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聂凤智

    聂凤智(1914-1992),湖北省礼山(今大悟)县人。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聂凤智 别名: 聂敏
    籍贯: 中国湖北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92年4月 职业: 政治 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 军事 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政党: 中国共产党
    民 族: 汉族 出生日期: 1913年9月
    毕业院校: 延安抗日军政大学 信 仰: 共产主义
    代表作品: 《战场——将军的摇篮》 军 衔: 中将(1955年)
    主要成就: 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历次反“围剿”

    目录

    聂凤智聂凤智
    聂凤智(1914-1992)曾用名聂敏湖北省礼山(今大悟)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2年4月3日在南京病逝。著有《战场——将军的摇篮》(1989)。

    生平概述/聂凤智 编辑

    聂凤智聂凤智
    聂凤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军第12师班长、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红九军第27师81团副营长、营长、营政治教导员、副团长,红三十一军团长、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教员、队长、副团长,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校长,胶东军区第五旅13团团长、旅长,中海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山东军区第六师师长,第五师师长,华东野战军第25师师长,第九纵队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第三野战军二十七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华东军政大学教育长,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中朝联合军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军区空军司令员,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戎马生涯/聂凤智 编辑

    饭都盛到手上了,聂凤智命令:不准吃饭,赶紧撤

    聂凤智1942年冬,聂凤智在抗大胶东支校
    聂凤智,乳名麒麟,曾用名聂敏。1914年5月出生于湖北礼山(今大悟县)禹王城。1927年11月,13岁的聂凤智就手举红缨枪,跟着农民队伍庆祝黄麻起义胜利。1929年1月,王树声廖荣坤率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在黄麻“扩红”,聂凤智报名参加了红军。1930年4月,第三十一师改编为红军第一军第一师,聂凤智所在的连队被编为红一师一团三营七连,他成了七连的勤务员。红一师师长是徐向前,红一团团长是王树声。后来,聂凤智在鄂豫皖边区军民反“围剿”中,一人俘虏国民党军一个班,成了名震红一团的智勇双全的战斗英雄。1933年初,聂凤智被提拔为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交通队指导员。

    聂凤智担任交通队指导员不久,国民党军组织了30多个团对川陕苏区红四方面军进行了“三路围攻”。红军3个师在空山坝与国民党军进行了血战。红军把分散在空山坝以南余家湾柳林坝等地区的国民党军分割包围成几块,打歼灭战。聂凤智组织和带领交通队的战士,穿梭于深山老林之间,进行频繁的通信联络。空山坝血战,国民党军7个团被全歼,6个团被击溃。

    红四方面军在反“围剿”中取得了胜利,部队不断扩编。聂凤智在短短5个月时间里,由交通队指导员升为副营长、营长、教导员、副团长。1933年7月,红四方面军又将4个师扩编为4个军,聂凤智由红九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副团长调任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二七一团副团长。1935年4月,聂凤智由二七一团副团长升任二七一团团长。1936年4月,改任二七一团政委。

    聂凤智1943年,聂凤智在胶东敌后抗日前线
    1936年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聂凤智被调到第九十三师二七九团当团长。 当时,红军仍未摆脱国民党军的追击。1936年10月底,聂凤智率全团指战员跟随整个红军队伍向东转移,国民党军胡宗南部依然紧追不舍。红三十一军等奉命在甜水堡一线阻击。11月19日,聂凤智率部与兄弟部队一起,在古城堡张天堡一线打了一场艰难的阻击战。红四方面军自甘孜北上以来,部队已四五个月未获休整,会师后又是连续战斗,减员严重,极度疲劳,弹药也已十分缺乏。但是,聂凤智采取“摧其坚,夺其魁,解其体”的打法,率部对国民党军进行了阻击,取得全胜。11月21日,国民党军第一军七十八师进至山城堡,聂凤智又奉命率全团出击,以同样的打法,一举将当面之敌冲垮。红军各部同时展开反击,激战一昼夜,使国民党军全线崩溃。这一仗歼灭了国民党军一个整旅又两个团,取得了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在会宁会师后的第一次大捷,也是土地革命时期最后一次大胜仗。

