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加载中...
  • 西坝

    西坝,位于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是长江中心的一个小岛。长约3500米,宽约900米。

    编辑摘要
    所在地: 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是长江中心的一个小岛 开放时间: 全天
    票价: 免费

    目录

    简介/西坝 编辑

    西坝卫星图 西坝卫星图

    西坝,位于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是长江中心的一个小岛。长约3500米,宽约900米。除了宜昌人和川江船家,知道西坝的人不多。但是,在中国的时间坐标和空间坐标上,西坝却创造了许多奇迹。不仅如此,在中国的水利、经济和人文方面,西坝还创造了许多辉煌。目前,西坝岛正在致力于建设以美丽江心岛为景观特色的国际文化休闲岛。

    长江自西向东冲出南津关后,就结束了雄奇险峻的三峡之旅。“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长途奔袭、疲惫不堪的长江也该舒展一下身子了。水缓沙积,于是,在南津关下游三公里处,长出两个并列的江心沙洲:大者居宜昌古城之西,曰西坝;小者居西坝首部偏西北,曰葛洲坝。两坝比肩而立,难解难分。

    古代西坝/西坝 编辑

    战争与和平

    宜昌周边独特的山川形势决定了西坝与葛洲坝相依相伴的稳定格局,以致千年不变。在三峡出口南津关以下的长江千百洲滩中,西坝与葛洲坝似乎是最稳定的。在张修桂所著《中国历史地貌与古地图研究》中,作者称:根据史书记载和实地考察,葛洲坝分汊河道在史前即已形成,在历史时期内属稳定型分汊河道。照此看来,西坝与葛洲坝的位置和形态,几乎是万年不变了。

    宜昌古称夷陵、彝陵,向为军事重镇,时有战事发生。“三国归晋”前夕,吴国西陵督步骘在西坝筑城,“城周五里”。步骘之子步阐在葛洲坝上筑城。吴凤凰元年(公元272年)步阐子承父业,继任西陵督。步阐一旦走马上任,就作出惊人之举。他见吴国大势已去,于是据城叛吴降晋,投奔司马炎。步阐后被吴国名将陆逊之子陆抗击败所杀,西陵峡口的这场兵变终于平定。这事,在郦道元的《水经注》上有记载,在《三国演义》的最后一回有交代。有趣的是,葛洲坝上的步阐故城和西坝上的步骘故城已分别于1958年和1968年被发现,为“步阐兵变”作了个历史注脚。同时发现的还有战国、西汉的不少墓葬。看来,西坝还是个文化之洲。

    战争不会长久,西坝的历史色彩更多的是和平。明朝万历年间,公安派的重要成员之一、久居夷陵的进士雷思霈作《西洲杂咏》,歌咏西坝风情:“面面皆江水,层层是峡山。人烟丛树里,麦浪古城湾”。“渔妇荡尾桨,渔翁撒细网。网得鲤鱼见,卖与客船上”。形象地描绘了当时当地的风土人情。清朝雍正十三年,改彝陵县为东湖县。其后的《东湖县志》上有描绘西坝的图画。从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低丘石坎、田畴房舍、庙宇祠堂、高树低草、轻舟白帆。明清的诗与画给我们留下的记忆是宁静、平和、优美的山光水色和勤劳、质朴的民风民情。

    近代西坝/西坝 编辑

    灾难与期盼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有幸参加了葛洲坝工程航运配套设施建设。走进西坝尾端,问及该处“庙嘴”地名的来历,皆言不知。八十年代初期,一座高峻挺拔的“航运综合楼”在庙嘴拔地而起,航运届称“庙嘴综合楼”。这楼成了船舶进出葛洲坝船闸的标志性建筑和指挥系统之一。然而,长期以来,“庙嘴”来历,我仍然不得而知。后来,从书上得知“庙嘴”来历,才顿然醒悟。同时,这醒悟中还有几分心酸。

