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莺儿

    莺儿,《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丫头。原名黄金莺,因薛宝钗嫌拗口,改叫莺儿。她甚是乖巧,薛宝钗在观看通灵宝玉,念著玉上所镌之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时,她马上想到这和小姐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她手特巧,擅长打络子、编花篮等,还颇懂色彩的搭配。薛宝钗嫁给宝玉后,她就成了薛宝钗的陪房丫头。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莺儿 国籍: 中国
    职业: 虚拟人物 丫鬟

    目录


    概述/莺儿 编辑

    莺儿莺儿

    莺儿娇媚可爱,心思细巧,她看了通灵宝玉上的两句话后,便说与宝钗金锁上的两句话正好是一对儿。她正式出场是在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红楼梦》借莺儿之口正式拉开“金玉良缘”的帷幕。小说有好几处写她既精于手工工艺,又富有审美意趣。她一出场就是同宝钗一起描花样,第三十五回莺儿打络子一段,更显出她审美眼光的不俗,她对络子与所装物品间颜色搭配的见解,至今还为工艺家们所乐道。第五十九回她与蕊官在柳堤边走边编花篮一段,令人赏心悦目,我们似乎见到了一个个满布翠叶、中插鲜花的花篮在她灵巧的双手中编制而成。续书写宝钗嫁与宝玉之后,她也跟了过去。[1]

    莺儿之巧/莺儿 编辑

    (图)莺儿莺儿

    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小姐,调教出来的丫鬟也不一样。凤姐作威,平儿作福;探春理直,侍书气壮;惜春心冷,入画受屈;迎春懦弱,司棋性烈;黛玉飘逸,紫鹃明慧;湘云豪爽,翠缕直言;宝钗以淑女情状示人,心思藏得极深,可是,她的贴身丫鬟莺儿,嘴巧、手巧,宝钗作为贵小姐不便明说的话,遇到恰当的时机,莺儿替她说了;宝钗不宜做的事情,莺儿替她做了。莺儿,实际上,是宝钗的代言人。
    因为薛姨妈放出“金玉良缘”的说法,宝钗非常留心宝玉落草时衔着的那块美玉,巴巴的要来,看个没完,还故意把那上面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个字,念了两遍,引起了要去倒茶的莺儿的注意,宝钗问她发呆的缘故,她马上说:“我听这两句话,倒像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宝玉一听,非要看宝钗的。宝钗这才扭扭捏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递给了宝玉。宝玉看后,说:“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制止了她(八回)在这里,莺儿的作用在于提醒宝玉在意“金玉良缘”的说法,而这正是宝钗的用意。她虽然没有说完,可后面无非是“必须錾在金器上,以后找个有玉的方能婚配”。但是,这种话,宝钗自己不能说出来,这样一说,对于她来说等于斯文扫地,淑女的头衔可就保不住了,而由丫鬟说出来,既明白,又不失大雅,何况莺儿的领悟力那么强!一张巧嘴,成全了宝钗的一片苦心。莺儿是个聪明女孩子,她知道宝钗的心思,时刻不忘在宝玉面前说她主子的好话。宝玉跟她闲聊时说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儿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莺儿抿嘴一笑。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宝玉露骨的一句话,莺儿不但不恼,仍是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三十五回)莺儿要说的宝钗的“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因宝钗的出现戛然而止,但是,我们已经可以从宝钗的言谈举止猜出来。这也是曹雪芹“不写之写”的手段。

    但是,这张巧嘴,虽然与有“巧嘴”之称的晴雯的锋利不同,发起脾气来,也一样不饶人呢!二十回中,贾环跟莺儿赌钱赖账,宝钗喝斥她,莺儿满心委屈,口内嘟囔说:“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虽然贾环是“主子”,自己又寄住人家,她却据理力争,可见她的耿直,不善逢迎,这一点与宝钗迥异。春燕阻止她折柳条子编花篮,莺儿道:“别人乱折乱掐使不得,独我使得。自从分了地基之后,每日里各房皆有分例,吃的不用算,单管花草顽意儿。谁管什么,每日谁就把各房里姑娘丫头戴的,必要各色送些折枝的去,还有插瓶的。惟有我们说了:‘一概不用送,等要什么再和你们要。’究竟没有要过一次。我今便掐些,他们也不好意思说的。”她理直气壮,伶牙俐齿,说得头头是道。气得春燕的姑妈拿春燕出气,莺儿拦着:“我才是玩话,你老人家打她,不是臊我吗?”莺儿劝说不成反臊了一鼻子灰,便赌气说:“你老人家要管,哪一刻管不得,偏我说了一句话就管她了。我看你老管去!”春燕母亲骂春燕,她说:“那是我们编的,你老别指桑骂槐。”(五十九回)她不胡搅蛮缠,有见识,敢担当,有话就说,即使得罪了人,也不在乎。这又是宝钗最忌讳的。宝钗是只蜘蛛,拼命在大观园里上上下下织关系网,有时候甚至委曲求全,莺儿却不是这样,她的奴性没有袭人深厚,也没有晴雯那样夹枪带棒,生起气来,也是尊称不离左右,一口一个“你老”,可见莺儿的娇憨可爱。但是,她却破坏了主子苦心经营的人际关系,宝钗知道后不知该怎么批评她呢!

