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蔡鸿君

    蔡鸿君,1957年生于南京,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和德国维尔茨堡大学,获德国文学硕士学位。曾任北京《世界文学》编辑。自1995年以来,从事德中书刊版权代理工作。在大陆和台湾地区选编和翻译出版了多种德语文学作品。1990年获中国作家协会“彩虹翻译奖”。他是中德版权代理人,垄断了德国对中文地区版权输出的半壁江山。他生长在中国,加入了德国籍。不过,在中国出版人的眼里,他并不是外国人。妻子任庆莉也是德语翻译。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蔡鸿君 出生地: 南京市
    民族: 汉族 国籍: 德国
    职业: 自1995年以来,从事德中书刊版权代理工作。 毕业院校: 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学院和德国维尔茨堡大学

    目录

    身份/蔡鸿君 编辑

    译著 译著

    据蔡鸿君介绍,耶利内克主要作品的版权在德国Berlin和Rowohlt两家出版社,Berlin出版社图书的中文版权,长期以来都由海格立斯代理,成为该社的唯一代理人顺理成章。而Rowohlt社图书中文版权代理人则有两家,蔡鸿君的海格立斯只是其中之一。Rowohlt为何能够选择海格立斯作为耶氏中文版权的独家代理呢?这还得说到2002年。当时,海格立斯利落地安排了他独家代理的德国Suhrkamp出版社拥有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凯尔特斯作品中文版权,同时,他还热心地为拥有凯尔特斯部分版权的Rowohlt出版社免费提供了许多中国出版社的参考消息。蔡鸿君的出色工作和“免费”服务显然打动了Rowohlt出版社。于是,今年所有在法兰克福书展上直接向Rowohlt出版社垂询的中国出版人,都得到了同样的答复:“有关耶利内克作品的中文简体字版权,请与海格立斯公司的蔡鸿君先生联系。”

    如此波澜不惊的幸运,对蔡鸿君来说并非绝无仅有。蔡鸿君本人是最早翻译格拉斯的中文译者之一。1992年,中国签署国际版权公约之后,蔡鸿君就获得了格拉斯的中文版权事务独家代理权,1996年,他将《铁皮鼓》、《猫与鼠》、《狗年月》的中文版权代理到大陆的漓江出版社,1999年又在格拉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将他的长篇小说《我的世纪》代理到中国内地和台湾。格拉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时,蔡鸿

    奇迹/蔡鸿君 编辑

    2004年10月7日中午   ,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我和很多人一样,也对耶利内克获奖感到非常意外,一是因为德国作家格拉斯在五年前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按常规来说,不会这么快又颁奖给德语作家;二是即使颁发给奥地利作家,我首先想到的也是彼得·汉特克(Peter Handke)和被称为“奥地利文学贵妇人”(die Grande Dame der sterreichischen Literatur)的埃尔弗里德·迈吕克(Elfriede Mayr cker)。当然,耶利内克也是一位文学成就很高的德语作家,无论从作品内容和创作形式上都很有独创。她的作品数量也很多,有诗歌、剧本、小说、广播剧、电影剧本,还有大量散文和小品文。她虽然是奥地利人,但是德国、奥地利、瑞士(德语区)这三个国家的大作家都在德国出版他们的著作,而且读者都是共同的,因此,无论是在文学界还是“德语作家”,而很少划分成“德国作家”、“奥地利作家”、“瑞士作家”。耶利内克是奥地利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同时也是历史上第十二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德语作家。耶利内克是一个“获奖专业户”,获得过包括德国最重要的文学奖——毕希纳奖(Georg B chner Preis,1998年)——在内的几十个文学奖,而且获奖种类也齐全,有诗歌奖、戏剧奖、广播剧奖和电影剧本奖,仅2004年就获得过四个文学奖。她的作品发行量也很可观,在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德语原版《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印了29版,《逐爱的女人》(Die Liebhaberinnen)印了25版,《美好的美好的时光》(Die Ausgesperrten)印了11版,《情欲》(Lust)印了10版,她的德文版的图书总发行量有几百万册。她的剧本在德国和奥地利多家剧院上演,而且常常引起轰动。在国外,从1987年法国翻译出版她的《啊,荒野》(Oh Wildnis, ob Schutz vor ihr)第一个外语版本,到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耶利内克的书已经被翻译成法文、西班牙文、英文、葡萄牙文、斯洛文尼亚文、丹麦文、捷克文、希腊文、匈牙利文、以色列文、意大利文、日文、韩文、立陶宛文、荷兰文、波兰文、罗马尼亚文、俄文、瑞典文、土耳其文、塞尔维亚文、克罗地亚文、中文(繁体字)等23种外文,有90多个不同版本。所以,耶利内克是德语当代文学的一流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当之无愧。

