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是以容留吸毒、组织卖淫、聚众赌博为主的场所。公然进行毒品、性和权钱交易多年,连续几任公安局长都对其“无能为力”。经历多次暗访取证,反复抓捕失手,公安机关终于在2009年10月采取“计中计将其拿下。该娱乐城涉黑案于2011年4月19日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

    编辑摘要

    目录

    简介/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潇湘晨报滚动新闻制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制图

    东北佬尹健及其天上人间娱乐城在衡阳几乎家喻户晓,衡阳市公安局连续几任局长一直想在努力“拿下”他,但因种种原因未能成功。

    “给你个任务,把尹健的案子拿下来。”衡阳市公安局局长徐发科说这话时,是2009年5月19日,才上任1个多月;听这话的是谢先进,是衡阳县公安局局长。那当晚,谢先进失眠了,他很清楚,尹健这个在衡阳呼风唤雨已经5年的男人“很不好对付”。

    暗访取证、抓捕、失手、再取证、再抓捕、再失手……直到2009年10月9日,公安人员终将尹健抓获,而此后的的审讯工作也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2011年4月19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即将审理此案。[1]

    侦查/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为取信任,警察吸葡萄糖吸到流鼻血

    接到任务的当晚,谢先后给三位他最信任的警员打电话:“从明天起,向各自的单位请假,别说原因,我会批假的。”

    第二天,三人被谢带到“天上人间”对面的一家宾馆,谢发给每人一张新手机卡和几万块钱,同时下达命令:每晚去“天上人间”玩,记录下所有犯罪证据、地形图、人员构成等。此后,三人每晚进入“天上人间”暗访,用偷拍机、录音笔等取证。他们还在“天上人间”门口附近,悄悄安装了摄像头。既然是暗访,逢场作戏是少不了的,为不引起怀疑,三人买了几公斤葡萄糖粉,冒充毒品。十多天下来,三人开始流鼻血,连嚷嚷受不了了。

    此时,“天上人间”的地形、包厢位置被画成了地图吸毒卖淫等行为也被拍成影像,组织结构和人员关系图等内容也被掌握,三名警员还取得某些内部成员的信任,甚至可以直接买到毒品。

    抓捕时机似乎成熟了。

    行动/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接连被通风报信,次次失手

    2009年6月4日晚,数百警察突然包围“天上人间”,开始抓捕。但警察进入娱乐城后才发现,里面早已清场,主要涉案人员都不见了踪影。谢知道尹健在公安系统内部有“保护伞”,但没想到充当“保护伞”的人敢通风报信。7月9日,继续抓捕,继续被通风报信。

    侦查期间,谢发现自己和徐发科都被人跟踪了。尹健甚至买通了给公安局送盒饭的人,让其报告警察的动向。只要警方有所行动,尹健总会提前得知。令谢先进始料未及的是,尹健的马仔一度“包围”了衡阳县公安局,建立“暗哨”,堂而皇之地监视他。

    2009年10月7日,警方得知尹健到了长沙,谢立即派人跟踪,并查明尹健所住的酒店。同时,抽调警力悄悄包围“天上人间”。他计划在长沙抓到尹健之后,衡阳方面马上行动。尹健选择了一家需要凭房卡才能进入的酒店,警方不能贸然行动。事实上,尹健在两家酒店开了房,一家酒店用来打牌,晚上10点后,再悄悄到另一家酒店睡觉。

    抓捕/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这一次尹健终于没有提前得到消息

    2009年10月8日下午,谢得知尹健回到衡阳,他通知所有派出所所长、教导员、刑侦队长等人,于次日凌晨1点集合,之后又临时把人群转移到人烟稀少的郊区,这才告知行动目标:尹健。从集合地点前往“天上人间”的大巴车故意在国道上绕行后再进城,以此甩开可能正在监视警方的人。

    10月9日凌晨3点,数百警力到达“天上人间”,另一组警察包围尹健的住所。两方一起行动,成功将娱乐城内的所有人控制,尹健也被抓获。这一次,尹健没能因提前得到消息而撤离。此后,警方开始抓捕未能归案的涉案人员。

    抓捕尹健的马仔也不容易,他们大多是部队退役人员,反侦察和格斗能力都很强。

    审讯/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审讯民警长期不回家差点闹婚变

    在谢看来,审讯工作的难度绝不亚于侦查和抓捕。

    尹健犯罪团伙涉嫌多项违法犯罪行为,每项罪名都牵涉到大量取证和审讯工作。审讯民警几个月不能回家,“有一个民警,父亲去世时他还在工作,最终没能见到老人最后一面。说个不怕外人笑话的事,有民警因为长期没能回家,妻子提出来离婚,岳父岳母还带人到公安局来闹了。”谢先进说。

