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花儿乐队

    “花儿”乐队正式成军是1998年的2月份,在酒吧里被现在“新蜂音乐”的老板红枫发现的时候,三位成员的平均年龄仅有16岁(大张伟14岁/王文博15岁/郭阳19岁),于是被北京的娱乐媒体称做“中国第一支未成年乐队”以及“天才少年乐队”。他们的出现首先受到音乐圈及娱乐媒体的关注,同时在北京的酒吧演出中大放异彩,成为98年初出道的摇滚团体中风头最劲的乐队。花儿乐队成立于1998年,成员有主唱大张伟,鼓手王文博,贝司手郭阳,后又加入吉他手石醒宇。1999年发行第一张专辑《花儿》,乐队名称亦是据此而来。2009年6月21日花儿乐队正式解散。乐队英文名:THEFLOWERS;乐队名字来源:乐队作品中一首歌曲名字。乐队目标:快乐地生活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花儿乐队 英文名: THE FLOWERS
    获得荣誉: 2005年1月中国歌曲歌曲排行榜最受欢迎乐队奖 2005年3月19日上海东方风云榜“2004年最佳乐队” 2005年4月22日获得2004MusicRadio中国TOP排行榜“内地最受欢迎乐团” 出道地区: 内地
    活跃年代: 1998年至2009年 团队成员: 大张伟(主唱)、王文博(鼓手)、郭阳(贝斯手)、石醒宇(吉他手)
    音乐代表作品: 《放学啦》;《刚刚好》;《喜唰唰》;《穷开心》;《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音乐类型: 摇滚乐队
    经纪公司: 百代唱片;魔岩唱片
    解 散: 2009年6月21日

    目录

    星路/花儿乐队 编辑

    1999年2月,“滚石国际”下属的“魔岩唱片”抢先签下了“花儿”乐队首张专辑在海外的发行权。4月“滚石”旗下的女艺人莫文蔚选中了“花儿”乐队专辑的一首作品《破灭》,并经过翻唱成为她的

    花儿乐队花儿乐队

    专辑《你可以》的第一首主打歌(歌名改为《消灭》)。8月“魔岩”投资为“花儿”乐队拍摄了四首音乐录影带及四部短小的纪录片用以宣传。9月“魔岩”旗下女艺人杨乃文又翻唱了“花儿”的一首作品《静止》做为她的专辑《silence》的主打歌。这两首歌为“花儿”乐队在东南亚地区赢得了不小的知名度,紧接着在11月11日魔岩唱片在大陆以外地区限量发行“花儿”乐队首张EP唱片,收录乐队原唱的《消灭》和《静止》以及两位女艺人的翻唱版本,一个月被抢购一空。另外《消灭》一曲的“花儿”原唱版本也被选为美国青春电影《brokendownpalace》在台湾上映时的主题曲。在12月16日,“花儿”乐队的首张专辑海外版《放学啦》发行,立刻掀起大陆摇滚乐在海外地区的又一热潮。“花儿”乐队也成为99年在海外引起最大轰动的内地摇滚乐团,甚至出现在2000年第一期的《花花公子》国际中文版之中。由于“花儿”乐队不能前往台湾做现场演出及宣传,魔岩唱片屡次安排香港及台湾媒体的记者来京对他们

    进行访问,同时拍摄他们的现场录影带供海外歌迷欣赏,又专门通过可视电话为“花儿”乐队举办了两岸的视讯记者会,反映热烈。全球最著名的mtv音乐电视频道也将“花儿”定为99年12月份的“快红新生代”进行大规模的宣传。其间美国CNN电视台及《华尔街时报》都对“花儿”乐队进行了采访和专题报道。

    “花儿”乐队做为新一代青少年的代言人,倡导的“如果你想,你也可以”以及“敢于告诉别人自己的想法”在年轻的乐迷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的作品因道出成长的烦恼与单纯的快乐也成了新一代乐迷抒发内心情感的最佳参照物。同时全国各地喜欢音乐的少年们也纷纷组建乐队以“花儿”做为他们的榜样,排练“花儿”的作品、模仿“花儿”的服饰和发型、创作相似的作品。在14岁至20岁的学生听众中进行调查,最受欢迎的内地摇滚乐队就是“花儿”,他们的成名作《放学啦》几乎成了在每所学校里都在传唱的作品。另外“花儿”乐队让那些在温软的流行音乐中成长的新一代乐迷初次对摇滚乐产生了好感,他们无疑对新音乐在内地的推广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成员/花儿乐队 编辑

    主唱

    大张伟:主唱/吉它手/词曲作者

    “花儿”乐队的灵魂人物大张伟一直是乐队的焦点,“天才少年”的美誉便是针对他而言。乐队中年龄最小的他不仅包办了所有的词曲创作,还是出色的歌手和吉他手。1983年8月31日,大张伟出生在北京一普通工人家庭,上小学时开始参加少年宫活动,曾获崇文区和北京市少年独唱第一名;小学四年级随少年宫赴俄罗斯参加儿童声乐比赛获二等奖;小学五年级考入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艺术团,随团赴澳门、马来西亚进行访问演出;初中考入北京金帆艺术团,接触到摇滚乐后开始学吉它;初三时组建“花儿”乐队,于98年3月与现“新蜂音乐“的老板红枫签下经纪人合约;98年6月初中毕业,顺利考入高中学习商业美术设计;在乐队中定艺名为“大张伟”,98年9月率领“花儿”乐队签约“新蜂音乐”;98年被《智慧少年》杂志评为全国六大智慧少年之一。

