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苗族系列坡会群

    苗族系列坡会群是每年春季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县各乡镇村屯的节日活动,起源自然,文化形态体现在歌、舞、乐当中,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编辑摘要

    目录

    概述/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苗族系列坡会群,是指在每年春季的农历正月初三至十七这段时间内,广西壮族自治区融水县各乡镇村屯的节日活动。
    ..

    每天一个坡会,排列成序,连续不断,是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悼念先烈、禳灾祈福、鼓舞斗志、交流感情、集体聚会娱乐的盛大民间传统节日。 苗族系列坡会群2006年5月20日第一批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编号:x-20.作品拍于2007-2011年。每年农历初三到十七,广西融水县各镇、村、屯,每天都要举办一个坡会,是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纪念先烈、禳灾祈福、鼓舞斗志、交流感情、集体聚会娱乐的盛大民间传统节日。 

    基本要素/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是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自然形成的。它的形成,主要依赖如下几个基本要素:    
     时间:融水地区苗族民间有个风俗:正月初一不出门,初二不出村。初一,是不允许吹芦笙的。初二,人们开始吹芦笙,但活动范围仅限于本村寨。从初三至十七,则是集体娱乐活动的时间。从初三开始,各村寨的男女老少便举家出动,四处赶坡,乐此不疲。而正月十七之后,进入生产阶段,人们要把主要精力投入生产劳动。从正月十八开始,各村寨的芦笙都被封存起来,各种集体娱乐活动也相应停止,直至秋天收获季节才能恢复。这种风俗,决定了融水春季坡会活动只能集中在正月初三至十七这段时间举行。这样,使得这些坡会如同被一条无形的链条给串联了起来。这正是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形成的基础。    
     规模:最初的坡会,往往是一个村屯的某个家族的族长发起举办的。因而坡会活动范围窄,规模小,参与的大都是本家族或本村屯的村民。这些坡会分布在各乡镇村屯,有的规模大一些,有的小一些;坡会之间有的相距近一些,有的远一些,有时一天会有几个坡会同时举行。现存的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各个坡会,大都规模较大,都在万人以上,这是"优胜劣汰"自然法则的结果。苗族,是一个群体意识很强的民族。人们崇尚集体活动,喜欢聚会娱乐,这都集中体现到对坡会的"赶"上。由于坡会数量多,有的时间重复,因此,人们开始有选择地"赶坡"了。群众大都选择那些场地宽敞、规模较大、社交面较广、交通较便利的坡会去"赶"。各个村寨的芦笙队也相邀去赶这些坡会,在此吹赛芦笙,比试高下。特别是年青人,他们渴望在更大的范围内进行更加广泛的交流,通过赶坡结识更多的伙伴,并从中挑选到自己心爱的对象。于是,一些家族举办的坡会因财力物力人力不足而自动放弃了。有的将几个小型的坡会合并成一个较大型坡会,各村屯联合起来轮流主办。而那些规模小、交通不方便,或因管理不善、未能处理好与外来赶坡群众关系导致少人来赶坡逐渐被淘汰而消亡。    
     内容: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活动内容丰富多彩,这是其存在和发展的又一个重要因素。各个坡会既有传统祭祀仪式,又有比赛娱乐项目,其中以吹芦笙踩堂为主,同时还有斗马、赛马、芒蒿等多种活动。在这些系列坡会群活动中,有的显现出普遍意义上的形式,有的则除了普遍意义之外还有自己坡会独到的活动内容。    
     如"忍整英"坡会的"万民伞"很特别,举行入场仪式时由寨佬鸣锣开道(意为驱散鬼邪),随后是一名身强力壮的男青年撑"万民伞"领路(万民伞用铁丝、竹子扎成框架,用五色绸布缝制,共分三层),另一寨佬撑一把用自家织成的白手巾扎好的油纸伞跟后(苗语叫"务呆",意为保佑本寨民众平安的"寨神公"、"寨神婆")。然后各寨队伍进场绕三圈,放铁炮、鸟枪、燃鞭炮,便开始坡会活动。    
     安陲乌勇"芒蒿"坡会的"芒蒿"活动独具特色。"芒蒿"是苗语音的汉译,"芒"指面具,"蒿"泛指神灵。芒蒿活动除了表现驱邪祈福的一般意义外,还具有生殖崇拜的意义。扮演芒蒿者一般选择年轻力壮的男青年,带上面具,身披芒藤,有公母之分:公的用金猫蔸(一种植物的根部)做生殖器,安放在下身处(母的则没有),母的背着一小孩(小孩用芒草或禾草扎成)。公芒蒿走到姑娘的楼下赖手(苗族民间习俗,青年男女相遇,希望与对方的手相触,以示爱慕),如姑娘不予理睬,甚至关门,他就用手执金猫蔸滑动;在路上遇到姑娘赖手,如姑娘不给,甚至跑开,他就追赶,抓住后,抱住姑娘,做性交动作。如此具有原始状态的芒蒿活动,说明这里的坡会保留着繁衍后代、传播性教育的传统文化观念与功能。正如《中国年节文化》所叙:"性的要求是人类的本能,也是人类繁衍生产的必要手段。为使人类社群性行为的规范化,人类文化进行了各种调适与控制。导源于性选择活动的节日就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杆洞乡"百鸟衣"坡会也因其鲜明的"百鸟衣"的独特内容,吸引了贵州等地的芦笙队和群众参加。最多达65堂芦笙,数万人前来赶坡。其他如古龙坡会的斗马、"忍更哟"坡会的舞精灵、"平卯"坡会的唱多耶等因保留了自己浓郁的特色而备受欢迎。    
     坡会活动还显现出明显的层次性。芦笙柱旁,芦笙震天,踩堂欢舞,热闹非凡,这是青年男女展示风采的舞台;田垌里,河滩上,斗马斗牛激烈,紧张刺激,那是男人们的竞技场;林荫下,老人们三五成群,或吹苗笛,或唱山歌,或谈天叙旧。孩子们则穿梭在坡会的各个角落,尽情领略坡会的无穷魅力。不断丰富的活动内容满足了不同层次人群的需要,成为全体人们共同享受欢乐的盛大节日。    
     白天各项活动结束后,远道而来的客人们纷纷被坡会当地的村民邀请到各家做客过夜,主家热情款待。夜幕降临,晚上的活动内容也多姿多彩。寨中的戏台上,精彩的文艺演出让寨里寨外的人们大饱眼福。山坡上,青年男女相邀结伴,对唱情歌。寨里姑娘家的火塘边,坐满了外村前来"坐妹"的后生。主家打起油茶,盛情接待。青年们悄悄地唱起情歌,夜深时,其他的人便自动离去,留下那位被姑娘看中的后生继续与姑娘唱歌谈情。第二天,客人离去。而在坡会中结下情谊的村寨,互相邀请,请对方全村寨的人选择合适的时机前来串寨交流。 

