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英帕尔战役

    英帕尔战役(Battle of Imphal,日军代号:ウ号作戦,1944年3—7月),是太平洋战争期间日军于1944年3~7月在印度英帕尔地区对英印军进行的进攻战役。1944年3月8日,日本缅甸方面军发动英帕尔战役(“乌”号作战)。日军企图夺取盟军反攻基地英帕尔,威胁盟军重要补给基地迪马布尔,并切断中印公路,改善其在缅甸的防御态势。参战日军为第15军(司令为牟田口廉也中将,辖第15、第31、第33师团,共8.5万人),由第5飞行师团提供支援。盟军参战部队主力为英军第14集团军(司令为W.J.斯利姆中将)的第4、第33军,并有中国军队协同作战。3月8日,南路日军第33师团主力率先发起进攻,渡过钦敦江后经迪登、栋赞迂回英帕尔。3月15日,日军主力第15、第31师强渡钦敦江投入进攻。经过数月惨烈的战斗,日军的进攻遭到惨败,7月10日日军大本营下令停止英帕尔战役。此役,日军伤亡6.5万人,英印军伤亡1.6万人。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名称: 英帕尔战役 地点: 英帕尔
    时间: 1944年3月至7月 结果: 日军战败
    交战各方: 日本 第15军(牟田口廉也 英国 第14集团军(蒙巴顿 各方兵力: 盟军150000人 日、印军 92000人
    伤亡情况: 英、印军 4万人伤亡 日军 6.5万 人伤亡 主要指挥官: 牟田口廉也蒙巴顿

    目录

    战役背景/英帕尔战役 编辑

    英帕尔战役 英帕尔战役

    1943年库尔斯克与瓜岛战役结束后,轴心国丧失了战场主动权,为了扭转不利局面,德国要求日军在印度发动场攻势,打乱盟军部署,获得重新扭转战局机会。也为分散南方美军的进攻,日军大本营于1944年1月7日以“大陆指第1776号”的指令,下达了代号为“乌”号的英帕尔作战计划。日军担任进攻任务的是缅甸方面军第15军,由素有“小东条”之称的牟田口廉也中将指挥,辖有第15、第31和第33师团。英军驻守英帕尔和科希马等地区的是斯利姆将军指挥的第14集团军,下辖第4、第15和第33军。

    英帕尔是印度东部与缅甸交界地区的一座边境城市,位于吉大港(今属孟加拉)通

    往印度东部阿萨姆邦的交通干线上。该城周围是曼尼普尔山脉,近郊是长40英里,宽20英里的英帕尔平原。 自英军兵败缅甸撤退至此后,英国人就把英帕尔建成了一个巨大的军事和后勤补给基地。平原上遍布着军营、医院、军械库、弹药库和军需库。

    参战日军为第15集团军(司令为牟田口廉也中将,辖第15、第31、第33师团,共8.5万人),由第5飞行师提供支援。盟军参战部队主力为英军第14集团军(司令为威廉·斯利姆中将)的第 4、第33军,并有中国军队协同作战。

    战役过程/英帕尔战役 编辑

    英印军队在英帕尔重创日军 英印军队在英帕尔重创日军

    1944年3月8日,牟田口廉也率领第15军的3个师团共约10万人的兵力,赶着作为肉食给养品的大批活牛、活羊渡过了印缅边界地区的钦敦江,拉开了英帕尔会战的序幕。牟田口廉也站在钦敦江畔,口出狂言,宣称:“陆军现已达到天下无敌的地步,太阳旗将宣告我们在印度肯定胜利的日子为期不远了。”英东南亚盟军总司令蒙巴顿勋爵得知日军渡过钦敦江的消息后,迅即亲临英军第14集团军司令部。在听取了集团军司令斯利姆的军情汇报后,蒙巴顿决定:把钦敦江以西沿边境进行防御的部队,撤至英帕尔附近高地上来组织防御,使日军的进攻部队远离自己的后方基地,日本军不仅要被迫背靠宽阔的钦敦江作战,而且还得完全依赖很不安全的丛林运输线。此外,盟军的空中优势不仅会保证可能遭到包围的一些英军部队的补给供应,而且还能轰炸日军的地面运输队,阻止其获得补给品。又由于雨季即将使一些干涸的河床变成汹涌的急流,日军必须在雨季到来之前迅速取得胜利,否则就不得不面临一场灾难。 日军第15军全部渡过钦敦江后,随即兵分三路,以第33师团和第15师团主攻英帕尔,而第31师团负责正面突击。日军初期的进展比较顺利,3月28日,第33师团打到了距英帕尔西南约20公里的比辛布尔地区,封锁住了英帕尔的南部通道。与此同时,第15师团攻占了英帕尔至科希马之间的密宣,封锁住了英帕尔的北部通道。向科希马进攻的的31师团也打到了科希马的外围。

