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董轶强

    董轶强,1953年雨果奖获奖者,获奖作品《自然无罪》。 为中国科幻敲响第一声锣鼓的是大学者梁启超。本世纪初叶,他用文言文翻译了凡尔纳的《十五小豪杰》。从那时算起,四舍五入的话,中国科幻可以说已经走过了一个世纪的历史。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董轶强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职业: 作家
    主要成就: 获得1953年雨果奖 代表作品: 《自然无罪》

    目录

    自然无罪/董轶强 编辑

    当方尘受伤的身体被抢救队员们从瓦砾中拖出来时,他万万没有想到,负责b4区救援工作的竟是“绿色精灵”中的616组。三个星期前,方尘还是616组中的一员。可现在,他已经半人半尸地躺在老战友手中的担架上了。

    “自作自受!”组长肖恩狠狠地瞪了一眼担架上的方尘,背过身吐了口唾沫。

    方尘无心解释,抓紧了已被流石砸得支离破碎照相机,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一辆形似蜘蛛的救护车把刚刚找到的伤员与尸体混装在一块儿,慢慢腾腾地开走了。支撑着车体的几只细脚就像死神的手指头,轻蔑地拨拉着地上残破的一切。

    最近几年来,“绿色精灵”救援队的工作似乎不太好做。先是席卷了整个日本四岛的理氏8.6级特大地震;紧接着突如其来的台风又将中国的台湾岛洗劫一空;然后战场转移到的北欧的冰岛,凶猛的火山喷发将所有的人工建筑就地消毁……

    “医生!医生哪去了!”一阵尖厉的女人叫声把方尘从噩梦中惊醒,“怎么回事儿,怎么能让我跟男人住在一块儿,我要住单间,单间!”

    方尘吃力地扭过头,缠在他肩膀和脖子上的厚厚的绷带弄得他很舒服。那位大声叫嚷的女人的脸上受了几处伤,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头红发和一双充满愤怒的灰色的眸子。

    护士小姐进来了,满脸都是带着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医院已经为大家尽量安排了。但是由于条件所限,按伤势轻重安排房间也是必要的,请大家谅解。”

    那女人竟没有再说什么,用被单蒙住脸睡去了。

    方尘此时突然想起他的照相机,连忙探起身:“护士小姐,请问病人随身携带的物品都存放在什么地方?我想……”

    护士楞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地说:“噢,您是绿色精灵的方先生吧,院长吩咐过我,等您一醒来就去叫他呢。您等一等啊!”

    “嗯?”方尘盯着护士的白大褂从门口消失,糊里糊涂地应了一声,便重新被疲劳控制了。

    走在街上,方尘的脚步变得沉重起来。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几棵绿得扎眼的人造树与方尘擦肩而过。心头那个似曾相识的预感压得方尘喘不过气来。支撑防护罩的细细的钢架,在剌眼的阳光下用影子玩弄着画方格的游戏。透过防护罩的太阳犹如一个摇摇欲坠的风筝,在燥热的空气中晃来荡去。

    方尘钻进大厦的阴影里,又钻出来。四周过于洁净的空气带着一股消毒水的气味,让人呼吸时多少保留些顾虑。

    前面拥挤的人群里,忽然闪现出几个方尘熟悉的面孔。他一阵心悸——一切都仿佛曾经经历过一样。方尘坚难的挤进人群,熟悉的面孔消失了。茫然四顾。四周高大建筑上的玻璃幕墙将几束灼目的太阳光篮球般的传来传去,晃得方尘睁不开眼睛。

    按照方尘个人的意愿,是断然不愿见到救援队的这位兄弟的,然而在阿尔金岛的b4区,可恶的上帝竟真的安排他们相见了。

    记得最后一次与弟兄们相见,是在爪哇岛大地震之后。救援队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聚集到出事地点。

    那是一个死伤遍野的场面。地面裂开的巨大缝隙吞吃了整整半座楼房。破烂不堪的广播电视大厦凌空被折断,仍然插在地上的一截像一面燃烧的战旗,把饱含屈辱的烈火化作浓烟抛向半空。

    “为什么?这不公平!为什么每次出现灾害时都正好让我们赶上!日本岛地震时616组在海参崴;冰岛出事时616组在阿姆斯特丹;台湾岛出事时616组又正好在新加坡休假!”方尘把灭火器狠狠往地上一砸,白色的泡沫从破裂处冒出来,流了一地,“这里面一定有阴谋,谁他妈干的!”

