6月,波尔布特的部下在宋成家里发现宋成有与洪森联络的通信设备,没有调查也没有审问,就下令将宋氏一家杀绝。随後,波尔布特胁持怀疑准备向王国政府投诚的乔森潘等人逃跑。由於波尔布特的独断专行,引起了众叛亲离,跟他逃走的人只有200`多名亲信。但被原来国民军叁谋长切春派兵追赶,并逮捕了波尔布特。从此,红色高棉内部出现了空前分裂。不久,又有3500名红色官兵向王国政府投诚。安隆文被政府军接管。 四、洪森采用了和平手段。 据柬埔寨问题专家最近透露,洪森首相早在1996年3月的柬驻外使节会议之後,确定了三项重要政策,其中之一就是用不流血代替流血、用和平手段代替战争手段来解决红色高棉的问题。 1996年4月,柬王国政府军向英萨利部下驻地的拜林和梅莱山发动了猛烈攻势,但没有取胜。洪森改变手段,派得力助手、副总叁谋长波尔沙伦和在1996年3月投诚的红色高棉第七师师长盖鹏做英萨利的工作。8月8`日英萨利在拜林宣布向王国政府投诚。 接着,洪森又通过原来与红色高棉长期合作的团结阵线党的将领说服了红色高棉国民军总司令宋成。乔、农1998年12月25日在拜林分别致函洪森首相,请求王国政府接受他们投诚。洪森在去年12月27日谈到乔、农二人投诚时说:"此事是我一手策划和安排的。"

    近些日来,红色高棉领导人乔森潘和农谢投向王国政府一事在柬国内外引起不同反响。泰国等国和广大柬人民对柬将因此实现真正全面的和平与民族和解感到欣慰和高兴;美、英、法等国却坚决要求将乔、农交给国际法庭审判,否则将危及柬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柬国内也有一批人对乔、农如此"轻而易举"地回归社会,并且受到"贵宾般"的欢迎表示不满。在此情况下,西哈努克国王公开表示拒绝赦免乔、农二人,支 持成立有关法庭审判红色高棉罪行,如有必要,他愿意"对簿公堂",一旦被判有罪,他"愿坐牢"。这时,洪林也发表声明,"我从来没有改变要求审判红色高棉罪行的立场"。

    在西哈努克、拉那烈和洪森对乔森潘、农谢的态度发生变化後,乔、农於1999年1月3日返回了拜林。1名1个月前和政府讲和的红色高棉将军肯温6`日说,如果企图逮捕乔森潘有可能重新发生内战。

    关於围绕是否审判红色高棉问题展开的争论将如何发展,国际社会正拭目以待。

    反思/红色高棉政权 编辑

    岁月的烟云卷不走历史的伤痛,这个噩梦不仅是属于柬埔寨民族的,也是属于人类的,因此这次审判包含着更深刻的意义,它不仅是一次法律的审判,更是一次文明的审判、历史的审判。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场迟到的审判,只具有象征性,而不能给施暴者、犯有滔滔罪行的人以真正有效的惩罚。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第一,审判是对人类价值、文明底线的一次庄严重申,是对全世界的一次正告,告诉世人,任何人为的灾祸、杀戮总有一天要受到追究,肇事者一定要送上审判席,接受全体人类的审判。最大可能地肯定和张扬人性本身的尊严、人的生命价值,任何人都不能用哪怕是极为堂皇的理由,任意剥夺其他人的生命,对于那些灭绝人性、践踏了文明底线的人,必须给予历史的制裁,审判本身只是恢复人类正义的一种形式。第二,审判是一次直面历史真相的机会,至少给了人类又一次警醒和反省的机会,人只有在过去的教训中才能找到方向,保持自我清醒。清理历史,就是为了预防人类重蹈覆辙,审判唤醒的是历史的记忆,指向的却是今天和未来。第三,迟到的审判,提醒我们再次深入地思考人类的命运和道路,我又一次想起哈耶克在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说过的那句话,文明不是人的大脑设计出来的,而是从千百万个人的自由努力中生长起来的。[1]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6 22: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