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聚居

    聚居,是指集中在一起居住。语出《国语·晋语二》:“且夫偕出偕入难,聚居异情恶。”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聚居 拼音: jù jū
    释义: 集中居住 近义词: 《国语·晋语二》
    外文名称: inhabit a region
    注 音: ㄐㄨˋ ㄐㄨ 词 性: 动词

    目录

    词语解释/聚居 编辑

    基本解释

    聚居 聚居

    聚居jùjū
    [inhabit a region] 集中居住
    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

    英文翻译

    • inhabit a region (as an ethnic group)

    • live in a compact community

    引证解释

    集中居住。

    《国语·晋语二》:“且夫偕出偕入难,聚居异情恶。”

    《晏子春秋·外篇上二》:“至老尚哀死者,怯也;左右助哀者,谀也。怯谀聚居,是故笑之。”

    宋 苏舜钦 《上范希文书》:“幸而岁常丰,父兄家老聚居。可约束不幸。”

    侯金镜 《漫游小五台·神游》:“社员们祖祖辈辈都在浅山和丘陵地带聚居。”

    聚居 聚居

    聚居背景/聚居 编辑

    人类聚居环境的大背景,包括自然环境、农林环境和生活环境,其内在的表现是人类的聚集和居住活动,其外在的表现则集中表现在建筑规划师们所熟悉的建筑、城市和景观等方面。大背景中,包含了资源、环境、生态等维持人类基本生存的要素,可称之为聚居背景;红色,作为人类聚居环境的主体——聚居活动,既与常规的建筑、城市、景观直接相关,更取决于基本的生存要素;在建筑、城市、景观中,与人类聚居环境最为密切的是有关建筑、城市、景观的建设,即黄色,可称之为聚居建设。三者相辅相成,构成了人类聚居环境的总体架构。

    聚居 聚居

    相关知识/聚居 编辑

    从传统建筑学走向人类聚居环境学

    人类关于生存空间的活动包括居住和聚集两大类型,居住与建筑对应,聚集则与环境场所相关。

    “安得广厦千万间”,对于“居”大家都能理解,对于“聚”,我们可以形象化地把它理解为当人们走出自己的住房之外,走出带有屋顶的建筑之外,在开敞的空间环境里的活动聚集。经历了数千年的建设,人类不仅解决了造房筑屋、遮风避雨的基本需求而且从结构材料到体量形态,已是无所不能。“居”,对于人类早已不成问题。然而,尽管同样经历了数千年,对于“聚”,人类却只是刚刚开始介入。许多规律有待寻找,许多问题有待解决。其中,一是众所周知的生存环境问题,也就是那些远比建筑大得多的开敞空间环境的保护、拓展问题,二是“以人为本”的问题,包括如何解决人口众多、需求各异、要求日益提高的人类空间活动等。这些难以一时解决的问题困扰着人类,与此同时,人类聚居环境的大背景又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恶化和严峻的未来。全球温室效应导致冰山溶化,现在每年海平面都在上升,按目前数字统计,如果人类还继续不顾生态环境地操作下去,那么到2500年时,整个海平面将上升8 米,这意味着许多沿海城市将被淹没,目前人类的生存地带至少有一半要被毁灭,因人口剧增已相对减少了的陆地生存空间将急剧缩减。

    如此险恶的前景对建筑界如何解决聚居环境问题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目前,建设规模的加速扩大导致对土地的加速占用、资源的大量消耗和环境的极度破坏,而同古人的生存空间活动相比,现代人对于建筑及其环境的要求又越来越丰富、越来越挑剔。

    从传统的建筑观来看,人们注重的是建筑实体本身。由于古代社会建设规模不大,环境和资源消耗并不显著,那时人口不多,对于建筑和环境的要求也不高。现代的建设连带着环境问题,以及如何满足众多人口的需求问题。因此,现在建筑界的必然趋势是要把传统建筑学的概念、传统建筑思考的范围扩大,不仅要修路筑桥、栽花种树、造几座房子,还要考虑环境保护,考虑建筑所引起的空间、材料、资源的消耗。此外,从环境生理行为到人的精神需求,人类总在发展,人的要求总是越来越高,要仔细研究和考虑人们对于环境行为的要求。当然,建设本身也需要革新发展。

    如此这般,建设、环境、行为三者构成了当今建筑界的建筑观,这也就是人类聚居环境学的基本思想。这三方面就好比建筑界的三原色。蓝色是大背景问题——环境和资源,红色是人的行为活动问题——如何满足人的需求,黄色是建筑界传统的规划设计问题。

