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纳尔特叙事诗

    纳尔特叙事诗,是指高加索地区人民的大型古代史诗,诗歌体裁。主要是歌颂纳尔特英雄的故事。

    在神话学中以体系为名称的话,其主要内容来自高加索神话,即一切有关古代高加索人的神、英雄、自然和宇宙历史的神话。

    而关于高加索神话,是指北高加索、外高加索部分地区操高加索语系各族人民的神话观念的总和。这些民族是:格鲁吉亚、阿迪格、阿布哈兹、阿巴扎、切禅和印古什、达格斯坦各族等。

    在这发展过程中,这些民族的神话都有受到过不同的外来影响,较大的影响来自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有些神话系列几乎都没有留存下来,因此大型史诗《纳尔特叙事诗》几乎包涵了大部分的民族的神话故事和神话母体,故而偶尔也会被称呼为纳尔特神话体系。

    值得一提的是,史诗中的不少英雄人物,如阿沙梅兹,阿莱瓦马努克,索斯鲁科(索斯兰/萨斯雷克瓦)包括其先祖的阿米兰(阿米拉尼)以及瓦哈格恩等都是有属于自己的史诗的主人公,最后被强行浓缩在了这个纳尔特体系之中,是一个集大成系统的古印欧神话。

    编辑摘要

    目录

    纳尔特世界观/纳尔特叙事诗 编辑

    纳尔特的神话世界观,主要分为七层世界。

    七层世界

    纳尔特神话的世界深受基督教神秘主义的影响,整个世界分为七层世界,即斯克涅利(Скальса),上三界为天界,下三界为地狱,天国之名为扎纳特(Дзанат)即至高天,位于上三界的最高层,传说中只有大神格麦尔基(阿拉马滋德/霍仕特哈/叶德尔/扎尔/佳拉)及其诸子居住于此,其余的众神与凡人一样都居住在人界。地狱之名为斯潘达拉梅特(Сландарамет)或者是泽顿(Зындон),掌管冥府的是冥界女王巴拉斯蒂尔(Барастцр)和她的仆人美女死神阿米农(Аминон)。

    巨大的石柱/神树贯穿7界,成为沟通世界的通道。

    普通人们生活在最中间的一层,即是大地上。传说无名的女神创造了世界,并且化身成为了大地——但是在公元305年亚美尼亚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之后这个倒霉催的女神连名字都没能流传下来,只能从最古老的阿米兰的故事中得知孕育了阿米兰(Амнрани)的森之女神名为达利(Дали)——但是她到底和那位创世有没有关系根本没人知道。

    人类的居住地

    纳尔特的神话中,人们生活与山息息相关,人们在山上建立要塞,放牧牲畜,然后——打家劫舍。亚美尼亚史诗《萨纳斯·茨列尔》中,萨纳萨尔与巴格达萨尔两兄弟曾在山上建造要塞。在众山中最为重要的即是奥什哈马霍山(Огьиамаио),此即是现实中高加索山在神话的的翻版,也是除了格麦尔基及其诸子之外其他高加索诸神的居住之地。

    海域


      黑海(Черноморский)是纳尔特神话中少数被提及海洋,不过纳尔特人更多以水(вода)来称呼,我们也无法理解在古代高加索人眼中大海到底是什么。
      控制大海的是海王顿别尔蒂(Дюпончирок),他是纳尔特人的先祖女英雄杰拉萨的父亲,萨塔纳的祖父,巴特勒斯的曾祖父。但由于是不同地区传承,描述会有偏差。 

    神明:/纳尔特叙事诗 编辑

    至高天


      格麦尔基(Гмерти):
      高加索地区的至高神,创世神,神王。世界秩序与人类命运的掌控者,平常大多居住在至高天的宫殿之中,基本不参与人间的事务,偶尔有必须行动的时候会指派自己的长子——赫夫基斯什维利代为行动和传达。
      在不同的地区也有特哈(Тха),叶德尔(Ерд),扎尔(Заи),佳拉(Дяла)等称呼,但不论是哪一个,都指得是一神教系的那位大人(YHVH)。
      赫夫基斯什维利(Хвтисшвили):
      格麦尔基七子之首,神之长子,又被称作是雅赫萨里(Нахсари),其象征为有翼之人和十字架。作为格麦尔基的代理和使者四处行动,据说他会保护一切善良的人们因而受到所有部落的崇拜。在《纳尔特叙事诗》的结尾,应众神和纳尔特民众的要求将太阳一年发出的热量之和瞬间投向巴特勒斯将其击杀(炎爆糊脸你怕不怕?),其威力之大足以将海洋蒸发殆尽。
      其形象可能源于一神教中基督教系统下的那位圣子(YHSVH)。
      纳奈(Нанз):
      格麦尔基七子之一,既是大神格麦尔基的女儿,也是他的妻子,有着圣母的别名。据说她与格麦尔基生下了雅赫萨里,雅赫萨里是七子之首,却又是纳奈的儿子,虽然被认为其原型可能是基督教中的圣母玛利亚,不过纳奈兼备战神的身份。
      米赫尔(Михр):
      格麦尔基七子之一,高加索神话中的光明神,被称作「太阳」,「永恒的光辉」早期时代作为光明神和太阳神被人崇拜,基督教进入高加索地区之后其形象发生了变化。一部分神性被进入了主基督的形象,另一部分作为战士被与大天使米迦勒的形象混合起来,传说米赫尔一直观察的世间的邪恶,等待时机到来之时他会来到人间清理所有的恶。
      值得吐槽的是米赫尔早期形象多为男性,但在这个《纳尔特叙事诗》里面却是金发的女性。
      加百列·赫列斯塔克(Габриелхрештак)
      格麦尔基七子之一,掌司雷电与死亡的神,据说她一只脚抵住天空,一只脚抵住大地,她以弓箭作为武器,主要的工作是猎杀巨龙,偶尔会担任人与神之间的使者,有时也会负责把逃离冥府的灵魂带回去。她的形象应该是源于一神教中的大天使加百列。
      阿尔塔维斯(Артавыз):
      格麦尔基七子之一,高加索地区的恶神之首。格麦尔基创造她的目的是为了劝人向善,但是她嫉妒作为长子的雅赫萨里所拥有的荣耀,为此她夺取了阿拉斯河北岸所有的领土,在杀掉所有的反抗者之后,建立了自己的国度。苦不堪言的人民向格麦尔基求助,于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米赫尔和加百列抓走了阿尔塔伟斯,把她关到了月亮上。之后纳尔特人每到月蚀之夜就会敲打铁扦三下,因为据说这样会让捆住阿尔塔维斯铁链更加牢固。其形象和事迹基本可以认为是源于基督教中的撒旦叶。
      值得一提的是她形象有驼背黄牙的老妪和黑发美人这两种反差极大的形象。

    天界军

    阿尔玛季(Армази):

    原本是高加索地区的至高神,原本是神王,其形象为手持宝剑,身披黄铜盔甲的战士。兼备天神,雷神,植物神,雨神等多种职能,在基督教文化进入之前,是高加索地区受欢迎的神明之一,在基督教进入之后其信仰迅速衰落,他所统帅的高加索诸神亦是成为基督教的垫脚石,其信仰在在公元五世纪左右完全消失。虽然保留了神王的名号,但对于格麦尔基及其诸子毫无抵抗能力,恶神阿尔塔维斯轻易的就夺取他国土和神王之位,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又在夏季聚会被索斯鲁科夺取葡萄酒,在史诗中又被巴特勒斯打得溃不成军,不得不向格麦尔基求助。

    阿佛萨提(Асафтн):