    特征/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文化空间。它给当地群众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聚会活动的场所,它更让山民们在互相赶坡中实现展现才华、谈情说爱、交友叙旧、传递信息、交流技术、交易商贸等不同的愿望,它展现的是这个地区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特征、风俗习惯、民族信仰和审美情趣,它凝聚了民族的共同情感,增强了民族文化认同感、凝聚力和向心力,显现出非常鲜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特征。 

    融水苗族的坡会具有自己的显著特征:    
      1、序列的连续性如果仅仅是一个单一的坡会,可以说各地在当下都有存在。融水坡会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它形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坡会链,正是这样一个链条,可以显示出当地苗族地区传统的厚重、民风的淳朴,有着较强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比较团结一致,增强了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感;正是这样一种连续性,给当地的青年男女创造了更多自由交往的机会,在"赶"坡会范围的扩大过程中,也使得青年男女们自由交往的"面"得到扩展,正如我们在调查中所接触到的各个层次、各个年龄段的成年人所说,他们中相当多的人的初恋都是由坡会始,并走向婚姻的殿堂的。如此,既使得大家对坡会有文化的认同,更对坡会具有向往和期盼。    
      2、仪式的完整性国家大事,在祀与戎。民间之大事也会通过民间礼俗显现出来,融水坡会民间礼俗的具体体现就在于其祭祀与多神崇拜的观念。由于是将春天祈福性质放在首位的坡会,因此,仪式是必不可少的,每一处坡会在其开始之前,均要举行一个完整仪式,以示对各路神灵的敬重。  

    3、内涵的丰富性坡会承载着当地苗族最为深厚的民族文化,是当地苗族文化最为集中地显现,因而显示出极大的丰富性。在坡会上,既有祭祀天地神灵、祖先崇拜之礼,又有禳灾祈福之俗;既有男女言情之欢,又有老者叙旧之谊,甚至可以说,坡会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苗族的"情人节";由于大家都对这个节日有着心态不同的企盼,都会把自己最为美好的一面展示给世人,节日的民族盛装自然是不可或阕的;孩童们也从节日气氛的熏陶中朦胧地感受着民族文化的滋养。游戏、竞技的内容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各个坡会都有这里所特有的斗马,这是年轻人最为喜欢的。至于生产、生活物资、科技信息的交流也都是坡会的重要内容,因此说,坡会的内涵是极为丰富的。    
      4、文化生态空间的原生性坡会是经过千百年的文化积淀,其所具有的民间信仰、春祈秋报的完整仪式观念,以及芦笙堂、坐妹、斗马等等,均反映出当地乡民文化生态空间的原生性。虽然曾存在多种历史因素困扰,但是,自20世纪80年代初期恢复之后,基本上还是原生态的情形,其坡会的仪式以及其中的多种传统文化形式都没有太大的改变。只要这里的生产、生活方式不会有跃迁式的改变,只要这种以村寨为单位的族源、血缘、亲缘、地缘关系不会产生大的改变,相信在文化认同、在没有过多行政干预的前提下,苗族坡会文化生态空间的原生样式也会得以延续。    
      5、多民族团结融合性的显现在融水,苗族是主要的民族,占全部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九,此外,还有壮、侗、瑶、仫佬、汉族等民族与苗族同胞在一起和睦相处。每到坡会之时,在这一区域之内的各族群众都来赶坡会,他们齐聚在一起,交友作乐、叙旧言欢,我们可以在坡会看到不同民族的芦笙队竞相比试,在坡会的不同角落听到苗歌、侗歌、瑶歌、壮歌……坡会已经成为多民族团结的平台。 