    面对日军的两个师团已对英帕尔形成南北合围之势,驻守英帕尔地区的只有由斯库纳斯中将指挥的英军第4军的英印军第17师和第20师两个不满员师。斯库纳斯急电集团军司令斯利姆派兵增援,而集团军下辖的第15军主力尚在300英里以外的若开地区,从地面赶到需时3个星期。蒙巴顿立即向美国人求助,请求美军帮助空运部队。美方很快同意了英方的请求,从3月下旬开始把用于喜马拉雅山“驼峰航线”的45架“达科他”式运输机借给蒙巴顿使用。美国的“达科他”确实是救命恩物,这45架运输机满载着第15军之第5英印师及全部枪炮,从若开飞往英帕尔平原,协同第4军的部队保卫英帕尔。

    日军第33师团和第15师团形成了对英帕尔的南北夹击态势后,4月上旬,牟田口廉也决定以第33师团为主攻部队,逐步从东南向英帕尔推进。为了加强该部的攻击力量,他从山本支队调来坦克和重炮联队,又从新编入第15军的第53师团调来两个步兵大队增援,并亲临第33师团指挥战斗。4月10日,日军攻占了英帕尔东南面的伯莱尔公路上的谢阿姆山口,英印军被迫退守直接俯瞰着公路干线的坦努帕尔。牟田口廉也认为胜利已经在望,又调集了一批新锐部队,企图在坦努帕尔突破防线。经过一连几昼夜的疯狂进攻,日军取得了一些进展,英印军的防线被迫向后移动。此时的牟田口廉也,确实已接近于突破对方防线。但是,他的部队经连日激战,疲惫不堪,官兵们缺乏给养,口粮从出发时的6两降到4两、3两、1.5两,甚至0.3两,战斗力大为下降。而英印军却大不一样,他们每天除了获得基本生活物资外,还能得到诸如香烟、甜酒之类的物品。

    英帕尔战役 英帕尔战役

    英军的第一次攻势实际上是在1944年5月15日开始的,第17英印师第48旅楔入了日第33师团的后方,并在“铁定—英帕尔”公路上第33号里程石处修筑起工事。敌人暴跳如雷,把一切可用的部队 包括后勤部队都一股又一股地投入了反扑。四天以后,日第15师团发动了一场疯狂进攻,但还是被击退了。随后,英印军第48旅向北推进到莫伊朗,他们经过激烈的战斗,在那儿设下了另一个立足点,威胁着日军第33师团的后路。 雨季很快就到来了,地面逐渐变成得泥泞难行。为了再尽最后一次努力,牟田口廉也决定变更主攻方向,向英帕尔以北迂回,企图从北面打入英帕尔。为此日军通过滑溜难行的丛林小道向前推进。1944年6月10日,日军第33师团和配署的第15师团一部与英印第20师在丛林里迎面相撞,随即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日军士兵在“武士道”精神的支撑下和各级军官的督促下,忍着饥饿在连绵的阴雨中拼死战斗。1944年6月22日,他们竟奇迹般地闯过了英印军的堵击,冲出了丛林,打到了英帕尔的边沿。不过,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力量发起攻击了。他们经过数月一系列苦战,打到了英帕尔英军的家门口,却发觉自己无力再迈进去,对日本人来说确实是件天大的讽刺。与英帕尔方面的战况相似,日军第31师团在科希马方向上的进攻也成了强弩之末。

    英帕尔战役 英帕尔战役

    随着雨季的到来,日军士兵有3万多人染上了疟疾、痢疾、霍乱、流感等疾病,尤其是军队 的克星——伤寒,更是蔓延猖獗。由于缺乏药品和医疗器械,只好眼巴巴地看着那些患病的士兵遭受病痛的折磨。雨季的丛林就像是一 座蒸气弥漫的绿色地狱,那些被饥饿和疾病折磨的士兵一个个瘦骨嶙峋,成千成千死去。牟田口廉也感到他应当全线撤退了。1944年6月25日,进攻科希马的日军第31师团司令官佐藤中将和那些忍饥挨饿、疾病缠身的官兵开始沿着一条山谷小路向乌克鲁尔撤退。乌克鲁尔是英军大规模强攻的焦点,因为它是日军在钦敦江和英帕尔之间的大规模山区基地,是在战斗开始以后迅速修建起来的。由科希马蜂拥而下的英军部队与从英帕尔向前突进的强大部队同时出发,并在预定时刻与其会师。1944年6月22日,两支队伍好比钢钳的两只钳牙,在109里程石处将日军钳住。被钳在钳口里的是日军第15师团

