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网络灰社会

    网络灰社会是指在网络社会,公关公司们在企业授意下,以打手为先锋,凭借数十万水军的兵力,用新闻与帖子展开“商业追逐战”。网络公关公司以发帖、发博文、模拟问答、替人删帖等手段,诋毁、抹黑或者推红某个事件/人物来获取经济利益。

    编辑摘要

    目录

    背景介绍/网络灰社会 编辑

    从一座商业大厦的外面看到的半透明结构。企业之间的高强度无序竞争常常让他们选择“灰色”走上途径。

    2010年10月,蒙牛雇佣“网络打手”的诋毁事件,不仅让中国奶业再次蒙羞,也让网络公关公司这个神秘的行业掀开了黑幕的一角。

    其间,被爆出的网络攻击方案,是最有故事和意味的结点,恰恰也是这类公关公司最神秘的一面:以发帖、发博文、模拟问答、替人删帖等手段,诋毁、抹黑或者推红某个事件/人物来获取经济利益。

    从企业到公关公司,从“打手”、“水军”到各网络平台,他们隐蔽在网络幕后,熟稔网络运作的潜规则,并以此形成了相对成熟的灰色产业模式。

    示意图示意图

     相比耸人听闻的“网络黑社会”,这个由网站公关公司构筑的“社会”,更似乎走在灰色的边缘:他们惯于使用“软刀子”而非暴力,他们有公开注册的公司而非纯地下活动。

    企业背后折射的是行业的问题,而行业问题的背后折射的则是整个社会。蒙牛事件之后,司法介入“网络灰社会”,明示这个行业不再是可以任意诋毁不用负责的法律空白地带。

    在网络社会,公关公司们在企业授意下,以打手为先锋,凭借10万水军的兵力,用新闻与帖子展开“商业追逐战”。他们是蒙牛“诋毁门”背后那双“看不见的黑手”, 他们是层出不穷的假象制造者,他们构筑的网络灰社会,触角之深,远远超乎你我的想象。

    相关人物/网络灰社会 编辑

    10月22日。一条被各大网站迅速推至首页的新闻,让王盛(化名)不得不注目。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宣布,蒙牛乳业儿童奶负责人安勇,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赵宁、郝历平、马野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北京戴斯普瑞网络营销顾问有限公司李友平、张明2人在逃。随后,蒙牛集团声明称“安勇事件”系个人行为。

    一个公告,一个声明,让这个30多岁的男人,徒生兔死狐悲之感。

    与攻击伊利产品的“水军”背后策划者——博思智奇公关一样,王盛也在干同样的行当。已在网络上混了10多年的王盛,曾推红了一个四格真人漫画组合,并从中嗅到了商机。4年前,他跟另一名网络推手合伙开了一家互动营销公司

    在网络时代,企业借助网络平台展开商战,传统公关公司随即转型成立互动营销部门,而如王盛这样的早年网络推手,则努力摆脱单纯炒作的草根形象,开起了网络公关营销公司。2008年,网络公关已经成为国内公关业的当红炸子鸡。据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CIPRA)抽样调查数据显示,网络公关业年服务毛收入逾10亿元。

    要在这个迅速成长的行业中生存,王盛的“武器”,就是每天指挥着40来个员工,面对着电脑屏幕,敲击着键盘。

    在纠错机制失效的网络江湖,他们扮演着“推手”或者“打手”的角色:推红网络上的某红人和某事件,或者以删帖、删新闻等方式为雇主进行危机公关。当然,有时候也接“脏活”——以匿名方式在网上诋毁、攻击自己客户的竞争对手。

    在网络社会里,他们无孔不入,指挥着几十万的“水军”,制造着“新闻”与“回帖”。相对于喧嚣一时的蒙牛“诋毁门”,他们制造的谎言假象之数量、触角伸展之深广,远远超乎网民的想象。

      