    而最大的难度并不在此。尹健犯罪团伙有“保护伞”,这给审讯工作带来了巨大阻力。后来,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派专人对此案的审讯工作进行指导和协助。

    2010年6月29日,长达8个月的侦查取证工作终于结束。该案将于2011年4月正式开庭审理。

    解读尹健其人/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这个老大很疯狂

    “天上人间,人间天堂。”这句“公司语录”已完全浸入尹健涉黑团伙成员的心里。以至当检察官提审时说起“天上人间”,还有些被告人条件反射地说出下句。

    毒品交易、性交易、权钱交易,在昏暗的灯光下,映衬得如此赤裸裸。一个江湖混混是如何将一个正规KTV变成了“顶级嗨吧”?他又是如何拉拢原衡阳市公安局石鼓区分局副局长、禁毒大队长,并让他们为自己充当保护伞的?专案检察官为您抽丝剥茧,解读尹健其人。

    “计中计”挤走其他股东

    尹健,1969年出生,人称“东北佬”,小弟们称其“东哥”。

    23岁时开始混迹“江湖”。1996年因犯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被常宁县检察院作出免予起诉的决定。2002年,尹健参股常宁老乡袁某经营的“天上人间”(共投资500多万元),公司以歌舞表演和正规卡拉OK为主。2003年,见公司回本,尹健有意想挤走其他股东,便上演“计中计”,很多股东陆续退出。2004年,尹健成为“天上人间”唯一的老板。自此,尹健也对“天上人间”有了新的规划,以容留吸毒、组织卖淫为主。同年10月,装修一新的“天上人间”重新开业。2005年1月,尹健开始网罗社会闲散人员。同年底,衡阳“黑道”上有名的刘飞带领小弟投靠。这伙人被确定为外保,即“消防员”,负责公司安全,在外打杀,为其确立强势地位。

    情妇从深圳带来4大“花魁”捧场

    在团伙中,26岁的段丽娟是唯一一名大学学历的管理者,也是尹健的情妇。据了解,两人在深圳一娱乐场认识。为壮大“天上人间”,尹健将其挖了过来。而段丽娟也带来了4大“花魁”,成为“天上人间”的台柱子。毒品交易、性交易,在“天上人间”已是赤裸裸。2005年5月29日晚,衡阳市某局职工在此包厢因过度吸食毒品当场死亡。尹健赔偿3万元封口费。为让自已的“生意”受到保护,尹健把时任衡阳市公安局石鼓区分局副局长陈小平和禁毒大队大队长贺航国作为重要公关对象。

    得知陈小平、贺航国也喜欢泡吧,尹健便利用两人来“天上人间”玩时,为他们免费提供包厢,其中陈小平40多次,贺航国10多次。此外,逢年过节,尹健都会奉上红包。就这样,陈小平和贺航国成了尹健的保护伞,为其通风报信。

    和保护伞一起演戏应付检查

    2009年6月3日晚,陈小平得知衡阳市公安局要查处“天上人间”。为避免市局追究自己的失职责任,陈小平要求尹健安排两个包厢给他带队来查处。

    当晚,尹健便组织了服务员、朋友等20余人故意在“天上人间”开了两个包厢,在内吸食K粉。安排好后,由“天上人间”经理李继明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报警。6月4日凌晨,由陈小平亲自带队,查处了早已安排好的包厢,当天对11名吸毒人员作出了行政拘留的处罚。事后,尹健安排人给被行政拘留的人员送去被子、衣物和补助金,并给参与此次清查行动的公安民警每人发了100元补助,所有开支在“天上人间”财务报销。

    涉黄内幕/衡阳天上人间娱乐城 编辑

    图为尹健(中)在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上受审图为尹健(中)在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上受审

    2011年4月19日,湖南省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160余名武警、法警荷枪实弹。刑事审判庭内,曾经在江湖上猖獗一时的衡阳“黑帮”、“天上人间”的34名被告人正在接受法庭审判。

    《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此案的起诉书长达71页近4万字,公诉人、衡阳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杨汉成用了3个多小时才宣读完毕。

    “江湖磨练”成就黑帮老大

    法庭上,身着01号囚服受审的,是这个集团的“老大”尹健。庭审过程中,尹健不时左顾右盼,并且哈欠连连。审判长叫他的姓名验证身份时,要不是法警拍他的肩膀,他甚至还不想站起来,还在继续摆着他“黑老大”的谱儿。

    尹健,绰号“东北佬”,1969年10月生,湖南省衡阳市常宁人,系衡阳市天上人间饮食文化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