    起源/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融水苗族有个风俗:正月初一不吹芦笙不出门,初二可吹芦笙不可出村,而从初三到农历十七则是集体活动娱乐的时间,其间,各村寨的男女老少举家出动,四处赶坡。到了农历十八,则进入了生产阶段,各村寨的芦笙便封存起来直到秋收完毕。这种风俗使得融水苗族坡会大都集中在正月初三到十七这段时间,其间接连不断的坡会形成一条完整的坡会链,当地人根据坡会举办的日期排序命名,从"三坡"到"十七坡",这就是后来学者发现的融水苗族独特的坡会群形成的基础。

    渊源/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是由若干个坡会组成链条而成。据初步考证,当下所存在的这些坡会的历史都在100-300年之间。    
     香粉乡古龙坡会历史渊源:据《苗族芦笙》(吴承德、贾晔主编,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出版)记述:清咸丰晚年(1863年),香粉地区龙拱大坡一带爆发了一场融水苗、瑶、壮族人民联合反清的武装抗暴斗争,事后当地群众将三百多名战死者尸骨集中埋葬在大坡村边坡坪上,设"无祀坛",立"无祀碑"(刻字)。1864年,当地团总(官名)覃丙周定每年正月初四、十五、八月十五为纪念日,各村寨、各民族都集中大坡纪念这次斗争中牺牲的英烈,并交流生产经验、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友谊和团结。这样,大坡坡会就形成了。以后,由于大坡场地太小,交通不便,1882年,团总韦阑亭(壮族、古龙村人)应大家要求,另选各村寨的中心地点古龙坡立坡,坡期定为每年正月初五、十六和八月十六,与大坡相隔一天。后来古龙坡会逐渐取代了大坡坡会。    
      据此推定,古龙坡会距今已有一百四十多年历史。    
     红水乡良双"整依直"坡会历史渊源:据良双村洞寨苗族老人贾玉宝(81岁)、杨克金(63岁)、韦加兄(75岁)、韦康王(78岁)口述和红水良双"整依直序"碑文整理:清康熙三十五年(1695年),桂黔两地边境的苗族同胞居住分散,寨与寨之间相距较远,沟通不便,时常受到外族侵扰。当时良双洞寨杨姓族长杨勇为谋求苗族团结抵御外来侵扰,步行到远离大苗山几百公里的宜山(今宜州市)背来一块奇石,竖立在洞寨龙潭草坪边。接着他用竹子制作了一把只有三根管的芦笙(苗语叫"聚旅"),这把三管芦笙在桂黔苗族地区产生了广泛影响。1697年杨勇又把三管芦笙改进成六管芦笙,同年,他向桂黔两地边境的苗族寨佬发出"标尖"(一种木刻标志),通知各寨派出代表前来良双学习吹芦笙。大家围着奇石吹奏芦笙、跳芦笙舞,在奇石前立誓言:以芦笙作娱乐,推动民族和睦相处,团结一心,抵御外来侵扰。以后,每年正月初十良双各村寨芦笙队由寨佬牵头,围着杨勇竖立的奇石绕三圈,吹三曲。"整依直"坡会就由此形成,并逐步壮大,沿袭至今。据此推断,红水良双"整依直"坡会已经有300多年历史了。    
     杆洞乡"百鸟衣"坡会历史渊源:在普查中,我们在杆洞乡杆洞村农民罗荣光家里看到了一件保存完好的祖传"百鸟衣"(女装),据其介绍,是他们的祖上于清乾隆年间所制并代代相传下来的。据此推断,杆洞乡"百鸟衣"坡会有近300年历史了。    
     大年乡"忍整英"坡会历史渊源:据大年乡大年村中寨屯78岁的老芦笙手石歅镛老人口述,清朝乾隆年间,大年一带的苗族由贵州迁来,约乾隆末年就有坡会了,至今有200多年了。    
     安陲乡乌勇"芒蒿"坡会历史渊源:据安陲乡乌勇屯82岁曾经跳过"芒蒿"的董任祥等老人口述:远古时期,元宝山一带人烟稀少,村民所种庄稼常被野兽糟蹋,受外来盗贼掠抢。为震慑盗贼、野兽,驱邪赶魔,有人提出:"把神人芒蒿请来,才能扶正祛邪。"得到众人附和,于是就组织人涂黑脸,披芒藤、稻草,装扮成芒蒿,有盗贼来时从山上呼叫而下,对方以为是神从天降,慌忙逃窜。当时芒蒿只身披芒藤或稻草,没戴面具。约300年前,本村老人马老二提出,要做个眼睛给芒蒿戴,它才看得见路,这样,就用"都金汤"(苗语,一种树名)雕刻成面具,用棕树皮做胡须给芒蒿带上。苗民民间普遍把"芒蒿"视为惩恶扬善的象征,他们认为,芒蒿拍摸小孩,就能快长快大;拍摸姑娘,就会越来越漂亮;拍摸老人,可以长寿;拍打小偷小摸者,则表示警告。由此可见,乌勇"芒蒿"坡会也有相当长的历史了。    
     其他坡会的历史,根据相关口述资料,一般都在100至300年之间,由此我们判定,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实际形成与存在的历史,也在百年以上。 