    秘密接单/网络灰社会 编辑

    在安勇等人被宣布批准逮捕的这个晚上,王盛正打算指挥“水军”进行人肉搜索。这是他为一个新客户所作的策划案。

    他的客户是一个新网站,主要经营全球范围内的土特产,比如牛肉干、葡萄干等。为提高访问量,网站找到了王盛的公司,想通过炒作争议性网络红人的方式,提高网站知名度。

    像这类新网站是王盛公司重要的客户。他曾策划过一个“团购男人”的活动,在团购圈做得非常成功。“团购男人就是以前交友网站经常办的富豪征婚,但是我们弄了一堆钻石王老五,把他们放在网站上,让女白领来团购。”

    “接单”是一个策划的起点。“一般是企业的营销部门或者领导本人来找我们,提出要求,然后我们给客户提案,如果满意了就签合同,不满意再修改直到满意为止。”不同企业要求也不同,比如有的企业要求炒作的事件正面一些。为了做一个让客户满意的策划,王盛往往要跟同事多次碰头,进行头脑风暴式的讨论。

    也有一些老板相信他们的实力,不需要提案,只要当面聊一聊创意,觉得满意了就签合同。“合同里会包括要做什么事情,需要多少钱,发多少稿,达到什么效果。”王盛说。

    做这类直接交易的往往是中小企业客户。王盛透露,如果是知名的大企业,他们是不会轻易露面,而是委托自己“御用”的公关公司出面,这样万一“出事”了,大企业自身也能保证全身而退。

    据媒体披露,10月20日被爆出的蒙牛诋毁伊利事件,就是与蒙牛合作了10年的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向另一家名为戴斯普瑞的网络营销公司下达了网络攻击的指令。一位公关公司投资人认为,以博思智奇的实力,完全能单独完成策划和攻击实施,找第三方公司极可能是“障眼法”。因为博思智奇的总经理杨再飞跟蒙牛关系密切,如果他的公司直接攻击伊利,太容易被看出来。为降低穿帮的风险,博思智奇会考虑让第三方公司去实施攻击。这一点,也让蒙牛在事发后有了回旋余地。

    在王盛公司,这类合同多是短期的,并附加一项保密协议。在记者见到的一张协议里,写着下列的文字:“在保密期限内,网络公关公司不得以任何方式向外界透露客户身份以及业务内容,违约者必须承担经济赔偿责任。”

    这也造成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广告公司极力宣传自己做的成功案例,而网络公关公司却大多保持沉默,只在与潜在客户商谈时才会吐露一些细节。

    王盛的公司在业内颇有名气,其主要的特色是“事件营销”与“红人营销”。这次,王盛运用的就是已经非常熟悉的“红人营销”。他的基本思路是:先通过视频,在网上推出一个有争议性的红人,然后发动网民或者自己制造一场声势浩大的人肉搜索活动,在“人肉”的过程中,将自己的客户——某网站推上前台。

      

    假人肉帖/网络灰社会 编辑

    在执行“人肉”环节之前,一个要推的“红人”视频已发到了各大视频网站。

    王盛打开收藏夹里的一个网页,页面上出现了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孩,一边上网疯狂地点击着鼠标,一边爆粗口骂着自己的老板,嘴里喊着:“你××天天让我加班,还不给我加班费……直到10点半才给我报销一顿饭,老娘那个点吃得下饭吗?!”

    这种网络爆粗口走红的红人,很多网民都似曾相识。王盛透露,这类所谓红人都是有人幕后策划,比如这个视频女孩,其实就是自己公司的一位员工。

    “这种事情要求不高,不需要很专业,其实她表演得并不好。”王盛自嘲地说。

    正说话的工夫,王盛的QQ闪了起来。在办公室加班的一名员工说,人肉的帖子已经写好,现在发过来,请王盛把把关。

    王盛收了下帖子。这个帖子以一位在CBD工作白领的口吻,说自己已经人肉出来了这位爆粗口女孩的身份,并充满同情地说:“她们公司就老加班,我那次9点下班了她们公司依然灯火通明。在这样的公司有压力是很正常的,但像她这样我个人认为有点过了。哪有这样去骂老板的啊……”

