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蜂疗”是个多义词,全部含义如下:

    纠错 | 编辑多义词
    • 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蜂疗在中国,自古就有蜂产品入药治病的传统,其中蜂蜜最为常用。蜂针疗法是将蜂针液的药理作用与针灸学原理相结合的一种疗法,用镊子夹住活蜂胸部,或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其双翅,置于穴位上令其螫刺,也可用镊子将蜂针取下点刺或散刺相关穴位。

    编辑摘要

    基本信息 编辑信息模块

    中文名: 蜂疗 英文名: apitherapy

    目录

    体系介绍/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蜂疗蜂疗

    面神经-亚马氏蜂疗多维康复体系原理

    “面神经-亚马氏蜂疗多维康复体系”通过基因增值技术来提取蜂针素多肽,利用国际先进的神经肌肉导入系统,通过波形定位导入一小时内激活神经细胞,促进各个环节神经元营养成份的再建达到修复神经的目的。从而彻底恢复面神经系统对面肌的协调能力,并能全面改善病灶部位的微循环,清除病灶毒素,促进血液流通,恢复血管弹性。使足够的蜂针素多肽通过神经根激活神经元,使神经支配面部表情得以恢复,具有标本兼治之功效。在修复病变肌体组织的同时,自身产生细胞免疫保护,增强系统免疫能力,彻底治愈面瘫、面瘫后遗症、面神经麻痹,面神经炎,三叉神经痛、面肌痉挛等头面神经疾病

    面神经-亚马氏蜂疗多维康复体系五大步骤

    第一步:只有查的准,才能治得好 。通过德国最新NTS-III头面部神经检测系统,可获得100余种数据分析、68条波形准确检测,5分钟并能查出病因。重点分析导致头面部神经疾病发生的病因,并将病态波形的信息进行量化,为临床精确治疗提供科学依据。

    第二步:提取蜂针素多肽。采用亚马氏蜂种,经基因增值活体提取蜂针素多肽,蜂针素多肽含有蜂素神经肽、磷脂酶A、透明质酸酶、多巴胺及组织胺、微量元素、脱氧酶抵制因子、解痉素等肽类、酶类、非肽类物质。具有镇痛、消炎、杀菌、排毒,恢复神经感觉运动纤维;扩张血管,改善微循环,溶解血栓;促进神经的营养,提高神经细胞自由修复功能,增强神经的传导功能。

    第三步:国际先进的神经肌肉导入系统 通过剌激受损神经和面肌,使之产生被动收缩,让面肌的运动功能及神经功能得以恢复。独特的肌电反馈技术,自动检测瘫痪面肌的肌电信号,并通过屏幕显示患者活动时微弱的肌电信号,动态设定阈值,把肌电生物反馈与功能性电剌激相结合,使神经支配面部表情得以恢复。

    第四步:综合心里疏导 心理康复疗法引导心理健康;行为矫正;家庭治疗贯穿日常生活中;引导患者以积极乐观态度面对疾病。

    第五步:跟踪回访调查 医院回访室每月对出院病人进行跟踪回访,针对反馈的问题及时跟进,落实整改,不断提高医疗技术水平和服务质量。

    面神经-亚马氏蜂疗多维康复体系疗法的优势

    优势一、疗效迅速 通过提取蜂针素多肽,配合国际先进的神经肌肉导入系统修复受损病变的面神经细胞,使其自身产生细胞免疫保护膜,完全阻断再次复发的途径,经四万多例临床观察,治愈率极高,疗效彻底。

    优势二、疗程缩短 通过蜂针素多肽讯速改善病灶部位的微循环,清除病灶毒素,全面激活神经细胞,使面神经支配面肌表情功能得以恢复。

    优势三、治疗彻底 斩断对面神经的各种损害,根除内邪,修复受损病变的面神经细胞, 使其自身产生细胞免疫保护膜,完全阻断再次复发的途径,治愈率极高,疗效彻底。

    优势四、杜绝复发 病侧面肌通过蜂针素多肽使患侧面部异常的新陈代谢得以恢复和改善,同时双向调节机体免疫,增强抵御风寒、病毒等外邪入侵的能力,有效防止复发

    优势五、无副作用 提取纯正独特蜂针素多肽,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同时自身产生细胞免疫保护,增强系统免疫能力,达到了标本兼治的目的。

    产品/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蜂蜜

    亚马氏蜂疗亚马氏蜂疗

    蜜蜂采集花内蜜腺或茎叶蜜腺的分泌物经过酿制而贮存于蜂巢内的蜂蜜历来就是人类的珍贵食物。被保存三千多年的中国甲骨文中已有“蜜”字,《礼记?内则》载:“子事父母枣栗饴蜜以甘之”,两千三百年前这种甜美食物被用于孝敬老人和长者。春秋战国时期的名医扁鹊擅长用蜂蜜防治疾病。两千年前的《神农本草经》将蜂蜜列为上品补益药。一千八百年前医圣张仲景着《伤寒论》记述蜂用于多种疾病的治疗方剂中,他最先发明用蜂蜜栓剂治疗便秘。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在其《本草纲目》中推荐20种蜂蜜治病处方,称蜂蜜“生则性凉,故能清热;缓可以去急,故能止心腹肌肉疮疡之痛;和可以致中,故能调和百药而与甘草同功”。[1]

    蜂蜜中含有70%以上的果糖和葡萄糖,还含水量有多种维生素、酶、有机酸、氨基酸、激素、常量元素和微素等。蜂蜜适用于肝、肾、心血管等病患。肝脏病人食蜜比吃糖好得多,动物实验也证明蜂蜜有保肝作用,能促进肝细胞再生,对脂肪肝形成有抑制作用。蜂蜜有助于胃肠病、神经衰弱、贫血、手术后肺

    结核等患者康复。常食蜂蜜的儿童,体重增长较快,血红蛋白较高,对疾病的抵抗力增强。常服蜂蜜有助于健康长寿。

    成熟蜂蜜具有抗菌作用,外用能治疗下肢慢性溃疡、皮肤创伤、口腔溃疡、小儿鹅口疮、冻伤、灼伤和一些皮肤病,许多护肤膏和美容剂也少不了用蜂蜜配方。蜂蜜是药剂学中常用的矫味剂、赋形剂和粘合剂,“炼蜜为丸”是传统的中药剂。特种蜂蜜药剂可用于五官科病,气雾剂能治呼吸道病变,栓剂适用肛肠,坐药可治妇科。近代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应用蜂蜜色、味、成分和效用各异。采集自特定植物的单花种蜜,如党参蜜、薄荷蜜、黄连蜜等药用前途广阔。蜂蜜采集寄生在植物上某些小昆虫所排泄的甜汁而酿成的甘露蜜亦有选用价值。巢蜜是上好的天然成熟蜜。

    花粉

    蜜蜂在采蜜的同时又为植物传授花粉。花粉存在有花植物的雄蕊花药中,由精细胞和营养细胞构成。花粉(Pollen)一词拉丁文原意既是很细的粉末,又有强大的、元气充沛的含意。花粉为植株精华所在,含有为机体生存和繁殖所需的各种物质。中国古代就食用花粉,《神农本草经》载香薄花粉和柳花粉是保健药。公元659年出版的古药典《新修本草》介绍松花粉酒服健身疗病。近代分析研究证明:花粉的蛋白质和糖含量占50%以上,花粉所含脂质中多为不饱和脂肪酸,能供给予人体所需的亚油酸亚麻酸;生命过程所必需的微量因子——多种维生素、常量元素和微量元素,在花粉中比较齐全,比例适当;更重要的是花粉中多种生物活性物质如活化酶、黄酮化合物、激素、免疫蛋白和钙调蛋白等对机体进行双向调节,大大增强了机体应激能力,从而起到健身、祛病和延缓衰老的作用。