    莺儿不只嘴巧,而且心灵手巧。莺儿是打络子的能手,单看三十五回她跟宝玉交谈时说到的花样、色彩搭配等就可知道。正打着,宝钗就来了,宝钗来得正是时候,她说:“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宝玉听了,喜之不尽,一叠声便叫袭人来取金线。其实,这“络玉”有“请君入瓮”的意思。宝钗自己要求给宝玉“络玉”,有失体统,但是,有莺儿就好说话了,莺儿手巧,莺儿就是她的左膀右臂。莺儿的梅花络是很出名的,她编的花篮,博得了黛玉的由衷赞赏:“怪道人赞你的手巧,这玩意儿却也别致。”可见,莺儿手巧,不是浪得虚名。

    莺儿对宝钗忠心耿耿,但是,她却成不了宝钗的心腹。宝钗是封建阶级的卫道士,等级观念严重到扭曲的地步,莺儿不过是宝钗手里捏着的一枚棋子。因此,宝钗婚后,莺儿的利用价值就失去了大半。但是,莺儿的娇憨可爱,却是宝钗不能比的。涂瀛《莺儿赞》说得甚是恰当:“莺儿憨憨,直欲登香菱之堂而嗜其胾,亦卧榻之侧所不容伫足者也。而袭人首荐之,毋亦以宝钗之故。然而郑灵之鼎已无异味矣,虽欲染指,何可得哉?其后与秋纹、麝月不知所终,以意度之,大约比袭人脩洁。”

    金玉缘中的莺儿/莺儿 编辑

    (图)莺儿莺儿

    莺儿是宝钗的丫环,相当于宝玉身边的袭人,贾母身边的鸳鸯,凤姐的平儿。虽然她没有那几位在书中出名,但是对于宝钗来说,还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薛家进京时带的人家不多,因为那时薛姨妈就定了主意,要长居贾府,既然如此自然不用带太多的仆人了,莺儿一家就是少数带进京的仆人。

    自小随着宝钗,虽说宝钗个性稳重,不似别的小姐容易吐露心事,能拉近主仆的距离,但是宝钗的个性不是一天形成的。也有天真烂漫如湘云时,也有使使小性子如黛玉的时候,所以她和莺儿的关系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后来那样主仆界线分明的。而且薛家的气氛还是轻松的。薛姨妈除嘴碎些,到是宽厚人。宝钗是个稳重省的人,管理上绝对不会如凤姐那样的刻薄。所以莺儿的状态还是放松的。
    所以莺儿敢指责贾环耍赖,说他不如宝玉,这到是实情,在对待丫环上贾环如何能与宝玉相比。估计人人都这么想,只有莺儿敢明说。后来园子承包了,莺儿摘了花编蓝子,就理直气壮的对春燕说,“别人乱折乱掐使不得,独我使得. 自从分了地基之后,每日里各房皆有分例,吃的不用算,单管花草顽意儿.谁管什么,每日谁就把各房里姑娘丫头戴的,必要各色送些折枝的去,还有插瓶的.惟有我们说了: `一概不用送,等要什么再和你们要.'究竟没有要过一次.我今便掐些,他们也不好意思说的.”这可不似宝钗的作风,宝钗本意是为了使用上不与贾府相干,知道贾府人多话多,不想招人闲话。可莺儿姑娘不这样想,她认的一个理字。
    单从这两件事,这个小姑娘到是心直口快的爽利人。所以金玉之说从她口中说出道也合情。宝玉探宝钗时,宝钗要看那块通灵玉玉,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了两遍, 乃回头向莺儿笑道: “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于是宝玉也了金锁,宝玉看了, 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看来金玉之说薛家上下皆知,莺儿是要一吐为快的,在莺儿眼中眼前的金锁与宝玉,正是和尚说的一对。她不似宝钗,没想那么多顾忌,自然想的什么说什么。有人猜测莺儿是按薛家的吩咐才这么做的,我到觉得薛家没那么笨,金锁配玉的话,薛家没必要要自家丫环去说,若要制造言论,完全可以通过不相干的第三人去说,薛家在京中亲朋还有,没必要让自家的丫环去上阵。这本是莺儿自已的想法,与薛家没关系。应该说第一个在宝玉面前提出金玉的是莺儿,此时的宝玉正是天真时,原也不懂其中含义。
    最早出场的几个丫环,都没有太明显的个性描写,只有莺儿语笑如珠天真烂漫,回宝钗话时嘻嘻笑道,回宝玉话时,笑道,完全是一个活泼快乐的小女孩子形象。不似贾府的丫环那样中规中矩。

