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虢国

    虢国是西周初期的重要诸侯封国。周武王灭商后,周文王的两个弟弟分别被封为虢国国君,虢仲(一说虢叔)封东虢(今河南荥阳县西汜水镇)。虢叔(一说虢仲)封西虢(今陕西宝鸡市东)。西虢国,西周初年所封诸侯国,位于现陕西宝鸡附近,后随周平王东迁至今河南陕县东南,地跨黄河两岸,河北称为北虢,河南称为南虢,实为一国,于公元前655年被晋国所灭。原地留有一小虢,公元前687年被秦国所灭。东虢国,西周初年所封诸侯国,位于现河南荥阳,公元前767年被郑国所灭。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虢国 编辑

    春秋战国中虢国春秋战国中虢国

    虢国是西周初期的重要诸侯封国。两周时期,虢作为一个重要的诸侯国屡见于文献。传统观点认为有三个虢国,《汉书·地理志上》弘农郡陕县下自注云: “故虢国。有焦城,故焦国。北虢在大阳, 东虢在荥阳, 西虢在雍州。”北虢所在的大阳即春秋和左传里的下阳,在今三门峡地区,东虢所在的荥阳在今河南荥阳地区,西虢在的雍州,大概离今天陕西宝鸡地区不远。还有所谓南虢与北虢其实同属一国,只是分列于黄河南北的两个都邑而已。据学者考证,周武王灭商后,周文王的两个弟弟分别被封为虢国国君,虢仲(一说虢叔)封东虢(今河南荥阳县西汜水镇),虢叔(一说虢仲)封西虢(今陕西宝鸡市东),两虢起着周王室东西两面屏障的作用。西周晚期宣王初年,西虢东迁,形成所谓南、北二虢。西周初期,周王所封只有二虢, 一为东虢, 封邑荥阳, 公元前767年为东迁的郑国所灭亡; 一为西虢, 封地宝鸡。西周晚期, 西虢东迁, 族人一支滞留原地, 史称小虢, 公元前687 年为秦武公所灭。另一支则东迁到今三门峡、平陆一带, 因其地跨黄河南北, 隔河相望, 故有南虢、北虢之称, 今人则一般称其虢国。东虢于公元前767年被郑国所灭(据《竹书记年》)。西虢东迁后,在原地留有一小虢,于公元前687年被秦国所灭据《史记·秦本纪》);东迁后的三门峡虢国建都上阳,地跨黄河两岸,史称南虢、北虢,实为一虢,于公元前655年被晋国所灭。[1]

    虢叔/虢国 编辑

    虢仲、虢叔,季历第二、第三子,名失传,周文王之同母兄弟,周武王之叔,西周初年由周武王封于西虢,后世子孙多称“虢公”或按排行简称为“虢伯”、“虢仲”、“虢叔”、“虢季”,“虢”是“鞹”、“鞟”的通假字,表示剥取虎皮制成皮革之意、“”是“鞹”的省写,又称“郭公”。其后代就以郭为姓氏,虢仲、虢叔为郭姓的受姓始祖。

    假道伐虢/虢国 编辑

    解释:假道,是借路的意思。伐,是攻占的意思。虢,是春秋时的一个小国。用于军事上,其意在于先利用甲做跳板,去消灭乙,达到目的后,回过头来连甲一起消灭,或者借口向对方借道为名,行消灭对方之实。
    典故:出自《左传僖公二年》:“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壁,假道于虞以灭虢。”

    三十六计:两大之间,敌胁以从,我假以势。困,有言不信。

    探源:假道伐虢,假道,是借路的意思。语出(左传.僖公二年》:“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塑,假道于虞以灭虢。”

    处在敌我两大国中间的小国,当受到敌方武力胁迫时,某方常以出兵援助的姿态,把力量渗透进去。当然,对处在夹缝中的小国,只用甜言蜜语是不会取得它的信任的,一方往往以“保护”为名,迅速进军,控制其局势,使其丧失自主权。再乘机突然袭击,就可轻而易举地取得胜利。