    “4142,干什么,造反那!”组长肖恩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冲着方尘大吵大嚷。

    方尘平时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喊他“4142”。虽然在组里每个人都有一个这样的编号,但队员们还是习惯相互间称呼各自的名字。

    现在肖恩喊他“4142”,弄得方尘很不痛快。

    “造反又怎么样,你知道这事儿里有阴谋,对不对?”方尘又踢了一脚灭火器,白沫冒得更猛了。

    “我不明白什么阴谋。我只知道你如果还算个男人,就应该去跟弟兄们一块儿,把那些没死的人救出来。”

    “够了,够了。”方尘扭过头,伸手作了个制止的手势,“随便你怎么胡说八道吧。下次下次休假的地点是西撒哈拉的阿尤恩,我知道应该去哪里等你们。”

    方尘趟着瓦砾,取他的行装去了。肖恩的声音从后面追上来:“我看你会后悔的……”。

    方尘没有回头。

    ……

    方尘使劲眨了眨眼睛,街上的景物仿佛突然变了个样子。人们的神色中透露着恐慌。

    他真的有些后悔了。如果他的预感正确,那么离大灾难的降临就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了。

    他真的后悔了。现在他只要盯着哪个行人的脸看半秒钟,那张脸就会幻化成救援队里哪位兄弟的面孔。

    方尘使劲摇了摇头,脑子清醒了些,可耳边又有声音响起来,那声音大概是在喊:“4142,4142……”

    眼前虚幻的情景渐渐变得清晰了,一张刻满了艰辛经历的老人的脸显现了出来。方尘看到陌生的面孔,挣扎着想坐起来。肩部一阵锐痛使方尘欠起的上半身重重地摔回到床上。

    “一个不该重演的恶梦。对吗,我的孩子?”

    方尘慢慢地摇摇头,一副不理解的样子,“您就是院长吧?”

    老人点点头:“你的相机已经修好了,先放在我那里,等你康复之后随时都可以去拿。”

    “那么照片呢?”

    “大部分曝光时间过长,已经没有价值了。”

    “你刚才说‘大部分’,”方尘盯着老人的眼睛,“也就是说还有几张照片洗出来了!”

    “刚才是我说走了嘴,不过早晚也要告诉你的。的确有两张照片是清晰的,遗憾的是我已经把它们销毁了。”

    “销毁了?这么说我的预料是正确的?你……”

    “你是个聪明的小伙子。”

    “混蛋!这里到底是医院还是魔窟!”方尘胸口的伤使他还无法大声讲话,但他的语气里明显带难以遏制的愤怒。

    院长站起来,对站在门口的护士使了个眼色,“给方先生换个房间,看来我们有必要单独谈谈。”

    方尘慢慢地抬起一只手,表示没有必要。

    “也好。”院长环视了一下房间里熟睡的几位病人,将椅子向方尘的病床拉了拉,轻轻地坐下来。

    “你的确很有悟性,你的父亲没有选错人。”

    “我父亲?你认识我父亲?”

    “当然。三年前他去逝的时候,把你的情况全都告诉了我,他相信只有你才是他的事业的最佳继承人。”

    “院长先生,”方尘一脸讥讽的笑容,“您的演技不太高明吧。我父亲早在十九年前就去世了。”

    老人摇了摇头,他干枯的眼睛突然变得湿润了。他扶着椅子站起来,慢慢地踱到窗前。方尘费力地扭过头看着老人。

    “不怪你,不怪你。你父亲假装被炸死的时候,你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当然不会知道。方重年,也就是你的父亲,是我高中时的同学。

    我记得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他坐在我的前排,安排宿舍,他又正巧是我的下铺……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后来,他考上了当时最有名的清华大学学习现代物理学,我却不得不跟随入了美国藉的父亲到新泽西州的一所私立学校学医。从那以后,我们只通过一次信……”

    “为什么?是你们不想与对方联系吗?”

