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职业勾引人

    职业勾引人,是一种在日本新兴的职业,当有人跟配偶过不下去又不容易离婚时,就会雇佣他们来勾引配偶。而这些“勾引人”也会十分敬业,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会去做。

    他们过着双重生活,外表看上去像是秘书,而实际上却是最新潮的日本“职业勾引人”的一员。

    编辑摘要

    目录

    产生背景/职业勾引人 编辑

    日本人家庭观念重,离婚率在发达国家中算低的。厚生劳动省(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部门)的网站说,2007年日本离婚数为25.5万对,相当于每1000对夫妇中2.02对散伙,前几年更低。日本离婚率低,有传统观念原因,也有经济原因。

    日本人说,离婚是人生的失败,是在人生试卷上做错题。离婚男人,在职场也难呆下去,“家庭处理不好,工作能力也会差”。

    日本传统社会里,讲究女人对男人的顺从。男人再怎么过分,妻子都不会和他离婚,因为社会不允许,渐渐地忍耐成为习惯。日本男人家庭观念也重,一般不会和妻子离婚。

    在以前,日本的妻子们在遇到丈夫不忠或暴力时,通常都会选择容忍。而离了婚的女人也很不受待见,很少人能再结婚。可是,“大家都想过快乐的生活,”日本专业离婚公司负责人富谷说。这种心理也使得日本的离婚率大增,也促成了富谷的公司GNC的诞生。

    富谷在16年前建立了专业离婚公司,其分公司遍布日本各地。他的员工可以提供各种服务,包括跟踪变心的配偶,调查一桩婚姻甚至求职者的背景,或者赶走盯梢者,处理家庭暴力,甚至还帮人应付电脑黑客。不过,其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是解决夫妻关系问题。仅在去年一年,他就接了2000多宗生意。

    实行手段/职业勾引人 编辑

    连锁“专业公司” 拆散夫妻很有招:

    像京子忽悠A君并最终让他离婚的事一般要花两到四个月的时间,收费是每月大约48万日元,外加各种费用。

    第一步

    尽可能多地掌握要接近目标的生活习惯和喜好等。雇主通常会告诉他们目标最喜欢什么:比如A君最喜欢年轻的女孩子或运动。

    第二步

    就是安排“勾引人”和目标的一系列偶然性的见面,让他们熟悉起来。

    第三步

    就是对目标展开诱惑和勾引。

    富谷的档案中收罗了可迎合各种口味的女性,有端庄秘书型,良家妇女型,还有像京子一样的火辣妖艳型。富谷说京子是一流的“特工”。不过他也说,最重要的还不是长相,而是讲话的技巧。

    京子从学校毕业,在电视上看到有些女孩子可以做“诱铒”去勾引男人,觉得自己也很适合做这个工作,于是就在网上找到了富谷和他的公司。在过去的三年里,她已经接了50到60个单。她每次都是同时针对4到5个目标展开工作。

    案例解析/职业勾引人 编辑

    侦探暗中收集证据 暴力丈夫进退两难

    东京街头,下午三点。A君在一间银行外边等着他的“心上人”到来。看到她从街对面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20岁的京子只有他的年龄一半大,黑黑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她动听的笑声每次都让A君心旷神怡。A君则是一个40多岁的秃顶生意人,一身灰色制服皱皱巴巴的,还戴着眼镜。

    两人的相识很“偶然”,第一次京子向他问路;第二次又“很巧”地撞在一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熟悉起来,互相发一些肉麻的短信。这一次,A君带着“红粉知己”来到一个便宜的地下餐馆吃意大利粉,还给她买了些化妆品。京子拿到东西后羞答答地问,“下次给我个戒指吧?”

    很快,四点半时,他们已经到了外边的一个典当行,选起了戒指。两个人一直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然后又去了东京西边的池袋。

    A君不知道的是,有一个私家侦探小组一直盯着他,他刚才的每一个行动都被详细记录在案。在他和京子见面的时候,行动的幕后老板富谷就躲在街道对面的灯柱后边拍照呢。富谷的工具包括一包香烟和一支钢笔,其实都是摄像机。另一名“侦探”清水则带着一个黑色的包,里边是摄像机,透过包上的一个孔把A君的行动一点不落地拍摄了下来。还有另外一个负责“放风”。三个人一直跟着京子和A君,并精心保持着距离,既不能让A君发觉,又要能清楚地录像。

