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范伯群

    范伯群,1931年9月出生在浙江省湖州市,童年在湖州度过,1945年举家迁往苏州。1951年考入复旦大学中文系,在贾植芳教授的影响下,对中国现代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55年到江苏省南通中学任教。一边教书,一边从事业余研究。195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1960年被调至作协江苏分会理论研究室工作,也兼任《雨花》理论编辑。1978年5月进入江苏师院(现苏州大学)中文系工作。

    编辑摘要
    词云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范伯群 籍贯: 浙江湖州
    国籍: 中国 职业: 文学 作家
    毕业院校: 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 代表作品: 著有专著《王鲁彦论》《现代四作家论》《礼拜六的蝴蝶梦》《中国现代文学社团流派》(上、下集)、《民国通俗小说鸳鸯蝴蝶派》《中国现代文学史》,编著“民初都市通俗小说丛书”、《中国近代文学大系—俗文学集》等。
    中文名: 范伯群 性别:
    国籍: 中国 籍贯: 浙江省湖州市
    职业: 作家 代表作品: 《王鲁彦论》、《现代四作家论》、《礼拜六的蝴蝶梦》

    目录

    简介/范伯群 编辑

    范伯群范伯群

    范伯群,浙江湖州人。1955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学教师,江苏省作协理论研究室、苏州市文化局干部,江苏师范学院中文系教师,苏州大学通俗文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教授

    江苏省第七、八届人大代表,苏州市文联副主席,江苏省作协名誉理事,中国现代文学学会理事。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

    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专著《王鲁彦论》、《现代四作家论》、《礼拜六的蝴蝶梦》、《中国现代文学社团流派》(上、下集)、《民国通俗小说鸳鸯蝴蝶派》、《中国现代文学史》,编著《民初都市通俗小说》丛书、《中国近代文学大系——俗文学集》等。《冰心评传》、《郁达夫评传》、《鲁迅小说新论》分获江苏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礼拜六的蝴蝶梦——论鸳鸯蝴蝶派》获江苏社科优秀成果奖二等奖,《1898年—1949年中外文学比较史》(上、下集)获江苏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 [1]

    履历/范伯群 编辑

    1931年生人。
    1984年国家人事部授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证书
    1990年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博士生导师。
    1955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
    1957年开始发表作品
    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观念/范伯群 编辑

    范伯群范伯群

    关于历史定位:通俗文学一直处于“冷宫中”

    范伯群认为: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在过去很长的时期中,都处于被贬地位,成了文学领域中的“五类分子”,被定性为现代文学史上的一股“逆流”,一直被打入“冷宫”。改革开放以来,情况有了变化,学界经过研究,摘掉了它“逆流”的帽子。其中的优秀作家如张恨水等也进入了文学史的“殿堂”。但是在“精英话语”为主导的文学史中,它往往是作为“配角”或“陪客”的面貌出现的。这样的文学史格局是否得当?我们至今也心中无数。

    范伯群认为要先期进行一道“工序”,就是对这一我们还很“陌生”的领域进行一次盘点与摸底,虽还谈不上“普查”,至少也得来个“抽样调查”,再将得到的“数据”进行科学的分析与鉴定,它的地位与价值才能真正浮出水面,其文学史地位才能得到较为精确的认定。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尝试着进行这道初步的“工序”。 另外,我们还应看到很重要的一点,由于通俗文学与精英文学的起步时间有先后,服务对象各有侧重,源流承传也各异,功能手段也不尽相同,因此,我们也应该将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体系来进行一番考察。如我认为俗文学的现代化是起步于1892—1894年,以《海上列传》为转型的标志

    关于通俗与精英:应该互相补充
    范伯群认为:中国知识精英文学初登文坛时,对中国古代的传统进行了极为严厉的批判,存在着“矫枉过正”的倾向。另外,他们对文学的功能观又与通俗作家有差异,再加上他们对现代文学市场化的问题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因此对通俗文学进行了十分猛烈的批判。在中国古代,小说一直被看成“茶余酒后”的“消遣品”。不能否认,文学的多种功能中有一种是叫做“娱乐功能”的,而写这一“宣言”的作家,是以“遵命文学”为信念的,因此他声称要将被称为“鸳鸯蝴蝶派”的作者“扫出文艺界以外”。