    老人转过身,眼睛还留恋着外面,好象外面的废墟里有什么值得欣赏的美景似的。方尘已经靠着枕头坐起来,一张好奇的面孔。

    “躺下,我的孩子,躺下。这样你会康复得快一些。其实我们彼此都很想知道对方的情况。只是当时建立城市保护罩的工作刚刚完成,城市之间的联络系统还很不完善。况且,你父亲毕业后研究的项目是绝对对外保密的,与国外联系就更加困难。后来还是我想办法找到了他的地址,托人给他送去一封信,将我在美国高价买下的两个网址以密码的形式告诉给他。事实证明我的办法是高明的。你父亲虽然被禁止拥有自己的网络地址,但他可以登录到我的一台主机上并向另一台主机发送邮件。如果我发现有一个邮件是我‘自己’发给‘自己’的,我就知道那是你父亲发来的。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仅仅给我发过一次邮件,告诉我他很好,让我放心并让我今后不要主动与他联系。”

    “那么后来您又是怎么找到我父亲的呢?”

    “我再也没有找过他。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完完全全把他忘记了。

    直到十九年前的那个感恩节,我忽然在我的邮箱里发现了一封短函。令人吃惊的是那属名竟然是我自己!当时我想了好半天,才突然想起了与你父亲的约定。”

    “那正是父亲出事的日期!”

    “没错。后来我才知道,你父亲参与研究的是高分子密码学。他们将信息调制后编入蛋白质等高分子中。联合政府当时将这种技术用于军事。军工部对这项技术非常重视,并且安排了大量的情报人员监视参加该项目的所有科学家。你父亲无法忍受别人如此地干涉他的自由与私生活,但他又不敢向军工部提出退出研究,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他根本没有退路。”

    “于是父亲就假造了那个被炸死在实验室里的事故?”

    “是的。在离开那个项目之后,你父亲很后悔在毕业之后没有留在中国而接受了联合政府的高薪项目,所以他决定组织一个公益事业来弥补他的过失。可是,对于刚刚‘死过’一次的你父亲来说,他除了丰富的知识和过硬的技术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幸运的是我的一位在美国政界颇有知明度的伯父看中了你父亲的才华,无偿地资助给他两亿美元并答应做这个公益组织的名誉会长。这件事无疑成了你父亲与我的新生活的起点。我们把组织起名为绿色精灵。”

    “是绿色精灵救援队。我也曾经是他们中的一员,只是……”

    “完全不止这些。现在的绿色精灵几乎与世界融为一体了:从教育到医疗到环境甚至到航天航空太空浮城,只要有人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老人的双手紧握成拳头,举到自己面前,脸上洋溢起兴奋的表情。

    “是给本来不需要帮助的人们制造麻烦吧!”

    这句话显然刺痛了老人心中的要害,使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你我都没有死过,可是我比你更能体会得到死亡的恐惧。每次城市爆破试验结束之后,我都将死亡的人数统计出来。这是一笔可怕的人命债。在这一点上,我几乎比恶魔还要凶残。其实我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无限的痛苦之中。如果有人能代替我完成我的工作,我情愿立刻将我的生命归还给全人类。”

    “好啊,我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吧。都给我呆着别动!”

    方尘和老人都吃了一惊,说话的竟是刚才吵嚷着要换房间的那个女人。

    “我说过,都别动,。这对你们都有好处!”,女人右手握着一支微型手枪,左手慢慢地支撑着身体坐起来,“一切都结束了!”,她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与轻蔑。

    “这是谁干的?竟然让她带着枪到医院里来!”,老人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

    “不能怪你的手下,能在我身上搜出枪来的人还没出生呢!”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儿?”

    “噢,真抱歉,忘了先做自我介绍了。我叫萨琳娜,联合国环境总局的调查员。其实早就有人怀疑最近半年来,世界上一连串的灾难是人为制造的。于是联合国环境总局派出了大量的调查员在世界各地展开调查。我便是其中之一。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嘛,很简单,我受了伤,你的手下把我救到这儿来了。真巧啊,不是吗?”

