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动百科内容规范

  1. 客观中立:客观和中立是百科编辑的基础
  2. 有据可查:内容出处可靠、参考资料完善
  3. 编辑规范:词条名称规范、内容条理清晰
  4. 知识体系:词条分类准确、知识关联性强
  5. 详情参见:互动百科词条标准>>
  6. 专业认证智愿者 科学顾问

花荣

编辑词条
点击认领

花荣为中国著名小说《水浒传》中的108将之一,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在梁山泊英雄中排行第九,为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之首。原是清风寨副知寨,使一杆银枪,一张弓射遍天下无敌手,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细腰乍臂,银盔银甲,善骑烈马,能开硬弓,被比作西汉“飞将军”李广,人称“小李广”。只因义兄宋江抱不平而被小人陷害,后被好汉王英等相救,上了梁山。受朝廷招抚后,在对辽国、方腊战役中屡立奇功,然在大哥宋江被高俅等害死后,与吴用一同在宋江墓前自缢身亡。

编辑摘要
中文名: 花荣 别名: 小李广
性别: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职业: 军事 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 军事 清风寨武知寨
登场作品 : 《水浒传》 饰 演 : 邓晓光(83版电视剧)
兵器 : 梅花亮银枪 星座 : 天英星
主要成就 : 祝家庄射落红灯、一箭分双戟 后人 : 花逢春《水浒后传》
新浪微博

目录

花荣 - 角色介绍

人物身份

花荣,我国著名小说《水浒传》中108将之一,有“百步穿杨”的功夫。在梁山泊英雄中排行第九,为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第一员。只因为义兄宋江抱不平而被小人陷害,后被好汉王英等相救,上了梁山。受朝廷招抚后,在对辽国、方腊战役中屡立奇功,然大哥宋江被高俅等害死后,与吴用一同在宋江墓前自缢身亡。另有现代知名证券操盘手余郑华又名花荣,业内人称“花狐狸”。

花荣花荣

花荣是施耐庵所作古典名著《水浒传》中的人物。花荣乃将门之后,原为清风寨副知寨,使一杆银枪,箭法高超,百步穿杨,人称“小李广”。与宋江是好友,宋江怒杀阎婆惜后来投奔花荣,于路在清风山救了被“王英掳上山的清风寨知寨刘高之妻。不料刘高妻恩将仇报,在元夜观灯时唆使其夫将宋江抓住拷打;花荣大怒,抢回宋江并显神箭风威吓跑刘高军士;刘高告上青州,知府派都监“镇三山”黄信来假做调解,将花荣擒拿,与宋江一并押解青州,路上为清风山好汉燕顺、王英、郑天寿救下,并杀了刘高。黄信逃回清风寨写信求救,知府命本州兵马总管“霹雳火”秦明带兵征剿清风山,花荣出阵与秦明大战,箭射秦明盔缨,后宋江设计收降秦明,花荣、黄信与清风山人马一同投奔了梁山。
众人路过对影山,恰逢吕方、郭盛比武,两枝画戟上的豹尾彩绦纠结不开,花荣一箭射去分开两戟,艺惊众人;上梁山后晁盖闻之不信,恰好天边有雁群飞过,花荣说要射第三只雁的雁头,弓开之处,弦响雁落,从此,满山之人无一不敬佩花荣。
梁山受招安后,花荣随宋江平定了辽国、田虎、王庆、方腊。他曾在盖州城下,连射田虎部下大将方琼、张翔、杨端等数人,敌军闻之丧胆;大战睦州时,阵前一箭射死方腊国师宝光如来邓元觉。花荣因功被封为应天府兵马统制。后来他和吴用得知宋江、李逵死讯,痛感奸臣当道,一起缢死在宋江墓前 

外貌

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迸寒星。 身上战袍金翠绣,腰间玉带嵌山犀。渗青巾帻双环小,文武花靴抹绿低。 (花荣在《水浒全传》第二十二回第一次出现名字,第三十二回再次出现名字,第三十三回真人亮相)

花荣 - 生平事迹

花荣,梁山泊英雄中排行第九,马军八虎骑兼先锋使第一员。原是清风寨副知寨,使一杆长枪,箭法高超,有百步穿杨的功夫。清风寨正知寨刘高陷害宋江,花荣得知后造反,大战黄信秦明,救了宋江。花荣多次用箭法建立奇功。宋江三打祝家庄,花荣射落祝家庄的指挥灯,使祝家庄兵马自乱。受招安后,花荣被封应天府兵马统制。

宋江被毒死后,花荣到楚州看视,和吴用一起上吊死在宋江、李逵墓前。花荣,上梁山前为清风寨武知寨,少年将军,宋江的旧友。生得一双俊目,齿白唇红,眉飞入鬓,细腰乍臂,银盔银甲,善骑劣马,能开硬弓,掌中一条银枪,有着一身惊人的好武艺,射得一手好箭,能够百步穿杨,人们爱其武艺,把他比做汉朝的名将李广,因此,江湖上人送美誉“小李广”。[1]

花荣 - 上梁山的缘由

花荣花荣

花荣是宋江的结义好友,宋江杀惜之后来到清风寨投奔花荣,于路在清风山救了因上坟而被王英掳上山寨的清风寨正知寨刘高之妻。不料元夜观灯之时刘高之妻恩将仇报,唆使其夫将宋江抓住考打;花荣闻之大怒,抢回宋江并显神箭风威吓跑刘高军士;刘高告上青州,知府派都监黄信假做调解将花荣擒拿与宋江一并押解青州,路上为清风山好汉燕顺王英郑天寿救下并擒杀刘高。

黄信逃回清风寨写信求救,知府得信后命本州兵马总管秦明带兵征剿清风山,花荣出阵与秦明大战箭射秦明盔缨,后设计收降秦明、黄信等人一同投奔梁山;路过对影山恰逢吕方郭盛比武,两枝画戟上的豹尾彩绦纠结不开,花荣一箭射去分开两戟,艺惊众人;上梁山后晁盖闻之不信,恰好天边有雁群飞过,花荣弓开之处,弦响雁落,从此,满山之人无一不敬佩花荣。后梁山英雄排座次花荣位列为百单八将之九,成为梁山泊马军八骠骑将军之首。


