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织田信长(日语:おだ のぶなが,英语:Oda Nobunaga,1534年6月23日-1582年6月21日),幼名吉法师,出生于尾张国(今爱知县西部)胜幡城(一说那古野城) ,日本战国时代到安土桃山时代的大名、天下人,“日本战国三杰”之一。一生致力于结束乱世、重塑封建秩序。

    织田信长原本是尾张国的大名,于桶狭间合战中击破今川义元的大军而名震全国,后通过拥护室町幕府的末代将军足利义昭趁势上洛(割据地方的势力率军前往京都 )逐渐控制京都,之后正式提出“天下布武”的纲领,将统一全日本作为目标;先后两次打破“信长包围网”,将各个有力敌对大名逐个击破,掌握了一大半的日本领土。他施行大量使用火枪的战术,实行兵农分离,鼓励自由贸易,整顿交通路线等等革新政策,开拓了日本近代化的道路,他成功控制以近畿地方为主的日本政治文化核心地带,使织田氏成为日本战国时代中晚期最强大的大名。

    织田信长于永禄十一年(1568年)至天正十年(1582年)间推翻了名义上管治日本逾200年的室町幕府,并使从应仁之乱起持续百年以上的战国乱世步向终结。但在即将一统全国前夕,于京都本能寺之变中被心腹家臣明智光秀谋反而自杀。但人们始终无法找到他的尸体,这使其更加富有传奇色彩。织田信长被日本民众评选为“2014年日本人最喜爱的历史人物第一名”。

    编辑摘要

    目录

    人物生平/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少年时期

    天文三年(1534年)6月23日,织田信长出生于尾张国(おわりのくに)那古野城(今名古屋市,另有一说是胜幡城   ),幼名为 吉法师。是尾张守护代旗下三奉行之一的织田信秀(おだ のぶひで)的嫡长子(排行第二,有一庶兄织田信广),母为信秀正室土田御前,同母弟有信行(信胜)、信包和秀孝。织田信长6岁就成为那古野城的城主。  

    那古野城遗址 那古野城遗址

    然而幼年的织田信长从不循规蹈矩,他丝毫没有把任何礼仪举止放在心上,对于读书之类的功课更是不屑一顾,经常游手好闲,四处寻衅滋事,上树下河,打架斗殴。当地人包括亲族见了这个捣蛋孩子都是大皱眉头,连织田信长的生母土田夫人都不大喜欢他,而是喜欢他的弟弟织田信行。由于他的不安份,对于一向注重传统礼仪的日本贵族们来说是无法容忍的事情。以至于织田信长的父亲织田信秀时常被他的顽劣成性气得七窍生烟,大叹家门不幸,而织田信长也获得了他的第一个绰号:“尾张的大傻瓜”。然而尽管织田信秀表面上不喜欢织田信长,但是似乎背地里对于织田信长的溺爱从来就没有减弱过,所以这也成了织田信长有恃无恐的一大原因。  

    织田信长对铁炮传入日本时的种子岛枪感兴趣,且不拘泥于身份地位,和一般人民一样与市里的年轻人一起玩耍,这样的故事广为人知。织田信长还是少主的时期,父亲织田信秀在表面上臣服于清州织田家,然而织田信长只带了几个人就到清州织田家支配下的清州城放火等行动,令父亲织田信秀相当吃惊。少年时期的织田信长极其大胆。三河国的户田康光背叛今川氏投奔织田家时,户田将松平竹千代(即日后的德川家康)卖给了织田家,当时年轻的信长和成为人质的松平竹千代,一起度过了少年时光。这段往事后来成为两人缔结了稳固的同盟关系(清州同盟)的一个助力。  

    天文十五年(1546年),在古渡城元服之后正式改称织田上总介(织田信长)。1548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提出与信秀宿敌的美浓国大名,人称“蝮蛇”的斋藤道三(さいとう どうさん)的长女浓姬(のうひめ)政治联姻的策略。

    接任家督

    天文二十年(1551年),织田信秀在尾张尚未统一又有强敌今川义元(いまがわ よしもと)的内忧外患下,终于因酒色过度中风而死。身为嫡长子的织田信长因而继承家督。在织田信秀的葬礼上,织田信长一反传统,对父亲的祭坛投掷抹香而引来争议。

    织田信长画像 织田信长画像

    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负责教育、照顾信长的平手政秀为了劝谏织田信长的奇行而切腹自尽。织田信长也为此感到悲叹、找来泽彦和尚(宗恩 )建立了政秀寺来悼念平手政秀的亡灵(但另一说是政秀并非为了死谏信长而是因为其子五郎右卫门泛秀和信长之间的不和)。   同年,织田信长在正德寺与岳父斋藤道三会面,当时斋藤道三察觉到被称为“傻瓜”的织田信长的真正才识,曾发出这样的感叹:“我的子孙,估计以后只有为他牵马的命啊”。从此之后,斋藤道三全力支持织田信长,并在被亲子斋藤义龙(さいとう よしたつ)杀死后将美浓一国作为嫁妆送给了织田信长。  

    自从织田信秀死后,从很久以前就对织田信长行为不满的织田家重臣林秀贞、林通具、柴田胜家等人,打算废掉放浪不羁的织田信长而改立以聪明著称的信长亲弟弟织田信行为织田家主君。为了对抗他们,织田信长拉拢森可成、佐佐成政、河尻秀隆等人加入己方阵营,开始了骨肉相争。

    弘治二年(1556年)4月,斋藤义龙谋杀已经隐居的亲父斋藤道三。斋藤道三派出亲信猪子兵介向织田信长请求援军。信长虽然应邀派出了援军,但为时已晚,斋藤道三被斋藤义龙手下的小牧元太杀死。织田信长失去斋藤道三的支持后,织田信行派认为这是攻击的好机会,同年8月24日举兵和织田信长对抗,但在稻生之战中以落败告终。随后,织田信长虽包围了守末森城不出的信行,在经由亲生母土田御前的中介后,赦免了织田信行、柴田胜家等人。  

    掌控尾张

    弘治三年(1557年),织田信行再度企图谋反。在稻生之战后,和织田信长有所联系的柴田胜家密告此事。织田信长知道信行谋反一事后,诈病将信行骗出清州城,并派自己最信赖的河尻秀隆将其暗杀。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