    英文名:wowkie zhang

    大张伟大张伟

    昵称:伟宝、伟伟、老大、大大、张少

    生日:1983年8月31日

    身高:175 cm

    体重:60kg

    星座:处女

    血型:B

    出生地:北京

    现住地:北京

    音乐影响:NIRVANA, RAMONES, GREEN DAY

    喜爱歌手:Geri Halliwell、Missy Elliott、Eminem

    喜爱乐队组合:Blink182、LimpBizkit、Girls Aloud

    喜爱艺人:藤原纪香吴宗宪寇乃馨、Marilyn Manson

    喜爱漫画:《阿拉蕾》 《天才少年》

    喜爱电视节目:《全民乱讲》《天才GoGoGo》《爱上星期六》《开运鉴定团》

    喜爱电视剧:《六人行Friends》《南方公园SouthPark》

    喜爱唱片:《HONEY‘S DEAD》、《THE JESUS&MARY CHAIN》

    喜爱电影:《百变星君》《Scary Movie》《Dude,Where's My Car?》《Final Destination》 《甲方乙方》《婚礼歌手The Wedding Singer》《神奇遥控器 Click》《美国派1American pie1》《惊声尖笑系列Scary movie》《波拉特Borat》《肮脏之举Dirty sanchez:The movie》《荒野生存Into the world》《莫扎特传Amadeus》

    喜爱小说或杂志:《顽主》《东张西望》《我干脆死了算了》《什么事都在发生》《人虫儿》《你不是一个俗人》《伤口咚咚咚》《麦田里的守望者》《爱因斯坦的梦》《写给年轻人的简明世界史》《佐贺的超级阿嬷》

    喜爱事物:朋友聚会,绘画,演出

    喜爱食品:快餐

    喜爱颜色:黄、黑、粉红

    喜爱数字:3、8、1

    喜爱女孩类型:动感、性感、肉感、母性强

    娱乐嗜好:聊大天、认识各款女性(18岁至45岁之间)、收集各种笑话

    讨厌事物:篮球,做不完的家庭作业

    生命中坚决不干的事:去昆虫馆、吃海鲜

    生命中不能失去的:工作、香辣鸡腿堡

    最想告诉全世界人的话:"不喜欢我,你的生命就是一种多余"

    自我创作的漫画:《白水煮一切》

    鼓手

    王文博:鼓手/和声

    王文博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为人和善,交友广泛。他也是乐队中是最有可能成为职业乐手的成员。他于1982年10月22日出生在北京,从小学习钢琴,曾获中央音乐学院八级钢琴证书;初中考入金帆艺术团民乐队打鼓;他与大张伟是初中同学,一起组建乐队,曾经同时为几支乐队打鼓;“花儿”乐队签经纪人约之后专心为乐队打鼓;98年完成初中学业考入职高学习美容美发;99年5月新蜂音乐录制合集《花鸟鱼虫》期间应邀担任“非鱼”乐队客座鼓手。

    昵称:小博、伯伯、大伯、文博

    生日:1982年10月22日

    王文博王文博

    星座:天秤

    血型:AB

    身高:167cm

    出生地:北京

    音乐影响:GREEN DAY, THE CURE, NIRVANA

    喜爱乐队组合:Blink182、LimpBizkit……

    喜爱艺人:藤原纪香、NONO、玛丽莲梦露

    喜爱漫画:除了少女漫画剩下都爱看

    喜爱电视剧:《六人行Friends》、金庸系列

    喜爱唱片:《PARKLIFE》/ BLUR

    喜爱电影:一切周星驰主演的片子;灾难片、喜剧片、动作片、枪战片、科幻片

    喜爱小说或杂志:金庸和王朔

    喜爱事物:摄影,睡觉,听音乐

    喜爱颜色:黑、白、粉、淡蓝

    喜爱数字:4、5、9、2、3、1、6、7、8、0

    喜爱女孩类型:性感、肉感、爱撒娇、贤惠

    娱乐嗜好:网络聊天、认识各款女性(15岁至30岁之间)、PC游戏

    讨厌事物:脏乱,演出时出差错

    生命中坚决不干的事:吃海带。

    生命中不能失去的事:工作、PC

    最想告诉全世界人的话:别离我太近。我怕震伤你。

    曾获中央音乐学院八级钢琴证书。

    初中考入金帆艺术团民乐队打鼓。

    与大张伟是初中同学,一起组乐队,同时为几支乐队打鼓。

    当与“花儿”乐队签经纪人约之后,专心为乐队打鼓。

    1999年初中毕业,考入高职学习娱乐管理。

    贝斯手

    郭阳:贝斯手

    性格憨直的郭阳是乐队中年纪最大的成员,思想单纯,待人真诚。他1978年6月1日出生在北京;97在红河艺术团学贝斯;在劲松职业高中学习摄影,毕业后在一家影楼工作,一年后辞职开始参加一些乐队排练,后经王文博介绍加入“花儿”乐队;99年应邀担任“脑力激荡工作室”摄影师并先后为“非鱼”及“眼镜蛇”乐队拍摄宣传照片。

    郭阳郭阳

    昵称:蝈蝈

    生日:1978年5月29日

    星座:双子

    血型:O

    出生地:北京

    结婚日:2006年7月23日

    妻子名字:赵心爱

    女儿名字:郭轩如

    音乐影响:NIRVANA, GREEN DAY

    喜爱乐队组合:Blink182、LimpBizkit、U2……

    喜爱艺人:德卢巴里摩尔

    喜爱漫画:除了帅哥漫画剩下都爱看

    喜爱电视节目:综艺节目、NBA、神气地球、科学探索

    喜爱电视剧:《六人行Friends》

    喜爱唱片:《DOOCKIE》、《GREEN DAY》

    喜爱电影:《神探飞机头》 《死神来了》 、《美国馅饼》(就是American Pie)