    高加索神话中的狩猎之神,也是益兽之神。想要打猎必须获得神的允许,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在狩猎前若不向阿佛萨提献上肉饼作为祭品,那么狩猎必然不会成功。
      乌奥尔萨尔(Уорсар):
      高加索地区掌司家庭主妇与农业的女神,其形象为一位精明的老妇人。她掌握着农业耕种的技术和保持家庭和谐的方法,虽然她偶尔会帮助纳尔特的英雄们,但是总得来说她与纳尔特关系并不融洽,因为纳尔特重视武勋而轻视农业,故而她也不愿意把耕作的技巧传授给纳尔特人。
      瓦齐拉(Уашьъта)
      高加索神话的雷神,谷神也是丰收之神,其形象为骑着三足骏马的战士。他可以被认为是从阿尔玛季之中分离出来的神,他因为讨伐邪恶的使命而与纳尔特人合作,又因为对武勋的追求而与纳尔特人敌对,他的形象可能对后来圣乔治的形象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某些故事里,他是大英雄(大变态)阿沙梅兹的父亲。在《纳尔特叙事诗》中,他是阿尔玛季天军中的一员。
      特哈乌胡德(Тхаухуд):
      纳尔特神话中掌司善良与美的女神,据说她拥有神奇的治愈能力,能瞬间帮助勇士们治疗伤口。她通常在作品中被描述为金发的女性,她的情人是阿沙梅兹。
      特卡什·玛帕:(Ткаши—мапа):
      高加索神话中掌司森林和野兽的女神,通常被认为是阿米兰时代达利女神(Дали)的残留。传说她为身披白桦叶的黑发美女,会与进入森林的猎人进行交合并在一起生活,在这期间她会为猎人带来好运。不过一旦身份暴露就会杀死对方,在阿米兰的故事中,她同样杀死了阿米兰的父亲。

    沙米拉姆(Шамирам):

    高加索神话掌司爱情与情欲的女神,同样也是亚述的女王。这应该是受到亚述文化的影响后来诞生的神明,传说中的她曾追求亚美尼亚国王阿拉·格赫齐特,并和他诞下子嗣,之后阿拉·格赫奇特在战斗中身亡,她的愤怒的处死了除了幼子尼尼伊之外所有的子嗣,后来亚述灭亡时她逃往亚美尼亚请求尼尼伊的帮助,却最终被尼尼伊杀死。毫无疑问她的形象源于亚述的女帝塞米拉米斯,她的故事可能产生于公元前8世纪时期亚述人与亚美尼亚人之间的战争时期。
      普瑟霍·古阿沙(Псыхо—Гуаша):
      高加索神话中掌司河流的女神,她能为人们带来风调雨顺和丰富的渔业资源,但同时也是勾引男人,破坏别人家庭的罪魁祸首。在史诗中她是有着白色长发的女性,她的情人之一是阿沙梅兹。
      穆卡姆加利亚(Мкамгарня):
      高加索神话的放牧之神。在史诗中对于水牛尤其喜欢,当牛群走失之时只需呼喊其名便可将牛群找回,在屠宰水牛时要向其献上祭品。史诗中纳尔特人每三年举行一次对穆卡姆加利亚的庆典。
      特什列普(Тлепш):
      高加索神话中的锻造神之一,在高加索万神殿中居于库尔达拉冈之下,与打造武器和防具库尔达拉冈不同,特什列普主要负责锻造农具和生活用品。在史诗中他在火炉打造了索斯鲁科,索斯兰以及萨斯雷克瓦的身体,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技术不够成熟的缘故,这三人的不死之身或多或少都有点问题……
      杰多莱(Тедорз):
      高加索神话中的土地神,农业的保护神,同样兼职马匹的保护神。基督教传入之后其职能被传道者圣费多尔所取代,这与圣彼得取代了海王顿别尔蒂的职能如出一辙。
      济滋兰(Дзызлан):
      高加索神话中生活在海底的女神,也被称作是「水之母」。据说她长发飘逸,皮肤白皙,双眼晶莹诱人,长时间凝视会使人发疯,对于在海上的男性来说尤其危险。在《纳尔特叙事诗》的结尾,阿沙梅兹驾驶着小船前往欧洲,济滋兰因爱慕阿沙梅兹而将他的船用海浪掀翻,之后将他带往海底的深处。
      萨法(Сафа):
      高加索神话中的火神,婚姻之神,契约之神。
      在《纳尔特叙事诗》中,男女双方结婚时必须围绕火盆转三圈,以向萨法神宣布誓约,违背誓约之人会被萨法的烈火吞噬,类似跨火盆,传说中的巨人之子塞内格·阿勒达尔曾经对萨法立下重誓,因而篝火中诞生了高加索的神剑,这把剑后来被巴特勒斯夺走,并终结了塞内格的生命。
      别格拉(Бегела):
      高加索神话中类似于女武神一样存在的德弗/女战士/女战士(Голубь)首领,是德弗们的女王,隶属于阿尔玛季的天军之中,通常被描述成有着姣好面容的长发女性。在《纳尔特叙事诗》中与阿沙梅兹相恋,后来被黑暗与夜晚之神科帕克(Паркер)设计杀死,阿沙梅兹为此杀掉了科帕克,从此阿沙梅兹受到周围无法进入黑夜的诅咒,故而不得不四处流浪。
      科帕克(Паркер):
      格麦尔基七子之一,掌司夜晚与黑暗的神明,因为违背了格麦尔基引人向善的命令故意引人作恶而被施加了无法在阳光之下行动的诅咒,因而也被称为「厌光者」。在《纳尔特叙事诗》中设计杀死了阿沙梅兹情人之一的别格尔而被阿沙梅兹用太阳之轮(Bалаксагар)烧成了灰烬,死前诅咒阿沙梅兹身边永远不会有黑夜到来。

    梅丽阿(Мелиа):
      高加索神话中的丰收之神,祭祀梅丽阿的仪式与大自然的复苏息息相关,她的庆典在在四月的第一个星期举行,她在格鲁吉亚西部的戈尔人中受欢迎。
      库尔达拉冈(Курлалагон):
      高加索神话中的锻造神,传说中的英雄巴特勒斯的无敌肉体就是由他锻造的。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库尔达拉冈会用钢铁来修补英雄们的肉体和骨骼来使他们变得更加强大。在高加索地区的习惯中,铁匠会以动物甚至活人作为祭品献给库尔达拉冈,在阿迪格人的传统中,人们会将被认为不够强壮的婴儿投入炉火之中,以期待库尔达拉冈将他们锻造的更加强大。
      顿别蒂尔(Дюпончирок):
      意为“水中的彼得”。管理水域的神。阿兰人皈依基督教后,他的职能转移给使徒圣彼得。传说中他多为手持锁链的男性,相当于俄罗斯神话中的鲁萨尔卡。他的女儿分们散在江河湖泊居住,主管人类的饮食用水。奥塞梯人的婚礼上有一主要仪式叫做顿马康德,即让新娘前去河边打水。渔夫们都敬奉顿别蒂尔,他的女儿之一杰拉萨是纳尔特人的祖先。
      巴拉斯蒂尔(Барастцр):
      高加索神话中的冥府女王,地狱钥匙的拥有者。没有她的命令谁都无法离开冥府,她在作品中通常被描绘为看不到面孔的黑发女性。在《纳尔特叙事诗》中,阿沙梅兹为了取回别格拉的灵魂而来到冥府,通过了死神阿米农的考验之后,得以与巴拉斯蒂尔相见……然后与这位女王发生关系。随后阿沙梅兹以附着有瑟尔冬的灵魂的帽子换回了别格拉的灵魂,并引发了一系列的悲剧。阿沙梅兹也因为这次旅行而获得了「自冥府归来者」的称号。
      史诗的结局,巴特勒斯的恋人,纳尔特的女主人萨塔娜以自己的灵魂换回了儿子索斯兰的灵魂,但是这一行为并没有能避免纳尔特灭亡的命运。
      阿米农(Аминон):
      高加索神话中死神,冥府的引路人。据说她会给来到冥府的灵魂提出问题,根据回答的不同她有着丑陋老妇和美丽的少女两种不同的姿态。在《纳尔特叙事诗》中,阿沙梅兹为了找回别拉格的灵魂而来到冥府,阿米农寻问他:你身为生者,通往死亡之路是向左走还是向右走?阿沙梅兹当即回答说「人生在世只有向前这一条路可走。」成功通过了死神考验,与冥府女王相见。
      胡尔(Хру):
      高加索神话的太阳神,可悲高加索诸神中的智商下限担当。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因为听阿沙梅兹笛声听到入迷,被阿沙梅兹顺走了自己的神器——太阳之轮之轮巴勒萨迦(Bалаксагар)。之后他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纳尔特的索斯兰和萨斯雷克瓦。长女因为索斯兰的迎娶了原阿沙梅兹情人阿乌沙而向胡尔抗议,胡尔愤怒的与索斯兰决斗,却落了个惨败。待到阿沙梅兹沉入深海之后,太阳神终于夺回自己的神器,之后又从变成帽子的瑟尔冬口中得知了索斯兰的弱点是未受过锻造的膝盖,有一天胡尔趁索斯兰因为狩猎而刚好没有骑马时,投出了太阳之轮割断了索斯兰的膝盖杀死了他。