    当时,尾张守护斯波氏的权势开始没落,因此尾张下四郡的守护代织田大和守家主君织田信友掌握了实权。织田信长的父亲织田信秀虽是织田信友旗下三奉行的其中之一,却凭借其智勇来拓展对尾张国中西部的支配权。织田信秀死后,织田信长继任。信友则支持信行继任家督之位而与织田信长敌对,并拟定谋杀织田信长的计划。只是,早已被信友视为傀儡政权的尾张守护斯波义统却把谋杀计划事先密告给织田信长。对此感到暴怒的信友,趁斯波义统与嫡男斯波义银带兵前往河川打猎(川猎或川狩)的时候,杀害了斯波义统。

    因此,斯波义银与其弟毛利秀赖、津川义冬等斯波一族则逃往织田信长之处寻求保护,织田信长将织田信友列为杀害斯波义统的谋反者,并命令叔父织田信光(守山城主)杀害织田信友。于是尾张下四郡的守护代清州织田家灭亡,织田庶家的织田信长成为织田家的首领。

    接着,织田信长与同族犬山城主织田信清等,击败清州织田家的宿敌织田一门宗家的上四郡守护代织田信安(浮野之战),并将其放逐。而被立为新的傀儡守护的斯波义银,却和斯波一族的石桥氏、同为足利一门的吉良氏密谋讨伐织田信长,察觉到此事的织田信长,则将斯波义银放逐至斯波氏宗家足利将军家所在的京都。至此,织田信长在永禄二年(1559年)确立了对整个尾张国的支配权。  

    袭灭今川

    桶狭间之战前的织田信长 桶狭间之战前的织田信长

    今川义元早就有举兵上洛之心,于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和甲斐国(今山梨县)守护武田晴信(武田信玄),以及相模国(约当今神奈川县)小田原城主北条氏康组成“甲骏相三国同盟”,断绝了领国北面和东面的后顾之忧,开始积极筹划向西进军。永禄三年(1560年),在织田信长初步安定尾张国之后,东海道大名今川义元(いまがわ よしもと)亲自率军攻入尾张国境内,今川义元对今川家进行了扫境出动的全动员。当时今川家的领地骏河、远江、三河,三国的石高在七十万石上下,今川义元做了全动员,集结了20000到25000的兵力。先锋大将井伊直盛沿东海道一路西进,其中包括德川家康(とくがわ いえやす)。

    永禄三年(1560年)5月19日,织田信长率领4000兵力出阵,此时(下午1时),桶狭间一带突然下起了大雨。织田军的士兵们大喜,于 桶狭间偷袭今川义元,今川义元战死、今川军因而败退。战后,原本称霸东海道的今川氏从此没落,而获胜的织田信长则在中日本和近畿地方迅速扩张势力,奠定其日后掌握日本中央政权的权力基础。

    桶狭间合战 桶狭间合战

    之后三河国的松平元康(德川家康)接受了织田信长的私下求和,在两国将军队撤离边界与厘清彼此的国界之后,织田信长邀请松平元康前往尾张的清洲城缔结盟约,史称“清州同盟”   。清州同盟的订立,稳定了织田信长的东翼不被威胁,至此,织田信长开始专心向西发展势力。

    美浓攻略

    桶狭间合战(おけはざまのたたかい)之后,织田信长开始针对杀害与织田家同盟的斋藤道三而成为美浓国领主的斋藤义龙。斋藤义龙为一勇将,即便是织田军也难以击败。然而永禄四年(1561年)斋藤义龙突然死去,由嫡男斋藤龙兴继任家督,斋藤家的家臣们内部开始分裂,织田信长得以在对斋藤氏战上取得优势。

    永禄七年(1564年),织田信长将妹妹阿市嫁给北近江的浅井长政(あざいながまさ)缔结同盟,以强化对斋藤氏的牵制。永禄九年(1566年),织田信长进攻墨俣受阻,命令木下藤吉郎(日后的羽柴秀吉)建立墨俣城,并以该城为据点。随着西美浓三人众(稻叶一铁、氏家卜全、安藤守就)、其相关者(竹中半兵卫等)、其它如蜂须贺正胜、前野长康、金森长近等人加入信长阵营,终于在永禄十年(1567年)于伊势长岛击败斋藤龙兴,将美浓国纳入版图。成为统治尾张美浓两国的大名时,织田信长时年33岁   。

    织田信长取得美浓后,采用中国周朝立于岐山后,打倒殷朝统一天下的故事,将美浓国旧主土岐氏斋藤氏的据点井之口改名为岐阜(ぎふじょう)。此时开始使用“天下布武”(てんかふぶ)印,并正式以统一全日本为目标。   永禄十年(1567年)11月9日,正亲町天皇正式封织田信长为“古今无双名将”予以褒奖。

    “天下布武”

    永禄八年(1565年),以京都为中心掌控畿内的权力者管领细川氏的执事三好氏,实权被有力武将三好长逸、三好政康、岩成友通等三好三人众与松永久秀所把握。意图使室町幕府权力复活的第13代将军足利义辉与三好氏的对立日趋严重,终遭暗杀。接着三好氏拥立足利义辉的堂弟足利义荣为第14代将军以作为其傀儡。松永久秀等人进一步欲暗杀足利义辉之弟足利义昭(あしかが よしあき),足利义昭在细川藤孝、和田惟政等幕僚的支援下逃出了京都投奔越前国的朝仓义景。足利义昭在看不到朝仓义景有讨伐三好氏的动静后失去了耐心。  

    天下布武之印 天下布武之印

    永禄十一年(1568年)7月,织田信长开始接近美浓,织田信长承诺为足利义昭讨伐三好氏的同时,将养女雪姬嫁给武田信玄的四男武田胜赖,藉此与美浓国相邻的甲斐战国大名武田信玄缔结同盟。但雪姬于产下武田信胜后逝世,为此织田信长让嫡男织田信忠与武田信玄六女松姬约定婚约以保持友好关系,此作法也应用至周围各势力以巩固本国内外。

    9月,织田信长以 天下布武的大义名分,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将军并开始上洛。对抗织田信长上洛的南近江战国大名六角义贤、六角义治父子,在织田军的猛攻下,观音寺城遭攻陷并逃亡伊贺,至此六角氏灭亡。此后六角氏则展开反抗织田信长的游击战。见到织田信长前往京都的上洛行动,执中央政治牛耳的三好义继、松永久秀等人了解到织田信长的实力而臣服,其它隶属于三好三人众的势力多数逃亡至阿波。剩下如池田胜正等人也投降织田信长。至此,从三好长庆以来,执掌中央政治的三好松永政权面临织田信长闪电般迅速的上洛仅半个月就垮台,拥立足利义昭为第15代将军的信长所建立的织田政权诞生。此时,足利义昭劝织田信长担任副将军之位,织田信长看透了将军家的盘算并谢绝之。此时,开始对伊势的侵攻,永禄十一年(1568年)神户具盛投降,织田信长将三男织田信孝送往神户氏为其养子。

