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肃亲王府”是“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的同义词。

    肃王府”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亲王豪格是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一个皇子,从乾隆十五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上来看,当时肃王府还称为“显亲王府”。在王府中轴线上,由南向北依次是府门、银安殿、东西翼楼、 神殿、后罩楼等。西面是花园,北面还有家庙。从图上看,王府基本按照《大清会典》的制度修建,并没超标准。乾隆四十三年(1778)恢复肃亲王世袭封号,从此就一直称呼为“肃王府”。当年这么大的一个王府并没有保存到今天,因为肃亲王府环境优美,富丽堂皇,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法国曾经要求将肃王府作为自己的使馆。但肃王府系铁帽子王府,当时负责谈判的恭亲王不敢轻 易许诺,后几经交涉,法国才勉强同意将使馆建造在纯公府,肃王府暂时逃过一劫,但肃王府还是没有逃过八国联军那次浩劫。义和团运动后,肃王府被划为日本使馆,今为北京市政府所在地。

    编辑摘要

    目录

    清肃王府历史/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顺治年间建造的肃亲王府位于现北京市东城区正义路东侧正义路2号 ,历代袭王均 以此为邸府。

    现存主楼及大门。主楼地上两层,主楼立面为欧洲古典式,做工精细。大门二层,立面三间,中间为砖券大门,用砖作简洁线角。大门两边用粗大壁柱装饰,立面不对称,用券廊和柱廊结合。

    豪格,清太宗皇太极的长子,太宗崇德元年(1636)以功晋封肃亲王,是清初开国八大铁帽子王之一。

    太宗死后,曾和多尔衮争皇位,当多尔衮得势后,倍受迫害,顺治五年(1648年)将豪格削爵囚禁,害死于狱中,并霸占了王妃。

    多尔衮死后,顺治皇帝亲政,以其长兄无辜被害,复肃王爵,追谥“武”。此后,豪格子孙均以显亲王袭封。

    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以豪格佐命殊勋,恢复原来肃亲王封号世袭。从此就一直称呼为“肃亲王府”。从乾隆十五年(1750年)绘制的《乾隆京城全图》上来看,当时肃亲王府称为“显亲王府”。在王府中轴线上,由南向北依次是府门、银安 殿、东西翼楼、神殿、后罩楼等。西面是花园,北面还有家庙。从图上 看,王府基本按照《大清会典》的制度修建,并未逾制。

    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 法国曾经要求将肃亲王府作为自己的使馆。但肃 亲王府系“铁帽子”王府,当时负责谈判的恭亲王不敢轻易许诺, 后几经交涉,法国才勉强同意将使馆建造在纯公 府,肃亲王府暂时逃过一劫。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义和团抗洋运动兴起,驻京外国人员和中国教徒,强行占据了与使馆邻近的肃王府,修筑工事,成为洋人抗拒义和团的重要据点之一。1900年6月24日,肃亲王善耆携家人趁混乱 逃离肃亲王府,与慈禧皇太后逃往西安。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清廷被迫签订《辛丑条约》,根据条约扩大东交民巷使馆区,肃王府沦为日本使馆。作为日本使馆的王府,被日本大肆拆除、改建,已无王府原貌,只存垣墙还能识别王府所在地。现北京市人民政府院内还保留一座日本明治时代建的西式楼房。

    1901年 ,善耆随慈禧皇太后回到北京时,肃亲王府已 经被八国联军烧毁,只存垣墙。肃亲王不得不在东城北新桥南船板胡同内 (今东四十四条西头路北)重新建造新 王府,据《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载,新府原为道光年间大学士兼四川总督宝兴宅,后来荣禄所得,荣禄复卖给(或云赠给)肃王善耆。新府规模不大, 仅由几个大的四合院组成。肃亲王在此建起两层楼房, 安装了发电设备和自来水,还建造了法式客厅。 新王府虽有二百多间,但已不是按照王府规制建造。新王府有寝 室、书房和花园,在花园的最北侧还建有一座二层小楼, 楼内装修完全按照法式风格布置,楼内建有发电机,屋 内摆放有西洋定做的钢琴、洋床, 连吊灯都是完全从欧洲进口的。新肃亲 王府在日伪时期由日本人占用。1947年被善耆十九子宪容和善耆长子宪章一起出面卖给了法国天主教作为神学院使用。1949年,新肃 亲 王府被政府没收,一部分被某公司改造后用来制造袜子, 一部分成为居民住宅。