    抗战爆发后,在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的聂凤智先是留校任教,后被任命为抗日军政大学第三团副团长兼教育长。抗大三团活动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1939年10月,聂凤智奉命率抗大三团奔赴山东。一路上缺衣少粮,时常受冻挨饿,但在聂凤智的带领下,三团于1941年春到达山东。不久,聂凤智被调到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任校长。1942年11月8日,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北平秘密飞抵烟台,部署对胶东“冬季拉网大扫荡”。冈村宁次实行多路突进,分路合击,步步进逼,至11月21日,已在牙山根据地周围,形成了一个南北90公里、东西75公里的“铁桶式”包围圈。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正设在牙山根据地的中心区。这时,许世友已任胶东军区司令员。胶东军区根据敌情进行了紧急部署。许世友说:“我们现在的原则是保存有生力量。” 聂凤智深刻领会了许世友的讲话。在紧急部署会议上,聂凤智表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根据分工,聂凤智率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先掩护地方党政机关和群众转移,然后隐蔽穿插,悄然破“网”,跳到“网”外。

    聂凤智抗日战争时期,聂凤智(左3)与李新华(左1)、刘静海(左2)、孙端夫(左4)、高锐(左5)合影
    这是一次惊险破“网”、跳“网”的过程,甚至差两分钟炮弹就打在头上了。开会回来的第二天早上,大家正准备开饭,许多人正在盛饭。这时,侦察员报告聂凤智,日军和伪军已到10公里外。聂凤智马上命令:“不准吃饭,赶紧撤!盛了饭的带着饭走,还在锅里的抬着锅走,一分钟也不准耽搁。” 民以食为天。许多人骂道:“敌人还在10公里外,慌什么慌,吃顿饭也用不了几分钟,吃了饭再走!” 聂凤智毫不客气地说:“不行!”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尽管大家埋怨聂凤智不近人情,而且有人还说“聂校长故弄玄虚”,但当他们还未爬上山头,便看到一颗颗炮弹落在刚才开饭的地方时,大家嘘声一片,佩服聂凤智的决断,说:“聂校长真是神机妙算!”从撤离到炮弹落下,时间只差一两分钟。后来聂凤智给大家解释:“侦察员报告还有10公里,他回来报告也得跑10来公里,即使一个快一个慢,敌人也快到跟前了,怎么能不当机立断呢?”

    在这次突围中,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基本上未受损失。跳到“网”外后,聂凤智立即率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连袭栖霞到福山段烟青路,配合吴克华高锦纯指挥的八路军第五旅作战,迫使日军抽兵回防,结束“拉网大扫荡”。1943年3月,胶东军区进行了精简整编,抗大第一分校胶东支校改为教导第二团。聂凤智被调任八路军第十三团团长。十三团政委是李丙令,参谋长是裴宗澄。聂凤智和李丙令率领十三团在胶东地区与日军进行了殊死斗争,直至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1945年9月,胶东军区部队进行整编,成立了八路军第五师、第六师和警备第四旅。第五师是以十三团为基础组建的,聂凤智和李丙令分别被任命为第五师师长、政委。

    淮海战役,聂凤智偏让“败军”打老冤家

    聂凤智淮海战役中,聂凤智用电话指挥作战
    1946年1月10日,国共两党签订了停止军事冲突的协定,并组成由国、共、美三方代表参加的“三人委员会”及“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以“调处”双方的军事冲突,监督双方执行“停战令”。胶东地区也相应成立了“军调处执行部高密第二十一小组”。聂凤智以“少将旅长”的身份,作为胶东地区解放军的全权军事代表。

    解放战争全面爆发后,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战斗,解放军的气势压过了国民党军。为适应形势需要,山东野战军与华中野战军合并组成华东野战军,将山东、华中野战军统一编为9个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以第五师、第六师和警三旅为基准单位,编成第九纵队,下辖二十五师、二十六师、二十七师。许世友兼任纵队司令员,聂凤智任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刘浩天任政委。

    1947年8月,华东野战军组成山东兵团,坚持山东内线作战。许世友任山东兵团司令员,谭震林任政委。山东兵团下辖第二纵队、第七纵队、第九纵队、第十三纵队。因许世友不再兼任第九纵队司令员,聂凤智正式出任第九纵队司令员一职。解放军在排兵布阵时,国民党军也忙得不可开交。8月18日,蒋介石亲自抵达青岛,布置针对胶东地区所谓的“九月攻势”。整个“九月攻势”由国民党军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指挥,兵分三路,从胶州湾莱州湾,一字排开,由西向东,步步进逼。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根据敌情,作出了精心部署:先以周志坚廖海光指挥的第十三纵队及西海、南海等独立团节节阻击,后由聂凤智、刘浩天指挥的第九纵队抄后路进行反击。