    永禄十二年(1569年),织田信长和伊势国司北畠具教开战。具教奋战后仍居劣势,于是接受织田信长开出的条件而投降。该条件是“织田信长次男织田信雄作为具教嫡男北畠具房的养子”。此后,伊势国为织田氏所支配。天正四年(1576年),织田信长打破对北畠亲子人身安全的承诺,北畠具教与次子长野具藤一同被杀,北畠具房数年后在幽禁中死去。织田信长对伊势的神户具盛亦采同样的政策。神户氏接受织田信孝成为神户家养子后,神户具盛被软禁。

    第一次信长包围网

    永禄十二年(1569年)1月,趁织田信长率领织田军主力返回美浓的空隙时,三好三人众与斋藤龙兴等美浓浪人众共谋袭击足利义昭御所所在的六条本国寺(六条合战)。织田信长在大雪中堪称神速的行军,仅用两天援军就抵达京都(当时从岐阜到京都需历时3天),而在织田信长抵达前,由于浅井长政援军与明智光秀的奋战击退了三好斋藤军。呼应三好军的入江春景于高槻城遭织田信长进攻。入江春景投降后,织田信长不再原谅其背叛而处刑之。同一天,织田信长要求堺市交出两万贯的矢钱(军费),要求商人们服从织田家。此动作让堺会合众(商人联合会)原先仰赖三好三人众抵抗织田信长,在三好三人众为织田军击退后,臣服于织田信长。如此一来,织田信长成功地扩大于畿内的势力。同年,织田信长为限制足利义昭的幕府将军权力,订立了称为“殿中御掟”9条的掟书(公布法或公定法)之后又追加了7条昭告天下,并让足利义昭承认这项命令。但因此事使得足利义昭与织田信长的对立已然成形。

    安土城遗迹 安土城遗迹

    永禄十三年(1570年)4月,织田信长为了讨伐数度无视 上洛命令的越前大名朝仓义景,打破了与浅井长政同盟时的约定(不得进攻浅井氏的盟友朝仓氏),并与盟友德川家康一起进军越前。织田、德川联军逐步攻击朝仓氏各个城池,进逼到金崎城时,浅井长政突出兵救援朝仓氏,织田信长察觉浅井长政叛变后,开始进行撤退,导致联军陷入退路被截的危机。织田信长在负责断后的殿军木下秀吉(即日后的丰臣秀吉)、明智光秀、德川家康等人的奋战之下(此即金崎之战),终于得以逃回京都。织田信长返回京都时,据言身边只剩下约10人。将军足利义昭趁此机会与织田信长的对立白热化,发布了打倒织田信长的命令到各国,包括朝仓义景、浅井长政、武田信玄、毛利辉元、三好三人众,甚至比睿山延历寺、石山本愿寺、杂贺众等寺庙势力都被找来,组成了“ 信长包围网”(のぶながほういもう)。为对抗包围网,织田信长开始讨伐浅井长政。

    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永禄十三年(1570年)6月,在近江姊川河原联合德川家康军与浅井、朝仓联军对战(姊川之战)。会战中织田军一度因浅井方先锋矶野员昌突破了自军13段备的11段而陷入苦战,幸有赖德川军击破朝仓军后联手夹击浅井军,终于击溃浅井、朝仓联军。

    第二次信长包围网

    元龟元年(1570年)8月,织田信长出兵讨伐于摄津举兵的三好三人众,因石山本愿寺的援军等原因而苦战。织田信长本队在摄津国与三好三人众对阵时,浅井长政、朝仓义景、延历寺等3万联军进攻近江坂本,抵抗联军攻势的近江织田军败于人数上的劣势,信长重臣中名将森可成与织田信长之弟织田信治因此战死。为此织田信长于9月23日凌晨神速从摄津本队返回近江,慌乱的浅井长政、朝仓义景等人于比睿山布阵抵抗织田信长。织田信长则在近江国志贺与浅井、朝仓联军对峙(志贺之阵)。然而此时受命于本愿寺法主显如的伊势长岛一向一揆众举起叛旗,织田信长之弟织田信兴、重臣坂井政尚因此丧命,织田信长也陷入进退不得的窘境。为打开窘境,织田信长奏请正亲町天皇颁布敕令。12月13日,因天皇敕令而成功与浅井、朝仓军和解。此时据大久保忠教所记载的“三河物语”中,提到织田信长对朝仓义景的说法是“天下是朝仓大人所有,我将不再妄想”。元龟二年(1571年)9月,织田信长数度要求僧兵撤退,发出多次“避难劝告”,后放火烧掉仍持续抵抗的比睿山延历寺,即火烧比睿山(ひえいざん),此举坚定了武田信玄(たけだ しんげん)上洛的决心。成为佛敌后的织田信长,一向一揆以及浅井、朝仓方面再度出兵。

    织田永乐通宝军旗 织田永乐通宝军旗

    元龟三年(1572年)7月,织田信长嫡男织田信忠初次出阵。此时织田军和浅井、朝仓联军之间有持续不断的小规模战斗,但战况渐渐对织田信长一方有利。8月,朝仓军的武将前波吉继、富田长繁、户田与次等人投降织田信长。10月,甲斐的武田信玄呼应足利义昭的出兵邀请,终于开始上洛。武田军总兵力3万,大军开始侵攻织田领地的东美浓与德川领地的远江、三河。织田、德川军开始抵抗。但在武田军武将秋山信友进攻东美浓的岩村城时,城主的远山景任(直廉)病死。景任遗孀岩村殿(信长的叔母)将织田信长五男坊丸(日后的织田胜长)收为养子,并立织田胜长为城主抵抗来军,秋山信友对岩村殿使出结婚的谈和条件。实际上岩村殿的女儿雪姫和武田胜赖结婚生下武田信胜,岩村殿跟武田氏也可说有姻亲关系。因此,岩村殿开城投降并和秋山信友结婚,把坊丸做为人质送往甲斐,令东美浓大半落入武田的支配。同年,武田军大举出征,目标是德川军三河的领地,德川军于一言坂之战为武田军大败,接着连远江、三河诸城都一一陷落,战况逐渐对德川军不利。信长为挽救战况,派出由佐久间信盛、平手泛秀领兵的3000名援军到三河,但在12月远江三方原之战(みかたがはらのたたかい)中,织田、德川联军被武田军大败,平手泛秀战死,结果援军未能解救德川军,退回歧阜。