  

花荣 - 花荣的结局

花荣花荣

花荣自上梁山后屡立战功,被称为“神臂将”“银枪手”,梁山好汉受招安后,花荣随宋江平定了辽国田虎王庆方腊,其间,多次大显神威,枪挑箭射,威风八面。他曾在盖州城下,连射田虎部下大将方琼张翔杨端等数人,被称为“神箭将军”,敌军闻之丧胆;大战睦州时,阵前一箭射死方腊手下国师邓元觉立下大功。平南归京后被授予应天府兵马都统制。宋江受蔡、高、童、杨四奸陷害饮鸩而亡后,花荣、吴用闻讯赶至蓼儿洼,在宋江墓前大哭一场,双双自缢,赴义而亡。


  

花荣 - 原著内容

花荣花荣

诗曰: 花开不择贫家地,月照山河到处明。世间只有人心恶,万事还须天养人。知盲聋音痖家谊富,智慧聪明却受贫。年月日时该载定,算来由命不由人。古话说这清风山离青州不远,只隔得百里来路。这清风寨却在青州三岔路口,地名清风镇。因为这三岔路上,通三处恶山,因此特设这清风寨在这清风镇上。那里也有三五千人家,却离这清风山只有一多路。当日三位头领自上山去了。
只说宋公明独自一个,背着些包裹,迤里来到清风镇上,便借问花知寨住处。那镇上人答道:“这清风寨衙门在镇市中间。南边有个小寨,是文官刘知寨住宅。北边那个小寨。正是武官花知寨住宅。”宋江听罢,谢了那人,便投北寨来。到得门首,见有几个把门军汉。问了姓名,入去通报。只见寨里走出那个年少的军官来,拖住宋江便拜。那人生得如何?但见:
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进寒星。人称小李广,将种是花荣。主 出来的年少将军,不是别人:正是清风寨武知寨小李广花荣。
宋江见了。看那花荣,怎生打扮?但见:
身上战袍金翠绣,腰间玉带嵌山犀。
渗青巾帻双环小,文武花靴抹绿低。
花荣见宋江,拜罢,喝叫军汉接了包裹、朴刀、腰刀,扶住宋江,直到正厅上。便请宋江当中凉床上坐了,花荣又纳头拜了四拜。起身道:“自从别了兄长之后,屈指又早五六年矣。常常念想。听得兄长杀了一个泼烟花,官司行文书各处追捕。小弟闻得,如坐针毡。连连写了十数封书去贵庄问信,不知曾到也否?今日天赐,幸得哥哥到此,相见一面,大称平生渴仰之思。”说罢,又拜。宋江扶住道:“贤弟休只顾讲礼。请坐了,听在下告诉。”
花荣斜坐着。宋江把杀阎婆惜一事,和投奔柴大官人,并孔太公庄上,遇见武松,清风山上被捉,遇燕顺等事,细细地都说了一遍。花荣听罢,答道:“兄长如此多磨难!今日幸得仁兄到此,且住数年,却又理会。”
宋江道:“若非兄弟宋清寄书来孔太公庄上时,在下也特地要来贤弟这里走一遭
花荣道:“前次连连奉书去,拜问兄长,不见回音。后闻知令弟说,兄长在白虎山孔太公上,也特地要差人请兄长来此间住几时。今蒙佳兄不弃到此,只恨无甚罕物管待。”便请宋江去后堂里坐,唤出浑家崔氏来拜伯伯。拜罢,花荣又叫妹子出来,拜了哥哥。便请宋江更换衣裳,香汤沐浴,在后堂安排筵席洗尘。
 当日筵宴上,宋江把救了刘知寨恭人的事,备细对花荣说了一遍。花荣听罢,皱了双眉说道:“兄长没来由救那妇人做什么!正好教灭这厮的口。”宋江道:“却又作怪!我得说是清风寨知寨的恭人,因此把做贤弟同僚面上,特地不顾王矮虎相怪,一力要救他下山。你却如何恁的说?”
花荣道:“兄长不知。不是小弟说口,这清风寨还是青州紧要去处。
若还是小弟独自在这里守把时,远近强人,怎敢把青州搅得粉碎。除将这个穷酸饿醋来做个正知寨,这厮又是文官,又没本事。自从到任,把此乡间些少上户诈骗,乱行法度,无所不为。小弟是个武官副知寨,每每被这厮殴气,恨不得杀了这滥污贼禽兽。兄长却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打紧这婆娘极不贤,只是调拨他丈夫行不仁的事,残害良民,贪图贿赂。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兄长错救了这等不才的人!”
宋江听了,便劝道:“贤弟差矣!自古道:‘冤仇可解不可结。’他和你是同僚官,又不合活生世,亦且他是个文墨的人,你如何不谏他。他虽有些过失,你可隐恶而扬善。贤弟休如此浅见。”
花荣道:“兄长见得极明。来日公内见刘知寨时,与他说过救了他老小之事。”宋江道:“贤弟若如此,见常也显你的好处。”花荣夫妻几口儿,朝暮臻臻至至,供茶献酒供食,伏侍宋江。当时就晚,安排床帐在后堂轩下,请宋江安歇。次日,又备酒食筵宴管待。 
话休絮烦。宋江自到花荣寨里,吃了四五日酒。花荣手下有几个梯己人,一日换一个,拨些碎银子,在他身边,每日教相陪宋江去清风镇街上,观看市井喧哗,村落宫观寺院,闲走乐情。
