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艾弗里·布伦戴奇

    艾弗里·布伦戴奇(1887--1975),1887年9月28日生于美国底特律。190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工程系。他早年即热衷田径运动。在大学时(1908)就已是大学校际全能冠军。1912年参加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5届奥运会,获五项全能第5名。1914、1915和1918年3次夺得美国全能冠军。他曾7次连任美国业余田径联盟主席,担任美国奥委会主席25年(1929-1953)。他还曾担任泛美运动组织主席12年。1936年被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1937-1972年为执委,1946-1952年任副主席。1952年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直到1972年离任。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艾弗里·布伦戴奇 英文名: Avery Brundage
    出生地: 美国底特律 国籍: 美国
    去世日期: 1975年5月7日 职业: 主席
    毕业院校: 伊利诺伊大学

    目录

    简历/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艾弗里·布伦戴奇艾弗里·布伦戴奇
    艾弗里·布伦戴奇(Avery Brundage,1887年9月28日-1975年5月7日),美国国籍,在1952年至1972年担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长达20年时间之久。他从伊利诺大学毕业。精通田径篮球铁饼、十项运动,还是建筑业界中商业的巨贾。1928年担任美国体育协会会长,1929年开始担任美国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1946年担任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会长,1952年任第五任奥委会主席。

    概述/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艾弗里·布伦戴奇 艾弗里·布伦戴奇
    国际奥委会第5任主席美国田径全能运动员。1887年9月28日生于美国的底特律。1909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伊利诺伊大学工程系。1915年开设布伦戴奇建筑公司,承建芝加哥的多座摩天楼和其他大型建筑,并因此致富。喜爱田径运动,曾参加 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获得田径比赛五项全能第五名。1914年、1916年、1918年三次获美国田径全能冠军。

    他在主持国际奥委会期间,坚持奥运会的业余性质,主张奥林匹克运动与政治分离。布伦戴奇还是一位艺术品收藏家,收藏了大量亚洲艺术品,后捐赠给旧金山市,在那里专门修建了一座艺术馆加以收藏。布伦戴奇于1972年离任后享有名誉主席的荣誉,并于1975年获第一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见奥林匹克勋章)。同年,病逝于德国的加米施-帕滕基兴

    布伦戴奇自幼即喜爱体育运动,特别喜爱田径和篮球,而且天赋不错。高中毕业后,他进入了伊利诺斯大学学习工程技术专业,并以第1名的优异成绩毕业,成为伊利诺斯大学的杰出校友。在校期间,他是学校篮球校队主将,铁饼及十项运动冠军。这个期间,他还夺得过美国中西部大学田径运动会数项冠军。1912年,他作为全能项目选手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获田径五项全能第5名。1914、1916、1918年3次获美国田径比赛十项全能冠军。 

    1915年,在芝加哥创设布伦戴奇建设公司,盖了许多摩天大楼,成为全美著名的工程师及商场巨富。布伦戴奇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之后,在1928—1938年间领导全美业余运动联盟,担任过美国田联主席,手球协会主席,参与组织过泛美运动会,出任过美国参加 1932年和1936年奥运会代表团团长,并在1928——1952年任美国奥委会主席。 1932年,他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并先后担任过国际奥委会执委(1936-1975)副主席、(1946-1952年)。1952年7月16日,在埃德斯特隆引退之际,他在国际奥委会赫尔辛基全会上(当时兼任美国奥委会主席)以30:17)的票数,击败了英国籍国际奥委会副主席爱格塞特(当时兼任国际田联主席),当选为第5任主席。1972年退位任名誉主席,在国际奥委会历史上,任主席职务达20年,仅次于顾拜旦。 

    1955年,美国乔治·威廉姆斯大学法律系授予布伦戴奇名誉博士的称号。在仪式上,主持人曾对布伦戴奇进行了这样的介绍:“布伦戴奇先生是位工程师。作为建筑公司的负责人,作为技术发展组织的主席,作为数家大旅馆的所有者,他对芝加哥市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布伦戴奇还收藏了许多体育书刊,并将这些数十年的收藏及有关国际奥委会的珍贵历史资料,全部捐赠给了他的母校伊利诺斯大学图书馆,使奥林匹克的研究学者可以公开阅览这些历史文献。 卸任之后,布伦戴奇与联邦德国一位公主结婚,定居在慕尼黑附近的加尔米施·帕藤基兴(那里曾举办过冬季奥运会),直到1975年5月7日病逝。国际奥委会在1975年将奥运史上的第1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追授给了布伦戴奇。 

