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裴玉娥

    裴玉娥的玉马姻缘,唐代宗大历年间,京城长安的街头巷尾,人们纷纷传扬着一件新鲜神奇的事;某一个春宵良辰,当朝宰相吕用之正欲享用强收的美女裴玉娥之时,一匹玉色神驹骤然从天而降,冲入吕家马厩,咬伤群马,并且穿过大堂,闯入内室,腾跃踢咬,搅坏了吕用之的好事,最后无可奈何,只好将美貌佳人裴玉娥拱手让给仇家——金部郎黄搏,歪打正着,让有情人终成眷属,无意中成就了一段“玉马姻缘”。 《裴玉娥》是南宋风月主人编【绿窗新语】宋代传奇小说和笔记集其中一篇,作者不详。与《李莺莺》一样是爱情故事也同样优秀,《裴玉娥》写黄捐与裴玉娥之间的悲欢离合等,情节离奇,语言明丽,颇为动人。

    编辑摘要

    目录

    原文/裴玉娥 编辑

    秀才黄捐者,家世阀阅,有玉马坠,色泽温柔,镂刻精工,生自幼佩带。一日,游市中,遇老叟,鹤发丰标,大类有道者。向生乞玉坠,生亦无所吝惜,解授老人,不谢而去。

    荆襄守帅聘生为记室,行至江诸,见一舟泊岸,询之,乃贾于蜀者,道出荆襄。主求附舟,主人欣然诺焉。抵暮,忽闻筝声凄惋,大似薛琼琼。薛琼琼,狭邪女,筝为当时第一手。此生素所狎昵者,入宫供奉矣。生从窗中窥伺,见幼女,年未及笄,娇艳之容,非目所睹。少选,筝声阒寂,生情不自持,挑灯成一词,云:"平生无所愿,愿作乐中筝。得近佳人纤手子,砑罗裙下放娇声,便死也为荣。"

    早起伺之,女以金盆濯手。生乘间以前词书名字从门隙中投入。女拾词阅之,叹赏良久,遂启半窗窥生,见生丰姿皎然,乃曰:"生平耻为贩夫贩妇,若与此生偕伉俪,愿毕矣。"自是频以目挑。亭午,主人出舟理揖,女隔窗招生,密语曰:"夜无先寝,妾有一言。"生喜不自胜。

    至夜,新月微明,女开半户,谓生曰:"妾贾人女,小字玉娥,幼喜弄柔翰,承示佳词,逸思新美,愿得从伯鸾,齐眉德曜足矣。倘不如愿,有相从地下耳。舟子在前,严父在侧,难以尽言。某月某日,舟至涪州,父偕舟人往赛水神,日晡方返。君来当为决策。勿以纡道失期。"生曰:"敬如约。"

    次日,舟泊荆江,群从促行,女从窗中以目送生,生不胜情。人谒守帅,辞欲往谒故友,数日复来。帅曰:"军务倥偬,且无他往。"生逡巡就旅舍,陴守甚严,生度不得出,恐失前期,逾垣逸走,沿途问询,如期抵涪州,见一水崖,绿阴拂岸,女舟孤泊其下。女独倚蓬窗,如有所待,见生至,喜动颜色,曰:"郎君可谓信士矣!"嘱生:"水急,曳缆登舟。"生以手解维,欲登,水势汹涌,力不能持。舟逐水飘漾,去若飞电,生自岸叫呼,女从舟哭泣。生沿河狂走十余里,望舟若灭若没,不复见矣。

    晚,女父至,觅舟不得,或谓缆断,舟随水去多时矣。女父追寻无迹,涕泗而回故里。

    适琼琼之假母薛媪者,以琼琼供奉内庭,随之长安,行抵汉水,见舟覆中流,急命长年曳起。舟中一幼女,有殊色,气息奄奄。媪调以苏合,逾日方苏。媪诘其姓氏,且曰:"字人未?"女言与生订盟矣,出其词为信。媪素重生,乃善视女,携入长安,谓之曰:"岁当试士,黄生必入长安。为汝侦访,素盟可谐也。"女衔谢不已。