    喜爱小说或杂志:金庸的

    喜爱事物:朋友聚会,电玩

    喜爱食品:咸的和辣的

    喜爱颜色:红、蓝、黄、粉

    喜爱数字:没研究

    喜爱女孩类型:丰满、善解人意

    娱乐嗜好:上网、玩游戏、聚会

    讨厌事物:聊天,被电话惊醒

    生命中坚决不干的事:距离蜘蛛和猫一尺之内

    生命中不能失去的事:亲情,友情,爱情,事业

    最想告诉全世界人的话:只有上帝才有资格评论我

    1997年 4月开始在红河艺术团学贝斯

    在高职时期,学习摄影

    毕业后在摄影工作室工作,一年后,经王文博介绍,加入乐队

    1999年 应邀担任“脑力激荡工作室”摄影师

    吉他手

    吉他手石醒宇是在2001年加入花儿乐队的,于2008年7月21日离开花儿乐队。

    绰号:小宇宙、小宇、毛毛、石毛毛(小名)

    生日: 1983-01-11

    星座:魔羯

    血型:AB

    喜爱歌手:Robbie Williams

    喜爱乐队组合:Megadeth、Extreme、Blink-182、Smash Mouth

    喜爱艺人:陈道明、方青卓

    石醒宇石醒宇

    喜爱漫画:机器猫(哆啦A梦)、猫和老鼠

    喜爱电视节目:所有赛车和极限运动节目

    喜爱电视剧:《南方公园SouthPark》

    喜爱电影:《Dude,Where'sMyCar?》《Hot Chick》《猜火车》

    喜爱小说或杂志:《兄弟连》《别让阳光照到我》

    喜爱食品:麻辣火锅、所有辣的食品

    喜爱颜色:海蓝、迷彩

    喜爱数字:3、6、9

    喜爱女孩类型:活泼开朗、大脑门、讨厌骨感

    娱乐嗜好:旅游、卡丁车、电玩

    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工作、亲情、在乎别人的感受

    生命中坚决不干的事:喝白酒

    生命中不能失去的事:自己的灵魂

    最想告诉全世界人的话:没有失败,只有放弃

    大事记/花儿乐队 编辑

    1998年3月28日首次公开演出时间及地点,北京“忙蜂”。

    1998年6月参加﹝北京新音乐势力﹞往上直播演出,接CHANNEL[V]的专访。

    1998年7月应滚石之邀,录制“放学啦”一曲,收录于《中国火(3)》合辑当中。

    1999年1月18日在大陆地区发行《幸福的旁边》第一张专辑。

    1999年2月开始利用双休日及假期在各地宣传及演出。

    1999年2月魔岩唱片签下“花儿”乐队海外发行。

    1999年4月滚石歌手莫文蔚翻唱“花儿”乐队作品“破灭”(台湾更名为《消灭》)。

    1999年6月19日应邀参加﹝中国第二届新音乐演唱会﹞,首次再三万观众面前进行露天的现场演出,反应热烈。这也是首次与中国摇滚第一人崔健同台演出。

    1999年9月魔岩歌手扬乃文翻唱“花儿”乐队作品“静止”。

    1999年11月台湾及亚洲其它海外地区预计发行“花儿”乐队首张EP。

    1999年12月台湾及亚洲其它海外地区预计发行“花儿”乐队首张专辑。

    2000年1月合集《花鸟鱼虫》上市。

    1月应邀参加央视《同一首歌》大型歌会,现场翻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2月开始进棚制作第二张专辑《草莓声明》DEMO。

    花儿乐队花儿乐队

    5月荣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流行歌曲榜”颁发的99年度最

    佳新人铜奖。

    6月荣获CCTV-MTV颁发的“2000年度内地最佳乐队”大奖。

    6月应邀担任服装品牌“邦威”的形象代言人,在拍摄广告的同时套拍《四季歌》的音乐录影带。

    暑假期间在全国各大城市进行巡回演出。

    8月27日应邀在中华世纪坛参加21届大学生运动会倒计时大型露天演出。

    9月16日应邀参加在北京奥体举办的2000年现代音乐会演出。

    10月初应邀参加央视在石家庄举办的《同一首歌》现场音乐会。

    10月赴济南体育场参加大型露天演出。

    11月19日正式进棚录制第二张专辑。

    12月25日首张贺岁EP唱片《平安夜》上市发行。

    2001

    1月再度应邀参加央视热门节目《同一首歌》的录制,并翻唱了《让我们荡起双桨》

    春节后至6月继续录制第二张专辑。

    9月新成员石醒宇正式加入花儿,担任吉它手

    2002

    1月20日在北京火山DISCO举办新专辑首发式及歌迷见面会。

    1月参加《青春一族》杂志创刊活动

    2月入围“音乐风云榜”最佳乐队、最佳摇滚专辑提名

    2月入围第二届“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最佳乐队提名

    3月1日在韩国 汉城的TRIPORTHALL演出

    6月参加天梭表全球市场推广活动

    6月参加CCTV-MTV音乐盛典宣传演出活动

    6月应全球著名快餐品牌“麦当劳”的邀请,宣传活动

    7月赴大连参加中国国际啤酒节的演出活动

    7月花儿乐队上《时代》(TIME)杂志VOL.156是以“年轻的中国人”为主题的一期杂志

    7月参加名为“放歌新怀柔”的大型户外演出

    8月17日在青岛颐中体育场举行的第12届“青岛国际啤酒节”开幕式晚会

    8月为“爱乐”运动鞋担任代言人

    9月至11月各种电视节目演出及各地演出

    12月“校园音乐先锋”高校巡演

    2003

    入围了第十届东方风云榜最受欢迎乐队提名与东方风云榜十大金曲候选歌曲

    江美琪在她的最新专集《美乐地》中翻唱了花儿的作品《静止》

    入选了第十届中国歌曲排行榜年度最受欢迎乐队提名

    2004

    4月签约EMI百代,提出3P精神PassionPlayPopular=热情、玩乐、流行

    4月录制签约EMI百代首张专辑,明确乐队风格TeenPop

    5月被邀请参加上海音乐节-全国音乐广播协作网校园音乐先锋2004决赛表演嘉宾

    5月被康师傅邀请参加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合肥/南京/杭州/福州站评委及表演嘉宾