    当选/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布伦戴奇当选国际奥委会主席之后,首先面对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上形成的新的政治格局:东欧国家集团的势力已逐渐强大到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抗衡的程度;第三世界的崛起更是给这种东西方对抗增添了复杂的色彩。这种新的国际政治格局也自然反映到奥林匹克运动之中: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进入奥林匹克世界,打破了长期由西欧、北美国家垄断奥运赛场的传统局面,第三世界在奥运赛场的逐步崛起,亦向欧美传统的奥运优势提出了有力的挑战。 

    特别是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相继介入奥运会,民主德国,匈牙利,波兰,捷克,南斯拉夫等一些国家纷纷效仿苏联,由国家全力培训体育选手——日后被称为“国家选手”,而且其训练方式的严厉程度,远远超过了一般职业选手。这对于一生倡导业余运动,被誉为“业余先生”的布伦戴奇,以及国际奥委会长期以来所规定的业余运动规则,甚至于顾拜旦的理想,均是一种挑战。

    执着/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布伦戴奇曾多次访问希腊的奥林匹亚,对奥林匹克之精神原则相当执着。他是世界业余体育运动的忠实代表和实践者,是奥林匹克理想的热心鼓吹者,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反对职业化、商业化对奥林匹克运动的侵蚀。他绝对忠诚于顾拜旦制订的奥林匹克运动的业余化原则,不允许商业化、职业化的潮流污染纯洁的奥运赛场。他对各种广告所充斥的奥运会很反感,对其不屑一顾。许多选手因违反业余规定而被取消资格。   由于情况的变化,国际奥委会有一些委员针对运动员资格的规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应当宽松一些。布伦戴奇听到之后很是生气,曾经在1971年向执委会提出建议要开除6名有这方面倾向的委员。   布伦戴奇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过程中,受到时代的局限,带有比较浓厚的保守主义情绪,这大概与其坚持业余原则是有一些关系的。

    迟滞/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布伦戴奇对新闻媒体,尤其是电视媒介在未来奥林匹克运动中的作用认识迟钝,反应迟缓,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进程。   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上,第三世界起步甚晚。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国际奥委会就曾经专门研讨过殖民地国家和地区进入奥林匹克运动的问题(当时主要是指亚洲和非洲而言,因为南美洲多数国家,早在19世纪上半叶就已完成了民族独立的历史使命)。

    剧变/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艾弗里·布伦戴奇 艾弗里·布伦戴奇

    但直到20世纪50年代,亚洲和非洲的情况才有了较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亚非国家经过顽强的斗争获得了独立,拥有了完整的领土和主权,在世界政治经济地理格局上构成了一支新的力量——第三世界。与之相适应,在国际体育舞台上,也出现了相应的变化:1940年,泛美体育组织正式成立。1951年,举行了第1届泛美运动会。1949年,亚洲体育组织正式成立,第1届亚洲运动会于1951年举行。1965年,第1届非洲运动会正式举行,1966年,非洲最高体育理事会正式成立。   第三世界的体育运动发展虽然缓慢,但却顽强地向前发展着。如果说,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上,只有14个亚洲和2个非洲国家和地区参加。但8年后的罗马奥运会上,来自第三世界的队伍却上升至近30支了。不过,由于第三世界的贫穷落后,还无法在奥林匹克运动中显示其水平、发挥其作用。1961年在国际奥委会雅典全会上,老资格的法国委员傅蒙伯爵首先提出了要对第三世界提供具体的物质援助的议案。这个议案得到了以布伦戴奇为首的国际奥委会的认可,一个以博蒙为主席的委员会随即诞生。但由于国际奥委会的财力微薄,这个议案还不能付诸实施。

    认可/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1964年,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在国际奥委会东京全会上,正式认可了博蒙领导的委员会对第三世界提供援助的建议。冬去春来,随着夏季及冬季奥运会电视转播权的转让,大笔金钱陆续输入国际奥委会空虚的金库:如夏季奥运会奥运会电视转播权所获得的收入逐年增多:1960年395000美元,1964年1500000美元,1968年4500000美元,1972年7500000美元。这些收入,使国际奥委会的财力得到空前的增长,对第三世界提供物质援助乃至日后进一步提供各种业务培训已由可能变成现实。