    一日,有胡僧直抵其室募化。女见僧有异状,膜拜曰:"弟子有宿缘未了,望师指示迷津。"僧曰:"汝育尘劫,我授汝玉坠,佩之可解。勿轻离衣裾。"授女而出。女心窃异之。

    而生遍访女,杳然无踪,若醉若狂,功名无复置念。穷途资尽,适至荒林,见古刹,生人投宿,有老僧跌坐入定,生以五体投地,曰:"旧与一女子有的涪州,为天吴漂没,敢以叩问。"僧曰:"老僧岂知儿女事。"生固求,僧曰:"姑俟君试后,徐为访求。"复出数金以助行装。生不得已,一宿即行,勉强应制,得通籍,授刑部侍郎。时吕用之柄政,敛怨中外,生疏其不法,吕免官就第。生少年高第,长安议婚者踵至,悉为谢却,盖不忍背女初盟也。

    吕闲居,遍觅姬妾,闻薛媪有女佳丽,以五百缗为聘,随遣仆婢数十人,劫之归第。女啼泣不已,吕令诸婢拥入曲房。诸客贺吕得尤物,置酒高会。有牧夫狂呼曰:"一白马突至厩,争枥,啮伤群马。白马从堂奔入内室。"吕命索之,寂无所见,众咸骇异,因而罢酒。吕入女寝室,好言慰之,自为解衣,女力拒不得脱。忽有白马长丈余,从床笫腾跃,向吕蹄啮。吕释女,环室而走,急呼女侍入。马啮女侍,伤数人倒地。吕惊惶,趋出寝所,马遂不见。昌曰:"此妖孽也!"然贪恋女姿,不忍驱去,亦不敢复入女室矣,惟遍求禳遣,有胡僧自言能禳妖,吕延僧人,僧曰:"此上帝玉马,为祟汝家,非人力能遣也。兆不利于主人。"吕曰:"将奈之何?"僧曰:"移之他人,可代也。"吕曰:"谁为我代那?"僧良久曰:"长安贵人,相公有素所仇恨者,赠以此女,彼当之矣。"吕恨生刺己,思得甘心,乃曰:"得其人矣。"以金帛谢僧,不受,拂衣而出。

    吕呼薛媪至,曰:"我欲以尔女赠敌人,尔当偕往。"媪曰:"故人为谁?"吕曰:"刑部侍郎黄捐也。"温闻之,私喜,入谓女曰:"黄郎为刑部侍郎,相公以汝不利于主,故欲以赠之,此胡僧之力也。"吕乃以后房奁饰,悉以赠女。先令长须持刺投生,生力拒,不允。适薛媪至,生曰:"此薛家温也,何因至此?"媪曰:"相公欲以我女充下陈,故与借来。"生曰:"媪女已供奉内庭矣。"媪曰:"昔在汉水中复得一女。"遂出其词示生。生曰:"是赠裴玉娥者,媪女岂玉娥那?"媪曰:"香车及于门矣。"生趋迎入,相抱呜咽。生曰:"今日之会,梦耶真那?"女出玉马,谓生曰:"非此物,妾为泉下人矣。"生曰:"此吾幼时所赠老叟者,何从得之?"女言是胡僧所赠,方知离而复台,皆胡僧之力。胡僧真神人,玉马真神物也。乃设香烛,供玉马而拜之。玉马忽自案上跃起,长丈余,直入云际。前时老叟,于空中跨去,不知所适。

    译文戏说/裴玉娥 编辑

    考试落榜

    故事要从江夏才子黄搏说起。黄搏,出生于名门望族,自少聪颖好学、才华横溢。

    弱冠之年,出落得眉清目秀、神情俊逸;再加之性情倜傥、多情善感,真可谓是一位风流才子。二十岁时,他已通过了县试和乡试,取得举人名号。这年,赴京城参加会试,一直都一帆风顺的他却时运不佳,名落孙山,为此他郁郁不乐。会试不第,这原本是大多数读书人都要面对的现实,但对黄搏来说,因为少年得志,科举考试过去都十分顺利,这次又抱着极大的希望,一旦落第,自然就受到了更大的打击。离开长安伤心之地,他一路放浪江湖,纵情山水,借以排遣心中的不畅。渐渐地接近了他的家乡。这天,他来到武昌的长江岸边,登上著名的黄鹤楼,站在楼上极目远眺,只见脚下的长江波涛汹涌、水雾弥漫、气势雄壮无比。凉风西来,大江东去,当初李白在黄鹤楼上写的诗句浮上他的心头:“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杨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一股浩然之气涤荡着黄搏的心胸,他不觉心身为之一爽,郁闷失意之感顿时消去了大半。