    希布雷(Шнбле):
      高加索神话中的雷雨之神,在《纳尔特叙事诗》中,他是阿沙梅兹的父亲。希布雷原本是阿尔玛季的侍从或者兄弟,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后,其形象逐渐演化为主的化身。纳尔特人崇拜闪电,对于遭受雷击而死的人,他们认为这是直接被神选中的表现。阿沙梅兹的母亲在故事中遭受雷击而死,其尸体在接受了三天的庆祝仪式后,在墓穴中生下了阿沙梅兹。
      顺便吐槽一句,日本恐怖游戏《零》系列的《濡湿的巫女》中,在从尸体中出生的孩子被称作是「黄泉子」,他们天生就拥有比常人更强大的灵力和灵体感知能力。
      谢拉(Села):
      高加索的天界将军,是掌管暴雨、暴雪、地震等一系列恶劣自然气候的神祇。传说中寒冬是他的骏马,彩虹是他的弓弩,他的箭袋里是风暴,暴雨和冰雹,他是索斯鲁科最凶恶的敌人。
      他玷污了索斯鲁科妻子的尸体,从尸体中生下了仙女谢拉·萨塔。作为报复,索斯鲁科在夏天登上了众神之山偷走了神酒并当众羞辱了谢拉。此后由于阿沙梅兹神笛的保护,谢拉和他的战马无法进入纳尔特人的居住地,但在阿沙梅兹沉入海底之后,谢拉从阿拉斯河畔追杀索斯鲁科直到奥什哈马霍山顶,最后打断了索斯鲁科未经锻造的大腿,将其活埋。
      图蒂尔(Тутыр):
      高加索神话中的狼神,群狼的守护者,纳尔特人的保护神。传说中只要被狼群袭击只需高呼图蒂尔之名即刻将其吓退,她是纳尔特先祖瓦哈格恩(瓦尔哈格)的母亲。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她因袭击了身为外乡人的阿沙梅兹羊群而被阿沙梅兹挖掉了右眼,据说狼群只能从左边袭击猎物。
      她的右眼在后来在阿沙梅兹手中成为了帮助索斯兰战胜了托特拉斯的关键。
      姆泽图娜哈维(Мзетунахави):
      高加索神话的春季与丰收之女神,她是谢拉的妹妹,被称呼为高加索最美的女神。传说中她聪明善良,美丽动人,但却被群龙(即维沙普)关押在城堡或者底下监牢之中。在《纳尔特叙事诗》中,她是阿沙梅兹的正室,也是仅有的妻子,阿沙梅兹为了救出她杀掉了一千只维沙普,而被称呼为「杀龙者」。这是阿沙梅兹所取得的第一个功绩,也是纳尔特人的神杯·瓦查蒙迦所认可的伟大业绩,阿沙梅兹也因此从女神手中得到了来自阿佛萨蒂的神笛。值得一提的是,在《纳尔特叙事诗》中正是姆泽图娜哈维把阿沙梅兹的至宝透露给巴特勒斯,在阿沙梅兹沉入海底之后,女神的眼泪扭曲了阳光遂形成晚霞。

    三大英雄/纳尔特叙事诗 编辑

    索斯鲁科

    纳尔特三巨头之一,阿迪格的大英雄,传说中他的母亲是大地的女神胡查乌(Хуцау)。传说中,一个猎人在狩猎的时候偶然目睹女神沐浴,一时间主观能动性无法控制生殖本能,就想和女神交合,女神被吓了一跳之后灵机一动躲进了石头里,但是猎人扔不死心,脱下裤子掏出胯下的黑炎龙就开始对石头打手枪,打了一天一宿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由于女神失踪众神就排除匠神特什列普(Тлепш)去寻找,最终特什列普找到的了女神藏身的石头,劈开石头之后除了女神之外还有一个手持石头剑的男婴,即是索斯鲁科。

    出生之后的索斯鲁科就得到了来自母亲加护,据说他脑袋上常年顶着一个金色的光环,随着季节的变化它的光芒会变得明亮或者黯淡,它表明了索斯鲁科力量强弱的变化,他整个夏季的力量是平时的三倍,冬天的力量则只有三分之一。与不列颠圆桌骑士高文的太阳加护颇为相似。

    除此之外他身体也得到了匠神特什列普锻炼而变得刀枪不入,但是由于他的两条腿的大腿的部分由于在锻造时被铁钳子夹住而没有受到锻炼,成为他日后的悲剧的源头。

    少年得志的索斯鲁科开始快乐又幸福的前半生,讨伐恶龙,制服妖魔的过程中他除了收获武勋与荣耀之外,还从海妖手中得到了他的好助手也是坐骑的天马·特霍热伊(Тхожей)。据说它生于海底的深渊,背生八翼,还能通人语,它是索斯鲁科重要的伙伴,也是谋士。不过遗憾的是,他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

    得到了天马不久之后,他的妻子去世了,她生前要求索斯鲁科为她看守墓室三天,但是第三天的时候索斯鲁科实在困得不行就睡着了,这时大神谢拉悄然来到墓室,看到了索斯鲁科的妻子尸体顿时惊为天上尤物,于谢拉虎躯一震,再震,再再震,之后长扬而去。第四天早上,索斯鲁科被背婴儿的哭声吵醒之后,立刻明白了自己做了活王八的事实,气不打一处来的索斯鲁科很干脆的冲上了奥什哈马霍山,当着众神的面偷走的酿制神酒的酒壶,还把酒撒到了谢拉脸上。自此之后他与谢拉就成了不死不休的死对头。


      但是他的悲剧才刚刚开始,隔壁部落巴特勒斯的出生与外乡人阿沙梅兹的到来都对索斯鲁科的部族产生了巨大的威胁。他与阿沙梅兹的争夺草场的战斗由于相性极端的不利而败北。不但部族失去了北方的草场,他本人还被阿沙梅兹绑起来栓在羊尾巴上在地上拖了一天。