自那日为始,这梯己人相陪着闲走,邀宋江去市井上闲玩。那清风镇上,也有几座小栏并茶房酒肆,自不必说得。当日宋江与这梯己人在小栏里闲看了一回,又去近村寺院道家宫观游赏一回,请去市镇上酒肆中饮酒。临起身时,那梯己人取银两还酒钱。宋江那里肯要他还钱,却自取碎银还了。宋江归来,又不对花荣说。那个同去的人欢喜,又落得银子,又得身闲。自此每日拨一个相陪,和宋江缓步闲游。又只是宋江使钱。自从到寨里,无一个不敬他的。
宋江在花荣寨里住了将及一月有余,看看腊尽春回,又早元宵节近。且说这清风寨镇上居民,商量放灯一事,准备庆赏元宵。科钱物,去土地大王庙前,紥缚起一座小鳌山,上面结采悬花,张挂五七百碗花灯。土地大王庙内,逞应诸般社火。家家门前,紥起灯棚,赛悬灯火。市镇上诸行百艺都有。虽然比不得市师,只此也是人间天上
当下宋江在寨里和花荣饮酒,不觉又早是元宵节到。至日,晴明得好。花荣到已牌前后,上马去公内,点起数百个军士,教晚间去市镇上弹压。又点差许多军汉,分头去四下里守把栅门。未牌时分回寨来,邀宋江吃点心。
 宋江对花荣说道:“听闻此间市镇上,今晚点放花灯,我欲去观看观看。”
花荣答道:“小弟本欲陪侍兄长去看灯,正当其理。只是奈缘我职役在身,不能勾自在闲步同往。今夜兄长自与家间二三人去看灯,早早的便回。弟在家专待,家宴三盅,以庆佳节。”
宋江道:“最好。”
却早天色向晚,东边推出那轮明月上来。正是:古 玉漏铜壶且莫催,星桥火树彻明开。鳌山高耸青云上,何处游人不看来。斋 当晚,宋江和花荣家亲随梯己人,两三个跟随着宋江缓步徐行,到这清风镇 
上看灯时,只见家家门前,搭起灯棚,悬挂花灯,不计其数。灯上画着许多故事,也有剪采飞白牡丹花灯,并荷花芙容异样灯火。 
四五个人手厮挽着,来到土地大王庙前,看那小鳌山时,怎见的好灯?但见:斋 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梅灯,晃一片琉璃。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银蛾斗彩,双双随绣带香球。雪柳争辉,缕缕拂华幡翠。村歌社,花灯影里竞喧阗。织妇蚕奴,画烛光中同赏玩。
虽无佳丽风流曲,尽贺丰登大有年。斋 当下宋江等四人,在鳌山前看了一回,迤里投南看 
灯。走不过五七百步,只见前面灯烛荧煌,一夥人围住在一个大墙院门首热闹,锣声响处,众人喝彩。宋江看时,却是一夥舞鲍老的。宋江矮矬,人背后看不见。那相陪的梯己人,却认的社火队里,便教分开众人,让宋江看。那跳鲍老的,身躯纽得村村势势的。宋江看了,呵呵大笑。
 只见这墙院里面,却是刘知寨夫妻两口儿,和几个婆娘在里面看。听得宋江笑声,那刘知寨的老婆,于灯下却认的宋江,便指与丈夫道:“兀那个黑矮汉子,便是前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刘知寨听了,吃一惊。便唤亲随六七人,叫捉那个笑的黑汉子。
宋江听得,回身便走。走不过十余家,众军汉赶上,把宋江捉住,拿了来,恰似皂雕追紫燕,正如猛虎啖羊羔。拿到寨里,用四条麻索绑了,押至厅前。那三个梯己人,见捉了宋江去,自跑回来报与花荣知道。且说刘知寨坐在厅上,叫解过那厮来。众人把宋江族拥在厅前跪下。
刘知寨喝道:“你这厮是清风山劫强贼,如何敢擅自来看灯!今被擒获,你有何理说?”
宋江告:“上人自是郓县客人张三,与花知寨是故友,来此间多日了。即不会在清风山打劫。”
刘知寨老婆却从屏风背后转将出来,喝道:“这厮兀自赖哩!你记得教我叫你做大王时?”
宋江告道:“人差矣!那时小人不对恭人说来:小人自是郓城县客人,亦被掳掠在此间,不能勾下山去。”
刘知寨道:“你既是客人被掳劫在那里,今日何能勾下山来?却到我这里看灯?”那妇人便说:“你这厮在山上时,大落落的坐在中间交椅上,由我叫大王,那里采人。”
宋江道:“恭人全不记我一力救你下山,如何今日到把我强扭做贼?” 
那妇人听了大怒,指着宋江骂道:“这等顽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
 刘知寨道:“说得是。”喝叫取过批头来打那厮。一连打了两料,打得宋江皮开肉绽,鲜血迸流。便叫:“把铁锁锁了,明日合个囚车,把郓城虎张三,解上州里去。”
去说相陪宋江的梯己人,慌忙奔回来报知花荣。花荣听罢大惊,连忙写一封书,差两个能干亲随人,去刘知寨处取。亲随人赍了书,急忙到知寨门前。
 