    君正在埋头翻译《我的世纪》。

    运气/蔡鸿君 编辑

    要是盘点一下蔡鸿君的海格立斯代理的版权,肯定会让人眼花缭乱又心生敬意。

    蔡鸿君 蔡鸿君

    按照中国内地的著作权法,目前有七位用德语写作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作品仍然在版权保护期之内,海格立斯代理了其中的六位,他们是1929年得主(德国)托马斯·曼(Thomas Mann)、1946年得主(瑞士)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1966年得主(瑞典)奈利·萨克斯(Nelly Sachs)、1981年得主(英国)埃利阿斯·卡内蒂(Elias Canetti)、1999年得主(德国)君特·格拉斯(Guenter Grass)和2004年得主(奥地利)埃尔夫利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海格立斯代理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名单中还包括1996年得主(波兰)维斯拉瓦·申博尔斯卡和2002年得主(匈牙利)伊姆雷·凯尔特斯。“我的运气也不是与生俱来的。”蔡鸿君说。蔡鸿君到德国留学,曾试探性地给德国的几家版权代理公司写信,希望从事对中国的版权代理工作。“但是对方表示,没有开发中国市场的计划。”如今再谈起这次碰壁,蔡鸿君显得有些自嘲。

    当时蔡鸿君的身份是学生,不能自己注册公司开业,所以他与一个嫁给外国人的朋友合作,将一些通俗文学作品代理到中国。1995年,蔡鸿君与人合伙,成立了专门的版权代理公司,1998年,合伙人退出,公司易名为“海格立斯贸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德国)”,这就是蔡鸿君版代生涯的开始。

    客户/蔡鸿君 编辑

    在海格立斯的版权代理名单上,客户数量已经超过100家。随着海格立斯的名气越来越大,近几年,德国的大部分畅销书都由海格立斯代理。而在海格立斯联络的另一端,是中国大陆的200多家出版社和近百家文化公司、中国台湾的近30家出版社。

    君特·格拉斯 君特·格拉斯

    蔡鸿君说:“凡是与我们合作过的中国出版社,都会知道我们的大致价格。即使是特别畅销的书,或者获奖作品,也不会超出太多。”在明天出版社总编室主任付大伟的眼里,蔡鸿君“学者气较浓,商人气不够”。在记者采访的众多出版人中,这种感受是一致的。不过,这似乎正是中国出版人愿意和蔡鸿君打交道的原因。“他代理的版权,他会说好的地方,也会说风险。例如,像布热齐纳的《冒险小虎队》系列,他会说有的市场会好,有的可能不一定好。”付大伟说:“这让人很信赖他。” 浙江少儿社的袁丽娟说,《冒险小虎队》在市场热销后,有出版社开出10%、12%的版税来争夺,但浙少的版税条件并没有“水涨船高”。“蔡鸿君了解我们的编辑创意、市场营销能力。”袁丽娟这样解释。海格立斯的委托人是德方,蔡鸿君也只是在代理成功后从德方获得的版税中提取代理费,中方并不向他支付任何费用。按理说,他要的价越高,对他的利益越大。付大伟说,如果找别的代理人,你开出的价码他一般都会加码。而蔡鸿君则会耐心地建议德方把选择有信誉、有实力、有潜力的中国出版社放在首位,说服他们接受适合中国国情的价格条件。“绝大多数时候,通过海格立斯取得的报价,甚至比自己直接从外方得到的报价还要优惠。”

    这种“两头讨好”的做法,使海格立斯的版代事业基业长青。“为了帮助中国出版社拿到合适的价格,我们甚至因此失去了几家德国客户。”失去的是几家客户,获得的却是无尽的商誉。“我们代理成功的数量几乎年年递增,这样我们的佣金也有所增加”。上海译文、南京译林、人民文学、中央编译、明天社、山东科技等很多中国出版社,碰到德语图书,首先就问蔡鸿君是否代理。