    范汉杰指挥6个整编师在前面打,当地的“还乡团”跟在后面烧、杀、抢、掠以巩固“战果”。9月8日占平度,13日占掖城,接着又侵占水沟头夏甸道头等地。就在范汉杰得意于“海上海军封锁,空中飞机轰炸,收获颇丰之际”,聂凤智指挥九纵进行了反击,打得范汉杰部措手不及,歼灭了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师一六六旅,吓得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师其余部队连忙收缩。与整编第八师齐头并进的整编第九师一看苗头不对劲,也赶紧收缩。这样一来,密集平推中的国民党军露出了一条小小的狭缝。凭借这条缝隙,聂凤智和周志坚分别指挥第九纵队和第十三纵队,穿隙而过,从内线跳到了外线,与外线的滕海清康志强指挥的第二纵队和成钧赵启民指挥的第七纵队在胶河地区会师,进行了著名的胶河战役胶济路阻击战,收复了高密胶县、平度等广大地区,使胶东、鲁中、渤海解放区再度连成一片。至此,除威海福山烟台蓬莱龙口等几个孤立据点及青岛、潍县外,胶东全境基本解放。

    聂凤智1950年春,聂凤智(左起)、余立金、陈士榘、钟期光、张崇文在南京华东军事政治大学
    这是聂凤智正式上任九纵司令员后的长达5个多月时间中的“初战”成果。后来取得的战果更是丰硕,济南战役中,聂凤智率九纵指战员奋勇攀登,率先突破济南城,把红旗插上了济南城头。九纵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因战功卓著,被中央军委授予“济南第一团”荣誉称号。济南战役一个多月后,淮海战役拉开了序幕。说起淮海战役,不能不提碾庄血战。碾庄不过是徐州东边一个不太大的车站,但它是淮海战役中的第一个攻击目标,因为国民党军黄百韬兵团就被围困在碾庄一带。黄百韬兵团是从海州地区西逃之后,被华东野战军部队追截并包围在碾庄一带的。

    应该说,黄百韬是聂凤智的老对手。孟良崮战役中,第九纵队“三打黄崖山”,与黄百韬对过垒、交过阵。1948年11月12日晚,第九纵队在南,与右邻第八纵队、左邻第六纵队及西面的第十三纵队和北面的第四纵队,一起向黄百韬兵团发起了攻击。很快,碾庄外围及各攻击正面的守军被扫清。但对碾庄实施全线攻击时,没有想到,黄百韬已把庄子周围的树木基本砍光,庄内的房屋也已被大部拆除,整个防御体系纵横交错,极难对付。进攻一度受阻。与此同时,蒋介石也摆出一副决战架势,命令李弥邱清泉两兵团5个军及百余门火炮、百余辆坦克、20多架飞机从徐州东援黄百韬兵团。考虑到援军来势凶猛,华野司令部决定主力西移打援,而把歼灭黄百韬兵团的任务交给了山东兵团,由山东兵团政治委员谭震林和副司令员王建安指挥。谭震林决定把歼灭黄百韬兵团的任务交给聂凤智指挥的九纵承担。电话里,谭震林问聂凤智:“你准备怎么打?用谁打?”聂凤智说:“我决定让第二十六师主攻。”说起二十六师,谭震林清楚,一年前,该师与黄百韬的整编第六十四师在山东范家集交手三天三夜,最后因伤亡过大,撤出了战斗。就因这事,二十六师一直抬不起头。谭震林在电话里喊道:“你的二十七师干什么?”“二十七师有二十七师的用处!”聂凤智明白谭震林的意思,但还是坚持要用二十六师主攻。聂凤智想,冤家对头,既然碰上了,就应当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了断了断。谭震林觉得聂凤智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就加重了语气说:“聂凤智同志,黄百韬的六十四师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十六师在范家集……”聂凤智没有让谭震林继续说下去,解释说:“六十四师过去是‘硬核桃’,现在军心和士气都不行了;而我们的二十六师恰恰相反,是得胜之师,尽管前段时间伤亡较大,但肯定能完成任务。”“聂凤智同志,你不要想当然!”谭震林不高兴了。聂凤智根本听不进去,说:“让我打,就用二十六师。”谭震林在电话里近似发火:“那好。用兵听你的,部队使用由你决定,但你完不成任务,得听我的,那时别怪我要找你算账!”