    印度国民军 印度国民军

    和在乌克鲁尔的印度国民军的一个旅,好几支日军纵队沿着各条通道,向日军的主要基地狼狈逃 窜。英军第33旅旅长刘易斯·皮尤后来回忆当时日军的狼狈情形时说:“我旅置身于那些随带着大量伤病员撤退的日军部队及其最近的目的地——乌克鲁尔之间。敌军已不存任何希望,他们得不到食物,得不到药品,什么也得不到了。他们衰弱不堪,嘴里塞满野草。” 1944年7月2日午夜,经东京大本营同意后,日本南方军司令部正式下达了停止“乌”号作战的命令。为了好听一些,该命令将这次行动冠以“退却作战”的名义。日军所谓的“退却作战”,实际上是一场真正的大溃败。当英军沿着铁定公路向钦敦江追击推进时,他们见到了战败者的全部情景:“到处是赤脚露体的尸体,士兵像骷骸一样躺在泥地上;行驶中遭到轰炸的运输车和烧毁的坦克;被精疲力竭的士兵扔得满地都是的枪支弹药和军事装备。”

    日军为了不给缅甸人留下惨败的印象,特意在江西岸短暂休整了一下。一些人看见日军昂首挺胸的模样,还以为他们打了胜仗。

    指挥官/英帕尔战役 编辑

    斯利姆

    威廉·约瑟夫·斯利姆(William Joseph Slim,1891---1970),1891年8月6日生于布里斯托尔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斯利姆决心参与军事事务,1945年6月,斯利姆升迁东南亚战区盟军地面部队(即第11集团军群)司令。1946年,斯利姆回到英国担任帝国国防学院院长。1947年,他离开军队担任英国铁路委员会副主席。1948年,斯利姆被召回服现役,出任帝国总参谋长。1953年,斯利姆被封为子爵并奉女王之命出任澳大利亚总督至1960年。1956年,斯利姆出版回忆录《转败为此》。 1970年12月14日,斯利姆在伦敦逝世。

    牟田口廉也 牟田口廉也

    牟田口廉也

    牟田口廉也(日语:牟田口 廉也 1888年10月7日-1966年8月2日),日本军官、二战时期日本陆军中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2期毕业,日本陆军大学第29期毕业。牟田口廉也曾参与过西伯利亚干涉,后任日本驻法国武官。“七七事变”时,牟田口廉也任侵华日军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第一联队联队长,军衔为大佐。7月7日当天,由于驻屯军步兵旅团旅团长河边正三少将未在北京,所以牟田口廉也成为了现场的最高指挥官,并由其下达了向中国守军开火的命令,他也就成为挑起“七七事变”冲突的罪魁。8日凌晨4时,牟田口廉也威胁中方谈判代表,要进宛平城搜查失踪士兵,被中国代表王冷斋严辞拒绝。4时23分,牟田口廉也下令在现沙岗村大枣园沙丘阵地的炮兵向宛平城开炮,牟田口廉也在卢沟桥打响了第一炮,亲手点燃了战火。为此,天皇裕仁亲授其金鹰三级勋章,晋升为少将。1941年11月6日又晋升为中将,编入南方军,参加太平洋作战。1944年3月8日,日军发动“乌号作战”,牟田口廉也率第十五军3个师团及特种团计10万余人马,在缅印地区,被中美、英印联军和中国远征军打得落花流水,损兵折将十几万。经过几个月的雨季大溃败,牟田口廉也的十五军已所剩无几。日军大本营异常恼怒,将缅甸方面军司令官和参谋长全部撤换。晚年居于东京,对自己的战争行为后悔不已,死前还写下谢罪书。日军认为他比敌军可怕,盟军因他受惠良多,日方称其为“鬼畜牟田口”。战后,牟田口廉也被美国占领当局逮捕,并因战争罪引渡至新加坡。

    英帕尔战役发起之前,牟田口的发言如下:说起大东亚战争,那是我的责任。在卢沟桥下令开第一枪的是我,因此(作为间接责任人),我必须设法尽早解决这场战争。 第15军小畑参谋长以后勤为理由,反对发动此次作战。牟田口的回答是:“没有补给,就不能打仗?那怎么能行!日本军队能够忍受任何艰难困苦。粮食可以从敌人那里夺取。”

    在进行作战计划讨论时,牟田口说道:“关于此次作战,我们已经详细地讨论过各个细节,并全部解决了。因此,成功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部下相内祯助大佐(后来成为法务部长)讽刺道:“军司令官阁下讨论的细节里,似乎没有把敌人的抵抗计算在内。”

    日本士兵装备 日本士兵装备

    在渡钦顿江之前,第31师团佐藤师团长的“饥饿训示”:“诸位,今夜我们要开始横渡钦顿江了。在此之前,我有话要对大家说明白,请好好听着!只要不发生奇迹,诸位的性命将会在即将发起的此次作战中丧失。但是,不是倒在枪弹之下,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将会饿死在阿拉干山里。请做好心理准备!” 在日军第15军司令部,牟田口每天早晨集合司令部全体官兵,宣扬他的长篇大论。说得最多的就是:“如果此次英帕尔作战不成功,无法晋升为陆军大将,我(牟田口)决不会返回日本的。”在收到前线日军部队的要求补充粮食的电报后,牟田口的回复如下:“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草食民族。你们被那么茂密的丛林包围,居然报告缺乏食物?这算怎么回事!”