    春秋时期,晋国想吞并邻近的两个小国:和虢,这两个国家之间关系不错。晋如袭虞,虢会出兵救援;晋若攻虢,虞也会出兵相助。大臣荀息向晋献公献上一计。他说,要想攻占这两个国家,必须要离间他们,使他们互不支持。虞国的国君贪得无厌,我们正可以投其所好。他建议晋献公拿出心爱的两件宝物,屈产良马和垂棘之壁,送给虞公。献公哪里舍得?苟息说:大王放心,只不过让他暂时保管罢了,等灭了虞国,一切不都又回到你的手中了吗?献公依计而行。虞公得到良马美璧,高兴得嘴都合不拢。

    晋国故意在晋、虢边境制造事端,找到了伐虢的借口。晋国要求虞国借道让晋国伐虢,虞公得了晋国的好处,只得答应。虞国大臣宫子奇再三劝说虞公,这件事办不得的。虞虢两国,唇齿相依,虢国一亡,唇亡齿寒,晋国是不会放过虞国的。虞公却说,交一个弱朋友去得罪一个强有力的朋友,那才是傻瓜哩!

    晋大军通过虞国道路,攻打虢国,很快就取得了胜利。班师回国时,把劫夺的财产分了许多送给虞公。虞公更是大喜过望。晋军大将里克,这时装病,称不能带兵回国,暂时把部队驻扎在虞国京城附近。虞公毫不怀疑。几天之后,晋献公亲率大军前去,虞公出城相迎。献公约虞公前去打猎。不一会儿,只见京城中起火。虞公赶到城外时,京城已被晋军里应外合强占了。就这样,晋国又轻而易举地灭了虞国。

    历朝国君/虢国 编辑

    虢叔(周文王之弟,始封西虢君主)
    中间世系失考
    虢城公(周穆王同期君主)
    中间世系失考
    虢公(周夷王同期君主)
    虢厉公(虢公长父、虢仲)周厉王三年,讨伐淮夷。厉、宣之际,始东迁三门峡立国。
    虢宣公(虢季子白)周宣王时征伐猃狁,大获全胜。
    虢文公(虢季) 周宣王时谏不籍千亩
    虢公石父(虢石甫、虢公鼓) 周幽王时败坏朝政
    虢公翰 在携拥立周携王
    虢公忌父 周平王晚年,重新起用为王室卿士
    虢公林父(虢仲) 周桓王时一同讨伐郑庄公

    分封与名义/虢国 编辑

     公元前1027年,武王克商,光有天下,为巩固姬周王朝的统治,便大肆分封同姓诸侯。《左传》昭公二十八年载:“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其兄弟之国者十有五人,姬姓之国者四十人。”《苟子•儒效篇》也说:“(周公)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圄,姬姓独居五十三人。”这说明周初分封的姬姓诸侯就有五十多人。这些封国的名称,据《左传》僖公二十四年富辰说: “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管、蔡、成、霍、鲁、卫、毛、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文之昭也。邘、晋、应、韩、武之穆也。凡、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这说明文王之子的封国有十六个,武王和周公之子的封国有十个。此外,尚有大王之子太伯、仲雍的一支周章和虞仲建立的吴、虞两国①、文王庶子邵公建立的燕国②、文王之弟虢仲、虢叔的封国当然也在其列。这些姬姓贵族建立的封国,就像屏障似的护卫着西周王朝。

    虢仲、虢叔是重要的姬姓封国。《左传》僖公五年载:“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为文王卿士,勋在王室,藏于盟府。”杜预注:“虢仲、虢叔,王季之子,文王之母弟也。”孔颖达《疏》弓丨贾逵曰:“虢仲封东虢,制是也。虢叔封西虢,虢公是也。”马融曰: “虢叔,同母弟,虢仲异母弟。”《国语•晋语四》说“文王在母不忧,在傅弗动,处师弗烦,事王不怒,孝友二虢”,韦昭注:“善兄弟为友。二虢,文王弟虢仲、虢叔也。”这说明虢仲是文王的异母弟,虢叔是文王的同母弟。他们与文王的关系密切,都曾任文王的“卿士”,共同辅佐文王治理国家,为发展壮大周族的势力,做出了重大贡献。也为后世虢国之君在周王室的地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凡方国部族皆有各自的名号,以便称道。“虢”便是虢仲、虢叔的封国之号。不同的方国名号,各有不同的含义。那么,虢国因何而得名?《尚书•君》∶ “惟有若虢叔”,伪孔传曰: “虢,国名。”《左传》隐公元年: “虢叔死焉。”《经典释文》∶“虢,国名”,这是说虢为国族之号。《说文•虎部》“虢,虎所攫画明文也。从虎、孚声。”段玉裁注:“攫者又所执者,画者叉所画也,故有明文也。虢字本义久废,罕有用者”。许慎对虢字本义的解释,可谓望文生义,不着边际。因“虢字本义久废,罕有用者”,故后人对其本义感陌生。因此,要想弄清虢国的名义,只有对“虢”字的构形作深入分析,才能窥见其一斑。