    蓝色,作为人类聚居环境的大背景,包括自然环境、农林环境和生活环境,其内在的表现是人类的聚集和居住活动,其外在的表现则集中表现在建筑规划师们所熟悉的建筑、城市和景观等方面。大背景中,包含了资源、环境、生态等维持人类基本生存的要素,可称之为聚居背景;红色,作为人类聚居环境的主体——聚居活动,既与常规的建筑、城市、景观直接相关,更取决于基本的生存要素;在建筑、城市、景观中,与人类聚居环境最为密切的是有关建筑、城市、景观的建设,即黄色,可称之为聚居建设。三者相辅相成,构成了人类聚居环境的总体架构。

    在这一基本概念中,聚居背景的核心是资源、环保的观念:要把人类聚居环境理解为一种资源,诸如空间资源、时间资源、自然资源、人文资源;聚居活动的核心是人与社会的关系及人类生存的价值取向问题,是要引入价值判断:识别、判断人类聚居环境的优劣及其发展建设的导向;聚居建设的核心是标准量化:面对当今一系列的建设开发,诸如用地、建筑密度等问题,确定合理可行的量化、细化的标准,从而达到控制建设效果的目的。

    人类生存环境演化的大势所趋

    人类生存环境的演化,存在着这样的时间序列及其相应的形态:史前时期的聚落,农耕文明时代的村庄、集镇、城市,工业文明时代的村庄、集镇、城市、城乡一体地带,后工业文明时代的村庄、集镇、城市、城乡一体地带,以及后工业文明之后的远景。这些不同时代下的聚居环境构成了所谓人类聚居环境的拓扑形态,它具有十八种要素,从聚居背景来看,包括资源消耗、聚居地点、聚居环境;从聚居活动来看,包括生活方式、交通联系、时间尺度、时间分配、空间尺度、空间分配、时空观念、理想追求、价值取向;从聚居建设来看,包括建设规模、聚居单元、聚居布局、聚居密度、建造材料、建造方式。

    以这些拓扑形态的要素为指标,我们对西安半坡村、福建永定土楼、江苏周庄、埃及卡洪城、义乌下楼宅村、常熟支塘镇、上海康乐小区、厦门黄厝农民新村、新加坡原型新镇、上海浦东锦华小区等进行了调查和量化统计,从中可以看出人类聚居环境发展演变的大势所趋——在聚居背景方面,资源消耗: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征服自然、利用自然资源的能力不断提高,已从大量地、掠夺性地利用少数原生资源(土地、水源、动植物)发展到有组织、有选择地利用多样的自然资源,进而发展为利用次生自然资源(农田、水库中的水、培植的动植物) ,资源利用也加入了较多的加工与替代,改变了以往直接攫取的方式。聚居选址:随着资源利用能力的增强,人类在选择聚居地的时候,逐步从自然条件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从海滨、平原、山川谷地等扩延为所有可聚居的区域,甚至开山、填海、上天、入地直至到宇宙太空中扩展人类可聚居的区域。与以往相比,人类对于聚居地的选择有了更大的自由度。聚居环境:从史前文明到工业文明,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口的增长以及环境保护意识的相对滞后,聚居环境呈总体恶化态势,而到了后工业文明时期,环境保护意识提高,生态技术发展,环境恶化势头呈下降趋势,但除非特别治理,环境仍然恶化。横向来看,聚居环境农村优于城镇,城镇优于城市。

    在聚居活动方面,生活方式: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的生活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样单纯的为生存忙碌逐步向工作、休闲、娱乐、旅游、度假相结合的多样化生活转变。交通联系:人类的交通工具经历了人力- 畜力- 机械- 电力的动力转变过程,越来越趋于自动化、多样化,交通联系从单纯的平面型转向立体型,为人类的交流提供了便利,扩大了人类的活动范围。时间尺度:从只有昼夜之分到一天十二时辰,继而一天二十四小时,计时方式的改变可见人类单位时间效率增大,时间尺度逐渐增长。现在已有人提出将一天划分为二十五小时,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时间分配:基本生存时间减少,文化娱乐时间增多。空间尺度:从单位房间的尺度逐渐增大可得人类空间尺度的逐渐增大。空间分配:总的趋势,私密空间所占比例减少,公共活动空间所占比例增大。可见人类正一步步地迈向社会化。时空观念:从几个人的团体到整个宇宙,从不知生老病死为何故到纵横几千年,人类的时空观念不断扩大,越来越清楚自己在整个时空中的位置。理想追求:注重的范围越来越大,从家庭与个人逐渐扩大到苍生社稷,即老子的“己欲达而达人”的意识。价值取向:逐渐由维持个体生存转向群体情感的联络。

