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蔡桂勤

    蔡桂勤(1877—1956) 字拙亭。济宁县(今任城区)蔡桁村人。出身武术世家,自幼随祖父蔡公盛习武。1919年,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育会,他为与霍元甲王子平齐名的该会武术教官。1920年,经李宗黄引见,结识孙中山,后去广州大元帅府传授武术。其子蔡龙云年方14岁,只用了5分钟,即将白俄罗斯名手马索洛夫打了13个跟头,中华队大获全胜。1950年,回到故乡颐养天年。当美国侵朝战争爆发后,他赶赴上海,参加武术界义演,并捐资20万元(旧币)支援抗美援朝。1956年去世。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蔡桂勤 出生地: 山东济宁
    民族: 汉族 国籍: 中国
    去世日期: 1956年 职业: 华拳武术大师、镖师、武术教官等
    主要成就: 传播华拳 字: 拙亭

    目录

    大师简介/蔡桂勤 编辑

    蔡龙云自然承担起了继承父亲蔡桂勤武术衣钵的重任蔡龙云自然承担起了继承父亲蔡桂勤武术衣钵的重任
    一代武术大师、华拳的传播者蔡桂勤先生,字拙亭,精技击,擅长枪、剑、流星、擒拿、弓箭诸技。1877年出生于山东济宁蔡桁村。
    蔡桁人历代习武,精枪剑,也兼长华拳。据说,在唐朝开元年间,华山附近的游侠士蔡茂,闲居长安,与权贵之家结怨,手刃仇人,避祸任城(今天的济宁)。到了宋朝宣和年间,他的后人蔡泰山蔡刚、勇武绝伦,常被选为相扑手参加洲郡和京都的“露台争交”,在技击实践中创造了华拳。后来由于华山蔡氏与济宁蔡氏同姓,遂使华拳流传于蔡行。在过去的年代,蔡行屡遭天灾人祸,土地脊薄,人口流离,至清咸丰年间擅武者仅存蔡公盛等寥寥几人而已。蔡桂勤先生自小跟他祖父蔡公盛习武,后祖父病逝,家境贫困,只得离开蔡行到城市谋求生活,遂迁居济宁南门外皇经阁。
    1925年后,先后寄寓襄樊、南昌、长沙、开封等地。1932年,定居上海,以教拳为生,先后执教于山东会馆、慕尔堂国术团、华联同乐会体育部、砖灰业国术团等,并常回济宁传授武艺。他从严施教,尤重武德,培养了一批武术名手。1941年的一个秋夜,日本剑道名手矢野光成登门比剑,他以深厚的功力,仅用一鸡毛掸子与之对打,最后以“蜻蜓点水”掸中对方执剑手腕要穴,迫其撒手坠剑。1943年,一帮洋人在上海耀武扬威,设台比擂,他与王子华联袂率中华队参赛。其子蔡龙云年方14岁, 只用了5分钟,即将白俄罗斯名手马索洛夫打了13个跟头,中华队大获全胜。1950年,回到故乡,颐养天年。当美国侵朝战争爆发后,他赶赴上海,参加武术界义演,并捐资20万元(旧币)支援抗美援朝。1956年去世。