    民国后,善耆离开北京前往旅顺居住, 1922年病死在旅顺。旅顺肃亲王府现属部队驻地。

    原清肃王府现为北京市人民政府驻地,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始王豪格/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豪格,清太宗皇太极的长子,太宗崇德元年(1636)以功晋封肃亲王,是清初开国八大铁帽子王之一。 豪格是清太宗皇太极的长子,母为皇太极继妃乌拉纳喇氏。父祖的严加管教使他练就了一身过硬的骑射本领。初次征战蒙古董夔、察哈尔、鄂尔多斯诸部便立下战功,授贝勒。后金天命十一年(1626年),豪格随伯父代善征讨扎噜特部,在战场上斩了扎噜特的贝勒鄂斋图。此外,豪格参加了几乎所有关外的对明战争。《清史稿》中有完整的记载:“天聪元年,败明兵于锦州,复率偏师卫塔山粮运。二年,偕济尔哈朗讨蒙古古固特塔布囊,诛之,收其众。三年十月,偕贝勒莽古尔泰等视通州渡口,师薄明都,豪格迎击宁、锦援兵于广渠门外,敌伏于右,豪格以所部当之,冲击至城壕,明兵大溃,偕岳托、萨哈璘围永平,克香河。六年,从伐察哈尔,移师入明边,略归化诸路。六月进和硕贝勒。”(《清史稿?列传六?诸王五?肃武亲王豪格》)。“三年九月,伐明,自董家口毁边墙入,败明兵于丰润。遂下山东,降高唐,略地至曹州,还下东光。又遣骑二千破明兵,克献县。四年四月,师还,赐马二、银万,复摄户部,复原封。又偕多铎败宁远兵,斩明将金国凤。五年六月,偕多尔衮屯田义州,刈锦州禾,克台九、小凌河西台二。明兵夜出袭镶蓝旗营,击败之。又击洪承畴杏山,偕多尔衮围锦州。坐离城远驻,复遣兵还家,降郡王。六年,再围锦州,击松山及山海关援兵,皆败之,获马五百馀。承畴将兵十三万援锦州,破其垒三。上至军,将驻高桥,豪格等恐敌约军夹攻,请改屯松山、杏山间。七年,松山明将夏承德密遣人请降,以其子舒为质,豪格遣左右翼夜梯城入,八旗兵继之,旦,克松山,获承畴及巡抚邱民仰等,斩官百馀、兵千六十有奇。进驻杏山,复偕济尔哈朗克塔山。叙功,复原封,赐鞍马一、蟒缎百。”(《清史稿?列传六?诸王五?肃武亲王豪格》)。

    顺治元年(1644年)四月,豪格因在言语上对多尔衮有所不敬,被削爵。十月,大封诸王,念其有功,恢复其爵位。顺治三年(1646年),豪格被任命为靖远大将军,率领衍禧郡王罗洛浑、贝勒尼堪等人开始征剿陕川。陕西守军“俱降,余溃走”,陕西平定。十一月,豪格率军从陕西进入四川,张献忠的部下川北保宁守将刘进忠得知清军到来的消息,率领所部兵马到汉中向豪格投降,表示愿为先导。豪格在百丈关(今四川旺苍以西)接受刘进忠投降。豪格命正黄旗鳌拜与刘进忠先行。在刘进忠引导下,豪格率领大军向川北进发,在凤凰山灭了张献忠的军队,豪格亲手弯弓搭箭射死张献忠,并乘胜前进。至四年(1647年)八月,豪格率军克遵义、夔州、茂州、荣昌、隆昌、富顺、内江、宝阳诸郡县,彻底剿灭大西军残部。至顺治五年(1648年)二月,四川平定,豪格班师回京。