    花粉是蜜蜂蜜及幼虫所需蛋白质的唯一来源,每群蜜蜂每年采收利用的花粉超过30千克。工蜂采集加工的花粉团由后肢花粉筐带回蜂巢,贮进巢房的花粉叫蜂蜜粮。一千一百多年前,唐诗人孟郊食用蜂花粉治好了头晕健忘症;李商隐身患黄肿和阳痿服花粉痊愈,他因食用蜂蜜粮食用蜂蜜粮巢脾振奋了精神,写出:“健我精神花粉脾,花间蜂蜜儿任东西”等诗句。人们观察到,为酿造一千克蜜,如果蜂群与蜜源埴物的距离是1.5公里,一只蜜蜂约需飞行36万—45万公里,工蜂飞行的最高时速可达40公里,靠花粉为营养物的蜜蜂是不知疲倦的劳动者和飞行运动员。体育界实践证明,花粉确能增强运动员体力、耐力和爆发力,迅速消除疲劳和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许多国家的奥运健儿均食用花粉促进了运动员身体素质与运动成绩的提高。中国学者成功地运用 花粉预防急性高山反应,采用双盲法,在新疆喀拉昆仑和西藏唐古董拉山进行了两次现场验证,高度均在海拔5千米以上。登喀拉昆仑的男青年中,花粉组55人,给予服安慰剂的对照组20人,全程服药21天。结果花粉组无反应率65.5%,明显高于对照相馆组35%;中度反应发生充1。8%,比对照相馆组15%低得多。上西藏高原的男青年307人为花粉组,58人对照相馆结果 花粉组急性高山反应率15%,明显比对照相馆组反应发生率37.8低得多。

    蜂疗蜂疗

    花粉临床应用的观察证明:用于治疗前列腺病菌和男性功能障碍有良好效果,中老年男子常服花粉可防治前列腺过度增生,免受外科手术之苦,数以百计的男性不育症患难者,胃口不佳,消化吸收功能差的消瘦病人,对防治十二指肠溃疡出血、慢性蒌缩性胃炎、习惯性便秘有效;用于更年期综合征、精神病态、抑郁综合征和慢性酒精中毒等患者,有助于各种神经官能症状的消退和增强体质;用于防治毛细血管通透性障碍、脑动脉粥样硬化和糠尿病菌等到疾患难与共有效。花粉对人体有多方面的功效,促进儿童生长发育、防治贫血,加速手术后和病后康复。常服用蜂蜜花蜜或外用含花粉成分的化妆品对保护皮肤和美容有效,还有助于粉刺、雀斑、老年斑和皮肤小皱纹的消退。

    同大自然赋予人类用于医疗保健操的许多植物一样,花粉也具有这些植物各自的特殊效用。蜂花粉经过蜜蜂传递,增加了流行性有效成分。年年花开花落,对大自然赐予的丰富花粉资源,当前用于人类医疗保健的数量和品种微乎其微。近些年主要使用油菜、茶、玉米和向日葵花粉等几种,对果树中苹果、板栗花粉等和药材中党参、薄荷、野菊花粉等品种,开发利用潜力很大。

    蜂胶

    蜜蜂从植物幼芽树干采集树脂加工而成的一种芳香性胶状固体物质称蜂蜜胶。饲养西方蜂蜜种的蜂蜜农,夏秋季打开蜂蜜箱时就可见到复布或纱盖被这种通常呈黄褐色的胸部体将巢框上梁粘合在一起。在蜂蜜箱这个阴暗的空间里,蜜蜂蜜蜂进出频繁而又拥挤,箱内温度、温度又最适合微生物生长,但蜂群仙一直保持清洁卫生,人们不可能从中发现长毛发霉或腐败发臭的东西。为什么?蜂蜜胶在这里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已知蜂蜜胶是蜂蜜箱中唯一能抑制真菌生长的物质,它还能抑制多种细菌、病毒和原虫的生长,具有广泛的生物学活性。从植物的有效成分经蜜蜂传递给人这一角度来看,蜂蜜胶是一种高效的天然药材。

    人们从蜂胶中分离出多种黄酮化合物、苯甲酸和肉桂酸衍生物,以及许多具有药理学和生物学活性的醇、酚、醛、醚、烯烃和萜类化合物,还分离出脂肪酸、甾类、氨基酸、酶、多糖、维生素和30余种化学元素。蜂胶不仅具有广谱的抗微生物活性,还能与某些抗生素配合产生协同作用,对某些细菌外毒素有中和作用。长期服用四环素易导致人体消化道寄生菌群失调,引起鹅口疮、葡萄球菌性肠胃炎等到危害 。动物试验和临床免疫功能,某些欧洲秋冬季常服用蜂蜜胶以预防流行性感冒等传染病。蜂胶还具有局部麻醉、止痛止痒、降血脂、抗炎和促进创伤组织再生等效用。

    蜂胶作为民间药物被外用于治疗脚鸡眼和肿瘤多年。1899—1902年英国南非战争期间,蜂胶用于创伤治疗。现代医学研究证明,蜂蜜胶调制的多种外用药剂治疗带状疹、癣病菌、灼伤、冻疮皲裂、寻常痤疮、湿疹皮炎、慢慢性下溃疡等皮肤病菌有效,如带状疱疹患部外用蜂胶酊止痛退疹迅速;蜂胶雾化剂吸入可治哮喘及呼吸道炎症,内服蜂胶剂用于治疗胃及十二热指肠溃疡、慢慢性胃炎和肠胃炎、高脂备症等有效,国内外的实验研究和临床观察都证明,胃及十二指肠胃溃肠患者服用蜂蜜胶酊见效快、溃疡愈合率高;各种蜂胶专用剂型 对外科、妇科、肛肠科、口腔和五官科创伤、溃疡、炎症等疗效良好,如蜂蜜胶药线结扎和蜂蜜胶酊枯痔简便易行,治愈率高,蜂胶药膜治疗复发性口疮和复方蜂胶酊作拔牙麻醉效果很好。极少数人对蜂胶产生接触性皮炎、荨麻诊、粘膜充血水肿等过敏反应,停药后过敏症状消失。

    上述蜜蜂采集植物成分加工而成的三种蜂产品中,蜂蜜最早被人们重视利用,它和花粉都是蜜蜂的食物,人们摄取供营养保健和某些医药用途;对蜂胶的研究开发比较晚,但蜜蜂采制蜂胶是为保护群和对抗病虫害,堪称蜂群的药物,因此蜂胶供人类医疗保健应用的潜力最大,前景广阔。

    分泌物/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蜂针液

    (蜂毒)是蜜蜂螫器官酸腺和碱腺分泌的具有芳香气味的透明液体,螫刺时从贮液囊中经螫针排出。人类为了摄取野生蜂群占的蜂蜜或养蜂蜜,难免要被蜂螫。蜂螫使人体出现局部和全身反应,其中包括意外地治愈来愈了关节炎等病患者。蜂螫治病在中国由来以久,公元前2世纪成书的《黄帝内经》中即有:“病生于内其治毒药”的治疗原则,民间称为“以毒攻毒”。本世纪60年代以来,运用生物化学分析技术结合药理研究,已逐步提示出蜂针液的作用与活性成分。蜂针液是肽的宝库,已分离出的活性肽超过10种,其中蜂肽占蜂蜜针液干重的50%以上。磷脂酶、透明质酸酶等酶类以及组胺、儿茶酚胺等生物胺类都是蜂蜜针液的活性成分。业已证明,蜂针液及其组分具有对烟碱型胆碱受体的阻滞作用,镇痛、降压、肮心律失常、抗凝血和促进纤维蛋白溶解的效应,以及刺激垂体肾上系统、抗炎、抑菌和辐射护等作用。、

    蜂针液是蜜蜂对付其它生活机体的自卫性毒物,人体一次接受200—300只蜜蜂螫刺才能出现以亲神出神经和溶血为主的毒性症状,700—1000只蜜蜂同时螫刺可致人死亡,一般死于呼吸中枢麻痹。为治疗目的,采用几只、十几只蜜蜂螫刺或相当剂量的蜂毒药剂无毒性反应,对风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三叉神经痛、面神经麻痹、脑血管病变后遗偏瘫失语、高血压、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支气管哮喘、变应性鼻炎、子宫附件炎、虹膜睫状体炎、结节性红斑和银屑病等有医疗功效。养蜂人常易遭蜂螫,其中绝大多数人或迟或早对蜂毒产生免疫力,他们同时遭受数一、数百只蜜蜂螫刺而没有任何中毒症状。但确也有个别人对蜂毒过敏,一只蜜蜂螫刺即现强烈局部反应和全身反应,甚至过敏性休克。纯净蜂毒药剂可用于诊断性皮试和脱敏治疗。

    1927年德国最早有蜂蜜毒注射液问世,欧洲诸国、日本和中国也生产过类似制剂。鉴于全蜂蜜毒水针剂保存期短、易失效,若干蜂毒有效分可能被脂肪酸衍生物所激活,50年代前苏联制成注射用蜂毒油剂。随着提取蜂蜜毒技术的应用,经过提纯的蜂毒生产效价稳定的冻干粉针剂先后在各国应市。1934年德国生产蜂蜜毒软膏方便病员自行外用,欧洲诸国相继生产出多种蜂毒药剂。苏联生产专供是离子导入用的蜂毒片,蜂毒软膏或霜剂可供超声波穴位导入。尽管人们对蜂毒的化学成分曾进行过较为深入的研究,其中三种主要活性肽已能在实验室内合成,但医疗药剂仍然以精制的天然蜂毒最适用

