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约.阿希姆.派佩尔”是“约阿希姆·派佩尔”的同义词。

    约阿希姆·派佩尔

    约阿希姆·派佩尔 (Joachim Peiper) 音标:[ˈjoːaxɪm ˈpaɪpɐ] 约阿希姆·派普(德文全名:Joachim.Sigismund.Albrecht.Klaus.Arved.Detlev),小名Jochen(约亨)或者Achim。1915年1月30日凌晨2点30分出生于德国柏林的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母亲是一个承建商的女儿。

    编辑摘要

    目录

    早年生活/约阿希姆·派佩尔 编辑

    约阿希姆·派佩尔 约阿希姆·派佩尔

    约阿希姆·派佩尔 (Joachim Peiper) 音标:[ˈjoːaxɪm ˈpaɪpɐ] 约阿希姆.派普(德文全名:Joachim.Sigismund.Albrecht.Klaus.Arved.Detlev),小名Jochen(约亨)或者Achim。1915年1月30日凌晨2点30分出生于德国柏林的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参加过“一战”的老兵,母亲是一个承建商的女儿。1921年1月30日,派普在德国威廉皇帝纪念教堂接受洗礼。幼年时的派普除了得过百日咳一直都很健康。自幼金发碧眼,外貌取其父母优点,知道自己长得不错,却从不把这当回事。;下属说其长得很好看;同事曾经说他的长相属于让女校学生疯狂的“Prince Charming"类型;他在参加派对时候常常被姑娘重重包围,当然也是毫不心动的。派普有两个哥哥,大哥汉斯(比Achim年长5岁)是个彻底的文学青年,常会因为兄弟或父亲打扰到自己阅读书籍而大吵一架,上高中时因为自身内部矛盾而试图自杀未遂,但留下了脑缺氧的后遗症,由母亲照料至1931年其早逝 。二哥霍斯特(比Achim年长3岁),考取了在Berlin-Kolln的某所大学,和弟弟的关系最好,一直结伴出去划船。

    1921年派普入学,学校是翰棱西小学。1925年,开始于柏林歌德中学(重文学校)接受中学教育,成绩优异,尤其是德语、外语(英语最好,法语有德语口音)、历史、体育、数学。派普虽然身体看似瘦弱,但现代运动五项个个精通。他能熟诵莎士比亚、席勒、歌德等古典大师的作品,能写一手好字和好文章,操着一口柏林腔标准德语,由于热爱戏剧,中学时期在学校创办的学生午后剧院表演戏剧。1934年,派普不顾自己成绩优异、父母的反对,毅然决定考军校实现自己早就梦想的军人生涯。由于父亲深谙儿子的梦想和对儿子天赋的了解,最后予以准许,虽然为儿子不去考大学感到遗憾。同年12月,在拿到高中毕业证书。1935年1月3日派普考取了SS-Verfuegungstruppe军校。

    1935年的体检记录显示:派普的身高为五英尺十英寸(约1.78米),体重为132磅(约120斤),心脏方面略微有问题。

    军旅生涯/约阿希姆·派佩尔 编辑

    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日,派佩尔升为普通SS小队长。

    之后,派佩尔进入保罗·豪塞尔〔后任SS全国总指挥兼武装SS大将〕任校长的SS军校培训,毕业后即升任SS突击队三级中队长〔相当于陆军少尉〕并担任SS“全国领袖”希姆莱的副官。一九三九年九月被任命为LAH团第三营先头中队〔连〕指挥官侵入波兰,从而开始了他恶名昭彰的军旅生涯。一九四○年六月十九日,派佩尔因追击并俘获一个法军中队而获颁二级铁十字勋章。同年八月十二日,LAH团升级为旅,共拥有一万零七百九十六名SS队员。为准备进攻东欧,LAH旅大力扩充,加入了炮兵团、工兵营、通信营、防空营及测量和野战医院等作战单位并实现了高度的机械化。这支新兴部队在一九四一年于希腊小试牛刀之后,终于在六月二十二日作为南方集团军群〔Sud〕的急先锋入侵苏联。