    三方原合战 三方原合战

    元龟四年(1573年),武田军继续西上,从远江开始进攻三河。2月,开始攻击三河的野田城,而将军足利义昭则在三好义继及松永久秀等人协助下举兵呼应武田信玄的上洛行动。两面受敌的织田信长为解决困境,4月5日,经正亲町天皇出面(发出敕令)与足利义昭和解。接着4月12日,正当武田信玄一举上洛之时突然病死于信浓国驹场(今长野县下伊那郡阿智村),武田军带回信玄遗体返回甲斐。  

    霸业初成

    由于武田信玄死去,织田信长得以趁势重整军备。接着元龟四年(1573年)7月,举起叛旗后守在二条城、槙岛城的足利义昭遭织田信长击败,从京都被放逐、至此室町时代终结   。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

    元龟四年(1573年)7月28日,织田信长奏请朝廷将年号从元龟改为天正。天正元年(1573年)8月,织田信长命细川藤孝讨伐守在淀城的三好三人众其中一人岩成友通,友通遭击败。同月,织田信长率领3万兵力行军至越前,于刀根坂之战击败朝仓军。攻下朝仓氏后,转往攻击于小谷城的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父子,在信长攻击下,小谷城陷落,浅井久政,浅井长政父子皆剖腹自杀,织田信长将浅井长政之子万福丸处死,浅井氏灭亡。在此时,带回了嫁给浅井长政的信长之妹阿市。

    天正元年(1573年)9月24日,织田信长以尾张美浓伊势军队为中心,率领3万兵力往伊势长岛行军。织田军在泷川一益等人的活跃下,约半个月就一一攻陷长岛周边的敌城,但由于长岛的一向一揆强烈抵抗,厌恶长期战的织田信长开始于10月25日撤退。而在撤退途中,受到一揆军的追击,导致织田军苦战、林新次郎通政战死。11月,河内国的三好义继配合足利义昭开始叛乱。织田信长以佐久间信盛为总大将,将军队送往河内,三好义继的三家老因惧怕信长的实力背叛了义继,三好义继于天正元年(1573年)11月16日自杀,至此三好氏灭亡。

    天正元年(1573年)12月26日,于大和的松永久秀终也无计可施,献出多闻山城并投降织田信长。结果武田信玄病死仅不到一年,加入信长包围网的大名、大部分皆为织田信长所击败。  

    一向一揆

    天正二年(1574年)1月,攻下朝仓氏后,越前虽成为织田家领土,但地头武士与本愿寺门徒却掀起叛乱,富田长繁在一乘谷杀害了守护代前波吉继(桂田长俊)。接着呼应此叛乱,甲斐的武田胜赖也出兵攻打东美浓。织田信长决定与织田信忠一起迎击武田军,但在织田信长援军抵达前,东美浓的明智城已被攻陷。织田信长为避免与武田军正面冲突而撤退到岐阜。3月,织田信长上洛并受任从三位、参议的官位。织田信长奏请正亲町天皇表示欲收割兰奢待(一种高级香料)。据言,这是织田信长为了让各国知道他与正亲町天皇之间有密切关系所采取的行动,天皇则也下了勅令允许之。由此契机各国大名知道织田信长的实力为朝廷所承认,尤其是从奥州派往信长处表示友好的使者也增加了。

    信长之馆(安土城复元后的天守) 信长之馆(安土城复元后的天守)

    7月,织田信长率领3万大军,从水陆路方面完全包围了伊势长岛,切断了敌方兵粮补给。在一揆军巧妙的战术下,击杀了织田信长同父异母的弟弟织田信广。但8月后一揆军陷入兵粮不足的状况,在织田军猛攻下大鸟居城也被攻陷一揆军超过1000人以上战死,战况因此更往织田军有利的方向发展。

    9月29日,兵粮缺乏的长岛城门徒投降,并向织田信长请求让其搭船从大坂方面退兵,织田信长亦接受之。然而织田信兴、织田信广等备受织田信长信赖的兄弟被杀害,加上一揆军的退却速度迟缓,于是织田信长下令铁炮同时射击搭船的门徒。一揆军方面亦被激怒,有一部分反过来袭击织田军,此时织田信长之弟织田秀成等人战死。接下来织田信长针对困守中江城、屋长岛城的长岛门徒,从城堡周围开始包围,最后攻破之。此时,据传一揆军有2万人为织田军所杀害。经此战后,织田信长成功地平定长岛门徒们的叛乱。  

    讨灭武田

    天正三年(1575年)1月,长岛门徒们惩罚了协助杀害长俊但之后反戈一击的富田长繁等地头武士、将越前做为属于一揆的国土。接着受显如命令前往越前赴任的守护代为下间赖照,但由于赖照的恶政更甚于前代领主桂田长俊,一揆众的内部持续分裂。

    长筱之战 长筱之战

    天正三年(1575年)4月,武田胜赖为讨伐于武田信玄死后即背叛武田家成为德川家康家臣的奥平贞昌,率领15000人的兵力前往攻击贞昌所在城长篠城。但奥平军的善战使武田军在进攻长篠城上花了超出预期以上的时间仍无法攻下。此时织田信长于5月12日率领3万大军从岐阜出兵,5月17日在三河的野田与德川家康军8000兵会合。扩大为38000兵力的织田德川连合军于5月18日布阵于设乐原。接着5月21日,织田德川联合军与武田军开战(长篠之战)。在此战中,织田信长将铁炮队分成三队、采用节省装填弹药时间的三段射击战法。(有一部分人认为此战法真伪未定)织田、德川连合军在此场对武田军的战役中获得压倒性的胜利。同时在武田大军下成功防卫了长筱城的奥平贞昌,领受信长所赐的“信”字,改名为信昌。

    长篠之战 长篠之战

    一揆众的内部持续分裂之后,视此为好机会的织田信长在长篠之战结束后,于8月行军前往越前。一揆军虽抵抗了织田军,但在已内部分裂的情况下,一揆众无法同心合作迎敌。以下间赖照与朝仓景健等人为首、约有12250人的越前加贺门徒在战役中为织田军所杀。此时,信长在给村井贞胜的信件中,记下了越前的惨状:“到处都是死尸、一点空地也无。真想让你看到此景”。记载此时从军的前田利家行为的石版还存在着。写着:“一揆奋起、此后前田又左卫门大人活擒一揆千人。依法处刑以磔刑、下热汤、下油锅。如此等事。一笔记下”。于是越前再度成为织田领土,织田信长将越前8郡赐给柴田胜家时,据言信长曾指示胜家经营北国的法则。  