把门军士入去报覆道:“花知寨差人在门前下书。”刘高叫唤至当厅。那亲随人将书呈上。刘高拆开封皮,读道:“花荣拜上僚兄相公座前,所有薄亲刘丈,近日从济州来,因看灯火,误犯尊威,万乞情恕放免,自当造谢。草字不恭, 烦乞照察不宣。”
刘高看了大怒,把书扯的粉碎,大骂道:“花荣这厮无礼!你是朝廷命官,如何却与强贼通同,也来瞒我。这贼已招是郓城县张三,你却如何写道是刘丈?俺须不是你侮弄的!你写他姓刘,是和我同姓,恁的我便放了他?”喝令左右,把下书人推抢出去。
那亲随人被赶出寨门,急急归来禀覆花荣知道。花荣听了,只叫得:“苦了哥哥!快备我的马来。”花荣披挂,拴束了弓箭,掉枪上马,带了三五十名军汉,都拖枪拽棒,直奔到高寨里来。把门军人见了,那里敢拦当。见花荣头势不好,尽皆吃惊,都四散走了。花荣抢到厅前,下了马,手中拿着枪。那三五十人都两摆在厅前。
花荣口里叫道:“请刘知寨说话。”刘高听得,见花荣头势不好,惊的魂飞魄散,惧怕花荣是个官,那里敢出来相见。花荣见刘高不出来,立地一回,喝叫左右,去两边耳房里搜人。那三五十军汉一齐去搜时,早从廊下耳房里,寻见宋江,被麻索高吊起在梁上,又使铁索锁着,两腿打得肉绽。几个军汉,便把绳索割断,铁锁打开,救出宋江。
花荣便叫军士先送回家里去。花荣上了马,绰居手,口里发话道:“刘知寨!你便是个正知寨,待怎的奈何了花荣?谁家没个亲眷,你却什么意思?我的一个表兄,直拿在家里,强扭做贼?好欺负人!明日和你说话,却再理会。”
 花荣带了众人,自回到寨里来看视宋江。却说刘知寨见花荣救了人去,急忙点起一二百人,也叫来花荣寨夺人。
那二百人内,新有两个教头。为首的教头,虽然了得些枪刀,终不及花荣武艺。不敢不从刘高。只得引了众人,奔花荣寨里来。把门军士人去报知花荣。此时天色未甚明亮,那二百来人拥在门首,谁敢先入去,都惧怕花荣了得。看看天大明了,却见两扇大门不关。
只见花知寨在正厅上坐着,左手拿着弓,右手挽着箭。众人拥在门前。众人都拥在门前。花荣竖起弓,大喝道,“你这军士们不知!冤各有头,债各有主。刘高差你来,休要替他出色。你那两个新恭教头,还未见花知寨的武艺。今日先教你众人看花知寨弓箭,然后你那厮们要替刘高出色,不怕的人来。看我先射大门上左边门神的骨朵头。”
搭止箭,拽满弓,只一箭,喝声道:“着!”正射中门神骨朵头。众人看了,都吃一惊。花荣又取第二枝箭,大叫道:“你们众人再看我这第二枝箭,要射右边门神的头盔上朱缨。”飕的又一箭,不偏不斜,正中缨头上。那两枝箭却射定在两扇门上。花荣再取第三枝箭喝道:“你众人看我第三枝箭,要射你那队里穿白的教头心窝。”
那人叫声,却要转身先走,众人发声喊,一齐都走了。花荣且教闭上寨门,却来后堂看觑宋江。花荣说道:“小弟误了哥哥,受此之苦!
宋江答道:“我却不妨,只恐刘高那厮,不肯和你干休。我们也要计较个常便。”
花荣道:“小弟舍着弃了这道官诰,和那厮理会。”宋江道:“不想那妇人将恩作怨,教丈夫打我这一顿。我本待自说出真名姓来,却又怕阎婆惜事发,因此只说郓城客人张三。
耐刘高无礼,要把我做郓城虎张三,解上州去,合个囚车盛我。要做清风山贼首时,顷刻便是一刀一剐。不得贤弟自来力救,便有铜唇铁舌,也和他分辩不得。”花荣道:“小弟寻思,只想他是读人,须念同姓之亲,因此写了刘丈。便是忘池忌讳这一句话。如今既已救了来家,且却又理会。”
宋江道:“贤弟差矣。既然吃你豪势,救了人来。凡事三思而后行,再思可矣。自古道:‘吃饭防噎,行路防跌。’他被你公然夺了人来,急使人来抢,又被你一吓,尽都散了。我想他如何肯干罢。必然要和你动文书。今晚我先走上清风山去躲避。你明日却好和他白赖。终久只是文武不和相殴的官司。我若再被他拿出去时,你便和他分说不过。”
花荣道:“小弟只是一勇之夫,却无兄长的高明远见。只恐兄长伤重了,走不动。”宋江道:“不妨,事急难以担阁,我自捱到山下便了。”当日敷贴了膏药,吃了些酒肉,把包裹都寄在花荣处。黄昏时分,便使两个军汉送出栅外去了。宋江自连夜捱去,不在话。
再说刘知寨见军士一个个都散回寨里来,说道:“花知寨分英勇了得,谁敢去近前当他弓箭。”两个教头道:“着他一箭时,射个透明窟宠,却是都去不得。”
 