    王浆

    又称蜂乳,是工蜂咽部腺体分泌的一种半透明乳浆,用于喂蜂王和3日龄以内工蜂幼虫。受精卵在用王浆的3天内生行发育速度很快,体重可增加250倍。此后在王台中的幼虫一直由工蜂喂给王浆,16天后就发育成雌性器官健全的蜂王;工蜂房内幼虫改喂蜂蜜、花粉混合物,要到21天才成为雌性器官发育不全的工蜂。蜂王的体型比工蜂蜜大,生殖力很强,24小时产卵重量超过其体重。蜂王寿命也比工蜂长,通常可活3—6年,而工蜂在采集季节的寿命为30—60天,越冬期才能活五六个月。同样由受精卵发育而成的蜂王和工蜂,在驱体和功能上出现如此巨大差异,这就引起人们对王浆产和特别的兴趣。

    我国云南少数民族早就认识到王浆的宝贵价值,流传着“蜂宝治百病”的经验。本世纪50年代,欧洲人才重视王浆的医疗效用。1956年,80高龄的罗马教皇皮奥十二世病危,他的主治医师用尽了所有办法均无效。在绝望中,皮奥吃了王浆,竟奇迹般地转危为安。为此,教皇出席了第16届国际养蜂会议,介绍王浆使他康复的亲身体验。临床经验表明,王浆对衰老体虚、更年期综合征、神经官能症、失眠、厌食、贫血、高血脂症有良好疗效;还可用于糖尿病、白细胞减少、不孕、肝炎、关节炎、精神抑郁症和脑动脉硬化的综合治疗。恶性肿瘤患者接受放射线治疗或化学疗法时配合服用王浆,可增强疗效,减免放疗或化疗的副作用,鲜王浆外用可以滋润皮肤治疗皮炎、脱发等症。

    有关王浆的成分和生理、药理作用曾进行较为系统的研究,但已有的结果尚不能解释王浆奇特的生物学活性,有待进一步探讨。服用鲜王浆的用量以每天1——3克为宜,早晚分置舌下含服,让部分活性成份由口腔黏膜吸收。小包装王浆冻粉易于保存,方便应用,可每次舍下含服0.5克。鲜王浆必须低温冻结避光密封冷藏,其中活性成分易受光热诸因素的影响,市售口服液剂型很难保全王浆活性,且因含量过低而不易用于治疗目的,习惯应用的加参等药材提起物的复方剂型,当属中药配伍的复合效应。王浆中所特有的10羟基——△2——癸烯酸(10—— HAD)具有抗菌和仰制动物移植性肿瘤的作用,并有助于白细胞降低患者的康复和增进机体免疫功能此单体已入药,但尚普遍应用。

    蜂蜡

    是工蜂腹部四对腊腺所分泌的固体脂质,含脂类、游离酸类、游离醇类和烃类等,软脂酸蜂花酯(Myrieyl Palmitate)含量最多。《神农本草经》列为上品,载蜂蜡“味甘、微温、主下痢脓血、补中、续绝伤金疮、益气”;《本草通玄》称“贴疮生脂址痛”。蜂蜜和蜂蜡属常用传统中药材,收载《中国药典》。历代医籍方书中用蜂蜡治病的配方有15种入选〈中药大辞典〉。利用加热熔化的蜂蜡作为温热介质将热能传至机体,达到治病目的的蜂蜡疗法历史悠久,〈千金翼方〉、〈刘禹锡传信方〉已有详细记述。西医理疗科开展的石蜡疗法由法国萨脱福,B(Barthe de Sandford)于1909年报道,较之中国蜂蜡疗法晚一千年。

    蜂疗新闻介绍蜂疗新闻介绍

    名医姚僧恒(498—583)传方用蜂蜡、蛤粉与猪肝煮服治雀目有效。按雀目即夜盲症,机体缺少维生素A所致,而猪肝和蜂蜡皆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每100克蜂蜡中含有维生素A4096国际单位。《医学集成》载“蜡矾丸”治诸般疮毒,初起即消,已成即溃;黄蜡一两,熬化稍冷,入白矾末六钱,为丸豆大,服七钱至一两,小儿减半,酒和开水下。《医林集要》治烫火伤疮、掀赤疼痛、毒腐成脓,用麻油四两,当归一两,煎焦去渣,入黄蜡一两,搅化放冷,摊帛贴之。用此拔热毒,止疼痛,敛疮口。现代调制多种药用和护肤软膏、硬膏、霜剂等多以蜂蜡做原料,它还被用于某些药片、丸剂的包衣和外壳,制作牙齿模型等,当今人体内移植电子仪器手术所用的橡皮被膜中也含有蜂蜡。

    蜂巢

    工蜂将酿造制成熟的蜂蜜存在巢房里,以这种天然包装供食用的蜂蜜叫巢蜜。人们在食用巢蜜咀嚼巢房时发现鼻炎症状得到改善,于是用蜂巢提取物制成了“鼻炎灵”冲剂。可取略带蜂蜜的巢脾10—15克或预制的蜂巢丸,每次咀嚼30分钟,然后将剩余渣滓吐出,每日两次,需连续用药10—15天。蜂巢丸对慢性鼻炎疗效好。对过敏性鼻炎见效快,但停药后易复发,对慢性副鼻窦炎,病程短者疗效较好。窦腔粘膜肥厚的长期患者效果差。在应用蜂巢治疗鼻炎过程中,并发肝炎者症状好转,因此又发现蜂巢对肝炎的疗效。蜂巢制剂用于乙型肝炎表面抗原慢性携带者,其转阴率达35。0—42。22%,高于转移因子治疗组(15%)或免疫糖核酸治疗组(12.5%);治疗前后免疫反应的动态显示,蜂巢制剂能促进机体细胞免役功能。

    蜜蜂蜂巢与传统中药材露蜂房(Nidus vespae)不同,功能主治各异,后者是胡蜂科昆虫果马蜂、日本长脚蜂或异腹胡蜂的巢。实验证明,蜂巢浸液既对乙型肝炎表面抗原有灭活作用,也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杆菌、痢疾杆菌、伤寒杆菌和部份病毒有仰制作用。蜂巢化学成分复杂,除含蜂蜡外,对树脂、鞣质、有机酸、氨基酸、酶类和昆虫激素等活性成分的作用机理,尚在研究探讨中。保存蜂巢中不耐热活性成分对扩大蜂巢制剂的范围作用更大。

    蜜蜂蜂群/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蜂子

    又称蜂胎,泛指蜜蜂的幼虫和蛹。中国古代早就食用蜂子并用于医疗保健。《礼记?内则》记载“爵 蜩范”指范蜂、蜩蝉皆人君燕食所加庶馐也,说明公元前三世纪蜂子、蝉蛹曾经是帝王贵族的珍贵食品。中国现存古医方——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公元前三世纪末手写帛书《五十二病方》中有蜂胎治病的配方。〈神农本草经〉将蜂子列为上品:“味甘、平、主治头疯、除蛊毒,补虚赢伤中,久服令人光泽。好颜色不老”。陶弘景《神农本草经集注》:“蜂子酒渍傅面令人悦白”。〈名医别录〉:“主心腹痛,大人小儿腹中五虫吐出者,面目黄“。唐代刘恂《岭表录异记》详细记述宣歙人脱蜂取蜂子以盐炒曝干制作贡品的方法。

    蜂体

    蜂幼虫和蛹的组织中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和蜕皮激素、包幼激素,蜂王幼虫所含氨基酸的种类与王浆类同。生产王浆同时采收蜂王幼虫,移虫后60—70小时取浆,浆、虫收获量约为3:1。雄蜂蛹在繁蜂季节组织生产,按特定方法生产的22—23日龄雄蜂蛹每 约可获0.35公斤。一般不利用工蜂幼虫,但在出售笼蜂不保留原群的情况下,亦可利用这些幼虫和蛹加工相应的制品。蜂幼虫或蛹的冻干粉可供调制多种食品、药剂和化妆品。浙江杭州用蜂王幼虫冻干粉生产蜂皇胎片。日本生产的蜂子罐头由雄蜂蛹经盐水煮过后加工制成。