    聂凤智1973年夏,聂凤智在大别山垂钓
    聂凤智当然知道谭震林的厉害,但聂凤智更知道自己的二十六师的厉害,因为,这一次二十六师不翻身,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嘛!正如聂凤智所料,二十六师接到任务后,上至师长,下至士兵,人人摩拳擦掌,个个发誓,不灭六十四师誓不为人。11月17日20时,九纵二十六师以七十三团为主攻,七十四团为助攻,全线向碾庄发起了攻击。22时30分,七十三团首先突破成功。接着,七十四团也从西南角突入。俗话说,兵勇全凭一股气。二十六师向纵深发展的速度令人吃惊,23时许,攻击部队打入了黄百韬兵团指挥部。黄百韬本人连小汽车都没来得及开走,率几名随员仓皇逃跑。二十六师以凌厉的攻势,赢回了军人的荣誉。聂凤智满意地笑了。

    淮海战役结束后,全军统一编制番号。1949年2月5日,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正式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聂凤智任军长,刘浩天任政委。聂凤智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首任军长。改称后的第二十七军下辖七十九师(原二十五师)、八十师(原二十六师)、八十一师(原二十七师),归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建制。

    渡江战役,派侦察员过江侦察的这步“险棋”,是聂凤智“走”的

    淮海战役宣告结束后,中央军委决定强渡长江,对国民党军进行战略追击,史称渡江战役

    聂凤智解放战争时期聂凤智
    渡江战役最壮观的场面自然是人民解放军全线突破长江天险。有一首诗生动地描写了这一场面:“夜半三更,一片红旗天上走,万点白帆开绣球。潮迎人面起,喝彩看飞舟,刺刀如水向东流……”与诗句相得益彰的是,曾经风靡半个多世纪的一部电影故事片《渡江侦察记》。《渡江侦察记》中的人物原型来自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但至今仍鲜为人知的是,派侦察员过江侦察的这步“险棋”,是聂凤智“走”的。中央军委决定发起渡江战役后,聂凤智奉命于1949年3月3日,率二十七军指战员南下抵达长江北岸,展开了渡江作战前的训练准备工作。

    向来靠前指挥的聂凤智曾自己打扮成放牛倌,牵着牛,到长江边上亲自进行过侦察,但长江对岸的情况根本无法获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聂凤智觉得要跨过长江,心里没有底。3月6日晚饭前,聂凤智急匆匆地来到无为县临江指挥所,把帽子一扔,说:“给点饭吃!”这个指挥所是聂凤智派军侦察科的参谋们开设的。侦察科的人都知道,平时,聂凤智有说有笑,能够和他们打成一片,但一旦打起仗来,聂凤智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总是挺凶挺狠。侦察科的参谋们听军长今天的话头不对劲,觉得有任务了。确实,聂凤智坐不住了,部队到长江边上都三四天了,对岸的情况一片空白,渡江作战还怎么打嘛!侦察科的参谋不敢吱声,聂凤智边吃饭边对侦察科科长慕思荣说:“派一两个侦察连过去,把江南的情况摸过来。”“军长,派人过江?”慕思荣疑惑地问,“人数是不是太多了?”

    聂凤智1953年夏,聂凤智在丹东四道沟空军指挥所
    慕思荣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长江南岸是国民党军兵力部署的重点区,一两个连队的兵力过去,目标实在是太大了。聂凤智说:“多什么多,江南地那么广,容不下两个连队的侦察兵,那侦察兵干什么吃的!”慕思荣还想解释点什么,但聂凤智十分果断地说:“组建一个‘先遣渡江大队’,兵力以军两个侦察连为主,再从各师抽3个侦察班,先执行渡江侦察任务,可以分批先期偷渡方式过江,全面展开侦察活动,切实掌握对岸及纵深敌情、地形、水情及居民情况。”第二天,二十七军以聂凤智和刘浩天的名义委任了“先遣渡江大队”的领导人名单:八十一师二四二团参谋长章尘任“先遣渡江大队”大队长兼大队临时党委书记,慕思荣任副大队长兼临时党委副书记,军侦察营教导员车仁顺、副营长刘浩生为临时党委委员。“先遣渡江大队”在无为县叶家墩举行了隆重的誓师大会,并于3月7日,3月13日,4月6日分三批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江南侦察,掌握了国民党军在江南的部署情况,为4月20日夜人民解放军全线渡江,提供了登陆点及后续进攻目标。这批“下”江南的侦察兵后来成了电影故事片《渡江侦察记》中的人物原型。

    有了详尽的敌情、民情,聂凤智根据二十七军的渡江作战任务,提出了“超越攻击”战术,置黑沙洲不顾而后取。黑沙洲是一个江心洲,洲不大,但它是水上咽喉,二十七军想过江,必须拿下它。正因为如此,国民党军在黑沙洲上派重兵把守,并修建了十分复杂的工事,想要拿下它,实非易事。聂凤智在作战会议上说:“对黑沙洲不作强取。具体做法是,我们三个师一字排开,一个师看住黑沙洲,其他两个师从黑沙洲偷偷绕过去。”聂凤智的意见一提出来,就遭到许多人反对:“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反对声音并不是没有道理,想躲开江面上的第一道防线,直接进入第二道线作战,除非垂直登陆,否则是不可能的。而垂直登陆根本没有飞机。

