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舰队街

    舰队街为弗利特街(英语:Fleet Street),是英国伦敦市内一条著名的街道,依邻近的舰队河命名。舰队街向西穿越伦敦市的边界后就变成斯传德大街;往东,通过路德门圆环后变成路德门山。由于地名“弗利特”与英语的“船队”、“舰队”是同音词,因此弗利特街也被译为舰队街。一直到19世纪80年代舰队街都是传统上英国媒体的总部。今日舰队街依旧是英国媒体的代名词,即使最后一家英国主要媒体路透社的办公室也在2005年搬离弗利特街。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舰队街 编辑

    1890年的舰队街。1890年的舰队街。
    舰队街由跨越舰队河而得名,舰队河(英语:River Fleet)是泰晤士河的重要支流之一,流经伦敦城的西侧,当今伦敦市中心的中心,从古代到中世纪一直是伦敦最重要的河道之一。但工业革命以后,由于污染,舰队河被加盖,成为市内暗河,但在市中心各处仍能听到暗河的水流。舰队河在黑衣修士桥北桥墩下汇入泰晤士河。后来命名为舰队街的道路原来是从伦敦城的主要城门之一,勒德门,出城门后最直接的过舰队河的地方,因此从河名得名。

    舰队的得名,则来自古英语(盎格鲁-萨克逊语)中的flēot,意为“潮汐河口”。

    舰队街之名和作为“舰队”之意的“fleet”除了形似以外没有直接关系。其源词是古英语的fleotan,意为“漂浮”。因此虽然舰队街经常被译为“舰队街”,但此译法并不准确。

    由于18世纪以来,英国的老报社出版社都设立在这条街上。据英国《卫报》的说法,舰队街是英国新闻界的代称,也是英国报纸业的“精神家园”。

    历史/舰队街 编辑

    路德门圆环路德门圆环
    弗利特街起始于伦敦市,一路通往西敏市。这条街的长度纪录了这个城市在公元14世纪时的扩张。旧时的舰队街东端是舰队河,沿着河傍上竖立着伦敦中世纪的古城墙;另一边西端则座落着圣殿闩,标示着城市的边界,圣殿闩在圣殿骑士团的土地和财产被取得后扩张至极限。

    南边有数幢称为神殿的复合建筑物,它们曾经是圣殿骑士团的财产。神殿里有内殿律师学院和中殿律师学院,两者皆属于伦敦律师学院(Inns of Court)。在邻近地区则有许多律师办公室。

    弗利特街的出版活动大约起始于1500年,威廉·卡克斯顿(William Caxton)的学徒沃德(Wynkyn de Worde)在靠近鞋巷的地方开设了一间印刷店。大约同时期,理查·平森(Richard Pynson)在圣邓斯坦教堂(St Dunstan's church)旁创立了自己的出版和印刷事业,其后越来越多人跟进,当中大部份都是为司法行业和附近的四所法律学院提供服务。

    1702年3月11日,在舰队街出版了第一份报纸《每日报》,这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张定期发行的报纸。

    从18、19世纪开始,英国各大报社和小报馆纷纷搬进了这条街,到最高峰时共计有100多家全国和地区性报纸在这条不过里许的街道上设立报馆。像《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独立报》、《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观察家报》、《镜报》、《快报》、《星报》、《太阳报》、《每日邮报》、《每日纪事报》、《旗帜晚报》、《晨星报》、《欧洲报》、《世界新闻报道》、《体育报》等等全国性大报和小报均把总部设在这条街上。编辑在楼上编报,地下室和后街就是印刷工厂,数以千计的记者奔走于议会、唐宁街白金汉宫和社会各个角落。

    至1981年默多克收购了《泰晤士报》以后,1985年他决心用电脑技术和先进印刷技术改变《泰晤士报》的面貌,把设备运往了望坪街,并于1986年率先将新闻集团下属的《泰晤士报》、《太阳报》、《世界新闻报道》等报社移出了舰队街,并凭着因此降低的成本使其各报销售成绩一鸣惊人。在其带动下,其他各报也纷纷搬出了舰队街,在伦敦外围房价便宜的地区建立报社和印刷厂。[1]

    2005年,路透社也进行了迁址,全员搬进伦敦加纳利码头的大楼。[2] 宣告了舰队街新闻业时代的终结。[3]