    在帖子不显眼的地方,这位“白领”不经意地提到了那个要推广的网站名字。再往下,有十个已经做好了的“回帖”。

    做好了“人肉帖”,下一步就是把这个帖子发出去。因为自己的员工较多,这次的规模又不是很大,王盛并不想动用“网络水军”。

    所谓的“水军”,就是受雇于网络公关公司在论坛回帖的网络人员,有专职和兼职两种。如果想人为制造一个热帖,凭借自己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通过临时招募“水军”来完成。

    某网络营销公司营销总监称,两周时间就可以征集到十万“水军”,短时间就可打造另一个“贾君鹏事件”;一家网络公关公司的业务员曾狂妄地对外宣称,自己手中有6万多个ID,2000多个博客,“保证每天都给你发帖”,“我想上首页就上首页”。

    如果动用“水军”是什么价格?王盛说,图片越多,费用越高,此外,费用还与发帖方式有关,比如在天涯一次性发五张图(在一层楼上),费用是1.5元;如果一层楼一层楼地发,价格翻倍成3元。

    这就涉及微妙的技巧问题。王盛说,“一层一层地发,真实啊,一般网友发,想一想,又发一张图片。如果五张图片在一层楼发,很明显这个帖子是事先整理好,复制粘贴过去的。”此外,每个帖子都要有错别字,或者语句不通的地方,这样才像是未经修饰的网络语言。

    而曾有做过“水军”的人士向媒体披露,发一个帖能得到0.5元。如果打造出“热帖”,就有50-100元的奖励。当帖子达到一定的浏览量,还另有提成。“如果勤快点,我一个月能挣近2000元。”

    但是,发帖受到越来越多的阻击。一家网络公关公司CEO向记者诉苦说:现在炒作一个事情太难了,帖子发了很快就被屏蔽掉。“我们在天涯的帖子删得最厉害,占到了一半以上。”

    植入太多商业化的东西,肯定是会遭到封杀的。大旗网副总编辑慕容继承说,“不管是网站的编辑也好,还是网站负责审核帖子的人也好,现在他们接触多了之后,很轻易地分辨出哪个帖子是属于商业行为,有一些基本的判断原则在里面。”

    而封杀的原因,一方面是不真实,另外一方面,这种商业炒作帖与网站本身的商业利益是有冲突的。“我凭什么要给你免费来做宣传平台?”慕容继承说。

      

    黑吃黑/网络灰社会 编辑

    “其实负面比正面好做,这就叫做‘做蜜不甜,做醋必酸’。”在王盛看来,正面做得不够强大的话,反而会引起逆反心理,网民一看就会觉得是炒作。

    最大的负面,莫过于替客户抹黑、诋毁竞争对手。面对这个话题,王盛立刻敏感了起来。“一般打击对方的策划案比较慎重。” 他承认,自己的公司之前也做过这类诋毁对手的事情,幸亏客户有实力,最终把事情压了下来。对于细节他不愿多谈,“差点完了,事后我们都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采访王盛的3天前,蒙牛公关“诋毁门”事件震惊社会。作为同城乳业“兄弟”,蒙牛与伊利一直结有宿怨。10月22日,伊利向媒体公布了警方查获的“攻击伊利”文案。这份《DHA借势口碑传播》方案分为六部分,分别是:“背景”、“策略”、“手段”、“传播话题”、“预算”等。

    这个所谓“借势口碑”的核心,攻击的是伊利儿童成长奶中的DHA成分。该物质既可通过鱼油提炼,也能通过藻油提炼。蒙牛使用的是藻油 DHA,伊利使用的是鱼油DHA。通过这种所谓的“口碑传播”,要达到如下效果:鱼油中所含EPA会致使儿童性早熟;鱼油DHA是垃圾食品(堪比地沟油)等。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博思智奇运用的网络攻击手段的多元性和精确性,堪称当前“网络攻击”的标本:

    在Wiki问答、百度知道等社区,通过虚拟问答的形式,在回复中植入藻油DHA安全性更高、纯度更高等正面信息;在亲子、育儿论坛全面覆盖;用消费者的口吻和角度,发起“万人签名拒绝鱼油DHA”的签名运动;通过草根博客对相关新闻进行大量转载,根据新闻作出引导性评论解读;在网络新闻中大量转载,强化其中DHA的内容。

