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脱离同性恋

    ation ation orien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脱离同性恋 编辑

      脱离同性恋(或称为去同性恋或出埃及运动,分别来源于英文单字ex-gay和exodus movement)是指希望通过劝导、祈祷或者其他方式改变同性恋者性倾向的运动或组织。 许多出埃及运动团体有基督教背景。

      出埃及运动团体通常会自称同性恋辅导组织,因为他们相信同性恋者通过他们的辅导、劝导,在经过祈祷或其他方式的治疗之后,可以成功地转变成为异性恋者或者离弃同性恋。他们的理念通常包括: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辅助在同性恋性倾向上挣扎的人士;为决定改变性倾向的同性恋者,提供帮助和辅导。

      有一些出埃及运动的参与者会自称为“前同性恋”,他们宣称:他们已经通过辅导、代祷服侍、举办支持小组等方式将性倾向从同性恋改变至异性恋。然而美国精神医学协会指出“直至目前,未有足够的科学研究显示改变性倾向的治疗安全或有效”。

    有关团体/脱离同性恋 编辑

    Love In Action

      Love In Action,或LIA,由声称自己曾经是同性恋的约翰·埃文斯(John Evans)和异性恋者Rev. Kent Philpott于1973年创立。这个组织是第一个公开声称[来源请求]自己可以通过对同性恋的教育使他们意识到罪恶以及违反圣经的道德要求而使同性恋转变成异性恋的组织。当埃文斯的朋友Jack McIntyre在发现自己无法转变的绝望中自杀后,埃文斯退出了这个组织,并开始公开批评其是危险的。《Wall Street Journal》(1993年4月21日)引用他的话说:“他们在摧毁人们的生活。如果你不跟着他们做,你就不是上帝的子民,你就会下地狱。他们都生活在一个幻想的世界里。”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成立于1976年,是一个系派间的组织。它在其描述中说“在美国和加拿大已经发展成超过100个分部”以及“与北美以外的总共超过17个国家的135个出离组织也有联系”。

      走出埃及国际组织在1979年遭遇创建人出走事件。在这个事件中Michael Bussee(创建者之一,曾帮助过组织该团体在1976年举行首次会议)与Gary Cooper(另一创建者,与Michael Bussee在同一地区工作),2006年走出埃及国际组织在一则新闻稿中认定两人为该组织创建者之一。两人于1976年离开这个组织与妻子,并在不久后举行了同性恋婚礼庆典。他们的故事成为一部纪录片“上帝下的一个国家”(One Nation Under God ,1993年)的焦点,由Teodoro Maniaci和Francine Rzeznik导演。

      Michael Bussee更设立了一个网站,名为前同性恋生还者(Beyond Ex-gay)自述走出埃及团体无义意并耗费时间金钱,同性恋倾向不可改变,并召集许多前同性恋者叙说他们对于走出埃及团体的负面体验。

    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

      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是台湾的前同性恋组织,是前述走出埃及国际组织在台湾的分支。 坚信以圣经原则,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为立场,帮助同性恋困扰者,改变同性恋的生活。

    香港新造的人协会

      新造的人协会是香港基督教辅导同性恋者组织。 该协会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的辅导及祈祷服侍,相信借着基督的拯救和圣灵的能力,改变同性恋的性倾向等。

    辅导关键因素

      新造的人协会康贵华医生指出,“很多同性恋者都渴望有人聆听及明白他们内心的挣扎,因此,耐心聆听、认同他们的一些感受,已经是一种很重要的帮助,也是帮助他们改变的第一步。”根据他的辅导经验,辅导有五个关键的因素:

      ---接受同性恋辅导者的决心和坚持。

      ---持续的帮助是很重要( 需要至少3至五5年时间,而且头一、两年没有多大效果 )。

      ---辅助者须掌握适当的认知行为治疗技巧及对同性恋有丰富的知识。

      ---单对单的辅导以及同性群体对他们的谅解和接纳是同样重要。

      ---教会信徒彼此的代祷及信仰的动力是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新加坡抉择机构

      抉择机构于1991年9月在新加坡成立,是一个基督教的组织,协助同性恋者改变他们的倾向,辅导同性恋者或与同性恋问题有关挣扎的人。 抉择机构的发起人为“国际出埃及组织”(Exodus International)的前总栽美国的赛.罗杰斯。

    美国同性恋研究及治疗全国协会

      美国同性恋研究及治疗全国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NARTH)是一个美国专业科学团体,为寻求脱离同性恋生活的人士找出有效的心理治疗。 该会的会员主要来自心理学家、注册社工、精神分析学家及精神科医生。 从不同地方和使用不同治疗方法的报告中,NARTH 发现治疗同性恋的过程缓慢,往往历时数载,但却有可观的成功率。 此外,该会澄清外界对同性恋的误解,例如,“误会同性恋是不可逆变的”、“一切治疗只会带来痛苦,甚至自杀”等传闻。

    现状态/脱离同性恋 编辑

      出埃及运动是一个有争议的运动。 出埃及运动团体认为:同性恋的生活并非不可改变。 有很多成功的例子证明经改变性倾向的辅导后,同性恋者可以成功地转变成为异性恋者。 有些男同性恋者经辅导后还结婚,与异性配偶过著婚姻生活。

