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乡村佳丽潘小瑜是酒店迎宾小姐,她至善至纯,从不相信世上有丑恶存在。但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掉进了城市的陷阱---坚持数年匿名捐助的大学 景瑞,不仅是个赌徒,还骗取了她纯洁的感情。当懦弱和无知最终害得这个纯美少女走投无路时,她在勇敢的反抗中获得了新生......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落差 主要演员: 李芸,尤勇,丁军
    导演: 李伟导 类别: 剧情
    全部集数: 20集 制片地点: 中国
    颜色: 彩色
    出品时间: 1990

    目录

    剧情简介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编辑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乡村佳丽潘小瑜是酒店迎宾小姐,她至善至纯,从不相信世上有丑恶存在。但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掉进了城市的陷阱---坚持数年匿名捐助的大学 景瑞,不仅是个赌徒,还骗取了她纯洁的感情。当懦弱和无知最终害得这个纯美少女走投无路时,她在勇敢的反抗中获得了新生......

    角度独特,开掘方向直指内心世界理性思维,倾务倾情演绎以人为本超越传统,与时俱进凸现崭新理论。

    展示时代女性爱情观念的多重矛盾描绘当代人物种种迸现的人性火花讴歌中华民族伦理党的传统美德演绎寻常婚恋哲学层面的心头尽善尽美。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随着矛盾激化,性格刚烈的赵弋阳无奈离家出走。一时间舆论大哗,各种压力,流言蜚语铺天盖地,连一直受她呵斥的潘小瑜都嗤之以鼻。左树彬以自杀要要挟,给赵弋阳重新戴上了精神枷锁。在深刻的反思中,赵弋阳完成了爱的心不在焉到首先心不在焉的跨越,进而实现了向无我的宗教式牺牲感情的升华,无怨无悔回到丈夫身边。“死过一回”于是在“爱的感召下”彻悟到生与死、爱与恨的真谛,最终以原告身份起诉离婚,主动放飞了赵弋阳的自由。

    赵弋阳和左树彬是一对青年夫妇,一场意外的灾难粉碎了他们的美好未来:丈夫高位截瘫,妻子被迫放下热爱的事业照顾病人,她同时失去做女人、做母亲的权利,原本美满的婚姻只剩下义务和责任。左树彬心畸,惟恐妻子弃之而去,挖空心黑国她戴上各种美丽的光环,以婚姻为武器画地为牢将她死死囚住。赵弋阳极度苦闷,但性情坚忍的她从未想过要离弃残疾的丈夫。她正在成为一桩死亡婚姻的牺牲品。

    主演人员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编辑

    李芸饰 赵弋阳

    尤勇饰 左树彬

    丁军饰 宫天泽

    分集剧情 /落差[1990李伟导演电视剧] 编辑

    第1集

      硕士老板左树彬欲在自家磨坊酒店画一幅巨画作为送给爱妻赵弋阳生日礼物,被介绍来的画家却是他读书时的情敌宫天泽,当年,宫由于球场上踢伤左而失去最爱、留学美国。左为防宫与弋阳见面,指定远房表妹、迎宾小姐潘小瑜陪其作画。宫始知舞蹈演员赵弋阳因伤早已离开舞台,左正是为治妻病才辞去大学教师职务下海经商的。为满足妻子夙愿,左与建筑商肖向东频繁接触,商购舞蹈学校用房,不料吊筐从天而降,左为救肖砸成血人。得知丈夫有截瘫可能,弋阳悲伤痛绝,一直暗恋表哥的小瑜亦是痛苦难当。

    第2集

      弋阳强颜作笑护理丈夫,还要隐瞒实情。偏偏少年宫有紧急演出任务,作为编舞弋阳的工作无人替代。万般无奈中,弋阳接来婆婆照顾病人,孝心很重的左极为不满。宫来医院看他,离去时与弋阳擦肩而过。见昔日恋人万分憔悴,宫不忍打扰。小瑜屡屡往医院跑,被婉言劝回,很是委屈。忽然在报纸上发现贫困大学生马景瑞面临失学的消息,宿怀大学梦的小瑜动了恻隐之心,每月匿名捐款。马因此来报社面谢了写文章的胡大姐,巧遇在此工作的宫。宫由此看到了小瑜美丽善良的心地,并从她身上获得灵感净巨画一蹴而就。左让堂弟打发宫走后,叫弋阳去酒店看礼物。宫谢绝了巨额酬劳。