    6月同张惠妹一同参加冰力先锋乐队选拔赛华东决赛评委及表演嘉宾

    6月签约百代首张专辑《我是你的罗密欧》华语地区同步发行

    2005

    1月中国歌曲歌曲排行榜最受欢迎乐队奖,歌曲《刚刚好》荣获中国歌曲歌曲排行榜十五大金曲

    3月12日获得广东音乐先锋榜“2004年最受欢迎乐队金奖”、十大金曲奖《刚刚好》

    3月19日获得上海东方风云榜“2004年最佳乐队”

    4月18日获得第四届“雪碧”我的选择中国原创音乐流行榜“最优秀乐队奖”“内地金曲奖《刚刚好》”

    4月22日获得2004MusicRadio中国TOP排行榜“内地最受欢迎乐团”

    负面新闻/花儿乐队 编辑

    抄袭门

    大张伟大张伟

    2006年2月下旬,乐评人王小峰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花儿乐队“疑似”抄袭的歌曲名,指花儿乐队2004年的《我是你的罗密欧》和2005年的《花季王朝》两张专辑中一共有13首歌有抄袭嫌疑,并表示这13首涉嫌抄袭的歌曲里面,至少有4首是差不多一样的。对此,百代唱片工作人员表示:“就此事严正问询过花儿乐队,但他们用人格保证没有抄袭。”而对于其中最红的《喜唰唰》,网友称该曲副歌部分和日本前几年流行组合Puffy的《K2G奔向你》的副歌部分一模一样,至于歌词方面,《嘻唰唰》是“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而《K2G奔向你》副歌歌词中文翻译则是“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难怪有网友怒称,“连歌词”都抄袭,‘花儿’乐队也太糊弄中国听众了!”不过对此,花儿乐队一直拒绝采访。

    3月11日,经专家鉴定,《嘻唰唰》、《天下第一宠》、《童话生死恋》、《星球歌剧》4首歌曲确实属于抄袭。当时花儿乐队在南京出席活动时,坚持不承认抄袭,大张伟称:“这段时间出了一些很不好的事,但再大的风雨,也一定会过去的。有些自以为是的人,他们很讨厌。”这也是乐队首次就“涉嫌抄袭”事件作正面回应。不过大张伟的发言引得各方人士对他很不满。

    3月14日,《嘻唰唰》、《天下第一宠》、《童话生死恋》、《星球歌剧》4首歌简谱鉴定图公布。同日,百代唱片公司及花儿乐队主唱大张伟发表声明,承认音乐有瑕疵,但从头到尾并不承认“抄袭”,但百代唱片宣布已经 与索尼达成协议,分享《嘻唰唰》的版权,并退出所有评奖。索尼方面相关负责人则表示,花儿乐队确实抄袭,具体赔偿问题还在进一步协商中。15日,本届音乐风云榜评委会主席刘欢宣布,取消花儿乐队的入围资格。刘欢表示,EMI百代唱片公司中国公司声明,花儿乐队专辑中的《嘻唰唰》和日本的索尼音乐平分版权,这个行为对于音乐风云榜来说,证明了该歌曲在当时送交音乐风云榜评奖的时候就有版权的问题,报的着作权人与实际情况不符,按照音乐风云榜的评选规则,出现这种问题的专辑应该被排除掉。

    16日晚百代发表致各大媒体公开信,承认花儿乐队“抄袭”是事实,并就大张伟的态度向大家道歉。

    不过也有人表示在中国内地乐坛抄袭成风,唯独花儿乐队被大作文章,其实是花儿的前东家——新蜂音乐的报复行为。据悉,许多媒体人士都收到一个打包文件,发信方为新蜂音乐,其内容便是列举了花儿乐队的作品及其涉嫌抄袭的原作之MP3下载链接。当初花儿乐队与该公司的过节曾闹得沸沸扬扬,因此不少媒体人士普遍将此事件看成一次“正义”的报复行为。有圈内人评价说,“‘花儿’、音乐都是牺牲品,人与人之间的利益斗争才是这个圈子最黑最厉害的。”

    不过这不表示花儿乐队抄袭是正确的,目前,成都一歌迷状已经将花儿乐队送上法庭,他认定花儿乐队新歌抄袭,而自己购买了与花儿实际宣传不符、有瑕疵的唱片产品,因此要求被告返还碟费,并赔偿精神损失。

    被指的抄袭歌曲

    花儿乐队《好开始》: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的《花季王朝》专辑

    顺子《OpenUp》:收于1999-03发行的同名专辑里

    花儿乐队《红线》: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的《花季王朝》专辑

    Toy-Box《IBelieveInYou》:收于《Fantastic》专辑

    花儿乐队《化蝶飞》: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的《花季王朝》专辑

    OZone《Dragosteadintei》:这首歌曲在2003年在很多国家的排行榜荣获榜首,在英国排行第三。

    花儿乐队《天子第一宠》: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花季王朝》专辑

    金建模《燕子》:2003年韩国歌手金建模演唱

    花儿乐队《童话生死恋》: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的《花季王朝》专辑

    k3:《heyahmama》

    花儿乐队《我们能不能不分手》:收于2006年01月21日发行的《花季王朝》专辑

    SamanthaMumba:《AlwaysComeBackToYourLove》

    花儿乐队《MISSYOU》:收于《我是你的罗密欧》专辑

    BUSTED:《LOSINGYOU》

    花儿乐队《该》:收于《我是你的罗密欧》专辑

    AVRIL:《IDON'TGIVE》

    花儿乐队《加减乘除》:收于《我是你的罗密欧》专辑

    Aqua《TurnBackTime》

    花儿乐队《懒》:收于《我是你的罗密欧》专辑

    hillaryduff:《partyup》

    花儿乐队《陪你去见...》:收于《我是你的罗密欧》专辑

    TOY-BOX:《RussianLullaby》

    打架门

    花儿乐队几乎每出一张专辑都会惹出事端,2007年6月13日,有网友公布了一段花儿乐队主唱和队员打起来的视频,这让花儿乐队这张还没推出的新专辑又遇到了麻烦。百代唱片相关人士承认,花儿乐队确实为了音乐发生争执。