    聂凤智1964年11月,聂凤智在埃及
    聂凤智说:“在军事上,‘绝对’两个字是没有的。正因为谁都看到,不取黑沙洲就无法过江,都认为一览无余的江面大部队无法偷渡,都认为渡江行动无法保密,其实敌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为‘飞越’或‘偷渡’提供了充分的可能。正是多数人认为的‘绝对不可能’事情才有了可能。当然,我们不是不可以攻取黑沙洲,但付出伤亡的代价将会很大,而且还要耗费时间。我想了半个多月了,觉得还是用一个师看住它,另外两个师相对隐蔽地接近南岸,其攻击效果自然是不一样的。”尽管作战会议没有统一意见,但聂凤智以“凤智式”的果断,行使了军事主官有权决定军事问题的权力。命令八十一师看住黑沙洲,七十九师和八十师绕过黑沙洲,直取南岸。

    1949年4月20日夜,二十七军奉命开始渡江。七十九师和八十师绕过黑沙洲,仅用45分钟,就登上了长江南岸,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五班最先登岸,成为“百万雄师过大江”中的“第一船”。聂凤智是随第二梯队过江的,他上岸后在指定的地点与二三七团政委丁锐碰头。丁锐一见聂凤智,高兴地说:“哎呀,军长,你的决策真英明啊!”聂凤智过江后,亲口拟了一道电文,以最快的速度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报告:“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此时,黑沙洲已成“孤岛”。没多长时间,黑沙洲就被八十一师拿下了。

    为了尽快围住上海,聂凤智命令:不准睡觉,继续前进

    聂凤智聂凤智中将(右二)与许世友上将(右三)、王平上将(右一)在南京军区将军篮球队研究战术
    聂凤智率二十七军渡过了长江后,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追击。因为战略追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1949年4月27日上午,聂凤智率军部机关追击至广德界牌镇的时候,后面的部队还没有跟上来,自己处在追击前线,这样对指挥机关来讲,风险很大。于是,聂凤智命令大家暂时原地休息,自己则钻进路旁的一座草房,与各师联系。突然,房子不远处响起了密集的枪声。警卫员冲进来报告:“军长,村北发现敌人。”聂凤智一个箭步跨出草房,就在这时,轰隆一声,一发炮弹在他身边六七米远的地方爆炸了。聂凤智就地卧倒,泥土盖了他一身。“他娘的!”聂凤智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迅速作出了判断:从炮弹的威力看,肯定是六○炮;能携带六○炮的,显然不像散兵游勇,很有可能是正规军。不容迟疑,聂凤智拔出手枪,果断命令:“侦察连和通信连从两翼包抄,警卫、炊事人员和机关干部从正面顶住敌人。”在聂凤智身边工作的人,无论是干部战士,还是公务人员,个个会打仗,人人能吃苦,平时没有用武之地,如今军长命令直接参战,机会难得啊!于是,枪声喊杀声响成了一片。

    聂凤智俨然一位基层指挥员,调度士兵直接作战,作战科长抓过一挺防空用的机枪进行平射,包抄的连队也抄到了底。事后得知,这批溃退的国民党军属于国民党南京总统府警卫团中的一个营,他们计划向杭州逃窜。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慌乱,营与营之间都跑丢了;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里出现了拦阻的“共军”。战斗了10分钟之后,500多名国民党军官兵只好举手投降。战斗结束,大家纷纷打趣说:“军长今天当了一回营长!”聂凤智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举着手枪,直接指挥一个营短兵相接了。于是,他也打趣地说:“不会当营长能当好军长吗?”

    二十七军在聂凤智指挥下,从正面攻击繁昌,一直赶在溃退的国民党军前头,至4月28日凌晨2时,二十七军七十九师抵达吴兴,与二十八军胜利会合,堵住了合围口,截住了国民党军,使其无法溃入沪、杭或闽赣山区。整整八天八夜,400公里,二十七军指战员们基本上没有吃过一顿热饭,睡过一个整觉。如今合围任务完成,该好好坐下来歇一歇,吃吃饭,睡睡觉,这是最大的奖励了。但是,这不现实。尽管聂凤智自己都觉得有点吃不消了,但解放上海的命令已经到达二十七军。聂凤智咬紧牙关,下达命令:不准睡觉,继续前进,目标上海。作为军长的聂凤智,深知上海不比其他地方,水陆交通太方便了,一旦不把敌人围起来,很容易就跑掉了,所以必须尽快围住。“围住了,就如同笼中打狗,敌人再也跑不掉了。”急行军中,聂凤智对指战员们作了解释。5月初,二十七军到达指定位置,与兄弟部队一起,对上海进行了包围。