    红水良双"整依直"坡会坡主传承谱系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红水良双"整依直"坡会形成于1687年,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由红水良双村洞寨苗族杨氏家族主持:    
      第一代:杨勇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二代:杨雍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三代:杨老嘎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四代:杨老卡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五代:杨老挪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六代:杨老波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七代:杨老生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八代:杨老中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九代:杨老弓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十代:杨老兴 男、苗族(生卒不祥)    
      第十一代:杨老翁男、苗族(1901年--1985年)    
      第十二代:杨克金男、苗族、生于1942年,现年63岁    
      第十三代:杨梦中男、苗族、生于1964年、现年41岁    
      香粉古龙坡会坡主传承谱系    
     香粉古龙坡会(前身为大坡坡会)形成于1864年,至今已有140多年历史,传承谱系如下:    

    第一代:大坡坡会创始人覃丙周,男、苗族,团总,生卒不祥    
     第二代:古龙坡会创始人韦阑亭,男、壮族,团总,(1872--1947)    
     第三代:韦静兰,壮族,生卒不祥第四代:韦荣裕,壮族,现年52岁,香粉中学老师,为韦阑亭之玄孙,现为古龙坡会理事会会长。    
          
     杆洞乡杆洞屯罗氏百鸟衣制作传承谱系吹、赛芦笙是苗族坡会主要活动,芦笙服--百鸟衣的制作也代代相传。据杆洞乡杆洞屯罗氏家族百鸟衣第七代传人罗荣光介绍,他家现收藏有一件清乾隆年间制作的百鸟衣(女装),距今已近300年。罗氏家族百鸟衣制作传承谱系如下:    
     第一代:罗选达(太太太太祖)、男、苗族(1645-1725)    
     第二代:罗海生(太太太祖)、男、苗族(1675-1750)    
     第三代:罗享山(太太祖)、男、苗族(1703-1775)    
     第四代:罗玉山(太祖)、男、苗族(1840-1913)    
     第五代:罗老保(祖公)、男、苗族(1868-1938)    
      第六代    
      罗老两(祖父)、男、苗族(1901-1978)    
      吴妹品(祖母)、女、苗族(1903-1958)    
     第七代:罗荣光(父亲)、男、苗族、生于1945年,现年60岁    
     第八代:罗凤莲(女儿),女、苗族、生于1967年,现年38岁    
      安陲乡乌吉村乌勇屯芒蒿面具制作传承谱系    
     芒蒿是苗族坡会一项重要活动,安陲乡乌吉村乌勇屯苗族马姓氏族制作芒蒿面具传承谱系如下:    
      第一代:马老良农民、男、苗族(1772-1893)    
      第二代;马老高农民、男、苗族(1802-1875)    
      第三代:马老送农民、男、苗族(1831-1896)    
      第四代:马老响农民、男、苗族(1858-1929)    
      第五代:马老二农民、男、苗族(1883-1953)    
      第六代:马老岩农民、男、苗族、生于1911年,现年94岁    
      第七代:马权辉农民、男、苗族、生于1937年,现年68岁    
      第八代:马文忠农民、男、苗族、生于1969年,现年36岁    
     