    豪格平定西部,为清王朝立下了头等功勋,可等待他的却是悲惨的结局。回到北京后,顺治皇帝亲自为豪格接风,赐宴回府。可是豪格刚刚回府就被多尔衮派人牵入宗人府羁押,轮番审讯,无端地罗列出他在征西时克扣军饷、浮领军费、包庇部下等罪状,豪格想上书为自己辩解,可是他的折子根本出不了宗人府,又得知他的福晋居然被多尔衮招到摄政王府,日夜留住,豪格羞愤交加,后精神错乱,活活被气死在狱中。豪格死后,其福晋为多尔衮所纳。豪格的一生功勋卓著,不逊于多尔衮、多铎和阿济格,然而最终却成了多尔衮政治阴谋下的牺牲品。

    顺治七年(1650年)正月,多尔衮意外身亡。八年(1651年),顺治皇帝亲政,掘了多尔衮的坟,鞭尸泄愤,为兄长豪格平反昭雪,恢复了他和硕肃亲王的爵位,立碑为他表功。此外,在多尔衮迫害豪格致死,并剔除他的党羽期间,顺治对于索尼、鳌拜坚贞不屈的表现非常赞赏,提升鳌拜为二等公爵,索尼为一等伯爵,领内大臣、总管内务府兼议政大臣。多尔衮死后,他身边的亲信大臣死的死,逐的逐,当初叛变的何洛会死得最惨,顺治和索尼、鳌拜等人对他恨之入骨,所以用特别残酷的明代锦衣卫的刑罚把他处死,全家抄杀。顺治十三年(1656年),豪格被追谥,成为清代第一个被追谥的亲王,称“肃武亲王”。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配享太庙。此后,豪格子孙均以显亲王袭封,至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恢复肃亲王封号世袭,共传10位王爵。

    值得一提的是,豪格之孙(第五子猛峨的第三子)延信,初封奉国将军,累官至都统。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授平逆将军,率师平定西藏。

    十代肃亲王善耆/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末代肃亲王善耆,字艾堂,为清太宗太极长子豪格的第十代直系子孙,在清政府内任民政部尚书,镶红旗汉军都统,军咨大臣等要职,1898年继袭肃亲王爵。1902年任步军统领,管理工程巡捕事务。1907年任民政部尚书,对北京近代市政管理做出了一定贡献。

    1900年6月24日,肃亲王善耆携家人趁混乱逃离肃亲王府,与慈禧皇太后逃往西安。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当他随慈禧皇太后回到北京时,肃亲王府已经被八国联军烧毁,只存垣墙。肃亲王不得不在东城北新桥南船板胡同内(今东四十四条西头路北)重新建造新王府,新府原为道光年间大学士宝兴宅,新府规模不大,仅由几个大的四合院组成。

    清帝退位后,肃亲王试图复辟失败。建立民国后,肃亲王善耆离京,出榆关,改乘日本兵舰到旅顺定居,并说:“吾不复履民国土地矣。”肃亲王善耆在旅顺住的是一所俄国人的别墅。别墅在日俄战争后为日本人所有。日本人把它作为东交民巷肃亲王府的赔偿赠送给了肃亲王善耆。而且,日本公使林权助还指定旅顺官地九千亩由肃亲王善耆承领为世产。

    1922年肃亲王善耆病亡。他的生平和为复辟清室的“功绩”都记载在一块立于王府院内的碑石上,并有肃亲王本人半身铜像一座。解放后碑石被砸断推倒,铜像亦下落不明。后来残碑下半截被发现,现藏于旅顺监狱旧址保管所。此建筑物外部经过修缮,原貌已改变,但内部基本保持原样。现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末代肃亲王与汪精卫/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1905年,孙中山联合海外各派革命党组成同盟会,主张用暴力革命的方式来推翻清王朝。 1908年冬,同盟会已经发动的一系列武装起义都相继失败,汪精卫是同盟会中无条件坚决支持孙中山的孙派骨干,为了挽救革命、挽救同盟会,汪精卫主动提出自己去北京刺杀清政府高官,使党内党外的怀疑人士重新树立起对革命的信心。