    这种手段的应用,并不单单是蒙牛。有意思的是,事发后蒙牛在回应中称,“2003年到2004年间,伊利集团曾花费超过590万元,雇佣公关公司对我公司进行新闻攻击。”

    这场颇似“黑吃黑”的丑剧,在网络中并不鲜见。

    早在2009年12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报道过一家号称“短平快、5万块”的网络公关公司,其公司营销总监称“5万块可影响法院判决”,被称之为“史上最牛逼的网络黑社会老大”。

    在众多焦点事件中,都能看到这类“打手”公司或隐或现的身影。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副院长吕本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按照正常的传播规律,一个热点话题在网上的传播高峰时正常为三天,如果持续维持是违背自然传播规律的,在三到五天后,如果突然再次出现传播的高峰,又没有特殊的原因导致旧话重提,就极可能是人为推动的。

    “至少50%左右热帖是经过人为设计的。”根据对一些波形图的分析,吕本富称,一度被热炒的王老吉“添加门”、360离职员工爆黑幕,以及康师傅“水源门”等事件,都明显出现了“人为操作”的痕迹。

      

    神秘删帖人/网络灰社会 编辑

    除了打击诋毁对手,另一种“涉黑”的手段就是删帖。在媒体的不断曝光下,删帖的价位早已经不是秘密。一家名为“黑先锋”的机构工作人员报价:天涯帖子比较贵,一条2200元;其他网站的帖子每条均价1500元,删除百度快照另外加钱,每条至少300元。

    删除新闻的价位要高一些,浙江一家企业的公关部人员向媒体提出的报价显示,不同的网站收费标准不同,一条新闻的删除价格从几千到上万元不等,如凤凰网1万元/条、新华网9000元/条、网易6000元/条、浙江在线4000元/条,一些地方性网站几百元就可以解决。

    作为“中介”的公关公司,所得几何?有知情人向媒体披露,向网站方私下交易需要的费用,会占到自己所得报酬的一半以上,网络公关公司自己的所得不会超过30%-40%。

    获取最大暴利的并非公关公司,而是“被公关”的各大网站。

    值得注意的是,网络公关公司一般不会联系网站官方,大部分网络公关公司都是私下贿赂各大论坛的版主、编辑、管理员和网络监管人员。也就是说,公关公司的大部分投入,都被中饱私囊了。

    王盛说,去年一年,公司的流水也有几百万,但到年底算起来,根本没赚到钱,“大部分钱过过手就走了。”

    不过,在网络营销界对“删帖”的理解也有分歧。北京聚合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王强对本刊记者表示,“删帖”有时候仅仅是一种危机公关行为。“假如我和你是竞争对手,我就觉得你阻碍了我,我想方设法给你出点负面(新闻),你怎么办?你只有去删它,你删这个东西你是不是黑社会?”他认为,“这属于正当防卫”。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网络营销“涉黑”的比例,并没有像媒体想象的那么大。新势整合传播机构互动营销部客户总监高胜宁说,根据他的了解,所谓的 “涉黑”性质的业务在整个网络营销市场占不到1%,而且主要集中在IT公司和食品饮料这两个行业。“行业所谓的脏活,基本没有人愿意干。”高胜宁说,愿意接这类活的,大部分是小公司。

    一般人会以为,删帖都是版主、管理员做的事情,但事实并非全然如此。某著名论坛的版主追风(化名),曾经历了这样一件郁闷的事:一家快寄公司给他寄东西时,包裹内的物品竟然少了。他要求快寄公司找回缺少的物品或者赔偿,但遭到了拒绝。于是,他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了帖子,发在论坛和博客里。

    很快,这些帖子都被删除了。

    在网络江湖上,一个删帖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令追风感到蹊跷的是,在自己管辖的论坛里,帖子也被删了!除了自己,谁还有权力这么不露痕迹地删帖?