    蜂子及其制品适合身体虚弱、疲乏无力,营养不良、神经衰弱、病后和手术后,婴儿和老人以及经常需要滋补复壮的人们食用。蜂皇胎片既是保健药,也适用于风湿性关节炎、肝病和白细胞减少症的患者。雄蜂蛹和雄蜂幼虫片对儿童智力发育障碍有效,用于促进男性功能有强力补肾壮阳之功。

    成年蜜蜂全虫可入药。中国民间流传着蜜蜂内服或外用治疗风湿病、妇科病、哮喘和支气管炎等验方。明代医籍《赤水玄珠》记载用蜜蜂配方治疗淋巴腺结核。蜜蜂经文火焙干、粉碎,装入布袋,封口.将此袋置风湿病痛区或妇科病患者小腹部,用青砖烧红浸水后趁热压在袋上,小沙袋固定,棉毯包裹熨疗30--50分钟,每日一次,10—15次为一疗程。在顺势疗法(homoeopathy)又称同类疗法中,使用蜜蜂滴剂、丸药和软膏治病。1875—1885年,法灵顿E.A.(E.A.Farrington)在菲列德尔菲亚的哈尼曼医科大学提出报告:蜜蜂(Apis)是一种珍贵的新药剂。一百多年来,所有顺势疗法的书籍都推荐使用它来医治多种疾病。

    民间蜂螫治病经验与针灸医术相结合发展而成的蜂针疗法(Beeacupunctur),通常由施术者从微型蜂箱或特制蜂盒中临时取出成年工蜂应用。运用工蜂螫针作针具,对人体经络穴位施行一定刺激手法以防治疾病,是一种复合型刺灸法。蜂针的机械刺激,作用于十四皮部和穴位,籍以疏通经络,调和气血;针刺同时注入皮内适量蜂针液,具有经穴注射的药理作用;蜂针继发局部潮红充血,与温灸效应类同,达到温通经脉,扶阳散寒的目的。蜂针循经散刺法属轻刺激,经穴直刺法为中等刺激,活蜂螫刺法是强刺激,视个体反应辨证施治。以经络学说为理论基础的蜂针疗法提高了原始蜂螫法的疗效。使用活蜂蜂针,将蜂针液中挥发性成分注入人体,这是蜂毒药剂所无法代替的。

    蜂针疗法

    蜂针疗法(bee venom therapy)是利用蜜蜂尾部蜇针运用针灸原理蜇刺人体穴位,是一种自然疗法(Naturopathpy),在世界部分国家应用已经超过1200年之久,在中国、韩国、和苏联有临床上广泛的使用。蜂针疗法主要应用于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骨关节病、腰椎颈椎病、强直性脊椎炎、肿瘤、癌症、硬皮病、哮喘、神经痛、神经炎、心脏血管疾病、和多发性硬化症等疾病。

    民间蜂螫治病经验与针灸医术相结合发展而成的蜂针疗法,兼有针、药、灸3种作用。“蜜蜂疗法”, (简称“蜂疗”), 是中国医学宝库中 的一颗明珠。随着 科学技术的发展, 人们发现某些化学 合成药物和保健品 对人体健康所造成 的不良影响不可低 估,迫使人们把注意力转移到天然药材和天然保健品上未,乐意回归大自然,接受自然疗法。[2]

    “针”:指蜂的尾刺似针,能刺激人体的经络、皮部,以疏通经络,调和气血;“药”:指蜂针中的蜂针液输入人体,发挥了蜂针液的一系列药理功效;“灸”:是蜂针刺后,局部充血红肿,皮温升高,似有温灸效应,可起到温经通络,扶正祛邪的作用。

    蜂针是蜜蜂的自卫器官,当蜜蜂感受到生命受到其他生物的威胁时,会执行蜇刺的动作,而在针刺的同时,蜜蜂会从蜂针注射一种液体,其中所含的化学成分对于被针蜇的生物会产生局部或全身反应,我们将蜜蜂针刺所产生的液体称为蜂针液。

    蜂针液味辛、苦,性平。功能袪风通络,化瘀止痛,抗过敏,降血压。实验研究知道,蜂针液含十一种胜?、五种?、三种生理活性胺、糖类、脂肪、各种氨基酸,以及卵磷脂、组胺、胆碱、甘油、磷酸、蚁酸、脂肪酸。另含磷、碳、硫、镁、铜、钙、钾等元素。在胜?中,最重要的有melittin,apamine,mast cell degranulating peptide和adolapin。整体来说,它们有着全身性的作用:抗发炎、抗细菌、抗霉菌、抗发热、刺激血管通透性、刺激acth。?类(磷酸脂?a、透明质酸?、碱性磷酸?、酸性磷酸?等),作用于心脏血管系统,或局部作用于蜂针液施用点。从诸多文献中知道,蜂针液可作用在免疫系统,并抑制免疫失调。类固醇能治疗的疾病,蜂针液一样也可以治疗,但是蜂针液有一个较类固醇为佳的优点,就是蜂针液没有类固醇的副作用。这是它难能可贵的地方。蜂针液具有极强的溶血作用,它还有抗凝血作用,无论在体内还在体外,均可延长血液的凝固时间。蜂针液有抗发炎及抗菌作用,所含apamine、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具有直接抑制炎症的作用,另一些成分melittin则对脑下腺-肾上腺皮质系统有明显的刺激作用,还有些成分本身既能刺激肾上腺皮质,又能直接抑制炎症过程。对革兰氏阳性菌和阴性菌均有抑制和杀灭作用。此外,蜂针液还有免疫抑制、抗辐射及镇痛作用,能抑制多种植物及动物肿瘤组织的生长。

    蜂针液取得不容易,1g的蜂针液结晶至少需只10000只工蜂才能收集完成,而且常温下的天然蜂针液不太稳定,有2/3会挥发,其主成份为乙酸戊酯,为蜜蜂的警报费落蒙,仅残余1/3的蜂针液结晶。由于得来不易,因此蜂针液是十分昂贵的药物,2001年在宜兰武荖坑所举办的绿色博览会曾经展出国外进口的蜂针液,每瓶只有0.1g,却叫价3500元,换言之,每公斤的蜂针液价格高达3500万元,可说价值连城。

    根据出土的文物记载,古埃及、印度、罗马、和中国都曾经以蜂针治疗风湿病,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文献也记载盖伦曾经用蜂针治疗风湿病的案例,蜂针疗法后来甚至还传入俄国,为历代沙皇所采用。

    19世纪末开始有了关于蜂针疗法系统性的临床研究,1888年维也纳医师特尔(Terc),曾用蜂蜇治疗风湿病173个病例,由于相当成功,这种疗法逐渐流传到整个欧洲。一直到20世纪新大陆才有较多蜂针疗法用于风湿病,1935年美国的贝克(Beck)出版蜂针疗法的专论,可谓集各家之大成。1936年中国也开展全国性大规模的研究,而到1950年代世界各国已经开始进行蜂针液成分的研究,以期更加了解蜂针液,并建立更详细的资料库。

    蜂场

    人们早巳认识到生活环境和工作条件对健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苏联医学硕士约理什,N.(N.Yoirish)曾调查乌克兰390位养蜂人的健康状况,在养蜂场工作满5年至57年的273人,养蜂以来他们没有生过任何疾病,其中22人过去患风湿病,养蜂后被蜂螫治愈。养蜂人施瓦列夫介绍:他在蜂场工作了45年,从没生过病,他家三代人养蜂,双亲健在,祖父不知道什么叫疾病,活到105岁无疾而终。邦达连科养蜂40年里从没有生过病,其母也是养蜂人,1951年调查时她巳108岁,还很健康。我国当代养蜂家闽南庄渊澄先生1988年逝世,享年96岁;翼南王博亚先生1991年逝世,享年94岁,共同养过蜂的老伴巳98岁,仍健在。

    来到露天养蜂场,呼吸着充满蜜蜡、蜂胶和百花芳香的新鲜空气,抹浴着激励万物生长的阳光,看到生机盎然的蜜蜂飞进飞出,聆听一阵一阵的嗡嗡蜂鸣声,分享新鲜甜美的多种蜂产品,令人愉快的心情胜过世外桃源。因此养蜂人知足长乐,抗病力强,多高龄而体力犹壮。为了医疗和预防疾病,应该倡导离退休老人,残疾者从康复养蜂场中获得愉快、健康和长寿;对于关节病、高血压、神经官能症、病后、手术后和虚弱的人们从事养蜂活动,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工娱疗法”。当今美国的城市居民热衷业余养蜂者已达20余万人,在闹区住家的庭院或阳台上安放一只只形式各异的蜂箱。在竞争激烈、节奏快速的美国社会的各阶层中,愈来愈多的人企望在与大自然亲近的养蜂活动中宽松紧张情绪,增进健康