    15年前,尹健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1996年,尹健因犯非法拘禁罪和敲诈勒索罪被常宁市公安局依法逮捕,后被作不诉处理。1997年,尹健开始混迹衡阳市,先后开过服装店和饭店。在开饭店的时候,尹健受到衡阳市一些街头小流氓的欺负,这让他总结出一条“经验教训”:要想在衡阳混下去,身边必须要有一帮小弟。后来有一次,尹健带小弟去某宾馆收保护费,小弟被警方抓获并拘留,这让尹健又总结出一条“经验教训”:除了有小弟外,还要和政府部门搞好关系,这样的话,手下的小弟犯了事也可以找关系摆平。

    经过一番“江湖磨练”,尹健逐渐在衡阳市“黑道”树立声威。

    2002年,尹健参股常宁老乡袁某经营的天上人间歌舞娱乐会所。经营初期,场所经营范围是以歌舞表演和正规的卡拉OK娱乐为主,而尹健也只负责一般的外围工作。尹健从中看到了商机,利用各种手段挤走袁某,其他股东因惧怕尹健也不得不陆续退出公司。2004年5月,尹健开始独家经营“天上人间”。

    2005年1月,尹健手下马某在场所内被一伙来公司砸场子的人砍伤后,尹健深感自身的实力还不够,没有足够强大的势力,不但会影响公司的生意,还让自己丢面子。于是尹健开始不断网罗社会闲散人员,为其看场护院。2005年年底,在衡阳市“黑道”上赫赫有名的刘飞带领“小弟”陈宏军等人投靠尹健。自此,以尹健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正式形成。 
    “内保”“外保”树立权威

    “在‘黑社会’混,不一定要让人爱你,但一定要让人怕你!”这是尹健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为了把这句话变成现实,尹健在“天上人间”的组织里实施梯级管理:组织内老大只有尹健一人,其余人均为其“小弟”,直接对他负责。

    尹健掌控着整个“天上人间”的重大决策和经济命脉,明确了手下组织成员的职责分工,制定了组织规矩和纪律,承担了所有组织犯罪活动的费用开支和组织成员的福利待遇。

    尹健的“小弟”众多,主要分为“内保”和“外保”两部分。“内保”为“天上人间”公司内部的管理层和保安,主要是为该组织敛财;“外保”为所谓“消防员”,即“小弟”,主要是保护“天上人间”的安全,在外打打杀杀,为该团伙确立强势地位。

    根据尹健的规定,“小弟”们必须尊重尹健“大哥”,鞍前马后服侍“大哥”,比如尹健在“嗨”的时候,“小弟”要主动帮忙擦汗;尹健抽烟时,“小弟”要主动点火;尹健上车时,“小弟”要去开门;走路的时候,尹健必须走第一,“小弟”全部跟在后面。“小弟”必须绝对服从尹健的指挥,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大哥”指挥。如果不服从指挥,轻则受到处罚,重则踢出组织。

    而“大哥”尹健则切实保护着“小弟”的安全,不管是在事前还是事后,只要“小弟”及时将情况汇报给“大哥”,尹健都会出面帮助“小弟”摆平。2007年,刘某把手枪借给周某,周某开枪打伤了王某。事后,刘某向尹健汇报,尹健花费10万余元出面打点,使得刘某得到从轻处理。

    2006年的一天,团伙成员李兵的朋友“猴子”与衡阳市晶珠广场KTV部主管王某因打牌发生争执,便要团伙成员陈宏军帮忙。陈宏军即通知10名团伙成员赶到晶珠广场KTV包厢与保安发生争执,陈宏军等人未打赢。后陈宏军等人准备再组织人马过去找麻烦,而晶珠广场的保安得知对方是“天上人间”的人后非常害怕,保安队长任某四处找人从中调停,并连夜到“天上人间”包厢内向尹健等人赔罪。次日,晶珠广场的保安在一高档酒楼摆酒赔礼,并赔偿陈宏军3000元现金。

    更令人吃惊的是,2009年10月9日,衡阳警方出动警力查封“天上人间”时,警方为收集证据和扣押财物,在衡阳市竟然调不动一台货车,找不来一个开锁师傅,原因是他们惧怕尹健而不敢出面。

    在案件的侦办过程中,许多受害人也因害怕报复而不敢接受调查取证,因为“东北佬”的名号让衡阳人听了都害怕。

    美女模特队明码标价卖淫

    为了使“天上人间”生意兴隆,尹健曾专门向北京“天上人间”负责人请教。据其财务记载,光一顿吃请就花掉了尹健36万元。

    尹健在北京、深圳等地“学习”到经验后,立即付诸实践。重新装修后的“天上人间”除为吸毒、“打K”人员准备打碟机、提供吸毒用的刮板、吸管和嗨服等便利条件外,还特设美女模特队,明码标价卖淫。