    一番调查之后,他终于搞清楚了那双“看不见的黑手”。原来,删帖公司“买通”的一般有两种人:一种是做站务的,比如版主、管理员、论坛主编等,他们负责内容建设,有权力删帖;还有一种人则比较隐秘,他们负责幕后的网络安全,可以随意删帖,如果你要投诉,只会得到一句:“涉及国家安全”。

    追风说,“现在他们买通的大多不是做网站内容的,而是直接掌握帖子生死大权的网络监管。”


      

    混混江湖/网络灰社会 编辑

    根据被公开的攻击方案,博思智奇实施诋毁伊利的整个策划,开始设定为25万元,后来追加到28万元。

    在王盛看来,这是个业内主流的价格。在网络营销市场,目前一个案子,稍微大点的公司一般是一二十万元,小一点的公关公司或者工作室在5万元以下,还有以千元为单位的。

    “从博思智奇做的大量工作来看,这其实是个很低的价格。”王盛的理解是,作为公关公司来讲,不是只看这一单,通过这一单换来的可能是长期合作。“这就像咱俩一块去杀了人,你有把柄在我手里,以后就得跟我一块干了。”

    “投入”低,“产出”高,是网络公关业的典型特点。某网络营销公司营销总监宣称,只有两三万的预算,在一两个月之内,就能做到让攻击目标陷入负面的深渊,“从百度谷歌搜录基本上前几页,全是它的负面信息”。

    对于网络社区来说,当然有自己的标准,删帖、加精、置顶,都有着或明或暗的游戏规则。大旗网副总编辑慕容继承说,从网络内容管理方的角度来说,如果没有一个规则,没有一个管理办法,没有一个删帖的标准,没有一个加精置顶的标准,社区就不会发展起来。所以一定要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游戏规则,所有人都能适应的规则。

    但有一些盲区,似乎是网站自己无法控制的。

    去年12月21日,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发布《2010年社会蓝皮书》指出,2009年影响力较大的社会热点事件,有30%是由网络爆料而引发公众关注的,比如南京周久耕“天价烟”事件、河南民工“开胸验肺”事件、“躲猫猫”事件等。

    蓝皮书指出,就是这些遭遇纠错机制难题的网络平台,让民意在网络集结,产生强大的舆论压力。在另一面,这些网络社区也被指责为“网络打手”提供温床。

    “纠错本身,网站是没有这个责任和义务的,按照法律规定,我们没有新闻采编权,这些内容并不意味着我们认可它的真实性,它的真实性是我们没法求证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知名论坛主编如是表示。

    一面是低投入高产出的利益刺激,一面是纠错监管机制的相对失效,这也让网络江湖出现了极为复杂的景象。王强透露,有些小公司为了赚钱,恶意去发布负面消息,然后再去删,“既发又删,收两份钱。”

    这还造成了很多“炒作混混”的出现。

    “炒作混混”由互动百科社区总监一马青尘首创,他曾先后任天涯社区、新浪杂谈等著名论坛的版主。他解释说,因为网络事件的偶发性和未知性,很多纯自发网络事件往往会被这些“炒作混混”强取豪夺,张冠李戴地据为己有。“就像国外不入流的恐怖分子,但凡有大楼被炸、地铁爆破都会争先恐后地承认是自己干的。”

    在他看来,贺一二、金泉少侠、黄亮华等这些号称网络推手的,其实都是“炒作混混”一类。“贾君鹏走红事件”后,就先后有北京一家传媒公司的 CEO黄亮华、南京某营销公司CEO李光辉、重庆某传媒公司CEO敖春华等人竞相出来认领的怪异景象;小月月事件之后,金泉少侠也站出来“认领”,称是自己策划所为。

    对这类网络混混,尔玛互动营销策划总监“非常阿锋”在微博上表示,其实在网络上玩炒作的有三种:第一种是把事情炒火,然后再寻找理论根据,以浪兄、立二拆四为代表;第二是一马青尘说的“炒作混混”,看有什么事情火了,就跳出来认领;还有一种,连认领都省略了,直接声称自己是“炒作大师”。