    促进/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于是,在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前夕,一个被命名为“奥林匹克团结基金”的援助项目正式问世。它的诞生,如同给久旱的土地带来了甘露,对奥林匹克运动在第三世界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布伦戴奇对奥林匹克与政治的关系,在愿望上是坚持顾拜旦的原则:尽量不参与政治,以减少政治对奥林匹克的干扰。这一点,从国际奥委会为了调查南非的种族歧视状况,布伦戴奇写给调查组组长基拉宁的信中也可看出:   

    1967年8月31日,布伦戴奇给基拉宁写了下面一封信:感谢您的有关赴南非特别委员会的所有来信。它们使我得以事先了解事情的进展情况。我荣幸地通知您,所有事项都已安排就绪,您将于下周成行。在您离开之前,尚有一事相告。如果我们要对种族隔离本身作出估价,委员会的派遣本来不是我们的事。我们所关心的是南非国家奥委会以及它为遵守奥林匹克规章,特别是第24和25条款采取了哪些行动?1936年,当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纷纷谴责纳粹主义,许多人要求把奥运会迁出柏林的时候,我们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同样,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许多反共人士要求把东方国家排斥于奥运会之外。我们不应介入政治事务,也不能允许奥运会被当作工具或武器从事与其本身无关的事。感谢您接受了这项微妙而重要的任务。请接受我最良好的祝愿,祝这次使命愉快,成功,轻松。诚实的,艾弗里·布伦戴奇“不应介入政治事务,也不能允许奥运会被当作工具或武器从事与其本身无关的事”,在现实生活中只能是一个理想化的愿望。因为奥运会的许多仪式都强化了“国家”的意识,何况各国体育交往的本身也排除不了国家的色彩。对此,国际奥委会现任主席萨马兰奇的认识还比较贴近实际。他说:“体育不涉及政治,这说起来极为容易。不过在现实中,则完全是两回事。我认为,体育不得不与政治保持非常密切的关系。其原因在于,在某些国家里,就不能没有政治。”

    大事记/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1887年9月28日布伦戴奇出生于美国的伊利诺斯州的底特律。 
    1912年作为田径五项全能选手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获第5名。 
    1914、1916、1918年3次获美国田径比赛十项全能冠军。 
    1915年在芝加哥创设布伦戴奇建设公司,此后建成了许多摩天大楼,成为全美著名的工程师及巨富。 
    1928一1938年间领导全美业余运动联盟,担任过美国田联主席,手球协会主席,参与组织过泛美运动会,出任过美国参加 1932年和 1936年奥运会代表团团长。 
    1928—1952年任美国奥委会主席。 
    1932年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 
    1936年担任国际奥委会执委。 
    1946年当选国际奥委会副主席。 
    1952年7月16日在国际奥委会赫尔辛基全会上以30:17的票数,当选为国际奥委会第5任主席。 
    1955年美国乔治·威廉姆斯大学法律系授予布伦戴奇名誉博士的称号。 
    1956年在科尔蒂纳·丹佩佐举行的冬季奥运会上初识萨马兰奇,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8年6月1日给董守义先生的回信,讲:“你身为国际奥委会委员,却不顾自己的职责,在任何机会你都企图提出政治问题,假如你继续违背我们宪章的文字和精神的话,那么惟一的办法就是要求你辞职。”可谓是最后通牒了。 
    1960年罗马奥运会和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发现萨马兰奇有种特殊的组织才能,下决心让萨马兰奇进入国际奥委会。 
    1964年在国际奥委会东京全会上,同意了博蒙领导的委员会对第三世界提供援助的建议。 
    1970年在国际奥委会阿姆斯特丹会议上,不顾众多委员的反对意见,接纳中国台北的徐亨为国际奥委会委员。 
    1971年离任后移居德国,把自己珍藏的所有东方艺术珍品都捐献给了美国。 
    1972年在慕尼黑奥运会发生谋杀惨案,不为所扰作出“奥运会必须进行下去!”的决定,为其奥林匹克生涯写下了一个完满的休止符号。 
    1972年退位,任名誉主席。 
    1972年与联邦德国一位公主结婚,定居在慕尼黑附近的加尔米施·帕藤基兴。 
    1975年5月7日病逝。 
    1975年国际奥委会将奥运史上的第1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追授给了布伦戴奇。[1]