    清朝同治九年(公元1870年),嘉陵江及长江干流重庆至宜昌之间发生了一次特大洪水。农历六月,洪峰流量最大时,重庆寸滩为100000秒立方米,万县为114800秒立方米,宜昌为105000秒立方米,枝城为110000秒立方米。据考证,1870年宜昌长江洪峰流量,是自1153年有碑刻记载以来大洪峰的首位。根据水文计算,这年宜昌洪峰流量的概率,在千年一遇至万年一遇之间。上述数据,对于水利工作者来说,是清晰的、明确的,甚至是令人震惊的,他们已经感受到长江之水的排山倒海之势。但对于普通读者,还不是很具体。好在中国人有修志的优良传统,看看沿江的府志、县志上怎么说的。《涪州志》载:“夏六月十六至二十日,江盛涨入城,江岸南北漂没民居无数,此数百年未见之灾也。”《丰都县志》载:“六月大水,全城淹没无存。”《忠县志》载:“六月大水,浸入州城南门内,沿江州民房,漂没殆尽。”《万县志》载:“县地陆沉,道路断绝,舟船阻碍不进。房屋、庙宇、木树、禾苗、人畜杂沓蔽江下。”《云阳县志》载:“江水大泛冒城,濒江数千里奇灾,近古所罕见。”《奉节县志》载:“夏六月,洪水泛涨,漫城而过,遂将自西而东临江一带城墙,全行淹没、冲塌。”《荆州府志》载:“公安、枝江大水异常,大水城堞尽坏。”

    当万千饥馑的灾民面对滔滔洪水泪水流尽时,他们是多么盼望救星啊!。救星在哪里?大清朝廷正在为“天津教案”而心烦,实在没有心思救什么灾。地方官员对“抗洪救灾”实在没有太大的本事。水退之后,宜昌知府方大湜和东湖知县吴耀斗各掏腰包500串钱,购米散赈,并做馒头数万,赈济灾民。在当时,这也算是最大的德政和良心了。

    在中国,但凡洪水肆虐之地,多有禹迹。大禹能治水,能治全中国的水。大禹是人,是神话了的人。禹迹多也就不奇怪了。在我的故乡武汉,长江之滨,龟山之首,就有禹功矶、禹王庙、禹碑。前几年,在禹功矶附近,建了个气势恢宏、工艺精湛、内涵丰富的大禹文化园,可见大禹文化在中国影响之深、影响之广。不仅如此,深谙中国文化的日本人,干脆把中国称为“禹域”,意谓“大禹的国度”。不信?我手中就有一书,名曰《日人禹域旅游诗注》。长江三峡自然少不了禹迹。三峡禹迹最大者为黄陵庙。

    黄陵庙是一座以纪念大禹开江治水的禹王殿为主体建筑的古代建筑群,位于宜昌市夷陵区三斗坪镇,上距宜昌长江上游39公里。黄陵庙山门门额上有“老黄陵庙”四字。庙名之前加“老”字,我不明其意,问过守庙人,守庙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禹王殿很大,大殿正中立有禹王神像。大殿金柱柱础上刻有“永远万世”四字,出自明朝万历年间。大殿正面下檐匾额刻有“玄功万古”四字,为明朝惠王朱常润所书。上檐匾额刻有“砥定江澜”四字,为清朝乾隆年间公主爱新觉罗?琪格所书。这些珍贵匾书,是世代唱给大禹的颂歌。

    1870年夏季,大禹到哪里去了?黎民百姓在等着他治水呢!等着他“砥定江澜”呢!

    大禹自身难保,他正在接受一次前所未有的劫难和羞辱。当时,特大洪水逼近黄陵庙,冲毁大庙山门,冲进禹王殿,淹了殿内三十六根楠木立柱,殿内水深6米有余。当时,“玄功万古”匾已经淹没,浊浪拍击着“砥定江澜”匾。大约因为这匾的缘故,江澜总算“砥定”了。禹王神像低于大殿匾额,又是木质的,当然是荡然无存了。它伴随着浮尸、死畜向下游漂去。水退了,人们在宜昌西坝尾端发现了可怜的禹王神像。宜昌人念禹王之功德,哀神像之不幸,遂将禹王神像捞起。为了供奉禹王神像,就在神像“登陆”之地--西坝尾端建了一座新庙,定名“黄陵庙”。