    “有很多不了解这个圈子的人,以为他是策划。”王盛说。这些“炒作混混”的出现,让整个网络江湖更加混乱不堪。

    黑还是灰?/网络灰社会 编辑

     正是互联网的这种复杂性,让北京大学副教授、网络社区研究者胡泳不赞同所谓“净化网络”的说法,正如他反对“网络黑社会”这个概念一样。

    2009年年底,央视《经济半小时》把“网络黑社会”引入报道标题,引发轩然大波。对这个新词,不乏拥护者,也有不少反对者。

    胡泳不同意这个概念。他说:“在局部当中存在类似黑社会的行为,但是过于强调这种说法是对整个互联网的污名化。网络黑社会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整个网络当中完全没有正义、没有真假,所以我是反对这种说法的。”

    确实,这个群体惯于使用“软刀子”而非暴力,有公开注册的公司而非纯地下活动,他们在组织关系上也没有黑社会那么严密。即使是“涉黑”的诽谤、辱骂与诋毁等行为,也如新媒体创意与营销专家陈永东所说,这与网下的性质并不同,并不能将有组织的诽谤、辱骂及诋毁就轻易地定性为黑社会。

    王盛就对“网络黑社会”这个概念嗤之以鼻,他反问道:“黑社会应该是有背景有势力的,但其实公关公司也都是蒙牛(这样的公司)来雇他们,蒙牛来给钱,如果说黑社会的话,蒙牛更像。这个雇主应该成为黑社会,公关公司是打手,谁给钱了就(帮谁)。”

    “其实我觉得任何一个地方都存在黑幕,都存在灰色交易,互联网其实也差不多。”面对舆论对这种黑幕的抨击,国内某著名社区主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现得有些愤愤不平。

    从雇佣企业,到公关公司、网络“打手”、网络水军,再到各类社区网站,从各自的利益出发形成了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在链条之外,还有很多力图分一杯羹的“炒作混混”。他们构成了我们所说的“网络灰社会”,这个灰社会有自己的运作潜规则,并初步形成了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

    正是这个“网络灰社会”的存在,让网民的每一次鼠标点击开的都可能是蓄谋等待的陷阱,每一个打开的网页都可能充满了谎言。

    名词解释/网络灰社会 编辑

      

    网络推手:

     借助互联网平台实施策划、炒作某特定对象,包括某个企业、某个品牌、某事件或某个人,使之蹿红,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和知名度。早期著名的有立二拆四、浪兄等。
      

    炒作混混:

     将自发的网络事件张冠李戴地据为己有,宣称是自己策划推红的。就像国外不入流的恐怖分子,但凡有大楼被炸、地铁爆破都会争先恐后地承认是自己干的。被指为此类人物的有贺一二、金泉少侠、黄亮华等。
      

    网络水军:

    被网络公关公司召集来在网络论坛等地发帖回帖,为其客户营造气势与氛围,有专职和兼职之分,实属体力活。该群体规模宏大,价格低廉。
      

    网络打手:

     受雇于公关公司的网络枪手,专司于论坛、博客等网络地带,以攻击谩骂等狷狂言辞和偏激片面的言论,颠黑倒白,混淆视听,诋毁竞争对手。
      

    删帖公司:

     专职删除找上门来的各类企业或是个人的负面信息帖,删帖价格根据网站不同有所差别,技术含量低,赚钱快,更有人戏称为“朝阳产业”。
      

    网络黑社会:

     以论坛、博客等为平台,发布大量抹黑、诋毁某品牌信息的实体或人群,例如发帖公司、网络营销公司等。但“网络黑社会”概念是否成立,还存在极大争议。
      

    网络平台推广分析

    BBS

    平台:天涯、猫扑、百度贴吧、门户论坛、专业论坛。

    优势:诞生最早,拥有数以亿计的簇拥族。匿名性,准入门槛低,及时发布,是真正的草根大本营。直到目前,仍是最重要的网络话题策源地。

    劣势:鱼龙混杂,素质参差不齐,以负面传播力为主,病毒式传播,很难形成良性的聚合力和影响力。很少有知名的社会人士来出演意见领袖这角色。

    价位:根据影响力来定价格。一般的“水军”价格低廉,一条帖子5毛钱,据称近期已随CPI的脚步涨到1元。
      

    博客

    平台:主要是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博客。

    优势:匿名性较BBS降低,准入门槛低,及时发布,有草根,亦有名人,名人往往是强大的辐射面。可形成图文、音视频等多轨道传播路径。

    劣势:往往是名人博客备受关注,依然延续着现实社会的影响力逻辑,草根要想成就名博,往往需要出奇出新,受平台所限,互动性比较弱。

    价位:根据博主本身的影响力定价,从几十元到数万元不等。
     

    SNS

    平台:人人网、开心网等

    优势:以转帖或者投票的方式进行,注重娱乐性和互动性,容易形成人人相传的口碑,帖子浏览量高,目标群体明确。

    劣势:广告嫌疑的稿子难以形成转帖,容易伪造转帖数据,影响群体相对比较窄,难以发酵成社会话题。

    价位:相对其他方式,价格较高,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微博

    平台:有影响力的主要是新浪微博。

    优势:最近的新生事物,发力猛,覆盖广,发布更及时,增强了普通人与名人的互动性。

    劣势:发帖字数限制强,往往一条帖100多字。多数是碎片化的灵感一闪或是当下的心情抒发,信息零碎。名人效应明显,草根的影响力极弱。

    价位:根据博主本身的影响力定价,明星微博的报价已达数万元,处于起步阶段。
      

    虚拟问答

    平台:百度知道、新浪爱问、Wike问答。

    优势:以用户询问、回答的方式,模拟了用户体验,容易被用户接受,用户往往通过搜索得到答案,针对性高。

    劣势:不具有延展性,难以形成爆发性的社会话题。对答案无法控制,真实用户有可能影响答案的呈现。

    价位:一问一答为一组,符合要求的问答一组100元左右。
      

    典型案例/网络灰社会 编辑

    三鹿奶粉删帖事件

    2008年,早在三聚氰胺井喷之前,就有婴幼儿喝三鹿奶粉长结石的帖子现身于网络,但前三鹿集团不惜豪掷300万网络公关费用,打通关节屏蔽甚至封锁了于其自身不利的负面帖子。

    《万科松山湖会议纪要》

    2008年5月,一份模拟万科高官口吻写就的《万科松山湖会议纪要》在网络疯传,令国人对房地产那根绷紧的神经为之一震,让原本风声鹤唳的楼市哗然一片。集团执行副总裁肖莉旋即发表正式声明称此文乃伪造。至于真相究竟是什么,至今石沉大海。

    “封杀王老吉”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之后,生产王老吉的加多宝集团立即豪捐1亿元。5月19日晚,名为《让王老吉从中国的货架上消失,封杀它!》的贴子首现天涯论坛,迅速成为网络热议话题。而据网名为Sonia的网络营销界人士则称,这其实是“一次完美运用了互联网传播力量的网络营销事件”,堪称网络营销的经典范本。

    康师傅“水源门”

    2008年7月,《康师傅:你的优质水源在哪里?》的帖子爆料称康师傅矿物质水其实是自来水以及生产地址名不属实。是年9月,康师傅召开新闻发布会就此道歉。事后坊间流传这不过是饮用水行业内的、竞争对手间的恶意打击、抹黑对手。

    抹黑新东方

    2009年3月和8月,名为《姐妹们小心了,揭露新东方老师的真面目》的帖子疯狂走红各大网络论坛,该贴称新东方老师不仅伪造高分成绩,更是戏弄女学生情感,一时间激起千层浪。新东方莫名连续遭受恶意攻击,声誉被损。尽管随后报案,但并未查出个所以然来。

    蒙牛伊利“陷害门

    2010年10月,蒙牛雇佣公关公司博思智奇有计划地诋毁伊利产品的内幕,随着警方介入而大白于天下。“网络打手”的操作在该事件中得到了标本式的执行,中国乳业的诚信力再遭严重打击。[1]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11-1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3-18 03:29:44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贡献光荣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