      另一方面,同性恋社群以及其支持者抨击出埃及运动,认为这个行动的假设前提是:异性恋是唯一正常的性倾向,而同性恋此一性倾向是一种须要被治疗的疾病。 有一些反对出离运动的同性恋心理咨商及医疗团体宣称:接到参与出离团体的成员因各种压力而备受困扰的求助电话。

      有关同性恋的成因仍有争论,但主要可分两种意见:先天形成和后天形成。 有些研究指出,性取向是可改变的,性态度是受到环境和外界影响,例如幼年成长过程、家庭背景、性格、气质、同侪的压力、性侵犯及同性间的性经验 。 另外,1973年美国心理学协会曾下结论,性倾向是先天形成而不可改变;现在他们认为影响性倾向可能有很多因素,例如基因、贺尔蒙、成长过程、社会因素和文化影响,未能下定论。

      可是,有些同性恋权利组织和科学家对该运动的声明持相反意见,并认为性取向是不可改变的,性态度是在成年之前形成的。

    支持态度的观点/脱离同性恋 编辑

      001年 Robert Spitzer 博士提到有些同性恋者希望改变性倾向是有不同的原因的,其中包括:

      81%感到同性恋的生活不能令他们真正得到情感上的满足;

      79%觉得同性恋生活与宗教信仰或自己的价值观有冲突;

      35%女士及67%男士渴望结婚或保持现有婚姻(指异性婚姻)。

      所以,Robert Spitzer 博士认为性倾向可以改变的事实肯定了后天因素是可以影响一个人的性倾向。

      美国国家同性恋研究及治疗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Research and Therapy of Homosexuality)曾花两年时间对860个决心改变同性恋倾向的人士作研究,发现大部份研究对象能成功改变了性倾向。

      虽然美国精神病学协会认为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也没有必要进行治疗。但是,有多位美国精神病学会会员的精神医学博士联署了一封反对美国精神病学会的结论 并指出:

      学会认为改变性倾向治疗是无效的不单是错误的结论并且是一种误导,因为有许多精神分析报告支持治疗是有效果的。

      他们指这种治疗“具伤害性”的声明也是完全错误的。 假如个人没有获得适当帮助、咨询,而违反个人意愿下作同性恋者,这对他个人而言是“具伤害性”的。

      对于学会指改变性倾向治疗带来的负面报道等于剥夺了精神科医生执业的自由。 此自由是受美国宪法所保障的。

      一些美国心理学会、美国精神病学会及其他心理学会前任主席批评美国心理学会受政治压力而作出不正确决定。 1985年美国心理学会主席 Robert Perloff 就批评美国心理学会一面倒的支持同性恋的主张:

      现有的研究并未全面

      若同性恋当事人真的想改变性倾向,应该首先尊重和聆听他们的意愿

      美国心理学会的主张将会阻碍未来有关的研究。

      1998年 Warren Throckmorton 于 The Journal of Mental Health Counseling 发表文章,回顾过去83份比较优秀的性倾向改变治疗研究报告,他指出:“协助希望改变自己性亢奋模式之有同性恋倾向的人士的努力是有效的。这些治疗可以合乎伦理的方式进行,对于有这方面要求协助的人士应该要提供有关协助”。

      除此之外,美国精神病学会(APA) 的前任主席Robert Spitzer 以往一向认为性倾向是不可改变的。 但是2001年他研究了200位曾参与同性恋辅导的人士后,发现该等接受辅导后的人士的性倾向有显著的改变并且同性对他们的吸引力也大大减低,当中很多人有良好的异性恋发展而且表示接受辅导后,沮丧及抑郁的程度也明显地减低

    精神医学界/脱离同性恋 编辑

      美国精神医学协会指出“直至目前,未有足够的科学研究显示改变性倾向的治疗安全或有效”[25]。其中有一些组织及经过性向疗法的个人表示,试图改变一个人的性取向是有潜在性的危害的。

      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表示,人类不能选择作为同性恋或异性恋,而人类的性取向不是能够由意志改变的有意识的选择。事实上,协会更进一步表示:

      “有很多同性恋者生活的很成功幸福,但是一些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可能会试图通过疗法改变自己的性取向,有时这是受到家庭成员或宗教团体施加的压力所致。但事实是,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因此也没有必要进行治疗,而且也是不能改变的。请参看原文,APA(美国心理学会), 1997”

      美国心理学会亦表示:

      “临床经验表明,那些试图寻找转变疗法的人通常是因为社会的偏见所造成的内在同性恋恐惧症所致。而那些能够正面接受自己性取向的男女同性恋者能比那些不能接受自己性取向的人获得更好的自我适应能力。 [31]”

      APA(美国精神医学协会)于1973年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的诊断列表(DSM-III-R)中去除。反对同性恋去病化的组织,宣称APA是在经过同性恋权利组织的多次游行示威后,才去除的。但是在美国精神医学协会1998及2000年的对性向治疗的公开表态宣言(Position Statement)提到