    解放上海,聂凤智规定:不准用火炮和炸药

    聂凤智1976年春,聂凤智在南京
    从1949年5月4日开始,解放上海的准备工作全面铺开。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要求,“不但不能让敌人毁掉上海,还要把上海完好无损地交回到人民手中。解放军要争取‘军政全胜’”。

    如何才能保证“军政全胜”?聂凤智在战前的干部准备会上说:“我们是在什么情况下进入上海的?是渡江和追歼逃敌伟大胜利之后。我们不仅要打军事仗,更要打政治仗、政策仗。加强政纪准备,保证入城不乱,不发生外交问题,实在是我们各级领导需要注意的中心环节。稍有不慎,就会严重损害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声誉。我们一定要做到军政全胜,使上海这座举世闻名的大城市完好地保存下来。为确保上海的完好,我规定,进攻市区时,只准用轻武器,不准用火炮和炸药。”

    战场是什么?战场是生死搏斗场!规定只准用轻武器,不准放炮,这不等于捆住自己的手脚让敌人打,这还叫打仗吗?许多人强烈反对,有的甚至破口大骂,“你聂凤智英雄啊,不用炮不用炸药,拿战士的生命开玩笑”。聂凤智知道大家的心情,解释说:“上海的人口过于密集,一炮下去,搞得不好,就会有几十、几百人的伤亡;如果使用炸药就更厉害,一座楼房被炸塌下来,说不定就是几百无辜平民百姓的伤亡。我们的宗旨,不用我多说,大家都清楚,忘记了人民就不是人民军队!”道理谁都懂,但做起来谈何容易,毕竟战争与破坏几乎是可以画等号的。参加会议的不少人坚持自己的意见说:“不用大炮,不用炸药,上海是攻不下来的。”聂凤智也知道,这是很难执行又必须执行的规定。但聂凤智还是重申:“攻击市区时绝对不准用炮用炸药。”

    5月12日,解放上海的战役打响。二十七军在聂凤智指挥下,很快扫清了外围,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5月24日下午,二十七军占领上海西郊虹桥机场后,开始向市区进展,攻到苏州河边时,国民党军居高临下实施火力压制,部队伤亡增加,矛盾一下子尖锐起来。部队的不满情绪越来越强烈。在苏州河边受阻的是二十七军先头部队七十九师二三五团。5月25日下午,聂凤智赶到苏州河边。二三五团团长王景昆、政委邵英向聂凤智汇报前线情况。王景昆说:“苏州河有30米多宽,敌人利用北岸岸边高楼大厦,部署了强大的交叉火力,桥头、路口筑有坚固的碉堡,河面、桥面、路面全部封锁得滴水不漏,我们每次攻击,都成了敌人的活靶!军长,就让我们打几炮吧,保证一炮一个火力点,决不多放一炮,保证几炮就把对岸的敌人火力点全干掉!”邵英也说:“军长,就同意了吧。三包炸药一拉,保管把那幢大楼炸上天。”

    聂凤智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在前线指挥所
    聂凤智知道,部队的伤亡已让指战员们打红眼了,团长、政委都要求开炮,显然压力在增大!但聂凤智还是十分冷静,此时,只要他一句话,苏州河北岸顿时可变成一片火海,工厂楼房仓库平了不说,那密匝匝的房屋里的平民怎么办?炮可以瞄准,弹片却不长眼睛!一炮下去不知要死伤多少人!聂凤智理智地问王景昆和邵英:“上海没有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暴政下毁灭,却在人民解放军的炮火中遭受损坏,历史又将怎样记下这一笔呢?”王团长、邵政委顿时懂了。他们含着泪说:“坚决执行命令,不放一炮!”

    聂凤智说:“既不准放炮,但又要消灭敌人。为减少伤亡,白天继续在苏州河正面佯攻,牵制敌人兵力,等天黑后,一部分主力在西郊涉水过河,沿苏州河北岸从西向东进攻市区。”当天晚上,忙了一天的聂凤智正准备睡一会儿,但电话又响了起来。炮团报告:“有一位战士打了一炮。”这位战士之所以要放炮,是因为看到自己的战友伤亡大,实在忍不住了,当时炮团副团长还在现场。那名战士得知同村的3名战友牺牲了,哇哇叫道:“军长不让放炮,我就要放一炮给军长看看!”副团长说:“别胡来,要枪毙的!”但副团长的话音刚落,“轰”的一声,炮弹就飞出去了。这一炮不偏不倚,正好击中了上海百老汇大厦,打了一个大窟窿,还好没有塌下来。副团长一看,事态严重,一面逮捕那名战士,一面电话报告聂凤智。