    第3集

      弋阳来到蓝磨坊,始知丈夫的生日礼物是以她当年舞台表演为蓝本的巨画。孰料宫前来取遗落的东西,与旧情人不期而遇。遥想当年分合,对照眼前处境,双双感慨万端。三个月住院治疗,医生为左下了高位截瘫结论。左如雷击顶,痛不欲生。出院后左母暗示儿子,下半生无论如何要抓住弋阳。为消除婆婆疑虑,弋阳送左母的誓言与丈夫共此一生。宫为圆小瑜大学梦,帮助她入艺术学院做旁听生,条件是先给学校做人体模特。小瑜思虑再三,婉言谢绝。左难以适应身残现实,脾气大变,动辄发火。弋阳费尽心思安抚,收效不大。但左始终支持妻子的事业追求,催他尽早上班。由于生意不好蓝磨坊随波逐流开办歌舞餐厅,小瑜的好友江丽下海当了舞娘。被左救了一命的肖常来捧场。

    第4集

      为使丈夫早日从精神上站起来,弋阳买来电脑、诗集要他重操旧业。左勉强尝试,却始终找不回感觉,心智迷乱的他甚至故意把手烫伤以引起妻子注意。弋阳从医生处了解实情,内心十分痛苦,请假带丈夫去北京复查以解心疑,一路上弋阳都背负着他沉重的身躯。记者胡大姐去大学采写有关马景瑞的后续报道,才知马因赌博早被开除。为免小瑜善良的心地受伤害,宫阻止了文章发表。殊不知马仍滞留在这座城市,并利用邮局巧妙找到小瑜的所在。忽一日,得知弋阳的大学同学准备联欢会,联想到她每天和一个男健美教练晨练,左极为不安。他扣下消息,想让她出国旅游,被视事业和工作为生命的弋阳拒绝。

    第5集

      左排遣不掉内心的畸形忧患,竟突发奇想,利用花园小区组织的十佳业主评选大会,诱使弋阳上台发言,当众发下永不离弃的毒誓。被迫读完丈夫亲笔书写充满谎言与杜撰情节的发言稿,弋阳自尊心严重受损,痛哭一场后与丈夫分居了。马乔装打扮来见小瑜,诡称已提前毕业任职合资企业,花言巧语说得她芳心萌动,两人很快开始频频约会。对小瑜单相思已久的小厨师刘康始终不敢表白,见到此情此景只能暗吞苦水。几经试探,马开始示爱,但被小瑜婉拒,她这时还放不下表哥,虽然那是一场无望的单恋。宫来蓝磨坊找小瑜,恰逢她在街头与马分手。由于时间仓促,没看清马的宫错失一次及早揭穿他的良机。左与妻冷战多日,表面上和好如初,心灵间的缝隙却已铸成。

    第6集

      少年宫要开夜班,弋阳主动要求任课,左对此颇不以为然。一天同事抱来满月婴儿,极大地唤发了弋阳的母性。联想到由于丈夫功能丧失自己再也做不成母亲,弋阳怅然若失,神差鬼使的来酒店看那幅巨画。巧的是宫来找小瑜,两人再次不期而遇。弋阳忍不住向他诉说了内心的苦闷,令宫十分揪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还心底爱着弋阳。他借机告诉她,当年踢伤左树彬绝非有意。弋阳半信半疑,婉言表示再苦她也有勇气熬下去。马向小瑜一再求爱,已在欢场混成老油条的江丽则劝她慎然又慎。马靠借债租了一间房,谎称是公司分的,并在一次吃饭时暗下安眠药,等小瑜醒来已然失身。天性保守的小瑜去表哥那里讨主意又不敢开口,痛哭一场后被迫搬出蓝磨坊与马同居。绝望的刘康化悲痛为力量,开始苦学厨艺。

    第7集

      宫约小瑜带男友来家里吃饭并作画,同时邀请弋阳。由于弋阳与小瑜是姑嫂关系,便欣然同意。在宫家,弋阳意外地发现他一直珍藏着自己的照片。但小瑜只一个人赴约来了,原来马刚刚得知宫在报社工作,没敢上来跑掉了。宫也由此知道,小瑜的男友竟是那个被开除的败类。然而想到小瑜已与其同居,宫不忍心让她遭受打击,只把真相告诉了弋阳。两人商量要慎重对待,观察一段再说。左听说弋阳去了宫家,大发雷霆。暗恋情绪尤在的小瑜告诉表哥,她曾无意中发现宫与弋阳手拉在一起。马原打算逃走,当他发现小瑜尚未了解真相,便添油加醋地大肆渲染她对那两个人拉手的发现,同时为免露马脚 ,他开始抓紧找工作。左偷听了几次弋阳与宫的电话后,命令堂弟小左每天拉着他去接上夜课的弋阳,实施贴身监视。