    汪精卫组建了暗杀团,潜入京师,以开办照相馆作为掩饰,策划谋杀摄政王载沣。载沣的醇亲王府在后海北岸,每日上朝必经甘露胡同、鼓楼西大街、地安门大街,过景山至紫禁城。暗杀团原准备在鼓楼前的矮墙上投掷铁罐,但偏偏鼓楼大街改修马路,载沣改变了上朝的线路,几经周折,汪等人终于决定在王府附近的小石桥上(现已无存)埋炸药,接出一根引爆电线,人躲在桥北边的阴沟里用电发火引爆,炸死摄政王。然而,汪精卫的暗杀团是一群文弱书生,从未经过专业训练,毫无特种作战素质,他们用了整整3天时间,每天夜晚去埋设炸药,却无法埋好,最终被巡警发现,遭全体逮捕。

    谋刺摄政王是大案,民政部尚书肃亲王善耆亲自审理此案。按照大清律令,谋刺摄政王应凌迟处死。但当时的清政府已穷途末路,为稳定民心,不敢轻易下手。由于清廷已经宣布预备立宪,1910年4月25日,清廷法部按照文明国家之法,开庭审理汪精卫行刺未遂案。当时统治阶层有两种争论:部分官僚包括摄政王自己在内,认为应该对他们判处死刑。

    但肃亲王却认为,在预备立宪期间,杀几个革命党人,无济于事,反而会使更多的革命党人铤而走险,革命党人行刺的目的就是玉石共焚、杀身成仁,他们早已作好“薪尽饭熟”的献身准备。杀了他们不仅不能吓倒那些不怕死的革命党人,反而会激发民众对清廷的憎恶和反感。为了“标榜立宪,缓和人心,并羁縻党人起见,不如从轻发落为佳”。

    预备立宪是清政府最后的挣扎——为实行君主立宪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当时的人们已经不再信任清政府的各种花招,如果他们再屠杀革命党人,后果可能更加不堪设想。基于这些考虑,载沣同意了善耆的意见。1910年4月29日,清廷以汪黄二人“误解朝廷政策”为由,免除汪黄二人死罪,判处二人终身监禁。

    此后,革命形势迅速发展。武昌起义爆发后,全国二十多个省纷纷宣布独立。清廷为了挽回颓势,急忙宣布开放党禁,释放政治犯。1911年11月6日,清廷宣布释放汪精卫和黄复生,北京各界群众前往法部大狱门前欢迎这两位义士。然而,若干年之后,这位反抗封建王权的勇敢青年居然蜕变为媚日卖国的大汉奸,却是当时的人们始料未及的。

    清帝退位后,末代肃亲王避居大连,与日本人过从甚密,进行复辟活动,曾策动1916年满蒙独立。“满蒙独立运动”是由日本军部设关东都督府参与策划并实施的旨在分裂中国的阴谋活动,是日本“大陆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后因日本对华政策的变化,失去日本政府的支持而以失败告终。最终,善耆的两次“举事”均告失败。

    末代肃亲王与川岛芳子/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第十代肃亲王善耆的第十四个女儿爱新觉罗?显子(金璧辉)于1906年出生。