    在聚居建设方面,建设规模:由于人口的增长以及人类改造自然能力的增长,建设规模不断扩大,但到一定程度之后停止增长,这与人的认知能力、活动能力有关。由此,一定的建设规模是与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不能盲目求全求大。聚居单元:经历了氏族- 血缘家族- 家族- 家庭- 邻里的发展过程,逐步从血缘关系转向地缘关系。目前大多数国家处于以核心家庭为主的阶段,但由于安全、归属的心理需求,人类寻求和谐、亲和的邻里单元。聚居布局:存在着一有趣的周而复始的循环:集中(始前文明)- 分散(农耕文明)- 集中(工业文明)- 分散(后工业文明)。聚居密度:现代高于古代,城市高于乡村,但是,我国城市人均用地面积从古至今,大多在100 平方米左右,大城市不到100 平方米,中小城市超过100 平方米,而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城市人均用地面积总体呈上升趋势。建造材料:人类构筑自身的居住社区的材料,已从泥巴、茅草、木材等自然材料,转变为加入了人工劳动的砖、瓦等人工材料,进而转化为玻璃幕墙、珐琅板、铝合金钢板等高科技材料。材料性能越来越好,并呈多样化趋势。建造方式:从肩挑背扛的人工方式转化为系统化的机械施工方式。建造速度加快,建设工期缩短。

    对于建筑界具有更深远意义的低技术

    利用自然资源有高技术和低技术之别。对于时髦的高技术人们也许并不陌生,诸如3000米的高层、宇宙太空城市等。那么所谓低技术又是什么呢?聚居环境的低技术就是前面提到的对自然风向、阳光的利用,这是一种常规技术。如一屋坐北朝南,门前有水流过,多少年后,河床移动,门前的土地就增加了。遵循这种自然的空间规律,利用自然资源,这就是常说的“风水”. 风水本质上是建筑界最为典型的低技术应用。古代匠人往往借助于风水来追求建筑的节能、城镇的通风和环境的顺畅,而现代的建筑规划师几乎把这些低技术忘得一干二净。对于21世纪的聚居环境建设来说,提倡应用低技术意义极为重大,生态化的手段往往与低技术相对应,而高技术一般都是人工性的、非自然化的。

    当然,面向未来,开发应用低技术并不意味着完全回到古代,这里有一个低技术与高低技术相互结合利用的现代课题。比如现在就有人在试验,利用烟囱的拔风原理形成气流,进而用气轮机带动发电机发电;在沙漠地区数平方公里覆盖一片玻璃,阳光照射在玻璃上,把下面的空气加热,中间有一个拔风的烟囱,里面的空气能加热到80℃~90 ℃,所形成的快速气流足以发电,根据这一初步的试验结果计算,全世界只要设立五处这样的电站就足够人们使用了,如欧洲一处,玻璃覆盖面积800 平方公里,中国一处,玻璃覆盖面积1000平方公里,可设在新疆的沙漠地带。这是高技术还是低技术呢?其基本能源来自阳光,但与高技术的太阳能电池板发电又不同,它利用的是最传统的烟囱,其原理应是低技术,但它里面的发电机机械还是高技术的。高技术与低技术相结合,必将成为21世纪建筑界的导向。

    把环境和绿化作为一种文化资源

    人所皆知的环境保护概念中有一个文化环境保护往往被忽视。其实文化也是一种资源,这种资源与人类聚居活动直接相关。人不是机器,建筑也不是“居住机器”!面对高技术及高情感的21世纪,文化环境保护将是一个突出的问题,对于中国来说,这个问题尤为显著。

    外国游人一来上海,到浦西一走总是叹息,有历史文化的建筑都拆除了,有历史文化的环境都改变了。在建的浦东中央公园正在拆除传统的村落。为什么不保留些都市村庄呢?公园并不仅仅有树有花就行,它更要讲文化,公园应该是文化的储藏库,游乐历史的根据地。把西方不过数百年的文化拿过来,自己数千年的文化积淀却丢失了。

    从绿化的角度来看,为什么现在没有大树?这有一个导向性问题,原因之一是千篇一律地学大连。其实学习他人也要结合自己。我以为北方城市更需要阳光,而南方城市则相对多需要阴影。在南方,人们户外活动大多在炎热的夏季和秋季,需要阴影遮挡灼热的阳光,在北方,相应的季节,则多些阳光显得温馨。除了气候生理要求外,环境绿化,究其根源,最终也在于文化。欧洲是牧羊文化,需要草地,喜欢草地,我们中国江南就不同了,肯定不是牧羊文化,如果也以草皮为主,就没有自己的文化了。就拿上海外滩来说,表面上是一个绿化问题,实质上是历史文化环境保存问题。外滩改造之前,林荫繁茂,在江水、树木映衬下的各式沿岸建筑显得很漂亮。改造之后,一边是孤零零的建筑,一边是光秃秃的驳岸,夏季和秋日的曝晒自不必说,更成问题的是,丢失了近百年的文化积累,中外同行无不为之叹息。人们不禁要问,新外滩为什么不保留原有的大树?原本种大树的地方为什么成了停车库、小商店?这里能说仅仅是设计、改建上有问题吗?我们的观念是不是有偏差?