刘高那厮,终是个文官,还有些谋略计。花荣虽然勇猛豪杰,不及刘高的智量。正是:“将在谋而不在勇。”当下刘高寻思起来:“想他这一夺去,必然连夜放他上清风山去了。明日却来和我白赖。便争竞到上司,也只是文武不和斗殴之事。我却如何奈何的他。我今夜差二三十军汉,去五里路头等候。倘若天幸捉着时,将来悄悄的关在家里。却暗地使人连夜去州里报知,军官下来取,就和花荣一发拿了,都害了他性命。那时我独自霸着这清风寨,省得受这厮们的气。”
当晚点了二十余人,各执枪棒,就夜去了。约莫有二更时候,去的军汉,背剪绑得宋江到来。知寨见了,大喜道;“不出吾之所计。且与我囚在后院里,休教一个人得知。”连夜便写了实封申状,差两个心腹之人,星夜来青州府飞报。
次日,花荣只道宋江上清风山去了,坐视在家,心晨自道:“我且看他怎的。”竟不来采着。刘高也只做不知。两下都不说着。且说青州府知府,正值陛厅坐公座。那知府覆姓慕容,双名彦达,是今上徽宗天子慕容贵妃之兄,倚托妹子的势要,在青州横行,残害良民,欺罔僚友,无所不为。正欲回后堂退食,只见左右公人,接上刘知寨申状,飞报贼情公事。知府接来,看了高的文书,吃了一惊。便道:“花荣是个功臣子,如何结连清风山强贼?这罪犯非小。未委虚的。”
青州三军官:花荣、秦明、黄信
便教唤那本州兵马都监,来到厅上,分付他去。原来好个都监,姓黄名信,为他本身武艺高强,威镇青州,因此称他为镇三山。那青州地面,所管下有三座恶山:第一便是清风山,第二便是二龙山,第三便是桃花山。这三处都是强人草寇出没的去处。黄信却自夸要捉尽三山人马,因此唤做镇三山。那人生的如何?但见:知 相貌端方如虎豹,身躯长大似蛟龙。平生惯使丧门刃,威镇三山立大功。古 这兵马都监黄信上厅来,领了知府的言语,出来点起五十壮健军汉,披挂了衣甲,马上擎着那口丧门刃,连夜便下清风寨来,迳到刘高有下马。刘知寨出来接着,请到后堂叙礼罢,一面安排酒食管待,一面犒赏军士。
 后面取出宋江来,教黄信看了。黄信道:“这个不必问了。连夜合个囚车,把这厮盛在里面,头上抹了红绢,插一个纸旗,上写着‘清风山贼首郓城虎张三’。”
宋江那里敢分辩,只得由他们安排。黄信再问刘高道:“你拿得张三时,花荣知也不知?”
刘高道:“小官夜来二更拿了他,悄悄提得来,藏在家里。花荣只知道张三去了,自坐视在家。”
黄信道:“既是恁的,却容易。明日天明,安排一付羊酒,去大寨里公厅上摆着,却下里埋伏下三五十人预备着。我却自去花荣家请得他来。只推道慕容知府听得你文武不和,因此特差我求置酒劝谕。赚到公厅,只看我掷盏为号,就下手拿住了,一同解上州里去。此计如何?”
刘高喝彩道:“还是相公高见,此计大妙!却似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当夜定了计策。
次日天晓,先去大寨左右两边帐幕里,预先埋伏了军士。厅上虚设着酒食筵宴。早饭前后,黄信上了马,只带三两个从人,来到花荣寨前。军人入去传报。花荣道:“来做什么?”军汉答道:“只听得教报道:黄都监特来相探。”
花荣听罢,便出来迎接。黄信下马,花荣请至厅上叙礼罢,便问道:“都监相公有何公干此?”
黄信道:“下官蒙知府呼唤发落道:为是你清风寨内文武官僚不和,未知为甚缘由。知府诚恐二官因私仇而误其公事,特差黄某赍到羊酒,前来与你二官讲和。已安排在大寨公厅上。便请足上马同往。”
花荣笑道:“花荣如何敢欺罔刘高。他又是个正知寨,只是本人累累要寻花荣的过失。不想惊动知府,有劳都监下临草寨。花荣将何以报。”
黄信附耳低言道:“知府只为足下一人。倘有些刀兵动时,他是文官,做得何用。你只依着我行。”
花荣道:“深谢都监过爱。”黄信便邀花荣同出门首上马。花荣道:“且请都监少叙三杯了去。”黄信道:“待说开了,畅饮何妨。”花荣只得叫备马。当时两个并马而行,直来到大寨下了马。
黄信携着花荣的手,同上公厅来。只见刘高已自先在公厅上。三个人都相见了。黄信叫取酒来,从人已自先把花荣的马牵将出去,闭了寨门。花荣不知是计,只想黄信是一般武官,必无歹意。
黄信擎一盏酒来,先劝刘高道:“知府为因听得你文武二官,同僚不和,好生忧心。今日特委黄信到来,与你二公陪话。烦望只以报答朝廷为重。再后有事,和同商议。”
刘高答道:“量刘高不才,颇识些理法。何足道哉,直教知府恩相如此挂心。我二人也无甚言语争执。此是外人妄传。”
黄信大笑道:“妙哉!”刘高饮过酒,黄信又斟第二杯酒来,劝花荣道:“虽然是刘知寨如此说了,想必是闲人妄传,故是如此。且请头一杯”。
花荣接过酒吃了。刘高拿副台盏,斟一盏酒,回劝黄信道:“动都都监相公降临弊地,满饮此盅。”黄信接过酒来,拿在手里,把眼四下一看了,有十数个军汉族上厅来。
黄信把酒盏望地下一掷,只听得后堂一声喊起,两边帐里走出三五十个壮健军汉,一发上,把花荣拿倒在厅前。黄信喝道:“绑了。”花荣一片声叫道:“我得何罪!”黄信大笑,喝道:“你兀自敢叫哩。你结连清风山强贼,一同背反朝廷,当得何罪!我念你往日面皮,不去惊动拿你家老小。”
花荣道:“相公也有个证见。”黄信道:“还你一个证见。教你看真赃正贼。我不屈你。左右,与我推得来。”无移时,一辆囚车,一个纸旗儿,一条红抹额,从外面推将人来。花荣看了,见是宋江陷着,目睁口呆,面面厮觑,做声不得。
黄信喝道:“这须不干我事,见有告人刘高在此。”
花荣道:“不妨,不妨。这是我的亲眷,他自是郓城县人。你要强纽他做贼。到上司自有分辩处。”
黄信道:“你既然如此说时,我只解你上州里,你自去分辩。便叫刘知寨点起一百寨兵防送。就要你同去。便解投青州。此是知府相公立等回报的公事,不可耽迟。”
花荣便对黄信说道:“都监赚我来,虽然捉了我,便到朝廷,和他还有分辩。可看我和都监一般武职官面,休去我衣服,容我坐在囚车里。”