    从此,宜昌府有了两座黄陵庙:一座在三斗坪,损毁严重;一座在西坝,修饰一新。两庙同一名的局面,维持了11年。

    1886年,宜昌镇总兵罗缙绅带头捐银600两,共集资白银3700余两,耗时5年,维修了遭洪灾损失严重的禹王庙,重建了黄陵庙山门及其他建筑。1891年,黄陵庙大修工程竣工。罗缙绅在大庙山门门额上亲题四字“老黄陵庙”,既能有别西坝的黄陵庙,又能以示正宗。后来,西坝黄陵庙倒了,只留下“庙嘴”之名。

    1985年,时任长江航道局局长的沈柏生途经“老黄陵庙”,在禹王殿看到维修工人正在楠木立柱上刷漆,看到尚未刷漆的楠木立柱上洪灾水痕清晰可辩,建议他们保留一、两根不刷漆,留住洪痕,以示后人。后来,有两根立柱果真没有刷漆,洪痕清晰的立柱上挂着牌子,上书:“庚午年(公元1870年)洪水至此”。这里,成了一处重要的水文文物,成了长江水文化的一个景点。

    10 年前,我在《宜昌 ? 夷陵 ? 欧阳修》一书中,看到了来自《东湖县志》的图画,西坝之尾的“黄陵庙”图文俱在,不容置辩。我对“庙嘴”和“老黄陵庙”的疑惑,终于冰释。

    大禹的神像是不能治水的。但是,大禹的精神和智慧是能治水的。人们期盼着,治理长江的“新大禹时代”早点到来。

    当代西坝/西坝 编辑

    繁荣与辉煌

    西坝的街道 西坝的街道

    1970年,中国聚焦葛洲坝。10月,武汉军区和湖北省革命委员会联名向中央呈交了《关于兴建宜昌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请示报告》。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原则批准兴建葛洲坝工程。12月26日,毛泽东批示:“赞成兴建此坝。”那一天,毛泽东77岁。4天以后,12月30日,葛洲坝工程破土动工,两万群众在工地参加开工典礼。万里长江第一坝,从请示、决策到开工,两个月就搞定了。很快,葛洲坝工地人山人海,最多时,民工十万。葛洲坝工地,主要施工现场在葛洲坝和西坝。葛洲坝工程从开工、停工、复工、到竣工,历尽艰辛,到1989年,工程全面建成。工程建成之日,作为沙洲的葛洲坝早以消失,作为工程的葛洲坝永留人间。葛洲坝工程创造了很多“中国第一”,荣获了很多国家奖励。它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工程,也是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的首批获奖项目,我作为主要参加者之一,获得了荣誉证书,甚为荣幸,也深感我与葛洲坝、西坝有缘。葛洲坝工程总投资48。48亿元,其主要功能是航运和发电。仅以发电为例,到2002年底,发电实现的利税有96。88亿元,刚好是葛洲坝工程总投资的两倍,工程效益是巨大的。葛洲坝成了展示中国建设成就的伟大工程,受到中外人士的广泛关注。葛洲坝工程横卧长江、穿过西坝,是西坝的荣幸。几十年来,西坝见证了自己的冷清与繁荣、平凡与辉煌。