    偶遇老僧

    黄搏有一只玉坠,刻成马驹形,色泽洁白,通体晶莹,雕工精巧,十分可爱。他自幼就佩带在腰间,不曾离开过。闲暇时他时常用手指抚弄,甚为亲切。此刻,他一边吟诗,一边把玩。忽然一位白须飘然的老僧登上楼来,缓缓走近黄搏,与他搭上话题。两人言语往来,谈古论今,十分投机,不知不觉就过了大半天时光,暮色降临,老僧临别之前突然提出要为黄搏代为保管王马坠,并说:“日后还得靠它助你,必有奇验。”黄搏自然有些不忍割爱,但见老僧一脸诚恳,不忍拂他好意,于是解下玉马坠,双手交给老僧,老僧也不道谢,转身离去,转眼就不见踪影了。黄搏回到家乡后,荆襄节度使听说他的才气,特派人下厚礼请他为幕僚;黄搏正闲居无事,也就答应下来,西上前去应聘。

    赴任就职

    行途中,一天走过汉水边,看到一只小舟停泊在岩边,舟上篷窗雅洁,朱栏油幕,十分讲究。黄搏见舟十分喜爱,很想登舟泛波,领略一番江面风韵。于是他上前询问,原来是一只来往汉水流域贩运货物的私家船,船主裴云,是位爽朗好客的商人,黄搏请求捎载他上行到襄阳,船主欣然同意,于是黄搏登上船头。日暮时分,江面刮起了东风,船夫解开船缆,乘风扬帆西行。江上的夜,月明如画,水面上波光粼粼,凉风习习,两岸风光朦胧如诗。黄搏凭栏望月,沉浸在一片温馨的暇思之中。

    夜渐深,风愈凉。突然:一阵清脆的古筝声从船舱的篷窗中传出,筝声凄凄切切,音韵指法与当年江夏名歌妓薛琼琼十分相似。薛琼琼是当时被誉为“筝后”的古筝大师郝善素的人室弟子,黄搏在江夏时因慕其琴艺,与她交往甚密。后来,薛琼琼被皇家采访使征到长安宫中为艺姬,黄搏就再也没有机会听到她美妙绝伦的琴声。如今忽然又听到似曾相似的筝声,顿时使他大感意外,精神振奋。

    黄搏悄悄走近半开着的篷窗,偷偷往里探视,只见舱内点着一支红烛,红烛下端坐着一位妙龄少女,蛾眉杏眼、朱唇微点,穿一身杏红衫裙、云鬓蓬松,一双纤纤玉手正轻巧地抚弄着筝弦。不但筝声动人,少女的娇艳之容,妩媚之态,更使得黄搏心旌摇动,难以自持,回到自己舱中,情不自禁挑灯写道:

    生平无所愿,愿作乐中筝,得近佳人纤手指,砑罗裙上放娇声,便死也为荣。

    初次相遇

    这一夜,黄搏在床上辗转难眠,红衣少女的容貌和铮铮古筝声,一刻不停地缠绕在他脑海中。第二天清晨,黄搏早早起床,走出船舱,看见那位红衣少女梳汝已毕,手端一盆水,正泼向窗外江中,玉腕粉面,煞是动人,一股清香在晨风中荡漾开来。黄搏心中一动,乘机将昨夜所写的词投进窗中。那少女并不惊慌,拾起书箴细读,渐渐喜色浮上面庞,悄悄抬眼偷看黄搏这边,这时黄搏也正好在偷看着她,四目相遇,就象一道闪电掠过两人,两颗心同时怦然而动。那一瞬间时光似乎停止了流动,两人怔怔地对望了一段又漫长又短暂的时间,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但似乎两人用心和目光交流了很多。稍一镇定,少女感到一些害羞,两朵红云不知不觉地飞上她的脸颊,有些慌张地迅速关上篷窗。黄搏带着几分激动、几分惆怅,悻悻地离开了少女的窗口。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黑,月牙儿升上了船头,黄搏故作镇静地迈出自己的船舱,缓步走到少女的舱边,停下来装作凭栏赏月的样子。夜阑人静,篷窗吱呀一声被推开,昨日的红衣少女露出含羞藏喜的脸来,她用手示意黄搏靠近窗口。悄声问道。“君娶亲了吗?”好一个聪明而大胆的女子,开门见山就问到了核心问题,倘若黄搏已经是有妇之夫,接下去必然是“砰!”的一声关上篷窗,以免徒生孽情,惹愁招恨。黄搏听了心中一喜,明白了少女已钟情于自己,连忙答道:“埋头苦读,尚未顾及婚娶!”少女眉目中又添了一丝喜悦,低垂着眼帘,含着几分羞怯接着说:“妾为商贾之女,姓裴小字玉娥,自幼窃喜文墨,承蒙相公佳词相赠,词藻新颖明丽,仰慕相公才情,不羞自献,他日春风得意,不要忘了小女子。”黄搏简直有点受宠若惊,悄声接口道:“在下黄搏,江夏人氏,小姐雅意,在下铭记在心,感激不已,可惜无缘与小姐倾谈。”

    裴玉娥摇摇头说;“船夫在前,严父在侧,难以尽言。五天后船到光化,我父与船夫都将登岸参加赛神盛会,到时可望与君倾心相诉。”

    黄搏此时心中已甜得象泡在蜜中,如此情缘,自天而降,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仿佛置身梦中。兴奋中,他正想上前握住裴玉娥的一只玉手,裴玉娥已经轻轻地合上了篷窗,留下他如痴如醉地在窗外站了好半天。

    第二天,船到了襄阳,黄搏依依不舍地与裴云及船夫拱手告别。一边登岸,他又一边不停地回头张望,希望再看一眼已深烙在他心中的红衣少女裴玉娥,但那扇窗始终紧闭着。他无奈地站在岸边,目送着小船离岸远行,就在小船已渐渐走远的时候,那扇窗中映出了那个红衣的身影,正挥动着一只手在向他告别,另一只手则在轻轻拭擦着滚落的泪珠。

    到荆襄府中,见过了荆襄守帅,守帅十分器重他的才干,给他委以重任。黄搏谢过守帅之后,又请求先告假十天,说有一件重要的私事要去办理,十天后再回来上任。守帅见他言辞恳切,准了他十天假期。

    第二天,黄搏借了一匹快马直奔光化。到光化时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差两天,光化的街市繁华热闹,但这两天中黄搏根本无心顾及,他只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江边码头,等待着再见的那一刻到来。

    再次相见

    第五天清晨,那条令黄搏朝思暮想的小船终于出现在他的目光中,着一身红装的裴玉娥也正端坐在船舱的窗口,手托粉腮向岸边张望,在舟揖如云、行人如织的码头上,两人的目光竟然能很快地越过众人而相遇了,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心有灵犀吧。然而,此时两人并不能马上相会,他们等着船夫把船缆系好,裴云与船夫收拾好东西,离船走向街市。这段时间并不太长,但对裴玉娥和黄搏而言,简直是熬过了几度春秋。一等裴云等人离开,黄搏就迫不及待地跳下码头,奔向小船。

    来到船边,船用缆绳系在岸边柱石上,但离岸有数尺远,黄搏无法跨过去。他心急不已,用手猛拉缆绳,想把船拉近岸边。裴玉娥小心地嘱咐:“水急风紧,要小心哦!”

    然而,不料水流湍急,黄搏又过于性急,牵扯中把缆绳的系扣拉松,脱离了柱石。急流猛冲着小船,黄搏死命地拖着缆绳,但毕竟是文弱书生,力不从心,缆绳从他手中挣脱,小船随着急流飘向江中心。黄搏大惊失色,沿着岸边奔跳呼叫,裴玉娥也在船中无法可施,吓得大哭不止。

    眼看着船向下流飘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任凭黄搏怎样的狂奔,也追不上顺流的快船。

