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小说

色情小说亦称色情文学,或称成人文学、官能小说(日本),内容有具体描写性行为的过程,纯粹是以激发读者性欲为主的文学作品。

编辑摘要
百科帮你涨姿势
色情小说 色情小说图册

作者注意力必须集中于脐下三寸 故事以此为中心或与此密切相关

以性爱为点缀作品不算 如《聊斋志异》男女之事出神入化也要排除

书中女性多追求性的满足 因女性旺盛的情欲是对男性最强烈的刺激

目录

色情小说 - 简介

废都废都
色情小说首先它必须是真正“色情”的,也就是说,作者的注意力必须集中于脐下三寸,所有的故事都应该以此为中心,或与此密切相关。那些以性爱为点缀、主旨不在于此的作品,即便如《聊斋志异》这样描写男女之事出神入化的小说,也需要排除在我们的视野之外,更不用说像《野叟曝言》那样拙嘴笨舌的文字了。有的小说,如《品花宝鉴》《九尾龟》,虽以妓女为题材,但只是“点到即止”,也没有入围的资格。要强调一点,我们所说的“性描写”,是指最直接、最露骨的,《后西游记》中写小行者用“如意金箍棒”与手持“玉火钳”的不老婆婆一场激战,颇有奇趣,但因为全用比喻和暗示,就不能不归于割爱之列了。
其次,它必须是“小说”。强调这一点,是为了和房中书区别开来。中国古代的房中书极为发达,现代的考古发掘可以证明,它至少有2500年以上的历史。在许多方面,色情小说和房中书都有相同和相通之处,比如都有关于性活动的细节描写。但是,房中书的态度是严肃的,色情小说的态度是游戏的;房中书的目的在于传授性知识,色情小说的目的在于挑起性快感;房中书好比生理卫生课的教材,或者其中的插图,而色情小说就好比春宫画,或者X级的电影。

色情小说 - 发展史

中国色情小说的历史比较奇怪。按照文学史上通行的看法,中国的小说生成于史传散文;司马迁《史记·秦本纪》写到嫪毐(lào ǎi)的故事时,在性的观念上的自然与坦率,绝对为当代的史学家望尘莫及,而小说中的性描写则出现得比较晚。
唐初人张鷟(zhuó)所著的《游仙窟》是现存的第一部完全以主人公的性活动为中心来编织情节的小说,可是其中真正意义上的色情描写实在是小儿科。除此之外,唐代几乎没有以性为主题的小说,――如果不算写作时代尚待考证的《飞燕外传》。
从唐、五代到宋、元,此类的小说少而又少,像《灯草和尚》那样题“元临安高则诚著”,绝对是伪托。现存的古代色情小说,绝大多数出于明清人之手。为什么?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明清两朝,是中国历史上性禁忌和性压抑最严厉的时代。

色情小说 - 特征

男性基点

古人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句话还可以作这样的断句,就是:“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自然,这只是开个玩笑;但如果用来描述明清色情小说的主题,那是再贴切不过了。
这一时代色情小说的预想读者都是男性,所以,作者在书中不惜浓墨重彩去描绘的,往往是女性的情欲。女人的情欲像火,越撩拨它就燃烧得越旺;又像水,假如只是一味地堵塞,那么总有溃堤决口、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时候。前者的例子是《杏花天》中的雪妙娘,后者的例子可以举《肉蒲团》中的玉香。
雪妙娘本是扬州妓院中的当红名妓,见多识广,能征惯战,寻常男子,很少假以辞色。可是与封悦生公子春风一度之后,就死心塌地,身心相许。为什么呢?因为封悦生得异人传授了神奇的房中术,不但他可以通宵达旦地辛勤工作,而且它还有种种令人诧异的妙用奇功,使得雪妙娘欲仙欲死。于是,雪妙娘从此心甘情愿地“金盆洗手,退隐江湖”,终日闭门索居,痴痴地盼着封悦生来娶她为妻。
苍天不负有心人,数年之后,雪妙娘终于带着她辛辛苦苦挣下的万贯家财,嫁与封悦生为妾。从良以后,仿佛是久旱逢甘霖,渴龙得江河,雪妙娘夜以继日、兢兢业业地寻欢作乐,不到一年,便精竭髓枯而亡。其慷慨赴死的勇气,真可与英雄豪杰平分秋色。封悦生呢,凭着浑身的“好武艺”,连娶妻妾一十二人,日日车轮大战,居然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寿考而终。
雪妙娘的人生经历是从青楼到闺房,玉香则相反,是从闺房到青楼。她在出嫁以前,闺训极严,“耳不闻淫声,目不睹邪色,所读之书不是《烈女传》,就是《孝女经》。”(原文)所以出嫁以后,丈夫未央生觉得她风情未免不足,起了一个诨名,唤作“女道学”。但在未央生的精心调教下,玉香进步神速,仿佛秋天的野草,只要星星之火一点,立刻就有燎原之势。
色情小说色情小说
不久,未央生出门远游,名为求学,实为猎艳。玉香独居深闺,难耐欲火的煎熬,只好去勾引除了父亲之外唯一能见到的男人――家中的男仆、自己婢女的丈夫“遂心”。谁料想,此人乃是因为未央生偷了他的妻子而隐姓埋名、专门前来报一箭之仇的,玉香和他私奔以后,遂即被他卖进了京师的在妓院。
在这里,玉香改名花妙,拜风尘奇才顾仙娘为师,细心揣摩,尽得其传。由于姿容绝世,又有“俯阴就阳”“耸阴接阳”“舍阴助阳” 三项绝技,很快便声誉鹊起,门庭若市,以致于连不知真相的未央生竟然也慕名来嫖。玉香一见丈夫,误以为是前来捉拿她的,羞愤交集,悬梁自尽。
在这些小说里,女性的情欲被看作驱动她们一切行为的最重要的力量,甚至可以说,在这些作者的笔下,获得性的满足是女性唯一的、生死以之的追求。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她们从来不惜付出任何代价。但是,之所以要这样写,未必是因为作者确实这样想,而是因为要迎合男性读者的口味:一个古今通行的常识是,女性旺盛的情欲,是对男性最强烈的刺激。