    老人用一种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仍然在熟睡的其它几位病人。

    “很奇怪吗?我应该昏睡到明天中午才对呀。”萨琳娜把枪端在腰间,走到老人刚刚坐过的椅子旁边,扶着椅背坐下来,“你也站过去!”。

    她用手枪在方尘眼前晃了晃。

    “不关他的事,”老人看了看方尘,“让他躺着吧。”

    方尘没有领情,忍着痛站起来走到窗前。外面是一片破烂不堪的瓦砾。

    萨琳娜用眼神指了指窗边的方尘:“早晨护士小姐给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注射了催眠剂。可惜的是催眠剂那东西对我不起作用。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至少十种对付催眠剂的办法。”

    “本来嘛,”萨琳娜接着说,“象你这样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我完全可以先把你干掉,然后再……”。说着她慢慢地举起了手枪。

    老人刚刚恢复了常态的脸色一下又变得惨白:“你要干什么?”

    “哈,哈!不会是我看走了眼吧。刚刚大义凛然地说过要把生命还给全人类的伟大人物也会害怕死亡?”

    “好吧,”老人闭上眼睛,“开枪吧,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是我即将成功的事业。”

    “算了吧,我不会杀你的。我会送你去一个比天堂还好的地方,让所有憎恨你的人们一齐决定你的死法。”

    “想把我交给政府吗?那我劝你还是开枪的好。因为不管你是否杀死我,你都无法活着离开这家医院──这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可以称得上是特工。”

    “你未免太小看人了吧。”

    “你可以试试看。”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空调机嗡嗡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的令人心烦意乱。一个病人呻吟着翻了个身,压得病床吱吱地响。

    方尘背靠着窗棂,思考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六只犹豫的眼睛,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在凝滞的空气中计算着未来。

    “难道……”老人首先打破了缰局,“你不想听听我们为什么要破坏城市吗?”

    “不要想方设法拖延时间了。你破坏城市的目的无非是想趁伙打劫,发点国难财罢了。”

    “你在这里接受治疗,医院收过你一分钱吗?”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杀人魔王了。”

    “院长先生。”沉默了多时的方尘开口了。

    “我姓金,叫我金叔叔吧。”

    “噢,对不起。金叔叔,我想我有权力知道事情的全部。”

    “好吧,”萨琳娜做出了让步,“等你上了法庭就再也没有编故事的机会了。”

    “随你怎么说吧。我搞这个计划的初衷,决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拯救环境。你们听了也许会奇怪,拯救环境与破坏城市怎么会有关联。

    其实你们包括所有的人也许都没有想到,当今的社会环境保护,已经不知不觉走上了一条岐路。就象不砍断树木长歪的枝干,树木就不能笔直的生长一样,只有让社会退回到建立城市保护罩以前的水平,才有可能让环境起死回生。城市保护罩的建立使得每个城市必需有自己独立的饮食供给系统,这就为环境计划实验阶段的保密性提供了有利条件。我们可以把责任转加给大自然。”

    “你是说在自然灾害发生时,所有人的所见所闻都是你们安排好的?这怎么可能,城市里至少有五千万人!”

    “这个问题太专业了,一时很难说清楚。简单的说,我们使用两种物质作为信息的载体:一种是高温下变性的血红蛋白;另一种是一类叫做自催化酶的物质。高温下变性的血红蛋白是用来控制产生幻觉的统一时间的。我们将它放入人们的饮用水中。之所以使用这种物质,是因为许多人仍然习惯于将水煮沸后饮用。已经变性的血红蛋不会因温度升高而再变性。用来记忆幻觉信息的是自催化酶。它的特点是自行积累、自行催化分解。由于这种链端的碱基群只能与其组织完全相同的碱基群相连,我们只要将记忆有小段信息的自催化两端连接上一小段特殊的碱基排列,然后将它们大量的混入食物当中,它们就会在人体的忆中枢内自动地连接成一套连续的记忆信号。这种酶一边积累,一边自行催化分解。只有它遇到前面提到的那种变性血红蛋白的时候,才会停止分解,逐渐积累起来。变性血红蛋很容易被消化液中的酶所分解。所以,只要在事件发生之前停止在水中加入变性血红蛋白就可以控制幻觉产生的大概时间。当然,由于每个人的饮水量的不同,许多人提前产生发灾难的预感也就不足为奇了。行动开始时,我们先将城市保护罩炸毁。爆炸产生的巨响会所有人的现实感官相连通,从而真实地相信灾害的发生。”