    聂凤智接到报告,不禁哑然失笑。这个“愣头青”还真敢违抗命令,居然放了一炮。当然,从内心来讲,聂凤智是理解甚至喜欢这样的战士的,不是喜欢他“抗命”,而是喜欢他渴望胜利的“脾气”。这样的战士调教好了,绝对是个好兵!“行了,不要逮捕了!”电话里,聂凤智向副团长交代:“战士嘛,敌人把他打火了,伤亡那么大,有一股子气,干出一两件傻事也是难免的,教育教育就行了。倒是你们,作为干部,应该好好地认真掌握部队。你们没有掌握好部队,战士错了,又搞他,不就错上加错了?以后要绝对注意不能再出事!”聂凤智这一宽大“处理”消息传来,那名战士高兴得直跳。当然,这名战士也认识到,上海确实不是一般的战场,不能由着性子来。其他人也明白,正是因为情况特殊、“禁令”特殊,才没有“军法从事”,倘若是平时,阵前违令,脑袋早搬家了。

    聂凤智中朝联合军空军司令员聂凤智
    至5月27日,在人民解放军二十军、二十六军、二十七军、二十八军、二十九军、三十军等的合力攻击前进中,除汤恩伯率5万余人提前登舰逃跑外,守上海的其余15万国民党军全部被歼被俘。6月2日,二十五军解放了上海崇明岛,上海战役结束。

    7月,第三野战军组建了华东军事政治大学,聂凤智被调到华东军事政治大学任教育长。1950年7月,华东军区空军组建成立,聂凤智被任命为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聂凤智奉命于1952年7月北上安东(今丹东),10月,担任中朝联合空军司令部代司令员。1953年4月,正式担任中朝联合空军司令部司令员。1955年,聂凤智被授予中将军衔。1955年,聂凤智任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1958年7月,福州军区空军组建成立,聂凤智由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调到福州军区任空军司令员。1960年3月,聂凤智被任命为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兼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1962年3月,整个东南地区形势发生了变化,聂凤智调到南京军区任副司令员兼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文化大革命”中,聂凤智和许多老将军一样,没有躲过劫难,被关进了监狱

    林彪事件后,经许世友的努力,聂凤智于1972年5月从监狱中被秘密接回南京。1973年3月,聂凤智得到平反。1975年初,聂凤智被重新安排工作,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1977年4月,聂凤智升任南京军区司令员。1982年10月,聂凤智退居二线。1992年4月3日,聂凤智因病抢救无效,在南京军区总医院逝世。

    婚姻家庭/聂凤智 编辑

    聂凤智1945年,聂凤智与夫人何鸣及长子聂庆荣
    1938年,聂凤智是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队长兼教员,何鸣是女生队的学员。两人相识,但来往不多。后来一起到了晋察冀,聂凤智是“抗大”三团的副团长,何鸣是“抗大”分来的护士。这时刚从西欧诸国回来一批学医的高级知识分子,现在叫“海归”。为了将这批“海归”留在根据地,“抗大”建立了一所既能治病又能搞医学研究的卫生所,让“海归”们有用武之地。可是要让这些在国外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对共产党心服口服,卫生所所长的人选是个关键。谁也没想到,上级竟任命聂凤智这个连学校门都不知朝哪边开的放牛娃当所长。聂所长上任,何鸣护士也到了卫生所。于是,开始了两人的“相知”阶段。

    这所长要当,就得当的名符其实。聂凤智会打仗,对医学可是一窍不通。不懂就学,干啥学啥,现学现卖。将军看中了一位留学德国的黄医生,这位黄医生是共产党员,又和将军同是湖北老乡,就请人家教自己学医术。今天一点,明天一点,将军脑子好使,硬是听一点、记一点、学一点。过了不久就觉得不过瘾了,就要医生系统讲,中医西医内科外科,学了不少,记了不少。又觉得光有理论还不够,就要求医生指导他临床实践,黄医生教他如何用听筒诊病,如何用手指触诊、用手叩诊……,一个诲人不倦,一个谦虚好学。