      “1973年精神病学协会审核相关资料后判定,同性恋无法定义为心理疾病,在1987,ego-Dystonic Homosexual (自我矛盾性同性恋)亦以同样原则,不包含在精神疾病的诊断列表(DSM-III-R)

      请参看原文,APA(美国精神医学协会), 1998, 2000”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声明/脱离同性恋 编辑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作为监管及认证香港精神科医生专业资历的法定机构,于2011年11月发表一份英文声明,指出同性恋并不是病症,同时强调所谓“拗直治疗”的好处是没有科学和临床证据支持。[33]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是亚洲地区第一个专业心理及精神科学团体,公开地就同性恋议题及性倾向改变治疗发表其专业意见的官方机构。[34]

      “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声明,同性恋并不是精神病......香港精神科医学院严守宗旨,只提供经过科学验证及证据支持的治疗。精神科治疗必需在有已经明确确立的原理及实践支持下,方可以提供。直到现今,医学界都未有发现任何可靠的科学及临床证据支持,尝试改变个人性倾向会带来好处。

      The Hong Kong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opines that homosexuality is not a psychiatric order...The Hong Kong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 adheres firmly to the practice of scientifically proven and evidence-based treatment. Psychiatric treatments have to be provided according to well established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available at the time. There is, at present, no sound scientific and clinical evidence supporting the benefits of attempts to alter sexual orientation.

      ”

    同性恋医师团体

      同性恋精神科医师连盟(AGLP)中的具双重身份的精神科医师及导演,爱丽西亚少瑟Alicia Salzer医师更因此拍摄一纪录片,将性向矫正疗法,如电疗、药物疗法、心理疗法的低成功率及强烈副作用记录起来。宗教团体通常因为宗教理由,将这些副作用及长期的治疗费用隐而不谈,或将其转嫁于病患信心不足,不够努力,或以心理威胁如‘同性恋生活的代价就是死’、‘同性恋生活必会得爱滋病’、‘同性恋生活必会下地狱’等等,病患因为无法达到控制欲望的要求而引发更多自我憎恨、恐惧、忧郁症、焦虑症、自杀倾向。

      爱丽西亚少瑟Alicia Salzer医师列举统计资料,13%参与治疗活动者对疗程产生反应,在这13%中三分之一(4%)进入无性生活,另外三分之一(4%)表达他们可以与异性结婚但是仍对同性有性欲,剩下三分之一(4%)表达他们可以与异性结婚而且只对异性有性欲,但是少瑟医师更举出,这些所谓‘截弯取直’的前同性恋者几乎都是在这些性向矫正团体的工作人员,因此性向矫正团体隐而不谈的部分便是─如果想要改变,你必须放弃你的工作及生活,不断的刺激或受影响,没有终点,而这4%人员可能因为工作及信仰的因素,在调查回答上并没有完全诚实,或对自己未深入或不敢深入了解。

    社会舆论

      因为Exodus前领袖如Michael Bussee,Gary Cooper[38]自述走出埃及团体无意义并耗费时间金钱,同性恋倾向不可改变,并召集许多前同性恋者叙说他们对于走出埃及团体的负面体验[39] [40],及 John Evans 的反对及离去[41] [42],John Paulk 前同性恋的领袖被发现仍逗留于同性恋夜店的消息[43],[44], NARTH前领袖Nicolosi因种族歧视争议言辞去主席一职 [45] [46],去同性恋运动曾受到同性恋权利组织的广泛质疑,他们指出压抑同性恋倾向最终只能导致内在的爆发、恐惧和痛苦。人权阵线(Human Rights Campaign)发言人Wayne R. Besen曾广泛地报道过去同性恋运动,并把它写在自己的书《Anything But Straight: Unmasking The Scandals and Lies Behind the 'Ex-Gay' Myth》[47](除了"变直*以外"的所有真相:揭开隐藏在去同性恋神化背后的丑闻和谎言)里面。更在网络上发表Mission Impossible: Why Reparative Therapy and ex-gay Ministries fail (不可能任务:为什么性向治疗与前同性恋宗教疗法会失败)。同性恋疗法的神话(精简版), Wayne Besen*英文中的Straight一词可解释为笔直的以及异性恋。

    宗教分歧观点

      宗教在形成某种文化对待同性恋态度的问题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历史上对同性恋持负面态度的仅限于亚伯拉罕诸教(Abrahamic religions)。非亚伯拉罕宗教的族群通常认为同性恋是可接受的或中立的。但在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开始蔓延的年代,很多非亚伯拉罕宗教的宗教开始接受了这种对同性恋持敌对态度的观念.宗教对同性恋的态度也多种多样。现在,比较保守的亚伯拉罕宗教教义把同性恋视为一种罪恶,而佛教、神道教以及其他一些宗教则把所有形式的性行为都看作是对精神生活的干扰,但是则没有强调性取向的对象。受原教旨主义影响的国家通常认为同性关系是一种性变态,并加以刑罚。在一些地区,同性间发行"逾矩行为"可能遭到死刑威胁.基督教普遍反对同性恋行为,对有关同性恋看法的最重要圣经依据是《罗马书》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2-05-18 20:27:02

    贡献光荣榜

    更多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