    战略意义/虢国 编辑

    周室东迁之后,国势与西周时的盛世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但在春秋初年仍然是一等大国,《史记·秦本纪》:“(文公)十六年,文公以兵伐戎,戎败走。於是文公遂收周馀民有之,地至岐,岐以东献之周。”依据这条记录,春秋初年周王室对西周故土并未完全放弃,事实上周王室对也有意经营,《左传》桓公四年:“冬,王师、秦师围魏,执芮伯以归。”从地理上分析,周王室之所以能这样,因为虢国在东周王畿之西,而虢国之西则是原来的西周故土和一些同姓小国,这些地方在春秋初年大国还是受周王室影响的。与此同时,晋国则在日益崛起,其建立地区性霸权的主要威胁就是以虢国为代表的姬姓诸国,这也是阻碍它向外扩张的主要障碍。虢国的存在与否,是周晋在中国北方谁拥有主导权的关键,也是东周王权盛衰的一大关键,从史实中我们可以看到非常明显的表现。

    (一)虢国被灭前后周王诸侯国心目中的地位大变。《左传》隐公四年:“州吁未能和其民,厚问定君于石子。石子曰:‘王觐为可。’曰:‘何以得觐?’曰:‘陈桓公方有宠于王,陈、卫方睦,若朝陈使请,必可得也。’”
    这种情况 在春秋中后期几乎不可想象。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王权衰落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但虢国的被灭则是其中的关键。
    (二)虢国被灭后周室几乎无所作为。过去人们习惯于认为周室东迁后便无所作为,只能受制于强诸侯,这种看法只要稍读左传就不攻自破,前文所引已多,不再赘述。也有学者认为周室的真正衰落在需葛之战后,我们认为需葛之战对东周王室只是意志上的打击,而在实质上,该战中周室军事上实际损失并不是很大。从左传上的记载看,需葛之战后,周王室的威权确实受到大挫,但依然汲汲于列国事务,前文中举例已经很多,这与虢亡后唯霸主之命是从不可同日而语的。
    (三)虢国被灭前后周室对霸主态度的不同。春秋初年有所谓郑庄小霸,齐僖小霸,因为其霸权有限,周王室与对其霸权并不承认,甚至相互发生摩擦。即便在齐桓建立霸业初期,周王室似乎并不认可,《左传》僖公五年:“秋,诸侯盟。王使周公召郑伯,曰:‘吾抚女以从楚,辅之以晋,可以少安。'”而同年虢国就被灭,之后周王室便对齐桓公仰仗有加。而到了晋国霸业建立时,周室对其几乎唯命是听,对晋国的依赖也远甚于齐桓。这里恐怕并非仅仅因为周齐异姓而周晋同姓,笔者认为原因至少还有两条,一,东周距晋国近在咫尺,且在虢国被灭后防御屏障大失;二,虢国被灭后周室与原来西方领地的联系被彻底切断,王畿大大缩小,而晋国紧紧扼制着函谷关至潼关的桃林之塞,周王室复兴的希望被彻底打破,会盟征伐之权全落在所谓霸主的手中。

    以上对虢国与东周王室的战略意义做一梳理,从中不难发现,正如吕思勉先生所言:“晋灭虢。是为东周盛衰一大关键。”从此,中国历史全面进入了“礼乐征伐自诸侯出”的霸权时代。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0-03-10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3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9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1-01 21:56:12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