    蔡鸿君说“我相信,我们以诚信为本,是我们在版权代理业务上获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确实,向中国输出德国图书版权的并非只有海格立斯一家,如歌德学院德国图书信息中心、博达和大苹果等版权机构,都代理德国图书版权。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一些从事德国版权输入中国的代理人都渐行渐远,坐看海格立斯慢慢做大。

    虽然蔡鸿君已经加入了德国籍,做的也是德国版权的代理,但是在中国出版人眼中,他并不是个外国人。

    雇员/蔡鸿君 编辑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德国最大的版权输出地,而海格立斯代理成功的德文图书,已经占了德国向中文地区转让的版权总数的近二分之一。

    不过,享有如此鼎鼎大名的海格立斯公司,成员只有蔡鸿君和太太任庆莉。公司的办公室就是蔡鸿君在德国的住所。一位到过蔡鸿君家的记者这样描写公司的情形:“有两张桌子,面对面放着,有两台电脑,碰对碰搁着,靠墙的书架上,德国各大出版社寄来的新书样书一直堆到天花板上,而地上,还放着几个没有来得及拆开的装着书籍的邮包。没有上下班,或者打卡。甚至没有其他的外人。”从结婚之初,蔡鸿君夫妇就决定不要孩子。太太任庆莉是北大英语系的毕业生,事无巨细,她都要经手,每一本书的资料都是由她输入电脑。哥哥蔡建军后来加入,在中国内地做帮手。

    作为一名职业版权代理人,蔡鸿君一年要看五~六百本德文书,并且写出三~四百本书的中文简介。今年耶利内克获奖后,为了更好地安排版权,蔡鸿君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耶氏的十几本作品“恶补”了一遍。用赵武平的话来说,蔡鸿君是一个“勤奋的人”。付大伟曾经到德国与蔡鸿君同住过一阵子。在他的印象里,蔡鸿君“总是在读书,给书做中文简介。他阅读的速度非常快”。

    业务/蔡鸿君 编辑

    海格立斯的业务活动,显得非常简单,但是很执著。从1995年以来,海格立斯定期免费向200多家中国出版社和策划人提供“推荐书目”,介绍最新的社科类、文学类、生活科技类、文艺类、少儿类、财经类、传记纪实类和绘本图书。为国内出版人称道的是,蔡鸿君为图书制作的中文介绍简明、到位。法兰克福书展和北京图书博览会是蔡鸿君的主要活动场所。自1990年起,蔡鸿君参加了历届法兰克福书展,在书展期间,他本人要安排50-60个约会;从2000年起,海格立斯开始参加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并且有自己的展台,每次展出大约300种图书。蔡鸿君会为每本书写中文的内容提要,以帮助中国出版同行做出购买版权的决定,“通常在书展期间就会直接签订几十个版权合同”。蔡鸿君家里的 Email、电话和传真机,就是他版权事业的神经。

    蔡鸿君迄今为止已经成功代理了1300本德语图书的中文版权,其中不少都成为国内畅销书,如《好女孩上天堂,坏女孩走四方》、《铁皮鼓》、《我的世纪》、《蓝熊船长的13条半命》、《一个投机者的告白》、《冒险小虎队》、《神探马克和“鬼怪”》、《诺贝尔奖获得者与儿童对话》、《戈尔巴乔夫回忆录》、《乌利·斯坦漫画系列》、《儿童大学》、《老K探长》等等。

    《我的世纪》是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格拉斯的长篇小说,在他获奖之前,蔡鸿君就已经将作品代理到中国内地和台湾,他自己也担任该书的译者。《我的世纪》出版者、上海译文社总编助理赵武平透露:“书卖得相当好。平装本发了二、三万本,这种情况很少见。”据浙少社袁丽娟提供的数据,由蔡鸿君代理版权的《冒险小虎队》系列,发行600万册、《老K探长》系列发行上万套、《神探马克》系列首印6万套、《超级小虎队》系列估计也会有20-30万套。她评价说:“由蔡鸿君代理引进的这些图书,从印量上来说,是我们社里最高的,对全社的码洋拉动相当明显。”

    两个人的版代生意能做到这样的规模和成果,让人钦佩,更让人好奇:这个被外国出版商称为“蔡”的版权代理人到底挣了多少钱?

