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薛岩”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薛岩[艺术家]

    这是一个多义项。含薛岩和薛岩(收藏家)两部分内容。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薛岩 国籍: 中国
    职业: 教育 北京晋商博物馆长 艺术 收藏家 其他 中国国际收藏家协会秘书长 毕业院校: 英国温布尔大学

    目录

    薛岩(越剧作曲)/薛岩[艺术家] 编辑

    薛岩 男,越剧作曲。曾名薛保义。江苏省无锡人。  

    生平年表

    1920年1月出生。

    1940年秋考入四川江安国立戏剧专科学校话剧本科学习戏剧。

    1941年秋,入四川重庆中央训练团干部训练班学习音乐。

    1943年夏,入四川重庆国立音乐院分院(两年后改名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迁往上海)理论作曲系学习作曲,先后师从邱望湘、德籍音乐家佛兰克氏等,毕业后任青阳中学音乐教员。

    上海解放后,先后去苏南军区文工团、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第三野战军政治部文艺学校工作。

    1950年夏进中央音乐学院华东分院任教员。

    1951年7月,借到华东越剧实验剧团从事越剧音乐研究工作。

    1952年9月,调入华东戏曲研究院从事越剧音乐作曲

    1985年11月离休。  

    艺术成就

    参与创作编曲的越剧剧目有:《宝莲灯》、《梁山伯与祝英台》、《春香传》、《桃花扇》、《劈山救母》、《孟丽君》、《三看御妹》、《彩楼记》、《不准出生的人》等40余部,其中《春香传》在1954年9月的华东戏曲会演中获音乐演出奖。

    1952年参加编辑出版了《越剧曲调》(与陈捷、马良忠等合编,上海劳动出版社、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一书。  

    薛岩(收藏家)/薛岩[艺术家] 编辑

    薛岩,北京晋商博物馆馆长。薛岩,教育学学士、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英国温布尔大学工商管理博士,中国国际收藏家协会秘书长。1998年落户北京,开始从事文化产业。 由赵笑长、赵国彦、薛岩三人为股东投巨资创办的中国第一座关于商人和商业的博物馆。赵笑长为董事长、薛岩为馆长、赵国彦为副总经理。

    创业伊始

    薛岩 薛岩

    最早触动薛岩的是山西省政府参事、山西省人民银行钱币学会秘书长刘建 民。因共同的收藏爱好,薛岩与刘建民偶然相识了,来自东北的薛岩被刘建民倾其所有收集拯救濒临灭绝的晋商文书资料的精神所感动。

    作为中国第一大商帮的晋商,国内居然没有一家国家级的晋商研究机构,这是让薛岩和刘建民感到心痛不已的地方,刘建民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手中的一万多件晋商文书资料整理成书,为研究晋商的同仁们做一点贡献。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关注这些珍贵遗产。薛岩欣赏刘建民的一个说法:晋商所代表的文化内涵绝对不仅仅是山西的,它是全中国的,甚至是世界的。

    庆幸的是,刘建民早在20多年前就对这些晋商文书资料进行了关注和收集。当时的价格非常便宜,薛岩加入的时候,正是晋商文化被媒体炒得鼎沸之际,关注的人多了起来,相关历史资料已很难再现了。

    薛岩 薛岩

    “这给我们抢救晋商文书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薛岩说。晋商在商业运作过程中产生了很多的即时记录,如契据和约、帐册票据等,为规范其经营活动,要制定各类规章、规程,为教育学徒,要编制各种商用教材,为上传下达,互通情报,要随时信函联系;……在现场,记者还看到了晋商的一些生活器具、商号牌匾以及一些记载着历史的珍贵老照片。 在清苦的奔波中,薛岩沉浸在这种收藏的喜悦中。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位日本收藏爱好者。当时薛岩与一位日本人一同看上了一幅1908年山西渠家在俄罗斯票号的照片,在抢购中薛岩比对方多付出了3万元的高价,但最终获得了这张珍贵的照片。日本朋友的话让薛岩陷入了深深沉思:“在日本,有很多晋商文化爱好者和研究者呢。至今,日本企业特别是日本总和商社的组织结构与经营理念都渗透着晋商文化的精髓。象三菱商社、丰田这样的知名公司,无不学习了晋商的管理经验。”

    从收藏家到企业家只有一念之差,转折点是日本朋友那番无意识的话。

    受到启迪和震撼的薛岩立刻陷入了诘问和思考:目前他们已经收集了70%以上面世的晋商文书资料,另外还有最齐全的反映晋商经营活动的历史老照片以及图章、钞版和其它商业用途的东西。薛岩意识到,如果晋商研究继续停留在就资料研究资料,必然陷入主观和讹传。

    与此同时,他们的研究引起海外专家的高度重视,日本、韩国一些大学高价争购他们的晋商收藏,“晋商文化传播仅靠文字是有限的,若通过真实的晋商遗留物来开发晋商文化产品,将更具有吸引力,也有望成为山西独有的商业文化。”

    薛岩猛然领悟:文化不与经济互动,其资本意义将会彻底消失。若能把自己的收藏转变为一种资本,那么对于晋商文化的传播来说,岂不是更“经济”了吗?