    关于通俗小说家的地位:文学史不应“遮蔽”他们的业绩
    范伯群认为:小说之所以被视为“闲书”,是因为它与科举和仕途无关,科举是古代的“指挥棒”,因此小说的地位是提不高的。写小说的人都不肯以真名示人,用化名可以免人耻笑。例如,一个《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花了后人多少精力与笔墨去考证。至于在现代文学阶段,新文学中的大作家几乎无一例外地有登上大学讲坛的资格,成为学界精英,知识青年仰视的偶像。通俗作家大多是报人出身。范伯群认为:他们的小说超越雅俗,融会中西。在张爱玲的脑海里,中、外、古、今、雅、俗诸般文学是平起平坐的,它们都可以作为丰富的资源融会在她的作品之中。在徐讠于看来,外国的优秀的文学遗产都可以为“我”所用,可以由“我”进行创造性的改造。他的作品决不会与新文学“绝缘”,但又有着浓郁的通俗韵味,他的若干名作也可以说是一种外国通俗模式的中国版。而无名氏的《北极风情画》等畅销书则是新文学的通俗版。这是一种新的境界。

    关于在当下的发展:至今不能超越金庸、梁羽生、琼瑶
    范伯群认为:30年的断层造成的后果是很严重的。老一辈的通俗作家已经逝去。因为过去被视为“逆流”,他们的经验也不会有人去做总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通俗文学在开始复苏时匆促上阵,虽然也能暂时填充一下大众的文化饥渴感,但在这“火爆”中“泡沫”式的作品也实在太多。底气不足,火了一阵之后就难以为继。我们至今似乎还不能超越金庸梁羽生琼瑶的“海拔”高度。

    但有两个新的情况也值得注意,一是现在纸面媒体正在相对边缘化,音像银屏网络正走向大红大紫,大众的眼球被电视连续剧和网络文化所吸引。人们并不追究“二月河”到底是不是通俗作家,但他的大帝系列被搬上荧屏———音像化、立体化、综合艺术化之后,很像过去的优秀的通俗小说一样,为大众所喜闻乐见。二是由于通俗文学的名誉得到了恢复,有些过去写精英文学的作家,也吸取了通俗文学的艺术经验,使自己有两套笔墨,在文化市场上也有了不俗的斩获,因此,今天文坛上也正在出现超越雅俗、融会中西的态势,这是继20世纪40年代新市民小说之后的一种良性发展。

    尽管有上述两种新情况,大众也可以在荧屏与网络上饱餐通俗文学的“代用品”,似乎一时能“遮蔽”通俗文学创作的不太景气的现实。但我们毕竟希望会有新的通俗文学的大师从文坛的地平线上升起,有元气淋漓的优秀作品供我们享用通俗文学的盛宴。

    学术活动/范伯群 编辑

    讲座中,范教授激情洋溢的报告无不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同学,整个讲演现场掌声频发,笑声不断。讲座持续两个多小时,最后在大家的掌声中落下帷幕。范教授讲座

    2007年11月7日下午,苏州大学博士生导师范伯群教授应文学院邀请,在花津校区2010105教室为广大师生做了一场题为“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历史发展三段论”的讲座谢昭新院长主持了本次讲座。徐德明教授、汪勇老师也亲临现场听取了本次讲座。

    讲座中,范伯群教授旁征博引,以幽默诙谐、精辟睿智的语言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生动精彩地阐述了“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历史发展三段论”:第一阶段:开拓启蒙。他结合《海上花列传》、鲁迅和胡适对“四大谴责小说”的不同看法、 《小说月报》和《小说时报》、外国侦探小说等方面进行了详细论述,指出通俗文学在开拓启蒙阶段的贡献不仅不能绝杀还要发扬出来。第二阶段:改良生存。他指出通俗文学虽被新文学放在被告席上,但它与影像联姻开辟了新的生长点,“默默的强势,悄悄地流行”,并提出了自己的独到观点。第三阶段:中兴融汇。以张恨水、李寿民等作家为例简明扼要地概括了通俗文学在本阶段的发展概况。范伯群教授从史料出发,内容翔实、论据充分地证明了自己独到的学术观点和敏锐的眼光。

    讲座中,范教授激情洋溢的报告无不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同学,整个讲演现场掌声频发,笑声不断。讲座持续两个多小时,最后在大家的掌声中落下帷幕。

    代表作品/范伯群 编辑

    本书从1892年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为开端。同时介绍了通俗小说萌芽时期的另几部代表作,分别为:孙玉声的《海上繁华梦》、天虚我生《泪珠缘》(1900)和张春帆的《九尾鬼》(1906)。

