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晖

蔡明晖是中国著名潮剧演员。

编辑摘要
中文名: 蔡明晖 籍贯: 揭阳市揭西县钱坑镇人
性别: 出生年月: 1958年
职业: 演艺 潮剧演员 代表作品: 《红色娘子军》的吴清华、《洪湖赤卫队》的秋菊、传统潮剧《闹钗》的小英、《桃花过渡》的桃花、《陈三五娘》的益春等

目录

[ 隐藏 ]
1 简介
2 艺术风格
3 评价

蔡明晖 - 简介

蔡明晖蔡明晖

蔡明晖 女,1958生,揭阳市揭西县钱坑乡人,著名潮剧花旦演员,国家一级演员,潮剧五朵金花之一,广东潮剧院院长助理,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

1973年考入汕头地区戏曲学校。1977年毕业后分配汕头地区青年实验潮剧团,任旦行角色。1979年调入广东潮剧院一团。扮演过现代潮剧《红色娘子军》的吴清华、《洪湖赤卫队》的秋菊、传统潮剧《闹钗》的小英、《桃花过渡》的桃花、《陈三五娘》的益春、《春草闯堂》的春草、《赵氏孤儿》的孤儿、《王熙凤》的翠儿、《搜楼》的彩云、《张春郎削发》的小红、《串戏定亲》的桂花、《皇帝与村姑》的村姑、《泼水成亲》的阿巧、《双喜店》的娇容、《柳玉娘》的小妹、《陈太爷选婿》的彩銮、《金花女》的金花、《回书》的刘咬脐、《告亲夫》(选场)的若云等。1981年在《搜楼》中扮演彩云,参加广东潮剧院青年演员汇报演出,获演员二等奖。表演以扮相俏丽、做工娇巧、唱工清雅取胜。其在《张春郎削发》中扮演小红,参加第二届广东省艺术节和首届中国艺术节,获多种奖项,1984年摄制成潮剧艺术影片。1993年随团到泰国演出,在《皇帝与村姑》中扮演村姑。1993年参加汕头市文化局主办的潮剧卡拉OK精品展演,获优秀表演奖。曾多次随团赴泰国、新加坡、香港、澳洲等国家和地区演出,均受到观众欢迎。

在20年的舞台生活中,以花旦表演为主,善于创造角色受到观众喜爱。写有《我对花旦表演艺术的探索和体会》、《我是怎样扮演益春的》等艺术理论文章发表于报刊。

蔡明晖 - 艺术风格

蔡明晖蔡明晖

蔡明晖是潮剧舞台上“五朵金花”之一,而她又是“五朵金花”的“另类”,因为她扮演的角色大都是花旦角色,与其他四朵闺门旦、青衣的“金花”相比,在一台戏中的戏份较少,很难有发挥的空间。那么,蔡明晖是如何成为“金花”而傲放于群芳争妍的“南国鲜花”丛中?

翻开蔡明晖的演艺史,我们不难发现,她是一个勤奋、刻苦,以艺术精益求精的人。

在蔡明晖演过的戏中,很多角色都是女主人的贴身婢女,比如《陈三五娘》的益春、《张春郎削发》的小红、《陈太爷选婿》的彩鸾、《王熙凤》的翠儿、《闹钗》的小英、《柳玉娘》的小妹、《搜楼》的彩云等等,都是一些主要配角戏,然而,蔡明晖演来光彩照人,这些艺术形象,就象一只只炽热闪光的灯泡,每一出场都会在观众面前闪出耀眼的光芒。

作为主要配角,蔡明晖认为“既不能瘟了戏,又不能抢了戏;既要完成自家的戏,又要激活他人和全台的戏。”