    第8集

      宫天泽思虑再三决定告诉小瑜真相。她困惑已极,一时分不清孰真孰假,但还是要求去学校验证文凭并得到马的公司核实。马哀求同学帮忙,略施小计阻止了小瑜去学校蒙混过关。小瑜由此反而怀疑起宫弋阳的关系,还当众羞辱了他。左又来接妻子,她却从后门走了。左要堂弟跟紧。回到家里弋阳一针见血指出丈夫心病,夜谈又是不欢而散。几次接触,宫感觉到了昔日恋人内心的隐痛,只能以作画抒怀,并一再告诫自己不可造次。弋阳则在家里偷写文章排解苦闷。房东来要房租,马在房子上耍花招露馅,好在他及时找到了工作,好不容易遮掩过去。一直在暗地调查他的宫不知底细,亦是一筹莫展,甚至想放弃说服小瑜。左爬上楼偷看妻子的文章,始知她的种种压抑与苦楚,不料在楼梯上摔伤了。弋阳送到报社的文章无意到了宫手上,他读后再也按捺不住,拖着她来到家中看一幅血淋淋的裸背图。弋阳难以自恃的扑到他怀里,但又瞬息清醒过来,慌忙逃走。

    第9集

      看到血背小油画,弋阳久久不平静,当年的万般情愫一齐涌动在心头。在一次忘情的独舞中,她旧伤复发住院。宫天泽来访,并把血背小油画送给她,要她每天都看着自己。在同一所医院,他意外地碰到被逼着来做人流的小瑜,心情十分沉重。偏巧这时马景瑞贪污公款事被革职,为赔偿公司损失他谎称企业倒闭并家遭不幸,要小瑜四处借钱。小瑜拖着虚弱的身体来酒店当堂晕倒,刘康精心照顾着她,令之非常感动。左树彬意外地从报上看到妻子的文章,心里很是矛盾,既感慨自责又忧心忡忡。小左代他来看弋阳,说出的肺腑之言叫她大吃一惊---这么无望地守着残疾的丈夫,人人都叫好,苦的却是弋阳自己。

    第10集

      为防宫再来医院,弋阳提前出院回家,和丈夫进行了一次长谈。他们都意识到了的无望与现实的无奈,都想对方好却只能以牺牲自己为代价。而实际上的牺牲者是赵弋阳。但在望远镜中看到窥视弋阳晨练的宫天泽,左还是被激怒了。知道自己做不到放飞妻子的自由,他开始挖更大的陷阱。马景瑞这回真丢了工作,开始心安理得蚕食小瑜的所得。由于收入微簿,实在支撑不住两人的开销,马要拍屁股开溜。从一而终观念极强的小瑜不同意,只好忍泪下海做薪水丰厚的陪舞小姐。饱尝蹂躏之苦的江丽打了她,两人抱头痛哭。弋阳硬着头皮与宫相会,他忍不住要求她为自己活着,走出那桩死亡的婚牢。弋阳硬着头皮与宫相会,他忍不住要求她为自己活着,结果两人吵了起来。弋阳精神恍惚跑到蓝磨坊看那幅巨画,不禁潸然泪下。宫尾随而至,两人同时听到小瑜做陪舞的消息。

    第11集

      意外地撞见下楼的马景瑞,宫怒不可遏挥拳猛打。这反而引起小瑜更深的误解,拒不听劝。回家的路上,弋阳对宫的挟义之举大加赞赏,难以克制地流露出些许旧情,促使他坦言“我爱你”。宫一在表明,他并不是为了自己,而仅仅是出于唤醒她做人的尊严和爱的意识最终享有幸福,即使她不选择他。分手时,他们忘情拥吻,弋阳却说爱就不要再来打扰她。怀着复杂的心境,弋阳恢复着对丈夫精心照料的热情,却被怀疑是作贼心虚。两人同去蓝磨坊,小瑜却只同表哥亲近。小瑜述说了下海的原委,左答应帮她男友找工作。随后,他发现素有色鬼之称的肖向东在打小瑜的主意,便暗嘱她小心。当左再次看到宫的身影,他挖大陷阱把弋阳死死囚住的决心愈发坚定了。