    在高加索神话里,侮辱战败者从来不是什么新鲜事,阿沙梅兹输给巴特勒斯就在鸡窝里住了一个月,巴特勒斯输给索斯鲁科就被树上挂了一周,胜者称霸,败者吃尘。

    在与巴特勒斯争夺狩猎的林场的战斗中,总算是凭借着季节的优势压倒了巴特勒斯,保住了面子。之后经历恶战三首龙,纳尔特部落的毁灭,巴特勒斯的死亡(或者说封印),阿沙梅兹的溺毙之后,索斯鲁科的故事也迎来了终末,由于没有了阿沙梅兹的神笛,高加索地区不在四季如春,四季轮转,冬天的和谢拉一同来临,尽管明知自己毫无胜算,但索斯鲁科依然选择与谢拉战斗,他骑乘着天马与谢拉激战,从阿拉斯河畔一路打到奥什哈马霍山,最终谢拉发现索斯鲁科的天马没有换马蹄铁,因而拿出了冰雹之箭射向特霍热伊马掌,特霍热伊一时吃痛很直接就把主人从身上甩了下去,索斯鲁科就掉在了山顶上。在昔日索斯鲁科侮辱谢拉的奥什哈马霍山巅,谢拉用弓弦勒断了索斯鲁科未受过锻造的大腿,之后刨了一坑把他活埋了。


      尽管索斯鲁科已经死去,但他受到祝福的却没有消失,每年的夏天他都会逃离冥府回到世间,然后在秋天将要结束的时候被死神阿米农抓回去。根据苏联人的说法,索斯鲁科,索斯兰以及萨斯雷克瓦所代表的是高加索地区早期的锻铁神话,有缺陷的不死身代表着不成熟的锻造技术,索斯鲁科使用石头做成的宝剑甚至可能是金石并用时代的远古传承,他们面对巴特勒斯崛起恐惧和阿沙梅兹的到来无力,实际上是古代阿迪格人面对米尼坦锻铁技术的日趋成熟恐惧和外来文化入侵的无力。

    索斯鲁科死后整整一年,胡查乌女神都沉浸在痛失爱子的悲伤之中,导致土地完全没有出产,即是残存纳尔特人灭亡的根源,不过至高神格麦尔基认为这是女神不负责任的表现,故而派雅赫萨里把女神变成了一座山峰,不过雅赫萨里最终却将这座山命名为索斯鲁科山。这座山位于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的纳尔奇克市附近。

    阿沙梅兹


      高加索神话中的诗人与牧羊人,希布雷(Шнбле)之子,阿布哈兹人的大英雄。传说中其母遭受雷击而死,而被部族视为圣女举行了三天庆祝仪式,仪式结束后其母的尸体被送入墓室,在墓室被封闭之前,婴儿的啼哭声将准备封闭墓室的族人吓了一跳,打开棺椁之后他们发现早已死去圣女竟然产下一子,即是阿沙梅兹。
      没有父亲,又是被死去母亲生下的阿沙梅兹并没有得到族人的承认。尽管他的母亲被认为是圣女,但是这他的存在毫不相干,对于族人来说他仅仅是诞生在圣女尸体中的一个怪物而已。尽管少年时代的阿沙梅兹过着如同流浪狗一般的生活,但是他却丝毫不以为意,林中的野兽会分享食物给他,树上的飞鸟会为他指引水源的方向,他也从动物各种吼声与鸣叫中掌握了音乐的门路。很快,阿沙梅兹美妙的歌声开始吸引部族中女孩的注意,而群花簇拥的阿沙梅兹也终于开始了他罪恶又传奇的一生。


      从和部落中的女孩私会,到和有夫之妇有染,阿沙梅兹凭借着美妙的歌声不断俘获着女性的芳心,终于他这种毫无节制更无节操的行为也引起了部落中其他人的不满,很快阿沙梅兹就被赶出了部落(阿沙梅兹:Rua)。

    离开了部落开始四处游荡的阿沙梅兹不知从哪听说了女神姆泽图娜哈维(Мзетунахави)被关押在附近的城堡之中,通过歌声催眠了巨龙们的阿沙梅兹很轻松就见到了女神,不过女神表示我不但看重力量也看重智慧,你想娶我必须猜对我的迷题,迷题是:
      什么东西早上四条腿,中午两条腿,晚上三条腿,腿多的时候无能?
      阿沙梅兹:人呗。


      于是女神欣然应允,还把狩猎神送她笛子交给了阿沙梅兹,阿沙梅兹随即吹动神笛呼唤寒冬来临将巨龙们全数冻死。通过女神的介绍,阿沙梅兹得以在奥什哈马霍山(Огьиамаио)上为诸神演奏,不过他演奏是看中了胡尔的光轮,故而在宴会结束后他提出为胡尔单独演奏,意犹未尽的胡尔欣然答应,结果阿沙梅兹理用笛声催眠了胡尔,偷走了他的光轮。


      神王阿尔玛季对阿沙梅兹这种行为非常不满,他要求格麦尔基必须惩罚阿沙梅兹,最终雅赫萨里做出判决,阿沙梅兹必须为众神放牧羊群来赎罪,于是阿沙梅兹在旅行过程中身边又多了一群神羊。在神山的工作的时期,阿沙梅兹还顺便拐走了女武神的女王别格拉,并且为他她报仇杀掉了黑夜之神·科帕克,又为了救回她的灵魂下到冥府,还顺便和冥府女王和死神愉快上床。


      阿沙梅兹一路放牧羊群,在北高加索打败了索斯鲁科之后一路向南来到了纳尔特人聚集地,纳尔特人本着种地可耻,抢劫才是正经工作原则要求阿沙梅兹交出羊群,被阿沙梅兹拒绝之后,作为部落首领巴特勒斯出面应战阿沙梅兹。巴特勒斯不死之神面对阿沙梅兹的光轮并没有多少优势,因为光轮巴勒萨迦同样出自匠神库尔达拉冈之手,不过此前女神姆泽图娜哈维早已将光轮的知识告诉了巴特勒斯,因为她害怕阿沙梅兹获得胜利之后会强娶纳尔特美人萨塔纳。后来,巴特勒斯通过跳进大海躲开了巴勒萨迦的攻击战胜了阿沙梅兹,作为惩罚阿沙梅兹就在鸡窝里住了一个月。但是——蛐蛐鸡笼不可能阻挡绅士的脚步,这个月纳尔特人有一个重要的活动,美丽的阿贡达姑娘要比武招亲,和她早已经情投意合的赫瓦尔扎佩斯技压群雄,打败了除了巴特勒斯之外所有的纳尔特人,抱得美人归,正当大家准备祝福这对新婚夫妇时突然天边传来一声:且慢!
      声音主人正是阿沙梅兹,阿沙梅兹表示美人只配强者拥有,你这鶸凭什么娶她?赫瓦尔扎佩斯反唇相讥表示你连纳尔特人都不是,连参加比武招亲的资格都没有,哪凉快哪待着去。阿沙梅兹突然冷笑一声,表示:对,确实我不是纳尔特人没有参与招亲的资格,不过我是外乡人,所以我是来抢亲的。赫瓦尔扎佩斯表示既然是来抢亲的那就用刀剑来说话吧,于是拔剑就准备决斗,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故事发展,连菜刀都没摸过的阿沙梅兹突然从里面掏出一把闪闪发光的宝剑,三刀砍死了赫瓦尔扎佩斯。

    虽然砍死了赫瓦尔扎佩斯,但是阿沙梅兹却没能得到阿贡达的爱,因为她觉得阿沙梅兹野蛮又粗鲁,而且她和赫瓦尔扎佩斯结婚仪式已经快要完成了。不过阿沙梅兹则表示我们可以点燃赫瓦尔扎佩斯的尸体,如果火焰没有吞噬他的尸体,证明萨法神已经认可了你们的婚姻,我就不参与了,但是如果火焰吞噬了他的尸体,你不但要和我上床还得在他的骨灰上解手,表示舍弃赫瓦尔扎佩斯。结果火焰吞噬了赫瓦尔扎佩斯,但是阿贡达却不愿意履行诺言,因为阿贡达和她的母亲知道阿沙梅兹是一个风流的浪荡子

    故而阿贡达的母亲施展法术把阿沙梅兹变成了石头帮助女儿躲过了这一劫。于是阿沙梅兹在住了一个月鸡窝之后又当了一年石头人,一年后法术解开,阿沙梅兹终于获得了自由之身,这时他看到了一头一百岁的母鹿在河边喝水………