    1912年2月,满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正式宣布退位。1912年2月,日本参谋本部的高山大佐和日本浪人川岛浪速与肃亲王等策划成立“蒙满王国”,并在日本黑龙会的支持下组织了宗社党。肃亲王的复辟活动,得到了日本财阀的资助。到了旅顺的肃亲王立刻便展开了复辟活动。肃亲王为进一步取得日本军国主义的支持信任,帮助他实现复辟清室的梦想,将自己的第十四女金璧辉过继给曾担任过乃木希典翻译官的川岛浪速作为养女,取日本名为川岛芳子。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川岛浪速(1865-1949年),别号风外山人,日本长野县人,熟谙汉语。1886年来中国,曾从事间谍活动。中日甲午战争时入 伍,任部队翻译。1901年提议创办北京警务学堂,任总监督,兼任日本国驻京警政衙门军政长官,由清政府委以重任,与善耆共同策划并实施了“满蒙独立运动”,“九一八”事变后定居大连,后回国,直到病死。作为川岛浪速的养女,川岛芳子是一个受到蒙蔽的工具,她幼时就受到了“匡复大清,独立满蒙”的思想灌输,21岁时,川岛芳子回到中国旅顺,嫁给了蒙古王公巴布扎布的儿子甘珠尔扎布。这是一桩典型的政治婚姻,联姻的目的就是希望将来为皇室的匡复提供一种支撑力量。一切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为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的扩张战略服务。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中,川岛芳子给日本谍报机关第一次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日本关东军觊觎东三省已久,而奉系军阀张作霖是关东军在东北的最大障碍,于是关东军决定实施暗杀,为此就必须搞清楚张作霖出行的规律。川岛芳子利用美色,顺利探悉到了张作霖专列回行奉天的时间和路线,使他被炸身亡。川岛芳子这次任务完成之后,就有了“东方玛塔?哈丽”的称号。玛塔?哈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法两国之间的双重间谍,她最拿手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姿色去窃取情报。而川岛芳子对这一称呼有些抵触,她刻意剪短了头发,穿上了男人的衣服,以一个男性的姿态出现在各种场合。

    虽然川岛芳子已经在日本情报界崭露头角,但她的婚姻却走到了尽头。婚后,川岛芳子发现,丈夫甘珠尔扎布性格懦弱,也没有领袖才能,和他的结合并不会给自己“满蒙独立、匡复清室”的目标带来多大帮助,于是川岛芳子离开了他,在旅顺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日本染指上海后,重心转移,这便成了川岛芳子寻找很久的机会。她有步骤地窃取中国方面的情报,企图挑起事端,为“九一八”事变的爆发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

    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关东军迅速控制了东三省,他们需要尽快建立起一个傀儡政权,以代其统治,因此决定将溥仪搬到东三省。日本人秘密将溥仪从天津偷运到了大连,并把秘密运送婉容的任务交给了川岛芳子。川岛芳子顺利完成任务,从此声名远扬,很受日本人重用。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受到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为了转移视线,他们需要在上海寻找一些借口来引发事端,日本人把这个任务又交给了川岛芳子。川岛芳子用金钱诱使一些中国流氓袭击日本僧侣,使日本浪人进行报复性的袭击,造成日中两国在上海的对立。日本第一外遣舰队陆战队以此为借口开进日本警备区域以外的上海闸北区,并与驻守当地的中国第十九路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就是著名的“一?二八”事变。

    1932年3月1日,伪满洲国成立,溥仪8日到达长春正式登基,当上了傀儡皇帝。这也是川岛芳子生命的最高点,她当上了伪满洲国安国军总司令。但日本人占领全中国的最终战略目标与川岛芳子复辟清王朝的梦想背道而驰,所以她很快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1945年,日本投降后,川岛芳子被捕。1947年10月22日,河北省高等法院在第一监狱对川岛芳子进行了宣判。先前还神色愉快的川岛芳子,当听到对她的判决后,面容陡变,眼泪盈眶。法庭的判决是这样的:“金璧辉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以死刑,剥夺公权终身,全部财产除酌留家属必需生活费外全部没收。”1948年3月25日上午6点45分,川岛芳子被枪决。

    北新桥南船板胡同肃亲王府/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1901年 ,善耆随慈禧皇太后回到北京时,肃亲王府已 经被八国联军烧毁,只存垣墙。 肃亲王善耆大病一场,连指甲都脱落了。因无王府可归,遂在门头沟冷格庄(今拢驾庄)第三辈祖坟地暂住。