    起因:花儿乐队成员吵架

    2007年6月13日,某网站转载了一个网友报料的视频,该网友介绍,上周五,他与女友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一家东北饭馆吃饭,碰巧遇到花儿乐队坐在隔壁。发帖网友写道,“花儿乐队原来在饭桌上也是一副痞子模样,又抽烟又喝酒的,还唧唧喳喳地闹个不停!”发帖网友说,过了一会儿几个人情绪一下激动起来,主唱和另外一个成员突然动起手来,劝架的人也被主唱推了。

    百代:为音乐起争执很正常

    就花儿乐队主唱和另一个成员打起来一事,记者第一时间询问了百代唱片的相关负责人张毅,张毅告诉记者,花儿乐队的主唱大张伟和乐队成员小宇当天确实发生了争执,但是根本没有说的那么严重。“我一知道这事情,就立刻去详细地了解情况。实际上,这段时间,花儿乐队都在录制新专辑,大张伟和小宇对某段音乐有不一样的认识,他们都是很要求完美的人,所以当场就争执了起来。”张毅说,他觉得为音乐起争执很正常,“因为先前的抄袭事件,他们都想把新专辑做好,现在压力确实很大,所以双方会有点儿冲动。但过几天,他们心平气和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张毅还表示,任何朋友之间都会有发生矛盾的时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花儿乐队根本不可能因此而出现矛盾。

    反驳:我们没时间做无聊的炒作

    由于网友报料的花儿乐队吵架视频不太清楚,有些网友质疑花儿乐队的吵架,是为了新专辑推出而炒作。对此,百代唱片的相关负责人张毅很愤怒,“我们不屑于这样的炒作,而且我们现在每个工作人员都非常忙,谁有时间这样炒作?再说了,花儿乐队的新专辑要到9、10月份才推出,现在炒作也太早了吧!这样的说法实在可笑!” 乐队解散

    继花儿乐队向媒体透露将以成员单飞的形式解散该乐队的消息后,2009年6月21日其所在唱片公司金牌大风举办欢散会,宣告从1998年出道至今的花儿乐队正式解散。

    6月21日,组团11年的花儿乐队正式宣布解散。成立于1998年,以《嘻唰唰》、《穷开心》、《我的果汁分你一半》等歌风靡全国的花儿乐队曾是内地乐坛第一支未成年乐队。主唱大张伟说“我们是台上解散,台下不散,貌离神合,依旧是以后彼此演艺事业中的忠实伙伴!” 有媒体透露单飞后大张伟将改玩健美操组合。图为花儿乐队的三位成员大张伟、王文博、郭阳在发布会现场。

    花儿乐队花儿乐队

    继近日花儿乐队透露将解散后,金牌大风为他们举办欢散会,正式宣告花儿乐队解散。成员大张伟、王文博、郭阳面带微笑地介绍做出这一决定的过程。此外,大张伟昨日接受信息时报记者专访时透露,虽然乐队是解散了,但自己单飞后,制作班底仍然还是那帮成员.

    重回十年前旧地宣告解散

    昨日,主唱大张伟在欢散会上正式宣布花儿乐队解散,“我会先行单飞,继续演艺工作,王文博和郭阳也将随后开启各自的演艺生涯。”这个欢散会选择在北京东四环附近的一家普通商铺内举行,大张伟道出其中玄妙,“街对面10年前有个酒吧叫‘忙蜂’,是花儿乐队以这个阵容正式开始演出的地方,如今酒吧早已不复存在,借由此地今天我们再次启程。”

    近两年其实已经各自发展对于解散的原因,王文博表示,“事实上近两年,我们都各自有了新想法、新目标,像我投资拍电影,自己开演艺公司,郭阳在做生意,而大张伟一直在演艺事业中求新求变。”而大张伟还透露,“未来我们还是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后我的每张专辑他们两个都依然会像以前一样参与制作,我跟王文博接下来会主持电视节目,集体接拍影视作品,而且我们的10年纪念演唱会以及全国巡演都会一起。我们是台上解散,台下不散!”

    至于大张伟所说的未来花儿解散,但整个团队却继续参与自己唱片的幕后制作,由于大张伟一直都是花儿乐队的灵魂,所以这次解散被指只是将大张伟由乐队主唱变为个人发展,换汤不换药,对此大张伟倒是没否认,“其实也不能说他们是绿叶,之前都是大家一起努力,不过以前和今后的创作都是我来主导。”对于这次解散还有没有什么遗憾,大张伟说:“最大的遗憾就是我们10年还没开演唱会,所以接下来我们一定要圆这个心愿。”据悉他们的10年纪念演唱会将举行,届时所有成员将最后一次聚首。

    采访/花儿乐队 编辑

    这是我们从花儿乐队自98年出道以来所接受的采访录音、录像中整理出的访谈纪录。

    整理:刘菲 整理日期:2000年

    花儿乐队采访纪录

    记者:你们的乐队为什么叫"花儿"?

    王文博:在中国老一辈的人都把少年称作祖国的花朵,我们组建乐队的时候年纪都很小,所以想起用这个名字。而且我们有一首歌的名字就叫《花》。

    记者: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摇滚乐?后来怎么走到一起的?