蔡明晖分配到广东潮剧院一团之后,第一个古装戏就是誉满海内外的《陈三五娘》,扮演的角色就是被著名花旦肖南英演绎得入木三分的益春。

蔡明晖明白这个角色的分量,也明白再精准的模仿也不能算是有出息继承的道理。于是,她运用花旦特有的表演手段,以自己独到的演艺把益春的那种精巧灵秀、纯朴俏皮的性格特征活灵活现于舞台。有几个场次至今让难以忘怀:

“观灯”场,蔡明晖着重于水灵灵的眼睛和婀娜多姿的身段的诗性舞台艺术的表演。她步履轻盈、宛如行云流水的“圆场”功,“传”出了主婢元宵佳节赏境喜悦的心情和斑谰的色彩。

“藏书”场,益春唱着“穿曲径、绕迥栏,暗藏书信上绣房”上场。穿曲径的曲线美,绕迥栏的韵律美,藏书信的人性美,都在蔡明晖这处化虚为实的写意式表演中,呈现出一种朦胧、储蓄、游动、变化的审美形态。

“扑蝶”场,益春同情五娘,既真心地帮助她,又调皮地想戳穿其矛盾的心理。蔡明晖用美不胜收的扑蝶、赶蝶、骂蝶一系列优雅精致的造型和甜美抒情的歌喉,表现了关系微妙的喜剧纠葛,把五娘沉闷的情绪激活起来。

“留伞”场,益春与陈三的双人“伞舞”优美动人。蔡明晖运用潮剧表演手段,化舞韵为角色的神韵,做到舞蹈与戏剧化统一,刻划了益春乐于成人之美、聪明伶俐的艺术形象。

总之,《陈三五娘》整台戏蔡明晖以鲜明剔透、灵活多变的表演,使观众感到她以自己的感情进行演绎所出现的那种真实、形象而又鲜活的生命运动。既保持传统剧目那种具有长久魅力的韵味,又使自己扮演的益春更为光彩夺目。

蔡明晖演戏讲究戏曲的表演程式,但又注意角色的内心体验,既追求角色在规定行动的逻辑性,也追求舞台对手之间的情感交流的合理性,因此,她的表演给的印象是感情充沛,动静合宜。在《张春郎削发》中,蔡明晖扮演双娇公主的贴身宫婢——小红。

第三场,只见她踏着轻盈的弦乐锣经节奏,以艺术感知为角色语言,赋予了潮剧传统唱腔以时代之魂,且歌且舞地赞驸马、逗公主,“歌舞演故事”这一戏曲的奇思妙想产生了完美的境界。“闹发”时,唱着“万岁爷英明无比,……轻轻一吹滚呀滚滚圆”,蔡明晖传神的眼光忽而飘向公主,忽而飘向皇帝和皇后,自始至终牵引着观众,共同完成了一段非同寻常的审美体验。如此机灵聪颖、善解人意的表演,实是功力不凡。

第四场,蔡明晖时而生、时而旦,以生旦两个行当表现小红的敏捷美。小红假扮义士,化名大青陪公主重返青云寺,蔡明晖演出了生角的英俊、儒雅、大方、潇洒。但小红毕竟是女儿身,蔡明晖在细小之处精雕细琢,以求尽善尽美,比如在忘情时,以花旦的碎步适当地露出女子的神态,在小生和花旦的似与不似之间,完成生气贯注的人物形象塑造的审意向。

蔡明晖以其艺术的灵性抓住观众的心理,把角色的性格特征、演员的表演魅力同观众的审美情趣交融一体,在“配角戏”中演出了一片新天地。

随着今天戏剧创作路子和题材的拓展,花旦有时也当上主角。《春草闯堂》中相府千金的婢女——“春草”就是一号女主角。演惯了婢女的蔡明晖顺理成章地挑起了大梁。她不仅轻车熟路地驾驭着传统的技巧,而且在表演上有更高层次的美学提炼与合融。她把传统的神韵化为“春草”的灵魂,刻画出新的境界,塑造出一个聪明、活泼而又富有正义感的“春草”艺术形象。

《皇帝与村姑》的主角——村姑张帏君是观众对蔡明晖表演艺术的一次全方位的审美感受。她嗓音甜美悦耳,体态优美动人,勾画出纯朴、纯情而又干练的村姑形象。让观众形象地领略到深刻的人文意识,领略到新时代潮剧花旦的高层次的艺术品位!

