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荣宝斋木版水印源于中国古代雕版印刷的"版"套印,所谓"版"套印,是根据画稿笔迹的粗细长短、曲直方圆、刚柔枯润,设色的深浅、浓淡、冷暖及色相的向背阴阳分版勾摹,刻成若干板块,然后对照原作,由深至浅,逐笔依次叠印,力求逼肖原作,精确无误,达到乱真的程度。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所属地区: 北京 · 宣武区 遗产编号: BJⅧ-3
    遗产类别: 传统手工技艺 申报日期: 2006年
    申报单位: 北京市荣宝斋 遗产级别:

    目录

    历史溯源/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编辑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作品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作品

    荣宝斋木版水印源于中国古代雕版印刷的"版"套印,所谓"版"套印,是根据画稿笔迹的粗细长短、曲直方圆、刚柔枯润,设色的深浅、浓淡、冷暖及色相的向背阴阳分版勾摹,刻成若干板块,然后对照原作,由深至浅,逐笔依次叠印,力求逼肖原作,精确无误,达到乱真的程度。木版水印技艺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早在唐代咸通九年(公元868年),有一名叫王阶的人便用此技术刻《金刚经》扉页插图,现尚流传于世。唐以来书籍多附插图,十六世纪始有彩色套印。近数十年来,荣宝斋在这一传统技艺基础上不断加以改进创新,于1896年设帖套作,延聘刻、印高手,印制了大量精美的诗笺、信笺。民国期间荣宝斋重刊《十竹斋笺谱》,使彩色套印和拱花术获得了延续和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荣宝斋木版水印由原来只能印大不及尺的诗笺、信笺发展到能惟妙惟肖、神形兼备地印制笔墨淋漓、气势豪放的《奔马图》及唐代周的《簪花侍女图》、宋代马远的《踏歌图》等大幅艺术作品,标志着雕版印刷术已发展到了巅峰,也说明荣宝斋木版水印技术已真正成熟。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荣宝斋坐落在北京著名的文化街琉璃厂。其前身是松竹斋,创建于康熙十一年(1672年),光绪二十年(1894年),取“以文会友,荣名为宝”之意,更名荣宝斋。抗日战争期间, 荣宝斋因欠债累累濒于倒闭。解放初,公私合营,新张开业,为了改善经济状况,决定发展木版水印技法。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术的特殊功能在于它可以运用极精确的表现手法,反映出水墨绘画原作的真实面目。木版水印是以刀代笔刻制印版,并在一张宣纸(或绢)上反复多次印刷,使水印的神形、笔墨、色调、意趣、风格、题款、印章等皆能酷似原作。另外,作品能否通过木版水印复制出来,还要取决于人的技艺和人的绘画修养水平。

    木版水印画的首道工序即--勾描。步骤是:先用赛璐璐版(即透明薄胶版)覆盖在原作上,照着勾描;然后用极薄的燕皮纸覆在勾描好的赛璐璐版上再描。将描好以后的画稿,极其精细地反复检查其笔触、神韵,同原作有无出入。之后,再从原作的色调和印刷需要分别勾出几套版备用。 雕版是木版水印的第二道重要工序。即把勾在燕皮纸上的画样粘在木板上再进行雕刻。

    木版水印画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印刷(把调好的颜色刷在刻好的木版上逐次压印)。

    荣宝斋制作的木版水印画名扬海内外,最著名的要数五代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复制过程历时8年,雕刻木版1667块,套印6000多次,使用了与原画完全相同的材料和珍贵颜料。荣宝斋的木版画多次出国展出,也远销国内外,并被很多国家的博物馆收藏。现在荣宝斋复制旧字画的技术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基本工艺/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编辑

    木版水印这种纯手工印刷工艺有勾(分版)、刻(制版)、印(印刷)等基本工艺程序和刻、剔、掸、描等特殊技巧,它以笔、刀、刷子、耙子、国画颜料、水等材料为基础工具,以追求复原传统书画的艺术形态、笔墨、神采为目的。

    勾描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作品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作品

    由画师担任此项工作。第一步先分色,即把画稿上所有同一色调的笔迹划归于一套版内,画面上有几种色调,即分成几套版。色彩简单的画面有二、三套至八、九套版不等,工细而复杂的要分到几十套,大幅的甚至分到几百套到一千六百于套(如《簪花仕女图卷》)。勾描时先用赛璐璐版(即透明薄胶版)覆盖在原作上,照着勾描;然后用极薄的燕皮纸覆在勾描好的赛璐璐版上再描。将描好以后的画稿,极其精细地反复检查其笔触、神韵,同原作有无出入。之后,再从原作的色调和印刷需要分别勾出几套版备用。

    刻板

    这是木版水印的第二道重要工序,即把勾在燕皮纸上的画样粘在木板上再进行雕刻。该者除依据墨线雕刻外,还须参看原作,细心领会,持刀如笔,才能把原作的精神和笔法传达得惟妙惟肖。

    印刷

    这是木版水印画的最后一道工序,各分版刻成后,依次逐版套印成画。印刷使用的纸(或绢)、墨、色等材料和原作材料完全一致。

    由于印刷用料及装裱形式与原作相同,因而木版水印的复制品具有酷似原作的特殊效果。人们常誉为"艺术再现",几可乱真。同时由于木版水印全系手工操作,要求水平高,生产过程时间长,产量少,因此,木版水印画也被作为一种艺术品而广受中外艺术爱好者欢迎。

    成长历程/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编辑

    1、重拾技艺--鲁迅郑振铎印制诗笺

    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术,是从印制诗笺开始的。所谓诗笺,就是带有暗花和格纹的信纸,是传统文人用的东西。清末的诗笺不但代表了雕版印刷技术的最高水平,也体现了这个时期典型的绘画风格。进入20世纪30年代,笺纸的颓败之势日渐显现,旧有的店铺已经大多不再印制,技艺高深的技师又相继故去。一向对版画情有独钟的鲁迅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他意识到如战火再起,这项流传千年的技艺恐怕真的就要泯灭了。