    于是他居然选择扑上去。

    一番不可描述之后,他发现母鹿原来是被诅咒的女神特哈乌胡德(Тхаухуд)。


      此时此刻,阿沙梅兹才发现自己的笛子不见了,这支金笛不但是发妻送给他的定情信物,也是他身份的象征。他赶忙回到纳尔特部落去寻找,却发现笛子昔日自己变成石头人之后被阿贡达捡走了,阿贡达和笛子都恶龙·布里亚戈抢走了,愤怒阿沙梅兹当即邀请巴特勒斯和索斯鲁科一同前去讨伐布里亚戈,在圣灵化身的鸽子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冥府中布里亚戈的的老巢,讨伐了恶龙救出了阿贡达。之后阿贡达终于见到了阿沙梅兹的勇武答应嫁给他,但是这次轮到阿沙梅兹拒绝她了。


      之后阿沙梅兹由于其功绩得到了纳尔特神杯的认可,巴特勒斯邀请他担任了索斯兰和萨斯雷克瓦老师,期间萨斯雷克瓦不满阿沙梅兹身为外来者却能得到族人的认同与向他挑战却不幸败北,这次挑战的失败招来了他的死亡。
      其后阿沙梅兹利用狼神的眼睛帮助索斯兰战胜了托特拉斯,并在萨塔娜执意前往冥界交换索斯兰的灵魂时为萨塔娜引路。在史诗的后期,他离开了濒临灭亡的纳尔特准备前往大海的另一端,但是海之女神济滋兰(Дзызлан)却用海浪掀翻了他的船,将他带往海底的深处。他死后,春之女神的眼泪扭曲了阳光,产生了晚霞。

    阿沙梅兹是《纳尔特叙事诗》中争议较大的角色,他牧羊人的形象,与放牧羊群的生活与饲养水牛的高加索人截然不同。无论是苏联还是美国的神话研究者都把他当做是外来文化入侵的象征。与其他英雄不同,阿沙梅兹身上有很多基督教的要素,其中明显的是他「照耀者」的称号实际上源于二世纪时的亚美尼亚传教士照耀者格里高利,另外他手持的索尔里特琴,事实上就是大卫王的竖琴。苏联人认为阿沙梅兹是加入了大量外来文化要素的阿布哈滋人的本土英雄,欧洲则认为他是吸收本地文化的君士坦丁时期欧洲传教士的集合体,但无论哪种说法事实上都很难自圆其说。

    值得一提的是,格鲁吉亚是少数把阿沙梅兹视为悲剧英雄的国家,在格鲁吉亚人民看来,笑得愉快的人永远是痛苦的人,之所以阿沙梅兹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是因为和阿沙梅兹的痛苦相比他们的痛苦都如同喜乐一般。

    巴特拉斯

    高加索神话中的英雄之首,放眼世界可以说是没有漏洞的不死之身的英雄,单纯以史诗文本来看,可以说巴特拉斯的不死之身没有弱点,若非是以格麦尔基的代理人雅赫里萨作为对手,应该是不可能败北的英雄才对。

    巴特拉斯是纳尔特前代领袖乌滋雷格玛之弟——哈梅次的孩子。传说中其兄弟二人在匠神那里得到了作为不死之身象征的胡须,乌滋雷格玛有着黄金的胡须,哈梅次则是有着钢铁的胡须。
      乌滋雷格玛在海底寻回母亲杰拉萨之后,与自己妹妹萨塔娜结婚,哈梅次则是迎娶了杰拉萨的侍女。哈梅次多年未能与妻子诞下子嗣而受到了同为纳尔特人的瑟尔冬的嘲笑,哈梅次回家之后责怪自己的妻子无能,惹得他的妻子并且对哈梅次施加了诅咒,此后哈梅次的后背上长出了巨大的肿瘤。有一天,哈梅次背上的肿瘤破裂,产下一名婴儿,即是巴特拉斯。

    少年时代的巴特拉斯,在其继母魔女瓦科娜娜(Ваконана)那里学习魔法,与大伯乌滋雷格玛学习武艺,为了有朝一日能带领纳尔特走向辉煌而努力。瓦科娜娜是哈梅次的情人,在原配走了之后终于得以转正,她是高加索地区著名魔女之一。

    某一日,瓦科娜娜得到了预言,有人会对巴特拉斯不利,感到恐惧的瓦科娜娜将巴特拉斯交给了萨塔娜,请求她把巴特拉斯带到海王顿别蒂尔宫殿,这也是她们母子最后一次见面。事实证明瓦科娜娜的预言非常准确,她的丈夫哈梅次虽然有着「剑之子」的别名,但事实上却不太能与之相配,结果他闯下大祸,偷偷上了巨人与人类之子也是巨人之王的塞内格的妻子,最后被塞内格砍成了八块。

    塞内格是巨人族的首领,他曾经活捉了巴特拉斯的大伯乌滋雷格玛换取了大量赎金,可以说是纳尔特人的梦魇。这一次他杀掉哈梅次仍然不满足,因为他听说纳尔特人的一名新生儿会给巨人族带来灭亡,所以他发誓要杀掉纳尔特人五年内出生的所有孩子。

    最终,乌滋雷格玛也死于塞内格之手,失去了领袖的纳尔特人无力抵抗塞内格的进攻,各自逃窜,导致塞内格杀掉了除了巴特拉斯之外纳尔特所有的儿童。在黄昏之时,他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躲起来的瓦科娜娜,逼迫她说出巴特拉斯的下落,但是瓦科娜娜不但没有答应他的要求反而还羞辱了他一番。暴怒的塞内格凌辱了瓦科娜娜,然后杀掉了她,瓦科娜娜死前预言塞内格全族都将死于巴特拉斯之手。

    成长之后的巴特拉斯为了复仇与塞内格交战,却因为不了解萨法神的神剑,而失去了一条手臂,其剑名为Dzus qara(此名仅在《Tales of the Narts, ancient mythsand legends of the ossetians》中出现,qara为突厥语的黑色,Dzus疑似为西班牙语的神。)之后他听从萨塔娜的意见,去寻找匠神库尔达拉冈治疗手臂。在攀登奥什哈马霍山过程中,他遇到了纳尔特人传说中的祖先——窃火者阿米兰,传说中他曾经向格麦尔基发起挑战,却被永远束缚在了神山上,巴特拉斯救下阿米兰,作为回报阿米兰会带他找到匠神库尔达拉冈。最终巴特拉斯在神殿里找到了库尔达拉冈,并且通过了匠神的考验,不但恢复了手臂还获得了近乎无敌的不死之身。

    之后,巴特拉斯再次向塞内格挑战,据说这次战斗让大地摇晃,山脊崩塌,最后的时刻,巴特拉斯夺下了塞内格的神剑Dzus qara,砍掉了他的脑袋。回到部落之后,巴特拉斯又砍掉了塞内格的右手,向萨塔娜献捷,同时悼念自己死去的父母。在纳尔特人庆祝胜利的典礼上,巴特拉斯作为新的首领代替战死的乌滋雷格玛迎娶了萨塔娜。之后带领纳尔特人彻底消灭了了巨人族,瓦科娜娜的预言也得以应验。

    但是说来也奇怪,虽然巴特拉斯在战力上可以当一万个哈梅次,但是不孕不育这点简直如同诅咒一样缠绕着这对父子,虽然巴特拉斯与萨塔娜关系非同一般夫妻,但是萨塔娜的100个儿子里却没有一个属于巴特拉斯,包括后来久负盛名的英雄索斯兰和萨斯雷克瓦……