    事业发展

    薛岩 薛岩

    这是一个一生难求的机会。薛岩作为一个东北人为了晋商文化的复 兴都能做出这么多努力,我的付出能算什么呢。看着北京晋商博物馆的创建,没有比这个更让人激动的事情了!”几年后的今天,山西企业家肖竹天感慨万千。此时,由北京晋商博物馆引发的文化产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2004年是肖竹天生命中的一个分水岭。这一年,薛岩遇到了肖竹天,以及一群关注晋商、志同道合的山西企业家,

    当与薛岩相遇时,一个东北人对晋商文化的痴迷让肖竹天深深感动,也让他感到了作为新一代山西商人自己身上的使命。而当他看到眼前那些晋商遗留物时,他感到仿佛在与祖先进行一场无声的对话。肖竹天告诉记者,晋商文化给他最大的感触就是“做企业和做生意不一样,做生意只要有机遇就可以,而做企业,除了员工素质,更多的还是企业文化。”几百年前的晋商就已经开始了从做生意到做企业的转变:比如股份制,比如资本拥有者和企业经营者的分离,在当年是非常先进的经营理念。开放的意识和制度上的创新成就了当年的晋商。“现代晋商应该将老晋商的精神再挖掘并加以弘扬。”

    薛岩 薛岩

    但谁都知道,这些变化意味着怎样的艰辛。 肖竹天的集团公司崛起于中国能源产业方兴未艾的好时机。目前他的企业也成为了集生产、制造、贸易、服务、金融等产业为一体的跨地区、跨行业的产业集团,在山西省的民营企业中名列前茅,下属企业遍及全国各地。

    对于多年来持续的出奇制胜,肖竹天收益最大的是,每到一个地方发展企业,他总能和各地的产业和资源优势结合起来。“比如在山西、内蒙等地,矿产资源比较丰富,那么我投资的重点就多放在基础产业;而在广东、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则要重点投资加工制造业。”

    于是,人们可以看到这位繁忙的董事长频频往返于国内各大城市之间,熟悉风情,考察市场,捕捉投资商机。北京地产业的火热曾经引起了肖竹天的注意,和很多在北京投资置业的山西商人一样,肖竹天的初衷是投资地产业。北京汇集了全国的精英,对房地产的需求量一直居高不下。随着越来越多的山西人在北京投资置业,发现商机的肖竹天有一个渴望:让在北京的山西人住上山西人自己开发的房地产。雄心勃勃的肖竹天面不改色,越做越有瘾。

    而让人好奇心颇浓的是,在地产业初尝甜头后,肖竹天为什么换了一幅胃口,决然转战文化产业,主攻晋商文化的传播?

    馆舍筹建

    薛岩 薛岩

    在完成自己标志性的转换——投资北京晋商博物馆之前,肖竹天就在策划进入文化产业。在肖竹天眼里,北京是全国的文化中心,文化资源是北京各种资源当中最有竞争力的资源之一,于是他萌发了从文化产业入手在北京另辟蹊径的想法。也正是因为肖竹天的加盟,才扩大了北京 晋商博物馆的实力,也使得薛岩坚定了以晋商文化为龙头,结合北京创意文化产业的发展,在北京打造一个特色文化产业的信念。

    难以想象,一个在商界拼杀赫赫有名的山西企业家,却有如此感性的一面。而这是和一位企业家一贯的敏锐判断分不开的。一个偶然的机会,肖竹天和薛岩相遇了,两个都同样关注文化的人在晋商文化这个题材上一拍即和。一位是工商管理的博士,一位是成功的企业家,两个人的智慧在北京晋商博物碰撞、融合,而一个以晋商文化为龙头的文化产业的雏形也日渐形成。

    在薛岩和肖竹天的号召下,很快聚集起数十名山西商人的加入,第一期计划投资4亿元兴建一座建筑面积两万平方米的北京晋商博物馆以及北京晋商会馆。再以两者为基础,打造一个晋商文化产业链。

    尽管是初次涉足文化产业,但在肖竹天看来,产业的经营有很多相通之处,关键是定位要准确,用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根据肖竹天的观察,创意文化产业是北京的支柱产业,也是未来主要的经济增长点之一,但大量的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开发,没有形成象欧美、日本、韩国那样的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具有一定影响的标志性产业。在很多传统生产领域都已经独占鳌头的他,在确定文化产业的目标时,也把标准定在了国际水准上。打造具有国际水准的文化产业,不仅是资金投入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目标和战略的确定,以及具体到每一个项目的实施。

    眼下新一代的山西商人的缺陷不仅在于没有打造出一个恢弘的商业帝国,还忽略了“精神”修学。而北京晋商博物馆和北京晋商会馆的出现将弥补这种缺憾,它们将是紧密的、有纪律的,更象一个道场。这样的“晋商文化网络”在薛岩的描述下更加具象:北京晋商博物馆可以对所有人开放,基本以公益性为主。而围绕晋商文化,可以打造一系列文化产品;所有在北京投资的晋商可以汇聚在一起成为会友,知识杂交、能力互补和经验共享。

    人物评价

    500多年历史的晋商文化一度出现了衰微,成为一个遥远的梦想。然而在收藏家薛岩那里,晋商文化却不止停留于文字的追述。4万余件晋商藏品足以还原出晋商那鲜活的现实。一个有着2万-3万平米的北京晋商博物馆将向公众开放。在接受专访时,薛岩表示自己建这样一个公益性的博物馆,就是想将4万余件藏品“捐”给社会,让更多的公众能接触到真正的晋商文化。

    薛岩为使这些还原晋商鲜活现实的收藏品重见天日做出很多努力。“中国五千年文化看晋商。晋商文化中体现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没错,我的价值立场非常古典,是晋商文化的狂热分子。晋商500年历史留下了很多东西,尤其是商业、金融方面。股份制、经理人制等方面,这批资料再不收集、不研究就太可惜了。许多理念现在都用得着,如果将这些东西散失掉了,也是对历史不负责任。”

    自薛岩以后,尘封已久的晋商文化就不止停留于文字的追述,几代人三十年耗银无数的努力和心血随着北京晋商博物馆的开张都已尘埃落定了。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百科秀

    上传TA的照片,让词条焕然一新

    上传大图背景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6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7-07 21:47:40

    人物关系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