    1933年,郑振铎受鲁迅之托,在京城寻找能够印制精美诗笺的地方。9月中狂飙怒吼、飞沙漫天的一天,感到希望越来越渺茫的郑振铎寻到了荣宝斋。在荣宝斋上下的配合下,两位先生的愿望最终实现了,这一民族遗产得以留世,多年后,郑振铎先生对此事仍然念念不忘。通过这次印制,荣宝斋又重新积聚了木版水印的技术力量。

    2、为张大千印制《敦煌供养人》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上个世纪40年代文化界的一桩公案,更让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成了世人关注的焦点。1941年,张大千携家人和弟子西去敦煌研习敦煌壁画。不久传张大千为了临摹竟大面积破坏敦煌壁画的消息,全国震动。对于张大千打掉敦煌壁画的说法很多,一种较为流行的版本是:张大千率弟子们在第20号窟临摹时,张大千发现在早已剥落的小块壁画下面,内层隐隐约约有颜色和线条出现,他认为画的下面一定还藏着某种不为人所知的东西。经过一番协商后,张大千决定打掉外面的一层。剥落之前,他先把上面一层的五代壁画临摹了下来。剥落后,展现在他面前的果然是一幅敷彩艳丽、行笔敦厚的盛唐壁画。张大千率领门生在敦煌两年多的时间,据说全部花费达"五百根金条"之巨。他先后临摹了276件敦煌壁画。面对众多求画者,以卖画为生的他却不愿出售其中的任何一幅。

    此时,与张大千交往密切的荣宝斋经理王仁山,提出以木版水印印制他临摹的敦煌壁画。终于,荣宝斋水印技师田永庆试印的《敦煌供养人》赢得了张大千的赞许和信任,也完成了我国雕版印刷由印制笺纸到国画作品的重大转折,震动了整个文化界。然而对于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来说,这仅仅是牛刀小试,新中国成立后,才有了荣宝斋施展绝技的广阔舞台。

    3、精湛技艺--为徐悲鸿爱画做"美容"

    新中国成立后,在郑振铎等文化界人士的奔走下,荣宝斋得以公私合营。此时一批已在社会上成名的画家、技师,被吸收进入了荣宝斋,为荣宝斋的木版水印准备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豪华阵容,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术一步一步走向了完善和成熟。

    一次,徐悲鸿先生拿着他一幅在上世纪50年代极具代表性的作品,来到荣宝斋,说是一位英国友人爱上了这幅作品,但他心中又不忍割舍,希望用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术复制一幅。遗憾的是这幅作品马腿画的长了一些,但重画恐难达到其他部分的神韵,悲鸿先生询问是否可以用木版水印的方式加以修正。结果,这幅作品通过木版水印技术的处理不但弥补了创作中的不足,同时还完整地保留了原作的神韵。其实,木版水印的最大特点在于能够最高程度地复制原作,复制水平之高,有时到了原创者和复制者双方都真伪难辨的程度。

    后来,为了复制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国宝级书画,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师田永庆,经过艰苦努力,最终发明了印绢上水法,攻克了绢画印制的技术难关。此后,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无论是纸本,还是绢本都普遍采用了这种上水的技法。清代王云的《月色楼阁》是复制成功的第一幅绢本木版水印作品。此幅作品开印制绢本国画的先河,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铺平了一条走向木版水印技术巅峰的道路。

    民间艺人/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编辑

    20世纪50年代,荣宝斋的经理把著名画家齐白石请到店中,在他面前挂出两幅《墨虾》,告诉他其中只有一幅是他的真迹。老人端详了许久,最终摇着头说:“这个……我真看不出来。”

    2006年,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艺,被遴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崇福德是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的第六代传人。

    崇德福的师傅张延洲,是木版水印技艺的刻版高手,他用了8年时间,雕刻出五代南唐画家顾闳中的《韩熙载夜宴图》,46个神态各异的人物,无不精确至极,公认为木版水印的巅峰之作,被故宫博物院定为“次真品”。

    张延洲虽然有高超的雕刻手艺,可生性寡言。那时教徒弟手艺靠口传心授,但张师傅就像茶壶里煮饺子——有嘴倒(道)不出来,只让徒弟“多看”,却不具体说明该如何使刀,用多大劲儿,刻什么角度。全凭崇福德自己去悟。

    刻版师傅既要懂雕刻,还要有绘画的基础、美学和诗的修养。好在崇福德打小就帮在宫灯厂画画的父亲,勾点儿简单的画,也能画上两笔。业余时间又喜欢逛故宫、美术馆,研究不同画家的风格、用笔的路子,所以能领悟书画的精髓。为了掌握走刀力度,他甚至临摹原作,体会画家下笔的劲头儿。

    发展现状/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 编辑

    目前,荣宝斋的木版水印技艺久已闻名海内外,其制作工场的师傅们均为艺林楚翘。荣宝斋汇集了大量古今书画家的真迹或木版水印书画,供应文房四宝,提供装裱、加工修复等服务,为书画家们的创作提供了便利,为繁荣书画艺术市场、增进国际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荣宝斋木版水印继承了中国传统的雕版印刷技术并将之发扬光大,其技艺过程具有观赏价值,应该加以保护和传承。现在木版水印正经历着后继乏人和市场运营成本高的考验,需要有关方面施以援手,帮助解决困难,走出低谷。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扩展阅读
    1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揭秘
    2荣宝斋木版水印技艺揭秘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0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5-29 16:16:06

    相关词条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