    之后巴特拉斯又与牧羊人阿沙梅兹,四季行者索斯鲁科先后交战,并且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史诗的终末,纳尔特人恐惧巴特拉斯的力量,并请求诸神降罪于已死的瓦科娜娜和哈梅次,永世惩罚他们的灵魂,诸神接受了纳尔特人的祈愿,却招致了巴特拉斯的怒火。愤怒的巴特拉斯决心效仿祖先阿米兰向诸神挑战。

    在黑海之滨,巴特拉斯先后打败了瓦齐拉和神王阿尔玛季,并且将阿尔玛季引以为傲的天军的三分之一屠戮殆尽。为此感到恐惧的阿尔玛季抛下了战马和军队,逃往至高神格麦尔基的宫殿。但是遗憾的是他却被加百列拦在了宫殿的门口,不得已在门口为格麦尔基唱一天的赞美诗之后才得到召见。一阵没出息求爷爷告奶奶的丢人台词之后,终于说动了格麦尔基派出雅赫萨出面里参与此事。

    仿佛是弥尔顿《失乐园》的高加索版那样,当了快一整本书和事佬的雅赫萨里终于披坚执锐穿上戎装和巴特拉斯对峙。双方礼节性的商业互吹之后,雅赫萨里就算穿上了铠甲也难改和事老的本质,仍然劝说巴特拉斯回头,不过巴特拉斯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死磕到底,于是劝说失败的雅赫萨里表示没有办法,既然只好打吧。

    然而打到一半,雅赫萨里发现常规的手段是不可能杀死巴特拉斯的,继续下去的话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这个时候,背叛的纳尔特人表示巴特拉斯身体是天神库尔达拉冈锻造的,本质上不过是钢铁而已。听完雅赫萨里表示源来如此,然后就开大了,一阵耀眼的光芒之后,雅赫萨里把太阳一年热量团成一个火球糊到了巴特拉斯脸上……接着开始世界线发生变动,巴特拉斯的不同结局开始了。


      纳尔特叙事诗版本A,高温把巴特拉斯烧成了灰烬,他牺牲了。

    此说法多为俄罗斯学者所采纳。

    纳尔特叙事诗版本B,就算受到如此恐怖的伤害,巴特拉斯仍然没有死去,但是自知不可能取胜巴特拉斯把神剑扔进了大海陷入了长久的沉睡,并与雅赫萨里约定自己醒来之后还要再和雅赫萨里战斗。

    为了等待巴特拉斯醒来,雅赫萨里在巴特拉斯沉睡之地修了一个座坟头,既是教堂,据说这座教堂的遗址就在格鲁吉亚著名的生命之柱大教堂下面。

    此说法多为南高加索各国所采纳。

    尽管作为一部古老史诗的主角,巴特拉斯的故事,对后来的神话,关于英雄被火焰锻造亦或是在水和龙血中冷却,其不死的传说以各种形式衍变的这类故事存在一定的影响。齐格飞的龙血沐浴、阿基里斯、赫拉克勒斯拯救普罗米修斯,甚至是亚瑟王的还剑于湖的传说中都能找到他的影子,加上阿兰人的因素,有不少作者将其与亚瑟王的原型联系在一起。

    伊朗考古中还发现了名为巴特拉斯·因陀罗的神明。但是巴特拉斯的影响还是在人类武器发展史上,15世纪的欧洲,也是纳尔特叙事诗能追溯的较早的纸质版时代,正在流行一种被称为Bastard sword的混种剑,其法语语源Espée bastarde被认为是来自于巴特拉斯(Batraz或是Batradz),因此剑之子之名不应该属于哈梅次而是应该属于巴特拉斯才是的。 [1]

    其它英雄/纳尔特叙事诗 编辑

    萨斯雷克瓦

    萨塔娜之子索斯兰的弟弟,纳尔特众子之一。

    萨斯雷克瓦是萨塔娜与巴特拉斯的子嗣,但他的父亲并不是巴特拉斯。传说萨塔娜入浴时被无名的猎人撞见,猎人贪图萨塔娜美色愉快的打起手枪,猎人的液体落在石头上,石头遂化作一名婴儿——这个故事可以说是索斯鲁科的翻版。

    萨斯雷克瓦从出生就受到了匠神特什列普(Тлепш)的锻造而获得了不死之身,还制服了当时部落中的两匹难以驯服天马——勃佐乌与阿拉什。然而这短暂的荣耀仅仅是他一生不幸的开端。


      纳尔特人的成年仪式非常特别,成年的纳尔特人需要下到冥府的第一层(即是基督教中炼狱)去寻找昔日祖先瓦尔哈格放置于此的铁桩,并将其举起。萨斯雷克瓦凭借天马的力量轻易就找到了铁桩,然而——他举不起来。史诗中并没有对萨斯雷克瓦为什么举不起铁桩做出解释,但是这场成年礼上的失败让他始终不被承认为一个战士。

    萨斯雷克瓦很快就在部落中受到孤立,只有和矮人混血茨梅茨弗原意与他为友,那些排挤他的人甚至包括刨除索斯兰之外剩余萨塔娜的九十八个子嗣,从此萨斯雷克瓦活着就是为证明自己的价值。他打倒三首龙阿克沙普尔,迎娶了手指能发射光束的太阳之女艾格尔,却不被承认为功绩。

    因为打倒巨龙维沙普对于纳尔特人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利用太阳的火焰救出被女妖吞入腹中的九十八个兄弟,却被指责成依靠妻子力量的没用之人。

    他带领纳尔特人攻陷城堡,人们却把功绩归于茨梅次弗,虽然这个事确实是茨梅次弗干的,但他是想去帮萨斯雷克瓦的,结果起了反作用。他拼命的想向世人证明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吃瘪,直到某位绅士———阿沙梅兹的到来彻底粉碎了萨斯雷克瓦那可怜的自尊。

    一个连纳尔特人都不是的吟游诗人居然可以在纳尔特人混得这么好,他不但破坏阿贡达的婚礼,还杀掉了为纳尔特人赫瓦尔扎佩斯,然而他非但没有被纳尔特人怨恨,反而父亲巴特拉斯还邀请他参加只有纳尔特人才有资格参与的武勋宴,更让他不能接受的是,阿沙梅兹在宴会得到神杯瓦查蒙加的认可——而萨斯雷克瓦从未被承认过。

    忍无可忍的萨斯雷克瓦提出向阿沙梅兹挑战,阿沙梅兹欣然应允,在纳尔特人决斗场上,萨斯雷克瓦惨败给阿沙梅兹,还失去了两匹天马。这次失败让萨斯雷克瓦最后的尊严也荡然无存,族人将他视为纳尔特人耻辱,一直找机会想除掉他,而他本人也失去了战意,无论茨梅次弗如何劝说,萨斯雷克瓦再也没有参加过任何战斗。

    在史诗的后半段,纳尔特人假意邀请萨斯雷克瓦参加纳尔特独有的踢石头的游戏,却故意暗示他用膝盖来接住石球,以为自己得到认可的萨斯雷克瓦忘记自己的膝盖因为锻造时被铁钳夹住而没有得到锻造的事实,用膝盖去借接住巨大的石球——然后就死了。

    膝盖粉碎的萨斯雷克瓦的生命如同风中残烛,但是他依然看到那些所谓「同胞」的丑陋嘴脸,他在生命的最后诅咒纳尔特人必然走向灭亡,同时向格麦尔基高呼命运的不公。据说在他咽气之后,雅赫萨里带走了他的灵魂,结束了他的一生。

    萨斯雷克瓦可以看做是索斯鲁科在奥赛梯的变形,不过,他的敌人不再是天神而是自己可悲的同胞。虽然毫无意义,不过高加索地区确实有把萨斯雷克瓦的形象作为国旗的国家,那便是阿布哈兹共和国,旗中包含他的战马阿拉什——然而他的名字反而还没有这匹马出名,毕竟这匹马与另一位波斯的大英雄同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不幸连死亡都无法终结。