    模特进入公司后,要扣除10天的工资作为押金,模特统一工号、统一服装,集中住宿,统一管理,外出请假不得超过20分钟,且要交100元押金。每天晚上7点半在公司对模特点名上班,集中在公司休息室内待客;对所有模特制作照片在包厢电视上播放,供客人挑选。据扣押的财务账记载,2005年4月至2007年12月的159张“模特台费统计表”和88份营业收入日报表显示,74名模特共计出台310人次。

    在团伙中,26岁的段丽娟是唯一的一名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同时也是尹健的情妇。据了解,两人在深圳一娱乐场所认识。为壮大“天上人间”,尹健将其挖了过来。而段丽娟也为“天上人间”带来了四大“花魁”,成为“天上人间”的台柱子。

    毒品交易、性交易在“天上人间”已是赤裸裸的现实。当公安人员、检察人员讯问提起“天上人间”字句时,不少团伙成员条件反射地应道:“天上人间,人间天堂”。

    设暗哨监控公安局长动向

    为了让自己的“生意”受到保护,尹健把时任衡阳市公安局石鼓分局副局长的陈小平和禁(缉)毒大队长贺航国拉下水,并向两人分别行贿6万元、1.75万元,免费向两人分别提供“天上人间”包厢服务40余次、10余次,免单金额达15万余元。

    事后证明,尹健的这些“花费”没有白费。

    2009年4月,徐发科调任衡阳市公安局局长。到任不久,徐发科就了解到衡阳市一个叫“天上人间”的娱乐场所涉黑涉毒涉黄,群众反映强烈,而且此前几任局长也多次组织对该场所查处、打击,但都未能去掉这颗毒瘤

    一番暗访之后,徐发科极度震惊。因为他发现这个地方贩卖毒品、容留妇女卖淫可以说是明码标价、有恃无恐,其组织成员竟主动邀请他吸食毒品。对此,徐发科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拿下“天上人间”,以此作为净化衡阳治安环境的突破口。

    6月3日晚,提前知道消息的陈小平告诉尹健说衡阳市公安局要查“天上人间”,让尹健安排做个样子给别人看。6月4日凌晨,陈小平亲自带人查处了特意安排的两个包厢和11名吸毒人员。事后,尹健安排人员给这些为配合他而被拘留的人送被子等物品,还给每人发放了800元补偿款。

    6月6日,数百名警察突然包围“天上人间”,但发现里面早已清场。由此,徐发科知道尹健在公安系统有“保护伞”。

    随后,尹健在“天上人间”两公里之外的各个路口设立暗哨,并将暗哨设到衡阳县公安局大门口。

    7月9日,第二次抓捕,再次失败。

    后来,衡阳县公安局局长和市局局长徐发科被人跟踪。尹健甚至买通了给公安局送盒饭的人,让其报告动向。

    10月8日下午,徐发科调整策略,临时通知行动人员到郊外集合,次日凌晨1点出发时才告知行动对象。这一次,尹健没有得到消息。警方当场抓获违法嫌疑人132名,并缴获大量新型毒品K粉、摇头丸、枪支弹药等,尹健等黑社会性质团伙成员终于落网。

    起诉书指控:以尹健为首的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以“天上人间”为依托和载体,大肆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嫖宿幼女罪;介绍卖淫罪;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行贿罪等15项罪名。

    该犯罪组织在各项犯罪活动中非法敛财2100余万元,其中尹健个人提取1965万元。该犯罪团伙共实施组织犯罪15起,造成死亡1人,重伤2人,轻伤和轻微伤无数人;仅2008年就贩卖毒品K粉近30公斤,容留数十万人(次)吸毒,其中吸食过量死亡1人,因吸毒引诱10余人走上犯罪道路;辖区一派出所2005年至2009年登记的与“天上人间”相关的重大接警就达32次;该犯罪组织持有五四、六四、仿德国瓦特PPK枪、猎枪和自制转轮枪等14支,子弹百余发;寻衅滋事数十起,敲诈勒索500余万元……

    以上仅是起诉书指控其犯罪的一部分,还有相当一部分犯罪行为因为当事人惧怕尹健这个“东北佬”的凶狠手辣,不敢出来指证、作证。

    也正因为如此,“天上人间”的案件侦破后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称赞。4月19日上午7点半,许多得到庭审消息的衡阳市民自发汇聚到了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门口。最终,整个刑事审判庭内座无虚席。

    由于案情复杂,涉及人数众多,预计此案的法庭审理将持续5至6天。[2]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参考资料
    [1]^引用日期:2011-04-22
    [2]^引用日期:2011-04-22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5-02-06 17:3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