    安陲乡乌吉村乌勇屯芦笙头传承谱系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每个苗寨都有芦笙队,每个芦笙队都有一、二个芦笙头。芦笙头既是芦笙队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又是吹奏芦笙的好手。芦笙头选必须身体健康、能吹会唱、交际广泛、关心集体、作风正派的人担任。安陲乡乌吉村乌勇屯芦笙头传承谱系如下:    
      第一代:马老胜农民、男、苗族(1880-1950、再往上不祥)    
      第二代:韦大金农民、男、苗族(1900-1965)    
      第三代:兰老滩农民、男、苗族(1915-1983)    
      第四代:韦仕里农民、男、苗族、生于1948年,现年57岁    
      第五代:杨品辉农民、男、苗族、生于1948年,现年57岁    
      第六代:兰文辉农民、男、苗族、生于1950年,现年55岁    
      第七代:董政勤农民、男、苗族、生于1973年,现年32岁    
      

    安陲乡乌吉村芦笙制作传承谱系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梁炳光,男,苗族,初中文化,乌吉村岩扳屯人,1941年4月24日生,现年64岁,香粉、安陲一带著名芦笙师傅。据他自己说,10岁时,他突然萌发自己制作芦笙的念头。于是根据其父梁万利、其哥梁玉光(其父、兄都不会制作芦笙)从贵州一个苗语叫"古热乌央"的地方带回来调式和调种(一调一管,共有十二支,俗称芦笙种),12岁时开始自学,自制出第一把芦笙,后来越做越精,参加比赛频频得奖,渐渐成为大家公认、远近闻名的芦笙制作名师。    
     现在,梁炳光的儿子梁瑞疆(1980年出生)也随其父学习制作芦笙。 芦笙柱:举办坡会时,身着盛装的苗家男女老少云集在芦笙坪上,环绕着坪中央的一根高柱翩翩起舞。这根柱子就叫芦笙柱,苗语叫"栋嘎",它是苗族吉祥的象征。芦笙柱用杉木制作,高10--20米,底部直径为30公分,尾径为16-20公分,其造型根据民间传说,顶部雕刻苗族人民喜爱的鸟兽,离顶部2米许,装一对木制水牛角,下半部是一对横杆,柱身色彩斑斓,绘龙画凤。制作芦笙柱要请手艺最好的木匠,由寨佬监制。若干年还要更换新的芦笙柱。竖立芦笙柱时要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    
     芦笙:吹芦笙是坡会最主要的活动,芦笙是苗家最喜爱的民族民间乐器之一。芦笙又叫芦管,由六根芦笙竹管组成,每根竹管开一个眼孔,竹管头的发音处安上铜片作簧,能吹612356六个音。六根竹管中,两根母音管成一组,其余四根子音管成一组(母音为主,子音为配音)。关于芦笙得制作,苗族民间有这么一首民歌:"芦笙哪里来?戈桑(师傅)最聪明,要杉木做托,砍竹子做筒(管),头次安的木簧片,吹不出声来,二次安的木簧片,声音不好听。戈桑最聪明,下到融州来,买得一块铜,请来老银匠,请来小银匠,小的拉风箱,老的忙打锤,打成黄铜片,剪成黄铜簧,六根竹管开六眼,六根竹管安六片,铜簧安里面,六箍扎中间,六管朝上,空筒来套。……六根竹管,说得成话,六个洞眼,唱得成歌。可惜还单调,还是不好听。地下得戈桑,心灵手又巧,来到瀑布下,听见瀑声响,瀑声响沉沉,仿照瀑布声,做成大母芦,做成大芒筒,白天响去三十里,晚上应去四十村。芦笙做成了,后生多欢喜。"    
     苗族芦笙的制作,有其特定的过程。首先要全村老少讨论制作芦笙的方案,然后才派人去砍竹子。用来制作芦笙的竹子苗语叫"刀铁",它首尾均匀,表皮坚硬光滑,内心小,不易生虫,多长在人烟稀少的边远林区。全村凑足盘缠,选好日子,派几个英俊的后生出发砍竹子。竹子砍回来后,就派专人带上红包,糯米饭、酸鸭等礼物,谓之"又弱芒坳",去请最好的芦笙师傅。若师傅收下,则告诉来程;若借故推辞,就只好另找他人。师傅制作期间,全寨视为贵宾款待。全部芦笙制成后,全村举行庆祝活动,老少集中到芦笙坪上尽情吹奏,还要集资宰猪杀羊,摆宴庆祝。师傅坐在上席,由头人陪同。芦笙制作结束后,男女青年吹起芦笙,挑上礼物成群结队把师傅送出村子。若师傅家近,人们便一路送回家中。若路途遥远,一般只送到半途。    
     芦笙共分十二种音本(各种调的主音叫音本),每种音本做出芦笙音调的高低不同,每堂(队)芦笙只能用一种音本。一般爱用七和七母八仔、八母九仔、九等几种音本。其中以七和九两种音本音调最高,音量最大。    
     经过代代相传和长期实践与不断改造,苗族人民创造了丰富的芦笙曲目,不但有独奏曲、合奏曲,还有舞曲、招亲曲、打同年曲、比赛曲等等。    
     百鸟衣:又称芦笙服,是参与坡会活动的芦笙队员必备的节日盛装。制作百鸟衣需要四种材料:土布、土珍珠、五彩丝线、五彩羽毛。土布是苗族妇女自己纺织出来的,土珍珠是用乌柏树的柏果制成;五彩丝线是买来的;五彩羽毛取自山上的野鸟。百鸟衣的制作很讲究,工艺十分精巧,要经过染布捶布、裁缝、绣花镶花边、镶挂羽绒四道工序。其中绣花镶花边工作量最大,特别需要耐心细致。首先一针一线地在布条、布片上绣出最美的花、草、虫、鱼之类的图案,然后按比例将这些绣有图案的布条、布片缝镶在衣服上。女装还要把十二条约五公分宽、四十的长的绣花布缝吊在百褶裙上。而镶挂羽绒则是取百鸟之羽绒,分别扎成一小束,串上薏米壳,镶挂在衣服上。百鸟衣分男、女装,男装上衣、背心、腰带、头巾和绑腿;女装包括上衣、背心、腰带、百褶裙、鞋套。    
     芒蒿面具:制作芒蒿面具,选用一种苗语叫"都金汤"的树木精心刻制,一般宽约20公分,长约30公分,以扮演者脸型进行适当调整。用棕树皮做胡须饰于面具上。原来用锅灰涂抹成各种形态,后用油漆描画,以白色勾画眼眶、绿色涂抹鼻子、红色涂画嘴巴等。面具以夸张手法表现各路鬼神,神态生动,喜怒哀乐兼备。