    索斯兰

    巴特拉斯与萨塔娜的长子,纳尔特的英雄之一,其诞生方式与作为兄弟的萨斯雷克瓦并没有多少不同,他同样也是索斯鲁科传说的变形,也就是索斯鲁科在不同地区的传说,到纳尔特叙事诗里变成了三个不同的人。

    索斯兰出生就被萨塔娜放置于狼乳之中获得了如同巨狼一般的勇气和力量,匠神特什列普(Тлепш)铸造了他的身体,让除了膝盖以外的身体部分变得刀枪不如。年幼的索斯兰打败巨人瓦阿古,又与太阳神胡尔的女儿阿琪菲丝结婚。但是,这个期间他玷污了曾祖母仙女杰拉萨的尸体,她尸体生下了一匹尸马,也就成为索斯兰的坐骑。

    后来,在阿沙梅兹来到纳尔特部落并成功得到纳尔特人的肯定后,父亲巴特拉斯希望他能担任索斯兰的老师。阿沙梅兹欣然应允并把演奏笛子和竖琴方法教给索斯兰,并且用诗歌和音乐的方式向他讲述了纳尔特人的世界观和宇宙论,并帮助索斯兰战胜托特拉斯。在索斯兰学成之后,阿沙梅兹把自己情人之一的阿乌沙,也就是阿贡达——曾被他剁了别人老公后的抢来那位,介绍给了索斯兰。

    然而阿沙梅兹的好意却促成了索斯兰的死亡,阿琪菲丝无法接受索斯兰另寻新欢这个件事,并向父神胡尔提出抗议。愤怒的太阳神与索斯兰决斗却未能取胜,之后胡尔一直在等待机会报复索斯兰。终于,阿沙梅兹被水之女神掳走,太阳之轮又回到了胡尔手中,太阳神胡尔有一天趁索斯兰不备用光轮切断了他的膝盖杀死了他。

    索斯兰死后萨塔娜悲痛不已,她决心前往冥界换回索斯兰的灵魂,来到冥界之后,本应消失的阿沙梅兹以灵魂的形式出现为萨塔娜指路。最后萨塔娜成功的换回了索斯兰的灵魂,索斯兰也得以死而复生。

    然而索斯兰的复活之后,就不得不面对濒临崩溃的纳尔特。首先是萨斯雷克瓦被自己的九十八个弟弟设计害死,然后就是萨斯雷克瓦的挚友茨梅次弗在杀掉九十八人之后也神秘失踪,女神胡查乌悲叹索斯鲁科之死导致土地荒芜,而其余众神皆因巴特拉斯的反逆与纳尔特人结仇。

    最终,就连索斯兰没能扭转纳尔特败亡的命运,在土地没有出产,打猎没有任何收获的情况下,即便攻陷再多城堡也不会对这悲惨的境况有所改变。最后的最后,走投无路的纳尔特人居然想吃掉教堂下面的巴特拉斯,被雅赫萨里发现之后,雅赫萨里用雷电驱赶了他们。

    最终,纳尔特人不得不把自己身体上钢铁部分融化之后吃掉,然而最后也没有逃过集体饿死的命运,这种灭亡结局在世界神话范围内,或许也是稀少的。

    瓦哈格恩与杰拉萨


      瓦哈格恩,在传说中是纳尔特人的祖先,父母不明,传说中他出生即是全身如同烧红钢铁,双眼如同太阳,头发如同火焰,因而被父母抛弃在芦苇塘里——这个诞生背景与巴特拉斯一样,也不知道是瓦哈格恩衍生了巴特拉斯还是巴特拉斯逆向改变瓦哈格恩。

    被父母抛弃的瓦哈格恩被狼神图蒂尔养大,因而也被称作是狼之子,在希腊化的时代里,他被认为是赫拉克勒斯。瓦哈格恩前半生和诸神并肩作战讨伐维沙普,并成功迎娶女神为妻,他与妻子生下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后来分别和杰拉萨生下了乌滋雷格玛和哈梅次。

    仙女杰拉萨,也是纳尔特人的先祖,海神之女。传说中她化作飞鸟误入瓦哈格恩的领地,被长子射伤变回原型,长子追悔莫及将她带回家中,在照顾杰拉萨的过程中两人暗生情愫随后就上床,不过不幸的是他的弟弟在这期间也喜欢上了杰拉萨,然后有一日趁兄长不注意时,弟弟就把哥哥杀了。杀掉哥哥的弟弟欣喜若狂的就开始和杰拉萨寻欢,结果被回家瓦哈格恩撞见。知道长子被杀的瓦哈格恩气昏了头,杀掉了幼子和试图阻止他的妻子,杰拉萨也逃跑了。

    失去了家人的瓦哈格恩追悔莫及,他向格麦尔基祈求赦免和宽恕,于是雅赫萨里给他一群羊,让他去放羊赎罪,杰拉萨在逃跑的途中生下乌滋雷格玛和哈梅次,但是这时她遇上了打怪归来的瓦齐拉,本着自古雷神多风流的传统,雷神瓦齐拉强暴了杰拉萨,同时他的马和猎犬也加入了队伍————事后,杰拉萨在生下萨塔娜,天马之王阿尔凡和神犬之王沙尔德之后,终于因为被搞得太多,不幸去世,四处寻找女儿海王顿巴尔蒂才姗姗来迟,发现女儿尸体的顿巴尔蒂暴跳如雷,拿出海神祖传神鞭,这个鞭子能力是复活目标对象,但是只能用三次,复活女儿之后,海神顿巴尔蒂把雷神瓦齐拉告上了天界。最终,雅赫萨里做出裁定:砍掉瓦齐拉和狗的一条腿,阉了瓦齐拉,所以当地关于雷神瓦齐拉的马和狗的雕刻都是三足残废。

    在乌滋雷格玛与哈梅次长大之后,二人去海底带回杰拉萨和萨塔娜,并在炼狱中找到放牧羊群赎罪的瓦哈格恩,二人把杰拉萨许配给了瓦哈格恩,瓦哈格恩则是跟着孙辈一同完成纳尔特部落的建立,并在炼狱中放置铁桩作为成年的证明。

    多年之后瓦哈格恩与杰拉萨双双故去,二人被葬纳尔特人的公共墓室里。又过了很多年,索斯兰无意中进入墓穴发现太奶奶的尸体美貌依旧,新鲜可口——于是他就,与太奶奶杰拉萨的尸体生下一匹马,在这个纳尔特史诗的结局里,瓦哈格恩与杰拉萨一同生活在天界的最底层的乐土里。

    阿米兰

    高加索第一时代所有英雄人物的祖先,包涵纳尔特人与鲍塔拉人等诸多高加索民族的共同先祖,第一个敢于向至高神格麦尔基发起叛逆之人,在其他的故事里也会被称为是纳斯伦·扎切。其部分事迹与希腊神话的普罗米修斯有相似之处。

    传说中,阿米兰是森林与狩猎之女神达利与无名猎人之间诞下的子嗣,全身都为黄金打造,传说他夺取日月星辰作为自己的盔甲,他的左肩守护以太阳,右肩守护以月亮,把星星当做盔甲穿在身上。

    当他得知女神达利杀死自己的父亲之后,他毅然决心杀死自己的母亲。传说中,他战胜了神王阿尔玛季并强娶他的女儿,但是阿尔玛季并不甘心失败,他化身为老翁教唆阿米兰去偷取至高神格麦尔基的天火,于是阿米兰就上套了。

    自诩无敌的阿米兰趁着夜色溜进格基麦尔的天宫,巧妙避开引开守护大门的天使之后,他成功抵达天火的所在。正在他带上天火准备离开之时,他就和格基麦尔撞了个对脸。

    于是,他难得享受到连英雄巴特拉斯都没有的待遇,正面与至高神格基麦尔对决

    然后,理所当然迎来惨败。

    就这样,他被判了无期徒刑,挂在神山上示众,直到英雄巴特拉斯把他救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纳尔特叙事诗中,他在指引巴特拉斯找到锻冶神库尔达拉冈之后就消失了。