    接下来与玉有关的是给宝玉的玉打络子。莺儿手巧,给探春打过梅花络子,这次是宝玉打络子。先时有客莺儿不敢坐,宝玉一面看莺儿打络子,一面说闲话,因问他“十几岁了?”莺儿手里打着,一面答话说:“十六岁了。”宝玉道:“你本姓什么?”莺儿道:“姓黄。”宝玉笑道:“这个名姓倒对了,果然是个黄莺儿。”莺儿笑道:“我的名字本来是两个字,叫作金莺.姑娘嫌拗口,就单叫莺儿, 如今就叫开了。”宝玉道:“宝姐姐也算疼你了.明儿宝姐姐出阁,少不得是你跟去了。”莺儿抿嘴一笑.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莺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 , 模样儿还在次。”宝玉见莺儿娇憨婉转,语笑如痴,早不胜其情了,那更提起宝钗来! 便问他道: “好处在那里?好姐姐,细细告诉我听。”莺儿笑道:“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又告诉他去。”宝玉笑道:“这个自然的。”正说着,只听外头说道:“怎么这样静悄悄的!”二人回头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宝钗来了。宝玉忙让坐.宝钗坐了,因问莺儿“打什么呢 ?”一面问,一面向他手里去瞧,才打了半截.宝钗笑道:“这有什么趣儿,倒不如打个络子把玉络上呢。”一句话提醒了宝玉,便拍手笑道:“倒是姐姐说得是,我就忘了.只是配个什么颜色才好?”宝钗道:“若用杂色断然使不得,大红又犯了色,黄的又不起眼, 黑的又过暗. 等我想个法儿:把那金线拿来,配着黑珠儿线,一根一根的拈上,打成络子,这才好看。”

    在莺儿心中宝钗是完美的,所以对人夸起来也是直来直去,此时的莺儿不是初来贾府时的小丫环了,这时候她赞宝钗一半是真心一半是希望能促成金玉之说,她口中的宝钗,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还在次。世人皆知宝钗美丽如牡丹花。而莺儿却说模样还再次。这一次和上次一样,又让宝钗给打断了。

    莺儿是第一个在宝玉面前提出金锁与玉的人,又是直言宝钗有世人没有的好处。她的话直白而简洁。她是金玉的推动者,不过也只限在语言上,而且也都是爽直的说出来。与紫娟让薛姨妈成全双玉的直白一样,天真而又让人感叹。

    丫环的命运是随了主子的,比如平儿与凤姐,抱琴元春,是进宫入是府都是随了主子的去向。所以小姐因为身份不能表明的心事,丫环则能直说心事。是因为不自主的自由了。

    与主人的关系/莺儿 编辑

    (图)莺儿莺儿

    莺儿是从小就在宝钗身边的丫头,她与宝钗的关系永远是分明的主仆关系,宝钗用她来笼络宝玉身边的每一个人,却从不将她当做心腹来看待,莺儿在宝钗面前对与错都是不敢回嘴的。

    宝钗时时摆出大家小姐的款来,时时以礼教来提醒别人,对自己身边的丫头婆子却从不教导。第二十回中贾环在宝钗那与莺儿赌钱赖账,看莺儿说的话“莺儿满心委屈,见宝钗说,不敢则声,只得放下钱来,口内嘟囔说:“一个作爷的,还赖我们这几个钱,连我也不放在眼里。前儿我和宝二爷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子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宝钗不等说完,连忙断喝。这是宝钗已经说了她了,可她口内还是在抱怨,一个丫头,又是客边,对主家的主子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这就是莺儿不知礼的地方。三十五回替宝玉打络子时,宝玉笑道:“我常常和袭人说,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这话相当于调戏了,如果是紫娟一定正颜回他,可是莺儿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们姑娘有几样世人都没有的好处呢,模样儿还在次。”这好处是什么?一个不识字的贴身丫头知道的小姐的好处一定是闺阁中不能道与外人听的,可是这丫头却这样说出来了,不知宝钗是怎么讲礼法的。  

    宝钗对各房都是笼络的很,连贾环赵姨娘那边也照看到了,对宝玉房里更上了,上至袭人,下至宝玉都不识的小红,外至茗烟她都安排了人连络,可是莺儿偏不了解她的苦心,每五十九回中就因为柳条一事与宝玉房中的婆子发生了不睦。 [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6-05
    [2]^引用日期:2010-06-05
    扩展阅读
    1个人图书馆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9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3-03-23 09:32:25

    人物关系

    编辑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