花荣 - 神箭显威

对影山射戟

至前面半里多路,早见一簇人马,约有一百余人,前面簇拥着一个年少的壮士。怎生打扮?但见:头上三叉冠,金圈玉钿;身上百花袍,织锦团花。甲披千道火龙鳞,带束一条红玛瑙。骑一匹胭脂抹就如龙马,使一条朱红画杆方天戟。背后小校,尽是红衣红甲。那个壮士,横戟立马,在山坡前大叫道:“今日我和你比试,分个胜败,见个输赢。”只见对过山冈子背后早拥出一队人马来,也有百十余人,前面也拥着一个穿白年少的壮士。怎生模样?但见:头上三叉冠,顶一团瑞雪;身上镔铁甲,披千点寒霜。素罗袍光射太阳,银花带色欺明月。坐下骑一匹征宛玉兽,手中轮一枝寒戟银绞。背后小校,都是白衣白甲。这个壮士,手中也使一枝方天画戟。这边都是素白旗号,那壁都是绛红旗号。只见两边红白旗摇,震地花腔鼓擂。那两个壮士更不打话,各挺手中画戟,纵坐下马,两个就中间大阔路上交锋,比试胜败。花荣和宋江见了,勒住马看时,果然是一对好厮杀。但见:旗仗盘旋,战衣飘扬。绛霞影里,卷几片拂地飞云;白雪光中,滚数团燎原烈火。故园冬暮,山茶和梅蕊争辉;上苑春浓,李粉共桃脂斗彩。这个按南方丙丁火,似焰摩天上走丹炉;那个按西方庚辛金,如泰华峰头翻玉井。宋无忌忿怒,骑火骡子奔走霜林;冯夷神生嗔,跨玉狻猊纵横花界。两个壮士各使方天画戟,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花荣和宋江两个在马上看了喝采。花荣一步步趱马向前看时,只见那两个壮士斗到深涧里。这两枝戟上,一枝是金钱豹子尾,一枝是金钱五色幡,却搅做一团,上面绒绦结住了,那里分拆得开。花荣在马上看见了,便把马带住,左手去飞鱼袋内取弓,右手向走兽壶中拔箭,搭上箭,曳满弓,觑着豹尾绒绦较亲处,飕的一箭,恰好正把绒绦射断。只见两枝画戟分开做两下,那二百余人一齐喝声采。

梁山射雁

秦明、花荣在席上称赞宋公明许多好处,清风山报冤相杀一事,众头领听了大喜。后说吕方、郭盛两个比试戟法,花荣一箭射断绒绦,分开画戟。晁盖听罢,意思不信,口里含糊应道:“直如此射得亲切,改日却看比箭。”当日酒至半酣,食供数品,众头领都道:“且去山前闲翫一回,再来赴席。”当下众头领相谦相让,下阶闲步乐情,观看山景。行至寨前第三关上,只听得空中数行宾鸿嘹亮。花荣寻思道:“晁盖却才意思,不信我射断绒绦,何不今日就此施逞些手段,教他们众人看,日后敬伏我。”把眼一观,随行人伴数内却有带弓箭的,花荣便问他讨过一张弓来。在手看时,却是一张泥金鹊画细弓,正中花荣意。急取过一枝好箭,便对晁盖道:“恰才兄长见说花荣射断绒绦,众头领似有不信之意,远远的有一行雁来,花荣未敢夸口,这枝箭要射雁行内第三只雁的头上。射不中时,众头领休笑。”花荣搭上箭,拽满弓,觑得亲切,望空中只一箭射去。但见:鹊画弓弯满月,雕翎箭迸飞星。挽手既强,离弦甚疾。雁排空如张皮鹄,人发矢似展胶竿。影落云中,声在草内。天汉雁行惊折断,英雄雁序喜相联。当下花荣一箭,果然正中雁行内第三只,直坠落山坡下。急叫军士取来看时,那枝箭正穿在头雁上。晁盖和众头领看了,尽皆骇然,都称花荣做神臂将军。吴学究称赞道:“休言将军比‘小李广’,便是养由基也不及神手,真乃是山寨有幸!”自此梁山泊无一个不钦敬花荣。

祝家庄射灯

话说当下宋江在马上看时,四下里都有埋伏军马,且教小喽啰只往大路杀将去,只听得五军屯塞住了,众人都叫起苦来。宋江问道:“怎么叫苦?”众军都道:“前面都是盘陀路,走了一遭,又转到这里。”宋江道:“教军马望火把亮处,有房屋人家,取路出去。”又走不多时,只见前军又发起喊来,叫道:“甫能望火把亮处取路,又有苦竹签、铁蒺藜,遍地撒满鹿角,都塞了路口。”宋江道:“莫非天丧我也?”正在慌急之际,只听得左军中间穆弘队里闹动,报来说道:“石秀来了。”宋江看时,见石秀捻着口刀,奔到马前道:“哥哥休慌,兄弟已知路了。暗传下将令,教五军只看有白杨树,便转湾走去,不要管他路阔路狭。”宋江催趱人马,只看有白杨树便转。宋江去约走过五六里路,只见前面人马越添得多了。宋江疑忌,便唤石秀问道:“兄弟,怎么前面贼兵众广?”石秀道:“他有烛灯为号。”花荣在马上看见,把手指与宋江道:“哥哥,你看见那树影里这碗烛灯么?只看我等投东,他便把那烛灯望东扯;若是我们投西,他便把那烛灯望西扯。只那些儿,想来便是号令。”宋江道:“怎地奈何的他那碗灯?”花荣道:“有何难哉!”便捻弓搭箭,纵马向前,望着影中只一箭,不端不正,恰好把那碗红灯射将下来。四下里埋伏军兵不见了那碗红灯,便都自乱撺起来。