    以"人"为本的21世纪

    建筑提倡以人为本,这个“人”不是抽象的人,也不是少数的人,“人”是指具体的人,是男女老少,不同年龄、职业、种族、宗教、信仰、文化的各种各样的人。这就要求建筑和环境要具有多样性。可是,我们的建筑数十年来却千篇一律,最为典型的是联立式住宅,它们不是根据用户喜好而设计的。如今的房地产商出于商业利益而必须考虑建筑形式多样性,以满足不同人的需求。

    如广场设计,不应只是大空间的划分或几条轴线的连接,面积较大的广场虽然难以满足每一个人的特殊需要,但规划设计师可按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文化层次,设计多个空间,使之尽量丰富,活动内容尽量复杂。这一点对中国而言,尤其现实。在国外,内、外部空间同等对待,甚至于外部空间更加丰富。仅从自然性看,外部空间环境有阳光、和风、细雨、青山绿水、花草虫鱼、飞禽走兽,有各种变化,而室内仅有几盆花,几条鱼或小宠物,自然性的内容极为有限,我们相对就欠缺得多。

    其实,居住仅是人类的低层次需求,人类的最高需求仍是“伊甸园”. 人类天性并非独处独居,人类是一种喜欢群体聚居的动物。过去,人们工作在一起,居住分开;到了21世纪,人们工作地点亦将分离,人与人之间为此而增大的距离则要靠“聚集”来弥补,这就对“外部空间”提出了很高的要求。越是高度工业化的社会,人类越需要情感交流,因此,我们要强调开发聚居活动场所。中国目前多重视家庭内部装修,而轻视外部环境。上海1998年的文明社区建设或称凝聚力工程,正在改变这样的观念,它表现出了对于聚居活动的重视。现代文明社会的聚居活动还涉及到价值观、世界观等问题,良好的聚居环境可以规范人的行为、熏陶人的道德、启迪人的灵感,有利于人的素养的提高。

    总而言之,以新的角度审视当代人类生存环境面临的种种问题,寻求有效的手段,确立崭新的建设观念,从而创造良好的聚居环境,这是我们今天对人类聚居环境进行研究与实践的最终目标。

    未来的生存空间与资源利用

    未来人类如何利用生存空间?回顾历史,远古时代人口稀少,聚居基本上呈点状布局;农耕文明时代人口增加,村庄增多,聚居空间的利用发展基本上呈水平向布局,没有高层(那时的宝塔算是高层,但不住人,而是作为景观标志);工业文明时代人口骤增,以大都市为标志,聚居空间向垂直方向发展。那么,我们正在经历和面临的后工业文明时代将是什么样呢?

    后工业文明的建筑也好、城市也好,肯定要有一个更大的变化:要向水平和垂直结合的空间发展。垂直方向意味着向空中发展的高度和向地下开拓的深度。论高度,东京的建筑师们正在建造1000米的高层,英、德等国正在联合试验3000米的高层。这些不是为“高”而高。为了什么?为了节约土地资源。3000米高层计划,实际上最后可以形成一个空中城市。它是利用空气动力学的原理,就像飞机的翅膀一样。利用风力产生负压,减轻高层荷载。这并非天方夜谭。而水平方向则意味着向海洋寻求聚居空间。除了垂直和水平,未来的聚居环境还要向太空发展,如美国太空总署2030年将要实现的万人太空城计划。

    除了生存空间,聚居环境与其它资源也有关联。古代聚居环境建设几乎全是利用自然资源。农耕时代则以自然资源为主,人工因素为辅。什么叫做自然资源呢?对于聚居环境,阳光、风、地形、自然的河流湖泊,这些都是自然资源。与之相对,人工资源相当于自然的二次资源或三次资源,如发电、空调、降温、加热。聚居环境利用自然资源的方式很多,例如,将自然的溪水引进建筑室内及其周围环境来降低温度,最后演变成了园林中的规则式水道,这是四百年前印度莫卧儿王朝就已采用的做法。到了工业文明时代,这个做法就反过来了,导致环境破坏等一系列问题。那么未来呢?通过各行各业的努力,我们还是要提倡尽量利用自然资源。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聚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20 17:2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