    大张伟:我和王文博是初中同学,以前都是学正统音乐的。我以前是学声乐的,他学钢琴,他妈想让他成为李查德那种钢琴王子什么的,(笑)初二的时候,我们听到唐朝、黑豹他们的音乐,才知道原来摇滚乐挺好的,特有劲儿。有一次我们去理发,在发廊里认识了一个地下乐队的主唱,他留着长头发,我们就在一块儿瞎聊,他后来分别给我和王文博介绍了老师,我去学吉他,他学鼓。

    王文博:我的老师给我听了一张Nirvava的专辑《Never Mind》,我当时都傻了。

    大张伟:可是我的老师老是教我弹Van Halen什么的,就是那种手指头乱飞的,我一点儿都不喜欢,后来王文博给我拿来那张Nirvana的专辑,我立刻是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然后我就不再去学吉他了,自己在家练,扒带子。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朋克呢,我就瞎听,买了好多打口带。我也开始写歌,不过那些歌大部分都废了,现在都想不起来了。我跟王文博在学校里和几个同学组了个乐队,我不是主唱,后来我写了几首歌,觉得还行,就托朋友找到一个能做小样的音乐人(笑),可是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乐队应该有一个贝斯手,我以为只有爵士乐队才有贝斯手呢。

    王文博:我有好多朋友都是学琴的,我也给好几个乐队打过鼓。郭阳就是在另一个乐队认识的,当时我觉得他人不错,可听说他以前是个坏学生。

    郭阳:(笑)我在学校的时候不是好学生,后来在中专学的是摄影,毕业之后才开始学的贝斯。当初王文博跟我说他们要组乐队,也不知道什么风格。那时候我也没怎么听过朋克,第一次排练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因为以前我喜欢爵士乐。

    大张伟:老同志嘛。

    记者:郭阳是乐队中年龄最大的?

    郭阳:对,是我。可是出去演出的时候他们俩总是一起欺负我,(笑)我比他们大,老得让着他们。不过我们乐队特别团结。

    记者:你们是怎样碰到红枫的?签约后有什么想法?

    大张伟:郭阳第一次跟我们一起排练的时候,麦田守望者乐队的贝斯手大乐来看我们排练,其实他本来不是想看我们,他根本不知道我们是谁,那时候另一支乐队也在我家排练,大乐是来看他们的,结果那些人没来,他就看了我们的排练,他觉得还成,就问我们想不想演出。组乐队当然希望有演出,我们就跟他去了"忙蜂"酒吧,红枫当时在那里负责演出,我们第一次演出只演了七首歌。演完出红枫就跟我们说以后可以每个周末来演出。第二次见面他就说可以跟我们签经纪人约,我也不懂,反正能演出就行。

    王文博:他本名姓付,我们都叫他付哥。

    郭阳:付哥安排我们每个周五在酒吧演出,周日排练,那儿的设备按现在来看特一般,可那时候就觉得已经很好了。我们的好多歌都是那时候写的。

    大张伟:签约的时候是我父母签的,当时我才十四岁。签约以后没什么特别的,我正上初三,作业特别多,不过周末去演出挺好的,我就喜欢演出,一听见鼓声就特兴奋。每个星期天我们在酒吧排练,付哥都会来陪着我们,给我们录小样帮我们修改编曲。那段日子特好,我放暑假的时候付哥已经不在那个酒吧做演出了,说是准备开唱片公司给我们出专辑。我们也没想那么多,后来就进棚了。

    记者:什么时候第一次进棚?录的是哪首歌?

    大张伟:大约九八年的七月初吧。(看王文博)

    王文博:对,是七月十八号,录的是《放学啦》。不是我们专辑里那版,那是为《中国火3》录的DEMO。

    记者:说说你们录音时候的情况,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大张伟:第一次进棚录音本来挺兴奋的,可是后来……王文博可能感受最深吧。

    王文博:(笑)以前演出别人老是说我打鼓打得还可以,所以录音之前我也挺自信的,可是一进棚我都快崩溃了。你不知道那种感觉,听着节拍器的声音我反倒连拍子都找不着了。当时录《放学啦》的DEMO版,那首歌总共才两分多种,可是我录鼓录了七个小时。后来我已经彻底失去自信了,都快哭了。张伟和郭阳在休息室里睡了一觉,等他们醒的时候我还抡呢。

    郭阳:我们足足等了七个小时,进棚那点兴奋都没有了。后来该我录贝斯了,我特紧张,录音师让我出个声,我糊里八涂地冲着录音师"喂"了半天,当时气得大家都笑了。

    大张伟:正式录专辑是98年9月,我和王文博上高一了,所以我们只能用周末录音。虽说录音挺苦也挺累,不过我还是觉得挺好的,自己写的歌录出来听感觉挺不一样的。我们录了两个月,我总是最苦的,因为白天的时间都让王文博给占领了,等到我录吉他和唱都半夜了。付哥给我们当制作人,他特严厉,平时跟我们说说笑笑的,可是录音的时候特凶,因为我们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录音期间我还在写歌,象《别骗我》和《没辙》都是在录音棚的休息室里写的。

    王文博:其实录专辑的时候也不是每首歌都用七个小时,关键是录音过程中我们修改了编曲,有的歌我录的也挺快的。不过本来要收录在第一张专辑里的《将来的主人》,就是我们翻唱的《共产儿童团歌》,就是因为我打不了那么快所以没录成,那一直是我的一个耻辱。后来录合集的时候终于打下来了。

    郭阳:录音其实挺好的,容易发现自己的问题,平时演出光在台上兴奋了,很多问题都不注意,排练的时候又都比较注意编曲,所以个人技术的问题在录音的时候就特明显。经过录第一张专辑,我们都有了点进步,不过王文博的鼓长进是最大的。

    王文博:是,每个周末都连续那么抡,再没点长进我也对不起我自己呀。

    记者:听你们的CD,发现赠送的早期作品跟现在不大一样,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形成现在这样的风格的?你们平时听什么音乐?以后还会有什么变化?