    之后,通俗文学进入李伯元时代的《游戏报》(1897年6月24日创刊)。在《游戏报》风行后,上海出现了小报潮,这时候创刊的小报还有:《采风报》、《寓言报》、《笑林报》、《繁华报》等。

    1902年,梁启超主编的《新小说》创刊,一轮期刊波兴起,受之影响,李伯元办起《绣像小说》,吴研人办起《月月小说》,黄人和徐念慈办起《小说林》,之后《新新小说》、《侠客谈》、《中外小说林》等也纷纷创办。

    1903年后,谴责小说兴起,主要代表作有:李宝嘉的《官场现形记》、吴研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刘鹗的《老残游记》和曾朴的《孽海花》。

    1906年后,写情小说与哀情小说涌现。这时期的代表人物和代表作品主要有:符霖的《禽海石》、苏曼殊的《断鸿零雁记》等。

    1909-1917年间,文学期刊迎来第二波。这时期的代表是包天笑主编的《小说月报》、《小说大观》和《小说画报》等。

    1916年后,“问题小说”被引进。当时的文坛三剑客是:张碧梧、张枕绿和张舍我

    1921年,《小说月报》改组,文学期刊进入第三波。青社和星社创办,他们主办了很多文学杂志,其中有《星光》、《珊瑚》、《新声》、《红杂志》、《红玫瑰》、《礼拜六》等。这时期的文坛代表人物有:郑逸梅、范烟桥、周瘦鹃、严独鹤等。

    20年代后,武侠小说也随之兴起。早期的代表作家和作品有:向恺然和他的《留东外史》、平江不笑生的《江湖奇侠传》、赵焕亭的《奇侠精忠全传》等。

    也是这个时期,社会题材小说兴起,其中,龙公的《龙套人语》、严独鹤的《人海梦》、平襟亚创办的《万象》等比较有代表性。

    1923年开始,“都市乡土小说”特色出现,张恨水的《春明外史》、包天笑的《上海春秋》等具代表性。

    20年代,侦探小说开始中国化,在侦探小说引进和本土化中,程小青发挥着重要作用,他创办的《新侦探》是很好的启蒙。

    二三十年代,北方通俗文学崛起。张恨水的《金粉世家》、刘云若的《红鲜出墙记》等出版。

    抗战胜利后,北方的武侠小说兴起,王度卢《卧虎藏龙》、朱贞木的《七杀碑》等最具代表性。

    40年代,新市民小说开始通俗化,也是本书的结点。[2]

    人物评价/范伯群 编辑

    在学术界,范伯群先生对于通俗文学研究的开拓与贡献是有口皆碑的,1984年他编辑出版了《鸳鸯蝴蝶派文学资料》,此后陆续出版了《论鸳鸯蝴蝶派》《中国近现代通俗作家评传丛书》《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通俗文学十五讲》等著作。2007年1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又出版了780万字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插图本),这是范先生自退休后费时5年的重要研究成果,是一部图文并茂的通俗文学史力著。贾植芳先生在序言中说:“如果说这部新著与5年前的《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相比,我只想说一句话:‘这是设计精巧、施工精心的优质二期工程。’”

    1994年,范先生在《中国近现代通俗作家评传丛书》总序开篇说:“近现代文学史研究者正在形成一种共识:应该将近现代通俗文学摄入我们的研究视野,纯文学和通俗文学是文学的双翼,今后撰写的文学史应是双翼齐飞的文学史。”虽然,这种观念曾遭到少数学者的质疑,但是后来出版的许多文学史已将通俗文学纳入其中。该著是范先生“双翼齐飞”观念的深化与拓展。在文学史的体例上,该著有其独到之处。

    作为一部插图本的通俗文学史,300多幅图片给该著增色不少,诸多珍贵老照片,无论是刊物创刊号封面,还是初版小说集的封面;无论是作家的老照片,还是报纸的旧广告,都使读者更真切形象地感受那个时代的气氛。

    因此,范伯群新著的出版,无疑对文学评论界真还起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效果。

    在现代通俗文学的讨论会上,贾植芳、钱谷融、严家炎、章培恒等专家学者也表达了要对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给予重视和研究的意见,因此,范先生以75岁高龄完成此书,可谓为中国近现代文学史填补了一个空白。 [3]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5-03
    [2]^引用日期:2010-05-03
    [3]^引用日期:2010-05-03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7-05-20 15:35:36
    立即申请荣誉共建机构 申请可获得以下专属权利:

    精准流量

    独家入口

    品牌增值

    广告

    人物关系

    编辑

    范伯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