    业绩/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他早年即热衷田径运动。在大学时(1908)就已是大学校际全能冠军。1912年参加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5届奥运会,获五项全能第5名。1914、1915和1918年3次夺得美国全能冠军。他曾7次连任美国业余田径联盟主席,担任美国奥委会主席25年(1929-1953)。他还曾担任泛美运动组织主席12年。1936年被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1937-1972年为执委,1946-1952年任副主席。1952年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直到1972年离任。他在主持国际奥委会期间,坚持奥运会的业余性质,主张奥林匹克运动与政治分离。布伦戴奇还是一位艺术品收藏家,收藏了大量亚洲艺术品,后捐赠给旧金山市,在那里专门修建了一座艺术馆加以收藏。布伦戴奇于1972年离任后享有名誉主席的荣誉,并于1975年获第一枚奥林匹克金质勋章(见奥林匹克勋章)。同年,病逝于德国的加米施-帕滕基兴。

    评价/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艾弗里-布伦戴奇于1965年在顾拜旦墓前艾弗里-布伦戴奇于1965年在顾拜旦墓前

    艾弗里·布伦戴奇自幼喜爱体育运动,特别喜爱田径和篮球(搜吧),而且天赋不错,夺得过美国中西部大学田径运动会数项冠军。1912年,他作为全能项目选手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会,获田径五项全能第5名。他曾3次获美国田径比赛十项全能冠军。

    布伦戴奇是一个认真的、公道的企业家。凭借他的这一声望,他的公司躲过了破产,在1929年的经济大崩溃和以后的经济萧条中存活下来。到了30年代,他将其活动的中心转向股份和资产收购业务,他敢冒风险,最终做成了几笔非常赚钱的大买卖。事实上,他还得益于一个活跃的运动员和体育管理者的好名声。他感到自豪的是靠他自己的努力而取得了这一切。 

    布伦戴奇曾多次访问希腊的奥林匹亚,对奥林匹克之精神原则相当执着。他是世界业余体育运动的忠实代表和实践者,是奥林匹克理想的热心鼓吹者,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反对职业化、商业化对奥林匹克运动的侵蚀。他绝对忠诚于顾拜旦制定的奥林匹克运动的业余化原则,不允许商业化、职业化的潮流污染纯洁的奥运赛场。他对各种广告所充斥的奥运会很反感,对其不屑一顾。许多选手因违反业余规定而被取消资格。 

    布伦戴奇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过程中,受到时代的局限,带有比较浓厚的保守主义情绪,这大概与其坚持业余原则是有一些关系的。布伦戴奇对奥林匹克与政治的关系,在愿望上是坚持顾拜旦的原则:尽量不参与政治,以减少政治对奥林匹克的干扰。布伦戴奇反对政治对体育的干预,他有一句经常重复且广为人知的话:“当你跨进体育的门槛时,就把政治抛弃在门外吧。”然而,在战后的冷战年代里,他却身不由己地卷入了政治旋涡,曾长期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国际奥林匹克大家庭。 

    最后,“奥运会必须进行下去!”的决定,为布伦戴奇的奥林匹克生涯,写下了一个休止符号。当布伦戴奇站在慕尼黑奥运会闭幕式的讲坛上,用德语向观众告别时,体育场上巨大的电子显示屏幕上用英文打出了“感谢您,布伦戴奇!” 的字样。[2]

    对待中国/艾弗里·布伦戴奇 编辑

    据考证,布伦戴奇在国际奥委会对新中国的态度,甚至比当时美国政府对新中国的态度还强硬。在1954年国际奥委会第50届雅典全会上,以23:21通过了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奥委会的议案。按照国际奥委会的章程,一个国家或地区只能承认一个奥委会,因此,所谓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奥委会”应自然废除。但是,在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的操纵下,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家奥委会名单中,却出现了“中华民国”的字样。在以后的各种活动和文件中,还出现了“Formosa-CHINA”和”Peking-CHINA”两种称谓,甚至允许台湾运动员代表“Formosa-CHINA”参加第16届奥运会,公然违反《奥林匹克宪章》和制造“两个中国”。这不能不引起中国人民的愤慨。   

    为此,早在1947年就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的董守义先生,站在新中国奥委会的立场,在第50届雅典全会后国际奥委会一系列会议上,一再提出抗议。他还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戴奇进行了多次措辞激烈的通信交涉,指出台湾的体育组织只是中国的一个地方组织,无权代表中国,希望国际奥委会不要制造“两个中国”。但布伦戴奇却坚持错误立场,反诬中国在“搞政治”,甚至称台湾过去“不是属于中国的”。他不仅态度非常强硬,还指责董守义先生违反《奥林匹克宪章》。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4-22
    [2]^引用日期:2010-04-22
    扩展阅读
    1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4-14 18:18:18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