    第三次信长包围网

    天正三年(1575年)11月4日,织田信长叙任权大纳言,11月7日任右近卫大将。11月28日,织田信长让出织田家家督之位给嫡男织田信忠,同时也让出美浓、尾张等领地于原则上隐居。只是织田信长仍然处于执行织田家政治军事的立场。次年1月,织田信长于琵琶湖湖岸,开始亲身指挥建筑安土城。于天正七年(1579年)建成了五层七重且豪华绚烂的安土城。据言安土城内部极为通风。耶稣教会的传教士在寄回母国的信上赞叹:“即使欧洲也没有如此豪华的城堡”。织田信长把岐阜城让给织田信忠,并迁入其新筑于南近江(今滋贺县)的安土城。织田信长就以此为据点开始迈向一统天下之路。

    安土城遗迹 安土城遗迹

    天正四年(1576年)1月,与织田信长友好的丹波的波多野秀治举起叛旗。接着石山本愿寺也再次举兵,再一次反织田信长的动作开始增强。织田信长于4月派大将明智光秀、荒木村重、原田直政率领3万军队前往大坂。但于苇原之战中大败,以原田直政为首有1000人以上战死。大坂的织田军在石山军猛烈攻势下,困守于天王寺堡垒,遭石山军包围,织田军因此陷入困境。5月5日,织田信长前往若江城发出动员令,却只召集到3000人左右。而织田信长于5月7日早上、亲自在前头率领此3000人军队、攻向包围天王寺堡垒的15000人的石山军(天王寺堡垒之战)。织田信长本人虽在激烈战斗中负伤,但织田信长本人的出阵使得织田军士气高昂,最后得以成功击败石山军。之后,织田军从水陆路包围石山御坊以断绝兵粮。但在7月13日、石山本愿寺援军毛利村上水军800艘出现并击败了织田的水军(木津川之战)后、毛利军将兵粮弹药搬入石山。此时人称越后之龙的大名上杉谦信开始与织田信长敌对。织田信长与上杉谦信,原本为对抗武田信玄此一共同敌人,于永禄十五年(1572年)缔结了同盟。在武田信玄病死后,上杉谦信为织田信长一再地与一向宗势力抗争的行动所激怒,因此于天正四年(1576年)与石山本愿寺和解,并解除与信长的同盟,明白地表示与织田信长的对立。以上杉谦信为盟主,毛利辉元、石山本愿寺、波多野秀治、纪州杂贺众等反信长者同一步调地开始行动。

    针对此状况,织田信长在天正五年(1577年)2月率领大军前往讨伐纪州杂贺众,由于毛利村上水军于背后援助杂贺众及谦信进攻能登等原因,到了3月,杂贺众领袖杂贺孙一投降,但没有提供人质给织田信长,只是在形式上维持和睦,织田信长从纪伊撤兵。此时,在能登七尾城的长续连一边承受上杉谦信攻击一边派儿子长连龙向织田信长求援军。织田信长派柴田胜家为总大将率领3万为前行军队、自己率领本队18000人为后军出阵。但9月15日七尾城沦陷,9月23日前军遭上杉谦信所率领的上杉军所败(手取川之战)。织田信长知道战况后,为避免与上杉谦信正面冲突,返回了安土城。大和的松永久秀见到织田信长的困境,与上杉谦信呼应而举兵反叛。得知久秀谋反的织田信长从加贺撤兵、派织田信忠为总大将,大军前往信贵山城于10月击败了松永久秀。松永久秀在城内天守阁放火自杀。但在对上杉谦信的战斗上居于不利立场的织田信长,面临毛利氏、石山本愿寺的攻势再次陷入困境。10月在击败松永久秀后,在丹波龟山城抵抗织田信长的内藤定政病死。龟山城、籾井城、笹山城等丹波诸城,旋即为织田军所攻下。天正六年(1578年)3月13日,上杉谦信突然死去。因上杉谦信没有子嗣,于是养子上杉景胜与上杉景虎开始争夺起继承权。在此时,织田军则攻下了上杉领土的能登、加贺。而由于上杉谦信的死,信长包围网再次崩坏。  

    周边攻略

    进入天正年号后,织田家已具备延伸至多方面势力的兵力与财力。织田信长赐予属下武将战国大名级的领土,给予高度的统治自由并命令其攻略周边势力。上杉谦信死后,历经家督之争得以继承家督的是上杉景胜。织田信长针对上杉势力派出柴田胜家、前田利家、佐佐成政等人,对武田胜赖则派出嫡男织田信忠、泷川一益、森长可等人,对波多野秀治则是派明智光秀、细川藤孝等人,对毛利辉元则派出羽柴秀吉,对石山本愿寺则派佐久间信盛。

    天正六年(1578年)10月,荒木村重于有冈城背叛织田信长。谋反原因到现今仍是个谜,重用村重的织田信长亦感惊愕,甚至劝村重改变心意。村重不从并和本愿寺携手抵抗信长。但村重的家臣中川清秀、高山重友投降织田信长后,织田信长方处于优势。11月6日,第二次木津川之战中,织田信长利用铁甲船战术大败毛利水军,在无法受到毛利的援助下,石山本愿寺与荒木村重遭孤立。为此村重于天正七年(1579年)9月抛弃妻子从有冈城逃出。有冈城陷落后,荒木一族大半被处刑。而天正七年(1580年)4月,在正亲町天皇勅令和森长可一族的调停下,本愿寺以有利的条件取得和解,并从大坂退兵。

    天正七年(1579年),织田信雄于伊势外筑护卫城遭伊贺国人的妨害,为此感到愤怒的信雄自作主张地进攻伊贺国,大败而回。织田信长严厉地斥责织田信雄的同时,对伊贺国人的敌意亦逐渐升高(第一次天正伊贺之乱)。同年,织田信长命令盟友德川家康的正室筑山殿(濑名姬)及二人所生嫡子松平信康切腹。理由是因为德川信康的12条罪行、筑山殿与武田胜赖勾结等。不论是那个理由,德川家臣团内分成顺从信长派(滨松派,拥护德川家康)与反信长派(冈崎派,拥立松平信康)互相争执起来,最终德川家康让两人自杀。

    在上杉谦信死后,织田军对上杉氏的战况转向优势,逐次攻下了能登、加贺,甚至进攻到了越中。天正七年(1579年)夏天,波多野秀治投降后遭处刑。在毛利的攻击下,加入织田阵营的山中鹿之介等尼子氏再兴势力被消灭。接着播磨的别所长治谋反,初期虽陷入苦战,但终究攻势得以进展。天正七年(1579年),毛利军于备前的宇喜多直家投降织田信长,至此织田军与毛利军的优劣情势完全逆转。