    应该建议有条件的医疗康复机构建立康复养蜂场——别具一格的疗养区。养蜂场的各种产品被用于医疗保健,蜂群好比一座座小型制药厂,医师们已经成功地给蜂群下达指令,让这些会飞的药剂师调制各种处方,酿造出多种药物蜜、维生素蜜、微量元素蜜,供人们医疗保健。

    蜂疗方法/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是由福建农林大学蜂疗研究所所长缪晓青教授运用现代的采蜂毒的科学方法,把蜂毒提取出来结合中药,做成药品制剂,此药叫神蜂精,为中国女排的疗伤专用药,由北京卡尼尔医学研究院负责北京总代理,通过外用刮痧就可以治疗,犹如大家常用的风油精一样方便,大家可以购买后自己在家治疗,适用于各种关节炎、颈腰椎病、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引直等骨关节病,第三代蜂疗疗法是结合现代仪器离子导络仪结合使用,可以更有效促进神蜂精的渗入病灶,更有效吸收,提高疗效。

    它是一种利用天然蜂产品及其蜂毒制品对人类医疗保健的自然疗法,是将中国民间传统技法与现代科技结合的典范。

    通过病理分析研究表明,是由于神蜂精的消炎镇痛及其内含透明质酸酶,对突出的椎间盘髓核中所含维水成分透明质酸的降解,使突出髓核失去高渗特性而脱水、回缩、减轻对神经膜囊的压迫;加上神蜂精中的mellitin具有强大的可抑制MMPS生成,减缓软骨基质破坏,抑制颈椎骨质增生的发展。

    同时,神蜂精还具有较强的活血化瘀作用,可促进局部血液循环,带走聚积的代谢产物,提供充足的养分和氧气,从而消除颈神经根水肿--缺血状态,恢复其结构和功能。

    蜂疗适应/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一)免疫系统: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带状疱疹,硬皮症系统性红斑狼疮、重症肌无力、肌萎缩,痛风,手足癣、牛皮癣。(二)消化系统:慢性肠胃炎,胃溃疡,肠胃神经功能紊乱,消化不良,风寒胃痛,五更泻,便秘,宿便。

    (三)神经系统:神经官能症()神衰,失眠,恶梦,头晕,睡不醒,厌食,乏力,头痛),神经炎,神经根炎,运动神经炎,帕金森病。

    (四)循环系统:高低血压,高脂血症,黏稠血症,高血糖,心脑血管硬化,脉管炎,微循环障碍。

    (五)呼吸系统:过敏性鼻炎,慢性支气管炎,过敏性喘,肝病。

    (六)代谢内分泌,泌尿系统:男性不育(阳痿,早泄,精子活力弱),女性不孕(经血不调,附件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糖尿病,前列腺肥大,盆腔淤血综合症。

    (七)更年期综合症,老年性综合症。

    蜂疗史/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中国简史

    蜂产品用于人类医疗保健历史悠久,形成了灿烂的蜂文化。在山东莱阳市北泊子和临朐县山旺于1983年发掘的蜜蜂化石,证明在中国东部于2000万年前已有蜜蜂存在。《诗经?周颂?小毖》(约公元前11--6世纪)为我国最早文字记载蜜蜂的资料,“其予非蜂,自求辛蜇”,告诫人们不要激怒蜜蜂,以免被蜇.东周时期,人们把握了“以毒攻毒”的理论,开始用蜂蜇治病保健,并将蜂产品用于食品《礼记?内则》中载有“子事父母,枣栗饴蜜以甘之,”“雀、鹌、蜩、蝥,皆可供给用,则自古食之矣.”“蜩、蝥鲜之,人君燕食。”《楚辞?招魂》中有“瑶浆蜜勺”和“柜妆蜜饵”之句。《离骚》中还有“朝饮水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之佳句。这些都反映出当时蜂蜜生产的情景。 另外,《神农本草经》收载的365味药材中,蜂蜜、蜂蜡和蜂子均列为上品,兼有治病和保健功效。“蜂蜜味甘、平,无毒,主心腹邪气,诸惊痫痉,安五脏诸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百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饥不老,延年。”“蜂蜡味甘、微温,主下痢脓血,补中,续绝伤金疮,益气,不饥耐老.”“蜂子味甘、平,主风头,除蛊毒,补虚羸伤中,久服令人光泽,好颜色不老。”汉朝已将蜂蜜和蜂子推为帝王贵重食品,以蜜蜡、蜂房、花粉、蜂子治疗疾病。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的手写帛书《五十二病方》中有两处蜂子,一处蜂蜜治病的配方。甘肃武威旱滩汉墓出土了木质医药简牍92枚的《治百病方》(25--88年)记载36种医方,其多种丸剂用白蜜作冶合剂,其它制剂中也有用蜂蜜配方。医圣张仲景着《伤寒论》中的“蜜煎导方”(世界最早的栓剂处方)治疗虚弱病人便秘的蜂蜜栓剂:“治阳明病,自汗出,若发汗,小便自利者,此为津液内竭,虽鞭不可攻之。当须自欲大便;食蜜七合,于铜器内,微火煎.当须淀如饴状搅之勿令焦着,欲可丸,井手捻作铤,令头锐,大如指,长二寸许,当热时急作,冷则鞭。以纳谷道中,以手急抱,欲大便时乃去之。”在《金匮要略)中,张仲景以“甘草粉蜜汤”治蛔虫腹痛,以蜂蜡组方?调气饮”治疗痢疾。

    养生保健先驱、炼丹化学家兼医药学家葛洪(284--363年)的《抱朴子》和《肘后备急方》中蜂蜜和蜂蜡外用方:“五色丹毒,蜜和甘姜沫敷之”,“目生珠管,以蜜涂目中,仰卧半日乃可洗之,生蜜佳”;“汤火灼已成疮,白蜜涂之,以竹中白膜贴上,日三度”;“治犬咬人重发,疗之火炙蜡,灌入疮中”“治狐尿刺人肿痛,用热蜡着疮中,又烟熏之令汁出.即愈。”陶弘景(452—536年)的《神农本草经集注》,不仅将蜂蜜区别为“石蜜”、“木蜜”、“土蜜”及“白蜜”(家养蜂产的蜜),而且对蜂蜜、蜂蜡和蜂子的药用,多有创新,指出“蜂子酒渍敷面令人悦白。”擅用蜂产品保健和导引之法,年逾八十而壮容。102岁的名医甄权(541—643年),在《药性论》中记载闻名医药学家孙思邈(581—682)的《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中治咳嗽(白蜜一斤、生姜二斤,取汁),治喘(蜜姜及杏仁,和治痢的“胶腊汤”等方中,均有蜂产品;还开创营养食疗之先河,以蜂蜜酿酒健身治病,老而不衰,年逾百岁。其弟子孟洗(621--713年)着《补养方》,后由张鼎增补改写成《食疗本草,载有“凡觉热,四肢不和,即服蜜一碗,甚良”; “能止肠窃,除口疮,明耳目,久服不饥”,“点目中热膜,家养白蜜为上,木蜜次之,岩蜜更次之”,“治癞甚效”(蜜、生姜)。唐慎微(1040—1120年)《经史证类备急本草》(1080年)32卷,又详述刘禹锡着的《传信方》中蜂蜡疗法,治疗局部和全身疾病,比法国萨脱福(Barthe de Sandford)1909年倡导的石蜡疗法早一千多年。