    至十二月LAH旅已兵临罗斯托夫,但因无法抵御罕见的严寒和源源不断的红军增援而于一九四二年一月全线后撤。为配合国防军夺取南方卡夫卡斯大油田,一九四二年春LAH旅残部在法国北部再度编成。同年九月九日,LAH旅升级为SS装甲掷弹兵师〔摩托化步兵师〕,人数远远超过同级的陆军师编制。当时身经百战的派佩尔已升为SS突击队二级大队长〔相当于陆军少校〕,而LAH师正好新设立了自行反坦克炮营——这种部队装备拖曳式反坦克炮和“黄鼠狼”ⅢH型自行反坦克炮,该自行火炮在当时可算火力强大,但其捉襟见肘的装甲防护更需要乘员具有无视一切的亡命精神,派佩尔自然是担任这支特殊部队指挥官的最佳人选。

    一九四三年一月至三月,LAH自行反坦克炮营在哈尔科夫市区争夺战中往来穿梭,出色地担任了战场消防队的角色,“闪击派佩尔”由此得名。一九四三年三月十八日德军再次占领哈尔科夫市后,派佩尔营与“大德意志”师、LAH装甲团第八中队〔拥有虎Ⅰ式重型坦克〕在别尔哥罗德频频袭击红军装甲部队,击毁一百五十辆T34坦克。派佩尔因此战绩而于四月六日获颁骑士勋章。

    一九四二~一九四三年冬季血战结束后,派佩尔被暂调到SS“帝国”装甲师任独立坦克营长,但是在库尔斯克装甲大战中没有什么作为,只是一块不缺的活了下来。同年十一月升任SS突击队一级大队长〔相当于陆军中校〕、LAH师装甲团长,虽然在基辅功防战中再度败北,却因其一如既往的亡命精神获得纳粹上层的首肯——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一日派佩尔获颁橡叶骑士勋章,他于同师的三级中队长米歇尔·魏特曼〔一月三十日获颁橡叶骑士勋章〕握手的照片被作为宣传物登载于纳粹的报纸上。

    一九四四年春天对派佩尔来说是个倒霉的季节,LAH师在乌克兰泥泞的道路上灰头土脸地不断后撤,装备、士气都降到开战以来的最低点。作为安慰,同年三月LAH师升级为SS装甲师——不过这个名号只存在于书面文件之中:SS装甲师应该拥有二百五十辆战斗坦克,而这时LAH师手头只剩下五十辆四号、三十八辆黑豹和二十九辆虎Ⅰ式坦克,不到满员标准的半数。鉴于这种尴尬状况,LAH师获准到比利时境内休养补充,可是派佩尔屁股还没有坐热,从西线又传来盟军诺曼底登陆的惊人消息。在西线的武装SS部队中只有“装甲梅耶”〔后升为SS旅队长兼武装SS少将〕麾下的SS第十二“希特勒青年团”师发挥了一点作用,这班十六、七岁,满脑子纳粹教条的娃娃兵们居然在卡昂地区和英国军队扯皮将近一个月,而当时暂配属该师的魏特曼亦因灌木村之战而声名大噪。七月十七日英国和加拿大军逐渐占据上风,直到这时LAH师才姗姗来迟,派佩尔一到战场就抛出刚领到的“黑豹”坦克编队,一天之内就让八十辆英军坦克变成了灌溉法国农田的绿色肥料。不过英国佬也不是傻子,他们牺牲小股部队成功引诱大批德军进入法莱斯包围圈。八月的诺曼底战场以德军全线崩溃收场,派佩尔带领少量装甲部队侥幸逃脱,而魏特曼则于八月八日死在N158公路。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德军在这个阴霾的清晨对法国阿登地区的美军防线大举反攻,这场“突出部之役”中武装SS达到最大编制——武装SS第六装甲集团军。打头阵的又是派佩尔,他搜罗了以迪芬达尔二级大队长为首的一群SS顽徒,组成了“派佩尔战斗团”〔实际上人数超过一个旅〕,之后的一周内,派佩尔以“虎王”重型坦克为先导、大叫“在圣诞节前拿下安特卫普”并不顾一切地前进。十二月二十四日,战斗团燃料告罄、弹药也所剩无几,派佩尔为防止再次落入包围圈而无视上级“带车辆一同撤退”的命令,破坏所有车辆后迅速退出战场.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完全正确,如果硬要携带缺油的车辆而放慢行军速度,那整个战斗团早就变成一堆死尸了。由此,派佩尔于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获颁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一九四五年一月,德军在“突出部之役”完全失败。LAH师被调到东线的匈牙利油田地带伺机反扑红军。