    大张伟:以前因为喜欢NIRVANA,所以早期写的那些歌都有点GRUNGE。那些歌是认识付哥前写的,本来都不准备录了,可是后来一想,现在不录以后就更不想录了。付哥也说那些歌的确代表了我们刚组建时的状态。我们签约之后,付哥给我们介绍了很多新的音乐,给我录了好多磁带,其中我最喜欢的就是GREEN DAY。因为那种音乐最适合我们,简单好听而且巨猛无比,我就喜欢巨猛无比的。其实那时候才真正开始听朋克音乐,觉得特好。

    郭阳:一开始我其实不太喜欢朋克,后来也是听了GREEN DAY才开始喜欢朋克的。

    大张伟:我们第一张专辑里的作品风格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挺杂的。不过我们的主要的风格可能是PUNK-POP吧,就是流行朋克。我们录音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就是怎样想就怎么录。后来我们接触的音乐就更多了,象RANCID、THE JESUS AND MARY CHAIN、ASH、SEX PISTOL、RAMONES、THE CURE、BLUR、WEEZER、MXPX。不过我梦想做的并不是朋克专辑,我特想做一张像THE JESUS AND MARY CHAIN的《HONEY'S DAED》那样的专辑,不过我估计我够呛,写不出那么好的歌,国内也制作不出来那种音色。可是我觉得特好。其他类型的音乐我也听,付哥给我介绍过很多,我自己有空也去买,了解各种音乐,对创作有好处。以后我们肯定会有变化,不过我不着急,不能为了变化而变化,那多假呀。

    郭阳:其实听得更多,技术和经验的增长都会让我们跟以前有点不同,不过变化应该是自然的,不能硬着头皮去变,再说就算流行朋克这种音乐也有很多东西我们还没有掌握。

    大张伟:我们组乐队不是为了赶时髦,所以潮流什么的跟我们没关系,很多人变化是为了赶潮流,我觉得特儍。我们用我们最喜欢的方式来表达,比如最近的一首歌就有点SKA味道。

    王文博:我想我们近期的变化不会很大,主要都是从技术和编曲方面,肯定比第一张专辑要好,现在如果重新录第一张专辑,肯定比原来好。

    郭阳:对,我一定要重新录《没辙》的贝斯,那简直是我的一个耻辱。

    记者:你们的父母支持你们做音乐吗?老师呢?成名后周围的同学怎样看待你们?你们觉得成名后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大张伟:父母一开始不是特别支持,不过还行,组乐队总比出去打架好。以前我爸养了好多鸟,特名贵那种,后来我们在家排练把鸟都给震死了,他也没生气,还是挺支持我的。不过我妈以为搞摇滚的都留长头发,吸毒,都是流氓地痞什么的。我们签约后付哥对我们管理特别严格,我们不抽烟也不喝酒。老师们都不喜欢摇滚乐,所以根本没指望他们支持。

    王文博:没错。成名在他们眼里其实未必是好事,有的老师心里特不平衡,觉得你这么小的年纪就能挣钱,而且他们认为搞音乐只要成名就特有钱,汽车洋房什么的。

    大张伟:成了名反而麻烦,以前老师可以不特别注意你,可是出了专辑,大家都认识你了,也就特别注意你,对你的要求就比别人高。我们班的同学刚知道我们乐队出专辑的时候还挺新鲜的,后来每天都在一起混也没觉得多特别,下了课还是在操场上追打。因为我们现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上学,所以生活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就是假期和休息日都用来排练、演出、录音。

    王文博:跟以前不同的是我们能自己挣钱买自己喜欢的衣服和唱片,不用跟家里人要了。

    记者:你们的听众主要是什么样的人?你们的作品又是想表达什么呢?灵感来自于哪里?

    大张伟:我们的听众?大部分跟我们年纪差不多,中学生吧。也有大学生,还有那些喜欢摇滚乐的大人。我们现在十几岁,写的都是我们熟悉的事情,身边发生的事儿,比如《放学啦》就是我上初三的时候写的,就是想写那种渴望放学的心情。灵感就是我的生活,《向我开炮》讲的是有回家睡不着觉,特兴奋就突然想一个词,叫"向我开炮"挺好;"稻草上的火鸡"是有一天晚上郭阳跟我说了一堆外星话,什么八耳毛驴,六脸的骆驼,突然来了一个稻草上的火鸡,等他走了我想"稻草上的火鸡"这词还挺好,然后就这么写出来了,我觉得动物吧,之间不用争抢什么东西,也不用爱慕虚荣,就是每天打鸣,顶多是找个母鸡,不会有更多的想法,生活比较单纯。《轰隆隆》就是我们演出老没有一个开场白,然后就遍了这么一首,一演出就开始一块蹦。《花儿》这首歌是看到小女孩儿时的感觉,我觉得这种事从家长社会就不该去干预,我觉得一个人只要超过一米五零的时候必须对女孩儿有感觉了。(笑)《静止》是有一段时间同学们特忙,没人找我玩来,我觉得特没劲,电视看的我眼睛直近视,那时侯每天看电视到夜里两点半,除了睡觉每天脑袋特晕,没劲,就这意思。 《四季歌》就是有一天晚上回忆活这十几年都干什么了,一想起来就觉得什么事没怎么干就过来了,就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套路。《起飞》是不爱写作业,因为初三那会儿作业特烦,自己弹不了琴了,排不了练了,逛不了商场了,我觉得有适当课外生活挺好的。《破灭》因为听说1999年是世界大灾难,虽然特傻,可是我想在我临死前干件事,消灭所有的时间,还有就是改变一切我不喜欢的事情。《幸福的旁边》这个名字来得跟这歌没什么关系,当时我的同桌交了一个女朋友,成天对说我他特幸福,我觉得自己就在幸福的旁边。后来写这首歌的歌词想的是很多平时没机会说的话,《融化》也是那种感觉,有些话写成歌词挺好,说出来就有点傻。我觉得以前没有描写我们同龄人生活的歌,我们想做的就是这个。其实我就是希望让大家知道,心里有话一定要说出来,尤其是和长辈之间,肯定有很多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以你必须把你的想法说出来,让他们知道。

    记者:你们的首张专辑刚上市一个多月,台湾"魔岩唱片"就签下了海外发行,随后莫文蔚和杨乃文各自翻唱了一首你们的作品,你们感觉如何?