    葛洲坝工程是中华民族大规模治理长江的第一个大型工程。请记住:葛洲坝工程开工的1970年,距离长江遭受特大洪灾的1870年,正好一百年。

    葛洲坝基础大厦 葛洲坝基础大厦

    弹丸之地的西坝,却有几个大型企业,成了治理长江的先行者,叱咤商海的急先锋。先说中国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这家新型的国有独资企业,在水电行业中,人才、技术、资金方面,可谓独步中华。在西坝,耸入云端的公司总部32层大楼是宜昌的标志性建筑,与横卧长江的葛洲坝大坝交相辉映。公司的这一纵一横两建筑,展示了公司纵横捭阖、治理长江的雄心状志。三峡总公司是三峡工程的业主。三峡工程动态投资2039亿元,建设中,已创下几十项世界第一。按装机容算,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它4年前已经发挥航运、发电效益,今年开始发挥防洪效益。三峡工程全面建成后,可以抵御百年一遇的长江洪水;与其他防洪工程相配合,可以抵御千年一遇的长江洪水。实际上,对三峡总公司来讲,三峡工程只是开了个头。2002年,国家正式授权三峡总公司开发金沙江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四座电站,总装机容量是3800万千瓦,是三峡工程装机容量的2.01倍。世界第二大水电站——溪洛渡水电站已于2005年12月正式开工,中国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已于2006年11月正式开工,两座电站都将在2015年建成。乌东德、白鹤滩两座水电站的建设前期工作也在顺利开展。再说葛洲坝电厂。这家成立于1980年的电厂,曾经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厂。到2000年建厂20周年时,累计创工业产值194亿元。上交利税80亿元。三说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这家2003年上市的国内A股--长江电力,2006年名列中国上市公司百强第八。2006年底,公司总资产408亿元,净资产243亿元。如果你在电脑上“百度一下”“长江电力”,相关网页是118万个。中国的网民有一亿两千万,多数网民知道“长江电力”,“长江电力”牵动作着亿万中国人的心。四说中国长航宜昌船厂,这家有着50年历史的老船厂,最近几年快速发展,现在已被国家确定为中国机电产品出口基地,被湖北省确定为湖北现代船舶基地。50年来,这家船厂不仅造江船,也造海船。到现在,船厂已为德国、英国、荷兰、新加坡等国建造船舶50余艘。现在,船厂一年可下水万吨级远洋轮5艘。要知道,宜昌船厂离长江口 1770公里。一个远离海洋的内陆船厂,一年能造5艘万吨级远洋轮,简直是在创造神话。

    西坝出名人,名人有三类:水利专家、政坛明星和航运精英,而且,他们都与治水有关。先说水利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陆佑楣,水利水电工程专家,中国大坝委员会主席,原三峡总公司总经理,1993年至2003年领导三峡总公司建设三峡工程,完成了三峡工程的蓄水、通航、发电。中国工程院院士张超然,水利水电工程专家,原三峡总公司总工程师,是三峡工程的技术负责人。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原三峡工程设计代表局局长,葛洲坝工程大江截流设计负责人。三位院士的事迹很多,报章介绍的也多,不多说了,只说郑守仁院士一件事。1968年,郑守仁的女儿出生在乌江渡工地。因为夫妻俩工作太忙,女儿生下后就被送到苏州外婆家。1984年,女儿高考完,趁着暑假,兴冲冲从苏州来到葛洲坝工地,想亲眼看看父亲设计的工程。这是父女俩十六年中第二次见面。可是,因为工作太忙,只到女儿离开宜昌,作父亲的还是没有陪女儿看看葛洲坝工程。女儿带着遗憾离开了工地,含着委屈的眼泪留下了一句令人心酸的话:“爸爸爱工程胜过爱女儿。”古有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今有郑院士治江十六年只见女儿两次面。郑院士“一心治江”的精神我看超过了大禹。再说政坛明星。1968年,罗清泉从武汉水运工程学院毕业,到宜昌船厂工作,从计划员干起,到科长、厂长,在西坝工作了15年。后来当了宜昌市市长、武汉市市长、湖北省省长。有趣的是,现在他除了主持湖北政务外,还兼任长江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指挥长。男儿半生在长江,到老有缘治洪水。大禹神像落难的西坝,出了一位长江防汛的总指挥,历史在西坝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这玩笑,让人开心。三说航运精英。这是一个精英群体,他们先后在西坝工作和生活,又走上新的岗位,但干的始终是航运。从这里走出了原交通部长江航务管理局局长、现党委书记黄强,原长江海事局局长胡体淦,长江航道局局长唐冠军,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局长李维太。他们和他们的前任和继任,带领长江航运人,劈波斩浪,一往无前,创造伟业,创造辉煌。2004年,交通部部长张春贤宣布,长江已经成为世界上运量最大、运输最繁忙的河流。这是让长江人自豪的事,让中国人自豪的事。

    防洪、发电、航运,都是治江。治江的人,当然不止上面几位,他们只是千万治江人的杰出代表。

    宜昌西坝,一个过去几乎不为人知的小小沙洲,在时间的长河中竟沉淀着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揭开尘封的历史,我们仿佛看到那里战乱年代的刀光剑影,仿佛听到那里洪灾肆虐的呻吟与悲鸣,强烈意识到苦难百姓的向往与期盼。历史的车轮终于驶进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这块小小的沙洲迅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坝在这里崛地而起,高楼在这里依山而立,电厂在这里播洒光明,巨轮在这里唱响繁荣。我站在葛洲坝上,看着西坝,思绪万千。如果大禹有灵,定会无限感慨。只有新时代的中国人民,才能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的双手,在这里创造奇迹,续写辉煌。