    武林逸事/蔡桂勤 编辑

    投名师雪夜受三挫
    在那时候,有一位闻名遐迩的“齐鲁大侠”丁玉山,经常到以武会友的四海春茶楼喝茶。蔡桂勤知他武艺高强,得华山蔡氏华拳拳法的真传,便欲拜他为师,但丁玉山非常固执于“艺不轻传”、“择人而教”的古训,他的武艺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传授,何况是外人,于是遭到了拒绝。然而蔡桂勤先生求艺心切,每天都去茶楼接近“齐鲁大侠”。有一天,丁玉山终于开口说话:“你真想学华拳?真想学的话,今晚子时,在太白楼下侯我,能做得到吗?”蔡桂勤欣然答道:“能!”当夜便早早的到了太白楼下。那是一个严冬的夜晚,朔风夹带着鹅毛般的大雪,家贫衣单的蔡桂勤实在抵挡不住风雪的侵袭,只得拉开驾式,行拳走步,借练拳来御寒。好不容易挨到子时,可是并不见“齐鲁大侠”的到来,直到天光大亮,丁玉山始终没有露面。第二天,在四海春茶楼,丁玉山好像没事儿一样,根本不提昨晚的事,蔡桂勤很恭敬的站在一边也不敢问他。第茶罢人散,丁玉山方始淡淡的说:“昨晚我忘了,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今晚子时,再去太白楼下候我,能吗?”蔡桂勤先生又欣然答道:“能。”这天夜里,风仍怒号,雪仍狂飞,“齐鲁大侠”仍然没有到来,第三天,蔡桂勤先生在茶楼见到“齐鲁大侠”,垂手而立,依然不敢问昨天夜里的事,人散,丁玉山又淡淡的说:“昨夜我喝醉了酒,今晚子时再去候我,还能吗?”蔡桂勤先生仍然欣然答道:“能!”可是这第三个雪夜,“齐鲁大侠”又没有来临。第四天,见到“齐鲁大侠”时,蔡桂勤还是很恭敬的垂手站在他身边。茶罢众人散去,丁玉山唤蔡桂勤坐下,用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直盯着蔡桂勤看了好一阵子,而后说:“气至三鼓而衰,而你受此三挫,气仍粗,面无怒色,并具至大至刚之志的人,难以如此,我就收下你这个学生吧!”经过这三次雪夜考验,蔡桂勤才列为“齐鲁大侠”门下。三年的时间,尽得华拳精髓,逐渐独步武坛。
    枪挑“五狮拦路”
    1897年,蔡桂勤先生只身南游,在苏州锦源镖局当了镖师,扬镖大西北,镖车直走晋陕甘宁。当时西北道上有一个赫赫有名的“铁拳”张凤,凡有新镖车经过,他都要较量一番,试试人家的武艺。他听说蔡桂勤是个新手,就叫人在镖车经过的道路当中摆下几张八仙桌,桌上放了五个石墩,每个重二百来斤,按江湖上的说法这唤做“五狮拦路”。他要看看初出茅庐的年轻镖师如何把这些石墩搬掉。蔡桂勤先生坐在马上,离老远就瞧见这些石墩了,待到近前翻身下马,从马鞍桥上摘下了长长的铁枪,使出“两龙分水”的招数,脚下着力,手中运劲,左右挑动。一瞬间,左两个、右两个,正前方一个,把五个石墩挑开了。把一石挑向正前方的这招唤做“猛虎开道”,意思是你“拦路”,我“开道”,我把道路打开了。“铁拳”张凤一看,此人果然功夫不凡,心里佩服。但是还想试试拳脚,于是两人交起手来。蔡桂勤先生用华拳的“迎面三腿”、“勾挂连环”,打得张凤甘拜下风,两人结成了好友,从此,蔡桂勤先生的镖车行弛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通行无阻了。
    武德服人拳打“毒龙手”
    蔡桂勤先生武功卓越,好些人和他比武,都败在他的手下。可是他从不伤害人家,除非是强徒恶霸之辈,有一年元宵节,苏州玄妙观前扎下了一座以武会友的擂台。台主是九江人徐鹤年,年龄三十开外,精通南路拳法,善点穴道,人称“毒龙手”。擂台摆了三天,还没有人赢他。第三天,徐鹤年不该口出狂言,说什么“偌大个苏州城,南来北往的镖师、教头不少,可都是一些傻把式,没有一个够得上我的手的。”这话一出,台下哗然,蔡桂勤无可再忍,一跃身上了擂台,双手抱拳说:“山东蔡桂勤,愿请老师赐教。”徐鹤年一见上来的人五短身材,精瘦如猴,年纪又轻,哪放在眼里,随即两人请礼,扯开架式打斗起来。几个照面之后,徐鹤年左手一晃,右手“毒龙出洞”直取蔡桂勤乳下穴位。蔡桂勤先生将身向右偏闪,用左手掳住对方右腕,顺势一转身,右手插向对方右膝外侧:头一摆,腰一拧,右手一别,左手一扯,用了个“抱虎归山”把徐鹤年摔出,就在徐鹤年将要倒地之际,蔡柜勤急忙右手向上一翻,在对方的右腋下将其抄起,使徐鹤年没有跌到,按说徐鹤年应该认输了,但是碍于脸面,强说未曾倒地,并不认输。