    大张伟:我们的专辑原计划是在1999年暑假在海外发行,后来台湾地震就把上市期延期到12月份。我们觉得挺好,能有更多的人听我们的音乐。翻唱的事是公司和"魔岩"定的,我也听了,还行,跟我们不一样,杨乃文那版《静止》编曲挺好的,莫文蔚唱的《消灭》味道挺怪的。我不知道内地的音乐在海外是不是很容易听到。(记者:不太容易)我觉得内地的摇滚乐在华人范围里是最好的,跟欧美的肯定没法比。

    记者:内地的乐队你们喜欢哪些?香港和台湾的呢?

    大张伟:内地的我们喜欢"麦田守望者"和"地下婴儿",港台的摇滚乐我听的不多,觉得张震岳有几首歌挺好的。我倒是喜欢一些流行音乐,旋律好听。

    记者:你们憧憬的未来是什么?你们会一直靠做音乐为生吗?

    大张伟:我觉得未来钱这东西就彻底没有了,买什么都得花钱,多累呀,是不是,然后就是买什么都不花钱,反正好多友情和感情都因为钱这事闹的特僵,所以说如果没钱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得到东西,但欲望不太大的时候那种社会特好。做音乐应该是件高兴的事儿,如果拿它当工作心里肯定挺累的。我是学美术设计的,也许以后我毕业了,不做音乐的时候就在公司里设计唱片封套什么的,想做的时候再说。

    王文博:我这人比较贪玩儿,喜欢无忧无虑,以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会一直打鼓。

    郭阳:我觉得以后世界上的音乐要是能更快的流通就好了,很多乐队能来中国演出,中国的乐队也能经常出去演出,多好玩儿啊。

    记者:中国的摇滚前辈们对你们的影响大吗?

    大张伟:影响应该说不大,我们只是通过他们知道有摇滚乐,后来是听西方的音乐才开窍的,摇滚乐本来就是来自西方的吗。我们刚组乐队的时候,给"麦田守望者"暖场,经常跟他们在一起,要说影响,我们受他们影响倒是挺大的。

    记者:是否有受到欧美,日本或国内摇滚乐(或乐队)的影响?打算向甚么方向努力?

    大张伟:国外的乐队对我们的影响特别大,尤其是美国的Green Day,他们的音乐又好听又有劲儿,最初组乐队的时候是因为听了Nirvana,不过后来我们的音乐就变了。现在听了好多唱片,我们喜欢Blink-182、Ash、MXPX和一些比较狠的说唱,有时候也听点电子和Ska。日本的乐队形象还行,我们不喜欢日本音乐,日本的漫画挺好的。国内的乐队我们比较喜欢出第一张专辑时的"麦田守望者",还有"地下婴儿"和"反光镜"。以后,我们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变化,这东西没法设想,谁知道我们以后又会喜欢什么音乐呢。如果老了还做现在这种音乐,估计体力也不行了。

    记者:有人说你们的音乐太简单,就三个和弦,而且有人说你们的音乐太商业,你们怎么看?

    大张伟:我们的音乐是简单,朋克音乐本来就应该简单直接,用三个和弦把歌写顺了也没什么不好。国外很多乐队的歌都是三和弦的。其实和弦多复杂不一定就好,写歌的时候感觉到哪儿就写到哪儿,《花》这首歌才两个和弦。他们其实是想说我们的技术不行,我承认我们的技术还不够好,我们也在努力,可是我不是那种想当吉他大师的人,技术应该是为音乐服务的,我又不是想出吉他教材。而且简单的东西往往是最容易打动人的。我们的歌旋律都比较顺,专辑卖得也不错,这就是商业吗?如果是,我觉得没什么不对。因为我写歌的时候没考虑过是不是商业,NIRVANA的专辑也卖的好,算不算商业呢?我觉得大家的想法不一样,有的人想做实验音乐,我们不会,我觉得做音乐除了你想做什么,还要看你能做什么,得一步一步的来,是吧。我不认为做音乐难听而且胡乱骂人就是有思想,我的思想跟你的思想肯定也不一样,我喜欢用这种方式表达我的想法,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记者:你们的曲风是走PUNK-POP路线,是否也考虑到如"歌迷较易接受"之类原因?

    大张伟:我们的音乐主要是受到punk-pop风格的影响,因为我们喜欢那种表达方式,比较直接而且有力量。至于歌迷是否能接受,我们从来不想,公司也不这么要求我们,只要我们觉得好,我们就这么做,不管是不是时髦。再说了,如果我们写歌是想表达自己的快乐或者忧虑,你总不能写别人的快乐吧,别人的快乐我也不知道啊,我觉得还是应该写自己知道的、熟悉的、有感觉的事情。

    记者:摇滚的歌词创作在深度上与本人的思想感情,生活经历有一定关系。会不会因为少年生活经历较浅,而在创作上受到影响?

    大张伟:这个问题挺逗的,摇滚的歌词是什么歌词?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摇滚乐的歌词一定要特有深度才行?这就跟写作文一样,老师永远对那些写出的作文显得特老成的学生表示赞扬,好象早熟的人就特别好。我觉得什么年龄就用什么方式生活,每个年龄层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觉得只要说的话是真实的,而且是通顺的就行,可能是以前的摇滚乐让大家觉得太有使命感了,所以好多人都认为摇滚乐的歌词都是呐喊示威什么的,其实摇滚乐的歌词一样是写每个人的生活和感受,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千万不能不深刻装深刻,那就没劲了。我们才活了十几年,经历肯定比较浅,创作的时候我们尽量用自己能够掌握的方式表达,这跟弹琴和打鼓一样。有的人一辈子把技术练得巨纯熟却一首歌也不会写,可是技术要是不到家,很多想法又表现不出来。是不是都说乱了?我就是想说,我们也会有一天长大成人,跟大家一样为爱情事业和家庭发愁,但是那时候,你们肯定更怀念现在的我们,因为我们还没有变得虚伪起来。

    扩展阅读
    1新浪影音娱乐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3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6 11:58:03

    人物关系

    编辑

    花儿乐队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