    时为一九四五年三月三日,派佩尔来到匈牙利巴拉顿湖畔例行侦察,他指着一望无际的泥沼大笑:“各位,我们就从这儿出发吧?”,三月六日下达的作战指令要求包括LAH师的SS第六装甲集团军以七百多辆坦克攻击拥有三千辆坦克的红军第二、三乌克兰方面军。LAH师必须越过巴拉顿湖和韦伦策湖之间的沼泽地带,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派佩尔讥讽道:“我只有坦克,没有潜水艇!”他还公开大骂上级是“臭大粪”,可是口水挡不住希特勒亲自下达的硬性指令。进攻开始后,派佩尔的坦克油箱不断进水使得油料无法使用,许多坦克停下来成了红军排炮的活靶子。没油不要紧,派佩尔及其幕僚提着手枪从别的部队“借”来汽油,企图继续前行到多瑙河。但四天下来德军死亡四万人,损失五百多辆坦克、突击炮和驱逐坦克,仅仅推进了七~十二公里。而三月十六日红军的反冲击使LAH师成为瓮中之鳖。五月七日,在得知柏林已投降的消息后,派佩尔执行了最后一项战斗指令——他炸毁了最后十六辆坦克,率残部向西线撤退。这时LAH师连师长奥托·库姆〔SS旅队长兼武装SS少将〕在内只剩下一千六百八十二人。

    派佩尔在西线被美军逮捕,并于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六日站到了纽伦堡军事法庭的被告席上。法庭以马尔梅蒂屠杀战俘事件判处死刑但不久又改为无期徒刑,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派佩尔假释出狱。

    派佩尔战后隐姓埋名居住在法国北部。一九七六年他收到通知,勒令他在法国国庆日七月十四日之前要么滚蛋、要么死。派佩尔没有听取警告,七月十三日夜晚袭击者如约而来,在短暂交火之后派佩尔被汽油弹击中,次日人们发现了已经烧成焦炭的尸体。

    虽然没有明确证据证明是法国左翼分子进行了攻击,但是在派佩尔死后的第三个星期, 法国左翼组织 Stasi 的二号人物在波尔多街头被右翼分子枪击而死,普遍被视为对派佩尔之死的报复,这反而证明了派佩尔和右翼分子的联络属实。

    一位被派佩尔集群俘虏并与派佩尔有几次长时间交谈的美军上尉在回忆录中这样评价派佩尔和他的士兵:与其说他们是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拚死战斗,不如说这些人真正爱好的是战斗本身,我从未见过他们那样的战斗方式,我相信他们真的从中得到乐趣。

    爱情婚姻/约阿希姆·派佩尔 编辑

    1938的夏天,派普在一次官方聚会上认识了未来的妻子,叫西格德.海因里希森(Sigurd.Hinrichsen),希姆莱的秘书之一。西格德出生于德国基尔港,是一位牙医的女儿,1929年~1930年于基尔学习了家政,后又学习了速记和打字来帮父亲打理牙医诊所,1934年在基尔公园疗养院成为实习护士以学习对病人的基本照料。1936年开始为希姆莱做秘书工作。她比派普大2岁半,金发碧眼,身材高挑。1935年她的母亲病故,父亲也于1937年病故。西格德的两个兄弟都是党卫军军官。派普和她在1939年6月29日结婚。

    1945年丈夫被美国人关押后,西格德从此开始孤身承担抚养三个孩子的重任,她的工作也是党卫军老兵协会帮她找的。

    1956年派普被释放,家人得以团聚。1969年派普夫妇迁居法国。1976年,由于受到法共的威胁,派普送妻子到了慕尼黑火车站,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之后派普被恐怖分子烧死。1979年,西格德于慕尼黑医院患乳癌病逝。

    子女/约阿希姆·派佩尔 编辑

    派普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姑娘,一个男孩-------大女儿Elke,二儿子Hinrich,三女儿Silke。大女儿长相简直就是派普的翻版,儿子的眉宇间和父亲神似,三女儿的笑容和侧脸也像极了父亲。三个孩子都和父亲一样聪明漂亮。大女儿考取了慕尼黑大学专修语言学,估计受到了文青父亲的真传,后嫁到了汉堡市;儿子后来移民到了美国,成了银行家,娶了位德裔美国女子;小女儿情况不详,编者只知道在慕尼黑结了婚。据悉,派普的某外孙在慕尼黑大学修哲学,估计也是受了外公的真传。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2 22:38:4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