    天正八年(1580年),织田氏取得播磨、但马。8月,织田信长放逐织田家历代老臣佐久间信盛与其嫡男佐久间正胜(信荣)。织田信长发出惩罚令给信盛,理由为对本愿寺之战上毫无成果等理由。接着对林秀贞、安藤守就、丹羽氏胜也以无能、从前就想谋反等理由放逐之。   天正九年(1581年),羽柴秀吉断绝鸟取城的兵粮供给,而攻下了因幡,接着攻下岩屋城取得淡路。

    全盛之期

    天正九年(1581年)为织田信长势力的全盛期。2月28日,织田信长于京都天皇内殿的东边马场举行一大展示,即所谓的京都军马演练,此演练为以信长为首的织田家一门、丹羽长秀、山内一丰等织田军团的军容展示。此时的军马演练,正亲町天皇亦有出席。   同时德川家康也终于3月23日得以夺回为武田军占领的高天神城。此时在纪州的杂贺众开始内部分裂,支持信长派的铃木孙一与反信长派的土桥平次等人互相争斗,导致杂贺众势力衰退。接着针对高野山于1581年藏匿荒木村重残党与足利义昭密通等与信长为敌的动作,信长派出数十名使者欲和平地解决此事,而高野山方面却不合理地将信长派去的使者全部杀害。被激怒的信长逮捕织田领地中数百名高野山僧人,并命令河内、大和的各大名包围高野山。5月,织田军的攻势凌厉,并趁防守越中的上杉军武将河田长亲突然死去的空隙,行军至越中,占领了大部分的土地。

    织田信长雕像 织田信长雕像

    天正十年(1582年)2月1日,武田信玄的女婿木曾义昌向织田信长提出投奔织田家的请求。织田信长答应后,于2月3日向信忠发出针对武田的大动员令。于是德川家康从骏河、北条氏直从关东、金森长近从飞驒、信忠从木曾处各自开始进攻武田领土。其兵力数量,据言超出十万以上。面对此境的武田军,伊那城的守将下条伊豆守遭城兵放逐而献城给织田军、接着信浓松尾城主小笠原信岭、骏河田中城主依田信蕃、骏河江尻城主穴山信君等人争先恐后地投降织田军,于是连有组织地抵抗都没有的武田军就此败亡。信长出阵讨伐武田是在3月8日、当天信忠占领了甲府,3月11日在甲斐东部的田野除去了武田胜赖、信胜父子,至此武田氏灭亡。

    甲斐武田氏灭亡后,即使原先隶属武田者表示顺从信长之意,信长仍不容情地将武田一族彻底铲除,即所谓“狩猎武田”的信长令。德川家康与一部分织田重臣难以接受信长的命令,拼命地隐匿武田的遗臣。江户时代以后仍存在的武田相关一族几乎都是于“狩猎武田”时被藏匿起来的遗臣末裔。民间传说在最后一次攻打武田时,明智光秀说出“能来到这里,我们的努力也是值得的”这句话激怒了信长,信长则说“你做了什么”,之后惩罚了光秀。(有信长将光秀的头抓去撞栏杆等情节。惩罚说的情节不一,详见明智光秀)另外织田军在攻打藏匿武田遗臣的塩山惠林寺时,惠林寺因拒绝交人而遭放火烧寺。当时惠林寺住持快川绍喜临终前所说“安禅未必须山水,灭却心头火自凉”的话,仍流传至今。

    本能寺之变前的日本腹地形势 本能寺之变前的日本腹地形势

    武田氏灭亡后,信长在骏河派德川家康、上野为泷川一益、甲斐是河尻秀隆、北信浓为森长可、南信浓为毛利秀赖以压制北条氏直,并实施如以往信玄、谦信一样的彻底和平外交政策来保持和北条的同盟关系。在此时的信长军团已可说是无人可敌。  

    本能寺之变

    发动本能寺之变的明智光秀 发动本能寺之变的明智光秀

    天正十年(1582年)夏天,织田信长准备派三男神户信孝、重臣丹羽长秀等军团进攻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关于明智光秀的异心,有一说是光秀认为自己未被赋予进攻四国的任务,而开始有“自己被放置一旁。会不会像林秀贞、佐久间信盛父子一样被放逐。”的被害妄想。另一说是,光秀以前曾受信长命令负责与长宗我部元亲的和睦工作,为此命令奔走以改善彼此关系的光秀将属下斋藤利三之妹嫁予元亲。但结果却往武力讨伐的方向发展,光秀因此感到名誉受损、倍感屈辱。

    天正十年(1582年)5月15日。德川家康为了骏河国领地增加的宴会抵达安土城。织田信长派明智光秀负责接待,明智光秀从15日到17日专注于接待德川家康。在德川家康停留的这段期间,正在攻打备中高松城的羽柴秀吉派使者向信长要求援军,并提到“毛利军有率大军往高松城救援的动作”。织田信长答应派兵后,解除明智光秀的接待任务,改命其带兵前往援助羽柴秀吉。据《明智军记》所记载,因光秀准备的接待餐宴质量不佳,织田信长令其随从森兰丸敲光秀的头。

    5月29日,织田信长为准备出兵远征毛利而前往京都、之后则逗留于本能寺。但派往援助秀吉的明智光秀军却突然迅速出现在京都,并于6月2日袭击本能寺。当时,因属下兵力对信长的信赖较深,誓言效忠明智光秀的人很少的缘故,光秀于进攻本能寺时,并没有告诉部下攻击的目标是信长。据言率领森兰丸、坊丸、力丸、伴正林等约100人的信长本身亦持枪奋战,负伤后返回房内纵火自杀,享年49岁。   当时本能寺为大火烧毁,通说是认为信长已死于寺中,但明智光秀的女婿明智秀满遍寻不到信长遗体,有一说是信长遗体已被仰慕信长的僧侣与部下秘密地埋葬了。其长子织田信忠得知消息后,与村井贞胜于附近的二条御所抵抗明智军,最后亦不敌自杀。而黑人兵弥助在本能寺之变中,直到最后都和信长一同奋战。为光秀所擒后,赦免后,被强行送至耶稣会。  

    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

    为政举措/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政治

    织田信长对朝廷政策的考虑有两种完全相反的假说,其一说是“信长视朝廷为天下布武的障碍并考虑废除朝廷”,另一说是“信长为实施自己的政策而有效利用朝廷的权威以使其正当化、至少在本能寺之变前,信长跟朝廷的关系都比日后的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还要密切。”在此称前者为“ 轻视说”,称后者为“ 尊重说”。之所以对织田信长与朝廷之间的事情有如此分歧的解释,原因在于本能寺之变中有一说是朝廷参与除去信长,以及残存史料并不完整的缘故。  