    聂凤智聂凤智与夫人何鸣
    不久,聂所长撞上了一次表现其医术的机会,前线送来了一个重病号,几位医生都想看看聂所长这些时日到底有没有学到真本事,“谦虚”地表示看不了,请所长看。所长当仁不让,上去就把医生平日所教的、自己悟得的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然后煞有介事地下医嘱,开处方,态度还特好,说用的药如果疗效不好还可以换。完了还不忘谦虚地问大家:“你们再给看看?”大家一会诊,一致同意所长的诊断和处方。私下里将军又去请教黄医生,后来这个病人也确实治好了。就这样,在众医生的心目中,聂所长是当之无愧的。后来大家熟了,几乎成了知心朋友,所长敞开心扉:“我真的不懂医,都是老师教得好。几个病人都是黄医生给治好的,功劳是黄医生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们当时实在找不出一个卫生所长,而你们又刚回国,不了解共产党,以为共产党没本事,光会吹牛,想让你们知道共产党内还是有人才、有人物的。”这一切,让何鸣这个小护士也不禁抿着嘴笑:这个又黑又瘦的聂所长,仗打得好,脑子也聪明。自此,就不知不觉地注意起他来,关心起他来。聂凤智这么灵的脑子,这“注意”、“关心”还看不出来?也对何鸣这位16岁就离开家乡长途跋涉投奔革命的中学小女生、重庆辣妹子有了深刻的印象。1940年元旦,26岁的聂凤智与18岁的何鸣,由“抗大”教育长罗瑞卿主持,办了十桌粉丝烧豆腐的宴席,隆重结婚。

    人物性格/聂凤智 编辑

    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相貌平平。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将军凡与人见面,辄面露丝丝微笑,慈眉善目,亲切可人,若弥勒佛状。

    1965年10月,叶群吴法宪至江苏太仓搞“四清”,林彪亦至苏州疗养。空四军政委江腾蛟,逢周日即去苏州、太仓,请客送礼,忙得不亦乐乎,部队工作则不闻不问。聂凤智将军闻之,大怒,当面责问江腾蛟:“你是空四军政委,还是招待所所长?”

    聂凤智将军1985年复出,始任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继任司令员。因身体状况欠佳,需每日挂吊针,输抗菌素,然将军从不迟到早退。某日,上班时间到,吊针尚未滴完,夫人何鸣曰:“你是司令员,迟几分钟上班有什么关系?”将军曰:“迟一分钟也不行。”遂拔吊针急走。

    人物评价/聂凤智 编辑

    聂凤智15岁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他有智有勇,几乎指挥和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各种不同类型的战斗、战役,甚至包括陆海空协同作战。有专家曾如此评价: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几乎在每一个历史转折关头或者戏剧性进程中,差不多都有聂凤智将军的精彩表演。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90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聂凤智将军矮小、精瘦、黝黑,左眼眉心藏一痣,相书谓“黑虎含珠”,人称黑虎将军。

    1958年9月24日,蒋介石出动100余架飞机,进犯大陆。聂凤智将军于指挥所持话筒指挥,将军命路桥衢州连城惠阳等飞机出动,由于各地距离不同,到晋江时间不同,呈层层包围之态势。敌不知内情,以为是共军之新战法,急撤退。美国《航空》杂志特登文章,介绍聂凤智的“口袋战术”。为此,彭德怀元帅打电话询之聂凤智,将军老老实实答曰:“歪打正着。”彭德怀元帅感慨系之:“若是其他人,早就吹上天了。”将军时任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

    个人荣誉/聂凤智 编辑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955年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88年获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著有 《战场—将军的摇篮》。

     聂凤智 聂凤智聂凤智聂凤智聂凤智

    中将军衔

    二级八一勋章

    二级独立自由勋章

    一级解放勋章

    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相关词条/聂凤智 编辑

    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开国中将  湖北大悟抗美援朝解放上海许世友何鸣聂凤智

    参考文献/聂凤智 编辑

    (1)《血色年华—聂凤智传》 上海文艺出版社
    (2)《抗大将星》 作者:刘波等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3)《齐鲁雄风—聂凤智与名军名战》 国防大学出版社
    (4)《中国志愿军十虎将》 作者:崔立学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5)《杰出将领——聂凤智》 作者:南京军区《杰出将领聂凤智》编委会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显示方式:分类详情 | 分类树

    中国军事

    我要提建议

    军事是与战争、军队、军人有关事务的总称。是军队事务的简称,是与一个国家(或者政权、集体)生死存亡有关的重要事务以及法则。军事是政治的一部分,战争是政治的一种延续,是一国或者集团用暴力手段达到自己目标和目的的方式,而目标和目的往往与利益有关。战争是军事的集中体现,但不是唯一的体现。 军事是以准备和实施战争为中心的社会活动。为了维护中国的主权,中国的领土完整,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不断的强大

    共有178个词条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8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5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3-23 12:25:38

    人物关系

    编辑

    聂凤智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