    两人重新再斗,蔡桂勤起右腿用华拳“迎面三腿”的第一腿“摆柳”向对方头部踢去,徐鹤年蹲身躲过;蔡桂勤的第二腿“提柳”紧接着又到,直向对方裆腹踢去,徐鹤年不愧是江西武林巨子,一侧身又躲过了这第二腿,并且在侧身的同时,右脚进步,右手叉开中、食二指,“双龙抢珠”插向蔡桂勤的双目,蔡桂勤见对方发招如此快速,赶紧将右脚落下不便再发第三腿,缩身让对方的戟手从头顶上方伸过;右手向上擒住了对方肘臂,左腿在下,左臂穿入对方裆里,随即左肩一扛、右手一扯、身向上起,使了个“樵夫担柴”把徐鹤年扛了起来,转身到了台口把徐鹤年向台外抛了出去。徐鹤年在空中旋了两旋,朝台前空地跌将下来。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蔡桂勤脑海里闪了一个念头:武以防身,岂能伤人。于是,两脚一蹬,“鱼跃龙门”向台前凌空扑去,就向排球运动中鱼跃救球似地用双手将即要摔落在地的徐鹤年托起,让他能用双脚站住;而自己双手着地用“虎扑”势站了起来。蔡桂勤的这一举动,使徐鹤年深受感动,愿与蔡桂勤结为忘年交。
    这样的事例在蔡桂勤的一生中是很多的,举此一二,以见一斑。
    结识革命先驱向往革命
    1905年,蔡桂勤先生离苏州去上海,与师兄李瑞云及胞弟蔡桂俭创立西庆镖局,任总镖头。凭着华拳和一杆铁枪扬名于大江南北,一时有“枪王”、“拳魔”之称。
    1906年,蔡桂勤在上海与“鉴湖女侠”秋瑾相遇,秋瑾慕名向蔡桂勤求教剑术。在交往中,蔡桂勤深受秋瑾的爱国主义的思想影响,向往着革命。次年,秋瑾在绍兴就义,蔡桂勤先生悲痛异常,终日不语,深悔在秋瑾发难之日未能相随。
    1920年,蔡桂勤经革命党人李宗黄的引见与中国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相识,前往广东,成为大元帅府里的座上客。在广东期间,从其习武者众多,其中有孙中山,李宗仁,李烈均,伍朝枢,范石生,李宗黄等。中山先生逝世后,蔡桂勤先生浪迹江湖,遍游名山,先手寄寓湖北襄樊、江西南昌,湖南长沙、河南等地。
    育人重在气质
    1932年蔡桂勤定居上海,以教拳为生。先后在上海的山东会馆慕尔堂体育部、砖灰业国术团、华联同乐会体育部传授武技。一些著名的武术家陆青萍、张子扬,何金章,潘梓明、蔡鸿详,马永昌,姜传文,曹百顺,耿兆麟等皆属其入室弟子。蔡桂勤先生使华拳广泛传播开来,成为近代华拳的开拓人。
    蔡桂勤对待学生是非常慈祥的,但是在练功的时候却是十分严厉。特别是对自己的儿子蔡龙云就更加厉害了。蔡龙云小时候练功,站起桩步来或拿起大顶来,一次就是半小时、一小时;练“迎面三腿”,一踢就是一、二百次。稍一松懈,蔡桂勤先生就用藤鞭抽打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蔡桂勤对待儿子特别注重气质的培养,常灌输爱国的思想,孙中山、秋瑾的爱国事迹,是向儿子讲故事的主要内容。在家里还挂着薛仁贵、岳飞、文天祥等人的画像,让儿子每天都看到这些古代的民族英雄,接受爱国气质的影响。蔡桂勤先生煞费苦心的想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有气质、有才学的真正武术家,他经常谆谆教导儿子和学生们的一句话是:“一个人要有民族自豪的精神,总要有富贵不能移的气节,否则,就不配是一个武术家,更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鸡毛掸子击败日本剑道