    主要活动/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文化形态体现在歌、舞、乐当中。

    方圆数十里的男女青年穿着节日的盛装,吹着芦笙,齐聚古龙坡,坡上人山人海、披红挂绿,除了烧香鸣炮,还举行舞龙、耍狮、芦笙踩堂、斗马、斗鸟、赛马等文体活动。其中的斗马以激烈搏斗、惊险刺激吸引着大批观众,数十匹雄马依次争雄,最后夺冠者的主人,不仅获得一定的奖励,还是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坡会也是访亲探友的节日,而对年轻的恋人们来说,则多了一个互诉衷情的机会。

    坡会上青年男女三五成群,互唱苗歌,抒发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纯真爱情的追求;坡会上的踩堂舞是苗族舞蹈的典型代表,几十名青年妇女身着盛装,围圈而舞,气氛欢快,场面热烈;芦笙作为苗家最喜欢的民族民间乐器,每个坡会必有芦笙,芦笙曲有迎宾曲、送客曲、借路曲、欢庆曲等,多种多样,声音嘹亮,震地动天。

    融水苗族坡会均由当地村寨德高望重之人士来出面组织,当地乡民也往往将坡会视为本民族的文化象征而捐款捐物,踊跃参加,这体现了融水苗族坡会的自发性。另外,坡会所具有的民间信仰、春祈秋报的仪式观念以及芦笙堂、坐妹、斗马等内容均反映了当地乡民文化生态的原生性,所以苗族坡会尽管在"文革"时期曾经有过一段停滞期,但后来很快又恢复了。

    意义/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苗族系列坡会群作为一个独特的节日,给当地群众带来的不仅仅是一个聚会活动的契机,更让山民们在互相赶坡中实现展现才华、谈情说爱、交友叙旧、传递信息、交流技术、交易商贸等不同的愿望,展现出这个地区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的生产生活特征、风俗习惯、民族审美情趣,它凝聚了民族的共同情感,显现出非常鲜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价值。 作为苗族文化最为集中展现的空间,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能培养苗族人民对民族文化的认同感、凝聚力和向心力,同时,坡会也吸引了当地各民族的群众的广泛参与,促进了多民族间的融合与团结。另外,坡会作为苗族文化的展示平台,它使每个参与者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接受民族文化的熏陶,使民族文化得以传承和传播,所以,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有着极高的文化价值。 然而,由于现代化的影响,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加之农村受城市化建设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苗族系列坡会群出现了濒危的状况。

     