    “哼,干得真漂亮,可没人想得到这是一种拯救环境的方法。”

    “不!我们其它的措施还有很多。我们在撒哈拉沙漠上建立了一个5000多平方公里的太阳能电站。它能将数量可观的太阳能转化成电能。这些电能的很大一部分被用来驱动一台巨大的二氧化碳分解机,它可以将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分解成足球烯和氧气。这同时也增加了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减弱了温室效应。我们设在两极的cfcⅠ和cfcⅡ两个考察站正在执行臭氧空洞修补计划,现在两极上空的臭氧空洞已经比几年前大大缩小。相信这些成果你们在政府的新闻中已经有所了解。”

    “漏洞百出。这与你炸毁城市有什么关系?”

    “是啊,金叔叔。既然您拥有改造环境的能力,为什么还要炸毁城市呢?您完全可以让政府向您的事业投资,等环境进一步改善之后再拆掉城市保护罩呀。”

    “你想得太简单了。钱并不是问题。只是在各种保护措施中生活了百余年的人类已经对真正的大自然产生了恐惧感。他们害怕失去保护罩的庇护。上个月的调查表明,目前地球的环境状况已经好于30世纪初的水平。那时的人们没有防护服也没有保护罩也照样活得不错,可在当今社会,这样的生活人们连想也不敢想。以上说的,仅仅是一些社会因素,不谈也罢。但还有一个重要的自然因素,如果不考虑它,我们辛辛苦苦改良的环境,将在短短的几年内再度恶化。”

    “短短的几年?”

    “是的。从哪里说起呢?嗯,你们听说过月亮的故事吗?”

    “在不久以前,月亮曾是地球的卫星,但后来被一颗陨星撞碎了。”

    “对。不过撞碎月亮的并不是陨星,而是一颗小行星。当那颗小行星向地球冲过来时,人们才刚刚发现它一个多月,对它的情况也几乎一无所知。地球动用了一切武器也没能动摇这颗小行星撞击地球的决心。

    最后还是月亮,这个地球诞生以来最忠实的卫士,靠牺牲自己保卫了人类。月亮一下子被撞成了碎块。人们以为躲过了生死大劫,全球一片欢腾。可是人们却没有意识到,月亮不仅是地球的生命卫士,同时还是地球的环境卫士。月亮消失以后,地球的环境每况欲下。潮汐的紊乱使全球气候极度异常,土地沙化的速度快得惊人,刚刚种植几年的人工林场也很快被沙漠吞噬了。”

    听到这里,萨琳娜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仿佛这样可以抒发一下她对月亮的崇敬之情。

    “重造一个类似月亮的引力源,我们的环境工程才不会白做。我们的想法是将城市被破坏时产生的能量传送到外层空间,把月球的碎块和漂浮在太空的宇宙垃圾一同压缩成一个密度很大的球,从而产生引力。”

    “毁坏城市可以获得能量吗?”

    “是的。量子物理的研究表明,一个系统的有序性越高,那么建立这个系统所耗费的能量就越多。城市是规模最大的人造系统,它的有序性极高,被毁坏时放出的能量也就出奇的大。”

    “其它的能源不能完成这项工作吗?”

    “很遗憾不能。在其它能源里,只有核能有可能达到我们要求的功率,但是核能是以热能的形式放出来,极难控制,而我们需要的是势能。”

    门突然开了,两名护士模样的人出现在门口。萨琳娜让手枪轻轻地滑进袖口里。

    “院长。”一名护士用目光指了指萨琳娜和方尘,“您……”

    “没关系,自己人。”

    “亚洲方面共107座城市均已准备就绪,时刻等待命令!”