    李时珍(1518--1593年)在《本草纲目》第39卷中收载蜂蜜、蜂蜡和蜂子、蜂房词条,并扩展了治验附方,现摘录如下:在“蜂蜜”项下,记载着宋苏颂《图经本草》相关内容:“近世宣州(安徽宣城)有黄连蜜,色黄,味小苦,主目热。气味甘、平,无毒。”李时珍认为:“蜂蜜生凉熟温,不冷不燥,得中和之气,故十二脏腑之病,网不宜之。但多食亦生湿热虫匿,小儿尤当戒之。”还记载着孙思邈的用蜜原则是:“七月勿食生蜜,令人暴下霍乱(其病并不定在食生蜜)。青赤酸呛者,食之心烦。不可与生葱、莴苣同食,令人利下。”在蜂蜜主治项下,引录了唐代甄权提出的内容:“(蜜)治卒心痛及赤白痢,水作蜜浆,顿服一碗止;或以姜汁同蜜各一合(十分之一市升),水和顿服。常服,面如花红。”李时珍认为以蜜人药之功效有五:“清热也,补中也,解毒也,润燥也,止痛也。生则性凉,故能清热;熟则性温,故能补中;甘而和平,故能解毒;柔而濡泽,故能润燥;缓可去急,故能止心腹、肌肉,疮疡之痛;和可以致中,故能调和首药,与甘草同功.”继之引录了张仲景治“阳明结燥,大便不通,蜜煎导法,诚千古神方也。”随之还录了孟洗曾这样说过:“但凡觉有热,四肢不和,即服蜜浆一碗,甚良。又点目中热膜,以家养白蜜为上,木蜜次之。崖蜜更次之也,与姜汁熬炼,治癫甚效。”另外还记载治疗十八种疾病的蜂蜜与中药配伍方剂,临床应用得到很大推动。在“蜜蜡”项下,这样记载着:“蜡甘,微温,无毒。”《神农本草经》记叙蜜蜡“主下痢脓血,补中,续绝伤金疮,益气,不饥,耐老。”甄权认为:“和松脂、杏仁、枣肉、扶苓等分合成,食后服五十九,便不饥。”他又这样认为:“孕妇胎动,下血不绝,欲死,以鸡子大,煎三五沸,投美酒半升服,立瘥。又主白发,镊去,消蜡点孔中,即生黑者。”李时珍这样认为:“蜜之气俱厚,属手阴也,故养脾;蜡之气味俱薄,属乎阳也,故养胃。厚者味甘,而性缓质柔,故润脏腑;薄者味淡,而性啬质坚,故止泄痢。张仲景治痢有调气饮,千金方治痢有胶蜡汤,甚效甚捷,盖有见于此欤?”

    附治疗十九种疾病的方剂,或单用蜜蜡,或蜜蜡与中药配伍使用。在“蜜蜂”项下,记载着:“蜂子(气味)甘、平,微寒,无毒。”《神农本草经,这样说“(蜂子主)风头、除蛊毒,补虚赢伤中。久服令人光泽》好颜色,不老。”还摘引了《别录》里的记载:“轻身益气,治心腹痛,面目黄,大人小儿腹中五虫从口吐出者。”李时珍指出蜂子可以治疗麻风病,并附有方剂。还认为土蜂蜂子主治痛肿、嗌痛。治妇人带下。酒浸敷面,令人悦白。也记载着蜂房主治痛肿不消。为末,醋调涂之,干更易之。还可疗疗肿疮毒。

    名医孙一奎(1522-1619年)的《赤水玄珠》载有蜜蜂成虫配方,治疗淋巴腺结核的两个验方。利用蜂针疗法治病,在我国民间流传已久,但古代医籍、方书中尚未见有直接记述。方以智(1611—1671年)着《物理小识》卷5中,记述将蜂针制作“药蜂针”的方法,“取黄蜂之尾针合硫炼,加水麝为药。置疮汤头,以火点而灸之。”并载入赵学敏着《本草纲目拾遗》第10卷中。清?汪昂在《本草备要》中记载“蜂蜜主治:止嗽治痢,明目悦颜.同薤白捣,涂汤火伤。煎炼成胶,通大便秘。”在《医方集解》中载有“赤目流泪,或痛或痒,昼不能视,夜恶灯光,用白蜜、羯羊肝,入胆中,纸笼罩住,悬屋檐下,待霜出,点眼中,此药名为二百味草花膏,以羊食百草,蜂采百花也。”

    蜂产品广泛用于人类健康和抗衰;博得众多诗家文人为之讴歌。《楚辞?招魂》和《离骚》对蜂蜜及花粉都予赞美;晋代左思在《蜀都赋》中对蜂房;葛洪在《神仙传》中对蜂蜜;郭璞在《蜜蜂赋》中对蜂蜜性能;唐代贾岛及宋代苏轼对蜜蜂和产品都多次显于笔下;陆游、孟郊、李商隐、刘恂也均不止一次为之吟诗作词;李商隐高兴记述利用花粉治愈“黄肿病”的喜悦;近代文学家鲁迅、高尔基及大数学家华罗庚都写下了对蜂的精神及其产品功效予以赞美的诗篇;老革命家朱德委员长也曾挥毫提词

    楼主 发表于 2010-04-27 18:57:48 引用 1 楼 摘要: 蜂疗学在我国传统医学中具有悠久的历史,只不过没有单独列为一章而已。然而,在近百年中,由于各国学者的努力,已形成一支具有独特风格的自立体系。我国陈伟在《蜂刺疗法》中这样写道:“祖国医学,是广大劳动人民在长期生活与疾病作斗争中逐步发展起来的,他们很早就懂得把蜂蜜、蜂乳、花粉、蜂胶、蜂毒等蜜蜂产品应用于医药卫生事业。有一年夏天,我在苏州行医时,曾经治过一例被蜜蜂刺伤头、面部多处的妇女。治愈后,竟发现她原来患有的面神经炎不医而愈。这一偶尔发现,引起了我对蜜蜂直接运用于临床治疗的爱好,从而开始了用蜜蜂治病的研究工作。”从1959年至1987年的28年中;用蜂刺疗法治疗病人共8486例、113740人次,包括面神经炎、血管神经性头痛、枕神经痛、机能性头痛、三叉神经痛、臂丛神经痛、神经官能症、精神分裂症、面肌痉挛、肩周炎、风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中风偏瘫、震颤麻痹、重症肌无力、腰肌劳损、腰椎骨质增生、颈椎病、高血压病、脑动脉硬化、支气管哮喘、小儿舞蹈症、体表肿瘤、末稍神经炎及正在摸索中的疾病。中国台北蒋永昌在《中国文化的神奇——蜂毒与针灸》中总结了自己的切身体会:数千年前即有人用蜂毒治病,20年前我也因养蜂而获益,当时患偏头痛,我以蜂毒治好了自己的病,很多新闻记者,纷纷传播。在20年中治疗各种疾病63种,效果奇异,受到很多治愈者赞誉。许多新闻媒体都作过报道,甚至在电视台播放的武侠电视连续剧中,也提到蜂毒治病去疾的作用。蒋永昌表示,蜂蜇治病不仅不是天方夜潭,而且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国粹医学。

    世界简史

    除中国蜂疗学外,其他国家蜂疗学发展情况世很令人瞩目。一千七百多年前,古罗马医学家盖伦(Gfalen)记述蜂毒可作止痛等多种用途。西欧查理曼帝国的创建者查理大帝和俄国沙皇伊凡雷帝都曾应用蜂蜇治好了他们的痛风性关节炎。1888年《维也纳医学周刊》上发表了奥地利医师特尔奇(F.Tere)用蜂蜇治疗风湿病173例论文后,现代医学研究用蜂毒等蜂产品治疗疾病遍及许多国家。美国贝克(B.F.Beck)博士的《蜂毒疗法》、《蜂蜜与您的健康》,分别于1935年和1938年出版。蜂毒疗法在欧洲十分盛行,尤其德、奥。1941年苏联阿尔捷莫夫(N.M.Atremov)教授的《蜂毒生理学作用和医学应用》问世,1938年至1978年期间苏联医学博士约里什(N.P.Yoirsh)一直从事蜂产品医学保健工作,1950年制定出蜂毒疗法方案并提取蜂毒,以20种文字出版蜂医学书籍180万册,如《蜂产品用于医疗》、《蜂蜜和蜂毒的医疗性能》,《健康之友》、《蜜蜂与医学》、《蜜蜂—会飞的药刑师》、《人类生活中的蜜蜂》、《蜜蜂与人》和《蜂产品及其利用》等。1956年末,来我国传播和介绍用蜂疗方法及治疗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知识,解决当时盐工所患关节炎疾苦。从而使中国蜂疗又注入了大量国外蜂疗内容。随之北京等各地医药专家及蜂业专门人才,进行大量研究和实践,逐步为形成我国蜂疗学体系积累了丰富资料。中国蜜蜂医疗历史与中国蜂业史一样,走过漫长的道路。而在今天,经过科学工作者艰辛而顽强的努力,又迈上崭新的台阶,创造和完善于中国中医蜂疗学的飞跃,这是全国蜂疗工作者的光荣和骄傲,是蜂疗事业的升腾。