    面临问题/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虽然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至今保留着其民族文化的传统,然而我们也看到,这里的系列坡会群也存在着不少忧患,出现了濒危的状况。融水苗族的系列坡会群,经历了中国大陆相当一段时间的文化变迁与冲突,特别是经受了"文革"的洗礼得以恢复,就当下的情况来看,似乎进入了其发展的新阶段,但是,我们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坡会文化明显存在着忧患与危机。    
    (一)现代文化的剧烈冲击    
     随着经济发展,封闭地区与外界接触日益频繁,特别是现代文化的渗透,使原本凝固的生活秩序发生巨大变化。同时,因为经济落后导致的自卑心理和崇外思想以及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促使人们特别是青年人对本土文化意识的淡漠,致使民族传统文化在竞争中丧失大量原有的受众群。其次,当苗乡的青年男女们在外出打工的浪潮中走出深山,也会越来越多地感受和接受山外的文化,当他们脱离这片土地时间较长的时候,没有了文化空间的熏染,对传统文化会渐渐淡化,从而导致传统文化价值观的失落。    
    (二)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    
     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意味着文化传统的改变,而正是以上所说诸种情况的改变,则意味着文化空间产生变异。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带动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逐步向城市化趋近,其原有的生产、生活习俗也在悄然蜕变,原本落后的生产方式已被先进的生产方式取代,原本的民族语言被普通话所代替,原本的民族服饰已经汉化,原本的民族建筑变成了钢精水泥房,原来许多民族传统文化活动已经很难引起年轻人的兴趣。他们更乐于接受的是流行歌曲、影视作品等现代文化。多元化的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削弱了群体意识,增强了个体意识。原来那种集体性参与的民族传统文化活动的生命力正在逐步减少甚至消亡。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融水苗族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不断增加,而有时间或者愿意去学习吹芦笙、跳踩堂的年轻人相应减少。一些传统的芦笙曲目和芦笙舞蹈也随着老一辈人的逝去而失传。    
    (三)对利用传统文化开发旅游的认识误区    
     在当下社会经济大潮的冲击下,如何处理好区域发展与传统文化保护的关系也是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在经济利益的推动下,许多基层政府部门都看到了民间文化对当地经济的发展所蕴涵的巨大潜力,特别是民族地区,总是想以旅游来拉动地方经济的发展,然而,有时不顾民族文化、民俗文化所特有的内涵与规律,粗暴地动用行政手段加以干涉,从而使得一些既有的形式改变了原来的模样。正是基于以上原因,我们郑重地将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的苗族系列坡会群作为整体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 项目的申报。

    保护内容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一)人才保护与培养:    
     根据调查情况,坡会的一些传统项目面临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危机。如传统踩堂曲很多年轻人已不会吹了,现在只有60-70岁的老人会吹。因此,保护和培养人才刻不容缓。    
      人才保护:    
     建立人才档案,争取财政拨款和社会捐助,设立人才保护基金,通过评选十佳民间艺人,对60岁以上有影响、有贡献的民间艺人授予荣誉称号并给予适当奖励与补贴。    
      人才培养:    
     开展“乡土文化进校园”活动,向青少年灌输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知识和保护意识。    
      编制有关教材,编入当地中小学课本。    
     在中小学举办巡回讲座、知识竞赛等活动,宣传坡会文化。    
      举办各类培训班,重点培养坡会各种项目的年轻骨干。    
     成立各类协会组织,加强坡会群人才建设。鼓励老艺人带徒弟,传承坡会各类传统艺术、技艺。    
      (二)研究:    
      (1)召开融水苗族芦笙研讨会    
      (2)召开融水苗族“芒蒿”研讨会    
      (3)召开融水系列坡会群研讨会    
     (4)出版《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丛书》、制作《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DVD》    
      (三)设施建设:    
     (1)建立桂中融水苗族生态博物馆(已列入自治区“十一·.五规划”1+10项目),设立坡会文化展示中心    
     (2)引进商家资金建立融水苗族历史文化博物馆(广西正佳贸易有限公司计划投入1700万元)  (3)对各个坡会场地进行规划保护    
      (4)建立“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    

    保护计划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2006年保护措施:

    1、融水苗族芦笙研讨会。

    2、开展“乡土文化进校园”活动。

    3、开展资源普查(至2008年)。

    4、成立柳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心。

    预期目标:

    1、邀请全国有关地区苗族芦笙方面的专家学者对融水苗族芦笙进行研讨,整理出融水苗族芦笙的特点与风格。

    2、向青少年灌输民族民间传统文化知识和保护意识。3、全面掌握、了解坡会群情况。    
      2007年保护措施:融水苗族“芒蒿”研讨会。预期目标:组织本市及周边地区人员对"芒蒿"深入调研,形成理论文章。    
      2008年保护措施: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研讨会。出版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丛书、制作介绍坡会群DVD,加大宣传力度。预期目标:邀请全国及本地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坡会骨干对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历史渊源、理论及继承、保护措施、开发利用等作系统的研讨、交流。加大宣传力度。    
      2009年保护措施: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档案资料数字化,建立融水苗族历史博物馆设立坡会文化展示中心。预期目标:将有关资料建立档案,进行计算机数字化管理。    
      2010年保护措施:建立桂中融水苗族自治县苗族生态博物馆。预期目标:设立展示平台,加强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宣传、推介,促进旅游发展。    