技巧是塑造人物的手段,手段越丰富,戏的观赏性价值就越高。“给食”场,蔡明晖演出了村姑的端庄、娇美、温柔、贤惠、善良;“救驾”场富于传情的眼神演出了村姑的聪颖和灵慧;“哭驾”场以不同韵律的多层次的声腔艺术演出了村姑误认壮士已死的凄戚和悲怜;“挂裙”场以节奏丰富的程式舞蹈,演出了村姑不独沐皇恩的纯洁无暇、质朴淳厚。

在“骂驾”、“幽禁”等场面中,蔡明晖以花旦演死囚并跨青衣的表演程式来表现凄惨悲楚的气氛,当年冒死相救的落难英雄就是当今的皇帝,而“忘恩负义”的天子却把她打入死牢,喜悦与悲凉同在,甜蜜与辛酸共存,幸福与凄苦相伴……这种形式与内涵的矛盾错位,使演出达到一种新的美学境界。同时,把青衣和花旦糅合在一起,设计了不少委婉的唱腔,语声泣咽,断续之间感情真切,是演戏?是生活?教人不能猝辩。

不论是《春草闯堂》还是《皇帝与村姑》,蔡明晖在声腔上有一个重大的突破,那就是采用真假声结合的方式,适当融合了声乐艺术中的演唱技巧,她以神韵贯串其中,灵活掌握运用了行当音乐与表现音色,其声腔有所变化处理,所以高低可就,舒卷自如,特别是在不影响实际“时值”的前提下,兼顾到“字、声、腔”的辩证关系与它们相辅相成的作用,既拓宽了音域,又丰富了音色,听来顺耳、新颖,而含意又很深远,达到了字正腔圆、情真意切、甜润流畅、节奏鲜明、“神贯而动容”的艺术意境。

其实,蔡明晖早在折子《串戏定亲》饰演桂花,《泼水记》饰演阿巧这两个村姑形象,就已显露出她能独挑大梁的本领。她演的主角,总是使观众于“无意中”与她扮演的人物“共鸣”起来,并随其情感发展而共同升华,逐步达到沸点。

演桂花,蔡明晖做工规范流畅,身段舒展自然,既符合程式性,又赋予程式以思想内容,她以“一撅嘴”、“一顿脚”、“忙摆手”的动作,表示不爱“富家少爷”、不攀“书香人家”,更不羡“家资万贯”,三个动作传神地表现了人物的思想情操和年龄性格特征,每一个程式动作具有内在充实的韵律,又符合人物的思想感情。

演阿巧,蔡明晖的表演既有潮剧程式的依托,又有生活的意境化,在艺术中求人物的真实感,又在人物的真实感受中求舞台中的艺术产效果。每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出于妙龄少女初见温文尔雅的少年傅朋时自然的真情流露,由感而发,细腻入微地剖露大胆乖巧的姑娘的内心世界和细腻的感情,使表演更具真实性。

作为一台戏的主角,蔡明晖总是用自己的智慧和实力,把握住人剧的美学特质和角色上所具有的精神气质,创造了也这个人物生命相呼应的表现风格,从而使她塑造的这一人物形象一个比一个有着大胆的为观众所承认的艺术创新。

从《张春郎削发》中小红反串小武生大青,到《皇帝与村姑》跨青衣的表演,就已证明蔡明晖是一个亦生亦旦、亦文亦武、亦庄亦谐的多面手演员。她先后主演了同时集几个行当于一身的《金花女》中的金花,《辽宋情缘》的银花公主,还反串了《赵氏孤儿》的小武生赵氏孤儿和《回书》中的娃娃生刘咬脐……