盖州城显神威

花荣北军阵中,张翔见方琼斗不过孙立,他便捻起弓,搭上箭,把马挨出阵前,向孙立飕的一箭。孙立早已看见,把马头一提,正射中马眼,那马直立起来。孙立跳在一边,捻着枪,便来步斗。那马负痛,望北跑了十数步便倒。张翔见射不倒孙立,飞马提刀,又来助战,却得秦明接住厮杀。孙立欲归阵换马,被方琼一条枪,不离左右的绞住,不能脱身。 那边恼犯了“神臂将”花荣,骂道:“贼将怎敢放暗箭,教他认我一箭!”口里说着,手里的弓已开得满满地,觑定方琼较亲,飕的只一箭,正中方琼面门,翻身落马。孙立赶上,一枪结果,急回本阵换马去了。张翔与秦明厮杀,秦明那条棍不离张翔的顶门上下,张翔只办得架隔遮拦。又见方琼落马,心中惧怯,渐渐输将下来。北阵里郭信拍马捻枪,来助张翔。秦明力敌二将,全无惧怯,三匹马丁字儿摆开,在阵前厮杀。花荣再取第二枝箭,搭上弦,望张翔后心觑得亲切,弓开满月,箭发流星,飕的又一箭,喝声道:“认箭!”正中张翔后心,射个透明,那枝箭直透前胸而出,头盔倒挂,两脚蹬空,扑通的撞下马来。 郭信见张翔中箭,卖个破绽,拨马望本阵便走,秦明紧紧赶去。此时孙立已换马出阵,同花荣、索超招兵卷杀过来,北兵大乱。那边杨端、郭信、苏吉抵当不住,望后急退。猛听的北兵后面,喊声大振,却是钮文忠恐方琼有失,令安士荣、于玉麟各领五千军马,分两路合杀拢来。这里花荣等四将急分兵抵敌,却被那杨端、郭信、苏吉勒转兵马,回身杀来。当不得三面夹攻,花荣等四将奋力冲突,看看围在垓心。又听的东边喊杀连天,北军大乱,左是董平等七将,右是黄信等七将,两翼兵马,一齐冲杀过来,北兵大败,杀死者甚多。安士荣、于玉麟等,领兵急拥进城,闭了城门。宋兵追至城下,城上擂木炮石打将下来,宋兵方退。 宋江见攻城不克,同卢俊义、吴用亲到南门城下,催督攻城,只见花荣等五将,领游骑从西哨探过东来。城楼上于玉麟同偏将杨端、郭信,监督军士守御。 杨端望见花荣渐近城楼,便道:“前日被他一连伤了二将,今日与他报仇则个!”急捻起弓,搭上箭,望着花荣前心飕的一箭射来。花荣听的弓弦响,把身望后一倒,那枝箭却好射到,顺手只一绰,绰了那枝箭,咬在口里;起身把枪带在了事环上,左手捻弓,右手就取那枝箭,搭上弦,觑定杨端较亲,只一箭,正中杨端咽喉,扑通的望后便倒。 花荣大叫:“鼠辈怎敢放冷箭,教你一个个都死!”把右手去取箭,却待要再射时,只听的城楼上发声喊,几个军士一齐都滚下楼去。于玉麟、郭信吓的面如土色,躲避不迭。花荣冷笑道:“今日认的‘神箭将军’了!”宋江、卢俊义喝采不已。吴用道:“兄长,我等却好同花将军去看视城垣形势。”花荣等拥护着宋江、卢俊义、吴用,绕城周匝看了一遍。 再说钮文忠见两军截住厮杀,急遣于玉麟领兵开北门杀出接应,那北门却是无兵攻打。于玉麟领兵出城,才过吊桥,正遇着花荣游骑从西而来。北军大叫:“神箭将军来了!”慌的急退不迭,一拥乱抢进城去。于玉麟已是在南城吓破了胆,那里敢来交战,也跑进城去。花荣等冲过来,杀死二十余人,不去赶杀,让他进城。城中急急闭门。

花荣 - 评论

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迸寒星。人称小李广,将种是花荣。   

由此可见,齿白唇红,面如冠玉的花荣,论相貌堪比潘安宋玉,“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用现代审美标准来说,真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   小李广花荣不仅相貌出色,身手也相当了得!作为将门虎子,名门之后,官拜清风寨副知寨,枪法出神入化,罕有匹敌。当然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神箭绝学,弓开满月,箭去流星,乱军之中取敌首级如探囊取物,己方“花荣施射”,敌方“花容失色”!   

花荣的神箭绝学应该是水浒中最出色的武学技术了,很多人都对他“梁山泊射雁”、“祝家庄灭灯”两番经典出手念念不忘。“梁山泊射雁”一举奠定花荣在梁山排位上的座次,正所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由此一战成名,人送外号“神臂将军”!而在奠定宋老大梁山地位的关键一战“攻打祝家庄”战役中,要不是花荣将敌方侦察红灯一箭射落,梁山好汉早已全军覆没,哪里轮到后来宋黑厮这般耀武扬威?   

梁山大大小小近百战中,小李广就是一面旗帜,一种无形的震慑力量。两军相遇,双方主将倘若势均力敌,如果其中一方突施冷箭,往往能够做到一击必杀!小李广大名满江湖,绝非浪得虚名之辈!所以我们看到,方腊手下大将“小养由基”庞万春(也是个神箭手),对于梁山好汉向来以“草寇”冠之,然而对于花荣,却也不敢大意“我听得你这厮伙里,有个甚么小李广花荣,着他出来,和我比箭。”这正是一种高手寂寞、英雄相惜的心理在作怪。   