    “德国人都觉得我们夫妻俩肯定发大财了。”蔡鸿君笑着说:“主要人员只有两个,可是代理那么多的出版社,一年要卖出去那么多本书的版权,他们没法不这么想。”有些德国出版界的朋友还拍着他的肩膀开玩笑:“蔡,你们的公司什么时候上市呀?”

    蔡鸿君并没有发财。像此次轰轰烈烈的耶利内克版权代理,蔡鸿君并没有趁机捞一笔,而只是按照稍微高于通常德语图书版权转让费的标准安排了十几本书的版权。其实,如果他的海格立斯不做点版权代理之外的生意,例如商务咨询、翻译业务等,版代的佣金甚至无法维持公司运转和夫妇俩在德国的生活。“如果我们花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做别的事情,收益肯定大于此行。”

    在德国,版权代理人层出不穷,“能够坚持做两到三年的人很少”,蔡鸿君的海格立斯公司长达10年了。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让人意外,也令人关注,与耶利内克几乎拥有同样曝光率的,是耶氏作品的中文简体字版权独家代理人蔡鸿君。

    耶利内克中文版权事宜曾一度因蔡鸿君的“变脸”而出现风波,有人猜测,蔡鸿君是不是出于商业上的考虑,想抬高版税?蔡鸿君告诉记者,上海译文社、长江文艺社、十月文艺社和南京译林社获得授权,“这四家都已经签订了版权合同”,“版税条件也在正常的德语图书授权条件的范围之内”。蔡鸿君还透露,另有三部作品的出版事宜也正在商谈中。知情者透露,这一家可能是上海万语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耶利内克获奖的消息公布之后,蔡鸿君成为内地出版社第一个想到的人。蔡鸿君的办公室里,电话铃不断,传真机不断地吐出版权购买意向书。“先后有10多家内地的出版社希望购买版权。”面对诺贝尔文学奖的诱人商机,蔡鸿君想的是,借诺贝尔文学奖的效应,“安排更多的耶利内克作品在中国内地出版”。他说:“我们历来执行一条不偏不倚的政策,我们虽然是按版权转让费的比例拿佣金的,但是从来不实行在几家中方出版社之间竞价以期获得高利。并非谁出价高就给谁。”

    上海译文社总编助理赵武平佐证了蔡鸿君的话。他告诉记者,最终蔡鸿君还是按照当初在法兰克福谈好的版税条件签了约,并没有抬价。“他做得很君子,没有唯利是图。”赵武平所在的上海译文社与十月文艺社因抢先发布获得耶氏版权消息,而受到蔡鸿君在媒体上的公开批评。

    精选/蔡鸿君 编辑

    为作品“寻找最合适出版社”,是版权代理的价值所在。尽管十月文艺社以前购买的耶利内克《钢琴教师》版权已经过期,多家出版社争抢该书版权,但在蔡鸿君的计划里,“《钢琴教师》一直是留给他们的”,因为他信任宁瑛教授和郑华汉教授的译笔、尊重十月文艺社编辑人员为此已经付出的辛勤劳动。而上海译文社避开耶氏长篇小说,出版她的剧本的意向也是蔡鸿君所欣赏的。

    而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蔡鸿君依然热心而执著地介绍耶利内克除长篇小说之外的戏剧、广播剧、散文作品。他通过记者表示:“这部分作品还想出个选集,希望相关出版社前来接洽。”作为拥有耶利内克三本戏剧作品及新作的Berlin出版社的版权代理人,蔡鸿君竭力推荐戏剧,虽然有“推销之嫌”,但他“如果忽略耶利内克的戏剧,将不能反映这位创作手法独特,创作体裁多样的作家的全貌”的说法,也实属行家之言,既专业也到位。

    风波告一段落,而蔡鸿君却更引出版人关注:作为一个黄皮肤的外来移民,就凭着夫妇二人之力,蔡鸿君为什么能够拿下耶利内克的唯一中文版权代理权?他的运气为什么这么好?这确实是一个属于蔡鸿君的谜。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4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3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1-30 05:44:47

    人物关系

    编辑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