    第31师团佐藤师团长放弃了从15军获得补给的希望,直接给第5飞行师团的田副师团长发了一封SOS电报:“我们没有得到一发子弹、一粒粮食的补给。只能依靠夺取敌人的弹药粮草来继续攻击。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空中补给。敌人不要说是弹药粮草了,他们的武装兵员都在我眼前降落。只能是感慨!感慨! ”

    同样地,第15师团的山内师团长也向田副师团长发送了类似的电文:“我军已无可攻击之弹,如今在暴雨和泥泞之中,饱受伤病饥饿折磨,战斗力尽失。事情走到这个地步,完全是15军和牟田口的无能所致!”

    战后,佐藤师团长在回忆英帕尔战役时,这样说道:“此次作战冠以“解放印度”这样的“大义名分”,那么如此大规模的作战至少也应当由大本营立案,在南方军的指导下,由缅甸方面军来具体实行。而仅让一个军司令官来担当如此重任,实在是……更何况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方面军也罢,南方军也罢,没有派出一名参谋前来助战,反倒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躲得远远的……结果,那些傻瓜招惹来的责任,反倒让我们三个师团长来承担……”

    从前线返回的佐藤师团长离开15军司令部次日,牟田口召集了司令部全体人员进行训话:“诸位,佐藤师团长违背军令,擅自抛弃了科希马战线。因为没有食物无法战斗,就擅自撤退。这样的人还能称之为“皇军”么?“皇军”即便没有了食物,也必须继续战斗的。没有武器弹药和食物就不能打仗?这决不能成为正当的理由!……没有子弹的话,不是还有刺刀么?没有刺刀的话,还有拳头呢。没有拳头的话,可以用脚踢的。就算这些都没了,不是还可以用牙齿咬么?……不要忘记日本男子应该有的大和魂!日本是神州,神灵必定会保佑我们的……”

    一支败退下来的日军部队经过牟田口身边时,骑着高头大马的牟田口吼道:“喂!你们是哪支部队的?怎么不停下来向我敬礼?”早已疲惫不堪的日军士兵没有一个人搭理他。这支部队的带头军官忍不住了,反问道:“你怎么不先下马来慰问一下士兵们?”这时候,牟田口继续吼道:“你们以为我是谁?我可是你们的最高司令官!快给我敬礼!”

    九一八事变中的牟田口廉也 九一八事变中的牟田口廉也

    牟田口接到调令准备离开缅甸,返回内地。在缅甸方面军为其举办的欢送会上,牟田口做出如下发言:“我不认为英帕尔作战是一次失败的战役。正是因为攻打了英帕尔,才使得敌人没有夺取整个缅甸。如果当时没有攻打印帕尔的话,缅甸战区现在可不得了呢。”

    战役结果/英帕尔战役 编辑

    8月20日,日军溃退至钦敦江边。此时钦敦江因暴雨和山洪,江面宽度已达1500米以上,而且各渡河点均暴露在英军炮火和飞机扫射轰炸之下。钦敦江边,大炮齐鸣震天动地,树干枝叶和潮湿的泥土被抛入空中,日军士兵血肉横飞,厮杀一直继续了好几个星期,直到日军的最后一批地堡被摧毁,5万名日军陈尸战场为止。最终,由于日军中发生饥荒和疾病流行,7月初日军只好结束对印作战。根据统计,日军伤亡达6万多人,英印军伤亡仅1.6万人。此时,中国远征军也在缅甸发起反攻。之后,日军再无能力进攻印度本土。[1]至9月初,日军第15军在钦敦江西岸已没有一兵一卒,半年前他们越过钦敦江发起的英帕尔战役,就这样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历史影响/英帕尔战役 编辑

    英帕尔会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一次著名战役,西方和日本的军史学家评价这是日本历史上在陆战中遭到最惨重失败的一次战役,日军在开始发动进攻时约有10万人,结果有53000多人在战斗中死亡或失踪,并且败退回原来进攻的出发地。英帕尔会战后,作为日军驻缅方面军主力部队的15军,已不再具有一个战役兵团的战斗力了。盟军在印缅战场,从此转入了总进攻的战略阶段。[2]日军走上了失败的末日。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6-03-29
    [2]^引用日期:2019-07-25
    扩展阅读
    1《军事史林》-2001年9期 -44-48页
    2《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战役》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