    “告诉他们原地待命。还有,要小心各国政府和联合国的人!”

    “是!”门轻轻地关上。

    “你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在全球选取了500座大城市,大部分城市已经准备就绪。”

    “500座!”

    “不要紧张。正式行动将是完全公开的。那些居民有充足的时间撤离。”

    “你在撒谎!不然,你为什么不公开炸毁前几座城市?”

    “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从实验阶段就将行动公开,就一定会在公众的谴责声中失去最后的机会。”

    “啪”的一声脆响,微型手枪掉在了一个离三个人都不远不近的地方。表情各异。没有人冲上去拣那把枪。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萨琳娜忽然笑了起来:“看来你没有撒谎,不然你一定会去抢那只枪的。”

    “这么说,萨琳娜小姐不打算把我交给政府了?”

    “是的。不过我还是希望金先生在行动结束之后能给大家一个明确的交待。”

    “我一定会的。”

    “那么,现在是否可以送我离开这里?”

    “对不起。尽管萨琳娜小姐如此相信我们,但我还是希望小姐能暂时留在这里。这段时间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随你的便吧。我知道的这么多,我走了,你们会不放心的。”

    “感谢萨琳娜小姐的理解,我会给你安排最好的房间的。”

    “……,……”

    这几天方尘休息得很好。他那满是伤痕的身体也不那么沉重了。

    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与服药,方尘几乎一直坐在那块洁净而又厚实的大玻璃窗前面观望外面的景色。

    天还是有些灰蒙蒙的,看不清太阳与周围天空之间明显的界线。

    地上的瓦砾中混合着玻璃的碎片,到处都闪烁着晶莹的亮光。贴近地面的地方,总是漂浮着一层厚厚的灰尘,将远处的废墟笼罩得像幽灵一般。几根防护罩上要断未断的钢架在阵风中晃荡着身体,像从树枝上高高垂下的巨蟒,令人心寒。

    方尘已经几次问过给他送药的护士关于金院长、萨琳娜、重造月亮或是什么其它有关于这些的事。可他的到的回答却总是“不清楚”和“不知道”。面对小护士那天使般灿烂的笑容,方尘总是发不起火来。有一阵子,方尘甚至感觉到有点缺乏底气和信心:哪来这么多古怪事,许是自己看多了美国大片梦出的什么东西吧……

    萨琳娜带着坚定的信念从医院里逃出来,可得到自由后又不知所措了。本来想好一逃出来就跟环境总局联系,让联合国出面收拾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坏蛋。可是事情满不像她计划的那样。

    当她化妆成医护人员从两个持枪的警卫面前走过时,警卫分明已经发现她不是医护人员,可还是眼看着萨琳娜从眼前溜走而没有一点儿反应。医院周围是一大片被开垦出来的平地。离开医院大门足足有100米以外才有隐蔽物。警卫们有的是机会开枪把萨琳娜解决掉,可她竟连枪声也没有听见。

    现在重要的是离开这里,灾区是“绿色精灵”的天下。

    城市里最主要的街道已经被清理了出来,可是街道早已没了原来的样子,坑坑洼洼的像一块苍老的皮肤。浅蓝里掺杂些白和土黄,构成了天空的颜色。远远的天边横卧着几条白色的云,那纯洁的颜色仿佛要跟地上瓦砾中的罪恶对抗一番。太阳已经将呆在保护罩外面时的那份老气横秋抛弃得一干二净。虽然飞舞的灰尘挡住了他的一部分光辉,也丝毫不失他被称作阿波罗时的那份威严。

    萨琳娜几乎有些旋晕了。这是多么辽阔的一片天空啊!不被高楼所遮挡,也没有保护罩上钢架的分割。萨琳娜仰着头,原地转了一圈,那份惬意仿佛是真正理解了自由的含义。

    “小姐,看来你需要帮助。”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萨琳娜的上空,把萨琳娜吓了一跳

    代表作品/董轶强 编辑

    科幻小说《自然无罪》。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人物科幻小说作家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编辑摘要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1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2-28 23:05:12

    贡献光荣榜

    更多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