    第12集

      弋阳通过宫天泽得知,左树彬秘约记者写了一篇他妻子如何恩爱甜美、生死与共的配图长篇通讯,这等于在更广泛的范围内让她当众宣誓。弋阳终于明白,在心理阴暗的丈夫眼中没有尊严,没有权利,要的只是她终身服侍他,用美丽的光环永远扼杀她的青春和生命。这时她开始接受宫天泽的观点:她是人,有权享受生活中的一切美好,前提是必须解放自己。是夜,忍无可忍的她离家出走了。左树彬慌了,把酒店所有人撒出去找。结果,小瑜在宫家楼下发现了弋阳的自行车。小左却要她保守秘密,他认为从人道的角度这迟早会发生。翌日,弋阳回家收拾东西,郑重宣布婚姻破裂。左不甘心束手待毙,跑到少年宫制造假相,让人们把矛头指向弋阳,为离婚设障。与此同时,肖向东倚仗开始百般纠缠秀色可餐的小瑜。

    第13集

      弋阳隐蔽在宾馆里,并很快拟好离婚协议。左树彬认定是宫天泽勾引妻子,坚决不离。小瑜站在表哥一边,对弋阳与宫嗤之以鼻,但她不知道,自己为马找工作不知不觉走入了肖的圈套---随着马受聘于肖的建筑公司。肖原型毕露欲行不轨,被瑜怒斥。由于对马的安排有表哥参与,小瑜只能婉言劝他离开肖的公司,无德无能的马执意不听。在堂弟的安排下,左与妻子关于协议离异的会面不欢而散,弋阳决定诉讼离婚。左树彬要求堂弟搞到宫天泽、赵弋阳勾搭成奸的铁证。马景瑞闻询,主动找找上门去要求帮忙,在走上法庭之前。宫与弋阳接触频频,他反复为其卸下心理包袱,使之坦然诉诸公堂。这让弋阳看到了一颗诚挚的心。

    第14集

      小瑜反复情绪化地支持表哥离异,表示她和马愿意照料他的后半生,左早看出马不是善良之辈,很不以为然。但马还是为他偷拍了许多宫天泽与赵弋阳在一起照片。由于左造的舆论,弋阳被少年宫停职,学生也跑光了,她伤心已极。开庭之日,左带去一大堆证人和律师,弋阳却孑然独自。起诉理由本是感情破裂,不明真相的证人们却不约而同的否定了这一点。在陈诉阶段,赵弋阳做长篇发言,被迫改变初衷强调了她和被告从基础的丧失到精神的互相排斥,说得入情入理。被告方见势不妙,拿出原告与宫天泽在一起的照片相威胁,要私下调解。弋阳拒绝后,被告律师要求传宫天泽到庭作证。为免使宫天泽名誉无端受损,弋阳坚决不同意他出庭,并刻意对有关她和宫天泽的关系实质问题保持沉默。被告方抓住这一点穷追猛打,牢牢掌握了主动权。学好一身本事的刘康回老家县城开饭馆去了,留给做舞娘的小同乡小瑜和江丽无限怅惘。

    第15集

      面临败诉,宫天泽予以赵弋阳最有力的支持,面对弱者他们选择了忍受,在黑暗中等待黎明。果然法院判不准离婚。前来旁听且了解内情的胡大姐暗示弋阳的机会在一年以后。看到弋阳坐宫的车离开法院,左树彬狂呼他会血战到底。去宫家弋阳从《婚姻法》中找到了一年后获胜的依据,看见她走进去的左却误以为弋阳一直与宫同居。弋阳开始坦然回单位上班,宁肯扫厕所也不检查。左树彬转攻宫天泽,去报社大吵大闹。总编了解实情后,要宫去背景进修,宫则表示身正不怕影斜,不肯退缩。肖在小瑜处碰了一鼻子灰,开始在马身上下功夫,诱使其掉进赌局阱坑欠下巨额债务。小瑜给肖找电话劝堵,被马听到以为两人有一腿,回家打了她。小瑜万念俱灰,快撑不住了,要求和马结婚回乡下。马乘机巧立名目要钱还赌债,小瑜拿不出只得作罢。