    最后也没有人知晓他的结局,不过如果参考并非纳尔特叙事诗的其它民间故事里,身为纳斯伦·扎切的他,最后被至高神特哈(格麦尔基)扔进太阳里,作为太阳的燃料。

    然而,这依然不能改变阿米兰是古今无双之人的事实,因为他是能和天父正面对决还能活下来的奇人,连雅各都比不了的最幸运的,也是最不幸的人。

    茨梅次弗

    高加索民族史诗《纳尔特叙事诗》中登场的大英雄之一,茨梅次弗(Цвицв)之名含义即为「砍桩/刨花」。其父为纳尔特人库恩,其母为影之一族的吉赫尔。

    传说中其母怀孕不足一个月便其父以剖腹产的方式取出,生而能言能走。其母所在之影之一族乃纳尔特神话中精于锻造的种族,由于其族人身材矮小故而常与北欧神话中的矮人族视为同一。

    影之一族虽精于锻造,却又矮小笨拙故而经常成为当地的巨人族和纳尔特奴役的对象。其族不堪其苦故而向雅赫萨里祈愿,能终结其族人不幸的日子,雅赫萨里欣然应允,以三大戒律为交换赐予了其一族天使锻造之秘法。此后,影之族所锻造之利刃必定无坚不摧,然而有三大戒律不可违背:

    1.不得对神明刀刃相向

    2.不得对血亲刀刃相向

    3.不得对命运刀刃相向

    随后,雅赫萨里赐予其族隐匿于阴影之中的法术,影之一族由此得名。

    茨梅茨弗作为混血儿其身材在纳尔特人中比较偏向瘦弱,因而常常受人白眼,加之其人总是负责族内砍柴烧火的工作导致相当一部分族人对他毫无印象。

    不过每当入夜,其另一半影之民血统就会觉醒,其头发,皮肤都会变为半黑半白,其性格也天地逆转变得极为嗜血和狂暴。

    其在史诗中的最大的功绩是将萨斯雷克瓦久攻不下的格温特温特要塞一刀两断,自此茨梅次弗之名方为纳尔特人所知,然而——其本意是想协助其挚友萨斯雷克瓦获得族人理解,然而这一行为却导致他本人进入了纳尔特认可的圈子,萨斯雷克瓦却进一步被疏远,他本人与萨斯雷克瓦友谊也产生了裂痕。

    史诗的终末,他为给萨斯雷克瓦报仇而违背了三大戒律中「不得对血亲刀刃相向」的戒律,在违背戒律的瞬间他手中宝剑应声折断,他本人神力也随之离他而去,不过他依旧凭借着断剑将其余98人尽数格杀,随后不知所踪。在民间传闻里,一说他回到了母亲的部族中从此不问世事,另一说则是他在昔日与萨斯雷克瓦比试的海边自裁。

    其它妖魔,魔兽与巨人族/纳尔特叙事诗 编辑

    阿达乌

    纳尔特之敌。

    高加索神话中的巨人族·瓦伊格的领袖。

    他的出现常常伴随着耀眼的闪电与狂风,传说中他有十一个脑袋,但是每个脑袋只有一个眼睛。

    在《纳尔特叙事诗》中,他带领着瓦伊格们占有着水源的适宜耕作的土地,与三聚在山城中的纳尔特不同,巨人族都居住在山下。在纳尔特人抢劫过往的商队时,巨人族则会保护他们,尽管他们有着吃人的爱好,不过似乎只针对纳尔特人。

    阿达乌尽管并非人类,却有着高尚品格,他与老族长乌滋雷格纳的战斗虽然不会取胜但也未曾落败,但是巨人族由于其容易被欺骗的性格时常被纳尔特人戏耍导致损失惨重。

    最终,阿达乌为扭转这一不利的局面决定引入人类的血脉——他迎娶了以为与纳尔特敌对的鲍塔拉氏族的少女,并和他诞下了子嗣,即未来的塞内格·阿勒达尔。

    塞内格的拥有巨人力量和人类的智慧,但是他性格虽然继承一部分巨人族的善良但更多的是来自母亲氏族的狂暴,他的存在打破巨人与纳尔特人之间平衡,而这正是一切悲剧的开端。

    塞内格·阿勒达尔

    巨人王阿达乌之子,巨人与人类混血。

    巴特拉斯的杀父仇人,宿敌般的存在。

    乃是基督教化的《纳尔特叙事诗》中被冠以恶魔之名的存在。

    阿尔塔维斯和科帕克只是恶神,并非恶魔。

    传说,他出生的时候,巨人族的城镇里燃起无法扑灭的烈火。

    刚出生的塞内格能言能走,他对着烈火起誓,他将成为这世上最强的战士。

    话音刚落,火焰璇即熄灭,巨大的钢剑徒留其中,是谓火焰之主,萨法神所赠的神剑。

    塞内格的实力远在纳尔特的乌滋雷格玛之上。

    更不必说,纳尔特那边还有一个拖油瓶的哈梅茨。

    先祖瓦尔哈格年老体衰,也不足以对抗年轻强壮的塞内格。

    这样一来双方平衡被打破,纳尔特人被迫向着山的另一边,靠近大海的地方迁徙。

    那里土地贫瘠、猎物稀少,并不适合长久生活,不过雪上加霜的是,塞内格活捉了当时身为族长的乌滋雷格玛,塞内格并没像过去的同胞那样一起共享人肉的美味。

    他选择了让纳尔特人以粮食和牛羊作为交换乌滋雷格玛的筹码。

    尽管看上去塞内格比他的父辈要慈悲的多,但事实上他对纳尔特人采取了更多的是主动出击,先发制人的方式。尽管他仍然遵循着父亲阿达乌的教导护卫着过往的商旅,但是他身为鲍塔拉人的血脉却让他更想和纳尔特人厮杀。

    二十年之后,塞内格同样迎娶了来自鲍塔拉氏族的女性为妻,不过非常不幸的是,这个消息被瑟尔冬透露给了哈梅茨,哈梅茨除了不死的钢铁胡须之外还有一颗神赐予的假牙。

    看见这颗假牙的女性都会不由自主被魅惑,于是在塞内格结婚的当夜,色迷心窍的哈梅茨居然跑到巨人族的城堡,夺走塞内格妻子的处女之身。

    暴怒的塞内格四处追杀哈梅茨,直到他抓住哈梅茨之后,把他的钢胡子连同下巴一起扯了下来,随后把他剁成了八块,然后用12对健马把他踩成肉泥。

    尽管如此,他仍不解恨,他无视了父亲阿达乌的警告,发誓要将纳尔特人赶尽杀绝。于是他带着作为他部下的八十一个巨人血洗纳尔特人的聚落,并且杀死老族长乌滋雷格玛和巴特拉斯的养母瓦科娜娜。

    从此双方的仇恨再也没有谈话的可能。

    后来,在与巴特拉斯战斗当中,塞内格先胜后败。

    萨法的神剑并不能斩断巴特拉斯无敌的身体,最终被巴特拉斯夺走了神剑。

    塞内格也被砍掉头颅和右臂作为巴特拉斯胜利的象征,而巨人一族也如同预言中的那样被巴特拉斯毁灭。

    按照苏维埃的说法,塞内格所在的巨人族,实际上就是散布在高加索山周围的农业聚落,随着世界霸权先后易主,先进农业被推广到边疆地区,在这些散居在高加索山周围的农业聚落理所当然成为纳尔特人劫掠的对象,在神话的描述当中,他们也逐渐衍变成非人的形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7-11-05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11 00:01:08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