    1941年,一个秋天的晚上,有三个擅长剑道的日本人去找蔡桂勤的麻烦,为首的名叫矢野光成。这边空地上,学生们正在练着拳脚,一见老师和三个日本人到来,便都停止了锻炼。矢野光成抽出他的利剑,叫跟随他的人拿一根碗口粗的木头竖立在凳子上,他双手举剑,断喝一声,挥手朝木头劈下,顿时把木头劈成两半。这是显露他的剑力,想把蔡桂勤镇住。此时,蔡桂勤先生倒攥着鸡毛掸子微笑着说:“别弄那把戏了,请先生赐教吧!”矢野惊异地问道:“你怎么不拿剑呢?”蔡桂勤答道:“和你这样的剑道家比试,鸡毛掸子就足以应付了。”随后,两人凝神静气,比试就开始了。矢野双手持剑,“呀”的一声,步随声进,剑随音落,身步剑气凝成一提,朝蔡桂勤头顶猛劈下去。蔡桂勤不慌不忙,在利剑快要劈着头皮时,方始将身躯向右侧转,使剑向地面沉下,顺势一翻手腕以掸代剑“苍鹰旋翅”横抹对方颈项。矢野急忙后撤,蔡桂勤紧贴着对方直把矢野逼到墙根,使他再也无法动弹。蔡桂勤先生讥讽地说:“矢野先生,你怎么那么小气,不肯把日本剑道的精微赐教老朽呢?再试一回,务请大方一些。”
    两人稍息一会儿,再次交手,几招过后,蔡桂勤“仙人指路”用鸡毛掸子“蜻蜓点水”点击对方腕部穴位,只听“铛啷”一声,矢野光成撒手丢剑,随即圈似地用鸡毛掸子“蜻蜓点水”点击对方腕部穴位。只听“当听铛啷一声,矢野光成撒手丢剑,羞得满脸通红。蔡桂勤急忙将剑拾起递给矢野,说了声”老朽失手,多有得罪。“请对方再较量一次,矢野光成说什么也不再试了。
    到这时候,矢野光成才不得不佩服中国的剑术自有它精微之处,不象先前说的那样仅流于花式而已。临走之时,矢野光成把他的那把剑硬是留下来给蔡桂勤先生作为纪念。
    维护民族尊严接受挑战
    1943年,上海有一帮子外国拳师,瞧不起中国武术,更瞧不起中国人,辱骂中华民族是“东亚病夫“,挑起了一场轰动上海十里洋场的中西拳家比武的擂台赛。“东亚病夫”的耻辱使蔡桂勤义愤难平,为了维护民族的尊严,他和另一位武术名家王子平先生接受了洋人们的挑战,决定选派自己的学生参加比赛。蔡桂勤出与对儿子的考验,也让年仅十四周岁的蔡龙云和洋拳师比个高低。他妻子坚决反对让这么个独生子去冒生命危险,于是蔡桂勤对妻子晓以大义,最后还是让儿子参加了比赛。
    这场中西拳家比武的擂台赛,中国的武术高手们荣获全胜,然而,被外国洋人把持的裁判组却硬说我方个别人的“点分”比他们少些,宣布的成绩是:五胜两负一和,中华队获胜。这场比武,中国武术家打掉了外国洋拳师的威风,大长了中国人的志气。蔡桂勤先生王子平先生的这一爱国行动,受到了国人的高度赞扬。
    告退武坛爱国之心不渝
    1950年,蔡桂勤告退武坛,回到家乡颐养天年。不久,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1951年8月,蔡桂勤以实际行动响应抗美援朝总会“6。1”捐献武器支援前线的号召,不顾年老有病,毅然东山再起,特从家乡赶去上海参加武术界抗美援朝捐献义演。有人劝他说:“诺大年纪又有病,不要去参加了吧。”他慨然回答道:“为了早一天打垮美国鬼子,我们好早一天过安乐日子,什么病什么人都阻止不了我。”他还把川资节省小来二十万元作为“体育号飞机”的捐献。8月27日在上海市体育馆内举行的抗美援朝义演中,蔡桂勤先生表演了“罗汉拳”,这是他生前最后一次武功表演。
    1953年3月,蔡桂勤听到了苏联斯大林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后,立即写信给报社说:“。。。。我知道化悲痛为力量这句话的意思,我除了继续培养年轻的小伙子们成为体壮力强的祖国保卫者外,并鼓励我的孩子与学生永远跟着中国共产党前进,来纪念斯大林同志。”这封信表现了他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祖国的积极拥护和热爱。
    1956年8月,蔡桂勤在山东济宁去世,享年七十九岁。他因家境贫寒从小没有上过学,识字不多,文化水平不高,但他懂得爱国。术精技击,爱国不渝,不愧是一位爱国的武术家。