    (作者:姚育胜 单位:长江航务管理局)

    未来总体规划/西坝 编辑

    西坝岛详细规划地图 西坝岛详细规划地图

    关于西坝的未来发展,市、区两级从未懈怠。依据《宜昌市西坝岛控制性详细规划》,西坝岛北以葛洲坝为界、三面临江,用地面积1.85平方公里,城市规划定位为以城市文化休闲娱乐、水电旅游观光发展为重点的美丽江心岛和综合性城市居住生活区。其中上西坝规划为水电企业办公用地(由幸福路西侧临坝地块)和城市居住生活区(幸福路至西坝三路),临坝地块重点加强景观环境建设,保持与葛洲坝旅游观光景观相协调;居住生活区重点改造现有居住区,改善生活居住环境,建成高档次的综合性城市居住区。下西坝以岛内工业置换外迁、塑造城市特色、突出西坝岛旅游观光为重点。近期建设好西坝三峡鱼街项目,中远期规划建设庙嘴城市地标公园,兴建宜昌国际大剧院,提升西坝岛文化品味,打造成为以美丽江心岛为景观特色的国际文化休闲岛。

    围绕宜昌市总体规划,西陵区立足省域副中心城市、世界水电旅游名城建设,同样也加快了西坝建设的步伐。按照“总部经济带动、现代服务业主导、都市工业推动”的产业发展格局。一是大力发展楼宇经济、总部经济。坚持“发展商务楼宇、引进企业总部、推进产业聚集”的总体思路,出台了鼓励楼宇经济、总部经济发展的政策和具体实施办法,推动商务楼宇开发和经营,扩大商务楼宇规模,加强练习协调,改善综合环境,加大宣传推介,培植税收“千万元楼”、“五千万元楼”、“亿元楼”。积极开展“总部经济”认定工作,西坝辖区长航宜昌船厂、湖北民康制药、宜昌达门船舶有限公司已经被区政府认定为第一批总部企业。二是建设现代服务业中心区。加快制订了现代服务业发展规划,推动现代服务业与楼宇经济和总部经济、都市工业、特色农业和城市建设的融合,形成各具特色的服务业板块和产业集群。加强对特色商业街、专业市场群的研究,培养和扶持推动商业“扎堆”。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使西陵成为辐射渝东鄂西的商贸物流基地。要提升旅游服务业,推动平湖半岛、西坝岛开发和“三峡老街”、城郊生态游憩区等特色旅游片区建设,提升旅游服务功能和内涵,打造都市休闲服务品牌。三是不断壮大都市工业。实施优强骨干企业倍增工程,扶持装备制造业做大做强。西坝现拥有长航宜昌船厂、达门船舶有限公司、禾友化工、三峡制药有限公司、湖北民康药业、宜昌航道船舶修造厂等多家实力企业。在培育扶持高新技术企业,鼓励企业延伸产业链,壮大产业群,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中,将进一步认真落实市、区支持城区发展的相关政策,完善市、区、街联动的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有效地推动都市工业项目建设。

    2013—2020年,西坝将建成集休闲娱乐、文化演出、观光旅游等功能于一体的滨水游憩区和城市记忆公园,(即宜昌市地标公园)。

    2010—2011年,西坝将统一改造沿江鱼庄建筑外观,增加三峡鱼文化景观内涵,提升鱼街餐饮质量和服务水平。

    2015—2020年,将结合西坝国际文化休闲岛综合开发,按照五星级标准建造主题文化酒店。

    添加视频 | 添加图册相关影像

    开放分类 我来补充
    宜昌葛洲坝

    互动百科的词条(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未经许可,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抓取本站内容;合理使用者,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

    互动百科用户登录注册
    此词条还可添加  信息模块

    WIKI热度

    1. 编辑次数:12次 历史版本
    2. 参与编辑人数:12
    3. 最近更新时间:2019-06-25 03:07:28

    互动百科

    扫码下载APP