    类风湿/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前言

    类风湿性关节炎属痹症范畴,中西医对其治疗方法与方剂颇多,疗效各有所长,然而真正治愈者并非100%。蜜蜂疗法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在国外历史悠久,疗效甚佳。海内报道也很多,为征服该病开创了新的途径,从而获得新的疗效。

    机理

    蜂毒中含有多肽和酶类等有效成分,具有直接和间接抗炎止痛作用;调节免疫能力,加强免疫抑制作用;改善血液循环,增加末梢血供,增强心脑肝肾生理功能及其局部经络和物理作用。其中主要是抗炎止痛 和免疫调节两项。从中医角度看,蜂毒进人人体以后,能活血化瘀、消肿止痛、通经活络、祛风散寒的功效 。另外,蜂针刺入穴位.有针刺经穴的机械性刺激,又有蜂毒的药理作用,蜂蜇后局部的虹肿反应,还有类似温炙的治疗效应。所以,蜂针治疗同时具备了针刺、温炙、药物治疗的多种功效。是其他方法无可比拟的。自18世纪以来,关于蜂毒治疗风湿病的报告已经屡见不鲜,至今尚未见一例否定蜂毒对风湿病疗效的 报告.从鲁阔姆斯基(1864年)发表第一篇关于蜂毒治疗风湿病的论文开始,许多涉及于无法医治的风湿症患者都从蜂毒疗法中得到痊愈。尔后,鲁多尔夫.特尔什(rudolph Tertsch,1912年)发表了例数更多的临床报告,治疗风湿症患者666例中,554例痊愈,99例好转,仅17例未见减轻,而后两类病人中有的是未完成疗程的病人。美国布罗德曼(J.Broadman,1962年)的专着《蜂毒—关节炎和风湿病的天然治疗剂》和法国福雷斯泰尔(F.Forestier,1984年)发表的《蜂毒用于风湿病种—1600例疗效》论文,再次肯定蜂毒对风湿病和有关疾病的疗效。

    效果

    蜂毒治疗风湿病、类风湿关节炎的历史悠久,效果显着。美国查尔斯·姆拉茨在介绍他50多年蜂疗经验时说:蜂毒治疗风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有三大好处:第一完全可靠;第二疗效显着;第三花钱较少。言简意赅。对极难医治的类风湿性关节炎采用蜂毒治疗无副作用,远期效果好。阿列斯克尔(1964年)报道用蜂毒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310例,另外112例用激素,59例用水杨酸钠治疗作对照观察,结果发现,五种治疗方法以蜂毒疗法效果最好。对经治患者1—5年的疗效随访,证明蜂毒的远期疗效比用激素或水杨酸钠好得多。钱锐在介绍原苏联蜂毒医疗临床概况时说,蜂毒对关节炎、传染性风湿、脊椎炎有效。

    黄坚在报导俄罗斯蜂毒疗法时指出蜂毒疗法是奇异的。还说俄罗斯蜂疗诊所的格里高里·亚杜赫是一个80来岁的医生,他说:“我们如今所谈的‘蜂毒疗法’实际是一种自古已有的俄罗斯传统疗法。也可以说是针刺疗法和中介疗法的结合,即针刺作用和蜂毒作用的结合。我们在许多领域中都取得了成效.以治疗腰痛、神经根炎、风湿等病症上疗效尤为明显。”

    由上述国外资料可见蜂毒治疗风湿和类风湿病是特效的,其机理的研究也比较清晰。

    机理/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抗炎止痛

    洛伦泽蒂(C.J.Lorenzetti,1 972年)、朱里尔(R.B.Zurler,1973年)和张氏(Y.H.Chang,1979年)等试验均证明蜂毒对大白鼠佐药必关节炎模型有明显的抗炎活性。奥夫查罗夫(R.Ovcharov,1976年)报道蜂毒明肽能抑制s一羟色胺和葡聚糖引起的炎性水肿,同样也能抑制巴豆油引起的渗出性的炎症。认为蜂毒明肽的抗炎作用与它的抗5一羟色胺活性有关。比林汉(1973年)等证明,以0.2—1毫克/千克剂量皮下或静脉注射MCD一肽,对大鼠关节内注射松节油或跖部注射角叉菜胶引起的炎性肿胀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其作用强度比同等剂量氢化考的松抗炎作用强100倍。MCD一肽虽然刺激垂体—肾上腺系统,但肾上腺切除术并不完全解除MCD一肽的抗炎作用。其抗炎作用可能与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阻止白血球游走及抑制前列腺素E2的合成等作用有关。

    安度拉平是80年代从蜂毒中新分离出来的一种抗炎镇痛多肽。动物试验表明,对后足角又菜胶水肿和前列腺素E水肿有强力抗炎效用,所以安度拉平也是一种前列腺素E的药理学拮抗剂。安度拉平对水肿模型的抗炎作用不受肾上腺切除的影响。蜂毒被用来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已有悠久的历史。多年来对蜂毒抗炎的有效成分及其作用机制进行了课人的研究。实验研究证明,蜂毒对注射甲醛、鸡蛋清,鱼又菜胶、巴豆油等引起的大白鼠关节炎,都有显着的防备和治疗作用。全蜂毒、蜂毒肽、蜂毒明肽、MCD一肽均能刺激垂体——肾上腺系统的功效,使皮质激素释放增加而产生抗炎作用。蜂毒肽还能抑制白细胞的移行,从而也就抑制了局部的炎症反应。蜂毒中含有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这些儿茶酚胺也是具有抗炎活性的成分。蜂毒及其组份抗炎止痛上是其治疗风湿和类风湿

    性疾病存效的重要原因。

    免疫水平

    蜂毒对免疫水平具有双向调节作用,在一定剂量和时间内可增强免疫作用,而在另外情况下,又显示抑制免疫的功效。研究表明蜂毒具有免疫抑制作用,有效成分为低分子化合物

    注意事项/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一、接受蜂毒疗法者,治疗结束后应休息10分钟以上,不宜治疗后即进行活动。

    二、治疗前不得吃得过饱。治疗期间不宜饮用含有酒精的饮料。

    三、凡初次接受治疗者,出现较轻的疼痛,局部略有红肿,不必惊慌,更不要轻易停止治疗。如出现发烧、恶心、呕吐、惊慌出汗者,可应用镇静剂,如肌肉注射25毫克异丙嗪即可缓解其毒副作用。

    四、凡使用蜂毒注射液者,应在有经验的医生指导下进行,不可随便使用。

    五、凡患各种器质性心脏病者,对蜂毒过敏者禁用本疗法。本产品随着医学的发展和医疗方法的改进,已经在临床逐渐显示出优势,取得了一定的疗效,并有人开始研究应用于防治肿瘤。当前在临床应用的蜂毒注射液,疗效已有明显的提高。

    科学性/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中医蜂疗具有中国传统医学、世界现代医学、生物医学的三类医学结合归一的特性,既有中国传统医学的整体阴阳平衡理论,既有药物(药食两用)的应用,有现代医学的临床疗效又含有现代生物医学物质的使用;既有以调节达到平衡,又有针对性治疗效果;既有传统疗法特征,又有现代医法的长处。

    选用药食两用蜂产品结合蜂毒穴位应用(蜂针螫刺、超声波、电离子、敷透);不仅增强了患病机体生命微量元素的补给均衡,同时具有生物因子临床治疗作用,完成调节免疫和对病体症状有效治疗的功能。当今现代医学、营养学、免疫学、国际中医蜂疗学会专家一致认为,中医蜂疗是以平衡免疫和生物医疗有效成份的综合应用,是中华民族传统医学宝库中兼有现代医学和生物医学多样性的绝无仅有的生物自然疗法。

    中医蜂疗属中华传统医学,是中华民族传统医学宝库中一支奇葩。蜂疗在国外已普遍但按经络使用蜂针是中华祖先为人类繁衍而做出的不朽贡献。

    六大特色/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1、整合医学

    中医蜂疗传统乃中医药学、现代医学、生物医学的结合归一,因而具备三者的长处和特性。既有鲜明的宏观,又含有科学的微观;既有药物(食药两用)的应用,又有生物活性物质的使用;既有以调节达到平衡,又有针对性处置;既有传统疗法特征,又有现代医法的长处,等等。

    2、补调相济

    选用药物或食药两用用品,不仅展示了营养补给,使营养均衡,而且同时具有调节因子的补充,完成有效调节作用。当今世界医学、营养学专家一致认为,营养+运动=健康。中医蜂疗学正是以营养为特色,又有功能调节成份的应用,乃医学中之一绝。