    清宗室毓盈的(《述德笔记》,卷二记述:“初肃邸(即指肃亲王善耆)之返自山西也,寓遂安伯胡同奎宅,赁屋以居。”可知肃亲王善耆离开门头沟冷格庄之后,先在遂安伯胡同奎宅住过。肃亲王善耆在遂安伯胡同奎宅居住期间,他的旧相识锡钧恰在南边胡同(应为无量大人胡同)居住,为了走动便捷,善耆竞不事先通知,便吩咐手下拆掉锡宅部分后墙垣,给锡宅开了后门。锡钧号聘之,人颇梗直,有气量,通文学,图书满案,日手一卷不释。那日忽有家人报,后垣遭多人拆毁,禁之不可。惊询之,方知乃善耆因隔巷往来不便,使人毁垣。聘老遂就毁处为门,以通往来。

    《道成以来朝野杂记》52页记载:“十三巷之北日船板胡同,有一大宅,房约二百间,本道光末年大学士兼四川总督宝兴之第。后售与奉天东边道爽良。不十年,爽复献于荣文忠公(即荣禄)。以荣故居被焚且掠也。荣复以赠肃王,或云售之。”爽良老宅在西城石老娘胡同,后迁东城车辇店胡同。

    肃亲王在东城北新桥南船板胡同内 (今东四十四条西头路北)重新建造新 王府,门牌甲18号,新府规模不大, 仅由几个大的四合院组成。肃亲王在此建起两层楼房, 安装了发电设备和自来水,还建造了法式客厅。 新王府虽有二百多间,但已不是按照王府规制建造。新王府有寝 室、书房和花园,在花园的最北侧还建有一座二层小楼, 楼内装修完全按照法式风格布置,楼内建有发电机,屋 内摆放有西洋定做的钢琴、洋床, 连吊灯都是完全从欧洲进口的。大门东侧是马圈。进大门是四合院,南屋是客厅。过腰房后边是二进院,正房是肃亲王善耆的住所。后院是侧福晋的住所。正院东侧有一组四合院是祠堂。花园在最北部,盖了两层楼房,安装了发电设备,并装修了一处法式客厅,里边陈设钢琴,顶棚悬挂着漂亮的枝形吊灯。院内还设有假山和喷水池。

    新肃亲 王府在日伪时期由日本人占用。1945年被肃亲王第十九子宪容(字度之)收回。1947年除前院住人以外,后面被善耆十九子宪容和善耆长子宪章售给了法国天主教堂并建立了神学院。1949年充公,一部分被某公司改造后用来制造袜子, 一部分成为居民住宅。新肃亲王府邸今为东四十四条93号。现存卷棚式勾连搭面阔五间大房一座,在正中屋顶开有气窗。还有房屋一座,亦是五开间。

    旅顺肃亲王府/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编辑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肃王府[北京清朝肃王府]

    建立民国后,肃亲王善耆离京,出榆关,改乘日本兵舰到旅顺定居,并说:“吾不复履民国土地矣。”肃亲王善耆在旅顺住的是一所俄国人的别墅。别墅在日俄战争后为日本人所有。日本人把它作为东交民巷肃亲王府的赔偿赠送给了肃亲王善耆。而且,日本公使林权助还指定旅顺官地九千亩由肃亲王善耆承领为世产。

    肃亲王府位于旅顺新市区新华大街9号,为砖石结构俄式二层楼房建筑,围墙内占地面积为2700多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470平方米。

    1922年肃亲王善耆病亡。他的生平和为复辟清室的“功绩”都记载在一块立于王府院内的碑石上,并有肃亲王本人半身铜像一座。解放后碑石被砸断推倒,铜像亦下落不明。后来残碑下半截被发现,现藏于旅顺监狱旧址保管所。此建筑物外部经过修缮,原貌已改变,但内部基本保持原样。

    旅顺肃亲王府现属部队驻地,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10-27 17:3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