    爱国不渝/蔡桂勤 编辑

    蔡龙云教授,济宁人,中共党员,我国著名的技击家、中国武术九段,出身武术世家,是我国武术前辈蔡桂勤的儿子。蔡龙云教授,济宁人,中共党员,我国著名的技击家、中国武术九段,出身武术世家,是我国武术前辈蔡桂勤的儿子。
    一代武术大师、华拳的传播者蔡桂勤先生(1877-1956),曾于1941年秋天的一晚上,用鸡毛掸子击败了日本剑道矢野光成,被传为一段佳话。
    蔡桂勤,字拙亭,1877年出生于济宁南乡蔡桁村。蔡桁村村民历代习武,精枪剑兼长华拳。据说,在唐朝开元年间,华山附近的游侠蔡茂,闲居长安,与权贵之家结怨,手刃仇人,避祸于任城(今济宁)。到了宋宣和年间,蔡茂的后人蔡泰、蔡刚,勇武非凡,常被选为相扑手参加州郡和京都的“擂台争交”,并在技击实践中创造了华拳。后来由于华山蔡氏与济宁蔡氏同姓,遂将华拳流传于南乡蔡桁。蔡桂勤先生自幼跟其祖父蔡公盛习武,后因祖父去逝,家境贫困,离开了家乡,从此浪迹于江湖之上。
    蔡桂勤先生武德高尚,以德服人,许多人和他比武都败在他手下,可是他从不伤害人家,除非是强徒恶霸之辈。蔡桂勤先生曾拜师于当时闻名遐尔的“齐鲁大侠”——华拳名家丁玉山,列其门下,得其真传,尔后独步武林。他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只身南游时,在苏州锦源镖局当了镖师,扬镖大西北,镖车直走陕甘宁,枪挑了赫赫有名的“铁拳”张凤的“五狮拦路”,并与张凤结为至交。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在苏州武服了九江人“毒龙手”徐鹤年。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蔡桂勤先生离开苏州去上海,创立西庆镖局,凭着华拳和一杆铁枪扬名于大江南北,一时有“枪王”、“拳魔”之称。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蔡桂勤先生在上海与“鉴湖女侠”秋瑾相识,深受爱国主义思想影响,并与之“论剑”。1919年,霍元甲在上海创办精武体育会,蔡桂勤先生与霍元甲、王子平同为教官。1920年,蔡桂勤先经革命党人引见与孙中山先生相识,并在李宗仁部担任武术教官,成为大元帅府的座上客。1932年,蔡桂勤先生定居上海,以教拳为生。他经常谆谆教导儿子和学生的一句话就是:“一个人总要有民族自豪的精神,总要有富贵不能移其志的气节,否则就不配是一个武术家,更不配做一个中国人”。
    1941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以矢野光成为首的三个擅长剑道的日本人去找蔡桂勤先生的麻烦,他们手持利剑,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说什么中国剑术流于花式,日本剑术才具“精微”,非要与蔡桂勤先生比个高低不可。蔡桂勤听了哈哈大笑,心里正想着尝试尝试日本剑术之“精微”。他让学生带日本人来到一块空地上,自己却顺手拿了一把鸡毛掸子,以掸代剑两次击败了矢野光成,灭了日本人傲气和威风,大壮了国威。第一回合蔡桂勤先生以掸代剑“苍鹰旋翅”横抹了对方颈项,直把矢野光成逼到墙根,使他再也无法动弹。第二回合几招过后,蔡桂勤先生却来了个“仙人指路”、“蜻蜓点水”,用鸡毛掸子点击到对方腕部穴位,使对方不堪一击,剑落在地上,败阵羞了个大红脸。蔡桂勤先生急忙将剑拾起递还给矢野光成,并说了声:“老朽失手,多有得罪。”请对方再较量一次,而矢野光成说什么也不敢再试了。至此,矢野光成才不得不佩服中国剑术真正具有的精妙之处。矢野光成临走时,还将他那把剑留下来给蔡桂勤先生作为纪念。
    蔡桂勤先生武艺高超,武德服人,大壮了国威,不愧是一位术精技击、爱国不渝的卓越武术家。1956年8月,蔡桂勤先生逝世于济宁皇经阁街三皇胡同故居,享年79岁。他的一生,是爱国爱武术的一生,他的故事和他对中国武术事业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将永留青史,永不磨灭。




       .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6-11-20 15:48:18

    人物关系

    编辑

    蔡桂勤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