宋江最贴心的心腹除了李逵,便是他花荣。李逵是在江州以十两银子收购的死士,花荣为何和宋江交情这般铁杆,小说中却未曾详细交代,只是简略说两人一直是朋友。

花荣 - 趣事

古时,习武者皆以骑射为首务。宋以前应武举者,首考箭法,枪棒无论。故而古之良将高人,留下许多关于箭术佳话。“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柳叶者百步而射之,百发百中”。这就是春秋时楚国名将养由基百步穿杨的典故。唐卢纶《塞下曲》云:“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说的是汉飞将军李广的故事。 飞将军李广 《水浒》中的花荣,绰号小李广。花荣箭法确实高明,当日宋江被清风寨知寨刘高捉拿,花荣大胆夺了,养在家中。刘高派二百人马来抢。花荣的退敌之法,如同大戏开场,有趣极了。打开大门,任由出入。花荣坐在厅前,弯弓搭箭,教来人看好了,说先射左边门神的骨朵头,嗖的一声,正中目标;又说第二箭射右边门神头盔上朱缨,箭随言出,应声而中。要命的是第三箭,“你众人看我第三箭,要射你那队里穿白的教头心窝”。唬得众人一轰而逃。这才叫做艺高人胆大,胆大艺更高。 人们往往只注意花荣的儒雅及武功,却忽略了花荣此外那极有个性的言行。他一见宋江,就重提往事,“听得兄长杀了一个泼烟花,官司行文书各处追捕。小弟闻得,如坐针毡……”对于宋江杀惜,花荣使用了“泼烟花”一词,见出花荣言谈,雅中带俗,俗中有趣。 这清风寨,乃是青州与清风山之间的一处军事要塞。清风山上,锦毛虎燕顺、矮脚虎王英等占山为王。故而清风寨更是一个要紧去处。皆因大宋开国皇帝赵匡胤武人出身,当年杯酒释兵权,总怕后世武官重演故伎,因而制订律条,武官不能当一把手。哪怕是军事重镇,正职也得由文官担任。这就留下一些漏洞。倘若这一把手有水平,心胸开阔,尊重同僚,倒也罢了。如果文职摆臭架子,瞎指挥,还以势压人,那文武不合就势所难免。清风寨的正知寨刘高与副知寨花荣的关系,就是当时的一个标本。花荣在宋江面[5]前大骂刘高的语言,痛快中见出生动:“近日除将这个穷酸饿醋来做个正知寨,这厮又是个文官,又没本事,自从到任,把此乡间些少上户诈骗,乱行法度,无所不为。小弟自是个武官副知寨,每每被这厮怄气,恨不得杀了这滥污贼禽兽!”一般来说,骂文人多用“一介腐儒”,或者“酸丁一个”。花荣却骂“穷酸饿醋”,火力够,味道足。花荣骂得起劲,连刘高老婆一并痛骂了。当下花荣深怪宋江多事,“却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这婆娘平日极不贤惠,教唆他丈夫受贿害人。今番落人强人手中,“正好教那贱人受些玷辱”。花荣这话是极有见地的,如若宋江不救刘高妇人,那婆娘早做了王矮虎的压寨夫人。 不过,花荣这少年将军考虑问题也不全面。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副知寨,负有剿灭盗贼,保一方平安的职责。谁知他却说出一番负气的话来:“这清风寨还是青州紧要去处,若还是小弟独自在这里守把时,远近强人怎敢把青州搅得粉碎!”这话里却是透出花荣少许阴暗处。有我花荣一人,便能对付这清风山强人,皆因你刘高这个混蛋占了一把手的位子,老子即使有力气也不使了,强盗们把青州搅得粉碎老子也不管了。 《水浒》一书中对花荣的非凡武艺作了多处描绘。先是吕方郭盛交手,戟上的绒条缠在一处,小李广一箭分开,各自罢兵。这事倒让人想起了三国吕布的辕门射戟。初上梁山时,花荣当众夸口要射那天上雁行中第三只。弓弦响处,果然!吴用赞道:“休言将军比小李广,便是养由基也不及神手。”花荣坐了梁山第九把交椅,谁还不服?梁山射雁当然,这两次均带表演性质,后头战场上花荣的表现,那才是生死攸关。 三打祝家庄,没有花荣那一箭射落了指挥灯,还要死伤多少人事小,能否取得胜利都是个未知数。招安节骨眼上,奸贼搞鬼,当念到“除宋江”时,花荣一时性起,当场将招安使一箭射死。此事一显花荣本色,二显花荣对宋江感情。 倒是后来有一处遗憾。方腊手下干将庞万春,号称小养由基,箭法无敌。阵前大骂梁山草贼,“我听得你这厮伙里有个甚么小李广花荣,着他出来,和我比箭”。施耐写到此时,笔力已疲,没有心思再安排一场精彩比试。只让庞万春接连射伤史进、欧鹏二将,后被汤隆埋伏活捉处死。潦草得难以卒读。 比起那一批先后投降梁山的面目模糊、语言无味的军官们,花荣要有趣得多,精彩得多,也可爱得多。只是有两件事情让人不太舒服。一是宋江计赚秦明,连累秦统制死了妻儿,宋江作媒,将花荣妹妹嫁给秦明。想花荣本是个少年将军,妹妹必然年幼,花荣对此也不提个反对意见;二是最后与吴用到蓼儿洼宋江坟前探视,双双上吊,殉情了。

花荣 - 邮票上的花荣

花荣花荣梁山射雁

这张于1989年发行的邮票“花荣梁山射雁图“.花荣是梁山英雄,在梁山英雄中排名第九.1989年7月15日,中国邮电部发行“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第二组)“特种邮票,编号T138,全套4枚.这张是第三枚“花荣梁山射雁“,第三十五回“石将军村店寄书,小李广梁山射雁“.

花荣是清风寨武知寨,晁盖不相信花荣曾射断吕方、郭盛交战时绞在一起的方天画戟上的丝绦,花荣内心不服,当他与晁盖等看到一群大雁飞过上空时,就说要射中雁阵中第三只大雁的头部,然后拈弓搭箭,果然中的。梁山众好汉“尽皆骇然”,称花荣为“神臂将军”,不愧“小李广”的绰号。

花荣 - 小说《水浒传》简介

《水浒传》是中国古代文苑中一颗璀璨的明珠,是中国第一部用白话文体写成的现实主义的长篇小说。在中国,想要找一个没有听过水浒故事,不知道武松李逵林冲鲁智深宋江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中国文学史上,只有很少几部古代名著能够达到《水浒传》那样深入人心、妇孺皆知的程度。《水浒传》是中国古代四大文学名著,在历史上有过很重要的影响,应该说它的历史意义是重大的,不可泯灭。其中反映出的“好汉”的文学形象是值得后代人描摸和借鉴的。

电视详细资料

片名:水浒传 
国家/地区:中国
区域:中国大陆
类型:历史 古装 
导演:陆涛 张绍林 潘引来 康宏雷 郭大群 
编剧:任大惠 杨争光 米杰成 冉平
首播时间:1996年
主演:李雪健 野芒 臧金生 丁海峰 王思懿 赵小锐

剧集简介

北宋仁宗皇帝时,天下瘟疫流行,官府无道,官逼民反。在梁山泊聚起以宋江为首的来自社会中下各层面的好汉,树起“替天行道”的义旗。打州劫府,济困扶贫,严重动摇了北宋朝廷的统治地位。该剧描述了梁山泊农民起义从聚义到失败的悲剧结局。

相关文献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09-12-16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75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