    现况/舰队街 编辑

    现在的舰队街和司法界更为相关,街上以及附近更多的是法院和律师事务所,几乎所有曾经驻在舰队街或附近的报社都已搬迁至沃平(Wapping)和金丝雀码头。以前的每日电讯报办公室,现在是投资银行高盛的伦敦总部。

    法国的国际新闻与图片通讯社法新社还是选择舰队街作为办事处的所在。2006年,媒体报(Press Gazette)的总部迁回舰队街,犹太记事(The Jewish Chronicle)的办公室还在附近。每日电讯报和周日电讯报也因为搬往金丝雀码头后的某些不愉快而回到了伦敦市中心。

    文化/舰队街 编辑

    英国报纸英国报纸
    “舰队街”一词也被用来指那些在报业尚未离开这一代时工作的记者,街内有一个别具意义的神话在成长,主角是记者的内幕报道和虚构的开销帐目。内幕消息长久以来都是大家关心的焦点,但是由于英国严格的诽谤法,这些报道很少会面世。几乎没有小说提及这些夸张的文字是如何撰写出来的,事实上这些“比科幻小说更离奇”的内容是低层编辑在工作台后不屈不饶努力的成果。根据新闻工作者间的传说,舰队街的核心不是编辑,而是日记作家和八卦专栏作家,这些人的文章通常能够登上头版。已故的戴安娜王妃的事绩就是日记文章转变成新闻,甚至是特色新闻的例子。

    记者/舰队街 编辑

    弗利特街报纸的内容取决于报社的拥有者、编辑、记者和专栏作家。其中不少报社老板声名狼籍,著名的例子包括Lord Beaverbrook和骗子Robert Maxwell,这些人利用旗下的报纸支持自己的政治议题,直到今日仍有部份报社所有人以此将报纸作为政治上的工具。但是一般说来,现在报业的运作方式比较接近商业公司,希望销售报纸能够获得利润,或至少能够让损失在掌控之下。 

    社论政策/舰队街 编辑

    传媒大亨默多克传媒大亨默多克
    与很多国家的媒体不同,英国媒体普遍有着自己与其他媒体不同的立场,像《卫报》的读者会发现它对社会主义的赞同、《每日电讯报》对保守政策的支持,右倾的报纸包括《每日邮报》和《每日快报》,反之《独立报》则被认为遵守政治正确路线。《每日镜报》与商业工会在同一阵线,支持工人阶级。《泰晤士报》立场是中间偏左,一般而言支持新工党,《金融时报》也持相同立场。周日版本的报纸一般遵循其姊妹日报的社论政策。[4]

    代表意义/舰队街 编辑

    现今的舰队街沦落成了与其他普通街道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一条小街,但即使是现在,舰队街也被认为是英国新闻媒体的代称,对于工作在伦敦以及英国的新闻人来说,这里不仅代表英国新闻界在社会上曾经风光无限的一段往事,同时,舰队街也证明了英国媒体的经久不衰。虽然舰队街的实质内容已经不复存在,但从英国媒体的发展来看,舰队街也可以称作是无处不在。[4]

    在文学中的展现/舰队街 编辑

    小说

    AN Wilson的《吾名为众》(2004年)、和《丑闻》Scandal(1983年):讲述小报如何创造一个政治丑闻。

    Amanda Craig的《恶性循环》A Vicious Circle(1996年):关于一位虚构的英国报业大亨和世界的出版业。

    Michael Frayn的To​​wards the End of the Morning(1967年):一位1960年代失败的报纸记者的故事。

    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1859年):故事中Tellson's银行位在舰队街。

    音乐

    彼得‧汤逊(Pete Townshend)的Street in the City

    戏剧和电影

    电影《末代浩劫》(2006年)开场的背景是舰队街:一间咖啡店在主角出门后受到恐怖攻击而爆炸。

    史提芬·桑坦和休惠勒的音乐剧《理发师陶德》:舰队街是故事的发生地点,故事的内容是虚构,尽管可能是以真实事件改编。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2-11-28
    [2]^引用日期:2012-11-28
    [3]^引用日期:2012-11-28
    [4]^引用日期:2012-11-28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8
    3. 最近更新时间:2014-12-15 21:01:1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