    第16集

      报社总编辑找到弋阳做工作,两人欣然达成共识。弋阳买了机票,力劝宫出去躲一年,为了她,也出于对那个弱不禁风者的尊重。肖主动找到左,表示愿意动用黑势力报答恩人,左断然拒绝。但肖还是自作主张派人去找宫,是时宫已上飞机走了。左以为宫是害怕逃走的,复又去说服妻子回家,并故意扮出可怜相。弋阳不忍目睹,泅泪滂沱,但坚决不肯回头。左趴在地上扬言他会死给她看。肖的手下诱使走投无路的马落入圈套,面对牢狱之灾,马最终做出了无耻的妥协。胡大姐受宫的委托找到小瑜,连哄带劝帮她认清了马景瑞的真面目。小瑜痛不欲生,在当场揭穿马的种种骗局后,只能选择离开。心里有鬼的马不让她走,被肖逼着在杯中下药使她失去知觉。

    第17集

      可怜的小瑜发现自己被肖骗奸,自杀未果撞得头破血流。弋阳等人及时起到堵住准备逃走的马景瑞,把小瑜送进医院。醒来后她精神恍惚不言不语,弋阳无奈召回远在背景的宫天泽。面对长期被自己误解的恩人,小瑜哭着道出了原委,肖、马立刻被绳之以法。但小瑜没有勇气出庭作证。宫天泽和弋阳用非常手段终于撬动了她的心扉,勇敢地指证了罪犯。左树彬闻讯,要接小瑜去家里,这曾经是她的梦寐以求。然而毕竟昨是今非,小瑜在痛苦中选择了宫为她安排的回乡之路:去刘康开的小饭馆打工。一年后,小饭馆开得红红火火的同时,小瑜也在刘康身上找到了最实在的爱。弋阳和尚在北京的宫天泽相约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与此同时,左树彬又一次接到了妻子的起诉书。心知这次必输无疑,他绝望地躺在巨画上吞下两瓶药。

    第18集

      保外就医的马景瑞随江丽来到县城,他在婚礼上伺机敲诈并殴打刘康,被愤怒的新娘出于自卫失手打死。宫天泽目睹了一切,急回省城为她请律师、找记者,办好这些才想起一直不见赵弋阳,到医院始知左自杀未遂。看过遗书,弋阳神智迷乱,内心开始动摇。面对丈夫苏醒的眼睛,她言不由衷地幡然醒悟:那是一个无助对她的需要。于是在灵魂的震撼中毅然撤回了诉状,坚守在丈夫身边。宫天泽预感到事情不妙,省城县城两地奔波。在律师和胡大姐的帮助下,小瑜的案子出现了实质性进展。

    第19集

      宫天泽终于在自家见到了一直回避的赵弋阳,只高兴一半才发现她是来取东西的。弋阳艰难地讲述了回归的沉重决定:爱有情感之家,道德之爱,宗教意义上的博爱,后者意味着忘我和牺牲。她已经重新认识到,丈夫等同于她亲人,亲人要需要她付出,她别无选择。否则会终生自责,更无法和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宫竭力劝阻未果。回到家里,左深情告诉她自从她离家出走大门从没上过锁,令弋阳感动不已。夫妻相约,今生今世将以诚相待。不久,律师为潘小瑜辩护成功,使之被免于起诉无罪释放。宫天泽却高兴不起来,黯然神伤地看着那幅巨画被重新镶挂在蓝磨坊。

    第20集

      小瑜回省城谢宫天泽,看他痛苦难当,方知弋阳的变故。她找上表哥家,以亲身经历陈弋阳、宫天泽待人接物的宽容与无私,相比之下,左却是一个极度怎么自利的阴谋家,他是靠寻死觅活把她逼回来的。神智已然恢复且一向自尊心极强的左大受刺激,在痛苦的思索中,他和年轻守寡的母亲进行了恳谈,从老人那里听了他闻所未闻的肺腑之言。于是在母亲身上仿佛看到了妻子的未来。左开始不安起来,强迫自己同被小瑜设计挽留下来的宫见了面。在宫的慷慨陈词中,左发现他感情成熟,多年来还深爱着弋阳,而且绝无乘人之危的委琐心态。尤其当宫问到你们共同的心灵共鸣何在,左感到无地自容。与妻子进行过推心置腹的冷谈之后,左树彬不顾她的阻拦毅然以原告身份起诉离婚。在法庭上,左树彬澄清了多年前那场引发宫与弋阳分手的足球赛--当时宫并不是故意踢伤左,是他出于阴暗心理隐瞒至今。最后她当众把赵弋阳交给宫天泽,完成自身从感情到心灵的升华。(全剧终)

    附图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 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 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8-12-22 15:34:47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