    最后,无人驾驶的船在江中被狂风急流打翻,可怜的玉娥落入急流之中。真是无巧不成书,这时,恰好薛琼琼的养母薛妈的船经过这里,见一红衣女子在江心中挣扎,忙让船夫救上,这时裴玉娥已经奄奄一息了。

    暂时分别

    收拾妥当后,薛妈问明了裴玉娥的身份和落水原因。因这时船已远离光化,要逆流而上也不可能,于是把裴玉娥带着一同去长安了。因当初黄搏与薛琼琼交往时,薛妈就对他甚为了解并十分喜爱。因此她安慰玉娥:“黄生人品才学俱佳,过去在江夏时我们常有来往,岁末朝廷举行会试,黄生必定会来京师应试,到时我再为你查访,你们一定能再续前缘。”从此,裴玉娥跟随着薛妈深居简出,靠刺绣为生,一心一意地等着秋去冬来,等着黄搏的再度出现。一天,一位白须老僧化缘来到薛妈门前,裴玉娥打点他后,他一定要送给玉娥一只玉马坠,郑重地对她说:“你有尘劫未了,我授给你玉马坠,可为你解脱灾难,佩好千万不要离身!”裴玉娥将信将疑,但见老僧十分真挚,就小心地接过玉马坠,佩在裙带上,朝夕不离,这件事薛妈也不知道。

    这边黄搏转眼间失去了裴玉娥,就象是自己丢了魂,沿着江流寻访,整天口里念着裴玉娥的名字,四处打听,但音讯杳无。日复一日,他奔波不已,如痴如狂,神情恍惚,形同乞丐,压根儿就忘了荆襄府中等着他的职位。

    再遇老僧

    一天,黄搏流浪来到潜江街市上,忽然遇见了当初在黄鹤楼上所结识的老僧。黄搏见他如遇救星,忙对老僧言明缘由,肯请老僧为他指点迷津。老僧闭目合十,喃喃说道:“老衲心如止水,岂知儿女之事。”黄搏心中已认定老僧是智慧的化身,一定能测度未来,于是跪倒在地,叩头不已,哀求老僧。老僧唤他起来,平静地对他说:“今年朝廷开科取士,你且应试取得功名之后,我再为你慢慢访求。”黄搏摇头说;“功名富贵,都不难获取,但红粉知己,千古难求。佳人已失去,功名又有何用?”老僧面露愤容,正言道:“大丈夫应胸杯大志,立世扬名。你为何迷恋欲海,不思进取?功成之后,何患没有红粉知己?”接着从袖中取出一枚金锭,送给黄搏作盘缠,让他进京赶考。黄搏无可奈何,勉强打起精神,进京应试。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次会试竟然特别顺利,被取为进士及第,授职金部郎。

    霸占玉娥

    这时朝庭中是吕用之作宰相,吕用之是一个贪婪阴狠的人,依仗权势为非作歹,朝野对他怨声载道。黄搏作官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凭着义愤之情,搜集民声,上疏告吕用之的不法之事,竟然得到皇帝的赞同,罢免了吕用之的宰相职务。吕用之因此怀恨在心。

    俗话说:百足虫死,其足不僵。吕用之失去了宰相之职,但仍然有一定的势力,继续为恶一方。一次无意中听人说起薛妈养有一女,艳丽非凡,他正闲居无聊,于是想把裴玉娥占为玩物。他派人与薛妈家求亲,在没得到同意的情况下,又派人把裴玉娥强娶进门。裴玉娥布衣荆钗被拥入偏房内,丫环送来绵衣珠钗请她换上,玉娥啼哭不止,把送来的东西全部甩在地上,决不肯屈从吕用之。

    吕用之得到这位美女大为高兴,一些与他臭昧相投的人纷纷前来道贺,正当这一群狐朋狗党聚集在大厅饮宴正乐时,家人从门外狂奔进来。大声呼叫:“刚才一匹五色白马突然进入马厩中,咬伤马群,又穿堂而过,朝这边来了。”一群豪饮狂食的人听了大惊失色,慌忙丢下杯盘,四处逃窜。吕用之仓皇跳入偏房,叱退丫环,好言哄骗玉娥,说:“何不跟了我,保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玉娥正色道。“大人妻妾满堂,岂少民女一人,我宁愿守我布衣荆钗,如若苦苦相逼,我只有一死明志了!”吕用之哪里管得了这许多,强行上前拥抱玉娥,这时,忽然见到一匹玉色白马凌空而降,向着他踢咬不止,吕用之惊慌逃离偏房,大声叫来众家人,回头一看,白马早已无影无踪。