变态疯狂

在明清的色情小说中,男主人公毫无例外的都是疯狂的情欲追求者,作者也总是不遗余力地对他们的性能力作耸人听闻的描写。通常的套路是夸张性器的伟岸、时间的延长、对象的众多。
比如,《肉蒲团》中的未央生,曾经通宵轮番应付四个女人,绰有余力,似乎是值得骄傲了,但与《杏花天》中的封悦生相比,那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后者是整天对付十二个。但封悦生若见了《浪史奇观》中的浪子,不免又要拱手称臣:浪子占有两个夫人、七个美人、十个侍妾。
夸张到极处,就会走向性虐待,《绣榻野史》里的大里,让金氏不能走路;未央生让花晨三四天起不了床;《禅真后史》里的的西化和尚,竟然让沈氏断送了性命。这些都是较为典型的例子。
但是,一旦抛开表面的装饰,就会发现,支持色情小说创作动因的,乃是男性对于性行为的极度恐惧和对于自身性能力根深蒂固的自卑。从先秦时开始,在中国人的性观念中,就认为男人的性能力有限而的性能力无穷,一切房中术的诞生,都是为了要弥补此一不足。它导致了许多合理的方法与技巧的发明,也培养了无数怪诞的、乃至有害的幻想。这一点在色情小说中表现得尤为清楚。
《金瓶梅》中,西门庆借助于缅铃、颤声娇、相思套子等器具,这还都只是“常规武器”;服用春药,乃至因此而暴亡的,自《赵飞燕外传》到《春闺秘史》(该书的创作可能已入民国),也属屡见不鲜;声称得异人――神仙、道士、和尚――的传授,通过类似练习气功的方法控制性嚣,使之伸缩自如、“百战不殆”,这已经走入魔道;更为荒唐的是像《肉蒲团》中未央生所接受的“手术”。
未央生得知自己素来引为自豪的“本钱”其实不过尔尔,根本没有偷情的资格,不禁痛哭流涕,浑不欲生,恨不得一刀把它割去。为了使自己的“本钱”变得粗壮,他不惜以绝后为代价,向一位道士苦苦乞求回春妙术。道士的方法果然也真“巧妙”,他用一条正在交配中的狗鞭,切成四缕,趁热敷在未央生的“本钱”之内,三个月后,据说,未央生便可以凭此物而“横行天下”了。书中反复描写的,即是未央生此后“横行天下”之时,所偷的妇人是如何因为“它”而心醉神迷、心甘情愿、心悦诚服。
器具也好,药物也好,功法也好,手术也好,说到底,是对自己本来的能力感到怀疑,认为它不足以达到期许的效果。人类的性行为,就其本质来说,是人类把握世界的一种基本方式,男性和女性经由此一方式相互占有,从而在彼此的融合中获得对自我的肯定,实现自己的价值。满足是朴素的,实现也是自然的。
但是在男权社会中,男性的自我肯定尤其要通过与女性的比较来完成,“战胜”自己的性对象因而成为在性活动中表现男性价值的必由之路。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看,在床上征服女性,是男性征服世界、征服自我的一种仪式化的体现;从这一角度看,色情小说就是这种愿望在现实中无法满足时,借助于幻想的一种虚拟化表达。“梦是愿望的达成”,色情小说就是这么一个近乎畸形的白日梦。
我想得出的结论是,假如不能改变这种男权社会的性质,男性就不能克服这种心理障碍――其实这同样也是女性的心理障碍;而假如不能克服这种心理障碍,色情小说就没有绝迹的可能。

色情小说 - 部分代表作

《肉蒲团》

《金瓶梅》

《绣榻野史》

《赵飞燕外传》

《春闺秘史》

《品花宝鉴》

《九尾龟》

《废都》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性文化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7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77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该词条未被认领,赶快点击认领吧!
  2. 编辑次数: 32次 历史版本
  3. 参与编辑人数: 14
  4. 最近更新时间:2014-09-10 13:54:41

你感兴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