    3、本标兼顾

    治本乃健康之根,治标乃去表浮之症。人们早就认识到并追求治本之术,不满足仅仅医标之法。中医蜂疗学科始终推行首要治本,兼顾治标,可谓标本兼治,从而嬴得真实的健康水平,缔造人生新的健康平台。

    4、内外并举

    给予机体激活因子时,中医蜂疗学科始终坚持食药内服与外用相结合;坚持药食内服与经络刺激相结合;经络刺激时坚持物理因子与生物因子相结合,可谓内外并举。

    5、药食与生物因子并重

    中医蜂疗学科以药食和生物因子(蜂毒、蜂王浆、蜂子等)并用为基点,尤其后者的应用是一般医学所不及者,而且效果特异。当然有很多人因不了解生物因子物性,望而却步,或妄加评论,或冠以非辞。其实若真深入进去,其奥妙无穷,乃中医药的新发展,新水平,也是当今生物医学的新分支,新门派。相信科学,深入新领域,方能获得新成果,这是屡验不鲜的结论。

    6、简便廉验

    由于中医蜂疗学科在实践中具有“简、便、廉、验”的特点,易为基层民众所接受,易受经济不太发达地区所欢迎,易被多年老患者、难治愈的患者所欢迎,也易于普通医务工作者所学习、掌握和应用,更易使医疗、保健、康复、养生工作者所应用,可谓对人体具有全方位效益的长处。

    蜂疗事故/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4月25日上午,徐州市民老乔和朋友一起,到城区北部的九里山脚下养蜂人那里买蜂蜜,期间提出自己肩部不适,便用蜜蜂蛰了三下,想通过“蜂毒疗法”缓解一下疼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随后老乔在几分钟内便昏迷不醒,被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身亡。

    事发

    六旬老人“蜂疗”后死亡

    老乔的儿子乔奇告诉现代快报记者,父亲60岁,肩部遇到阴天下雨总会出现疼痛,尤为厉害。25日一早,父亲和朋友约好了,去九里山买蜂蜜。乔奇说,没过多久就接到父亲朋友的电话,“她说我父亲不行了,正在医院抢救。”抢救了3个小时,老乔还是走了。

    乔奇事后了解到,父亲在养蜂人那里被蜜蜂蛰了三下,随后便昏迷不醒直到死亡。

    养蜂人卜师傅是河南开封人,事后他和父亲被警方带去问话。卜师傅称,经常有人过来要求做“蜂疗”,所谓“蜂疗”就是用蜜蜂蛰患者患病位置,以毒攻毒以缓解疼痛,达到治疗疾病的效果。

    当天,老乔和朋友来了之后,买了些蜂蜜,老乔说自己的肩膀很疼,要求卜师傅给做“蜂疗”。“第一针是我给刺的,后来他自己又刺了两下。”

    三针刺完,老乔觉得不舒服,最开始感觉舌头麻木,“我就赶紧把刺给取下来,紧接着他就说自己胳膊麻了。”卜师傅赶紧给老乔吃了抗过敏药,但是老乔的症状却愈发严重,最终昏迷。朋友连忙叫来救护车将老乔送医院。

    追问

    “蜂疗”靠谱吗?

    做了个“蜂疗”,人就没了,什么原因导致的?“蜂疗”有科学依据吗?徐州市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罗伟表示当前国家并没有批准“蜂疗”作为一种中医疗法,“正规大医院,都不会使用这种疗法。”徐州市另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中医专家介绍,“蜂疗最大的风险在于其过敏性,老乔做完‘蜂疗’后去世,极可能是过敏引起的。”

    责任怎么认定?

    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刘茂通律师认为,在老乔死亡事件中,如果警方的尸检结果显示,其死亡与“蜂疗”有因果关系,养蜂人将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是以治疗疾病的名义,为老乔做“蜂疗”,就涉嫌非法行医,并致人死亡。如果是以保健的名义进行“蜂疗”,就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这两种情形,养蜂人均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蜂疗骗术/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一则新闻消息将国内的蜂疗之术推入了话题的风口浪尖之上。一女子在进行蜂疗之术排毒养生之后,谁知身体出现强烈的排斥反应,身体的不同部位出现红肿,养颜变毁容,到底是中国传统的蜂疗之术的过错还是蜂疗师的技艺不佳?

    以毒攻毒,蜂疗之术渊源流传

    据了解,中国传统的蜂疗之术发展到今天已经有了近千年的历史。古人利用“以毒攻毒”的原理,让蜜蜂的蜂针刺入人体的病变部位,从而促使该部分的毒素逐渐排出。这一以毒攻毒的疗法,效果甚佳,因而渊源流传。国内著名的蜂疗专家王振福则是在传统蜂疗的基础上首创“无痛蜂疗”。极大地减轻了人们在蜂疗的时候痛楚,让治愈效果更为明显。因此,王振福被誉为中国蜂疗第一人。

    王振幅的蜂疗之术也是逐渐的普及开来,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士纷纷慕名前来。这让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士,开始打着“神医王振福”、“王振福真传弟子”的名号进行招摇撞骗。记者了解到,这些所谓的“神医”并未能真正的掌握无痛蜂疗的技艺。他们的针法没有科学合理性可言,这样一来不仅不能够起到治病救人的效果,反而会因为施针的错误,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中国蜂疗第一人王振福,揭露蜂疗骗术

    对此,记者特别采访了中国蜂疗第一人王振福,他告诉记者,有的人用针灸穴位来进行蜂疗施针,这样的做法是大错特错的。针灸与蜂疗属于两种不同的医病原理,因此其在穴位的选择上也是有所不同。正是因为很多“神医蜂疗专家”不懂得蜂疗之术,因此造成医疗安全事故,让蜂疗之术成语舆论话题。

    为了能够彻底将骗术蜂疗揭穿,提醒人们谨防上当受骗。所有经过王振福亲手传授无痛蜂疗技艺的学生,均会执有王振福亲授的“毕业证明”,并有与王振福的拜师合影。因此,人们在选择蜂疗之术的时候,一定要认准王振福先生的专业认可,谨防上当受骗。如今,蜂疗之术已经逐渐的风靡开来,相对于打针吃药而言,人们更加喜欢这种纯天然的治疗方式。记者在此呼吁广大的民众,切记不可病急乱投医,被所谓的“蜂疗专家”蒙骗,一定要选择专业认可机构。

    蜂疗适应症/蜂疗[中国传统自然疗法] 编辑

    运动系统

    涉及运动系统的风湿、骨关节病发病率和致残率高, 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起居。医治骨关节病是中医蜂疗的首选, 蜂疗治疗骨关节病的文献也是最多的。主要集中于蜂疗治疗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颈椎病、肩周炎、痛风、腰椎间盘突出、强直性脊柱炎这类关节病。

    呼吸系统

    蜂疗对于治疗鼻炎、咽喉炎、流行性感冒、哮喘病、肺气肿、腮腺炎等呼吸系统疾病有很好疗效。

    循环系统

    许多专家学者将蜂疗应用于医治冠心病、心绞痛、脑血栓、心肌梗塞、脑溢血、高血压、脑中风、静脉曲张、老烂腿、贫血、水肿等这类涉及循环系统的疾病及其后遗症。

    神经系统

    蜂疗对于治疗面神经麻痹 (面瘫) 、神经萎缩、多发性硬化症、癫痫、脊髓炎、三叉神经痛、瘫痪、癔病、舞蹈症、失眠、眩晕、神经性头痛、格林巴利综合征、腹股沟神经痛、眼外展神经麻痹等这类神经系统疾病有很好疗效。

    消化系统

    许多专家学者对于蜂疗医治消化不良、腹痛、便秘、腹泻、胃病、肝炎、肝硬化、结肠炎、阑尾炎、口腔溃疡、肛肠疾病等这类消化系统疾病有深入研究。

    内分泌系统

    蜂疗也可用于医治甲状腺病、糖尿病、妇科内分泌病等这类涉及内分泌系统的疾病。

    泌尿系统

    一些专家学者将蜂疗应用于医治肾脏疾病、结石症、小儿遗尿症等这类涉及泌尿系统的疾病。

    生殖系统

    蜂疗对于医治不孕不育症、盆腔炎、痛经、经产综合征、前列腺疾病、生殖器疱疹、卵巢囊肿、宫颈粘膜白斑病等这类生殖系统疾病有很好疗效。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9-01-04
    [2]^引用日期:2019-01-04
    扩展阅读
    1蜂疗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5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4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1-04 03: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