    织田信长 织田信长

    据“轻视说”,织田信长对朝廷的政策是出钱也出口,并想要拥立一个听从自己的话、像傀儡一般的天皇。天正元年(1573年)开始就对正亲町天皇提出让位的要求。但正亲町天皇是老练的天皇,并非是个对织田信长言听计从的人物,加上当时织田信长在各地的强敌环伺,天皇拒绝后即明快地不再要求。天正九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除了展现织田军的军事实力外,也可说是对正亲町天皇的施压。

    据“尊重说”,希望让位的反倒是正亲町天皇。在当时若只凭天皇个人的意思并无法让位,从天皇让位后到新天皇就任等诸种仪式、营建原本天皇退位后的居所,以及为此而准备的移转费用(天皇退位后的居所称为仙洞御所,通常比京都中心的居所还需要更大的土地,包括移转周围公家的房子、寺院等)等一一完成,才有可能实现。也就是说能让天皇让位者,必须负担庞大的经费。而于天正年间能做到此事的人只有信长,反过来说即使天皇希望让位给织田信长,只要织田信长不同意,让位是不可能的。

    天正九年(1581年)的京都军马演练后,正亲町天皇向信长传达希望退位之意,根据朝廷内部资料的《御汤殿上日记》中记载到同年3月24日若让位一旦决定则“可喜可贺”,而《兼见卿记》则记载于4月1日转为中止。这可认为是信长最终并没有同意接受天皇的让位。之后,羽柴(丰臣)秀吉被以建造仙洞御所的功劳的表面理由升为关白,这一点亦值得留意。

    经济

    织田信长掌权期间,撤除国境上不必要的关所(收取过路关税的检查站)、透过检地以确立对领土的支配、让农民与兵力分离以设立常备军。设立乐市鼓励商业。积极鼓励自由贸易,奖励技术革新。织田信长还推行了新的大名制度,使各地的地方制度更加完善。

    织田信长还与南蛮人进行贸易(史称南蛮贸易),不仅给织田信长带来了经济上的利益,西方先进的实用科学,如数学、地理学、医学、天文学、造船术等也传入了日本,也使日本人大开眼界。同时,随着大炮的传入,改变了战术和城池的建造。天正三年(1575年),在长篠、设乐原战役中,织田信长大量而巧妙地运用了大炮,击破武田信玄勇猛的铁骑军团“骑马队”。  

    军事

    • 天下布武

    天下布武之意为“于天之下、遍布武力”。通常解释成“以武力取得天下”,但研究则是解释成“以武家的政权来支配天下”的意思居多。   如上所述信长将自己所在地改名岐阜时,即开始用“天下布武”印,岐阜的命名是取自中国周文王于岐山为根据地、日后君临天下之意(阜为山丘之意),由此可窥信长志向。日后以岐阜为根据地,展开往后长达15年的统一日本之路。 日本中世纪的权力关系在公家、寺家、武家之间有复杂的关联。

    信长的目标天下布武,可认为其带有为废除公家、寺家的权力并正式建立武家政权的意味。为了实现此目标,针对寺家的政策则击溃一向一揆、于石山合战击败本愿寺的显如等人。而室町幕府位于京都,此一地理条件导致与公家间的深厚关系。

    • 兵农分离

    织田信长充分发挥尾张、美浓两国的地理优势——人口多且物产丰盛,建立起兵农分离的制度。由于当时各大名经常交战,农工业人口都被调集为兵,粮食短缺,必须 寻找商人外买。织田信长把多余的粮食对外卖出以聚敛财富,把过剩的失业人口专门组织成士兵,使之专业化,因此农民可以专心生产,军人的素质也提高,粮食与金钱的储备更多,也得到更有效的管理。

    • 检地制度

    织田信长观看艺妓表演的场景 织田信长观看艺妓表演的场景

    织田信长为了确保家臣与士兵的俸禄不会短缺,同时为了防止地方诸势力拥兵自重,构成内部不安定的因素,于是采取“检地”,就是缩小诸势力的领地,透过固定对诸势力援助的方式,使这些诸势力逐渐降低其主体性,不但增加了自己的收成,也降低了境内发生暴动的可能性。  

    宗教

    总见院织田信长墓 总见院织田信长墓

    织田信长虽称其信仰宗教为法华宗,但在对一向一揆、延历寺的政策以及在安土城的石壁上采用地藏菩萨、墓石等事,都显示出其矛盾。织田信长的时代欧洲在进入近代时期,正是处于于宗教势力激烈斗争的时期。日本的寺院拥有广大的庄园,织田信长在施行土地测量之后,将多出来的土地与予没收。寺院如果反抗,他即将其庄园全部没收,赐给他的部下。这种作法正如同英国的亨利八世一样。他与信仰一向宗的农民斗争,也可比拟为德国农民战争。两者同样在惨烈的战争后,逐渐走向中央集权国家。换言之,织田信长的对手除了战国武将之外,他还要阻止“本愿寺法王共和国”、“一向宗信徒共和国”、“农民共和国”的诞生。  

    一般认为可能织田信长并非否定宗教,而是考虑将其视为天下布武事业的一环,将现存宗教与政治分离、或政治上的宗教统一。 安土城内安置了一个信长化身称为“梵山”的大石,将其做为御神体(神圣的物体或神的化身),并要求家臣、领地人民去膜拜。(出自Luis Frois的《日本史》) 关于宗教政策,有人提出“入城时的询问、征收入城费等事,在传教士的眼中,看来只如同寺庙的香火钱”的意见。

    人物评价/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古代评价

    • 神户良政:信长公是个很讲义气的人。

    • 日本王国记:伟人信长的死,他的勇气,宽容,之前的高雅等,令所有人惋惜。

    • 传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信长聚集全国的神像与佛像,他的目的并不是要崇拜这些偶像,而是要这些神佛崇拜他。他认为自己就是神,在他上面没有创造万物的神。” 他轻蔑所有日本王侯,恰如对下僚一般越过肩膀与他们说话。而人们恰如对绝对君主那样服从他。即使战运背于自己,他也是心气广阔,很有耐心。他有很好的理性和明晰的判断力,但却是针对一切礼拜、尊崇神及佛并且所有异教的占卜和迷信的惯习之轻蔑者。

    • 织田市:“既美丽又残酷的人。”

    近代评价

    明治时代之后勤皇思想增强,加之信长御用所恢复使用。因此,明治2年(1869年)明治政府下令建立织田信长的神社。明治三年(1870年),天童藩(今山形县天童市)藩内的舞鹤山织田信长祭祀社建立。信长,明治天皇从建勋的神号,先是从神祇官建织社,后是建勋社的号被赐封。此后,明治13年(1880年)东京建的靖国神社,京都船冈山的山顶转移。大正六年(1917年)被追赠正榜首。  