    转移祸根

    正在吕用之惊恐气愤之时,一位白须老僧上门化缘。家人见他颇有道骨仙风,于是请他为吕府指点迷津。老僧沉吟道:“此府有白马作祟,将不利于主人,其祸乃由一女子带来,此女子为不祥之物。”家人听了老僧的话十分信服,忙向他讨教避祸之法。老僧颇为神秘地低声说:“可将此女子转送他人,祸即移于他人,必可代主人受殃。”家人赶紧把这些话禀报给吕用之,吕用之也深信不疑。他想:“这祸转嫁给谁呢?”近日来令他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莫过于金部郎黄搏了,何不把这女子送给他,表面上做了人情,实际上可转祸于他,让他身受其害,正好出了自己的一口恶气。

    主意打定,吕用之装成好心好意地命人叫来了薛妈,言明自己准备置办盛妆,将裴玉娥嫁给金部郎黄搏。薛妈听了心中暗自称喜,寻机进了偏房,把事情真象悄悄告诉了裴玉娥,裴玉娥对此简直不敢相信,半信半疑地问:“黄郎果然已经到了京城吗?”为了慎重起见,薛妈又出去找人反复打听,确定了金部郎就是当初江夏的黄搏。于是回来安抚了玉娥,玉娥自然是喜不胜收。

    喜结连理

    这边吕府管家手持名帖前往黄府,说明”吕相爷愿赠一绝世美人给金部郎。黄搏摸不清葫芦里卖什么药,心想:自己弹劾了吕用之,他反而以美女相赠,一定不怀好心,于是他婉言相拒。正在这时,门外家人来报说有一唤薛妈的老妇有急事求见黄爷。黄搏一听有故人来见,连忙请入室内,薛妈正是为撮合裴玉娥之事赶来的,当黄搏问及有何急事时,她说:“我想将我女儿嫁给黄爷为妻。”黄搏吃惊地问:“令媛薛琼琼不是已入宫中了吗?”薛妈神秘地笑着解释道:“去年来京途中,我又收得一位女儿。”接着她吟出:“生平无所愿,愿作乐中筝。”

    黄搏闻词句大惊失色,不能自恃地缓缓问道:“这是晚生赠给裴玉娥的词句,莫非薛妈的女儿是玉娥?”他一时难以相信,世间竟有这样的巧事,他还以为此生再也无缘见到玉娥了呢。

    薛妈见黄搏对玉娥仍是一片真情,心中十分高兴,说:“正是此女。”接着把洪涛中救玉娥、玉娥客居长安等黄郎、被抢入吕府及玉马闹吕府的事详细叙述了一遍。黄搏又惊又喜、又痛又怜,于是连忙答应了吕府赠美女的好意。

    第二天正是吉日。吕府备彩轿将裴玉娥送入黄搏府中。黄搏不顾礼仪,奔出门外,亲自迎入玉娥,两人一见,不顾一切地相拥痛哭,旁人都大惑不解,吕府的人更以为是裴玉娥这祸根发挥了作用,一进门就让黄搏鬼迷心窍了。

    黄、裴两人相拥着进了内室,黄搏仍然疑惑不解:“今日之会,莫不是在梦中吧?”裴玉娥从裙带上解下王马坠说:“如果不是它,我早已成为黄泉下的人了。”黄搏见了王马坠诧异道。“这是我幼年所佩之物,曾在黄鹤楼送给了一位老僧,为何到了你的手中?”玉娥把玉马坠的来历、老僧对他说的话以及五马坠化成白马闹吕府的事历数了一遍,两人才知是玉马坠成就了他们的情缘,心中对老僧也感激不已。

    从此那只玉马坠被黄搏、裴玉娥夫妇视为神物供奉起来,焚香燃烛,早晚祭拜。而玉马坠确实也有灵性,凡是黄裴夫妇在它面前祷告的事,无不如愿。

    相关文献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7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7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4-29 18: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