    A君已经结婚20年了,有个19岁的儿子在读大学。他很有暴力倾向,打妻子是家常便饭。妻子忍不住向一男性朋友诉苦,并最终爱上了那个人。可是,当她向A君提出离婚时,却遭到了更暴力的殴打。她非常绝望,最后抱着一丝希望到网上求助,于是就找到了富谷的公司GNC。

    京子当然也不是真名,她也不是偶然碰到A君的,也不是像她和A君说的那样在设计公司工作。她是个“职业勾引人”,专门过来勾引他的,而且会得到不菲的报酬。她要定期给“组织”发短信汇报情况,身上带了好几个GPS定位设备给其他人指引方向。清水也是她的保镖,一旦出现意外情况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整个“勾引”行动都由A君的妻子买单。京子每次与A君相会,也都会给她一个详细的报告。他们的目的就是让A君死心塌地地爱上京子并想跟她结婚,这样他就会跟老婆提出离婚。如果他不离婚,妻子就可以拿着充足的证据告他偷情与不忠。

    男人如果穷追不舍 就有匪徒上门威胁

    “这很有趣。我喜欢看生活的另一面,”京子说,“报酬也很丰厚。我每天都接触不同的目标。我对那些老的不太感冒,对年轻的会比较上心。”说到A君,她说,“他不算坏,只不过秃顶罢了。”

    富谷说,京子并不是应召女郎,因为在工作的过程中没有经济因素。她每个月拿基本工资38万到48万日元,如果达成目标还有额外的奖金,而她接的业务通常都会成功。这样,每个月可以赚到约96万日元。

    整个过程结束之后,“勾引人”们都会无声地从目标的生活里消失。他永远不会知道她是个“特工”。如果他还穷追不舍,那么她就会说搬到很远的城市去了。通过再发几次短信后,男人都会把她忘掉。当然,如果有人真的很“长情”,富谷就会安排一个匪徒似的家伙给他打电话或亲自拜访,警告他不要碰“他的女人”,事情也就结束了。当然,女特工还可以玩更狠的,把维系两人关系的手机停掉。

    这样,每个月可以赚到约40----50万日元。她有自己的公寓,还有被蒙在鼓里的男友。她没有被客户威胁过。在被问到是否会因为欺骗目标而感到内疚时,她说,“那是我的工作,我会把工作跟感情分开的。”

    同时接到多个个案 月收入超67万日元

    在东京另一处地方,晚上9点,B夫人在等她的“相好”。她在银座工作,医务工作者。也被安排在这里见面。她29岁,穿着蓝色短袖运动衫,漂亮的裙子。她的丈夫出差不在家。其实,她和丈夫的感情并不好,丈夫提出离婚,可是她不同意。虽然如此,她见“相好”的心情仍很急切。

    之前,一个叫隆志的年轻人手烧伤了,找她包扎。第二次见面时,隆志问她要了手机号。虽然来往短信很正经,可是她发现每次发短信过去,隆志都会立刻回复。隆志到了,急切地从车上跳下来,热情地邀她上车。那部车比她丈夫的宝马还要豪华。他很友善、体贴人,很绅士很幽默,这些都是她很喜欢的。

    9点45分,他们进了一间很有品位的豪华餐厅,每人都要两万日元。吃完饭,她一边吃着甜点,一边向隆志又靠近了些。而他则显得有点害羞。她甚至觉得自己很幸运。隆志不时地玩弄手机,其实是把两个人的亲热镜头都拍了下来。整个过程也是根据她的喜爱精心安排的。这一切的费用最终都要由她丈夫买单。

    和京子一样,隆志也在一间类似的公司工作。1997年由一个叫三岛的人建立。这间公司的主要业务是提供问题婚姻咨询。他一年就帮6000对夫妇解决问题。视雇主的要求,要么让他们离婚,也可以让离婚的复合。“我很同情B夫人,”三岛说,“可是想想她烦了丈夫这么多年,也就平衡了。”

    “引诱男人远比女人容易,”他说,“女性一般不会逢场作戏,要来就是认真的。”而男人对主动接近他的女孩子通常不会有什么疑心的。

    隆志做这份工已经五年,他的妻子不喜欢,“不过收入很高,所以她就不再抱怨了。”他同时接3到4个个案,月收入超过67万日元。他五岁的儿子认为他是个抓坏蛋的秘密特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新华网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5 11:24:16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