    二战后,织田信长政治方面的事迹评价、改革者的印象更加强烈了。另外路易斯·弗洛伊斯《日本史》的深入研究,比睿山火攻和自我神行动和(信长)亲自写信署名第六天魔王,书中记述信长为“无神论者”、“破坏者”的印象1990年代诞生,军事和政治方面学习西洋的先驱,书中还指出如果信长在世的话对世界史上也会有很大的影响。考虑到其影响是不可估计的,在日本史上,是极其重要的人物。秀吉也好、家康也罢,即使信长死后也未能逃出其影响力范围。  

    轶事典故/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宠爱吉乃

    生驹吉乃之墓 生驹吉乃之墓

    织田信长对生驹吉乃的爱可谓是发自肺腑的,吉乃为信长生下了三个儿女:织田信忠、织田信雄、织田五德。织田信忠既不是正室浓姬所生,也不是庶长子,却成为了织田家的继承人纯粹是因为信长对吉乃的宠爱,信长为了保护信忠的继承权还让信忠成为了浓姬的养子。对信雄和五德也是宠爱有加。

    信长迁移居城到小牧山城的时候,在那里为吉乃特别建造了宅院,吉乃在生完三个孩子之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以致于卧病在床,无法去小牧山,后来信长还是将她移居到了小牧山城。在那段时期信长频繁奔走于清州城和小牧山城之间探望吉乃,还为吉乃特地准备了出行的轿子,不过对她的健康并没有什么帮助,吉乃在三十九岁病逝。  

    容貌英俊

    织田信长的画 织田信长的画

    据史料记载,织田信长是战国时代出了名的美男子。据说,织田信长在正德寺会见斋藤道三时,斋藤道三身边的家臣、小姓抬头看到穿扮得体的信长无不惊为天人,而斋藤道三本人也受到了不小的震撼,最初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尾张大傻瓜,当得知他就是织田信长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路易斯·弗罗伊斯是最早来到日本的欧洲传教士之一,他曾会见过织田信长,并且对信长的全貌做出了评价“高且白瘦、胡须稀少、声音很高亮,喜好武技,行为粗野,几乎不喝酒。”之后,他对其他传教士说“信长的身高约170公分,在500公尺外可听到信长的声音,其声音可说相当的响亮,是难得一见的男子。”除此之外,也有许多其他传教士会见过信长,并对其容貌做出了高度评价。  

    喜好女装

    织田信长在青少年时偶尔喜欢穿着女装跳舞恐怕是确凿的事情。《信长公记》中也有织田信长在神社的祭祀中穿着女装跳《天人舞》的记录。一次打了胜仗,众将庆功,喝酒娱乐此时却惟独不见信长,于是众人皆以为信长不来了。喝到一半,外面突然走进来一个盛装妇人,直到那女人坐到织田信长的位子上,大家才发现她居然是织田信长装扮的。

    而也有记载织田信长有一次穿着女装在城外散步,吸引了许多青年武士,那些青年武士一直跟在信长的身后又无人敢靠近。  

    弓马娴熟

    史书真实有记载的是在信长49岁时,他还在节日庆典中亲自御马骑射,而且表演了种种高超的技巧,被人评价为“风姿卓绝,无人能比”。  

    神佛思想

    他是个理性主义者,也是个走在时代尖端的人物。1580年,也就是他去世前二年,传教士欧冈蒂诺拿着地球仪,向他说明地球是圆的。织田信长当场就说:“很有道理!”信长也反对往生极乐的说法,他强调现世利益,认为带给人们财富、健康、长寿才是最重要的。在本能寺之变的前夕,信长还打算修改历法。

    信长习于唯物论思考法、对神佛的存在、灵魂不灭等事是不相信的。由信长批评当时僧侣的蛮横、夸赞基督教传教士等事,可见信长并非全盘否定宗教。一方面安土城天守内的屋顶、壁画采用以佛教、道教、儒教为题材的绘画,对净土真宗与延历寺的宗教活动等也未予以禁止。

    第六天魔王

    最早织田信长被称为“第六天魔王”是在元龟三年(1572),由于秀吉的情报操作,加上信长本人亦曾自称第六天魔王(一说当时僧人害怕他对其的绰号)。当时武田信玄正要上京,信玄写了封信给信长,并署名“天台座主沙门信玄”,而信长给信玄的回信书就署名“第六天魔王信长”。  

    家臣盟友/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家臣

    同盟

    亲属成员/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先祖

    • 织田久长

    • 织田敏定

    • 织田信定

    • 织田信秀

    妻妾

    • 正室:斋藤归蝶

    • 侧室:生驹吉乃、阿锅之方(即兴云院)、原田直子、阪氏、土方氏、慈德院殿

    后代

    儿子

    • 织田信正(庶长子,母为原田直子)

    • 织田信忠(母为生驹吉乃,养母浓姬)

    • 织田信雄(母为生驹吉乃)

    • 织田信孝(母为阪氏 )

    • 织田秀胜

    • 织田胜长

    • 织田信秀

    • 织田信高(母为阿锅之方)

    • 织田信吉(母为阿锅之方)

    • 织田信贞(母为土方氏)

    • 织田信好

    • 织田长次

    女儿

    • 织田冬姬

    • 织田五德

    • 织田秀子

    • 织田永姬

    • 报恩院殿

    • 三之丸殿

    • 阿振

    • 织田鹤姬

    养女

    • 胜龙院殿(远山景任女,武田胜赖之妻)

    • 深光院殿(信广女,丹羽长秀之妻)

    孙子

    • 织田秀信(信忠子)

    • 织田秀则(信忠子)

    • 织田秀雄(信雄子)

    • 织田高雄(信雄子)

    • 织田信良(信雄子)

    • 织田高长(信雄子)

    • 织田信茂(信孝子)

    • 织田重治(信秀子)

    • 织田高重(信高子)

    • 织田信衡(信正子)

    同辈

    兄弟

    • 织田信广

    • 织田信行

    • 织田信包

    • 织田信治

    • 织田信时

    • 织田信兴

    • 织田秀孝

    • 织田秀成

    • 织田信照

    • 织田长益

    • 织田长利

    姐妹

    • 阿市(战国第一美女,浅井长政正室,后改嫁柴田胜家)

    • 阿犬之方(佐治信方正室,后改嫁细川昭元)

    艺术形象/织田信长[日本历史人物] 编辑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30 04:3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