    保障措施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1、开展“十佳民族民间艺人”评选活动;    
      2、编制有关坡会文化教材,编入当地课本;    
      3、在中小学举办巡回讲座、知识竞赛等活动,宣传坡会文化;    
      4、举办各类培训班,培养年轻骨干;    
      5、成立各类协会组织,巩固坡会文化队伍。     
     

    已采取的保护措施   /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1、20世纪80年代起,融水当地专家学者就对融水苗族民族民间传统文化做了大量的收集整理工作,出版了《苗族芦笙》(吴承德、贾晔主编,广西民族出版社1992年6月出版)、《苗族风情》(贾星文、陆征、黄佳运、贾贵真主编广西民族出版社1992年12月出版)、《南方山居少数民族》(吴承德、贾晔主编、广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出版)、《苗族古理古规-依直》(张声震主编,广西民族出版社1994年12月出版)等一批著作。    
      2、1985年3月邀请全国各地的苗族文化专家学者在融水召开了苗族学术研讨会。会期7天,来自全国各地的129位苗族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    
      3、1986年,在融水县四家班子领导的关心支持下,成立了融水县芦笙协会、县直机关芦笙队。到目前为止,县芦笙协会已换届三次。    
      4、1996年3月,香粉乡党委、政府研究决定,批准成立了古龙坡会理事会,由古龙坡会创始人韦阑亭后裔韦荣裕担任会长。下设环境保护组、斗马组、斗鸟组、山歌组、芦笙踩堂组、集资组、安全保卫组等。理事会成立后,即向当地政府部门办理了《古龙坡会集体土地使用证》,明确规定古龙坡会土地属民族民间传统集会和娱乐场地,任何人不得私自侵占使用。为了便于群众赶坡,理事会带领群众修建了一条通往坡会的村级公路,竖立了韦阑亭纪念碑。    
      5、2002年召开了全县芦笙座谈会。    
      6、2004年3月,柳州市文化局成立了柳州民族文化项目库领导小组,制定了柳州市民族文化项目库组织实施方案,组织专门人员开展全市(含辖县)民族民间传统文化资源调研、普查工作。  

    7、红水乡良双村于2005年2月成立了“良双村苗族传统文化理事会”。组织协调各屯定期举办“整依直”坡会和其他民族节会活动。于2005年7月在坡址三隆重地新竖起六根具有苗族传统文化特征的芦笙柱(表示又有六个村屯参加坡会),并重新刻碑一块,记录了“整依直坡会”的历史。 8、2005年柳州市文化局多次邀请有关专家深入民族地区考察、指导,对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通过到部分坡会实地考察、召开各种座谈会、采访当地老专家、老艺人、知情者等掌握了第一手资料,经过充分论证,初步确定将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作为国家级项目进行申报。    
      9、2005年5月18日,柳州市在融水县召开了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申报工作会议,融水县委常委、宣传部廖学富部长、政府肖素清副县长出席会议,表示动员全县人民积极参加,举全县之力完成申报工作。    
      10、2005年6月24日,柳州市政府召开了由市政府副秘书长黄淑萍主持,市发改委、财政局、文化局领导参加的申报工作专题会议,落实申报项目、经费等问题。    
      11、融水县于2005年召开了融水苗族芦笙研讨会,现已着手编写一本内容广泛、系统、详细的《融水苗族芦笙》书籍,经费已由县民族局专项经费解决。

    融水苗族坡会的传承及保护/苗族系列坡会群 编辑


     

     以广西柳州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为例,在概述坡会群的发展沿革、保护与开发现状及存在的问题的基础上,提出了对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开发式保护策略。希望通过具体的分析研究,使苗族系列坡会群得到更好的保护与发展,进而为当前少数民族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开发提供若干经验借鉴。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概念“坡会”是融水境内以苗族为主的各民族集体聚会娱乐的民间传统节日。是融水人民悼念先烈,禳灾祈福,鼓舞斗志,庆贺丰收,交流感情,交换生产生活资料,愉悦身心的盛大节日。是指在每年春季的农历正月初三至十七这段时间内,融水县各乡镇村屯的坡会自然呈现出来的每天一个坡会,时间排列成序,连续不断,从而形成一个系列化的独特的文化空间。这里位于广西北部,与云贵高原相连;历史上乃百越之地,自秦代开始设县,至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是全国三大苗族聚居区之一,也是广西唯一的苗族自治县。坡会是融水境内以苗族为主的各族人民悼念先烈、禳灾祈福、鼓舞斗志、交流感情、集体聚会娱乐的盛大民间传统节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6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1-31 22: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