出息的演员总不会满足于“克隆”艺术,创新是艺术的生命,自然也是表演艺术家们的追求。从六十年代陈丽璇的“金花”到八十年代郑小霞的“金花”,《金花女》已成为潮剧的戏宝。九十年代重排这个戏,蔡明晖以本行花旦跨未婚的闺门旦、婚后身为寒门妇的青衣和夫荣妇贵的正旦来演绎金花女,她追求“形”和“神”的和谐统一,对人物、剧情的深刻、独到的理解,是她推动表演艺术发展的最活跃、最基本的因素。于是,她找到不同行当更合理、更准确的内心行动线,以适合现代观众多层面、多方位的审美情趣要求。

蔡明晖带着本色行为和质朴情感,走进金花的心灵与之神交,合二为一,物我皆化,孕育出新的“金花”的艺术生命。“绎道写状”的演唱,环环相扣,层层递进,饱含激情。其声韵似在云中回旋、流动,满腹悲怨。曲折迂缓地款款传出,宣泄出金花羊落虎口,被嫂苦迫的痛苦与悲愤,是一种来自生命本身的深切而无奈的悲哀,直抵人心,丰富了人物形象底蕴。“兰溪遇难”的口白甜而不腻,地方味浓郁,一句“刘郎呵,刘郎……”显示出她艺术创造思维的活跃和自我情感的流动以及恩爱夫妻惨别的心灵震颤。

“选婿”、“借贷”、“勉夫”等场次,蔡明晖在准确、鲜明和真实的基础上,提炼出最富有表现力的动作,以理性自觉控制喷发的激情,突出形体动作在拓展人物精神空间所具有特长,然后进行合乎分寸的艺术夸张,一招一式都在线条、姿态、动律和神韵上增强了舞台艺术的视听美感,大大提高了每个戏的审美价值。因此,蔡明晖演的“这一个”金花,纯洁、善良、坚毅、富有正义感,气质上少了柔媚、纤弱的闺阁气,而是充满纯朴美和真挚美。

观赏性首先给人以美感,美不只是外表的形象、身材、扮相,更主要是魅力产生于以多个行当来演绎一个角色的情感。《辽宋情缘》的银花公主,蔡明晖不仅于外在造型上以花旦和刀马旦展现了番邦女子英气、秀气中透出一点“野气”的形象美,唱出“情愫兮兮”的心曲,又要演出“深情贤淑”的神态,更有“马上桃花”和“刀丛英姿”的一种古朴之美、清纯之美的人物性格的内在美。

在“巧偷令箭”、“追赶驸马”中,蔡明晖注意了人物性格的塑造和现代观念的渗入,将转瞬即逝的动态美转化为一种让人凝神注目的雕塑美,藉以凸现人物情感的极致。特别是在银花公主追求不回,眼望驸马南归将为佘太郡“正以忠义不容之罪”时,蔡明晖以青衣表现银花公主跪地祷告的那种很奇特、很强烈的形体和心理复杂情感的交流冲撞,无不激起观众的情感浪花。

从一个个活泼可爱的俏丫环,蔡明晖在《赵氏孤儿》和《回书》中摇身一变成为年少英武的男儿。她深入到“异性”男孩子内心世界中去,凭借扎实的表演基本功,准确、自然、生动地把气宇轩昂、聪明机智的将门后裔展现于舞台上。赵氏孤儿挥舞双剑和刘咬脐手握翎子时的身段功架,蔡明晖既顾及潮剧舞台的虚拟性,也不忽略戏剧情理的真实性。同时,她又大胆揉进娃娃生的唱腔,增台了男孩子嗓音上的宏亮和豪气,于是两个不同性格、不同背景的小将军形象闪闪烁烁地显示了蔡明晖的艺术魅力。

蔡明晖的成功在于她精心揣摩、刻间追求的风韵与特色,既演活了人物,做准了戏,又尽量使观众忘掉是戏,这种真假相同和虚实结合所达到的艺术效果,使她饰演的角色俏皮则机灵乖巧,机智而才思敏捷,温柔而妩媚可爱,刚烈则凛然难犯。这是蔡明晖潮剧花旦表演艺术的真正魅力。

蔡明晖 - 评价

蔡明晖蔡明晖

蔡明晖是70年代崭露头角的潮剧“花旦”演员。而今20年过去了,她在潮剧的“百花园”中依然一枝独秀,光彩照人!

蔡明晖1973年考入汕头戏曲学校。她天资聪颖,勤奋好学,加上名师悉心指教栽培,在校4年打下了扎实根基。潮剧花旦这一行做功独特,表演生动,多是扮演天真活泼,聪明伶俐的小婢、村姑等喜剧性人物,其特点是乖巧、娇嗔、机灵、大胆。因此,扮演这一类角色的花旦演员,必须是明眸利齿兼心灵手巧。蔡明晖可谓是天生丽质,她那水灵灵的眼睛,那活脱脱的表演,还有那娇巧的身段和燕语莺声,一上台便让人感受到一种美的艺术魅力。

看过蔡明晖在传统潮剧《荔镜记》中扮演益春的观众都记得,她运用潮剧花旦特有的手法、步法,加上一双透亮、精灵的眼睛,把益春好种机灵、俏皮、纯朴、善良和果敢的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在表演中,无论游目聘怀,还是苦心揣测,有时只须眼珠一转,手势一动便可不用开口,也让观众明白人物的内心意念。在饮誉京华的优秀剧目《张春郎削发》中,蔡明晖饰演双娇公主的贴身侍婢小红,同样以清脆的歌声、真挚的感情,熟练的行板,细腻的动作,传情的眼神,把一个开朗、聪颖的小宫女演得活灵活现,一流盼,一回眸,传神达意,使这个地位低微的小人物满台生色,增添了全剧的喜剧色彩。

有人曾戏称:蔡明晖在台上会“咬人”,这是说,她十分注重表演中的人物交流。她的表演紧紧“咬住”对手,咬得你非注意她不可,因而,她的戏缜密、细腻,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浓烈的生活气息,观众也就不知不觉被“咬住”了,迷住了。在近20年的演艺生涯中,蔡明晖塑造了《春草闯堂》中的春草,《闹钗》中的小英,《皇帝与村姑》中的村姑,《搜楼》中的彩云,《泼水记》中的阿巧等一系列生动活泼、光彩照人的艺术形象,受到海内外广大潮剧观众的高度好评。

最近,广东潮剧院一团推出新戏《辽宋情缘》,蔡明晖一改往日人们常见的“丫环”形象,首次集刀马旦、闺门旦、花旦于一身,担纲出任第一女主角,成功地塑造了辽国公主银花的人物形象。该剧取村于宋辽金沙滩一场恶战之后,四郎杨延辉流落番邦,后与辽邦公主银花结缘,几经感情波折,终于情化干戈,缘结南北,使辽宋两国和好,骨肉团圆。剧中辽国公主银花的恋情、痴情、明理、知度,以及美气、秀气中透着一些“野气”,都被蔡明晖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演人不演行”,银花的成功塑造,再次显示了蔡明晖的艺术创造力。[1]

附图

 

为本词条添加视频组图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 ^ 引用日期:2010-05-17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 分享到: 我要提建议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欢迎加入互动百科大家庭,和互动百科超过 690万专业认证智愿者一起,分享你的真知灼见。

如果你对大家的讨论有兴趣,可以点击“赞”和“鄙视”的大拇指,来表达你的看法。

讨论区的精彩内容,会被用户顶到最上面,让更多人感受到大家的推荐,你注意到了吗?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690多万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
您也可以使用以下网站账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